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一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五一 佛骨令和麋鹿妖
( 本章字数:4426 更新时间:2010-6-8 17:11:00 )


  五一佛骨令和麋鹿妖
  金山寺枯荣长老自从在曼德勒寺被陈煌杀得失魂落魄,就独自一个人逃回金山寺。
  金山寺主持见得枯荣长老如此狼狈不堪的逃回,问明情况后,大是心疼,此次随着他前去的弟子均是寺庙内的精英弟子。
  决定一个山门在修真界的地位,有以下几个条件:
  其一看门派是不是有后台,比如说江城长春观为道教胜地,其背后就是圣人老子;昆仑派的背后就是原始天尊圣人,等等。
  其二还得看门派中坐镇的高手多不多,
  其三就得看门派中层弟子如何。
  枯荣长老在缅人之地一下子就丢掉了三十多名精英弟子,修佛多年的金山寺主持也不禁是怒火大起。
  详细问了清楚后,就知道此人乃是江城城隍,佛门向来不鸟天界天宫的玉帝,不过看着圣人面上,给点薄面罢了。
  至于说天宫分封的城隍、土地、山神一类小神,他们压根没有放在眼里,获知了陈煌身上有城隍官印,还有一个人有长江水族印,这可是天道凭证。
  天道只要拿着官印凭证,就会有功德落下的,所以贪心顿起。
  转回方丈室,取出了佛骨令,这佛骨令乃是西天如来的一个手指化成的舍利子,除了有大佛力外,还可以号令人间界的佛门传承。
  当下佛骨令在注入佛力之后,光芒大盛,道道光芒化作传令符号落入华夏大地的各佛家寺庙里。
  接到佛骨令后,这些寺庙均是派出精英子弟前往江苏金山寺,欲讨伐妖孽。
  。。。。。。。。。
  陈煌带领着一众江城妖盟的妖族们,这一年内不仅在江城四处植树造林,还对有灵智的妖族大加照顾,对于落入人类手里的有智慧小妖,也是进行解救。
  开始的时候龙组还进行监视,后来发现他们并不闹事,反而暗自约束妖族,不得生事,王组长对陈煌自然是感激不尽,能少忙活就少忙活,谁愿意整天的东奔西走,四处救火啊!
  而陈煌对妖族的大肆照顾,江城妖族众多,也就落到了金山寺的眼线里,更加坐实了陈煌这个妖孽,于是群雄激愤,就欲讨伐陈煌.不过金山寺主持还是暗地准备充分,欲一次出击,一网打尽。
  。。。。。。。。。
  很快就到了冬季
  江城市的寒风越来越大了。白色的浓云慢慢地升了起来,扩大起来,渐渐遮满了天空。
  下起小雪来了。陡然间,落起大块的雪片来了。风呜呜地吼了起来,暴风雪来了。一霎时,暗黑的天空同雪海打成了一片,一切都看不见了。
  这场好大雪,有词为证:
  战退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玉阶一夜留明月,金殿三春满落花。
  三千世界银成色,十二楼台玉作层。
  江山不夜月千里,天地无私玉万家。
  陈煌端坐在城隍别墅三楼内,只用神念搜索着江城市内越冬的小妖们。
  正在神念扫描之间,忽然江城下属一个县城。荒郊野外,一个小山坡的山洞门前两个人吸引他的神念。
  神念锁定方位,灵力运转之下,陈煌已经发现这两人好像不是普通人,根据神念返回的信息证明这两人应该是人族的修真者。
  神念悄悄探听他们,忽然被他们的谈话吸引了。
  “师兄,你确定我们追踪的麋鹿妖躲藏在这里吗?”
  “废话!以我的追踪法术,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在下山之时我就感觉江城地界妖气浓厚。而这附近村里人说他们地窖里的大白菜经常无缘无故的被偷。现在是冬季,雪下的那么大,大雪封山之后,下来偷东西吃,不是很明显吗?我在村里的所以地窖里都下了追踪法术,据我看来,一定是个已经有百年气候的麋鹿妖!”师兄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它躲藏在山洞里,我们也进不去啊?这雪下的紧,只怕想烟熏它都不行啊!”
  师兄教训他道:“你真是笨!也不知道师傅是怎么收的你,这是妖,不是一般的野兽,烟熏有什么用!看我的~~~”
  陈煌只见那个师兄嘴巴里念念有词,忽然手指着一个小洞口大喝一声:“疾~~~”,一道细小的雷电射进山洞里,轰隆一声轻响。
  陈煌见了差点笑出声来,他以为这个师兄一定法术高强呢?谁知道发出来的天雷威力不过如此。
  不过就算这样,很显然山洞里的那个妖怪也有点受不了,那个师兄又发出几道天雷后,在师弟的恭维声中,山洞门口出现一只三色麋鹿妖。
  这麋鹿成妖。三色就有百年修炼之功,之后慢慢变成五色、七色,在五色时候转换人身,就正式成妖了,经过化形天劫,就可以修炼到无色而飞升仙界。
  如果有那个仙人看上,就可以成为他的坐骑或者宠物,于是妖兽就成为仙兽,
  这走出来的三色麋鹿妖显然还远远未成气候,就算想转为人身起码都要个三五百年的时间,三色麋鹿妖走出洞来开口问道:“两位道友何事大发雷霆,炸毁我的洞府啊?”
  这一年来,陈煌对江城地界的妖族大加照顾,消息传开后,倒是吸引了不少未化形的小妖来到江城地界生活。这麋鹿妖就是知道消息后,特意搬家到此地的,因为没有化形,也不好去江城市内,只得生活在这荒郊野外。
  那个师兄,瘦长的脸,三角眼,他看见是一只三色麋鹿妖,心里盘算一下后,突然黑下脸喝道:“住口!谁是你的道友!你这妖孽,不好好修炼,为何祸害人间?”说完对着矮一点师弟使了个眼色,师弟心领神会悄悄在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黄符咒,按在手心。
  三色麋鹿妖见他们兴师问罪,脸色奇怪的说:“祸害人间?这话从何谈起?我刚刚搬家到这里修炼,供奉三清道祖,也不杀生,只是吃素修炼,道友只怕找错了吧?”
  师兄继续盛气凌人的喝问道:“好个不祸害人间,那我问你,前面村子里的地窖中的白菜是不是你偷的?”
  三色麋鹿妖点点回道:“是我拿的!现在大雪封山,我和我孩子们实在找不到吃的,就下山偷拿了几颗人类的白菜,就算这样,也不是什么大罪吧!”
  师兄听见三色麋鹿妖的回答,哈哈大笑,说:“你承认了?你今天可以偷人间白菜,谁是否知道你明天就会杀人类来修你的妖道呢?”
  麋鹿妖听的此话,不禁一阵气结。
  那人说完,不等三色麋鹿妖有反应,立刻掐着手诀,扬手间,三道细细的天雷从天而降,落在三色麋鹿妖身上,只听见三色麋鹿妖几声惨叫声,在一边早就有准备的师弟把手上的定魂符咒扔向三色麋鹿妖,‘啪啪’两声响,三色麋鹿妖的魂魄被定住,动弹不得。
  师兄见三色麋鹿妖被制服住,嘿嘿一笑,意气风发的说道:“妖孽!今天我就替天行道,斩妖除魔了!”
  三色麋鹿妖眼见他们两人如此卑鄙的偷袭自己,气的说不出话来,半响才恨恨道:“你们。。。真够无耻卑鄙的!”
  师兄洋洋得意的说:“对付妖孽原是不用讲究什么的,”说罢,就念动咒语,抽出一把明晃晃的长剑准备斩杀三色麋鹿妖当场。
  陈煌在别墅内,神念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一个城隍土遁,瞬间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城隍土遁说是土遁,其实和瞬移差不多的,但是只能在自己管辖地界使出,超过自己范围就不能用了,只能正儿八经的慢慢在土里遁行。
  陈煌跳了出来,挡在麋鹿妖前面,对着两道人喊道:“且慢动手!”
  师兄弟两人被突然跳出来的陈煌吓的一闪身,马上神情警觉起来,陈煌摆摆手说:“别慌张,我只是个过路的!”
  “过路的?这大雪封山,路上无行人,这个人穿的这么少却不见寒冷之意,看来不是凡人!”两人眼中打量,心里飞快的盘算着。
  到底是师兄和人打交道比较多,见陈煌没什么敌意,于是客气的问道:“你是什么人,从何而来?”
  陈煌见他客气,当然也客气,不过看他们刚刚行事阴险的手段,还是暗暗戒备,口里道:“我本来本在修炼,忽然见得此地灵气波动,特意来看看。”
  两个人一听,松了口气,师兄道:“原来如此!”
  陈煌笑着手指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三色麋鹿妖求情道:“刚刚我也看见了,听这三色麋鹿妖的话也没什么大错啊!就请两位道友饶了它一命吧!修炼到现在也算不容易啊!”
  师兄刚刚准备说话,那个师弟抢着不客气地说道:“你什么东西,既然敢管我蜀山剑派除魔?”
  师兄脸一沉说道:“师弟不得无礼!想来这位仁兄不知道我们蜀山的名头,也不知道这妖魔的厉害,所以求情,也属于正常。”
  陈煌见他口里虽然指责师弟,其实就在夸耀蜀山,而且还念念不放过三色麋鹿妖,于是开口说道:“这个么?刚刚听这三色麋鹿妖说的也不像假话啊!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它的性命呢?天地生灵修炼不易!为什么要杀害对方呢?”
  师兄闻得陈煌为三色麋鹿妖说话,也不高兴了,说道:“妖就是妖,此话少提,说得多了,只怕没好结果!况且它今天不害人,明天一定害人的!”
  陈煌见他强词夺理,明明知道他说的不对,却一时间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只好楞在那里。
  突然三色麋鹿妖嘶哑的说:“这位道友,谢谢你的好心,想来今天是我的劫难到了,罢了!既然躲藏不过去,那我也就只有拼了!”
  蜀山二人听见三色麋鹿妖说要拼命,马上离的远一点,三色麋鹿妖强撑着站起来对着他们两人说道:“我知道你们打什么主意,不过我也不计较了,只要你们能放过我的孩子,我的性命你们就此拿去,身体你们也可以拿去炼制法宝!怎么样?”
  这二人一听,贪婪的神色顿时显现出来,师兄还在那里装模作样道:“谁希罕你的身体,一妖孽罢了,不过你既然这么说,那我们也就答应你了。只要你不自爆,我们就放过你的孩子。”
  要知道修炼成妖的兽类,虽然身体皮毛和内胆都是制作灵药的上等材料,但是妖兽如果在临死之前来个妖气自爆,那还不是白白的辛苦一场。
  三色麋鹿妖爬到前面,陈煌在一边还来不及阻止,师兄手中长剑已经急速刺出,正中三色麋鹿妖胸口,抽出长剑。
  酷寒马上把伤口冰冻住,血都没有来得及流出来,三色麋鹿妖慢慢倒了下去,一双大眼睛死死瞪着蜀山派的两个人。
  陈煌见事已至此,也无话可说,也许这就真是她的劫难吧!万事万物皆有一定命数,所以麋鹿妖以性命换后代活路,相当于她说出心愿,天道允之,这才被杀。
  因此他来不及救麋鹿妖,天道下,他的立教誓言可以不算做违反,也不想多管闲事了,就欲转回城隍别墅。
  师兄留住道:“道友别走,所谓见者有份嘛!你也应该取点回去用吧!这三色麋鹿妖的血肉毛皮可是上好东西啊!”
  陈煌听见他们说的如此龌龊,这那里像是修道之人,明白就是个打劫的强盗。陈煌皱眉道:“算了!我不要!”
  他们巴不得陈煌不要,听见这话也不客气,马上开始就地趁着三色麋鹿妖尸体未冷,就那么血淋淋的剥皮取肉来。
  就在陈煌准备离开之前,山洞里忽然传来婴孩般的哭泣声:“妈妈!妈妈!你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