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三个爸爸一个妈》->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七章
( 本章字数:3729 更新时间:2007-12-17 8:24:00 )

  

  很甜美的一觉,睡得人神清气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高质量的睡眠了呢。

  书清闭着眼,美美地伸了个懒腰。

  枕头、被子、褥子、衣服,一切都软绵绵的、暖烘烘的,还有淡淡的阳光味道。

  “嗯,衣服怎么会软绵绵的?我记得昨天穿的是衬衫、西装啊。”书清猛地睁开眼睛。

  象牙色雕花天花板、造型典雅的吊灯,整个卧室的装修正是自己最喜欢的简单却又不失精致、典雅而不失现代的风格。

  掀开被子下床,书清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睡衣居然是三年前遗失的那套自己最喜欢的淡蓝色棉质睡衣。

  “这家伙,当时问他看没看见,他居然说没有。”书清嘴上恨恨的,心里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具体是什么说不上来。

  “当时遗失了好几件东西,该不会都是他拿的吧?”书清思忖着走进了卫生间。

  牙刷、牙膏、毛巾、洗面奶、刮胡刀、刮胡泡、须后水、爽肤水、润肤露等等都是自己一贯用的牌子,书清一件一件地拿起又放下,心中仿佛被什么涨得满满的。

  卫生间不仅有淋浴,还有个大到夸张的按摩浴缸,真是奢侈的家伙。

  书清洗漱完毕,出了卧室,好大的客厅啊,象牙色为主色调,典雅、现代的风格,家具、家电一应俱全。

  匆匆扫了一眼,书清走到了餐厅,餐桌上有张纸,上面压着两窜钥匙,旁边还放了部手机。

  “咦,这个水晶钥匙扣不是我的么?”书清一把抓起钥匙,咬牙道,“可恶,还说弄丢了!”

  拿起信纸,朗荣的字笔力遒劲舒放,“看来这三年他真的有好好练习书法,不像以前,几个汉字都写得歪歪扭扭的。”书清不自禁地勾起嘴角。

  “清儿……”

  “讨厌,都说过不让他这么叫,好像我跟他有多亲近似的。”书清皱眉,接着往下看。

  “怎么样,家里的布置都喜欢么?如果你的审美品味没有改变的话,应该都是你喜欢的。”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变?”书清腹诽。

  “这是我为清儿特地布置的,以后他就是‘清儿的家’,门钥匙都在桌上了,我没有备份钥匙。所以,如果没有清儿的允许,我是进不来的,这点你尽管放心。”

  “就算你能进来,难道我还怕了你不成?”书清嘀咕着。

  “水电费、电话费、网络费、物业费等等一切费用我都处理好了,你不用操心,尽管放心的住。”

  “我干吗要操心,我又不住。”书清继续嘀咕。

  “饿了吧?为你熬了百合粥、做了点心,冰箱里有牛奶、酸奶,还有蔬菜、水果、饮料、冰淇淋等等,你自己去看吧。”

  书清拉开冰箱门,吃的、喝的塞了满满一冰箱。

  “可恶啊,明明知道我最讨厌浪费,这不是逼着我住在这里?还要自己动手做饭么?”书清忿忿。

  “你的衣物我送洗了,我让他们明天傍晚送来,如果你需要变动时间,可以打电话告诉洗衣店,送洗单压在钥匙下面呢。”

  “你的内衣我帮你洗好挂在阳台了,你说过衣服多晒晒太阳有杀菌、消毒作用,是吧?”

  “哼!”书清盯着手里的信,猛然想到自己被脱光了抱进浴缸的样子,“完了,完了,那不是全被看光了么?”

  “说不定还被全部摸过,啊!!!”书清猛地抱住头,脸“腾”地红了,全身都臊的发烫。

  “我不活了!我不活了!”书清拼命地摇头,羞涩、懊恼、后悔、痛恨等多种情绪猛然袭来,搅成一团。

  “啊……啊……”书清气得直跺脚,在餐厅里来来回回烦躁地踱步。

  “这个死人!这个死人!”书清一个劲儿地骂着,恨不得立马揪住朗荣暴打一顿。

  “哪怕打电话过去骂他一顿也好。”书清心里想着,到了客厅沙发上坐下,抄起电话却猛然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朗荣的电话。

  “是多少来着?”

  “完全不记得!”

  “就算记得又怎样,那些都是在波士顿的电话,现在的他也不知住在哪个城市呢。”

  书清颓丧地放下电话。

  “算了,我这样打电话过去算什么意思呢?只怪我自己要睡在地上,只怪我自己睡得太死。”

  书清懊恼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这才发现信纸已经被揉成一团了,忙在茶几上展平,接着往下看。

  “内衣、睡衣都在卧室的衣橱里,如果你要出门,衣物我都替你准备好了,你自己去衣帽间看,每个门上我都挂了牌子,房子太大了,门太多,怕你找不到。”

  “你还知道房子太大?我看你是钱多得烧得慌!”书清边骂边起身去找衣帽间。

  推门一看完全呆了。

  超级大的房间,除了墙上巨大的镜子和正中间的沙发、茶几外,磨砂玻璃门后面的柜子里挂满了衣服、放满了鞋子。

  细查看,居然还按照正装、休闲装、运动装分类了,相配套的领带、袖扣、手表、鞋子、袜子、帽子、甚至墨镜等等一应俱全。击剑服及相关用具、网球拍、高尔夫球用具等等运动用品全部都有。

  衣服、鞋子等很多都是纯手工制作的。

  “有病吧?弄这么多!”书清骂着,突然想到如果这些都是按照自己三年前的尺码就全部浪费掉了,要知道自己可是长高、长得壮实了,肩也变宽了、脚也长大了呢。

  “完了,真应该把你押到非洲去向贫民们谢罪!”书清连忙先试正装和皮鞋。

  他刚才就注意到了,所有的衣物全部送洗过,原来他还记得自己的卫生习惯。

  全部穿戴好,竟然发现尺码都意外地合适。

  “怎么会这样?凑巧吧?”书清狐疑地又试了试别的,休闲类的也试了,都很合适。

  “怪了,为什么会这样?”书清把每套衣服都拿出来打量了一下,“不对,这么多衣服,短期之内不可能缝制出来,难道……”

  “而且,如果他是新年遇到我时才着手买房子装修,时间肯定来不及,就算加班加点,屋里也该有新装修的味道。难道……”

  “算了,不想了,越想越觉得是在自作多情。不管了!”书清摇摇头,抛开思绪。

  “唉,这么多,全部都是我的尺码,他又穿不了,如果我不要,不就全部浪费掉了么?可恶啊!又被他摆了一道!”

  书清已经不愿意去卧室的衣橱里查看了,外衣都这么多,内衣肯定是满满一大橱了,“难不成全部是他手洗的?也可能是洗衣机洗的,不过那么多也够累的了。”

  书清不愿意细想下去,穿回睡衣、拖鞋,回到了客厅继续读信。

  “书房里,相关书籍、笔记本电脑等都准备好了。”

  “音乐厅里,钢琴、小提琴等都有,别总忙着工作,适当的休闲是必要的。”

  “车子在车库里,我知道你不爱开车,但是周末可以开车出去透透气,总是关在办公室,对身体不好。而且去超市大采购时,还是有车方便。”

  “你以为都像你?恨不得把超市都搬回来?”书清嘀咕。

  “我的私人联系方式都没变,波士顿的号码我一直都24小时开机的,怕你哪天会突然想起来找我,可惜你从来没有过,哪怕是一时兴起,哪怕是我的生日。我的生日是哪天你肯定不知道吧?呜呜,真伤心!”

  “还真的不知道,不过,我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生日这么重要么?还有什么母亲节、父亲节的,我都不记得。”书清想着想着,叹起气来,“看来,我这个人真的很让人讨厌,连父母的生日都记不清楚,真是不孝顺啊!”

  “我一直记得你的生日,11月7日,是吧?我每年都会给你买礼物,可惜不敢送给你,连声‘生日快乐’都不敢跟你说,我答应过不再跟你联系的。”

  “我真的很后悔自己答应过你,可是,又不舍得不答应你,真矛盾啊!不说了,郁闷!”

  “我的生日是7月11日哦,跟你正好相反呢,很有缘吧?嘻嘻!”

  “你知道吗?在加州撞上你的那天正好就是我的生日哦,真是上天给我的最好的生日礼物呢,lucky!”

  “哦,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撞伤你是件好事,哎呀,反正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啦,不解释了,越说越乱,总之,我真的很庆幸上天让我遇到了你!”

  “可惜,你都不喜欢我,甚至都不让我跟你有任何联系。”

  “唉,我这个人一向很顺利的,做什么事都有如神助。可是,在你面前我永远都是‘无力’、‘挫败’的代名词。可能永远都会这样下去了,是不是很可怜?”

  “桌上的手机是留给你的,里面有我的私人电话,你直接拨就可以了。不过,你多半是不会要的。我的联系方式写了两份,一份在写字台的记事本上,一份贴在床头的墙上,以便你万一有需要联系我的地方。不过,这种需要大概也不存在吧。”

  “我为你准备的房子,你多半也不会住吧?不过,你现在住的那个地方真的很不好,连个灯都没有,很不安全。我知道你的空手道很厉害,可是还是要小心一点。你要是不愿意住在这儿,还是换个地方吧,别住在那儿了。”

  “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回加州了。上次遇到你,我不是故意的,我要是知道你在,我绝对不会去的,我答应过你的事一定会做到。”

  “你孤身一个人在纽约,学会照顾自己。跟同事搞好关系,最好能交些朋友,那样,遇到紧急情况时,也能有人帮助你。当然,我是随叫随到的,任何时候都是。但我毕竟离你比较远,有时候可能不能及时赶到而误了事。你自己多多保重吧!”

  “爱你的,荣”

  书清的眼睛早已湿润,看到最后,哽咽着落下泪来。他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却禁不住地浑身颤抖、泪如泉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