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二卷 正式城隍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一一七 新时代的公公
( 本章字数:6690 更新时间:2010-6-8 17:11:00 )


  一一七新时代的公公
  陈煌人虽然离开了西藏,但是西藏的钉子却是敲进去了。他以方便日后联系为名,选了一个华夏远征军战魂,名字叫做邓斌,他身前为部队的书记官,暗地的身份为军统密探,对于这样的潜伏可谓是得心应手。
  等陈煌给他说明后,自然忙不迭口的答应,能混到那样的地位,当然是非常清楚此去固然有危险,不过日后的功德也不少。到了他现在的样子,就多求些功德,好日后修炼有成了。
  对于陈煌的这个要求,西藏密宗明明知道是幌子,但是也只得吞下,谁叫他们没本事移送阴魂转世而求到了陈煌面前来呢?
  陈煌的这番动作自然瞒不过天宫的几个大佬们,他们正在瑶池里乐滋滋的开怀呢?千年前佛门东进,将天宫势力驱除出西藏,千年后陈煌又进军西藏,重新打下钉子。
  所以对陈煌凑报上去的人选毫不犹豫批准了,而且地府方面还特意拔高规格,直接任了邓斌为西藏都城隍,职位上算是王爵位了。邓斌被这天上掉的馅饼乐坏了,喜滋滋的一身王爵城隍官服,常驻拉萨,上任去了。
  至于到任之后,选些枉死在西藏的汉人魂魄分封下面的各县城隍,那自然是慢慢掺水的事情了,日后详细再提。
  。。。。。。。。。
  当陈煌和谢依依两人久别重逢,晚上是风雨大作,几番征战,不知道是城隍婆婆厉害呢还是城隍老爷厉害,这些都私家话啦!
  谢依依说起了在海上市的事情,陈煌听完,嘿嘿一笑,叹气道:“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人心,贪欲啊!”
  谢依依粉脸上娇羞稍退,说道:“世人现在完全是为了钱、色,几乎是不要性命一般,长期下去,我看华夏人族迟早要毁掉的!”
  陈煌摇摇头说道:“不会的!虽然小人渐多,但是身怀正气之人也不少,每当华夏气运转折之时,就会有应运而生的人出来振臂高呼。”
  谢依依点点头回道:“也是!你看几十年前,华夏大地生灵涂炭,不就有本朝太祖站出来,领导华夏人民重获新生;待得立朝之后,之因人们生活困苦,又有太宗站出来,进行改革开放。”
  闻言,陈煌又一次叹道:“改革开放固然是好事,可是却有一个大大的问题啊!”
  谢依依奇道:“难道不是好事么?”
  陈煌笑道:“比如说开渠放水,灌溉农田,这自然是好事啊,可是当人们把闸门松开,水是放出来了,忽然发现渠沟没有挖好,这样好事就变坏事了啊!”
  听完这个比喻,谢依依莞尔一笑,仔细一想,发现陈煌比喻的还真是恰当呢!改革开放是好事,但是各项法规制度不规划好,就像没有挖好渠沟一样,当国门一开,潮水进来,顿时整个华夏大地就糜烂了。
  如今没有了道德信仰,一切都是向钱看齐,上至官员,为了鸡的屁不顾一切,完全不顾生态,也不管日后子孙生计,颇有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的架势。
  而下至普通人,为了钱,坑蒙拐骗,无所不有,也不管拿着断子绝孙的钱是否夜晚睡的心安。
  两人又闲聊一会后,天色已经大亮,起来后,发现他的徒弟赵婷婷和母亲赵芬在门口大厅等候他们。
  陈煌奇道:“今天不去修炼,怎么这么早就来找老师?有事么?”
  赵婷婷扭捏一会儿,鼓起勇气说道:“老师,今天是我妈妈捡到到我的日子,也是我的生日,所以我妈妈想给我过生日,请老师去吃饭。”
  谢依依见赵婷婷这一年来出落的更加明艳动人,美人坯子越发成型,心中欢喜,于是转回内屋取了一个翡翠手镯,却是果敢土地神敬奉的。手镯一片翠绿,如同秋水一般,如果是内行人,肯定大呼可惜了,这等极品玉石居然被磨制成手镯了。
  如果非要用金钱衡量的话,起码也是上千万的价值,不过这些根本不在陈煌和谢依依的眼里。
  赵婷婷甜甜一笑,腼腆之中,微微露出两个酒窝,道谢说道:“谢谢师娘!”她也不客气,反正是自家人了,推脱的话,那就是做作见外了。
  陈煌近些年来一直东奔西走的,难得享受这种安详,于是大笑着唤来灵医欧阳侠,他在一直在江城厮混,陪同着小狐妖蓝蓝整日里到处吃喝玩乐,江城大小好吃好玩的地方,没有他不知道的。
  等他前来后知道是赵婷婷的生日,也送上小礼物一件,却是一根千年何首乌。小狐妖蓝蓝的母亲也被接到了江城城隍府居住,也送上从古坟里带出来的一片绝世丝绸,虽然礼轻,不过情谊也是到了。
  其他小妖们就免了,毕竟它们都是靠着陈煌这颗大树生活的,不过还是凑份子送上些俗世礼物了。
  赵婷婷喜笑颜开的收完礼物,然后还是穿的龙王敖天送的水蓝天仙裙,这裙子的好处就是不需要洗涤,自己清洁,而且穿在身上时刻接通星宿之力,随时随地的修炼。
  她现在已经十三岁年纪,初步发育,小脸精致无比,修炼之后更加非凡,任谁见了,也都赞一声小美女。但是陈煌看的暗暗心惊,虽然已初具风华,但是赵婷婷骨子里却散发着一股无形魅魔之力,让陈煌不得不担心她未知的将来。
  他之所以收下赵婷婷为弟子,是因为第一次见到她,就感觉到两人有着必然的联系,但究竟是什么样的联系,却让陈煌完全摸不着头脑。
  看着众人的兴高采烈,陈煌也甩开了这些烦人想法,一行人大呼小叫的奔向灵医欧阳侠刚刚定好的酒店。
  。。。。。。。。。。
  一众人到了酒店后,在包房内主宾坐下,正是陈煌坐了主位,谢依依作陪一边,赵婷婷其次,身边是赵芬,其他几个人就是小狐妖蓝蓝和灵医欧阳侠,及陈煌的记名弟子陆鸣,还有从东海赶回来的便宜儿子计小天,外加龙王敖天。
  其实修炼到他们这样的境界后,吃饭进食已经是无所谓的了,只不过图个气氛罢了。
  吃一会,赵婷婷不知道怎么的不舒服起来,本来她是一步登天,踏入元婴境界的,压根不会生病,但是现在肚子却暗暗疼痛起来,谢依依眼尖心细,悄声问道怎么回事。
  赵婷婷悄悄告诉她,说肚子不舒服,谢依依才抿嘴一笑,示意她快去卫生间。(为什么会疼?为什么会疼?大家猜猜!好邪恶!哈哈~)
  赵婷婷出了大厅后,直奔卫生间而去,清理一番,等稍微舒服些后,出来路过大厅之时,一个中年胖男人忽然答话道:“卫生间在哪里?”
  赵婷婷这些日子来受陈煌和谢依依的教导,对于日行一善是时刻铭记在心,见得有人问路,当下她就带了那人去卫生间。
  到了卫生间门口,那人酒意浓烈,见到前面走着的赵婷婷全身散发着无形魅力,亭亭玉立,体态窈窕,娇媚可爱,顿时色心一起,忽然伸出双手卡住赵婷婷的脖子就往卫生间里拖去。
  赵婷婷大惊,她是修炼之人不(web用户请登陆"佗剩?сΝ下载TXT格式小说,手机用户登陆wàp.1⑥K.Сn)假,可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怪叔叔啊,按说她元婴境界的人,稍微一放法力,就算一万个凡人也死的渣滓都不剩。可一个小女孩蓦然被这等轻薄,而陈煌又没有教过她攻击性的法术,一时间竟然忘记了不知道怎么办。
  只在那里伸手蹬腿的,那人色迷迷的盯着赵婷婷微微隆起的小胸,腾出一只手,摸了过去,赵婷婷怒气攻心,气急之下,体内冥火凤凰菩萨羽毛化作的元婴自然护住,周身法力一闪,那人顿时觉得被电击一般,浑身麻酥酥的,被弹到一边了。
  赵婷婷惊恐之下,也顾不得许多,跑回包厢,陈煌正在和龙王敖天谈笑着,也没有注意到赵婷婷脸色不对劲,倒是她母亲赵芬发现不对头,连忙问道。
  赵婷婷这才将刚刚的事情说出,陈煌闻言大怒,他最为忌恨这等残害幼女的畜生,当下就来到大厅,神念一扫,就找到了那人。
  那人正和一个白衣**在那里谈笑风生,丝毫没有什么羞愧之心,反而还在说刚刚看见一个女孩,几年后就大美女一个了,不知道怎么样可以上手,白衣**听了这话还在一边嗤嗤轻笑,两个打情骂俏,完全不顾忌这是公共场合。
  谢依依走了过去,质问刚刚是怎么回事。
  那人猛然起身,喷着一口酒气,手臂乱晃,说道:“是我做的,又怎么样?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中央派来的,和你们市长一个级别,和我斗,你们算个屁!”
  龙王敖天大怒,他灵教开山弟子被这般轻薄,还居然这样嚣张,当下一步向前,沉声问道:“是你做的?”
  那人哈哈笑道:“是老子做的,怎么样?你个屁民还反天不成?”
  陈煌嘿嘿笑道:“好!那就叫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屁民之怒!”然后喝道:“小天,将他拿下!”
  计小天懒洋洋的走到那人面前,嘿嘿一笑,伸手一个耳光,顿时那人嘴巴里鲜血直流,牙齿被崩出几颗来。那白衣**吓的惊叫起来,大厅里一阵大乱。
  酒店保安也发现异常,奔了过来,谁知道他们走到众人身前五米处,再也无法前进,有心思机敏的保安就知道遇见高人了,当下心念一转,就悄悄溜到监控室,直接将监控录像给取了一份。
  他这有私心的行动却为他带来莫大的好处,这是后话了。
  陈煌铁青着脸色呵斥道:“你个畜生,今日却是遇见我了,想来你之前也肯定祸害过不少人,今日老爷我就收了你吧!”
  那人被耳光打醒了酒意,杀猪般的叫道:“你们等着,知不知道我是交通部的,啊~~你们惹的起么?”
  龙王敖天却是哈哈大笑:“你就是天王老子派来的,今日惹了我们,却是不行了!”这话说的很对,其实就算这人真的是天宫四大天王派来的,确实惹到陈煌身上,也照样脱一层皮。
  当下陈煌他们饭也不吃了,反正他们对吃饭是可有可无的,于是吩咐计小天将这人强行带上了车,直接回到城隍府
  回去城隍府后,那人还在那里嘴硬,口口声声说自己后台牛逼,陈煌理都不理,取了城隍照魂镜,只一照,原来这人姓林,乃是一个特区海事局书记,再仔细一看,他生平最是喜爱女色,尤其对刚刚发育的幼女具有莫大的癖好,也祸害了不少华夏民族的未来。
  于是大怒之下,陈煌嘿嘿冷笑,这真叫自作孽,不可活了!若是换了普通人也许就这样过去了,可惜他遇见的是陈煌,这个江城城隍老爷,而且轻薄的还是他的大弟子。
  于是法堂也懒得升了,直接喝问文曹,此案如何判决!
  文曹回道:“依地府法令,罪该万死,可罚地狱五百年苦刑。”
  陈煌看了看嘴硬的林书记,坏笑道:“去地府还真是便宜了他!”然后转头对以鬼衙役令道:“不取他性命,直接宫刑吧!”
  此话一出,众人都吸冷气,对于好色之人,行了宫刑,那真是生不如死了。对于鬼衙役来说,行刑完全是小事一件了!
  麻醉药也不打,直接按住胡乱扭动的林书记胖大身子,径直撕下他裤子,只见刀光一闪,鬼衙役手起刀落,男人那惹祸的根苗就掉落下来。
  疼的林书记惨叫一声,就昏迷过去了。灵医欧阳侠靠近来,手指抬处,一道白光射落在伤口处,须臾间,伤口肉芽就以人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伤口顿时愈合了,不过却是光秃秃的,只有一个尿尿的口子,那话儿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然后陈煌令属下将他丢回他居住的宾馆,任其自生自灭。
  再说那个小保安,悄悄的将监控录像传递到网络上,发生不过几天,已经传遍天下。
  加上有传闻林书记被人施行了宫刑,但是高层却没有消息,也没有什么风声传出,似乎对于他们的属下被行了宫刑给忽视了。
  稍后的新闻,却让人大快人心了。林书记完全没有声称的那么厉害,职位很快就被停了,昔日的“光辉形象”,成了电视台反复播放的笑料。为什么这样一个厅局级高官,会如此不堪?
  林书记有一点并没有撒谎。海事局是中央直属管理,他确实是交通部派下来的。他的级别是正厅局级,和省城副市长平级,这一点也是对的。但是事发之后,他似乎对局面发展完全没有控制能力,这个高官显得很虚弱。
  林书记处于被动局面,根本原因无外乎两点,一是被给宫刑了,此事传出后,就算他没有,总不能到处给人去看他那话儿还在吧!何况他已经真的被施下了宫刑呢!
  二是网络和媒体的介入导致了舆论大哗。而舆论偏向,关键在于现场录像。试想,如果没有现场录像证据,一切将显得苍白无力,关注度也将大大降低。之前的哈尔滨警察打死人案和前两年的深圳钱军撞人案,之所以引起舆论如此关注,和录像分不开。
  可以说,谁第一时间掌握了录像的控制权,谁就占领了主动权。
  录像当然是在酒楼安保部门哪里了,首先被捅到网络上后,就算有些人想捂也捂不住了啊!而且背后还有计小天在网络上推波助澜呢!
  林书记他是海事局的党组书记,海事局是干什么的呢?“海事局负责行使国家水上安全监督和防止船舶污染、船舶及海上设施检验、航海保障管理和行政执法,并履行交通部安全生产等管理职能。”
  可见,这并非是一个要害部门,加上中央垂直管理,和当地的联系必然不够多,在地方权力体系中处于边缘地位。也就是说,绝大部分部门和他没有什么利益交叉,没有必要给你很大的面子。
  事发之后,林书记以及他背后的海事部门也找过警方、党政宣传部门和媒体,希望能够将这件事影响控制下来,不要扩散。
  但是,对于这个和自己生活工作八杆子打不着的部门,为什么要冒着违反纪律的危险给他面子?自然是公事公办,或者,汇报给上级处理。
  而林书记在酒楼说的那一番话,当地的江城地方官们听了也老大不舒服:虽然你是厅局级,你算个鸟啊?
  再说高层给江城地府官员打了招呼的,凡涉及到江城城隍府的事情,一律不要乱来。
  华夏语言很是深奥,不要乱来,其含义就让他们去领会了。
  这件事最初是从当地的电视台发布视频开始的。到底是谁告诉电视台的,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播放了出来,一下子引起舆论大哗。他们为什么会播放一个自称“和你们市场平级”的人的录像?
  设想一下,假如你是编导,拿到这段视频,你会怎么想。你一定会敏锐的感觉到,这段视频播放出去一定会引起轰动,提高节目收视率。那么会有风险吗?
  就这段视频你一定会发现,录像上的的这个胖子,并不是市里惹不起的市级干部中的任何一位,看起来比较陌生。
  遇上这样一个软塌塌的高级别官员,事情又是这样的爆眼球,加上又没有接到宣传部门禁止播放的指令,可以说没有任何风险,不拿他开刀简直没有天理,播出去也就是顺其自然了。
  在官场上,官员之间的交往,级别只是一个参考,关键还是看你手中的权力和背后的后台。你权力大,别人用得着你的地方多,你就可以和更多的人通过利益交换而成为同盟,就可以更多的影响事件的进程。
  就这个方面来说,海事局这个中央直属的边缘权力部门,没有太多可以和别人交换的部门权力,比地方上的公安局、税务局等部门差远了。
  林书记能爬到这个位子,也确实不容易。官员能爬上去,当然要有上级官员的认可,也可说是“后台”。
  但这个“后台”,也要看你的情况,当你捅的篓子太大了,上面一定会丢卒保车。而他已经五十八岁,即将到退休年龄了,官也做到头了,后台也不太硬。此时,为了平息公众愤怒,放弃他是很正常的。
  林书记的身边左右呢?他出了这样的事情,心情最高兴的就是他的几个竞争者了。
  他后面的还有几个副局长。这几个人之间,平时一团和气,但是彼此之间也有猜忌,或者担心他取代自己的位置,或者想取代他的位置,或者对他的工作作风暗中有所不满。
  在事发后,他们在为林书记周旋的过程中根本就没有出力,甚至明里保护他暗中落井下石的手段都使得出来了。
  而他的下级呢?虽然不敢表现得太明显,他们都在偷着乐呢。看平时这样一个腆着肚子指东指西的人物,原来也有这一天,呵呵~~
  没有实力,就不要装B。林书记看不清自己的位置,还真以为可以和市长平起平坐呢。他本应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却还敢做出这样的事情、说出那样的话,他确实喝多了。
  墙自己要倒,众人怎么也要帮着推一下。做了、说了,出来混的迟早都得还。
  于是他顺理成章的被法办了,而且他被实施宫刑这事情说了出去,丢了脸面,只是这件事情还没有公开的报道,只是一个传闻,但是高层却是知道的。
  因此上面就给了相关指示,对于陈煌的事情都避而不谈了。
  于是可怜的林书记下辈子只能黯然渡过了,至于他能不能像史太公一样写出千古名著,那估计不大可能了,但是他却因为屁民两字,将永远活在华夏网友的心里。
  。。。。。。。。。。。。。。
  注:会不会有善良的人为林书记被本书这样糟蹋而抱不平啊!嘎嘎!!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