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花开堪折》->第二篇 高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五十九章 尘埃落定
( 本章字数:6922 更新时间:2007-12-25 20:06:00 )

  
  雨前初见花间蕊,雨后全无叶底花。
  蜂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


  “听爸爸说那几个家伙是在一家舞厅打架时被抓住的。这两个都是外地人,在本市里没有他们的档案。在审问时,这两个家伙为了避重就轻,把一次在路边袭击学生的事情说了起来。听他们说当时的情形,应该就是你遇袭那次。”说起来,蒋婷婷似乎还心有余悸。果然如此,还是顺蔓摸瓜给揪出来的,一个不小心破了起悬案,大伙立功受奖的机会来了。

  “那他们没说出指使人是谁吗?这两个人我肯定是不认识的,不会是看我不顺眼,上来就炼一顿吧。”动了刀子,要说是个偶然,这样的巧合,打死我也不会相信。
  “我也是这样想的,那天爸爸说时,我也问了他,他说那两个家伙看来象是惯犯,嘴很严,轻易不肯吐口。他已经嘱咐办案人员要仔细询问,必要时把你叫回来对执一下。我当时觉得没弄清楚就把你叫回来,也没什么意思,就说等你们问得差不多了再说呗。”
  大可在一旁插嘴道:“那俩家伙肯定是职业杀手。”李玲玉推了他一下,“你知道什么呀,别净瞎说。”

  蒋婷婷接着说道:“谁知道过了几天,我再问爸爸的时候,他却说还不知道呢,人已经交到检查院去了。”蒋婷婷说到这儿脸有些涨红,看现在的样子,就能想出她当时一定很着急。
  “我接着就问为什么呀,事情没弄清楚,怎么就交出去了。你猜老爸怎么说的,他说不清楚。我当时就急了,你是局长,怎么会不知道呢?难道你们警察就是这么稀里糊涂办案的么?”
  我一听,心里有了基本上有了点小数,当下淡淡一笑,“那蒋叔叔肯定是说,你现在还小,很多事情说了你也不明白的,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的,还真让你猜了人八九不离十,他差不多就是这么说的,还说以后有机会再查吧,现在只能先这个样子了。”蒋婷婷还是一片忿忿不平。
  “唉,这就叫政治呀,谁也没法子的事情。婷婷,你也不值得为此生气了,你能这么为我着想,我已经很感激了。不过看来要搞清楚,又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啦。”我长叹一声,不再言语。

  现在学习正在紧张,也顾不上这个了。警方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有一点头绪,以现在的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以后再说吧。如果他们不长眼,敢再惹我,我一定会有机会搞个水落石出。
  关于此事的讨论就此打住了,还是一桩无头的官司。

  随着天气越来越热,学习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老师和同学们都投入了百倍的精力在学习上。我也不再搞什么特殊,手机关掉,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积极地投身到学习大军中。
  如今整个高三也都没有了休息的时间。学校已经通知,高三的教室和宿舍通霄不停电,晚上可以不熄灯,随便学习到什么到时候都可以。任课老师们呢,不管多晚,都会随时轮流出现在教室里,为同学们答疑解惑。
  课程的学习早已结束,每位同学除了自己专攻自己的弱项,尽量缩小偏科的情况,再有就是做各种各样的模拟题。每个人的桌子上都堆满了各式各样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书籍、纸张。

  无论平时多好的朋友,见了面,也只是匆匆打个招呼,然后就各忙各的去了。在这最后的阶段,为了能有所提高,进所好一点的学校,大家都拼出老命来了。毕竟现在就业环境不比以前,不要说找份好工作,能有碗饭吃就不错了,更不是说你上了大学就能找到工作,人家现在招工,不仅要看你的文凭,还要看你毕业学校的牌子。越是名牌,被录用的机率越大。
  我的情况自然要好一些,以出众的学习能力,整个课本上的东西已经烂熟于胸。但现在的综合试卷包罗万象,要考查的东西很多,有了去年参加计算机比赛的经验,就多找了些相关书籍来看,希望能知识面更宽广一些,以保证自己取得最好的成绩。

  大可现在是用功的很,除了问我问题,连开玩笑的功夫都很少了。他与玲玉私下商量好了,无论如何,要考到一所城市去上大学,具体目标我不好问他,但知道他干劲十足,有无穷的动力。
  这样我唯一的调剂,就是小雯雯会时不时地送些好吃的来。然后顺便跟她说说笑话,偶尔揩上一点小油。
  晨姐知道我现在正在冲刺阶段,就一直没有出现过,有时会让小雯带些东西或捎几句话给我,无非就是注意身体之类的。我现在身上穿的这件短袖T恤就是她让雯雯送来的。
  眼看着多数同学面有菜色,人悄悄地瘦了下去,现在没有人会想着如何减肥,不管体重是否超标,哪怕早上起来不洗脸,一天下来,也绝对不会有人注意。
  看来人只有过得充实了,才不会去想什么诸如减肥、去痘、美容等等这类事情,这是闲人们才做的事情。要想改变生活质量,就得有自己的追求,真正行动起来。当然这里所说的生活质量,可不是吃好、穿好,不用动手、动脑这么简单。

  真正无聊、没有追求的人有闲有钱了,会花上上千上万的钞票,让别人整容、美容,在自己的身上、脸上瞎折腾,等自以为光彩照人了,然约上几个志同道合者凑到一起“码长城”,玩得晚了,趾高气扬地打个电话,让餐馆送吃的到家里,以显示自己的高人一等。还有一类人,本来没有钱,却又羡慕上述人等的生活,就会甘心去做“二奶”抱狗玩。不过此两类人却是对立阶级,经常会发生冲突、产生纠纷,而且互相之间都看不起。
  学的从容,又没有什么人可以交流,有了思考的时间,就时时会生出许多的感慨。

  眼看着自己蚴黑的皮肤又一点点的变为了白皙,高考也就在眼前了。
  “同学们,距离高考只有几天的时间了,大家可以放假休息一下,当然愿意学习的也可以留在学校里,老师会随时来给辅导。”
  这是学校的惯例,在高考的前几天,会给大家几天的时间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
  也确实是闷坏了,听了黄班的指示后,我抓紧跑回了家去。好久没见老爸和老妈了,就要考试了,很多事情跟他们说一说,讨论一下。二老对我放心,却并不表示他们对我不关心,我得把情况汇报一下,征求一下他们的想法。

  痛睡了两天,感觉爽极。小雯雯已经放假了,这两天帮着王姨干活,也没过来找我。打个电话给晨姐,快高考了,听听她还有什么可以指点于我的,也顺便报个平安,免得她为我担心。
  “小诚,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的,准备的怎么样了?”听到我的声音,晨姐很高兴。
  “挺好的,这两天正在休假呢,就是想跟你说说话。”
  “噢,是吗。可不吗就剩这几天了,是该好好放松放松。正好下午我没事,开车带你出去兜兜风,顺便散散心,好不好?”
  “当然好了,我正求之不得呢。”还是晨姐最了解我的心思。

  一会儿车子出了市区,“晨姐,我来开会车吧。”几个月没摸了,看到车我的手就有点痒。
  “臭小子,你行不行呀,没见你练过,会开吗?可别让姐姐陪你光荣。”
  “让我试试吧。”晨姐四处看看,路上基本见不到什么人,也不虞会有交警出现,经不住我的要求,尽管知道我没有执照,还是停下了车,我来坐到了驾驶员的位置上。
  这好车开起来就是爽,不用费力,速度就提起来了。哈哈,大家知道了可别去举报我。
  “小诚开得不错嘛,什么时候偷偷旷课,学会了开车。”这还是第一次上路行驶,以前都是在空地上。我的车技应该还不坏,晨姐挺赞赏的。也不奇怪,这可是老牛破车千锤百炼出来的技术。
  “这段时间学习太紧张了,很多事情都没跟你说呢。我在部队里学的开车,你是不知道,那车叫一个破呀。”
  晨姐听我给她讲述部队里学车的情形,我对那些车辆的形容,逗得她开心地笑。
  “还不错,看来这次大有收获的,连开车都学会了,还省了几千块钱的培训费呢。”
  “话是这样说,如果交了钱用这种破车学,我也不干哪,非得把钱要回来。对了,你还没见过我刚回来的时候,整个都晒得黑油油地,能照出人影子来,就算去了非洲,也没人会拿我当外人。可是到了学校,一关禁闭,没几天就又回来了。”
  晨姐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发,看我的眼中充满着温暖,我最喜欢她给我的这种感觉,“你就贫吧,看你,也不知道去理个发,头发都乱成什么样了。”
  “我这也是在效仿古人,高考不结束,坚决不理发。”甩了甩自己略显凌乱的头发,又加快了车子的速度。
  在我的胳膊上轻搡了一把,“行了小诚,你都快成野人啦,还吹呢。”说罢,自己也笑了起来。

  “哎,往那边拐。”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那边不就是一片荒地么,有什么好看的。”晨姐怎么想起来去那儿,真是奇怪。去年经过过那个地方,虽然不偏远,以前曾是一个大国企的势力范围,后来厂子倒闭了,就这么一直荒着,当时还曾经感慨,市里的住房那么紧张,这么块好地就这么闲置着,也不知道市里的领导都是怎么想的。
  “走吧,去了就知道了。”晨姐执意让我把车往那边开去。

  转了两个弯后,那块曾经的地段就出现在了眼前。
  已经变了样,这里已经在搞开发了。各种大型的建筑机械正在轰鸣着,下面的基础已经打好,准备往上盖了。
  “噢,决策者们终于醒悟了,看来是要利用起这块闲置土地了。晨姐,这儿是要盖住宅楼么?”我还是不明白她带我来这儿的用意。
  “是呀,要开发商品房。”晨姐向工地上望着。
  “那你带我来这儿什么意思,你要在这儿买房子,准备成家了?”
  “去你的,个坏东西,胡说八道的我不理你了。”晨姐一脸嗔怒,扭过头去不理我。

  过了会,脸色缓和下来,“我真是准备在这儿买栋房子,好给你娶媳妇用。”说完看着我,“扑哧”一笑。
  “我——”晨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呀。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这个地方是老爷子的队伍在搞开发呢。”
  “嗯——”我的脑子里转了无数个圈,“这儿是挺好的,开发前景很光明,不过,那个广场呢?”
  “投标失败了,被一家外地公司争走了。”
  “啊!”我吃了一惊,“不会是被那什么书记的亲戚搞到手了吧。”
  “才不是呢。”晨姐看不出一点不高兴,“是另一家外地的开发公司。陈书记的那个亲戚呀,已经因为经济问题被弄进去了。老爸说了,还多亏你提供的线索呢,否则要是他们搞暗箱操作,怕是要害国害民呢。”
  “那祁伯伯一定是暗下黑手了吧。”冲着晨姐开了玩笑,我喜欢看她假装生气的样子。
  “净瞎说,再说我也不清楚。”她果然让我达到了预期目的。

  她又继续下去:“那家公司确实有实力,经营和管理上都很有一套,标的低的惊人,老爷子的大富争不过人家。要是用那个价格下来,根本就赚不到钱。”
  “是吗,那祁伯伯一定很失望吧。”
  “没有的事情,这一阵子大富也一直在行动,虽然没把这个项目拿到手,可搞好了与黄副市长的关系。正好又有了这么个机会,经过活动,争取到了这块土地的开发权。他高兴还来不及呢,这块地虽然不象广场看起来那么风光,但利润绝对不差。”
  我微微一笑,“那不是更好了,祁伯伯这次肯定能发个横财,大赚一笔,作梦也得偷着乐吧。”
  “去你的,”晨姐推了我一把,“哪有你这么说大人的,亏他还夸你呢,说听了你的话,搞对了与黄市长的关系,内部也进行了改组。对了,还准备奖励你一下呢,到时盖好了,让你在这儿挑一间房子住呢。”
  “不是真的吧,我可没有这么多钱。”
  “要是免费送你一套呢?”晨姐拉着我的手,“咱们过去看看。”
  “那可不行,你一定得跟祁伯伯说,我可不能要,再说也没帮上什么忙。”
  “小诚,不能小瞧了自己,要知道如今信息也很值钱呀。如果没有你当时的提醒,不光是广场搞不下来,就是这儿只怕也难得到这么好的机会。我看老爸很欣赏你的,他还从来没有这么表扬过一个小孩呢。”

  “再次声明,我已经不是小孩啦,马上就上大学了。不过,房子我是真的不能要。要是能赚到足够的钱,还真想在这儿买栋房子给老爸、老妈住呢,我家原来的房子太小了。这儿的环境好,离市里也不是很远,等老爸退休了,他们过来住正好。”房子我当然想要,不花钱的好事谁不想,但不能坏了自己的骨气。
  “行了,知道你不是小孩了。每次都是,明明小嘛,说你还不愿意。”晨姐一脸笑意的看着我,对我拒绝这个馈赠,还是很欣赏。“不错,小诚,看不出你还挺孝顺。”

  和晨姐边并肩往前走着,边开心地说笑着,没注意一辆车子冲过来,停在了我们旁边。
  下来的正是祁伯伯,“看车子就知道是晨晨来了,原来逸诚也在,我说我的大小姐怎么关心起工地上的事情来了。”
  “爸——”晨姐白了祁伯伯一眼。
  祁永年回头把手里的包递给跟在身后的一个年轻人,说道,“你先去吧。”
  我过去叫了声:“祁伯伯好。”
  “好。”祁永年爽朗的一笑,“逸诚怎么有空过来啦,今天不用学习?怎么样,我的工地还热闹吧。”
  “不错,挺红火的。快高考了,出来散散心。”
  “对,可别太累着了,到了我这个年纪,才知道有个健康的身体是最重要的。好,你们年轻人说话,我就不陪你们了。晨晨陪着逸诚好好看看。”
  “爸,你又来了,老是这套官话,谁让你陪了,快去忙您的吧。”晨姐冲他嗔道。
  “好啊,嫌我老头子碍你们了。好,我走。”祁伯伯真是一个有趣的人,连自己的女儿都打趣。

  冲我丢下一句话,“逸诚,好好看看,回头看上那儿,等盖好了搬过来住。”就匆匆往工地上走去,当个老板挺不容易的,没有多少时间是属于自己的。
  “咦,祁伯伯还真有这个意思,老头够大方的。”目送着祁永年匆匆离去,回头冲晨姐说道。
  晨姐又笑了起来,跟我在一起,她是特别爱笑,“你当他好心呢,还不是想以后把你网罗到手下,替他卖命。”所谓“无商不奸”果然是有道理,自己的女儿也是这么看的。

  一年一度的高考开始了,这成了一道特殊的风景线。墙里是前途未卜的莘莘学子,门外是心急如焚的诸位家长。“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不对,也有相同的人,复课者是也。
  同往年一样,学生不能在本校参加高考,我们今年的考场在二中。因为各种各样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理由,这么多年了,我们考生还是始终被当作贼来防着。
  所有的闲杂人等被挡在了校外,高音喇叭在不知疲倦地重复播送着考生须知。监考的老师还是一名本地,一位来自外地,互相监督,以保证考试的公平性。

  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炎热,考场的条件倒也不错,每间屋子里都装上了空调。学校的围墙外面是各种车辆的大集合,高级轿车、人力三轮,各型各色的都有。
  家长们浑然忘记了当头的烈日,相识者无论是开车的还是骑车的,找块大太阳地就热烈地交谈,互相进行着自己也不相信的恭维。没有熟悉人的,就独自在那儿打转。那边考生刚进考场,这边就紧地张望,似乎几分钟后自己的子女就会出来。
  别看手里提着水壶,拿着毛巾,还有巧克力等各种补充能量的食品,其实到时真正用得上的不多。考好的一高兴,考砸的一伤心,谁都吃不下去。

  我跟爸、妈都说好了的,不要他们来参观,一个是对自己有信心,再一个根本就帮不上忙嘛。
  一个班的同学都尽量的给分到了不同的考场,第一天上午的试考完后,提前半个小时交了卷,也没见到大可,一个人走了出来,信步来到了大门外,幸好二中隔我们那儿也不远,还可以回家休息一下。

  我出来的是比较早的,到了门口,许多素不相识的家长热情围过来,冲我亮着笑脸,不断地有人问道:“怎么样,今年的题偏不偏?”
  夹杂着各种各样的询问,随口回答着,挤出了人群。
  “诚哥哥,快来呀,我在这儿呢。”雯雯拿着一瓶可乐向我跑过来。
  “雯雯,你怎么来了?没在家里帮王姨干活。”
  “我来陪考,当你的家长呀。再说了,家里的事永远也干不完的。”
  “呸!就你这小样,还当家长。”是啊,如果没上高二的小姑娘也算是家长的话,她可能算得上是最小的家长啦。
  “哼。”雯雯又掘起了嘴,“人家怕你一个人没意思嘛,真是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嘴里说着,还是把可乐打开了递给我。
  “诚哥哥,怎么样,还不错吧。”小雯关切地问着。
  “当然,凭咱的水平,那还错得了。”本来还想早点出来的,因为是第一场,就又多检查了几遍,一句话来形容考试,那就是“游刃有余”。

  三天的考试很快就结束了,小雯雯也一直陪在外面。小丫头对我真是不错,就凭她这份热情,考虑两年后她高考,也请假来陪她。
  高考的结束,也预示着我高中生活的完结,以后就要踏上一个新的征途了。
  高中生活就这么过去了,任小雯挽着我的胳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复杂心情,慢慢踱在回家的路上。
  一团飘过来的白云遮住了太阳,看着身边笑逐颜开的江晓雯,一种全新的生活,也悄悄地拉开了序幕。尽管不知道未来将是何种的开始,但一切总归是要到来的。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