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二卷 正式城隍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137 城隍老爷查你底细,哪里逃?
( 本章字数:4363 更新时间:2010-6-8 17:12:00 )


  回到城隍府内,陈煌怒气冲冲,喝了几口凉茶还是无法平息,只是坐在椅子上暗思着:“华夏数千年的传统,怎么到了现在就成这副摸样了?”
  陈煌一边思考,一边翻阅着他不在的时候,判官唐德断定的案子,当看见长江大学那挟制尸体要价的案子时候,气的一拍桌子,判官唐德在外面听见,慌忙入内,还以为自己断的不对,惹的陈煌发火了。
  小心翼翼的走进来,跪倒在地,低头说道:“老爷,请勿生气,若有不对,请责罚我就是了!”
  陈煌看见判官唐德惶恐的样子,好笑道:“起来吧!没你什么事!案子判的不错,可是处罚太轻了。”
  顿了顿,说道:“正好,我准备去地府一次,你判过的魂魄,老爷我还得处罚一次。”
  之后正色说道:“乱世用重典,如今华夏大地道德沦丧,应该重重处罚才是。”
  不等判官唐德回话,陈煌又讥讽地语气说道:“嘿嘿!见死不救么?”稍后陈煌翻开上任江城城隍的记事本。只见记录到:
  对见义不为的惩罚措施可上溯到秦朝。秦代对见危不救的处罚规定十分严格,凡邻里遇盗请求救助而未救者,要依法论罪;凡有盗贼在大道上杀伤人,路旁之人在百步以内未出手援助,罚战甲二件。
  及至唐代,对见危不救、见义不为的法律规定更为详细。《唐律疏议》中有许多这方面的法律条款。如该书卷规定:“诸邻里被强盗及杀人,告而不救助者,杖一百;闻而不救助者,减一等。力势不能赴救者,速告随近官司,若不告者,亦以不救助论。”若“追捕罪人而力不能制,告道路行人,其行人力能助之而不助者,杖八十;势不得助者,勿论”。
  此外,在唐律中还有对诸如发生火灾、水灾等重大险情时的救助规定,如《唐律疏议》卷中有:“见火起,烧公私廨宇、舍宅、财物者,并须告见在邻近之人共救。若不告不救。减失火罪二等,合徒一年。”
  宋代关于见危不救的法律条款与唐代相同,《宋刑统》卷中有明确的记载。明清时期,也有类似的规定。如《大清律例》卷中规定:“强盗行劫,邻佑知而不协拿者,杖八十”。
  只是到了如今,见死不救不谈,还居然出现英雄流血又流泪来,都什么年代了?总是说古人愚昧,可这样对比来看,这究竟是倒退了?还是前进了?
  陈煌重重的说道:“判官唐德,我不在时候,再遇见此类案,刑罚加倍!”
  判官唐德脸色一凛,回道:“遵命~”
  陈煌示意判官唐德退下,又开始看起判官唐德判的案子来,倒也没有出什么差错,暗自满意。等公文看的差不多了,天色已经是深夜十二点,正是阴气浓厚时分。
  陈煌悄悄出了城隍府,辨明了泰山方向,径直飞去。
  等到了泰山顶峰时候,四周死寂一片,唯有小虫的鸣声,陈煌运起城隍功法的法力,身子就直往下沉,顷刻间就到了泰山底部,
  轻车熟路的过了鬼门关,就踏上了黄泉路。四周一片灰蒙蒙的,无数鬼魂在黑白无常以及阴神鬼差的押送下,一步一步地往地府大殿走去。
  枉死的在哪里叫屈,凶悍一点的就在那里闹事,却被黑白无常铁链打去,便是一阵鬼哭狼嚎。
  陈煌暗暗好笑:“到了地府,任你人间界在多么权势滔天,如今也是待审之魂罢了。”
  看见一些魂魄在哪里喊冤,他才不会管那些闲事呢,自顾自的顺着黄泉路往奈何桥飞去。如今他二下地府便是鸟枪换炮了,第一次来可是小心翼翼的,现在是为公事而来,自然是大胆飞行了。
  不多时候就又到了奈何桥边,他是办公而来,奈何桥此时就显示了出来,看的一清二楚。奈何桥下便是冥河,河中一片血红幽水,有无数的白骨浮出水面,其间还有无数阴魂不散,那些(web用户请登陆"佗剩?сΝ下载TXT格式小说,手机用户登陆wàp.1⑥K.Сn)阴魂都是前世穷凶极恶之徒,到了地府依然不服阎罗管制,在冥河上斩杀了阴司鬼卒,不愿转世投胎,就在此处吸纳冥河阴血之气为生!
  看见陈煌经过,就在桥下呼呼喝喝的,陈煌也不理会,自顾往前走,桥面上还有铁蛇铜狗,它们见到踏上奈何桥的魂魄,若是业力深重的,就将那魂魄拖到一边,百般撕咬,只疼的那魂魄厉声惨叫。
  陈煌暗自笑一声,也不怜悯。因为这等魂魄都是在人间界为人时候作恶多端,此时到了这步,就算后悔也迟了,谁叫他做人时候不行事呢?
  须知道:“阳间三世,行善作恶皆由你;古往今来,阴曹地府放过谁”这句话可不是白念的。
  过了奈何桥后,就看见了望乡台,只见无数魂魄在哪里含泪眺望家乡,看完后就被送入地府十殿,按照身前功德和业力判定下一世。
  十殿门口,今日值班的乃是司徒判,黑面长须,见了一人来到,仔细看看,却是认识的江城城隍,慌忙起身迎接到:“参见江城城隍.”
  陈煌回礼,说道:“今日我是来地府查看一人前世的,劳烦司徒判前去禀报一声。”
  司徒判闻言,倒不惊讶,此是公务,人间界城隍为了判定某人生死,审判魂魄业力,自当有权力到地府查看这些。
  所以点头,哦了一声,就前面带路,陈煌跟随其后就到了转轮王大殿里。转轮王大殿存放有地府重宝,冥书,也就是生死簿。
  天道下的每个魂魄,如果没有跳出三界外的话,所有事宜都是记载的清清楚楚。
  转轮王正在大殿办理公务,忽闻小鬼启凑,说人间界江城城隍来了。陈煌那天在仙界述职时候,得道祖召见,又赐予了一块玉牌,这事情可是三界传的清楚。所以地府十殿阎罗早就商议好了,只要这个城隍办事不离谱,就随他去了。
  迎接进陈煌到大殿坐定后,陈煌就说明来意,原来他是来查看京城陈家的底细,看看他们究竟是何德何能,行的这样禽兽之事,居然还家族气运延续几十年之久。还想到地府请神兽谛听,帮忙看看是哪个修真邪派传授了陈书记阴阳合欢法门,也这法术实在是邪恶至极。
  转轮王听完,大笑道:“此乃区区小事,何烦你亲自来一次?一纸公文便罢了。”
  陈煌微笑不语,心里却是想到:“花花轿子人台人么!就这样一纸文书来,谁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回信来?”
  查看冥书上的记载,非要转轮王亲自看的,看官或许疑问,如果人间界城隍都这般来看,那转轮王岂不累死了?
  呵呵!他们怎么看,自然有仙家法门了,个中细节也不必说了,总之很快陈煌就得到他要的资料。
  京城陈家,祖上三代时候也就是苦哈哈一个,只因跟随红朝太祖,有从龙之功,协助太祖建立红朝,获得护国功德,所以气运绵长,本来生死簿上其家族气运至少延续三百年的,不过陈煌现在看去,那代表福缘的红线,如今已经短的无法看清楚了。
  再一一翻看详细,原来自从第二代开始,那陈家人等就作恶多端,鱼肉百姓,业力深厚,已经将祖上的从龙功德消除的七七八八了。
  陈煌一笑,就明白了。家族气运已衰竭,此时除非是圣人来逆天改命,方可渡过劫难。问题是陈家有那么牛逼,可以请到圣人吗?
  稍后,转轮王带了陈煌去九幽深处,看见了灵兽谛听。
  谛听实乃当年祖巫后土所养,后土化轮回后,谛听被佛门擒拿去了,后来地藏王菩萨进驻地府,那谛听便跟着派了来。
  谛听,又称“地听”,“善听”。顾名思义,真理即听。因其头部生有独角,民间又俗叫“独角兽”。
  谛听貌似龙非龙、似虎非虎、似狮非狮、似麒麟非麒麟、似犬非犬,又缘称“九不象”。此物沾有“九气”,即“灵气、神气、福气、财气、锐气、运气、朝气、力气和骨气”。能起到“辟邪”、“消灾”、“降福”、“护身”等作用。
  陈煌开始以为谛听肯定被高高供奉在地府呢,谁知道到了九幽深处,一见谛听的摸样,顿时心里忽然一阵酸楚。
  谛听毛发稀疏,正被一根粗大的黑黝黝铁链锁在一根大柱子上,那柱子上面铭刻着无数佛门符箓,闪烁着阵阵金光,将整个关押谛听的大殿照样的耀眼。谛听趴在地上,正闭目养神。
  转轮王显然看出陈煌的酸楚,也不好解释什么,此时一个和尚转出来,合十道:“地藏有礼!”原来是地藏王菩萨到了。
  转轮王上前说明来意,毕竟这谛听现在是属于佛门的,地藏王闻言后,说道:“江城城隍功德大焉,借谛听给你一次,倒也无妨,请自便。”
  说完居然又转回去了,也不再理会转轮王和陈煌两人。
  转轮王看着他的背影,微微冷笑。
  陈煌不想生事,走到异兽谛听面前,轻声说出来意。
  这谛听的特殊本事,就是伏在地上,只一听,三界中就几乎没有他不能知道的事情,当年巫妖大战时候,他可没少给巫族出力搞情报。他知道后,还得看他愿意不愿意说出罢了,就算他知道了,不想说出,只来句:“不可说!不可说!”那谁又能逼他?
  他毕竟还是曾经后土圣人的灵兽嘛,佛门也不敢逼的太紧。当年孙悟空大闹起来,和六耳猕猴在地府里,这谛听就来句:“不可说!”也没见地藏王把他怎么样。
  只是为了磨灭他凶性,谛听被佛门秘法将其镇压在这九幽处。
  谛听懒洋洋的看了陈煌一眼,低头时候,眼中精光一闪,转轮王没有看见,陈煌却是瞄见了。
  须臾间,谛听抬起头,口吐人言,说道:“那法门是阴阳宗教授给他们陈家的,而且只教授了半部而已。另外阴阳宗山门在三峡巫山云雨峰处。”
  说到这里,就又闭目养神去了。
  陈煌稽首行了一礼,道了声谢,便和转轮王离开大殿,准备回去。
  踏出殿门时候,陈煌似乎感觉到谛听在看他,转头回望一眼,忽然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却是刚刚谛听的声音,:“娘娘传下话来,说我脱身的兆头当应验在你的身上。若是你能助我脱身,我情愿为你坐骑!”
  陈煌不动声色,知道现在不少神念注意着他呢?因为谛听是佛门的灵兽,虽然他是打着公务旗号来的,谁知道地藏王那帮和尚怎么想?
  于是陈煌假作看脚下,却是将脚尖点了三点,示意他明白了。
  谛听敢传话来,自然有他的法门,也不担心地藏王听见,他洪荒时期就由后土饲养,后土心底善良,现在为圣人了,自然也不会哄他。
  想当年在洪荒时期如何逍遥自在,如今沦为佛门的看门狗,外加间谍探子,早就想走了,只是无力离开。
  刚刚谛听在伏地时候,不仅查看了陈煌要找的消息,顺便连陈煌的底细也摸了一下,果然是天道选定之人,扬善惩恶的威严城隍老爷,功德虽然被他炼制成了人皇金丹,但是那功德气息怎么瞒得过谛听耳目?
  看见陈煌以脚尖点地三下,就知道陈煌明白了,依然在那里懒洋洋的趴着,似乎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
  注:谛听是好神兽啊?读者你们说,要不要?要不要??
  另外说句:不喜欢看本书的,可以离开!不要唧唧歪歪!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