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二卷 正式城隍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一一一章 龙王的碎碎念
( 本章字数:4467 更新时间:2010-6-8 17:11:00 )


  一一一章龙王的碎碎念
  陈煌一边闭目联系计小天查看找到的资料,一边默想着怎么办。倒是桑格对着紫依大献殷勤,惹得飞机上一阵羡慕。
  十四世达赖自从跑路到海外后,现在年事已高,眼看就要到转世时刻了,却因为各种原因回不来西藏,人回不来,就无法转生。
  或者有人说就在国外转世好了,真是可笑之极,如果他在国外转世,来个黄头发,高鼻子,蓝眼睛的十五世达赖那才叫好笑,那些藏人们会承认么?
  而且他回不来西藏的原因不仅有来自国外的压力,而且还有国内的原因。他毕竟还活着,如果放他回来西藏的话,日后那些反华势力又如何控制?
  再说如果他回来了,成功转世,那又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所以国内高层早就有安排,明面上欢迎他回来,实际上却不允许他回来,打的算盘就是十四世达赖干脆死在国外好了。
  死了后,国内重新再找个新达赖出来,这样从小教育,岂不是更好?
  但是现在的达赖知道自己无法回来,而且如果死在国外的话,那么他根本无法转世回西藏的。最主要的是他离开了拉萨,得不到灵气修为补充,他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支持他成功转世。
  而且作为修炼之人,他是非常清楚的,华夏大地还有九州结界保护着。一般魂魄是无法进入的,不然西方修炼之人岂不是可以胡来瞎进了!当然西方修炼之人进不来也和华夏修真界的排外有关系了。
  陈煌三人就去了西藏。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再看江城城隍府。
  陈煌离开后,主事的人就是谢依依了,她经营的环境保护公司,其目的就是改造环境,恢复天地灵气,获取一点功德外,对于赚钱压根没有想过,完全是不计成本的做法。
  她还需要钱做什么呢?龙宫里多的是宝物,随便拿出一件卖了都是钱。龙宫之中,黄金就真是粪土一般的,拿来做床睡觉都嫌弃硬了。
  随着江城的周边绿化变好,又随着江城水域水质变好,几乎每天都有点点功德落下。最近她认为城隍府似乎缺乏些精美的苗木,于是就派了公司司机小刘去海上市买些名贵苗木回来。
  谁知道司机小刘去了三四天不见影子。小刘是个刚刚十八岁的年轻人,进公司时候可是被陈煌暗地用城隍照魂镜查看过的,不是那种卷款跑路的人。
  谢依依打他手机,手机是通了,但是没有人接,于是就去了海上市打探消息。毕竟她不是正牌的城隍,无法直接联系到海上市的城隍,只得自己去了。
  。。。。。。。。。
  再说温老离开了京城,打着视察江城的幌子就来了,这日忽然说要去视察长江堤防,害的下面的人一阵心惊肉跳,以为提防又出了什么事情。又无法找出借口拒绝,只好一行人去了长江边上。
  长江水浑浊不堪,浩浩汤汤向东流去,江面宽阔,凉风阵阵,不得不说是个心旷神怡的地方。
  温老手捧一把长江水,惊奇的发现水质居然不像往日的污浊,暗地点点头,然后笑道:“你们江城的环境保护做的不错啊!一路进来,周边荒山都是绿色的,而且这长江水质也似乎好过前些年了!”
  江城陪同官员大喜,于是一阵互相吹捧,温老皱皱眉毛,然后极目远眺,面色不见变化,但是心里却默默念道:“长江龙王在上,今有华夏人在此祈愿如下:华夏北方,大旱缺水,如果长江龙王有灵,可怜华夏苍生,下几场雨解救一下!”
  温老在华夏政府位高权重,但是此时却以普通人的身份在这里默默祈愿长江龙王,他也是天道选定的华夏高层,心念一动之下,长江龙王敖天就收到了他的祈愿。
  不过长江龙王敖天却是为难了,这下雨一事,虽然说是由龙王管辖,但是实际上是由天宫直接施下的号令,龙王可不能随便下雨的。
  君不见泾河龙王只是下雨误了点时辰,外加少了雨点数,就被抓到剐龙台吃了一刀啊!
  再说华夏北方近年来的干旱也和他们当地人族的行为有关系,对湿地拼命的填掉,称之为造田,又将树木尽数砍光,草原上为了发展经济,更是将草无休止的放牧,几番累加,破坏天道循环,因此而丧生的生灵怨气深重,天宫震怒之下,就少了雨点数。
  其后果就是华夏北方少水少雨,年年大旱。现在长江龙王敖天就算有心,但是他可不敢和天宫对着干,明白的是知道解救那些凡人,会有功德,但是只怕私自行动后,功德是有了,估计天宫的剐龙台上就少不得走一遭了。
  温老默念完毕,就悄悄回到江城梅山居住。
  是夜,长江龙王敖天龙魂躲过护卫温老的修炼之人的探查,入了温老梦中。
  温老迷迷糊糊的正在安息,忽然见一条白龙飘了进来,化作人形,一身龙王玄黄龙服,头顶两个龙角苍毅非凡,面如古铜之色,显得龙威浩荡。
  温老见多识广,却也不惧,想起白日的祈愿,其生魂起身迎道:“来人可是长久龙王?”
  长江龙王敖天行了一礼,回道:“长江龙王敖天拜见温老!”
  温老迷糊间闻得来人自称长江龙王,大喜,连忙说道:“龙王到此,如今正是深夜,却无法款待了!”
  其实长江龙王敖天现在不应该称呼为长江龙王的,因为他已经接任了东海龙王,更加应该称呼为东海龙王敖天了,不过他现在身在长江,就以长江龙王身份了。
  长江龙王敖天笑道:“温老为国为民,我也是感动,您白日里的祈愿我也收到了,不过此事颇难啊!”
  温老大惊,慌忙问道为何。
  长江龙王敖天款款而言,将华夏北方为何少雨缺水原由说了通透,温老听完后,默默无语,良久叹道:“其实我们也知道北方的开发,就是毁灭了生态平衡,但是现在下面失控,我们也无可奈何,有心无力啊!”
  说完,话锋一转,一脸哀伤地说道:“难道龙王就不能通融一下么?”
  长江龙王敖天寻思一下,然后劝说道:“温老不必担心,此事还有通融余地,可以请江城城隍手书凑折去天宫,若是天宫下的令来,温老需要何时何地需要多少雨点数,只需要燃起檀香一柱,我就知晓了,那时任温老说下。”
  温老大喜,接着却又为难了,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若是光明正大的去城隍府,传出去只怕政敌就会起心思,搞出风雨来。
  长江龙王敖天却是拍手笑道:“此事简单,温老无需亲自去城隍府内,只要在自己卧室,燃起香烛,默念城隍之名,城隍府就可以收到消息了!”
  温老点头称是,长江龙王敖天见该说的都说了,于是告辞,温老慌忙起身挽留,龙王啊,可不是经常见到的。
  伸手去拉长江龙王敖天时候,却拉了一个空,顿时人惊醒过来,此时,皓月当空,白色月光透过窗户进来,照的人影隐约,原来却是一梦了。
  正在惆怅间,眼珠一转,忽然看见床边有十余柱香烛,分明就是梦里那个长江龙王敖天送的。于是就顿时明白刚刚是长江龙王敖天托梦来了。
  他身居高位后,当然知道修真界的存在,而他身边就有修为高深的人护卫,防止孤魂野鬼打扰,但是刚刚和长江龙王敖天梦里相见了,护卫之人却没有发出警告,看来刚刚的来人,法力非常一般了。
  门外的护卫之人惊觉温老起身了,连忙过来查看,温老摆手示意无事,那护卫道人虽然退下,但是退下之时眼睛已经看见温老床边的香烛,神念探去,发现不是人间界之物,分明就带有仙灵之气,满腹狐疑的继续警卫去了。
  温老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点燃一根香烛,心里默念:“江城城隍,现有华夏之人祈愿华夏北方下得雨来,万望看怜凡人辛苦,多多行善.”
  香烛烟气飘起,将温老的祈愿带到江城城隍府内,不料陈煌现在是去西藏,而唯一主事的谢依依又去了海上市,结果剩下的判官文曹见了,谁也拿不定主意,只好搁置下来,等谢依依回来后再禀报!
  长江龙王敖天这样做,就是为了躲开天宫戒律的,所以他看见温老燃起了香烛,而城隍府也收到了,却半天不见回信,便是大奇。
  因为他知道陈煌和天宫的关系好的很,面子大,求雨这点小事应该不会驳回的,结果他在龙宫里左等右等,却不见消息,连忙去城隍府内询问。
  进了城隍府,陈煌和谢依依都不在,连忙唤来文曹问道。
  文曹老实回到:“老爷去了西藏,王妃去了海上市,如今无人做主这等大事,而我们又不能直接联系到天宫,所以还请龙王见谅!“
  长江龙王敖天叹道:“真是巧了!”于是暗想到:既然如此,我干脆拼死自己上凑得了,料来事情不大,如果天宫同意的话,我就去兴云布雨,如果反驳,大不了不去就是了。
  当下转回长江龙宫里,纷纷乌龟丞相摆好香案,运转灵力写下凑折,盖了长久龙王印,直接焚烧起,烟气一阵缭绕,须臾间,凑折所请之事就到了天宫雨部。
  长江龙王敖天在人间界和江城城隍在一起,这事情天宫里的人可都知道,但是这下雨一事也不是他们说了算,只好报到玉帝那里。
  玉帝此时正在瑶池欣赏歌舞,闻得此事,大笑三声,说道:“准!”他为什么答应的这般爽快?
  玉帝如今也是斩了两尸的高手,对于飘渺的天道感触更深,江城城隍是道祖看中的人,协同他的又是这个长江龙王敖天,那么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配合他们做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雨部值日正神得了旨意,回复长江龙王敖天,准!
  长江龙宫里,信息顷刻返回,长江龙王敖天大笑对左右说道:“天宫办事效率很高啊!”
  左右一阵称赞,不过乌龟丞相却在心里暗道:“胡说,从前我可是看见过龙宫龙王办事的,一个凑折上去,少则半月,多则年余才有回复的!”
  长江龙王敖天当然知道这和陈煌有关系了,见得了准字,便一溜烟的飞到江城空中,纵身向华夏北方飞去,过了黄河之后,龙眼窥探之下,只见下面干枯的厉害,田地都龟裂了。
  心里一阵暗叹,仰头一声清脆响亮的龙吟,接着在淡淡白光的包裹下就化作了一条通体银白长达百十丈的巨龙,缓缓升腾起来。口中还发出连绵不绝的龙啸。落入到凡人耳朵里,却是阵阵雷鸣之声。
  飞到了大概离地几千米的高空就不在往上飞了,而是扭动着龙身,在空中不停穿梭盘桓。
  敖天接任了长江龙王来,按照天宫旨意也兴云布雨多次,所以对兴云布雨之事十分在行,也不生疏。只一会,整个天地之间便风声大作,乌黑色的云彩从四面八方纷纷云集了过来。
  再一会,整个天空暗淡了下来,只有翻滚不已的阴云,只有躁动不安的电闪雷鸣!
  稍后酝酿已久的大雨倾盆而下!整个华夏北方大地都变成了雨的世界,灰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第一道雷声传到江城的温老耳朵里时候,他就整个呆住了,心里只叹,见雨下了一阵时候后,担心水灾,连忙在心里默念:“谢谢了!暂停了雨势吧!”
  身在华夏北方天空里的长江龙王敖天,收到温老心念后,就明白他担心水灾,于是收了雨势,慢悠悠的往长江龙宫走,一边时不时的看天空。
  不多时候,九天之上,一道功德金光射落下来,落到长江龙王敖天的身上,长江龙王敖天收了功德后,一路哼着小曲回到龙宫。
  回去后,暗地寻思着谢依依去海上市干啥去了呢?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