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二卷 正式城隍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一零七 特派员驾到!
( 本章字数:4001 更新时间:2010-6-8 17:11:00 )


  一零七特派员驾到!
  龙虎山,议事大殿内。
  龙虎山张掌教真人端坐在大厅中间,周围是九名长老,气氛是很沉默的,最后掌律长老开口说道:“我派弟子追查水阳子的消息,最后发现是江城消失的,经过打探,江城原本有个都市妖盟的,不过近年来解散了,却全部入了什么灵教。”
  张掌教不可置否地嗯了一声,掌律长老继续说道:“诡异的是,前些日子,江城弟子回报,说那些妖族大部分去了倭国,并且再也没有回来了!”
  另外一个传功长老摸摸胡须,点点头接口道:“前些日子倭国内乱,到现在没有具体的消息,但是和我们有过来往的倭国阴阳宗却似乎消失了一般。”
  掌律长老怔了怔,说道:“俗世内乱按说不会影响到修真界的啊?难道他们被那些妖族灭门了?”
  一个穿火红衣服的长老摆摆手,开口说道:“这些就不要说了,还是议一下水阳子的事情吧!”看的出来,他的辈分或者是地位很高,
  掌律长老和传功长老均是称了声是,然后掌律长老说道:“水阳子最后的消息是在江城地界消失的,开始是推测妖族干的,不过根据内线传来的线索,江城妖族里就是以一个猛虎得道的妖族,以他的实力不足抹杀掉水阳子的。而那里据说又出了个什么地府正牌阴神城隍,还有有个天宫正神长江龙王。依我看来,江城地界的事情和他们脱不了关系。”
  传功长老呵呵一笑,说道:“是了!寒山寺被灭门了,而蜀山倾巢而出,最后却是铩羽而归,看来这个城隍不简单啊!”
  掌律长老笑笑说道:“我龙虎山有传唤城隍、土地、山神一类的法术,既然水阳子是在江城消失的,那么想必这个江城城隍应该知晓的!”
  其他几个长老都是称是,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商议怎么去江城唤来城隍进行询问。
  龙虎山张掌教听到这里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火气了,一拍椅子,低声喝道:“够了,不必再说了!水阳子的事情到此为止。”
  掌律长老愕然道:“掌教这是说什么话?难道我派弟子被打杀了,就算了?这传出去,我龙虎山颜面何在?”
  修真界往往谈起什么为弟子报仇,其实报仇是小,主意是脸面问题为大,你想,堂堂派下弟子被人打杀了,你这个师门不出头的话,不仅其他门派瞧不起,而且自己门中弟子也会心生不满的,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怎么样。
  龙虎山张掌教脸色痛苦,压抑怒火,低声慢慢说道:“水阳子的事情,仙界祖师发下旨意了!”
  传功长老大喜,虽然说三界分离,但是仙界各派在人间界的道统,他们依然有办法联系的。而龙虎山的祖师张天师就是仙界天宫的四大天师之一,谈不上位高权重,也是个在天宫里说的上话的人。
  于是连忙问道:“祖师有何法旨下来?”
  龙虎山张掌教眼中精光一闪,闷声说道:“祖师爷发下话了,水阳子死有余辜!”此话一出,众长老顿时心惊。
  龙虎山张掌教继续说道:“祖师还说了,水阳子确实死在江城城隍之手,魂魄已经灰飞烟灭!”
  当下众长老激愤起来,但还是静待龙虎山张掌教说话,他又说道:“祖师给我传下法旨,令我龙虎山不得招惹江城城隍,特别说明了,如果招惹了他,就将是灭门之祸。”
  传功长老嘿嘿冷笑说道:“区区一个城隍,能有多大法力?我龙虎山未必就怕了他!”
  龙虎山张掌教沉声反问说道:“祖师爷难道会诳言不成?祖师爷传下的法旨中特别点明了,这个城隍乃是道祖看上,天道选定的人物,如果我龙虎山道统想发扬光大,就须和他配合行事。”
  掌律长老虽然不敢反驳仙界祖师法旨,但是还是心有不甘的说道:“难道他杀了我派弟子,我们反而还要配合他?这是什么道理?”
  龙虎山张掌教平日虽然是掌教,但是大事均需要和长老会商议,自己丝毫体会不到掌教的威风,于是冷冷说道:“若是掌律长老不怕道祖的话,你大可去找这个城隍老爷的麻烦!”
  掌律长老闻言,默然了,他算什么?和道祖比?道祖别说动手了,心念一动,他就死无葬身之地。
  龙虎山张掌教嘿嘿笑了一声,手指一弹,一片玉牌出现在众人面前,玉牌闪出影像来,却正是陈煌在凌霄宝殿门口,头顶道祖鸿钧玉牌嚣张的对着西方传话沙弥的场景。
  虽然只是个影像,但是道祖玉牌上的威势也让众人心惊,他们都是修炼成精的人,看的这个情况,还提什么帮水阳子报仇的心思了。
  前面说过,帮弟子报仇乃是为了颜面罢了,而现在有仙界祖师发话下来,谁还吃饱了不怕死,去找这个城隍爷的麻烦。
  最后龙虎山张掌教哼了哼,说道:“报仇一事就不必再提了,日后不谈协助这个城隍,起码也不要招惹了他!”
  掌律长老眼中一丝阴暗闪过,开口道:“他城隍也是人,平日断案,难免有失误之处,况且他手下妖族甚多,也不免造下业障来,到那时候,我们再找上门去,看他怎么交代!”
  然后又阴沉沉的说道:“这消息我们也不要外传,让其他门派和他发生冲突后,且我们看戏,寻准时机再发难!”
  其他长老闻言,均是说此计议大妙,唯独在龙虎山张掌教在心中冷笑:“真是不知道死活的老东西,道祖袒护的人,就算他把天翻过来,想来道祖也不会怎么了他!
  道祖乃是掌管天道的,道祖护着这个城隍,就等于天道护住了他,和他作对,嘿嘿!我看你们怎么死?”
  当下众人各怀心思的散了。只剩下龙虎山张掌教端坐大厅不动,良久,眼中两颗眼泪黯然流下,口中喃喃道:“徒儿啊!师傅怕是不能为你复仇了,你且不要怪我了!”
  却也不想一想,水阳子现在已经灰灰了,想怪也没得怪。
  。。。。。。。。。。。。。。。。
  第一次炼制法宝成功,给陈煌很大的信心,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就在炼宝中渡过了!不觉得又是半年过去了。期间无大事发生。
  倒是他的徒弟赵婷婷吵着说要去上学,陈煌怔了怔,接着就释然了,虽然说她不需要读什么书,上什么学了,但是上学和人交往,其实也是一种修炼心境的方式,于是就放了她出去城隍府。
  不过为了照应方便,还是使得办法转学到附近来了。却忽视了现在赵婷婷的初具风华之姿,也浑然不知,女子一旦貌美,不说去招惹其他人,那贪恋美色的人也不少,未必不来招惹赵婷婷啊!
  日后赵婷婷因为本身的美貌,加上踏入修真之途以后的飘渺气质,惹来馋涎之人纠缠,闹下天大的祸事来。此是后话,到时再讲。
  七月十五,鬼门大开之时,正是各地城隍最为繁忙的日子。
  不为别的,就担心那些鬼魂在人间界闹事,但也不能不放他们出鬼门关,这鬼节乃是天道下的规则,不由得他们不从。
  就像警察一样,遇见节假日就忙死,他们恨节假日啊,可那是法律规定的,他们不得不从啊!只好辛苦一下了。
  陈煌率领了手下判官、衙役、捉鬼大将冉闵天王及他手下一万汉家战魂,正在江城四处巡逻,防止回家的鬼魂闹事。
  江城之大,乃是华夏一等一大的都城,所以陈煌累个半死,才慢慢的全部巡视完毕,见得天色大亮,鬼魂业已回去地府,总算放心下来。
  等回到城隍府时候,已经是清晨七点了。
  刚刚回到府衙门前,就见一堆人围绕在那里似乎和看门的两个小妖争论着什么。
  仙识一探,哑然失笑,怎么又是华夏龙组的那几个人呢?于是仙识继续悄悄探去,却发现有个人修为高深,居然是渡过了五次千年散仙天劫的散仙,还有三个渡过了两次天劫的散仙。
  陈煌暗思,看来这华夏大地藏龙卧虎,龙组一直在暗中维护华夏,和这些高手应该是大有干系了。华夏地杰人灵,果然是高手辈出啊!
  于是陈煌清了清嗓子,高声叫道:“王组长,怎么打清早的就来我这里玩啊?呵呵!今天似乎不是双休日啊!”
  江城龙组王组长回头一看,陈煌已经现出身形来了,其余阴神均已经回了府衙中,各自安息不提。
  城隍就是这点好,他不想修真者看见他的话,任凭你怎么探测,那都是看不到的,不然的话,那不是乱套了吗?这也算是天道规则下的特殊法门吧!
  江城龙组王组长暗自心惊,他什么时候出现的?怎么没有感应出来呢?别说他了,那四个散仙互望一眼,然后又仔细打量起来陈煌来,也是惊讶,此人居然是正宗的金仙后期修为。
  虽然说他们也是仙人,但是正宗的仙人和需要渡劫的散仙比起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不谈别的,就单单那千年一次的天劫,就足够他们头疼了,幸好投靠了朝廷,此前依靠着京城的紫薇龙气,加上护国功德,才勉强渡过天劫。
  而现在华夏政府明面上不宣传鬼神,导致信仰减少,功德也少了,眼看天劫难于渡过,所以对护国,降妖除魔更是热心,一听说江城有破坏社会秩序的人,就立马跟随着龙组人员前来准备收拾了这个叫陈煌的人。
  四个散仙看了看陈煌后,掂量了一下,感觉以四人之力,拿下他应该不是问题,不过眼前还没有动手,暂时不急。
  因为他们四个散仙和一个金仙动手的话,争斗波及之下,难免有凡人死亡,到时候业力就得算他们一份啦!所以能不动手解决问题,那是最好!
  江城龙组王组长今日有传闻中的散仙维护,胆子壮许多,手指身边一个便服中年人介绍到:“这是我们龙组特派员,今日来找你有事了!”
  陈煌刚刚巡视江城回来,担心之下,心力交瘁,看这他们不怀好意的样子,顿时冷冷说道:“既然如此,进去再说吧!”
  接着喝令小妖开门,一众人等进入了城隍府后院的会客厅内。
  分别坐下,唯独那四名散仙却是高昂着头,似乎不屑一顾,陈煌暗怒:“你们不坐,拉到!”
  于是那名特派员就说明了来意,听完后,陈煌就是怒火中烧,奶奶的,老子这么辛苦还不是了华夏大地,再说了,天道规则之下,我也不能答应你这家伙的要求啊!
  是什么?下文分解!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