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穿越以和为贵》->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百章 雄关漫道
( 本章字数:11566 更新时间:2009-6-24 7:01:00 )


  暾哥嘴里的“沈世雅和我们家打架”了的话,认真想想,还真说对了。
  沈世雅并没有大规模的出兵,只是经常会和燕军发生一些小小的摩擦,但有时候,小摩擦也会升级为零零星星的战役。
  齐懋生脸色冷竣:“四叔走一趟北江郡吧,和沈世雅谈一谈,条件不妨放宽些……打了三年仗了,我们燕地也需要修整修整了。有什么事,等后年开春吧……”
  大家心知肚明,开始讨论起这几年的行军操练起来。
  等大家散的时候,已是月上柳梢头。
  皎洁的月光象银子似的洒在院子里头,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桂花香。
  齐懋生微怔。
  又快到秋夕节了。
  暾哥,就是秋夕节得的。
  夕颜嫁过来这几年,还真的没有好好地过一个秋夕节。
  想到这里,他不由笑着对众人道:“我们今天也来过个热闹些的秋夕节吧!”
  歌舞升平地繁华景象。可以暂时冲淡一下战争所带来地紧张。
  众人都说好。
  “那我能不能等秋夕节过了再去北江郡!”四叔齐炻立刻讨价还价道。
  龚涛等人哄笑:“可以可以。您只要九月初十赶到北江郡即可。”
  齐炻摸了摸鼻子。沮丧地道:“那我还是明天就出发吧!”
  大家就站在院子中间热烈地讨论了一会关于怎么过秋夕地事。然后才各自回府。
  齐懋生高兴地回了梨园。
  顾夕颜正倚在临窗大炕的迎枕上,指挥着丫头们收拾暾哥小时候的衣物。
  “回来了!”看见齐懋生,顾夕颜懒懒地打了一声招呼。
  这段时间,夕颜的精神好象很差的样子。
  齐懋生就有些讨好地把大家准备好好地过个秋夕的决定告诉了她,谁知道顾夕颜一听,竟然象小孩子似的在他怀里哼哼:“怎么会这样啊?为什么我和秋夕节总是没有缘份啊!我的那条百花不落地的裙子还没有机会穿呢……这几年还可以冒充冒充小姑娘,等过几年,拖儿带女地,只有留着给媳妇穿了。”
  “又说什么胡话!”齐懋生不满地道。“还冒充小姑娘……”
  顾夕颜就有些任性地抱着齐懋生:“反正我不高兴,不高兴!”
  齐懋生望着她那娇憨的脸,笑道:“这都不高兴……今年我带你去买花灯,放河灯,猜灯迷……一定算数。”
  那年,顾夕颜诱惑他。没去成,这三年,又一直打仗,齐懋生根本就没有回家过秋夕节,大家也没这心情……
  “你算数有什么用……”顾夕颜就嘟着嘴握着齐懋生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要他答应才行!”
  “夕颜----”齐懋生满脸惊讶。
  顾夕颜妩媚地斜睇着齐懋生,点了点头。
  “那你昨天晚上还……”望着还没有退下的春秀,齐懋生把没有说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我也是今天才确定的嘛!”顾夕颜娇嗔道。
  齐懋生就有些紧张地摸了摸她的腹部:“那你有没有哪里感觉不好的!”
  “没有啊!”顾夕颜也有些迷惑,“和怀暾哥的时候一样。连晨吐也没有……就是有点想睡……”
  齐懋生就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说到这里,他象想起了什么似的。俯身在顾夕颜的耳边低语:“这一次,可不能再自己哺乳了,要让乳娘养,知道了吗?”
  顾夕颜一怔。
  齐懋生却在她耳边低语:“你只管孩子了,我怎么办?”
  顾夕颜掩嘴而笑。
  顾夕颜再次怀孕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燕地高层,各家的女眷都带了东西来看顾夕颜,梁掌珠本来也想去的,可上次在齐府地遭遇又让她心里有点忐忑,而且。她还有一些私学上的事急需商量顾夕颜。
  梁掌珠就托徐姑娘去见顾夕颜:“你去看看情况……”徐姑娘很意外:“我吗?”
  梁掌珠笑着点头:“多和少夫人接触一下,对你以后有好处!而且,国公爷的意思,想让齐家来掌管私学和孤儿院,你去,也和少夫人约个时间,我想单独和她谈一谈。”
  徐姑娘微微有些吃惊:“齐家想掌管私学和孤儿院?那这样一来,岂不又办成了官学和义庄?”
  梁掌珠也正为这事担心,她眉宇间就流露出几分郁色:“所以要和少夫人好好地商量商量……”可她上次去。燕国公府的两位主人都没有见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回避这件事。“本来这事就是少夫人帮着办起来的,可我管了这么多年,哪能没有一点感情……”说到这里,她不由流露出几分伤感。
  针线班子也好,私学也好,孤儿院也好,对那些孤儿寡母的人有多大的帮助,没有人比她的体会更深了。现在是齐灏当国公爷。又有顾夕颜支持这件事。就算是交到官衙,相信那些人也会好好的管理。可十年之后。百年之后呢……也许她考虑的太远了,可她真心希望这些事能薪火相传的办下去。
  “徐姑娘,你就帮我走这一趟吧!这件事,其他人去,我还真地不放心!”
  徐姑娘温和的眸子渐渐变得笃定,她微笑着点头:“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把您的意思转达给少夫人的!”
  顾夕颜是怀孕,又不是生病,可趁着这个机会想和她接近关系的不在少数。
  水至清则无鱼。
  顾夕颜并不介意这种交际应酬。但当她看到徐姑娘的时候,还是微微有点吃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徐姑娘给她请了安,笑道:“梁姐姐有事走不开,所以特意让我来看看少夫人。”
  顾夕颜这才放下心来,让人上了茶。
  徐姑娘谢了一声,接过茶来客气地饮了一口。
  茶到口中,她就怔了怔。
  顾夕颜见状,忙道:“怎么,是不是不好喝?”
  徐姑娘见顾夕颜很关心的样子,欠身笑道:“不是。这茶很好喝,好象是江南的毫针……我很多年都没有喝到这样的好茶了。”
  顾夕颜就笑道:“看样子你是个懂茶的人,难得你喜欢,我让人给你包一斤带回去喝吧!”
  “一斤!”徐姑娘怔了怔。
  顾夕颜就解释道:“宝剑赠英雄……我是个不喝茶的人,你既然喜欢。多拿些去好了。”
  毫针一向是贡品,到了燕地,那就更是千金难求了。徐姑娘是个懂茶的人,自然知道这其中的珍贵,对于顾夕颜的大方,她有些不好意思:“这也太贵重了……”
  贵重与否,因人而异的吧!
  顾夕颜毫不在意,让杏雨去找端娘拿茶叶。
  徐姑娘就趁着这机会婉转地把来意说了。
  顾夕颜认真地考虑了一会,道:“我知道刘家少奶奶的意思了。这件事,我们的确要抽个时间谈谈才好。你去帮我问问,看她今天下午有没有空。能不能来一趟。”
  徐姑娘来地目地达到了,心也安了下来。
  趁着等杏雨拿茶叶地机会,两个人闲聊了几句。
  顾夕颜心里暗暗有些吃惊。
  这位徐姑娘品味很高,而且对时事政局也有自己的见解,不象是一般地女子。
  两人正说着话,春秀就进来禀道:“少夫人,花生胡同的大少奶奶来看您了!”
  方少芹吗?
  顾夕颜微怔。
  两人还是今年正月十五见过一次面。
  “快请进来吧!”顾夕颜笑道。
  徐姑娘就站起身来:“夫人有客,我就回避回避吧!”
  大家都是女的,有什么好回避的。再说了。这屋子只有这么一点大,回避,能回避那里去。
  谁知道徐姑娘竟然准备去耳房。
  那可是顾夕颜的梳洗如厕的地方。
  顾夕颜皱了皱眉:“徐姑娘,你也是个大方的人,何必如此拘礼!”
  徐姑娘脸色一红,正要说什么,方少芹已撩帘而入。
  看见有人,她只是淡淡地瞟了一眼。
  现在燕地只有是能拉得上一点关系的,都会往顾夕颜屋子里跑。
  她并没有在意。笑道:“哎呀,还有客人啊!”
  顾夕颜就向方少芹介绍:“这位是我们慈心孤儿院的院长。”
  徐姑娘低垂着头,姿态间带着几份卑微地朝方少芹曲膝行了一个礼。
  方少芹淡淡地点了点头,坐到炕前笑着问了问顾夕颜的情况。
  寒暄了两句,杏雨带了茶叶来。
  徐姑娘就远远地给顾夕颜行一个礼,轻声道:“少夫人,那我就先走了!”
  顾夕颜点了点头,喊了杏雨送徐姑娘出去。
  她回过头来,准备再和方少芹说几句话。却看见方少芹的脸色煞白。神色惊恐,一副魂不守舍的仓皇模样。
  “少芹。少芹,”顾夕颜喊她,“你这是怎么了?”
  方少芹半晌才回过神来:“没,没什么?”
  话虽如此,她却立刻起身道:“婶婶,我还有事,先走了!”没有等顾夕颜有什么表示,她就如被鬼追似的急匆匆地出了门。
  顾夕颜就朝着杏雨使了一个眼色。
  方少芹不顾仆妇们惊诧的目光,提着裙摆一路追了出去。
  当那个削瘦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时,她不由大声喊道:“徐姐姐,徐姐姐,请留步!”
  瘦弱却显得柔韧的身影顿了顿,然后有些无奈地转过身来:“少芹,好久不见了!”
  方少芹泪盈于睫:“徐姐姐,真的是你!”
  徐姑娘轻轻点了点头:“可不是,真的是我!”
  当年,徐姑娘出事的时候。大家都不敢相信,后来被送到了道观,然后象所有曾经有过这种经历的女子一样,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里,消失在了大家的心中……却没想到,有一天,会在这种情况下相遇。
  为什么会发生那种事?又为什么会到了燕地?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有很多的话要问,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徐姑娘淡淡地笑,为方少芹解围:“我没有做那些事……”
  “那你为什么不到跟六伯母解释解释?”方少芹不解地问。
  徐姑娘望着她明了的笑:“方家的人知道,徐家的人也知道,何必要我这小女子出面去解释。”
  “徐姐姐,您这是什么意思?”方少芹惊愕地道。
  徐姑姑却答非所问地道:“当时,我也不甘心,想知道为什么,所以从道观里逃了出来。后来,我知道了一些事,准备到燕地来,找燕国公齐灏……可这一路行来。却让我觉得自己的痛苦在真正的苦难面前是如此的卑微……少芹,你的事,我也知道一些。有时候,人要学会退一步……”
  方少芹怔怔地望着徐姑娘,眼泪如雨般地落了下来:“徐姐姐,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受的是什么罪……你要是知道,也不会说的这样轻松了……”
  徐姑娘犹豫半晌,上前轻轻地搂住了方少芹:“我怎么会不知道……我曾经也是其中的一个……”
  那和善的语气,温暖的怀抱,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
  方少芹扑在了徐姑娘地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我自幼就和方少卿订了亲,他却迟迟不愿意来迎娶我,总说,男子汉大丈夫,应先立业后成家。我听了,只有高兴,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有责任心的郎君。可他中了状元。却不入仕,也不提成亲的事,反而到各地去游学,说是为了趁着年轻地时候增加一些见识。方伯父不同意,可方少莹却每每为方少卿解释、开脱。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就有意地接近方少莹,希望能从她那里得到一点点消息。”徐姑娘轻轻地拍着怀里的方少芹,面带微笑的望着一碧如洗的天空,好象是在讲别人的故事。“有一天。我在方少莹那里做客,看见方少卿的小厮在少莹屋门前徘徊。好象很着急的样子,而少莹见了,竟然不动声色,派了贴身的晓月去见那小厮……他们两兄妹的这番举动,更是让我觉得鬼祟,我就让秋吟跟着她们……谁知道,秋吟竟然一去不返。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又不知道这件事与方家有没有关系,而我最担心地是怕父亲知道了去找方家的人理论,所以我偷偷地去找方少莹,想让她帮我打听打听。方少莹不断地向我保证,很快就会有消息的。可过了几个月,秋吟的事都没有给我一个准确的回音。突然有一天,方少莹约我去徐家城外的一座别院见面,说是有了秋吟的消息。我心里虽然觉得不妥,但是自家的庭院,我还是去了,谁知道……竟然就出了那样的事!”
  方少芹抬头,神色游离:“你是说,你是说,是方家害了你?”
  徐姑娘疏离地笑:“我们徐家,又何曾脱得了关系……”
  “徐姐姐……”方少芹满脸地震惊。
  “少芹,我跟你说这些,是希望你看得更明白一些,选择一条能活下去的路走而已!”徐姑娘怜悯地望着方少芹。
  “能活下去的路走……”方少芹神色恍然地喃喃自语。
  梁掌珠那边,一接到消息就梳装打扮了一番去见了顾夕颜,而且开门见山地谈了自己的想法。
  顾夕颜听了,沉吟道:“如果办成民间的,以后也一样会面临很多的困难。我的意思是,能不能大家合办,由我们来具体管理,依靠官家的势力……”
  梁掌珠道:“我也考虑过,只是觉得可能性不大。”
  顾夕颜就想到了现在一些基金会的运作模式,然后换成梁掌珠能理解地方式讲给她听。
  两个人一直说到了太阳西下才有了一些章程。
  “就照少夫人地意思。我再商量商量韩姐姐,到时候,少不了要请您出面帮着圆圆场。”梁掌看天色不早了,就笑着结束了今天的话题。
  顾夕颜笑道:“瞧您说地。说起来,这件事还是我给闹起来的,累了少奶奶一年四季操劳。”
  两人说了几句客气话。顾夕颜就要送梁掌珠出门。
  现在这个时间,谁敢让顾夕颜随便走动,梁掌珠自然是态度坚决地推辞。
  两人就站在门口寒暄了几句,顾夕颜就看见红鸾带着几个小丫头走了过来。
  她不由地暗暗着急。
  这个丫头,可别这时候出什么状况才好。
  梁掌珠也看见了红鸾,就笑着给红鸾行了一个礼:“三姑娘,好久不见了!”
  红鸾神色间就有了几份拘谨,她曲膝给梁掌珠还了一个礼,客气地喊了一声“少奶奶”。倒把梁掌珠吓了一大跳。
  顾夕颜忙把梁掌珠支走:“少奶奶还是赶快去趟龚府吧,说起来,这事还有些急!”
  梁掌珠应了一声。又和红鸾打了一声招呼,这才转身离去。
  梁掌珠一走,红鸾就满脸期待地望着她:“刘谨的娘是你叫来的吗?”
  顾夕颜解释道:“是啊,找她来是为了私学和孤儿院的事!”
  红鸾的眼神就渐渐暗淡下去。
  魏夫人对崔氏说的话,端娘已经委婉地告诉了她。
  红鸾进屋给顾夕颜请了安,就要走。
  顾夕颜奇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怎么人来了,却不说了呢?”
  红鸾很少出晚晴轩,就更谈不上和顾夕颜有什么交流了。
  她迟疑地道:“我听说刘谨的娘来了,还以为……”
  实际上。崔氏已经打听清楚了,刘谨还没有订亲,今年十五岁,只比红鸾大一个月,梁掌珠这段时间也正为他的婚事发愁。家里稍微好一点的,嫌他们是外来户,家里差一点的,梁掌珠又觉得委屈了自己的儿子。
  顾夕颜头痛道:“你只见了刘谨一面,怎么就知道他的好呢?”
  红鸾辩驳道:“他解题很漂亮。从来不拐弯抹角,他一定是个好人。”
  顾夕颜就有些啼笑皆非。
  红鸾见顾夕颜不以为然的样子,生气地道:“真的,你不懂,他一定是个好人!”
  火石电光中,顾夕颜突然想到有人通过打牌交朋友,说在牌桌上可以看到一个人地人品好不好,这算不算是殊途同归……也许红鸾就有这样的认知呢?
  顾夕颜很无奈地想。
  她就想着找个合适的话劝慰红鸾别急,门外却传来霍霍地鞋声。齐懋生冷着脸进来了。
  红鸾就象见了猫的老鼠似的匆匆给齐懋生行了一个礼就跑了。
  齐懋生脸色铁青地站在屋子中间。胸脯一起一伏地大口呼吸着,很象很生气却又要隐忍似的。
  齐懋生从来不在她面前发脾气。也不把公务上的不顺心带回梨园。
  顾夕颜不由奇道:“你这是怎么了?”
  齐懋生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半晌才道:“她又在这里吵什么?又要什么?”
  顾夕颜怔了一会,才明白齐懋生口中的“她”,指的是红鸾。
  她忙笑道:“没怎样,就是和我说了一会话。”
  “说话,”齐懋生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那是说话的口气吗?我真不知道,她怎么就不能象你几分……”
  红鸾也到了适婚的年纪,在家里也待不了几年了,一旦出了嫁,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和齐懋生相处的机会那就更少了,这个时候,顾夕颜并不希望这些琐事使她们父女之间罅隙更大。
  她嘟着嘴娇嗔道:“你这是在嫌我没有把她教好咯?我已经很努力了……”
  齐懋生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不要转移话题……老这样宠着她。你看她现在,哪有一点规矩。”
  顾夕颜的神色间就有些恍惚。
  齐懋生微怔。
  夕颜是很少这样的,难道是刚才的话说的太重了!
  齐懋生就坐到大炕边拉了顾夕颜地手:“怎么了?是不是孩子调皮了?”
  顾夕颜怔怔地摇了摇头,轻声地道:“懋生,如果我不是顾家地女儿,这样跑来跟了你。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对我这么敬重吗?”
  是不是有人说了什么?
  齐懋生望着有顾夕颜细细蹙着的眉头,不由亲了亲她的鬓角:“傻丫头,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还问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顾夕颜就拉着齐懋生的手撒娇:“你说嘛!我要听你说!”齐懋生就笑着抱着她:“会,会对你好,会敬重你地。”
  顾夕颜回拥着他,把头搁在他的肩头,怅然地说:“红鸾说。她想嫁给刘右诚的长子……刚才,我们正在争辩呢!”
  “什么?”齐懋生直起身来,“看中了刘右诚的长子?什么时候?她怎么会认识人家地?到底出了什么事?”
  疑问一个接着一个。象连珠炮似地,神色间又是一片凛冽,让顾夕颜都有小小的畏缩了一下。
  她定了定神,缓了一口气,这才把那天在崔家发生地事告诉了齐懋生。
  齐懋生气得发抖:“不行,这件事,决对不行!她就象……”尽管心里抱怨,齐懋生还是把“叶紫苏”三个字嗯了下去,“没长脑子……”
  顾夕颜搂住了正要起身的齐懋生。柔柔地道:“也有人说,我没长脑子呢!”
  齐懋生愣住了。
  “懋生,在别人眼里,我也是一个没长脑子地呢!”
  “怎么能这样说,”齐懋生急急地辩道,“夕颜,是谁说了什么?”
  顾夕颜摇了摇头:“懋生,我们在各自的世界里,都是独一无二的。”她含笑地望着齐懋生。轻轻去吻他鬓角地白发,“懋生对我,是最珍贵的,绝无仅有的……”
  甜糯的声音里,透着化不开的浓情。
  当崔氏再次踏入梁掌珠的家时,梁掌珠被她带来的消息惊呆了。
  梁掌珠抚着胸,喝了一大口凉茶,这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国公爷家的红鸾姑娘吗?”
  崔氏就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齐灏要把女儿嫁给他们家,当然是天大的荣耀,求都求不来的姻缘。可那齐红鸾的孤傲。在燕地的士族中也是出了名的,她可只有刘谨这一个儿子啊!
  想到这里。她不由喃喃地道:“是不是搞错了?我们家谨,是个书呆子,一年四季也不出趟门……会不会搞错了!”
  崔氏望着犹疑不定的梁掌珠,笑道:“错不错,叫了令公子来,问一问就知道了。”
  梁掌珠望着崔氏坚持的目光,只好把儿子叫了出来。
  刘谨一到,梁掌珠就怕他不知道情况乱说话似的解释道:“谨儿,崔家的夫人来给你提亲了,是燕国公的嫡长女……”
  刘谨也很吃惊,怔了半天,才把这消息消化。他红着脸,望了望梁掌珠,又望了望崔氏,脸上却露出了焦虑,嘴角微翕,低下了头。
  崔氏见状,哈哈笑了起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匣子递给了刘谨:“这是我们家三姑娘给你的,说你要是做出来这道题,她就嫁给你。”
  刘谨和梁掌珠都怔了怔。
  梁掌珠不由抚头:果然气焰嚣张!
  刘谨接过匣子打开一看,脸上立刻就露出了笑容,他朝着崔氏和梁掌珠作揖行礼:“我去做题了!”声音里,隐隐透着快活。
  崔氏就想到了顾夕颜的话:“如果那刘谨不拒绝做题,这事,到是两厢情愿……到时候,就是梁掌珠再不喜欢红鸾,有我在中间圆着,不会让红鸾做出仵逆之事的!”
  崔氏心里就有了几份办成事了的高兴:“少奶奶。看样子,我这杯喜酒,是喝定了!”
  梁掌珠望着莫名其妙高兴的刘谨,只觉得背脊发凉。
  等刘右诚回到家里,梁掌珠就抱怨道:“也不知道谨儿是怎么想的……当时那个高兴劲,我可是拦都拦不住。找个推脱的借口都没有!”
  刘右诚在梁掌珠的服伺下换了衣裳,笑道:“这是好事,有什么好推脱地!”
  “你知道什么啊?”梁掌珠嗔道,“这可不是做生意,这可是娶媳妇!”
  刘右诚捋着衣袖坐到了炕上,喝了一口梁掌珠递过来地凉茶,正色地道:“我们的谨儿是怎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啊!聪明到是聪明,算起帐来不用拔算盘。可你正经叫他去收收帐什么的。他看着这个也可怜,看着那个也怜悯,哪里是个做生意的料……我看。不如就娶了国公爷的姑娘,早点抱个孙子,趁着我们还有这力气,好好把孙子教出来,免得临老了,连这份家产都给他败光了!”
  梁掌珠沉默半晌,还是有点不服气地喃语:“我们家谨儿心善,也不至于象你说的,把家产都败光了啊!”
  刘右诚哈哈大笑起来:“他做了国公爷家的女婿。凭着那份嫁妆,估计也可以吃一辈子了……我们还省钱了!”
  “去你的!”梁掌珠失笑着拧了一下丈夫,“你就是钻到钱眼里去了……我看,除了钱,你没哪样东西看得上眼的。”
  刘右诚就捏着妻子的手暧昧地笑:“我不还看你上眼吗?”
  娶个媳妇好过年。
  红鸾是十二月十日嫁的。
  十里红妆,羡煞旁人。
  可也有人窃窃私语:“怕是看中了国公府这块牌子吧!”
  梁掌珠听了气结,刘右诚却道:“看中了又咋样,又不是我们一家看中了,可这花就落到我们家了。这说明我们家儿子有本事。你应该高兴才是,有什么好气的!”
  梁掌珠啼笑皆非。
  红鸾进了门,除了不爱说话,不爱搭理人,梁掌珠也挑不出她其他什么毛病。可这毛病,对着刘谨的时候就没了,两个人在一起,叽叽喳喳的,总有说不完的话。加上红鸾一进门就怀了孩子。梁掌珠就更没有什么好挑地了。
  顾夕颜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不由得汗颜。
  两人的预产期也就相差五、六个月。
  果然。到了四月十二日,顾夕颜顺利地产下了一个男婴,红鸾的孩子则是十月二十八日生的,舅甥两个只隔了半岁。
  这一次,齐懋生无论如何也不同意顾夕颜亲自哺乳,顾夕颜好说歹说,使尽了手段,才为二儿子暄哥争取到了三个月的哺乳期,所以在暄哥六个月的时候,顾夕颜又怀孕了。
  魏夫人和端娘都很高兴,顾夕颜却整日懒懒的,也没有多的时候去管暄哥了。她心里总是觉得对不往暄哥,没有像照顾大儿子那样的照顾二儿子。可暄哥却并不十分的粘母亲,他一开始下地走路,就喜欢跟在哥哥后面跑。
  暾哥却对这小不点不太感兴趣,母亲在跟前的时候,就敷衍一下,母亲不跟前了,就和晗官跑得不见踪影了,惹得暄哥扶着门槛大哭,跟着的嬷嬷婢女怎么劝都不能让他止住眼泪。
  顾夕颜已经显怀了,望着嚎啕大哭的暄哥,也只能摸摸他的头,然后带了他去临窗的大炕睡午觉。
  暄哥得到了母亲的安慰,很快就睡着了。
  每次怀孕,顾夕颜都没有晨吐的现象,只是很嗜睡。
  迷迷糊糊间,她就听见了碎瓷声。
  顾夕颜惺忪地睁开眼睛,问一旁打扇的春秀:“这是怎么了?”
  春秀忙放了扇子去看,不一会,她就折了回来,道:“暾哥和晗官打起来了!”
  顾夕颜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两孩子,都跟着魏夫人习武。一言不合就动手。
  “那又把什么东西给打碎了!”
  春秀有些惶恐地道:“把西屋的多宝格子给推翻了……嬷嬷们正在收拾呢!”
  西屋是书房,里面有很多齐懋生的东西。
  顾夕颜就皱了皱眉:“让她们都出去吧……你把端姑姑和墨菊、红玉叫来,让她们收拾。”
  春秀应声而去。
  墨菊前年生了一个儿子,红玉则生了一个女儿。因为儿子多,女儿少,红玉家地闺女就成了稀罕了。就连齐懋生见了,都要停下脚步逗一会。有一次,还摸着她的肚子道:“这一次,我们生个女儿吧!”
  顾夕颜听了,掩嘴而笑。
  二儿子暄哥,长得也象父亲,齐懋生就想生个象顾夕颜似的女儿了。
  两个人都盼着,对这一胎充满了期待。等端娘她们的时候,顾夕颜还是有点担心西屋地东西。她地起了身,趿了鞋子去了西屋。
  两个罪魁祸首早跑得不见影子了,多宝格格子被扶起来了。可屋子里到处是凌乱的物件。被打碎的,是多宝格格子旁的一个大梅瓶,原来插在梅瓶里的两枝牡丹花被甩到墙角。
  顾夕颜苦笑着扶腰去捡那两枝牡丹花。
  那可是齐懋生为了她一句话特意让人从熙照移栽过来地。
  硕大地花朵下面,是一本被瓶梅瓶水浸湿了的书。
  顾夕颜忙把书捡了起来,心里却叨念着:可千万别是什么重要地资料才好。
  直起身来,顾夕颜就怔住了。
  竟然是那本桂官还给她的《道德经》。
  这也是很珍贵的孤本,被水淋的湿漉漉了,纸上的字迹都晕开了。
  顾夕颜顾目四望,没有发现帕子这类的东西。她就拎着书回了东屋的卧室,拿了一条棉帕子去吸书上地水渍。
  可帕子一拿起来,顾夕颜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些纸都象面糊似沾到了帕子上,露出晶莹剔透的莹光来。
  顾夕颜吃惊地把书拎了起来。
  阳光下,纸面中露出来的东西如钛金似地光洁,却又如绢丝似的薄软。
  各种猜测纷至沓来。
  顾夕颜背脊发凉,忙冲进了耳房,打了一脸清水,把《道德经》浸泡在了水里。
  不一会。纸面开始发软。
  顾夕颜犹豫了半晌,把手伸进盆里,指甲轻轻地刮了刮书面,纸屑立刻一团团地脱落,露出了光洁如镜般的纸片,一页页的,在清澈的水里荡漾出明亮的光芒,刺得顾夕颜眼睛发涩。
  “夕颜,夕颜……”门外传来齐懋生的呼喊。
  顾夕颜抓起一条帕子就盖住了面盆。
  她急急出门。道:“怎么了?”
  齐懋生神色微怔:“夕颜。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哦!”顾夕颜摸着自己的脸,“很难看吗?可能是没睡好吧!”
  齐懋生就上前扶了她:“快到炕上去躺躺!”
  两个孩子。隔得太近了,他一直有点担心夕颜的身体。
  顾夕颜在齐懋生地搀扶下上了炕,齐懋生就笑着摸了摸暄哥沁着密密汗珠的头:“屋里怎么又没有人?”
  顾夕颜笑道:“刚才暾哥和晗官玩,把西屋的多宝格格子都给推翻了,我让嬷嬷们都出去了,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
  齐懋生帮着顾夕颜拿了一个迎枕靠下,看她的目光中就有了几份不安敏感的顾夕颜脸色更白了,急切地道:“出了什么事?”
  齐懋生犹豫了一会,才道:“我可能过几天要去山南郡……”
  顾夕颜一怔,道:“是不是沈世雅,又有什么动作了?”
  齐懋生点了点头。
  这几年,沈世雅一直小动作不断。
  “孩子出世的时候,我尽量的赶回来!”
  顾夕颜担忧地望着齐懋生:“你,你有把握吗?”
  齐懋生亲昵地摸了摸顾夕颜的头,眉宇间,尽是睨视天下地自信。
  顾夕颜望着耳房的方向,如蝴蝶羽翼扇动般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齐懋生走后,顾夕颜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神色恍惚,家里的人都以为她是在为齐懋生担心。
  当第一朵雪花飘落在雍州城头的时候,顾夕颜正和暾哥坐在炕上剥板粟子吃。
  暾哥接过母亲手里的热板粟一口咬下,然后把剩下的一半塞到暄哥的嘴里。
  顾夕颜忙拦住暾哥:“不能给弟弟吃,他还小!”
  暄哥却望着哥哥手里的板粟嗷嗷大叫。
  暾哥抱起弟弟坐到炕几前,选了一个最大的板粟壳递了弟弟,暄哥急不可待地含进了嘴里,不哭了。
  顾夕颜无奈地笑着夺过暄哥手中的板粟壳,若有所思地问暾哥:“暾哥,你想不想跟着姆妈学认字。”
  暾哥塞了一个板粟在嘴里,含含糊糊地道:“是不是王先生的学问不行?那我还要不要跟着王先生学呢?”
  顾夕颜笑着摸了摸暾哥地头:“我们教的,是不同的东西。王先生教你的东西要学,姆妈教你的东西也很重要……以后,你就知道了。”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