首 页->书 库->《幻城》->第三部分 樱花祭 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保存TXT 繁體中文

幻城
作者: 郭敬明  发表时间: 2016-9-1 8:34:00  所属类型:玄幻奇幻

第三部分 樱花祭
  一、离开幻雪神山的一百年   二、正室离镜   三、皇柝阵亡
  四、梦魇·离镜·鱼渊   五、尾声   回忆中的城市——不是后记的后记

一、离开幻雪神山的一百年
(本章字数:3497 更新时间:2016-9-1 9:07:00)

  在离开幻雪神山之后的一百年中我成为了一个寂寞而满足的人。

  因为我有希望人有了希望就可以安然而平淡地生活下去一千年一万年笑着面对时光的亡失和生死的渐变。

  我知道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释岚裳和梨落正在一天一天地长大他们总会在某一天长大成*人我希望他们可以快乐而幸福地站立在这个世界的大地上眯着眼睛微笑着仰望蓝天面对苍穹。无论在我有生之年是不是还可以见到他们无论他们还记不记得我。

  其实我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简单而满足宫女们开始说我是个温暖的国王因为我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我会站在大殿前的空地上抬头看天空急促飞过的霰雪鸟看得笑容满面。

  我总是回忆起几百年前星旧给我的一个梦境梦境中我是那个被捆绑在炼泅石上的触犯了禁忌的巫师而我弟弟樱空释则是那只为了我的自由而血溅冰海的霰雪鸟。以前我总是为这个梦境而泪流满面而现在我却可以安然地笑。因为我知道释必定和我一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还是个漂亮的小男孩也许会有一个和我一样喜欢他的哥哥与他相依为命就像当初我和他流亡凡世时一样。

  只是星旧已经离开了刃雪城我不知道他带着他一生最疼爱的妹妹却为了他自杀的妹妹去了什么地方。他告诉我要坚强地活下去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

  在回到刃雪城之后我曾经去过幻星宫我见到了星旧和星轨的父皇我告诉了他星轨的死亡和星旧的离开。当我说完一切的时候我看见他已经泪流满面了。

  他说告诉我也许星轨选择死亡是一种解脱只是她在死的时候星旧都没有原谅她被自己爱着的人恨是一件最悲哀的事情而比这个更悲哀的则是带着这种感情悲哀地死去就算她爱的人已经原谅她了可是她还是无法知道。

  他对我讲了很多他们兄妹的事情我看到这个迟暮的老人对时光的回忆。那些往事一幕一幕重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我看到往事起伏在他浑浊的目光中我似乎看到星旧小时候的样子看到他和星轨站在一起明媚地笑。我突然想起星旧抱着星轨离开时的背影那么难过那么绝望。

  我走过去抱着他他的身躯已经佝偻瘦小了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叱咤风云刚毅的幻星族的王了。

  当我离开幻星宫的时候星旧的父皇跪下来交叉双手对我说王我尊贵的王您是我见过的最仁慈最善良的帝王我用整个占星族的名义为您祈福王请你坚强地活下去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

  同星旧一样婆婆也离开了刃雪城她的头依然很短而且不可能再恢复以前的灵力了。我摸着自己的头心里一阵一阵地心疼。

  婆婆离开的时候告诉我卡索你是一个伟大的王你甚至比你的父皇更加伟大你的父皇击溃了整个火族让冰族的势力展到鼎盛可是我觉得你比你的父皇更加有资格称为一个伟大的帝王。因为你深厚的感情和伟大的胸襟。卡索我要离开这座刃雪城回到幻雪神山了我已经老了。而你的命运的轨迹才刚刚显现。总有一天你生命中那些最重要的人都会回到你的身边。王请您耐心地等待。

  我望着婆婆步履蹒跚地离开身影越缩越小逐渐模糊大雪在她身后凝重地落下来无声无息。我想起在以前我和释还只是雪雾森林中顽皮的孩子穿着白衣扎着头坐在婆婆的膝盖上听她叫我们皇子。周围有野花盛开的清香和独角兽一闪而过的痕迹。阳光如同水一样将整个雪雾森林浸泡在其中。而一眨眼几百年的岁月就这样喧嚣而又恍惚地奔跑过去我已经如同父皇一样穿起了凰琊幻术长袍站在最高的城墙上听到无数的人对我的呼喊朝拜。而当初疼我抱我叫我皇子的婆婆却已经垂垂老去了。

  婆婆的身影消失在落雪的尽头天空突然狠狠地黑下来我听到周围的风掠过树梢的声音空旷而辽远。

  而月神皇柝和潮涯也在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告别了我。我知道刃雪城只是我一个人的刃雪城我还是要一个人寂寞地呆下去。

  我第一个见到的复活的人是岚裳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小人鱼在冰海里面快乐而自由地游来游去我看到她纯净的银白色长闪亮的色泽如同清辉流泻的星辰。

  我去过深海宫看过那个没有长大成*人的小人鱼。深海宫的宫主告诉我她的名字叫剪瞳出生在一百多年前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来历她被现的时候被一大团海藻包裹着。当人们拂开海藻的时候她们看到了她熟睡的清秀的面容。我真鲷她就是岚裳。

  我站在深海宫的宫殿里望着外面海水中的剪瞳想起几百年前岚裳的样子心里终于释然了。那个曾经让我心疼的女孩子终于又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水中翩跹了。

  深海宫的宫主告诉我剪瞳总是说她要嫁给我她们问她为什么她总是说不知道脸上是迷惘的表情可是她还是坚定地告诉别人她要嫁给刃雪城里的王。

  从那以后我总是坐在宫殿高高的房顶上观望着剪瞳。只是剪瞳从来都没有注意到我。我突然想起以前在我习惯每天晚上坐在屋顶看星光如扬花般舞蹈的时候岚裳就躲在冰海岸边的一个小角落那个时候她就这样默默地注视我而现在则是我这样默默地注视她。

  我觉得一切像是一种命中注定地偿还。可是我心甘情愿。我希望看见小剪瞳一天一天地成长起来然后我就会将她接到宫中我不会再让她受到伤害了。

  当剪瞳13o岁的时候她变成了倾国倾城的女子整个深海宫陷入一片恐慌。因为剪瞳的容貌和几百年前死去的岚裳一模一样。

  在剪瞳蜕掉鱼尾成为人的那一年我将她接进了刃雪城并宣布剪瞳成为我的侧室。

  迎娶剪瞳的那天整个刃雪城格外地沸腾因为这是我成为王之后第一次迎娶女人作我地侧室。

  我坐在玄冰王座上下面所有的占星师巫师剑士排在两边在大殿中央的大道尽头我看到了盛装的剪瞳光彩照人格外明艳。可是她的表情依然迷茫。我看到她眼中有弥漫的风雪。她孤独地站在大道的尽头像一只受伤的野兽。

  于是我站起来微笑着对她招手我说剪瞳过来不要怕。

  当剪瞳一步一步走向我的时候两边站立的人群沿着她走的地方渐次跪下他们将双手交叉在胸前低着头我听到响彻整个大殿的朝拜。

  我看到剪瞳的眼睛越来越清亮她脸上迷惘的表情也渐渐地消散我知道她的记忆正在一点一滴地苏醒过来。而我也也一样似乎也经历了一次重生前尘往事如落雪般纷纷涌过来我看到几百年时光清晰的痕迹铺展在大殿的地面上铺展在剪瞳的脚下。剪瞳像是从时光的一头走到另外的一头走到了我的所在。

  当剪瞳站在我面前抬头望着我的眼睛的时候我从她的眼睛中已经看不到风雪看不到浑浊了我知道她的记忆已经全部苏醒过来了。于是我试着轻声叫她岚裳。然后她热泪盈眶。她跪下去眼泪洒落在我的凰琊幻术袍上她说王我等了你好久。

  我抱着她的肩膀看着她我说剪瞳让我照顾你一辈子我想要给你幸福。

  然后我看到剪瞳类泪光中的微笑听到所有人对我的欢呼。

  可是我看到剪瞳眉间依然有无法抹去的忧伤我想也只有等待时光将前世的伤痕抚平了。

  自从婆婆离开雪雾森林之后那个森林里面的孩子就失去了狠多的温暖每次我去的时候那些孩子都拉着我的长袍的下角小声地问我王婆婆去哪儿呢?她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总是弯下腰抚摩他们的面容告诉他们婆婆狠快就会回来的有王在这里陪你们你们不用害怕。然后那些孩子们就开心地笑了。

  我总是躺在雪雾森林里的草地上阳光如同倾覆一般散落在我身上温暖而且让人觉得安全。我一直在找这里会不会有梨落转世的影子我想看到梨落小的时候我想看到她一点一点长大成*人的样子。

  而最终我还是看到了梨落那个我爱了几百年而且还将继续爱下去的女子。

  当我看到她的时候她依然是一副小孩子的样子可是我知道她肯定已经快要满13o岁了因为她脸上有着成*人般坚毅的表情。她出现的时候如同一只浑身都是力量的矫健的小独角兽她穿着黑色的靴子长长的腿露出来如同身手敏捷的月神一样。她的头还是和以前一样是微微的冰蓝色。

  她望着我表情奇怪我知道在她的记忆深处肯定有着一张和我一样的面容。我微笑着站在她的面前望着她没有说话我在等待她想起我。

  只是她站在我的面前一直望着我没有说话我看到她脸上迷惘的表情。

  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她抬起头看着我始终不肯说话我从她的脸上看到梨落的面容于是心里一阵空荡荡的疼痛。我俯下身对她说你别怕我要走了等你13o岁的时候我会再来看你的。

  后来有人告诉我那个女孩子叫离镜天生就不能说话。她没有纯正的幻术师血统不过她天分很高灵力也很不错。



置 顶  返回目录 ]       


二、正室离镜
(本章字数:3297 更新时间:2016-9-1 9:07:00)

  当离镜130的时候我再次去了雪雾森林在雪雾森林的出口的地方我看到了长大成*人就要离开雪雾森林的离镜她高高地站在独角兽上大雪在她的身后缓慢地飘落下来我望着她一瞬间仿佛时光倒流我看到在凡世的长街尽头我第一次看到的梨落美丽得如同最灿烂的樱花。

  我走过去离镜轻轻地从独角兽上下来她跪在我的面前双手交叉然后抬起头望着我虽然她一句话也不能说可是我却似乎清楚地听到空气里她的声音就如同几百年前梨落对我说话一样她说王我来接您回家……

  我走过去抱着离镜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哭了我对她说梨落我好想你。

  离镜成为了我的正室刃雪城的皇后。在我们的婚礼那天整个刃雪城沉浸在一片喜悦的气氛中看了太多的杀戮看了太多的生离死别面对突然而来的幸福我竟然感到措手不及。

  我望着窗外的苍穹不知道这一切会不会又是命运与我开的一个玩笑。只是即使这是幻觉我也心甘情愿地沉沦进去了。

  我祈祷了几百年的幸福时光在我的面前渐渐显现我觉得心里像要哭泣般的幸福。

  可是让我辛酸的是同剪瞳一样离镜的眼角眉间同样有着忧伤也许是几百年的等待太过于漫长所有人都等得几乎绝望吧。

  离镜和剪瞳陪在我的身边因为剪瞳本来就是深海宫的人所以灵力卓她总帮我处理刃雪城里的事情每件事情都让我觉得很满意。我总是看见她劳累的身影看见她不断地阅读那些巫师占星师呈献上来的梦境她总是将帝国里面生的事情及时地告诉我然后我再告诉她怎么做。

  有几次我都看见剪瞳疲倦地趴在我的宫殿里睡着了我看着她的疲惫总是很心疼。然后我总是将她轻轻地抱回寝宫。然后看着她熟睡得如同孩子的面容。我曾经告诉过她不用太伤神可是她笑了笑容灿烂如同岚裳阳光般的笑容。她说王我不累。能够帮到你我已经觉得很幸福了。

  而离镜一直给我温柔的呵护。

  每次我从大殿回到寝宫的时候我总是可以看见离镜在门口掌灯等我那盏红色的宫灯被她提在手里我看到她的头飞在风里面她的面容温柔而安静我似乎听到她的声音她在说王请跟我回家……

  每天晚上看见离镜为我掌灯我就会觉得温暖甚至在大殿里累得憔悴的时候我只要想到离镜还在门口的风里掌灯等我归家我就觉得格外温暖。那盏微弱的光明总是在黑夜中让我知道方向让我知道有人等着我的归去。

  我告诉离镜不要每天在风里等我那样会让我很心疼可是离镜每次都微笑着摇摇头然后将头埋在我的胸膛上我闻到她头上的香味。

  我似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幸福可是真的没有遗憾了吗?

  我对着苍穹忘记了语言。

  在我内心深处最最牵挂的人却还是没有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离镜和剪瞳都知道我一直在等待我弟弟的消息可是他却像是消失了一直没有音训。难道是渊祭和我开的又一场玩笑吗?

  每次我仰望天空的时候樱空释的面容总是会浮现在空空荡荡的天宇上当有霰雪鸟悲鸣着飞过的时候我总是会听到释的声音我听到他在对我说哥你过得好吗?你幸福吗?我很想你……

  在一天晚上我突然从梦里挣扎着醒过来然后突然泪流满面最后抱着离镜失声痛哭因为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我永远也不能见到我弟弟了。

  我突然想起渊祭的话:用它复活的人会转世成为前世最向成为的人。

  我想到如果释还是想成为我的弟弟那么我就永远见不到他了。因为我的父皇母后已经去了幻雪神山在那个地方是不允许有后代出生的。

  那天晚上我一直坐在黑暗里关于释的一切都重新从心里深处涌动起来被来已经被埋葬得很深了可是伤口突然撕裂血液又重新喷涌出来。

  离镜一直站在我的旁边没有说话她的头温柔地散落下来落在我的肩膀上我抱着她的腰我说离镜我好想念释。

  可是在之后的一个月我再也没有大段大段的时间来想念释了不能像重前一样站在离岸旁边望着那块炼泅石一望就是一天。

  因为火族越过冰海他们的火焰已经烧在了冰族的大地上。

  在很短的时间中似乎一切突然回到了几百年前的圣战的时候漫天呼啸的尖锐冰凌和铺满整个大地的火种我依然是坐在刃雪城的大殿里面可是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裹在千年雪狐雍容的皮毛中的那个小孩子了而我已经成为了主宰刃雪城的人我像当年的父皇一样高高地站在大殿的上面穿着凰琊幻术袍面容如同幻雪神山上最坚固的冰。

  可是我依然听到前方传来的将士不断阵亡的消息我甚至可以想象出在战场上火光冲天的样子无数的巫师在火焰中融化消散的样子就像当初看到死在我面前的护送我出城的父亲的近护卫克托看到被三棘剑钉在高高的山崖上的芨筌。

  在占星师不断送回来的战况的梦境中我知道了为什么火族会这么强大因为他们的王子太强大在那些梦境里面我可以看到他轻松地屈伸着右手手指然后冰族的优秀的巫师就死在他的面前如同当初我和月神他们一起进攻渊祭时实力的悬殊。

  传回梦境的占星师们告诉我那个火族的王子叫罹天烬。我在梦境里看到他的面容火红色的短头如同跳跃的火焰邪气可是英俊的脸双手的红色剑和眼神中诡异的光芒。

  在有一个梦境中我看到罹天烬轻易地用一招就杀死了我的一个巫师我悚然动容因为即使是我我也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用那么简单的招式杀死那个巫师因为那个巫师在刃雪城里已经是很顶尖的人了。

  刃雪城里的巫师逐渐减少最后我决定亲自去战场上有些大臣反对有些大臣支持可是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当我穿上战袍准备离开的时候离镜和剪瞳站在我的背后我看到她们已经脱去了臃肿飘逸的宫服而换上了幻术长袍。我什么都没有说因为我知道无论我走到什么地方她们都会跟着我一起的。

  当我走到刃雪城黑色高大的城门前的时候我现早就有几个人在那等我了。

  我看到月神皇柝潮涯和蝶澈。我看到他们的笑容她们跪在我的面前叫我王。

  蝶澈告诉我她在凡世已经知道了冰族的事情因为这场圣战声势浩大早就已经过了我的父皇那一辈的战争因为火族有了个灵力似乎天造的王子罹天烬。

  当我们来到战场上的时候无数的火光映照到我们脸上当时我们站在一个很高的山崖边缘下面就是火族和冰族的人在彼此厮杀我看到白色的幻术袍不断消散在红色火焰中一点一点如同雾气散尽。

  然后潮涯和蝶澈同时坐下来她们的琴弦幻化在空中潮涯的白色琴弦蝶澈的绿色琴弦无数的蝴蝶从琴弦上纷涌而出然后如同闪电一样急促地冲向下面的火族精灵。然后我看到那些火族的红色精灵不断被蝴蝶笼罩然后被蝴蝶穿越进身体里最后那些蝴蝶从他们的身体中穿刺出来我看到他们红色的身体支离破碎。整个天空上都飘荡着潮涯和蝶澈的乐律精魂我看到苍穹上的流云飞地变动。

  蝶澈和潮涯都用上了最厉害的巫乐暗杀术。因为蝶澈告诉我下面有灵力笼罩在每一个火族精灵的周围那些灵力全部来自罹天烬。

  然后下面的冰族的巫师中有人回过头看到了我于是他指着我高叫看啊我们的王。

  所有的人都振奋了无数的白袍展动如同飞翔的霰雪鸟那些火焰渐渐消散。

  我回过头看到潮涯和蝶澈的笑容她们的确是幻雪帝国最好的巫乐师。

  可是我马上看到了潮涯和蝶澈脸上的笑容突然死掉一样僵硬。我问她们为什么她们没有回答我可是我已经知道了答案因为我回过头去看到了潮涯和蝶澈的蝴蝶全部被火焰包围了每只蝴蝶都支离破碎然后坠落下来。

  我看到远处山崖上有个红头的人站立在最尖锐险峻的那块岩石上他脸上的表情轻蔑而诡异他的右手高高地举起来我看到他扣起的食指。

  我知道罹天烬出现了。

  潮涯和蝶澈突然同时对我说王您先回到我们驻扎的地方这里让我们来守您先回去。

  我没有同意可是所有的人都坚持皇柝走到我面前跪下来说王请你一定坚强地活下去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

  我突然觉得恍惚起来这句话曾经被我无数遍的听到过我身上残留的也只剩下樱空释的记忆而已了可是我还能见到我的弟弟吗?



置 顶  返回目录 ]       


三、皇柝阵亡
(本章字数:2955 更新时间:2016-9-1 9:08:00)

  我回到了大军驻扎的地方没然后夜色突然浓重地降下来我坐在一块岩石上望着天空杂乱的星象空空地呆。周围有剑士苍凉而雄浑的歌声激荡在凛冽的风中我突然向起了辽溅曾经也听他唱过这样悲怆的歌曲声音撕裂而又嘹亮。我望着天上黑色的云朵不知道上面有没有辽溅的亡灵。

  我看到周围剑士们疲惫的脸看到散落一地的冰剑和盾牌以及占星手杖。

  然后有人回来满身血迹他的手上托着一个梦境他被人抬到我的面前他将那个梦境交给我然后手无力地垂下去。

  我低着头轻声说把他安葬了吧。

  潮涯和蝶澈都死在了罹天烬的手下那个梦境是她们最后共同用灵力凝聚起来的。

  在梦境里面潮涯和蝶澈记录了罹天烬的每个招幻术我知道她们是想让对罹天烬多些了解。可是在梦境里面罹天烬的幻术可以用完美来形容除了渊祭我从来没有见过谁的幻术有那么精纯和华美大气如同翱翔在天的凤凰。

  在梦境的最后是几个破碎的画面蝶澈和潮涯倒在地面上罹天烬站在她们面前当我看到他用脚踩在潮涯的脸上的时候我的眼眶像要裂开一样疼我的手指因为太用力而陷进了手掌的肌肤血液沿着我的手指一点一滴地流下来。

  然后他动了动右手潮涯和蝶澈的尸体转瞬成为了灰烬魄散在凛冽的风中。

  我的眼泪流下来迅地结成了冰。

  整支军队被我们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由月神和皇柝带领而另外一部分则由我和离镜剪瞳带领。

  当分手的时候皇柝和月神告诉我王无论生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

  可是分开后地第三天我就接到梦境皇柝阵亡。

  那个梦境是月神给我的月神告诉我皇柝是为了保护她而死的他们也是遇到了罹天烬而全军覆没当月神和皇柝围攻罹天烬的时候皇柝被他的幻术火焰带上了高高的苍穹那些火焰托着皇柝飞到了很高然后就突然消失了。

  月神说其实皇柝本不会死的只是因为在打斗的时候皇柝把所以的防护结界都给了月神而自己完全没有防护能力。在梦境中我看到月神泪流满面的脸我从来没有看过月神为谁动过感情。可是她这样的表情让我觉得好难过。

  梦魇·皇柝·月潋

  月神我知道自己就要离开了因为我已经感到了灵力在我身体里如水一样流失。

  只是我好担心你因为你一直都是个没有得到幸福的孩子。

  请原谅我称呼你为孩子吧因为我比你大很多。在我的眼里你是个最让人怜惜的人尽管的外表很冷漠可是我知道你内心的温柔。

  我知道你之所以会学习暗杀术是因为你在很早的时候就被杀死的姐姐你很爱她。所以你希望以后可以保护自己喜欢的人。

  我也一样。所以我将我所有的防护都给了你。

  因为我喜欢你。

  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姐姐的事情吗?因为在很早以前巫医族和你们家族有很深的渊源甚至我和你死去的姐姐是有婚约的可是你的姐姐死了我不能带给她下半生的幸福。在我已经成*人的时候你和你姐姐都还是小孩子我看着你们觉得很快乐因为你们的笑容是那么单纯而明亮如同刃雪城里最明亮灿烂的樱花。

  可是我并不是因为你姐姐才喜欢上你的因为你是月神你就是你所以我才喜欢你。没有谁替代谁你就是天下独一无二的月神。

  可是我一直不敢告诉你我喜欢你因为我觉得自己不够好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苍老了我比你大了接近两百岁我想你应该找到一个年轻的男子然后他可以给你幸福可以让你不需要再用自己冰冷的外表来对抗世间的险恶。

  我想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自由地笑了像你小时候一样的笑容单纯而又明亮如同最快乐的风最温柔的云。

  你知道吗?在幻雪神山里的那一段时光其实是我最想念的日子我总是看到你笑看到你严肃看到你思考时的样子我总是在不断地怀疑你因为我内心恐惧你真的是幻雪神山里面的人可是你不是你是我最心疼的月神。

  以后的路你一定要坚强地走下去我不能再照顾你了。我在你身上种下了一个防护结界以后你有危险的时候它会自己打开保护你这是我惟一能够为你做的事情。

  月神原谅我吧以后不可以保护你了尽管我想一直呆在你的身边安静地看着你生活没有难过和忧伤那么我就很快乐了。

  曾经我听人说过云朵之上会有亡灵的居住我想我也会到上面。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在天上看到你如果可以我想我就不会惧怕死亡了。因为我还是可以观望你的幸福。

  月神不要再这样封闭地生活了你身上的冷漠对你是一层最严重的枷锁我想你逃脱我要你逃脱。

  月神请你坚强地活下去带着我的生命一起活下去我的生命延续在你的身上所以你不可以不快乐。

  月神我要离开了很难过很难过因为我要离开你。我喜欢你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月神因为你就是你所以我喜欢你……

  我无法估计罹天烬的幻术极限因为他的幻术灵力似乎无穷无尽大片大片土地的沦陷我觉得无比悲凉。

  我对着苍穹想到我的父皇我想如果我死在沙场上那么我应该用什么颜面去见我父皇的亡灵如果刃雪城千万年的基业毁在我的手上那么我应该如何面对我的血统。

  大风从山顶汹涌地吹过去无数的雪降下来然后飘落到地面上却无法堆积因为整个大地已经被火焰烧得变得微微烫我甚至可以预见那些邪恶的火焰肆意吞噬刃雪城的样子无数的女人和孩子的哭喊独角兽的悲鸣霰雪鸟嘶哑而割裂天空的啼叫……

  站在山崖上我望着远处的天空我突然想到了我的弟弟释的面容又浮现在天空里我对着释说释也许哥哥不能再看见你了。

  之后死的一个是月神。冰族势力的一般被覆没。

  剩下的一半军队由我统领可是也日渐减少甚至已经快要退到刃雪城了。我突然想到我父皇时的那一场圣战火族也是几乎要攻到了刃雪城的城墙下面。

  可是这一次刃雪城真的要灭亡了吗?

  在月神要士兵传给我的梦境里面月神的笑容安静而温和我以前看见的都是满脸冰霜满脸杀气的月神月神微笑得极少极少。而现在月神的笑容如同刃雪城里最灿烂明亮的樱花。

  她说王我知道我一定会死因为罹天烬的幻术不是我所能够抵抗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幻术达到那么精纯的境界连王你也不能。只是我并不感到哀伤我知道皇柝的亡灵在云朵之上等我他说过他希望我快乐地活下去可是我让他失望了。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我却是真正地快乐了。在以前的日子里从来没有人关心过我因为我是专门学习暗杀术的恶劣的孩子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我也从来没想过要他们爱我我总是任性地想我不需要他们的爱我只要爱我的姐姐。可是皇柝让我知道了爱的博大和无私。王我现在身上有着皇柝的防护结界的存在每当我有危险的时候那个结界就会打开保护我让我觉得温暖。这让我觉得像是皇柝的生命延续在我的生命里可是我没有好好的把两个人的生命延续下去。当罹天烬的火焰击碎了皇柝的结界如同锋刃的火焰穿刺我的咽喉我听到自己的血液汩汩流动的声音。我抬头望着苍穹我想皇柝在上面肯定会难过的。他说过我是他在天下最独一无二的月神他喜欢我他会观望我的幸福。可是我让他失望了。

  王请你坚强地活下去皇柝要我对你说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



置 顶  返回目录 ]       


四、梦魇·离镜·鱼渊
(本章字数:4700 更新时间:2016-9-1 9:08:00)

  我站在山崖上望着天边涌动的火光喉咙最深处不见阳光的地方涌上来无数的伤感和绝望。

  我隐约地听到天边沉闷的雷声像是鼓点一样我感到了脚下大地的震动。我不知道是不是有火焰要从地下喷涌而处。

  当我转过身的时候我看到了离镜她站在我的背后手上提着一盏红色的宫灯她望着我像是在说王我带您回家……

  那一刻我难过得流下了眼泪也许只有在梨落面前我才可以像个小孩子因为梨落永远会包容我给我温暖。

  风吹起离镜的头她的头绵延在空中如同最纯净的蓝色丝绒。我走过去牵起她的手回去。

  王我希望你回刃雪城去我和离镜留下来守在这里因为您和刃雪城是幻雪帝国的命脉而我们则无关紧要。剪瞳望着我对我低声说。

  什么无关紧要我走过到剪瞳的面前望着她说我生命中重要的人几乎全部消失了你和离镜就是我全部的天下你们是我最重要的人了。所以我不会回去。

  王你一定要回去在刃雪城里面最后防守因为刃雪城是最安全的地方。

  既然安全那么要回去我们一起回去。

  王不可能全部撤退回让敌人更容易追过来使我们全军覆没。我和离镜在这里抵抗好让您安全地回去。

  不可能要回去也是你们回去。

  王……

  不用说了。我转过身准备离开然后看到了离镜。

  我对她说离镜我不会离开你们的我会守在你们旁边好吗?

  然后我看到离镜温柔的笑容她对我点头。

  然后我就和她一起离开我听到剪瞳在我身后的叹息。

  当我走过离镜的身边的时候我的右侧肩上突然被人重重地砍了一下一阵剧痛让我失去了知觉在我昏倒在地面上之前我看到了离镜眼中的泪光。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现自己已经被送回了刃雪城。

  我走到刃雪城最高的城墙上面看到不远处的火光我知道罹天烬带领的火族的精灵已经过来了可是离镜和剪瞳呢?

  我走回大殿然后看到只有几个人还在大殿里面一个年轻的巫师对我说很多人都已经逃亡了。没有人想过这场战争会胜利。甚至我自己都没有想过。我在很多的梦境里都看到过罹天烬的幻术那不是我所能够抗衡的。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一个满身血迹的士兵跑进来他年轻的脸上是悲怆的表情他摊开双手然后我看到了他手心里的两个梦境。

  我突然觉得一阵眩晕然后倒在了玄冰王座上。

  我知道离镜和剪瞳也已经离开了。

  梦魇·离镜·鱼渊

  王我以为再也无法看见你了可是当我在雪雾森林中看到你的时候我几乎要热泪盈眶那些如同飞雪一样的往事从我的内心深处翻涌起来我忘记了所有的语言。只记得那些星光如同扬花般飞扬的夜晚我喜欢躲在冰海的岸边看你在屋顶上寂寞的身影看星光在你如同银色丝缎般的头上舞蹈看你的眉毛斜飞入鬓如同锋利的宝剑我喜欢看你的长袍在风里展动如同绝美的莲花。

  可是王你叫我的名字竟然叫的是梨落。我是岚裳啊前世为你自尽的岚裳啊。

  那一刻我是多么难过无穷无尽的难过。所以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其实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因为前世我无法成为你最爱的女子。

  王在我还是岚裳的时候我自尽的一刻想到你的面容我是多么想成为你生命中最爱的那一个女子可是我知道梨落比我先遇见你而且她那么善良那么美丽。每次我想到她被埋葬在冰海最深处我就觉得忧伤。她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

  我不怪樱空释因为我知道他和我一样爱你而且他的爱越了简单的亲情、爱情是那么浓烈而又绝望。如同他所喜欢的樱花最后暮春的伤逝一片一片如同自尽般的伤痕。

  当我转世之后我知道我按照我的意愿变成了你前世最喜欢的女子我的容貌几乎和梨落一模一样可是我不知道这是我的幸还是我的悲哀。我只知道当你叫我梨落的时候我多么难过。

  每天晚上我总是为你掌灯等待你的归来我喜欢在夜色中等你当我看到你从夜色最浓的黑暗中出现的时候我总是会感觉到幸福。因为我让你感觉到有人在等待你。

  而被人等待应该是一种幸福吧。

  我总是傻傻的想我应该是幸福的吧因为卡索等待了我几百年甚至隔世了依然等着而且耐心地等待我的长大。我是个多么幸福的人啊。

  也许王您觉得好笑吧我希望你可以幸福因为你是个那么善良而深情的人可是你总是忧伤和难过围绕着王记得你的弟弟对你说的话吗哥请你自由地飞翔。

  王当你熟睡的时候我总是听到你低低的呼吸声可是你的眉毛总是皱起来让人觉得是哥受伤的小孩子。

  你在别人面前都是坚强而刚毅的王可是在我面前我总是看到你脆弱的一面。我总是看到你盈满泪水的眼睛。那让我多么难过。

  所以我只有每天晚上点一盏宫灯然后掌灯等待着你的归来。等待着你的温暖。

  王尽管我前世是深海宫的人我对水的操纵能力登峰造极可是那不是我所喜欢的。相反我觉得梨落这样血统不纯的女子才可以带给你最多的温暖。所以成为梨落这样的女子我觉得比成为灵力卓越的幻术师更好。因为可以给你更多的温暖。

  王今世我是个无法说话的女子我无法告诉你我就是那个等待了你几百年的小人岚裳我无法告诉你在你叫我梨落的时候我有多么难过。可是我想如果我能够说话那么我不会告诉你我是岚裳。如果我做那么多的事情给你那么多的暗示你都不能明白我是谁的话那么告诉你又有什么用呢?

  可是王我还是离开了。

  当我死在罹天烬的手上的时候我很难过不是因为我快要消散的生命。而是我突然想到:

  没有我为您掌灯您在回家的路上会觉得难过吗?

  没有黑暗中的那盏光芒我担心你像个小孩子一样怕黑怕迷路。

  王如果有来生我愿意一直为您掌灯等待你归家。

  王我要离开了不过请你坚强地活下去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

  梦魇·剪瞳·雾隐

  我终于成为了血统纯正的女子成为了深海宫灵力卓越的人鱼。

  可是我却永远地丧失了卡索的爱。

  在我的前世我没有陪着卡索一起生活下去因为我是个血统低下的巫师我没有深海宫人鱼的顶尖灵力我无法为卡索延续下灵力更加精纯的后代于是我被葬在了冰海的最深处。那个寒冷得几乎连鱼都没有的地方。我清晰地记得刺骨的寒冷刺破我的肌肤的感觉生命一点一滴的流失以及灵魂渐次离开身体时的惶恐。

  我仰望着高高的水面上的苍穹那里只有很微弱很微弱的天光渗透下来我含着眼泪呼喊我的王可是我知道他永远都无法听见甚至他不会知道我去了什么地方。我的眼泪同海水混在一起。我想起卡索的面容他的脸上总是弥漫着雾霭一样忧伤的表情隐忍地生活下去顺从于命运。

  然后我的生命消散在冰海里。在我生命消散的最后一刻我的周围突然出现大群大群的深海鱼类我看到它们闪光而森然的鳞光。

  我叫剪瞳这是我转世之后的名字我被深海宫的老人们现于一团浓郁的水藻中绿色的细若游丝的海藻将我严实地包裹起来当她们拂开那些水藻的时候她们看到了我的面容。

  其实她们不知道年幼的我也不知道一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了她们现我的地方正是我被囚禁被埋葬的地方。

  我终于知道了命运的无常和残忍如同一个霸道的人注定要让世间所有的人尝尽命运轨迹中的无奈和可笑那些充满嘲讽和黑暗的时光的裂缝。

  当我年幼的时候我的记忆依然残存在卡索的身上。我总是听到有隐约的声音告诉我我要成为卡索的妻子我要嫁给刃雪城伟大的王。

  这样的声音反复出现在我的梦境和生命里如同不可抗拒的召唤。

  而在我成年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了这种召唤的意义因为它要我靠近卡索靠近这个身上残存着我几百年前的记忆的男人靠近我前世中最珍惜的温暖。

  我靠近他了站在他的面前热泪盈眶可是他却叫我岚裳。岚裳。

  我潸然泪下。

  我想他也许已经忘记了那个站在长街尽头那个跪下来对他说“王我接您回家”的梨落了。

  然后我成了他的侧室。我的灵力的确比前世的我有了很多的精进。我可以轻松地阅读那些大臣呈送上来的梦境可是轻松地释梦告诉他们正确的做法我可以看清楚事情的本质我可以让卡索可以不那么累。

  其实我的身心都是疲惫的不过每次我看到卡索在梦境中甜美的笑容我都会觉得快乐。因为我知道他是个忧伤的男子那个为了天下忧伤的男子可是却永远不关心自己的男子。宫女们告诉我以前卡索总是累得趴在大殿的桌案上然后深沉地睡去。

  我总是希望可以为他多做些事情因为前世我不能成为陪伴他的女子。

  卡索每次都会对我微笑他的声音低沉而温暖他说剪瞳不要那么累。

  而我总是对他微笑在他的瞳孔中看见自己纯银色的头。一晃一晃在他眼神的波纹里晃动成前世我和他初次见面时漫天的落雪。

  只是在我嫁给卡索几年之后他娶了另外一个女子那个女子成为了他的正室她有着同我前世一模一样的容貌我听到卡索温柔地叫她梨落梨落。

  我站在人群里伤心的感觉如同灭顶我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滴下来滴在他们牵手走过的红毯上。

  钟声响起来我听到人们的祝福那些欢呼声在我的头顶汹涌而过我像是躺在奔流的溪涧下面听着流水从头顶漫过去无声无息地漫过去。

  从那以后我经常一个人呆在大殿里为卡索处理那些冗长而烦琐的梦境听所有大臣的上奏日复一日地消耗我的灵力。而卡索总是早早地就回寝宫去了他说因为离镜在寝宫的门口掌灯等他回家。他说怕她在风里面会很冷。

  我望着卡索离开的背影总是难过可是我什么也不说继续释梦继续消耗我的灵力我想我成为一个灵力卓的女子为卡索分担忧愁这是多么的理所当然。

  可是我不知道卡索有没有想过我一个人在空旷的大殿中会冷吗?

  我想我这一生也许都是要奉献给卡索的。因为我爱他。因为他是个应该得到幸福却一直被幸福隔绝的人。每次我看到他脸上如雾霭般沉沉的忧伤我就想看到他笑的样子如同阳光清澈而明亮。

  终于我还是为卡索而死了死在火族的新的王子手上罹天烬的幻术越了我太多我一直以为我是人鱼中灵力最好的人可是我现即使我的灵力再多一倍我也无法赢过罹天烬。他天生就是上苍的宠儿。

  在我死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笑容模糊而邪气如同火族大地上长开不不败的红莲。他对我虚空地伸出手然后我的身体就从地上升了起来如同有手把我凌空托起。

  然后我看到罹天烬的眼神中红色的光芒一闪而过他说剪瞳云朵上住满了亡灵。

  他的手指突然合拢然后我的身体里突然传出撕裂的剧痛那一瞬间我的头颅高高地飞起来我看到了下面自己四分五裂的身体。纯白色的血液浸染在黑色的大地上如同积雪融化一样。

  周围的一切渐渐模糊我恍惚地看到天空上卡索的面容他的脸上依然有着如雾霭般沉沉的忧伤他还是叫我岚裳岚裳。

  我想告诉他我是梨落啊几百年前接您回家的梨落啊。我的忧伤从胸腔中汹涌上来卡索为什么在我死的时候你都不知道我是谁呢?难道你真的没有感觉吗?

  卡索的面容消散了我听见自己的头颅落在大地上出的沉闷的声响。

  我想对卡索说话可是再也不出声音。

  我想告诉他无论如何请你活下去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



置 顶  返回目录 ]       


五、尾声
(本章字数:4012 更新时间:2016-9-1 9:09:00)

  我站在刃雪城高高的城墙上面大风凛冽地从我的脸上吹过去我的凰琊幻术袍在风里出裂锦般的声音。

  我俯看着我脚下夜色中黑色的疆域厚重而深沉的疆土我看得到上面无数的冰族巫师和火族精灵的厮杀白色和红色惨烈的纠缠。红色和白色的血液和绝望的呐喊一起混合着浓重的血腥味道一起冲上遥远高绝的苍穹里面还有独角兽和掣风鸟的悲鸣。

  我突然想起了几百年前自己死去的哥哥和姐姐他们的独角兽就死在几百年前的那一场圣战中而几百年后当他们的弟弟成为了新一任的王可是却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灭国的危险。

  我的心如同苍凉的落日有着绝望的暖色光芒可是却将沉入永远的黑夜。

  我将那些梦境悬浮在我周围的空气里我看着那些光球上浮动的光泽泪流满面。

  樱空释剪瞳离镜皇柝月神潮涯蝶澈以及早些死去的片风星轨辽溅还有离开我的婆婆星旧和父皇母后。我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他们从夜空中浮现出来的面容然后又如同烟雾般消散了。

  地平线的地方传来沉闷的雷声如同急促的鼓点敲打在整个幻雪帝国的上空。

  我看到白色的巫师袍在火焰的吞噬下四分五裂那些火焰迅地曼延到了刃雪城的叫下我看到城墙内四散奔逃的人群听到小孩的啼哭妇人的呐喊。

  之后我看到几千年几万年屹立不动的刃雪城大门轰然倒下那厚重黑色的城墙倒塌的时候我听到我内心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我闭上眼睛眼泪流下来。因为我看到了我的父皇坚毅的面容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失望地望着我。

  我没有想过刃雪城竟然在自己的手中被毁灭了。

  我看到了城墙下站在黑色战车上迎风而立的罹天烬他的头如同火焰一样。我看到他充满邪气的笑容突然想起了我的弟弟。我难过地对着天空喊释释!

  我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我知道是罹天烬。

  我念动咒语扣起无名指然后无数的冰剑从我的胸膛穿越而出我看到自己的血液沿着那些锋利的冰刃汩汩而下一滴一滴洒落在黑色高大的城墙上面。

  那一刻我突然听到了辽溅苍凉的歌声就是那些在沙场上被反复吟唱的歌声腾空而起在凛冽的风里一瞬间传送开去所有的人都和我一样在聆听。包括雪雾森林中所有年幼的孩子包括刃雪城中四散奔逃的人群包括幻雪神山里所有灵力高强的人包括深海宫中美丽的人鱼歌声如同光滑细腻的丝缎一样飘荡在高高的夜空中。

  我的视线渐渐模糊我不知道选择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是对还是错只是我想生命的最后我要给自己自由。我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做出选择也许以前我会因为种种牵绊而活下去即使活得如同囚禁也无所谓可是现在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都不见了我还活着做什么呢?我想起那些美好的传说似乎天空上云朵上真的住着亡灵我想也许释我可以再看看你了。

  我倒下去在我倒下去的时候我看到了出现在我身后的罹天烬我看到他如同红色雾气一样氤氲的瞳仁渐渐清晰最终变成如同火焰一样清朗的光泽然后他的眼眶中突然噙满了泪水他的表情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哀伤。

  然后我听见他难过而低沉的声音他说哥你怎么可以离开我你怎么会离开我……

  我突然明白过了可是我已经没有力气了我倒在地面上对着我思念了几百年的弟弟伸出手可是我的手指已经没有力气再握到一起了其实我早就应该明白除了释没有人会有那么邪气可是又甜美如幼童的笑容了。

  然后周围在一瞬间黑了下去我陷入永远的黑色梦境。

  身边突然温暖如春仿佛盛开了无数的红莲。

  释原谅我没有等到你。

  梦魇·罹天烬·殇散

  我是罹天烬火族最年幼的皇子。可是我的灵力却越了我的任何一个哥哥姐姐。

  每次他们看见我的时候都会躲得很远因为他们怕莫名其妙地死在我的手上。因为我从来不觉得生命有什么值得我尊重的地方。生命只是一个脆弱的梦境只要我高兴我就可以捏碎它。

  我的父皇很宠爱我我在火族皇室的家族里几乎为所欲为。我的父皇总是对我说成大事者不需要在乎小的琐事。所以我成长为桀骜不驯为所欲为的男子。

  我是火族里最英俊的男子甚至火族的人里面从来没有出现过我这样精致的面容我的父皇总是把我看作他最大的骄傲他总是对我说烬你会成为火族最伟大的王。

  我的父皇喜欢带我站在火族疆域最高的山顶上俯瞰脚下起伏的大地他告诉我这就是我将来的王国。我看着下面黑色中隐隐出火光的大地内心空旷而萧索。我告诉父皇这里不是我的理想这里的土地永远贫瘠父皇你看冰海的那边看到了那些白色的大地和宫殿吗?我会将那片土地印上火焰的记号。

  我的父皇望着我眼神森然他说你和我年轻的时候一样这样的张狂和不驯。

  我不知道我内心为什么有着那么强烈的愿望要打破那座白色的城堡我只是觉得那座金碧辉煌的城堡如同一个监牢。可是它到底囚禁的是什么我却无从知晓。我只是隐隐地知道我要打破它。

  我的灵力似乎是天成的火族历史上从来没有人像我一样可以操纵如此精纯的幻术在我没有成年的时候我已经可以轻而易举地打败家族中所有的人了包括我的父亲。整个家族为我的灵力感到惶恐只有我的父亲很是骄傲和自豪。我记得他被我打败倒在地上的时候他没有说话只是过了很久他突然笑了笑声苍凉而嘶哑他说不愧是我的儿子然后他望着天空大声地喊火族历史上最好的幻术师是他的儿子罹天烬。

  我不喜欢我家族的任何人我总是孤独而桀骜地站在风里面长袍飞扬如同火焰我喜欢天空孤独的濯焰鸟它们总是一只一只单独地飞从来不和其他的鸟一起。只是我总是觉得那只孤独而庞大的鸟儿是在寻找着什么为了它寻找的东西它可以这样几百年几百年心甘情愿地寂寞下去。

  我喜欢这样的鸟因为为了自己的理想可以不顾一切。

  我总是伸出手指对着它们的身影变换我的手指我看到从我指尖出的光芒我知道自己拥有最好的幻术和灵力可是我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什么。

  我只是隐约地觉得我要毁掉冰海那边的国度。

  于是在我成年之后我终于做到了。我终于站在了冰海对岸的白雪皑皑的大地上用火光照亮了整个苍蓝色的天空。铺满整个黑色大地的火种。

  杀死那些穿着白色长袍的冰族巫师简直不用任何的力气我的灵力凌驾于他们百倍之上。我记得我杀死了两个容颜绝世的巫乐师还杀死了另外两个拥有同样绝世容颜的女子这两个女子似乎就是冰族的王的妻室。其中一个在死后下身变成了鱼尾我看着她死在我的面前突然觉得这个画面似曾相识仿佛在很多年前有过一样的画面死亡的人鱼流淌的眼泪和记忆中模糊的樱花的伤逝。

  我高举着手中的火红色的剑召唤着所有火族精灵前进我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刃雪城看到了它高高的如同监狱般的城墙还有城墙上迎风站立的冰族的王。

  我的笑容突然撕裂如同璀璨的莲花。

  我想我快要实现我的理想了这座城堡必定会毁在我的手上。

  当我迈上城墙的时候我看到了冰族的王可是胸腔中突然一阵剧痛如同地震产生的深深的裂痕。脑海中涌动着华丽的梦魇所有的记忆在我的眼前一幕一幕闪过我突然恢复了所有的记忆我是幻雪帝国的二皇子我是樱空释。

  在我前世死的时候我看着我哥哥的面容那么难过我想到我还是无法给他自由这座刃雪城必定会如同监牢一样囚禁他的一生他永远都无法按照他的意愿活下去。

  所以我想如果有来生我要成为灵力最强的人我要毁掉刃雪城这座囚禁了我哥哥几百年的牢笼我想看到我哥哥站在阳光下自由的微笑因为我曾经见到过在流亡凡世的时候见到过那个微笑是多么温暖多么好看。

  那是可以让我潸然泪下让我用一生去交换的笑容。

  我想哥哥可以重新抱着我走在风雪飘摇的街道上为了我而用幻术杀死侵犯我的人因为他告诉我我就是他的天下。

  我想亲吻他的眉毛因为他的眉上总是有着忧伤的表情如同沉沉的暮霭一样忧伤的表情。每次看见他的样子我都好难过。

  我的哥哥应该是自由地翱翔在天上的苍龙。

  而来世我真的成为了灵力最强的人。我成了火族最年轻可是最霸气的皇子。

  当我站到刃雪城最高的疆域上的时候我看到了我的哥哥卡索。可是我却无法相信我看到的画面我看到他胸膛上穿越而出的锋利的冰刃看到了我哥哥的血液从刀锋上汩汩而下。

  然后他倒下去。

  我心目中惟一的神倒在了我的面前我仿佛听到整个世界崩塌的声音。

  在他倒下去的时候我哭着叫他我说哥哥你怎么可以离开我。

  他的目光同以前一样温暖而柔软充满怜惜我知道他几百年都在挂念我他的嘴唇动了一下可是却不出任何的声音只有模糊的气息从他的嘴唇间出来我知道他是想叫我的名字释。

  我走过去抱着我的哥哥他躺在我的膝盖上他的手伸出来想要抚摩我的面容可是却突然垂了下去然后我看到他眼中消散的光芒。

  哥你为什么不抱抱我?为什么离开我?

  我抬起头天空浮现出我哥哥灿烂如同朝阳的笑容那是他在凡世突然长大成*人的样子那天早上我醒过来的时候我躺在我哥哥的怀里我还是个小孩子可是卡索已经成长为如同父皇一样英俊挺拔的王子。他望着我微笑那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笑容了。

  我想起哥哥为我杀人的样子想起他抱着我走在凡世的样子想起他将我抱进长袍中不受风雪的样子看见哥哥把我从幻影天的大火里救出来样子我看到哥哥脸上忧伤如暮霭的样子看见天空上无数的亡灵。

  一阵又一阵连绵不断的剧痛在我胸腔中撕裂开来火红的鲜血从我口中喷涌而出染红了我和哥哥的幻术长袍一瞬间那些血液全部变成了盛开了红莲红莲过处温暖如春。

  哥有我在的地方你永远都不会寒冷。

  请你自由地歌唱……

  (全文完)



置 顶  返回目录 ]       


回忆中的城市——不是后记的后记
(本章字数:9515 更新时间:2016-9-1 9:10:00)

  1

  我回过头去看自己成长的道路一天一天地观望我以孤独的姿态站在路边上双手插在风衣的兜里我看到无数的人群从我身边面无表情地走过偶尔有人停下来对我微笑灿若桃花。小^说^无广告的~顶点*小说~网www.26dd.Cn我知道这些停留下来的人最终会成为我生命中的温暖看到他们我会想起不离不弃。

  2

  在我年轻的时候年轻到可以任性地说话任性地生活任性地做任何事的年纪我曾经写过我的朋友是我活下去的勇气他们给我苟且的能力让我面对这个世界不会仓皇。

  这篇后记是献给我的朋友的献给那些曾经和我一起疯一起难过一起骑着单车穿越我们单薄的青春的朋友我想我们都记得那些青葱岁月里的风是怎么在我们的脸上刻下忧伤刻下难过刻下岁月无法抹杀的痕迹。

  让我们在很久以后很久很久以后都唏嘘感叹的痕迹。

  感叹自己曾经那么回肠荡气过。感叹时光那么白驹过隙。一恍神一转身我们竟然那么快就垂垂老去。

  3

  小a在日本在早稻田念经济。他总是他的照片给我写很长很长的信看到他e-mai1上的时间我知道他还是习惯在深夜写字以前在中国的时候他总是在白色的a4打印纸上写信给我而离开中国他开始在深夜啪啪地敲击键盘。

  小a是个明朗的人快乐而简单地生活在阳光之下单纯而气宇轩昂可是宁静而与世无争。他不是个写字的人他不喜欢文学他惟一看的关于文学的东西就是我写的那些凌乱的字。这样的男孩子是单纯而快乐的。我总是相信和文学沾上边的孩子一直一直都不会快乐他们的幸福散落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如同顽皮的孩子游荡到天光游荡到天光之后依然不肯回来。他说他看我写的东西总是觉得难过因为我一直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幸福。我说小a不要太担心我总有一天你会离开我的我不想太习惯你的照顾。

  说这话的时候我在高一而当我大一的时候他真的和我隔了国境在深夜给我写e-mai1然后去睡觉。白天孤独地行走在早稻田的风里可是依然笑容满面。

  他是可以一个人都快乐地活下去的。

  而我不能。

  照片上的小a笑容灿烂站在樱花树下面阳光如碎汞般散落在他白色的长风衣上照片下面他写着:四维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棵樱花树。

  恍惚地想起小a去日本之前给我的电话我听到曾经每天陪伴我的声音对我说我很难过。我怕站在没有朋友的地平线上孤单寂寞。我知道小a说的朋友就是我因为我是他惟一的朋友。

  那天小a在电话里一直讲一直讲讲到电话没电我从来不知道小a会说如此多的话一直以来他都是个安静的人。我握着电话越听越难过在他的电话断电前的最后一刻他对我说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在一起了……

  然后突然电话断掉了沙沙的声音如同窗外的雨声。

  我放下电话轻轻地继续说也要像在一起一样。然后我倒在床上沉沉地睡去。

  而时光依然流转。我终于在风里面孤独地长大了当初那个笑容明媚的孩子却有了一副冷漠的面容。想一想我就觉得难过。

  站在十九岁站在青春转弯的地方站在一段生命与另一段生命的罅隙我终于泪流满面。

  4

  微微是个很有灵气的女孩子从小学画画学了12年。我看到过她用很简单的钢笔线条画出绝美的风景可是她现在不画了。因为高考。他爸爸对她说你必须放弃一样的时候她放弃了她依赖了12年的画笔和颜料。我不知道她做出选择的时候是不是义无返顾我只知道我当初选择理科的时候我的右手尖锐地疼给我看了。后来微微就一直没有再讲过她画画的事情。只是我知道她再也没有参加过学校的艺术节--尽管她轻易就可以拿到第一名。我印象里最深刻的一个场景是她经过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招生简章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五分钟之后她转头对我说:走了。我在后面看着微微的背影她的黑色风衣突然灌满了冬天寒冷的风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很难过。可是我没有告诉她于是我微笑着跑上去。

  而这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远得让我的记忆模糊氤氲如同雾气中的大块公交车玻璃一样伸出手指划一下便会出现清晰的一道痕迹只是沿着手指会有大颗的水滴落下来。如同我们年轻时毫不吝啬的眼泪。

  那天独自乘车出去我靠在公车高大的玻璃窗上汽车上高架过隧道突然看见旁边擦身而过的另外一辆公车在那辆车子的背后印着一句话:二十年过去了而青春从来没有消失过。

  那一刻我差点掉下了眼泪。

  如同一个美丽的水晶球那是我们所有孩子曾经的梦境如同爱丽斯梦游仙境。可是长大的爱丽斯丢失了钥匙她是该难过地蹲下来哭泣还是该继续勇敢地往前走?

  微微一个人在重庆在那个离我们生长的城市不远的另外一个城市如果她愿意她甚至可以每个星期都回家。可是她说我要习惯一个人在外面因为总有一天我们会不在一起的。

  我记得高三毕业的时候我们放浪形骸哗啦拉开晃一晃满屋子啤酒的泡沫。所有的人都大声地说话大声地唱歌嗓子都唱得要哑掉了。深夜一大群人在街道上晃一直摇晃到人迹全无的深夜或者凌晨。晃到最后一般都只剩下很少的几个人都是很好的朋友微微netbsp;后来大家躺在街心花园的长椅上喝醉了头靠头地笑然后难过地哭。彼此说话可是却忘记了自己说了什么。在那些夜晚我们总是躺在那些长椅上然后看到漆黑的天幕一点一点亮起来。

  当我离开我从小生长的城市来上海的时候微微送给我一本书我在飞机上翻开来然后看到微微写在扉页上的漂亮的字体:

  给四维

  高三时给我最多温暖和安慰的朋友。

  以前我们一起听歌的时候听到过一句话“在那个寒冷的季节所有人都躲避风霜只有你陪我一起歌唱”。

  这是我整个高三听过的记忆最深的一句话以及我们总是说:过了这个七月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有的。

  而现在我们终于逃离了炼狱般的高三然后好像是一切都好了一切都有了但最终我觉不是。过了这个七月大家都会离开我甚至开始怀念过去的一年里所有的事情包括我们两个极为失败的一摸很多很多的中午和晚自习在学校门口喝过的西瓜冰还有我们说过的所有的话包括快乐和难过吵架和生气。

  我一直都在想我们这些朋友以后会是怎么样活着至少你去了我们想去的上海而我却必须在我一点都不喜欢的重庆度过我的大学生活。再也不能够一下课就和你和小蓓一起出去荡不能想你们的时候就拉你们来陪我不能我一难过在你楼下一叫你你就咚咚地跑下楼。

  物是人非。

  每次看到这个词地时候都会很心酸。毕竟在一起的快乐那么多那么温暖。

  和你一起那么久你最终还是没有教会我打羽毛球我总是说要好好训练你的素描也从来没有实现过。

  一切的一切来得措手不及连选择和挣扎得机会都没有给我。

  小四就像我一直说的那样你你们我所有的朋友都要幸福。

  5

  在我写《幻城》第一部分的时候我还在高三可是当我回想的时候一切都变得好模糊惟一清晰的只有当时炎热的天气和明亮到刺眼的阳光。我和微微总是笑容满面或者疲惫不堪地穿行在我们长满高大香樟的学校里有时候大段大段地讲话有时候却难过得什么都不说。

  我们常常在小卖部里掏出钱包买可乐然后从旁边的一条小路散步去操场。

  一个一个的傍晚就是在那样的悠闲和伤感中流淌掉的。

  在那个夏天我开始知道生命需要如何的坚韧因为高三真的就是如同炼狱一样。

  那个时候我把自己放在写字台上的相框里的电影海报换下来然后放进去一张白色的打印纸上面写着我最喜欢的一句话:evennothereissti11hope1eft。很多个晚上我总是这样看着白色纸上黑色的字迹然后告诉自己不要怕不要怕。

  然后日子就这样隐忍着过下来。

  那个时候我开始写《幻城》因为生活太过单调和乏味微微说这样的生活如同不断的倒带重放不知道有一天那些胶片会不会在不断的倒退前进中断掉然后我们就会听到生命停止时咔嚓的一声。我望着微微苍茫的落日在她的脸上投下深沉的雾霭看得我心里的难过一漾一漾地溢出来。

  那个时候还有晚自习每天晚上都是考试兵荒马乱的。我开始习惯在漆黑的夜色中在教室明亮的白色灯光下握着笔飞快地做题aBcd顺利地写下去。可是心里却很空旷有时候抬起头来看窗外的昏黄的***看得心酸看得惆怅看得忘记了语言。

  晚自习之前我和微微总是一起吃饭然后在学校门口的小摊上买一杯西瓜冰然后晃晃悠悠地进学校坐在湖边吹风遇见dRam他们就会一起打乌龟牌。然后在上课铃敲响的时候跑上楼去考试微微考文科综合我考理科综合。微微大篇大篇地写论述题写到手渐渐酸痛起来而我扭曲着自己的双手从各种匪夷所思的角度使用左手定则右手定则。

  这就是我曾经的生活简单得我自己都不相信我曾经有过这样单纯的时光。

  那个夏天一直延续似乎无穷无尽我只记得蝉叫的声音很吵而且一浪高过一浪穿越浓郁的树阴带着阳光的灼热冲到我的身边。可是在某一个黄昏当我最后一次站在学校的大门口的时候那些曾经如同空气一样存在的鸣叫突然间消失不见了我站立在安静中听到时光断裂的声音。

  那天是我去学校拿大学通知书我离开学校的日子。

  6

  我要这样走我要这样单独地走没有牵挂没有束缚我会一个人快乐地活着。

  可是为什么我在一大群人里面嘻嘻哈哈中突然地就沉默?为什么在骑车的时候看见个熟悉的背影就难过?为什么看到一本曾经看过的书一部曾经看过的电影就止不住伤心?为什么我还是习惯一个人站在空旷的草坪上用四十五度仰望阴霾的天空?

  水晶球在谁的手上?我想问个明白。

  7

  我在上海在上大一百万平方米的空地上看落日有时候寂寞有时候很寂寞。

  我从飞机上下来然后看到清和和鲲的笑容她们将我送到大学一路上我很开心地笑很开心地说话我觉得似乎自己并没有离开多远并没有想象中的难过。可是当他们离开之后我的世界突然安静下来我开始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游荡一个人找教室。

  我知道一个人的日子总有一天会来临只是没有想过会这么快。

  渐渐开始明白以前自己喜欢的一个学生作者写过的一段话她说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现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忘记了。

  8

  上大很少的树阴因为是新建的校区所以没有浓郁的绿色。同样到了冬天不会有成片成片的树像疯了一样掉叶子。

  我骑车穿过两边只有很小的树的白色水泥马路的时候总是想起我的中学在那个地方有着浓郁的树阴永远没有整片的阳光。而眼前的景象却像是一个华丽而奢侈的梦境我穿越过去如同地球穿越彗星的尾巴无关痛痒。

  我终于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独自跑步独自在深夜里打字独自站在楼顶上看空洞而深邃的苍穹。我听见生命生硬地转动时咔嚓咔嚓掉屑的声音我的生命在不断磨合中渐渐损伤。

  而这是我所不想见的。

  只有在收到信笺看到照片听到曾经的歌曲看到相似的剧情的时候我才会有一瞬间的难过。然后又开心地笑起来只是笑得好落寂。

  偶尔难过的时候我会在我的版上帖子然后我知道微微他们会看我的朋友们会看。

  在我在学校的最初的日子里我是难过的。我是同学里走的最早的一个我在九月已经开始了我的课程而微微一直在家呆到了十月过半才离开原来的地方。

  在那些日子里面我总是告诉微微我有多么不开心而微微也总是在我的版上帖子安慰我我记得有一次她的帖子是这样写的:

  昨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那边很吵我这边很安静很像我们高三的时候每天晚上打电话到23点钟然后挂掉电话继续看书。

  你说现在只有我们相依为命了其实对我来说很早很早就是了。用小青的话来说我们的关系是越了爱情和友谊的第三种关系。

  你说微微说全世界都背叛了你我都在你身边有地狱我们一起去猖獗。很对很对什么地方我都会陪你去的。如果我不在别人欺负你的时候我会很难过的。我说过无论我的朋友是什么处境我会在他们身旁的。你不要说你的身边空了不会的。

  小一明天走小青今天走。

  我现在就是每天随便抓起一件衣服就出去上网和荡走到什么地方就是什么地方。我妈妈都说我不要太不修边幅了。可是我怎么对她解释呢。

  四维你一直都是这样的孩子像蜗牛一样固执地说我很快乐和快乐。你不快乐也不说。我每次见你这个样子都很心痛。有人对我说四维一直都很快乐啊。我笑。我问他们什么叫快乐?就是掩饰自己的悲伤对每个人笑吗?四维你看你在他们眼中是这样的孩子啊。

  你以前说微微你要明白以后很难再找到这么好的朋友了。所以小F说你久了会忘记我们的时候我和她吵架了她说你不好的时候我都不开心。其实昨天我也很不开心但是你说你不开心我就没有说。

  记不记得我送你的书的扉页上是这样写的给四维(给过我最多安慰和温暖的朋友)。我一点把握都没有以后还会不会有你这样的朋友对我说我什么都没有了都会有你的朋友这么纵容我的朋友在我最难过的时候都不离不弃的朋友。

  你现在有清和moon但是我还是要说你一个人在上海要好好过因为我不在你的身边了不能够陪你吃饭打羽毛球荡看到什么穷笑八笑。不能够我在阳台上一叫你你就跑下楼了不能够的事情有很多很多……

  但是四维你要记住即使是地狱我们都一起猖獗的。

  9

  我在上海在霓虹灯下看时光纷乱的剪影。

  有时候我和清和会在moon弹钢琴的酒店大堂中等他下班我总是听见他忧伤的钢琴乐声如同我在高三最后的时光里反复聆听的大提琴。相对与钢琴我更喜欢大提琴因为更苍凉更暧昧。

  在等待moon的时光里我和清和曾经搭乘轻轨穿越这个城市走到某一个地方然后再转回来如同玩一个类似宿命和轮回的游戏。我看着脚下斑斓的***觉得一切如幻影只有我和清和映在玻璃上的面容彼此清晰。

  清和笑笑说看我们多像飞过这个城市的天使。

  在那一瞬间我开始爱上轻轨因为它不似地铁般让人觉得绝望。黑色而深沉的绝望。

  它给人温暖的色泽尽管依然是幻觉。

  1o

  有我以前学校的师弟师妹写信给我告诉我学校的小操场被改建成了文化广场周围有着白色的雕塑。他们嘻嘻哈哈地告诉我这些事情而我看了心里却有恍惚的忧伤。

  11

  习惯了送你上车再跑到马路对面看你在车上安静地坐下来

  习惯了替你买甜品看你笑得像孩子

  习惯了走在路上替你看车牵着你的手拉你过马路

  习惯了你突然难过的性格我就陪你不说话

  习惯了深夜的电话窗外淅沥的雨声

  习惯了手机短信里的笑脸和生气

  习惯了你的记性差说过的话老忘记

  习惯了你对人的依赖尽管我也是个孩子

  习惯了你四处跑的性格老找不到人

  习惯了对自由的你有无穷的牵挂

  习惯了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说一起出去玩

  习惯了你的眼睛里明亮的光

  也习惯了你的眼睛中深深的暗

  习惯了在你难过的时候给你写纸条

  习惯了短信叫你记着吃饭

  我们彼此习惯了所以不离不弃

  我们一起笑一起哭一起打架一起喝酒

  一起坐海盗船一起看美丽的灯

  一起在学校门口的小店吃西瓜

  一起在学校的湖边打牌尽管马上就有一场考试

  一起在书店里逛逛到天黑

  一起在路边看站牌看这辆车通向这个城市的什么地方

  因为我们是朋友

  所以我们越来越靠近越来越彼此依赖

  12

  一个人总是要忘记一些事情那么他才能记住另外一些事情。

  如同有人要靠近自己的身边必定会有人要离开。

  以前我总是不相信这样的话因为我相信所有的人都可以快乐地在一起。可是似乎不是距离啊时光啊岁月啊如同一面一面墙隔挡在彼此中间望啊望也望不穿只是听到对面叮叮当当的幸福驶过的声音。于是自己也开心的笑了。

  如同xJ短信告诉我只要知道你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就可以了无牵挂。

  13

  寂寞的人总是记住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所以我总是意犹未尽地想起你。

  14

  阿亮是我在大学里面最好的朋友如同当时我和我的朋友们一样一起吃饭一起骑车上课一起无聊一起你看我我看你越来越无聊。

  阿亮也是爱着画画的我总是想介绍她给微微认识我想她们肯定很投缘。如同微微一样阿亮总是无限度地迁就我甚至有些时候我都知道是我错了可是她还是什么话都不说。

  只是和微微不一样她是个隐瞒自己的喜怒哀乐的人她总是说我想让每个人都开心于是我总是迁就别人别人难过我就陪着难过别人开心我就跟着开心可是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开心还是难过了。

  我突然想起小蓓的性格她总是告诉别人她快乐的一面但是却一个人悄悄地哭泣。

  她曾经说过别人总是说我很快乐于是我就真的很快乐即使不快乐那也是要快乐的。

  我不知道这样的性格要承受多少的压力只是比起她们我多么地像个孩子。

  一个任性的不肯长大的孩子。

  15

  《幻城》写到后面编辑告诉我要插图于是开始找杨诗彦和阿亮帮我画插图。在以后的很多个周末的晚上我和阿亮总是熬夜熬到很晚在moon借给我的笔记本上做netbsp;moon是个很好的人如同当年的小a一样照顾我。他会短信告诉我要去吃饭了也会在我无意说了下胃痛之后从上外跑到上大来送要给我。也会把他妈妈带给他的家乡特产带给我甚至把他寝室的一个室友的辣椒酱强要了之后给我带过来。

  这些细小而琐碎的事情总是给我最深沉的感动。

  在那些做图片的日子里我和阿亮几乎每天都在一起过2o小时。有时候看见阿亮红红的眼睛我总是觉得过意不去可是我不好意思说依然很严厉的要求她做出我要的效果做得不对都是重新做。而阿亮也几乎没说过什么。我总是说我是最严厉的老板而阿亮是最懒惰的员工其实我心里比谁都明白阿亮会答应我做插画绝对不是为了那些插画的稿费。

  在完工的最后几天里我们的疲惫达到了一个顶峰每天晚上总是我先睡阿亮画画然后等到三四点的时候阿亮去睡觉我接着做。就这样我一天一天地看着天空从黑色变成蓝色再变成白色我觉得自己如同一个时光的见证。

  也许很多年之后我会满心感慨地回忆这段忙碌的时光。

  阿亮说也许等到这个工作结束了我们会觉得无所事事的。

  我说也许吧然后回到正常的生活。我不知道我说的正常的生活是不是就是一个人孤单的日子因为阿亮转到动画班去了我知道那是她一直以来的理想。我们终于还是分开了。

  阿亮问我以后会不会彼此孤单像陌生人一样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在低头的一瞬间想起了很久以前在我文理分科的时候小蓓和我往两个不同的方向。小蓓问我两个很好的人如果不在一起了会彼此遗忘吗?

  我记得当时我说会的。小蓓继续说见面连招呼都不打吗?

  我说会的然后我第一次现小蓓的眼睛很亮很好看。

  那是在我十七岁的时候。而现在我已经站在十九岁的尾巴上了。

  15

  在写《幻城》写到最后的时候我已经很疲惫很疲惫了。而且周围的人际关系出现让我无法控制的危机。我的脾气变得乖戾易怒而且总是莫名的忧伤我会因为一件小事而生气如同我十七岁时曾经出现过的莫名的三月忧伤。在那些惶恐不安的日子里我身边的那些人说我的脾气怎么会这么坏。

  当时是阿亮转述给我听的我听了难过得说不出话来。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是这样的人。因为我想到我的以前是那么平和而对人容忍。我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一切我只知道当时我很难过。

  那个时候是在学校的d楼里面阿亮仍然在处理图片我在旁边告诉她要求。

  我很难过地短信问微微我说我是个让人很无法容忍的人吗?

  微微回了我很多条短信她说“其实每次你难过的时候我都在你身边你在哪里我给你电话。”“你不要这个样子我都觉得我什么都不能为你做我一直以为我一个人的温暖就够了。”“我以前告诉过你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你可是我不会的。其实对我而言有你这样的朋友是最大的快乐。”“每次我看到羽毛球场上的人我都会想起你的笑容。”

  我盯着手机屏眼泪流下来。

  16

  没完没了的后记我多年前曾经在某本书的后面看到过这个题目。而现在我觉得自己竟然是在履行这个题目。

  我记得以前的后记我都写到5ooo字而现在我点了点oRd上的“字数统计”然后现这篇后记已经过8ooo字了。

  如同我的题目一样这是篇不是后记的后记。我只是在回忆回忆那些曾经在我的生命里面容鲜活并且将一直鲜活下去的人那些带给我温暖的人。

  小a的信里说有你这样的朋友是我最大的幸福即使我去了那么远的地方我都依然觉得温暖。我可以想象小a在日本的街道上神采飞扬的样子白衣如雪的样子站在树阴的下面抬头的时候笑容甜美如幼童。我可以在任何时间回想起他曾经陪伴在我身边的日子为我打开水为我买胃药记得我喜欢的电影海报如同押犯人一样押我吃饭。

  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他的笑容。

  17

  我想我应该结束了在这个冬天已经来临的时候。气温一直下降我在期望着上海可以下雪可是我的室友却告诉我上海好几年没有下雪了。

  在我写《幻城》最后几章的时候上大已经结束了第一学期而现在在我写这篇后记的时候我的新学期已经开始了。上大的短学期制让我一时间觉得时光竟然是这么的迅捷和不可挽回。上大又是一个空旷无人的校园变成了滚滚人潮涌动的地方。

  窗外的阳光很温暖我想我可以结束这篇后记了。

  一直以来我都是写散文的在写了这么长的一部小说之后我真的想写写自己的生活就想一起我写那些忧伤的散文一样我在停止了写散文这么长的时间后突然写起来竟然依然得心应手我不由得感觉快乐而充实。所以我难免变得喋喋不休。也许散文才是我最喜欢的东西而小说只是一个偶然。不过无论如何《幻城》是一部在我的写作生活太特别的一部作品我深深的知道我在它的身上消耗的光阴和精力。

  感谢所有给我支持的人感谢所有喜欢《幻城》的人因为有你们的鼓励我才可以这么持续地写下去。

  也许《幻城》会成为一种纪念吧纪念我即将消失的青春因为它是我最华丽的梦境有我最纯净而流畅的幻想那是我的也是我们所有人在年轻时候的梦境是我们很小的时候曾经有过的王子公主的梦境。

  18

  给所有有着美丽希望而又忧伤的孩子。给所有19岁之前的孩子。

  时光的洪流中我们总会长大。



置 顶  返回目录 ]       

上一卷        返回书目        下一卷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