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历史的天空》->第六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一十六节(完)
( 本章字数:4278 更新时间:2009-7-9 20:19:00 )


  陈墨涵估计,今晚梁必达挽留他作彻夜长谈,就是同上述传说有关。
  出乎意料的是,梁必达并没有把话题往那个思路上引,而是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墨涵同志,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一件什么事吗?”
  陈墨涵不得要领,回答说:“司令员的思路神出鬼没的,哪是我能神机妙算的啊。我是越来越难领会首长的意图了。”
  梁必达把身体埋在硕大的皮椅子里,以手抚额,说:“就在刚才,半个小时以前,我突然想,我该休息了,应该辞职。”
  陈墨涵吃了一惊,怔怔地看着梁必达,良久才说:“司令员,此言从何谈起?”
  梁必达说:“你不相信吧?两个小时前,倘若是别人对我说这话,我敢掴他耳光子你信不信?连我自己都难以置信。可是,这是真的。刚才在同切斯特顿叫阵的时候,我还在想,有朝一日,我也要领一支部队打到Y国去,狗日的老子也当一回国际宪兵。可是,下来之后,我想明白了,这个有朝一日不会再有了。你我都是过了六十往七十岁走的人了,我这个年纪,在我军大区司令员的位置上,不是最老的。而相当于我这个职务的切斯特顿才四十八岁,他那个年纪在他那个位置上却不是最年轻的。真的拼刺刀?开玩笑罢了,除了士气高他一头,别的概无优势。他的底气是足啊,综合国力你没法跟他比,战斗力你也没法跟他比。我们说强大,是强大,就看跟谁比了,不能光跟越南老挝柬埔寨比,要比就跟强的比,比不过人家,你就得忍气吞声。未来战争不是你我经历过的那种常规战争了,我们中国哪怕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打光一个团,还有一个师,可以前仆后继,跟他打持久战。人对人,个顶个,拼刺刀抡手榴弹,老子谁也不尿。可未来战争是什么?未来战争就是高科技战争,你人多没用,你勇敢也不一定能勇敢得出来,他有隐形飞机,有导弹,有电子武器,你在这里把刺刀大炮备得车马炮齐,可他不跟你照面,你连影子还没见着,战争已经结束了,人家已经胜利了,你徒有一腔热血,可是报国无门,你干瞪眼。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未来战争,我们这些人已经不适应了,既不是拼刺刀挥大刀片子了,也不是常规战火器战了,哪怕你有孙子兵法三十六计,都不一定有机会施展。一句话,我们在立足于常规战争的前提下,必须着眼于高科技战争,不一定就能打起来,但是你必须准备,只有你准备充分了,才反而有可能打不起来,你没有准备,他吓唬就能把你吓唬住。”

  陈墨涵目瞪口呆。尽管他知道梁必达一向是鲁莽的外表掩盖着精明的内心,但是,从梁必达的嘴里流露出如此深谋远虑的战争忧患意识,他还是感到意外。这不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问题,这就是高屋建瓴高瞻远瞩。梁必达说他生下来就是冲着要当司令员来的,这活不是盲目自信,司令员就是司令员,梁必达就是梁必达,那颗看似:普通的头颅绝不普通。陈墨涵诚恳地说:“听司令员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们都落后了。”
  梁必达说:“落后的何止是你们啊,我不落后,就不会跟你这么推心置腹了。所以我说我想辞职呢。我们对高科技战争懂得多少?几乎一无所知。是的,是可以学习,可以活到老学到老。可是,我们能学过年轻人吗?常规战争我们可以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可是高科技战争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我们为什么不激流勇退,让年轻人早一点进入情况呢?我们是功成名就了,没有什么遗憾了,可以理直气壮地退下来,可以袖手旁观,也可以呐喊助威,就是不能挥戈上阵了,那是要出洋相的。墨涵同志,你不会认为我是故作姿态吧?”
  陈墨涵说:“就算是故作姿态,这个姿态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作得出来的。”
  梁必达淡淡一笑,说:“我是今天,……哦,现在已经算是昨天了,昨天才宣布任职,今天就提出辞职,显然是天方夜谭。可是,我又分明感到了紧迫,也许,在司令员的位置上我还要盘踞年把两年,怎么办?就这么死皮赖脸而又毫无建树地等待下台?那不又耽误了几年?不能等。我们的战争眼下是没有发生,然而国际间的战斗天天都有,我们不能熟视无睹,战争离我们并不遥远,如果我们不认识到这一点,战争就会离我们更近。我在这里代表我个人提议,你这个副参谋长要紧急行动起来。我犯个自由主义,你新的任职命令很快就要下来了,D军区的高科技学习就由你来主持,我的三把火就从你这里烧起,从明天起,你就给我思考这个问题,下个礼拜,要成立一个班子,叫响高科技战争准备的口号,同时给总部写报告,我们D军区要向科技建军的方向努力,部队砸锅卖铁也要先把计算机自动化建立起来。兵器装备我们无能为力,但是立足现有条件,在通讯、情报、交通、补给等指挥和保障系统方面,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有了这第一步,我们也好给后面上来的同志交个好班。”

  陈墨涵真诚地激动了,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眼窝有些发热,声音有些发颤,说:“司令员……老梁,有你这句话,我陈墨涵全力以赴。至于新的职务,无所谓,我就当一个专门分管科技的副参谋长,能够在这个岗位上做点实事,死而无憾。”
  梁必达平静地笑笑,摆了摆手,说:“墨涵,你别激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们一起努力就是了。这个问题就到这里,现在,该是我们两个蓝桥埠娃子谈点私事的时候了。墨涵,还记得韩秋云吗?”
  陈墨涵浑身一颤,惊问:“怎么,有她的消息了?”
  梁必达点了点头,说:“来信了。她的那个洋老公死了,她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漂泊,倍感孤零啊,申请回国定居,我已经跟国务院有关部门联系了,正在办理。”
  陈墨涵怔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说:“好啊,落叶归根啊。她没有孩子吗?”
  梁必达说:“没有,这也是战争给她留下的遗憾。遗憾,我们就是在遗憾中生,而且还将在遗憾中去。”

  陈墨涵琢磨梁必达的话,沉思不语,过了一会儿才开玩笑说:“我听司令员这话,是不是有破镜重圆的意思啊?”
  梁必达凄然一笑,说:“老了,还谈什么破镜重圆?就是让我破镜重圆,我也不干了。积六十多年人生经验,我现在得出一个结论,老婆还是自己的好,我的老婆还是老安好。好了,不要老不正经了。韩秋云虽然是个孤老太太了,但是比你我都有钱,提出要捐献二十万美元,在凹凸山给国共两军抗日烈士修墓,尤其是要找到贵军高秋江的遗骸……哦,对了,我还得告诉你一件事——你不是一直在暗中查访高秋江的下落吗?现在我可以给你交底了,高女士尚在人间,就在洛安州。”
  陈墨涵心中一颤,表情急剧变化,就像白日里见到了活鬼,好不容易才恢复常态,强作镇静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梁必达拿起一支香烟,优哉悠哉地玩弄着,说:“我知道,这几年你是跟我同心同德了,但这并不等于我们之间没有猜疑。其实你仍然一直对于李文彬事件和高秋江事件心存疑窦,只不过你没有把我想得那么阴险罢了,就是想到了,你也理解了。现在,是打开天窗说亮话的时候了。我告诉你,高秋江女士的手里确实有李文彬临死之前留下的一封信,按照那封信的说法,搞掉李文彬的,确实是凹凸山分区内部的人,但不是我梁必达,不是张普景,也不是窦玉泉。这个人是谁,我就不说了,以后高女士会告诉你的。当然,李文彬是疯狗乱咬,可信可不信。他还说谁谁谁在‘纯洁运动’中想毒死我,谁谁谁在做地下工作时被俘,一道被俘的三个人中死了一个,失踪一个,惟独谁谁谁自己活下来了,谁谁谁在红军时期侵吞战士的粮食,导致该战士在过草地的时候活活饿死,谁谁谁曾经跟刘汉英做交易要除掉我,谁谁谁在苏区的时候就是叛徒,谁谁谁打死过自己的同志……多啦,我认为都是无稽之谈。高女士把这封信当做机密保留到现在,动机是好的,是负责精神。但我们还是要向张普景同志学习,重在证据,而不能把叛徒的一派胡言当真。”
  陈墨涵犹如身在梦里,惊问:“你是怎么……什么时候同高秋江取得联系的?”
  梁必达淡淡一笑:“我们两个在七二八农场接受改造的时候,高秋江派人给你递个信息,你以为她仅仅是找你的吗?不,她实际上是在证实我的下落。事实上,这些年来,高女士一直就在我们的身边,我从来没有见过她的面,但是,她攥着那封信,其动机就是有朝一日保护我,她在许多场合里都说过,她认为梁大牙是凹凸山地区最优秀的抗日军人。为此,我在惭愧的同时也真诚地感激她。我还可以告诉你,在她最艰难的日子里,尽管我也是泥菩萨了,但是,给她提供保护的,恰好是我——梁必达。怎么样老弟,你没有想到吧?至于我们是怎样取得联系的,是什么时候联系上的,见到她你自然就会清楚了。”

  天啦——陈墨涵简直不能控制自己了,尽管他有一千个设想一万个假设,可是,当事实以真实的面目出现的时候,他还是被惊得瞠目结舌。
  梁必达啊梁必达,他心里装着多少秘密啊?战争在他们这一群人中间制造了多少秘密,梁必达的心里就保守着多少秘密。他总是充当战争的胜利者,他怎么能不胜利呢?他又是真实的,他的真实让你惊慌失措。而且,这一切真相他是埋藏得多么深啊,即使在今天,当他终于说出来的时候,他还好像是无意间涉及到的,是刚刚想起来的,是“哦,对了……”如果不是已经坐在了现在的位置上,他会把高秋江这张牌打出来吗?什么叫大将风度?这就是大将风度。你永远休想解透他的方程。陈墨涵本来还想问问前不久出现在K军机关的那份匿名材料出自谁手,他相信这件事情也断然不会瞒过梁必达的火眼金睛。可是话到嘴边,又迅速地咽下了,从而避免了一个愚蠢的错误。
  梁必达见陈墨涵失态,笑笑说:“好了,都是历史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在十个小时之内就能见到高女士。不过,韩秋云也提出来了,要寻找她的老上司的遗骸。我是这样想的,等一段时间,等韩秋云回国之后,我向军区党委提出来,由你出面接待和安排,你陪同韩秋云到洛安州,找到高女士,给韩女士一个惊喜,同时,也可以为历史上的一段疑案划句号了。我相信,到那时候,你才会真正对梁必达有所了解。”
  陈墨涵说:“自从从七二八农场解放出来之后,我就相信你了。”
  梁必达笑笑,站起身子,说:“那就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了。但是我敢肯定,至少是在现在,你还是怀疑的——这一切是怎么啦,难道是梁必达又在布置圈套?梁必达的圈套总是天衣无缝的——陈副参谋长,我说得不错吧?如果我说错了,你可以拒绝我的一切命令。”
  陈墨涵苦苦一笑,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凌晨三时,陈墨涵终于离开梁家,走出梁家大门,情不自禁地抬起头来,仰望苍穹,只见一轮皓月当空,银汉稀疏。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