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一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五七 现在倒看谁把谁灰灰了?
( 本章字数:4645 更新时间:2010-6-8 17:11:00 )


  此时,老爷我酒兴大发,特再上一章,供读友们评点!
  --------
  五七现在倒看谁把谁灰灰了?
  来势汹汹的蜀山弟子们不多时候就到达了江城上空,为首的长老天玄真人顷刻间就定住了陈煌所在的位置。
  陈煌神念探到,知道此事无法靠躲避能过去的,于是全部装备起来,飞向天空,自然其身形是隐匿了,他也不希望被凡人看见后,惹起惊恐,万一有个意外,天道可是要算上他一份的。
  在蜀山弟子的惊讶中,陈煌飞到他们前面站稳。蜀山弟子们均是惊奇,陈煌没有逃跑,居然还敢来出来,而且还是一个人出来的?难道有什么依仗不成?
  为首的天玄道人却是冷笑一声,场面话都不先交代一下,直接一声令下,蜀山金丹期弟子立刻分列四方摆出了剑阵,四十九人分别将手中竖着抱在胸前,只等一声令下,就要杀向被围着的陈煌。
  陈煌的脸色微微一变,却早已经落入天玄真人的眼中,他向后手一招,喝道:“剑来!”
  话音刚落,便有一名随身侍从捧出来一个红布盖上的长盒子,递给了他,接过盒子,郑重地解开红布,露出一个古朴无比的剑鞘形的玉石盒子。又从长盒子里拿出了两把奇古无比的长剑,分别上书两个古篆大字“紫青”。
  陈煌脸色大变,不仅是他,连看在远处看热闹的修真人也是脸色大变,蜀山剑派为了对付眼前此人,竟然出动了紫青双剑,看来这回热闹大了。
  那道人紫青双剑在手,气势大盛,对着陈煌喝问道:“你这妖孽?为何斩杀我蜀山弟子?”
  陈煌见得他开口问话,心想,世界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字,于是神念一动,城隍别墅内的城隍装备法宝尽数飞到陈煌身上。
  此时的陈煌已经是正式的城隍打扮,已经有眼尖的看出来了。陈煌腰缠玉带,身披渚黄袍,左手持着判官笔,右手拿着城隍照魂镜,一方四寸城隍官印在头顶上,射落丝丝玄黄之气。
  只见陈煌又是一个动作,惊呆了看热闹之人。陈煌尽数放出体内功德金光,半亩大的功德光芒将江城夜空照耀的绚丽多彩,让下面的凡人以为是看见极光了。
  然后司命江城城隍印,放出大字落入所有人眼帘,陈煌微微一笑,说道:“司命江城城隍,参见各位道友。”
  在缅甸时候,金山寺的和尚为了抢夺他,可以不认他这个城隍,可眼前来的不仅是有蜀山弟子,还有大部分华夏修真门派,他们可是看的清楚。
  有城隍官印为凭据,又有城隍官服在身,就足够说明问题了,何况陈煌身上的功德金光如此之盛,于是有心人就开始盘算着什么了。
  现在就轮到天玄真人脸色忽变了,他们只知道陈煌是江城妖族,也知道他身上有功德,不过也打算着拼着师门气运,将其拿下,想来问题不大。
  谁知道陈煌正是亮出自己天宫正神身份,这下就需要斟酌考虑清楚了。蜀山剑派再怎么牛,也是属于道家一脉,飞升之后可要接受天宫赐封的。
  说白了,人间界的道家修真之人,飞升到仙界后都要接受天宫赐封,算是天宫的预备役公务员。
  而现在的陈煌虽然说是临时工,但是毕竟已经是天宫正神了。
  天玄真人沉吟一下,气势放缓,说道:“蜀山天玄参加江城城隍.”说罢了,停顿一下,又道:“为何城隍前些日子在蜀山毁我山门,斩杀我派弟子呢?”
  陈煌见他搭理,于是将手中的城隍照魂镜对准随在剑阵后来的那两个道人,只是一阵光芒闪动,城隍照魂镜中就清晰将那日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
  天玄真人一见当时的真实情景,顿时心里一紧,暗道不妙,今日怕是出丑了。他在那里沉吟,却把另外一个蜀山长老急了,被陈煌灰灰的赤眉真人可是他一脉里的得意门徒。
  于是越众而出,手持一柄青色长剑,厉声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说破天去,杀人就要偿命。”
  说罢了,不等天玄真人反应过来,就高呼蜀山弟子听令,速速除妖!那些弟子们下意识的就展开了剑阵。
  天玄真人见了,知道无法阻止,于是也只好随剑阵一起运转,心里只是暗想:“只将陈煌擒拿住,不伤其性命,想必天宫是不会降罪的。”
  剑阵已经运行,果然不愧千年大派,陈煌刚刚准备回话,就见一道剑影凭空幻化而出,带动着蕴涵剑气竟然扩涨到十几丈大小,满怀怒意的向陈煌砸来。
  这剑光太大太猛,斩山劈岳还差不多,对付相对渺小的陈煌身躯来说,只能用砸来形容比较合适。
  陈煌见剑光太过猛烈,体内的混沌钟忽然不知道怎么地,却是指挥不动,于是就催动功德金光尽力消融袭击过来的剑气。
  抵挡几下后,忽然江城长江里飞出一道云气,凶猛气势不下蜀山剑阵。陈煌稍微后退几步,蜀山弟子和看热闹的人低头望去。
  长江河道无风起浪,浪高三丈,浪中似隐隐有雷动,又似杂有丝管之乐,更兼有异香,似有非有、时隐时现。
  雷声滚滚,隐含金戈之气却又正意凛然无半点杀伐之心,如王者仁师所向披靡,声未至已胆寒。耳中雅乐,闻所未闻又奥妙非凡,止恶念,生善意,中正平和,坦坦荡荡---龙者之音。
  鼻中所闻既非麝香更非熏香,却使人心念安静惊恐尽去。
  未几,云气由远至近,举目望去,白色云气中竟有一队人马!
  先头有数千兵卒,尽披坚持锐列阵而行。凝神细观,阵中长枪大戟寒光点点,厚盾劲驽排山倒海,更有数面大鼓------那滚雷之声竟是鼓声!
  其后有御撵,撵亭高五尺二寸有奇,红髹四柱。槛座上四周红髹条环板。撵亭顶并圆盘,施宝珠顶,天轮三层,上雕木贴金叶六十三片。亭前后,左右阑干各一扇,内嵌绿环板。亭柱十四。
  亭后有红旗二,上绣“升龙”及“日月北斗”。幡氅无数、杖瓜齐备、刀枪、斧钺,九锡俱全环列其周,一如王仗。且有美人乐师数百皆着宫装或奏丝乐,或持角伞、或掌宫(web用户请登陆"佗剩?сΝ下载TXT格式小说,手机用户登陆wàp.1⑥K.Сn)灯、或燃博炉、或撒香花不一而足。
  撵中一人眉目清秀,脸色却是不怒自威,身着山河社稷袄,脚穿乾坤地理靴,头戴一顶九龙冠冕,料定非常人。(借鉴了本书书友写的评论了!谢谢!)
  来人随众多手下来到剑阵前面,手中印玺一亮,抛到空中,放出光华,赫然却是“司命长江龙王印”几个大字。
  来者正是长江龙王敖天,在龙宫之中见得蜀山剑阵如此了得,担心陈煌抵不住,于是再也按捺不住,率领长江水族尽数出动。
  长江龙王敖天转身四周一望,龙威尽数放出,蜀山弟子因为结阵而站,倒也没有什么感觉,不远处看热闹的修真之人却是抗不住了,顿时一阵后移。
  长江龙王敖天又对着蜀山剑阵中的三百余人高喝道:“何人如此胆大,竟然和我天宫正神作对!”
  此话说的煞是有水准,不提私人恩怨,直接点明了我们是天宫正神,你们还敢闹事,这就是和天宫作对了。
  最开始行动的那名长老还嘴硬,回到:“你们算得什么天宫正神?”
  长江龙王敖天大怒,手指着他鼻子骂道:“你又是什么东西,信不信?我兄弟城隍一纸凑折去地府,顷刻间取你性命,本龙王再一书上得天宫,怕是你担待不起吧?”
  陈煌从剑阵中脱身而出,脸色恢复,刚刚那阵子围攻,剑气果然厉害。
  那长老嘿嘿冷笑几声,只当没有听见一般,转身对弟子们道:“结阵!”
  陈煌现在已经完全怒了,摆明了身份,还敢那人,于是就欲催动体内法力,了不起像在曼德勒寺一样。
  忽然心神一动,似乎九霄之上有什么东西和自己血肉相连一般。
  心念一转,也是铁青着脸色对蜀山三百余人怒道:“你们剑阵厉害,难道我就没有剑了吗?”
  长江龙王敖天大奇,陈煌哪里来的剑?
  却见陈煌手向虚空之中一招,高呼道:“剑来!”
  顿时九霄之上,一道煞气冲了下来,速度之快,让人神念都跟不上了,等陈煌持住后,众人一看,却一柄漆黑长剑,剑身上弥漫的杀伐之气漫天而起,比起蜀山弟子结阵的剑阵杀气还要强上几分。
  天玄真人有点眼力,惊呼道:“仙剑?”
  陈煌长剑在手,神念几转间,已经全然明了此剑来历。
  剑在手,前些日子的被压抑怒气全部爆发,又被手中黑剑杀气一催,太一真灵下的潜意识就发作了,顿时充满豪气地狂笑道:“仙剑算得什么?”
  接着一道道法诀从剑身里涌向陈煌识海,仿佛天生以来就熟悉,又似乎很早很早就练习过一般。
  陈煌将手指放在剑身轻轻一抹,一道鲜血滴进剑身,融入不见,剑身爆出一道皇者之气,长江龙王敖天站在陈煌的身后,看的分明,剑柄上三个洪荒妖文“妖皇剑!”
  看官肯定大惊,陈煌哪里来的这妖皇剑,这妖皇剑又是什么来历?切莫着急,稍后一一道来。
  陈煌在向天道立教之时,以为是儿戏之言,竟然被天道认可。
  女娲宫,女娲圣人有所感应,只见她人首蛇身,盘坐在宫内,呆呆的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忽然扬手丢下一件物事,径直穿过天界和人间界的壁障,不知落何处去了,接着使出大法力扰乱了平静已久的天机。
  圣人女娲扰乱天机。抛下的一件物事,正是陈煌现在手中的妖皇剑。
  当年洪荒巫妖大战之时,女娲担心妖族不敌,便想炼一件可伤祖巫的法宝来。女娲从女娲宫内拿出一件通体墨黑的长剑来,给了当初的妖族皇者太一。
  此剑乃是女娲出世之后游历洪荒之时意外所得,只是女娲嫌它杀戮之气太甚,便一直弃而不用。
  但是为了妖族,女娲却是将此剑炼成一件杀戮的利器。可伤巫祖。又名“屠巫剑”,乃是巫妖大战中,赫赫有名的杀剑。
  奈何天道抛弃妖族,巫妖大战后,太一身亡,混沌钟下落不明,妖皇剑因为是女娲炼制的,因此又飞出女娲宫内,沉默了不知道多少万年。
  那日陈煌获得混沌钟时候,因为同族的关系,女娲第一个感受到了东皇太一的真灵。
  这千万年来,妖族近乎灭绝,封神之战还好说,尤其是西游之时,妖族有大能者均被佛门和天宫联手给收拾了。
  无论怎么样说,女娲毕竟是妖族出身,不管她是不是圣人,那都是有私心的。当初妖族大杀人族之时,她可是没有插手的。人族大兴后,又斩杀妖族,她也没有插手。
  所以当陈煌立教的誓言被认可后,女娲就抢先一步窥探到天机,似乎妖族有兴旺趋势,担心其他圣人打压陈煌,使出大法力干扰了天机,又担心陈煌中途身亡,将这柄妖皇剑抛下界来。
  眼见今日陈煌不得过关,妖皇剑在九霄虚空中自有感应,顿时陈煌就知道了,
  在大笑之中,陈煌将此剑一出,一股杀戮之气便扑面而来,狂暴的气息向四周散出。此剑也不是凡剑,也在先天之数。比起蜀山剑派的紫青双剑来说,强的可不是那么一分半点的。
  所以陈煌才狂言:“仙剑算什么?”
  所谓仙剑也是后天人为炼制的法宝,只要材料足够,功力一到,想炼制多少就是多少。但是暗含天道规则的先天灵宝,就只有那么几件了。
  局势到了这份上,就不再是蜀山想不想打的问题了,而是陈煌愿不愿意放他们回去的问题了。
  远处的看热闹之人就高兴了,见识了蜀山剑阵,居然还出来一柄“仙剑”,当然是他们认为的仙剑。
  陈煌一边迅速在识海内熟悉“东皇剑诀”,一边用剑诀迅速地将体内法力梳理起来。
  在一阵静默中,江城东南方向,佛光阵阵,然后檀音大作,一个声音传来:“妖孽休要放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