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一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五三 灵教记名弟子
( 本章字数:4015 更新时间:2010-6-8 17:11:00 )


  五三灵教记名弟子
  陈煌即将踏进入魔边缘时候,体内功德金光忽然大盛,一片清凉流转体内,顿时将浑浑噩噩的他拉了回来。不禁暗叫一声,好险!
  城隍别墅三楼,他的家人,那五只猫,还在修炼之中,收功完毕,忽然看见陈煌带回来的两色麋鹿,一个个围绕着看,惊得小麋鹿四蹄发软。
  麋鹿乃是天地灵物,天生灵智就高,自古来修炼到七彩的麋鹿妖也就是南方寿星的那头彩鹿坐骑。
  先是一色到两色,最后三色时候可以化形,当然也有心高气傲的不愿意化形,继续修炼到七彩之色,然后飞升仙界的。
  陈煌带回的小麋鹿已然是两色,黑白分别,猛然看起来就像斑马一样,煞是怪异。头上的鹿茸角已经被强行扭断,妖气精华尽失,伤口已经没有流血了,不过却是精神萎靡不振。
  陈煌长叹一口气,这人间界怎么了?地球上的阴神一个个跑路,为了不被天道抓包,甚至有些居然就以临时工来顶替。
  不过转眼一想,也确实有几分道理,人间界的地球不仅灵气不足,世人也是日益道德败坏,四处不顾环境,滥垦滥发,其后果就是灵气不足修炼,世人不再供奉,导致功德也拿不到了。
  所以两者一加,任哪个阴神都不愿意呆在这里了。
  发呆一阵子后,抄起电话就给长江龙王敖天、紫依以及妖盟的虎王打了电话,令他们速速来城隍别墅。(读者不要较真,说可以传音,能轻松点为什么不能轻松,整天传音,不要灵力的啊!)
  不多时候,他们已经全速到齐。虎王看见陈煌的脸色难看,有点忐忑不安。这一年来,陈煌的本事虎王可是见识了,不仅修为够高,而且功德高深,这样粗的大腿不去抱,那么就是傻子了。
  长江龙王敖天也发现了陈煌脸色难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只等陈煌自己开口。而紫依在江城游历一年,不时地帮助一下谢依依和那些妖族们,所以倒也是和陈煌变得熟悉了。
  陈煌见人到齐,又见他们盯着萎靡在大厅中间的两色小麋鹿,均是好奇的眼神。陈煌这才开口讲前面之事一一讲出,惹来一片骂声。
  妖盟的虎王毕竟在红尘良久,略微思考一下,就禀报道:“老爷(他已经知道了陈煌的江城城隍身份),蜀山剑派向来就是喜欢斩妖除魔,明是斩妖,其实还不是贪图妖族可以拿来炼制法宝。这次老爷惹了他们,而蜀山剑派最是护短,只怕此事善了不得。”
  长江龙王敖天却是微微冷笑,说道:“蜀山剑派么?好了不起么?千年前倒是不错的,可惜近些年来。。。。。啧啧。”
  然后又道:“我们已经灭了曼德勒寺,算是和佛门对上了,现在又牵连来道家正宗,呵呵!他们都不把我们天宫正神放在眼里?我们不给点颜色他们看看,莫非真以为我们这些天宫正神是可以随便欺辱的吗?”
  陈煌点点头道:“有理!既然是对上了,我们怕什么?最多跑路罢了。”
  紫依的门派位于鄂西之地,而那里陈煌已经委派了新任县城隍,这新任城隍报道第一天,就已经去紫依的门派,同雾澜真人见过面,所以紫依现在也知道陈煌的身份。
  任何一地的城隍阴神等上任,如果自己辖地内有修真之人,当然都要是会一会了,主要就是拉拉关系,方便以后的行事,双方都是需要的。
  然后陈煌对着虎王命令道:“黄虎,你先且带领那些小妖们,分散到各地,注意打探消息,一有情况,立刻回报我!”
  虎王道了声是,然后接令而去。
  又对着长江龙王敖天商议道:“我杀了蜀山剑派的一个人,虽然不知道辈分,估计也不低了!”
  长江龙王敖天拍手哈哈笑道:“牛~在曼德勒寺你放了个大炮竹,现在又杀了一个,对了,怎么不见你身上的杀人业力呢?”
  陈煌微微一笑,说道:“我也是奇怪。按说曼德勒寺的那位被杀没有业力,我倒可以理解,毕竟那次我们是履行天道公务的,杀了也就白杀了。怎地在蜀山杀了个人,却没有业力呢?”
  两人浑然不知,杀人是有业力的,但是你得看杀的是什么样的人。比如一个业力深重之人,罪大恶极之辈,你杀戮了他,不仅没有业力加身,而且天道还会奖励。
  至于说修真之人,多半是有功德在身的,或多或少罢了,但是无论怎么样,杀了他们多少也有业力。
  但是修真之人如果只是杀死肉身,没有灭掉魂魄,没有化作灰灰,那么其人转世之时,自然就和加害之人有了因果业力。
  可陈煌不知道他在全力催动体内法力,近乎是饱和攻击的情况下,经过混沌钟演化的长剑发出,蜀山的那位也是倒霉,不仅肉身被毁,连魂魄也被剑气搅成灰灰了。
  这样就是说,他死了也就白死了,没有了参照物,又哪里来的业力呢?
  蜀山掌教之所以恼怒,下达追杀令,也是因为师弟魂魄被灰灰有关系,一般修真之人打杀了对方,极少有将其魂魄灰灰的,毕竟天道有定数的。
  两人又是一阵商议,最后的办法就是,等待虎王探听的消息后再决定,反正陈煌和长江龙王敖天的根据地就是在江城,躲也不是办法,了不起兵来将挡了。
  紫依一边听听听他们商议,一边抚摸着可怜的小麋鹿,见得他们两人说话完毕,开口笑问:“这小鹿打算怎么办呢?”
  陈煌一怔,却是难住了他。紫依建议到:“他已经失去了父母,而你反正也是对妖族照顾有加,不如你收了他做徒弟算了。”
  陈煌愕然,心里寻思起来。
  作为立教之后的他,收徒弟必须慎重。天道之下,一旦收了徒弟,其徒弟气运就和师傅及师门教派紧密相连。
  若是徒弟作恶多端,败坏的不仅是他个人气运,而且连带着师门也是气运大损。如果徒弟的业力深重,那么就得以师门功德来抵消。
  非常简单的例子,洪荒时代,通天教主立下截教,弟子号称万仙来朝,其中不乏作恶之人,而通天教主抱着有教无类的态度,大加收敛,结果最后连累的截教气运大损,导致天道罚之。
  封神一战后,一败涂地,最后隐居了事。
  而相反的阐教元始天尊只收了十二个徒弟,人少,基数小,弟子犯错作恶的就少了,不会连累到阐教气运,所以封神战后,阐教上下都有一个好下场。
  圣人老子,只收了玄都大法师一个徒弟,整个人教气运有两个人享有,自然绵长了。
  华夏大地自古以来,师傅教徒弟,总要留一手。其原因就是怕徒弟作恶后,师傅制不住,这样的话就会连累师门气运。
  所以华夏修真界均是教徒弟时候,需要留那么一手的,这有好处,也有坏处,导致到了现在华夏修真界整体水平是一代不如一代。当然不排除个别修真门派是倾囊相授的。
  当然徒弟功德高深,师门也跟着受益,不过人心隔肚皮,谁能知之,所以华夏收徒还是依然保留着师傅留一手的传统。
  紫依不明白其中的诀窍,见陈煌沉吟不已,有点不高兴,薄怒道:“难道你对妖族的照顾是虚情假意的吗?”
  陈煌闻言苦笑道:“这个,你却是有所不知了,我自然有我的道理。”忽然看见小鹿的眼睛微微颤动,心神一动,说道:“也罢了,暂时收他为我灵教记名弟子吧!日后再看情况而定。”
  这却是陈煌学的圣人老子了。
  老子西出之时,收了一个记名弟子伊尹,授予他一本剑诀,后来伊尹号长眉真人,建立蜀山剑派,以紫青双剑镇压气运。
  蜀山初立之时,作风正派。蜀山弟子行走修真界,从不倚仗剑法欺人,而是轻财重义,疾恶如仇,并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所获功德甚多,圣人老子也是跟着享用。
  后来蜀山剑派随着岁月流逝,慢慢地也变了味,但是蜀山剑派乃是圣人的记名弟子,不是亲传的,所以后来虽然也有业力,不过却也连累不到人教气运上。
  这也是华夏修真界收徒时候,一般喜欢先收记名弟子的原因。有好处,可以拿一点,有坏处,气运损失也小点。
  陈煌定下计议后,紫依还是不清楚其中的道道,只见陈煌同意收下这头小鹿,顿时笑颜展开,看的陈煌一阵心跳加快。
  收个记名弟子无需仪式,只需口头答应即可,所以也省了繁琐收徒仪式。任何一个教派收开山弟子时候,绝对不能随便糊弄的。
  虽然说是记名弟子,好歹也得给点功法是不?
  陈煌现在自己的功法都还没有呢?唯一一部城隍功法,那还是仙界大路货,小麋鹿又不是城隍职位,自然修炼不得了。
  无奈之下,只好翻看东皇太一的记忆,一翻之下,顿时目瞪口呆。东皇太一时代,手下的妖族何其之多,其中不乏极品好功法,不过大多数只是一个概论,而没有详细的记载。
  这也是有道理的,东皇太一何等样牛逼的人物,他的太阳真火天下几乎无敌,又有先天法宝混沌钟相助,能够被东皇太一看在眼里的,道声好的妖族功法其实不多。
  所以大部分能被东皇太一看得上眼的妖族功法,他只是大概的略记一下罢了。就算如此,那也是牛X到顶点的。
  陈煌一边将一部适合小麋鹿修炼的《九品天妖诀》残篇灌输到小鹿识海里,一边暗叹自己命苦。
  《九品天妖诀》其实也不完整,只是几段口诀罢了,这样的功法给记名弟子是足够了,但是自己来修炼却是万万不能的。
  而东皇太一的《太阳真火诀》完整的是没话说,可那是火属性的功法,陈煌本身却是土属性的,不合套啊。
  打个比方,属性如同弹药,法诀如同枪或者是炮,甚至是导弹。弹药有多种,枪炮规格也有不同,用AK—47去打迫击炮的炮弹,那肯定是不能的了。
  《九品天妖诀》仅仅是几段口诀,一部残篇,不过能被东皇太一有印象而记忆下来的口诀又岂是垃圾的呢?
  小麋鹿因祸得福,其母以性命换来子女延续,说起来,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了。
  日后小麋鹿虽然修炼到九品妖圣境界,功力再不得寸进,但是依然对陈煌恭敬有加,而自立门派之后,下属弟子遇见灵教子弟均是工整有礼,倒是一段修真界的佳话了。
  稍后有几章必须的香艳章节,大家不要骂,捏着鼻子看吧!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