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一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七六 强拆?试试看咯!
( 本章字数:4700 更新时间:2010-6-8 17:11:00 )


  七六强拆?试试看咯!
  一栋豪华别墅里,宽敞的客厅中间摆着一台大屏幕电视机,七八个人围着观看新闻,电视台正报道陈煌出现的消息及采访画面。
  一个中年男人猛然站起身来,用力的关掉电视机,怒火满面的对着其他几个人吼道:“废物,蠢货。叫你们办点小事都办不好!知不知道为了这次的开发,老子打点了多少人,花了多少钱。还不把这些家伙赶走,不能按计划完成开发,你们。。。你们统统给老子喝西北风去!”
  穿着一套黑色西装,约三十来岁的男子站起来,必恭必敬地回道:“张总,不是我们不尽力啊!那地方有点邪门儿,我们也不是没有强拆过,可是竟然铲车铲不动啊!张总,您看是不是叫黄大师来看看?”
  被称呼为张总的中年男人怒色稍退,转问另一个约摸二十六七岁,打扮的叼儿郎当的年轻人,问道:“黑子,他说的有没有这一回事?”
  黑子也不站起来,斜躺在意大利真皮沙发上,叼着烟,吸了一口后又吞出一串烟圈儿,才不紧不慢到回道:“张总,这事吧!我看有点邪乎,我的兄弟们帮你拆迁干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这回还真有点玄乎,怎么拆都拆不了。我觉得李主任说的有道理,还是请公司的黄大师来瞧瞧!?”
  张总听完他的话,沉默不语,摸着圆滚滚的肚皮,闭目思考一会儿,手一挥,命令身后一个年轻俏丽女子说道:“杨秘书,你给黄大师打电话!”
  “好的!张总!”杨秘书妖媚的娇声回到。
  扭动腰肢去打电话时候经过张总身边,他忍不住用力掐一把秘书的细腰,惹的其他几个人偷偷咽喉咙,只有那个叫黑子的家伙轻佻的嘘声口哨。
  。。。。。。。。。。。
  却说地产公司的杨秘书给黄大师打了电话后,不到半小时,黄大师已经来到别墅里。
  张总满面春风的出来迎接这个道法高深的黄大师。黄大师今天穿着一件杏黄色道袍,腰悬挂着一把桃木剑。看那桃木的颜色纹理起码也有一百年之久,手中还持着一把银色拂尘,童颜鹤发,神采奕奕,猛一看就是个得到高人。
  地产公司养风水师,这习惯本来是HK特区和TW地区才有的。近几年来,随着炎黄国的改革开放,这种习俗也慢慢流传进来炎黄内地,很多内地的公司也开始养起风水师来了,算得上以国际接轨啊!
  黄大师的确有几分本事,自从张总认识了这个黄大师后,经过他的指点买得几块地,又指点了一下其他商业往来,为他的瑞士银行的秘密户头上增加了几个零。使得张总对这个黄大师佩服的五体投地,公司的难断事务均以黄大师马首是瞻。
  黄大师在接到杨秘书的电话后,掐动手指用师门秘法一算,老张怎么有血光之灾啊?心怀疑虑,所以带齐众多作法宝贝急忙赶了过来。张总一见黄大师来的那么快,真是心花怒放,暗暗称赞黄大师真是贴心人!
  要说这个黄大师真心为张总办事,倒也不是全真,黄大师乃是一黄鼠狼,在寿阳山修炼了近三百余年,而在寿阳山有一修真小派——寿阳宗,寿阳宗的修真功法以服食药石来延长寿命,虽然说现在灵气匮乏,难以修炼到元婴境界。不过在延长寿命后进行修炼,只要运气好还是有可能在有生之年得以元婴的。
  修道者一旦修炼到元婴境界,体内凝结元婴,那么寿命几乎无限加长,只要渡劫时不出意外,基本上可以无忧无虑的活下去。
  话又说回来,修真就是个烧钱的买卖,寿阳宗乃是以服食药石来延长寿命,现在天地间的灵药出产不多,他们宗门与人争斗,攻击性远远不如蜀山弟子来个厉害,只是以防御阵法和寿命长闻名修真界,所以这寿阳宗在修真界被人暗暗送个别名——乌龟宗。命长皮厚,不会打架,不像乌龟又像什么呢?
  这黄鼠狼在寿阳山修炼三百年后遇见天劫,躲避到寿阳宗的山门防御大阵中,寿阳宗掌门宣武真人也算得上有点良心的修真者,也不赶他,这样黄鼠狼成功渡过第一次天劫,转以人身。为了报答寿阳宗掌门宣武真人的恩情,他在得转人身后就自愿成为寿阳宗掌门宣武真人的奴仆,下到红尘之中帮助寿阳宗赚取金钱,购买各种灵药,以回报寿阳宗掌门宣武真人的大恩大德。
  他在寿阳宗掌门宣武真人那里学了些风水法及八卦推算之法后,来到红尘之中,倒也慢慢混出名气来,直到遇见顺意地产公司的张总。两个人相谈甚欢,张总就此养着黄大师为公司风水师。每每遇见难以决断之事必然请教,黄大师修炼三百余年,俗话说人老成精,鬼老就灵,配合上寿阳宗掌门宣武真人传授的秘学,给他不少提议和帮助,渡过多次难关。
  这次遇见邪乎之极之事,张总首先想到的就是快快去请黄大师来。
  张总迎接黄大师进门坐下,喝了口秘书端来的极品云雾茶,黄大师才慢条斯理的询问起来。张总也不隐瞒,把事情说了一遍了。
  黄大师听完后,闭目不语,半响又问问负责拆迁的黑子,黑子虽然是混黑社会的,遇见黄大师这样的高人,也怕的紧,也不敢开玩笑,连忙把拆迁过程中看见的奇异情景描述出来。
  黄大师又品了几小口极品云雾茶之后,拿出罗盘等种种大大小小的道具来,测算半天,心中一片茫然,浑然不知道物主到底何方神圣,更加推算不出1的命相来。在那里苦思不已。
  自从周文王创立文王推算术后,以先天八卦推算人之命数,以黄大师的功力还从未失败过,但是现在却推算不出1的命数来,黄大师在心里暗暗吃惊。
  其实以先天八卦推算人之命数也是有要求的,推算之人必须比被推算之人的功力境界高才行,如同人站山顶看山下之人一样,你自己还在山脚下,又怎么看的清上面之事情呢?
  1现在的功力境界别说一个黄大师了,换做寿阳宗掌门宣武真人来照样推算不出。或者天宫天师倒可以推算出几分来,但是那些天师们会来帮一个最低层次的凡人来做这无聊之事么?
  黄大师踌躇片刻,毅然道:“我们去现场看看!”
  下午二点时分,黄大师慢慢的围着被挖的乱七八糟的房子转了一遍,仔细看看,又暗暗放出妖力察探,惊讶的发现没有任何阵法的布置,开玩笑么?以他的功力能看出这失传已久的大阵来,那才叫奇怪了呢?
  这下黄大师就有点奇怪了。眯着眼睛紧紧盯着房子思考,张总吓的大气不敢出,妖艳的杨秘书更不必说了。
  黄大师过了一会儿,大着胆子,运转妖力在手臂上,伸出手指慢慢探向墙壁,他也感觉到一股柔软的力量挡住了他,加大了妖力撞进去,忽然一股大力袭来,黄大师一下子被反弹出十来米远,跌倒地上,他没有防备被摔得不轻,头晕目眩,站起身来却发现自己没有受伤,暗暗称奇。
  张总一行人赶忙过去扶起黄大师,黄大师沉默半响才道:“高人~看来我们先得回去下,我去把天一宗弟子清风子请来相助。”
  张总赶紧问这天一宗弟子清风子是谁,在那里?
  黄大师呵呵笑道:“还记得上次和你抢拍关南区一块地皮的老王么?他公司里的风水师就是天一宗弟子清风子,我和他是老朋友了!”
  张总才哦了一声,想起上次的事情,心道:“难怪你不许我和他抢,原来有这么一层关系在,也罢,多个朋友多条路吧!”
  且不说他们一行人回去请天一宗弟子清风子不提。
  。。。。。。。。。
  等8将这些事情一一说完,虎王又在一边补充,1大怒,3和巫幽兰更是冷笑不已。看样子,不教训他们一下,还真的以为好欺负了!
  江城龙组成员本来也有关注1他们,不过他们又何必会为拆迁的事情去出面呢?也是等着看看1的手段,或者是看他们的笑话。
  1疾步走出门口,就准备给点教训。
  房子前面的嘈杂声,已经比杂货市场还要热闹。1眼尖,已经看见上次提问的那个美女记者——叶诗凝正快步向陈煌奔来,看来抢新闻的机会谁也不会放过。
  而这时候,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正对一群人说着什么,他的旁边站着两个道袍打扮的道人。
  1也不理会那些记者,只是微微冷笑,神念探出去,发现那两个道人修为实在低的吓人。而且还是业力缠身。
  华夏地产开发近年来虽然发展迅速,但是造就的业力也是无边,为地产开发商卖力,自然也获得些业力降下了,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罢了。
  黄大师一行人察看过陈煌的房子后,他凭借三百年的妖修很明显预感到这个物主不是他能敌手的。回去后很快给张清克公司的天一宗弟子清风子打了个电话,黄大师多了个心眼儿,也不和他说清楚,只告诉他有妖出没。
  毕竟那么多妖族住这里,没有妖气才叫奇怪呢!
  黄大师和他相交数年,对于清风子的性格最是了解不过了,但凡提到除妖他绝对是第一个出头。清风子绝对没有想到这个黄大师就是个黄鼠狼修炼成妖的,不能说黄大师掩饰的好,只能说清风子眼力实在差劲之极。
  第二天清晨,清风子全副武装披挂,两厢人马一凑齐,张总意气风发带领浩浩荡荡近三百余人就来到了陈煌房子附近。
  给已经收买的报社记者打了个招呼后,又大声宣布了法院强行拆除令,这时候刚刚看见陈煌从屋子里走出来,踌躇满志的粗手一挥。
  顿时机器轰鸣,身上暗贴了清风子画的符咒之后,就挥舞着铁锤子准备砸向陈煌的房屋墙壁。
  陈煌心里暗暗冷笑几声,叶诗凝今天穿着一天蓝色连体裙子,裸露着双手臂,头发高高盘起,成熟女子的风韵顿显无疑。她把话筒伸到陈煌嘴边,礼貌地问道:“陈煌先生,对于今天你的房子即将被强行拆除,您有什么感想?”
  陈煌嘴角微微上翘,手指着远处的城市标语《构建和谐社会》,反问:“那就是我的感想。”
  叶诗凝抬头看看标语,尴尬的笑笑,旁边有记者插嘴问道:“请问,现在马上就要强行拆除了,陈煌先生有什么打算?”
  陈煌仰天哈哈一笑,豪迈的说道:“打算?不管说的多好听,我就是两个字——不搬!如果他们自己认为能够强行拆除,那么随便他们。”
  又有记者问道:“据说法院已经下达了强行拆除令,请问陈煌先生准备起诉吗?”
  陈煌嘿嘿一笑轻蔑地回道:“我没那么多时间和他们蘑菇,如果他们认为能把我房子拆除就随便他们来拆。我只想说一句,我的东西我不想卖就不想卖,什么大道理都没有用的,无论他们来什么招数,黑白道我都接下了。”
  一语既出,顿时人群一片哗然,早有混在记者群里的马仔把陈煌的话传达到顺意地产公司的张总耳边,他得意地笑笑,把强行拆除令交给身边的黑子。
  黑子接过来后,嚣张地带领一帮人就向陈煌这里奔来。
  黑子一边走一边大声喊道:“城市清理队执法,不相关的朋友请速速离开。”身边的小弟已经把那些记者像赶鸭子一样往外赶。
  叶诗凝被人群带动,一头就要栽倒在地上,陈煌心里恼怒,叶诗凝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子倒在乱哄哄的人群中,后果是很严重的,于是伸手一带,叶诗凝就被陈煌拉到身边,叶诗凝的娇柔身躯很自然的靠在陈煌胸前。
  一股强烈的男子气息袭上叶诗凝嗅觉细胞,叶诗凝不由得一阵眩晕。看着乱哄哄的人群,自己被陈煌强壮的胳膊环抱着,安全感油然而生。而对那些所谓的‘城市清理队’队员们马上没了好感,看着他们一个痞子摸样,这哪里是什么执法者,分明就是一伙强盗么?
  黑子得意洋洋的看手下小弟把多余的媒体记者赶到他们设立的安全红线外,来到陈煌面前一米多处,嚣张的手指着陈煌鼻子道:“你妈的今天到底搬还是不搬?”
  陈煌反问:“不搬又会如何?”
  黑子嘎嘎怪笑道:“你就是有三头六臂今天也得搬出去。”
  陈煌哈哈大笑,三头六臂他没有,不过他的实力不在是随便什么人可以欺负的了。
  于是。。。。。。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