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一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十九章 事情闹大了哦!
( 本章字数:4025 更新时间:2010-6-8 17:11:00 )


  第三十九章事情闹大了哦!
  待到了派出所内,陈煌也不以为意,他心想这事情总是能够说清楚的。却忘记了徐老太儿子穿的也是一身警服,也不知道现在所处的派出所也是杨警官工作的地方。
  陈煌被单独带到一间审讯室,两个三十来岁的警察给他做笔录。陈煌自然是有一说一了。
  却见那两个警察,问话的那个嘿嘿一笑,慢条斯理的说道:“在这里,奉劝你老实一点,我们的政策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吧,你是怎么撞倒的?”
  此话一说,陈煌看见心冷下来,寻思到:“莫非他们串通了?”依然心里不急,想了一下,反问道:“警官,不知道那个杨警官怎么和你们说的,需要赔钱吗?需要赔多少?”
  记笔录的警察一拍桌子,呵斥道:“现在是我们问你,我们问什么你回答什么。”
  陈煌却是呵呵笑道:“你们问什么,我答什么,我答了你们又不信?那么也就是说,你们只想要你们需要的答案了,这样的话,我还能有什么可说的?”
  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倒是奉劝你们一句,人在做,天在看,小心报应啊!”
  问话的警察眯着双眼,盯着陈煌看了一会儿,说道:“你在恐吓我们?”
  陈煌脸色一片平静,说:“我怎么会恐吓你们呢?我只是提醒你们罢了。”
  其实到现在这个时候,陈煌脸色一直平静,不急不躁,眼神如同水井一般,无波无澜,问话的和做笔录的其实已经明白陈煌是被杨警官一家冤枉了。
  不过他们是同事,所长又有交待,为了这份工作,也只有硬着头皮干下去,也只好委屈陈煌了。
  问到这里,见也问不出什么了,就暂时告一段落,然后将陈煌收押到了拘留室内。因为陈煌也不是犯事被关押的,所以也没有将陈煌的手机什么的给收起来。
  陈煌见得事情到了这一步,也知道不能善了,不过陈煌浑然不惧,倒是很想看看这个徐老太和她儿子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以陈煌的手段,现在想整他们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而且还不担心天道降下业力。毕竟天道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
  陈煌自顾自的往派出所后面的拘留室走去,目不斜视,神念已经探到徐老太的儿子正在不远处对着押送他的两个警察招手,其中一个快速过去,两人耳语一翻。
  一番话却根本没有逃过陈煌的神念,听完后,心里暗笑。原来徐老太的儿子交待这个警察,要他们把陈煌和准备移送到监狱的犯人一起。
  徐老太的儿子主意打的很响亮,就是要那些犯人好好帮助陈煌想明白。
  等待了拘留室门口,屋内几个个犯人正横七竖八的斜躺着,听见开门声音,顿时坐起来,装出一副正经,老老实实的摸样。
  开了门,警察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将陈煌推进去,然后锁门走人。这些犯人大多都是玲珑心思,一般犯人关押进来,警察多半是要交待几句,用只有犯人们才明白的语言隐晦的说,什么可以干,什么不可以干。
  现在陈煌被关押进来,却什么话也不说,至少就说明了这些警察们想收拾陈煌了。
  陈煌进的门后,扫了一眼,七八个人?想教训我,哼哼!!陈煌暗想。
  陈煌也不理会这些人,直接到窗口处,盘坐下来,微闭双眼。
  等警察的脚步声远了,一个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一身腱子肉,还纹着一条盘龙的大汉站起来,喝问道:“小子,混哪里的?犯了什么事?”
  陈煌眼睛都不睁,淡淡回道:“我是混哪里的?我混的地方是你们无法想象的。离我远点,一身业力缠绕的家伙。”
  后面的话那大汉没有听明白,前面的倒是一清二楚,勃然大怒,狞笑着一边咔吧咔吧拳头,一边靠近陈煌.
  陈煌猛地一睁眼,对着那大汉厌恶地轻喝一声:“滚!”
  大汉听到滚字,仿佛一股无形的力量撞击心神,脑海里一阵糊涂,力量巨大,无法站稳身形,顿时如同葫芦一般往后跌倒,还滚了几圈。
  其他几个人明显是和这大汉一起的,就欲站起来帮忙,却骇然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似乎有股无形力量逼住他们一般,压力越来越大,顿时汗水就滚滚而下。
  陈煌闷哼一声,继续淡淡说道:“不要打扰我,也不要和我说话。”说完闭上眼。
  神念看见大汉正狼狈不堪的爬起来,眼神已经关不住恐惧之色,陈煌面无表情的说到:“你居然还盘一条龙在身上,就你还配得上是龙么?还好我的兄弟不在这里,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
  当夜,拘留室内无话。
  第二天早上,那两个警察看见陈煌身体丝毫无伤,又精神抖擞,拘留室内其他几个犯人全部看陈煌的眼神是惶恐不安的样子,心里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起码明白了一点,这次他们的同事杨警官撞到铁板了。
  何止是铁板,钢板都不止。
  昨天夜里,陈煌虽然闭着双眼,其实没有睡觉,脑海里正和那片智能芯片交流,同时下达着指令。
  因为总是喊智能芯片,陈煌觉得太麻烦,知道了这芯片的本领后,就给它起了名字-----凌凌漆,周星驰的主演。
  凌凌漆和混沌钟结合了一部分,芯片再本领大,也是需要硬件配合,但是陈煌不可能把凌凌漆从脑海里挖出来,因为大脑神识已经和凌凌漆融合到一块了。
  所以混沌钟就只好委屈做了相应的硬件设备,好在混沌钟蕴含大道规则,自然是本能的感觉到这样做,对它而言只有好处而无坏处,于是就任由凌凌漆这个芯片的指挥和摆布了。
  凌凌漆得了混沌钟做硬件后,如鱼得水,只是瞬间功夫,就连接到地球网络,注册了无数马甲,将这件事情捅到了天涯,猫扑等个大论坛。
  这还不算,还把这事件原原本本的放到了政府的内部网络,甚至连国务院、中南海内部网络上都是头条挂起来。
  任由那些技术员怎么删除,都是删除不了。
  于是网络上就轰动了,到处传着这帖子,一片激愤之声,派出所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了,全部是谴责之声。
  。。。。。
  中南海内网技术部,会议室内
  一个身穿军装的大校敲着桌子,怒喝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还不删除,总书记多么忙?抽点时间看看消息,你们就给总书记看这个吗?啊~”声音猛然提高。
  一个少校技术员站起来,一脸委屈的回到:“报告首长,我们无论怎么样删除,只要一刷新,这消息就又出来了。”
  大校听完,一脸严肃问另外一个军人,“是这样的吗?”
  “报告首长,是的!”另外一个少校大声回到。
  大校开始进入思考,过了一会,说到:“我不管这些,你们不管想什么办法,也要把这消息删除掉,现在是八点整,再过两个小时,总书记就会上内网看了。给你们一个小时时间,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停顿一下,脸色铁青地吼道:“如果总书记上了网,看见的头条文件居然是这个狗屁消息,问起来,我们怎么回答?告诉总书记,被黑客入侵了,我们却没有任何办法?”
  这个网络是中南海内部网络,现在中央办公也逐渐换成网络化了,不然的话全部以纸张文件形式给总书记或者总理看,那得多少纸张呢?
  既然是内网,和外部完全是物理断开的,但是这有岂能难得住凌凌漆呢?电子信号发出,无论你是和外网断开的还是没有断开,只要它想去,就没有去不了的地方。
  那些领导每天办公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上中南海内网线看看,至于机密文件还依然是用纸张档案了。
  昨天夜里,凌凌漆链接到地球网络后,搜索到了中南海内网,用了他所在的星球网络技术直接将关于陈煌的这个事情贴了上去。
  他们的星球能够进行宇宙航行,其网络加密技术自然以地球上的网络技术肯定是无法解决的。却不知道这已经给陈煌带来了麻烦。
  这个主管技术的大校当然心里明白,只怕光靠本身的技术一时间无法删除,而现在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了。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无论这个黑客多么牛逼,肯定和这个陈煌认识或者有着一定的关系,不然怎么会冒这个风险到中南海内网来闹事呢?
  在大校看来,这完全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看来只有尽快找到陈煌,那么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找到陈煌后,先要求他将这个消息拿掉,不然总书记看见后,一旦问起来,谁能承担这责任?
  况且这个黑客技术既然这样厉害,找到陈煌后,将其请来为国家服务的话,那么不又是多了一个强力下属了吗?而且居然能在外网物理断开的情况下还能做到这样,起码这个黑客掌握了两个技术。
  第一他是怎么样链接到物理断开的网络,第二他采取了什么样的加密技术。这两个技术如果国家掌握其中一个就受益无穷。
  特别是第一个技术,物理断开后,还能连接上他们的内网,如果国家掌握了这个技术的话,那么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他们来说,就没有秘密了。
  大校的算盘打的很精明,可惜他不知道这个在他眼里牛X的黑客只是一个芯片罢了。
  时间不等人,大校抄起电话直接打到了江城武警司令部,一连串的暗语说出后,江城武警司令部顿时开出两车武警,拉起警报就往关押陈煌的派出所而去了。
  同时江城龙组的人员也接到命令,尽快找到陈煌,然后好好招待,一定要一个小时内,请他说服自己的朋友,把挂在中南海内网的头条消息给删除掉。
  龙组还接到命令,一定要联系到这个黑客,尽量安抚下来,然后送到京城来。要求随便他提,全部答应就是了。
  江城龙组的王组长接到这些命令后,顿时一身冷汗,自己的管辖地出了这等大事,一个处理不好,失职处分是难免的了。
  于是带领三个龙组精英奔向关押陈煌的派出所去了。
  而同时,关于的陈煌的档案资料迅速的收集之中。
  。。。。。。。。。。
  派出所内,徐老太的儿子正给所长递来一根烟,两个人正吞云吐雾,说说笑笑的,对于昨天晚上网友打的谴责电话,他们完全没有放在眼里,但是却完全不知道大祸即将临头。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