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王昭君》->第三部分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尾章 千秋万世没人了解昭君
( 本章字数:6759 更新时间:2009-6-5 19:13:00 )


  这一下陈汤又作难了,一本正经地戎装在谈公事,忽然改口称“大姊”,实在有些叫不出来。
  他不叫,林采叫了:“将军妹夫,”她含笑裣衽:“恭喜你!”
  “将军妹夫”这个称呼甚怪,陈汤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一笑,如严霜化为春风,心情轻松随便,毫不窘涩地答说:“大姊,多谢,多谢!也还要多谢二姊!”
  “你可真应该多谢你二姊。”林采说:“多谢她促成你们的良缘。”

  原来林采已经听昭君说过,是她在太后面前极力进言,认为陈汤与韩文,是英雄美人,相得益彰,如果太后以韩文许配陈汤,是对他的忠荩最好的奖励,必定更能激发他的忠心。
  太后欣然嘉纳,所以才有这样一道恩诏。
  听她说明经过,不但陈汤感激得不知怎么样才好,在屏风后面的韩文更是泪流满面,觉得昭君的姊妹恩情,浓得承受不住了。
  陈汤在再三致谢之后,少不得眼神闪烁,而知是寻觅韩文的踪迹,昭君便喊:“三妹,三妹!”
  不喊还好,一喊,韩文索性撒腿往里便走,害羞心怯,勉强她出来与陈汤相见,是件很残忍的事。林采与昭君的想法相同,认为他们已相知有素,不争在此一刻相见,所以都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陈汤到底责任心重,儿女情长,君王的恩义,又何尝不是萦绕心头,难以消释?此时觉得有些情形非澄清不可,当即要求:“回启上长公主,可否容我跟大姊单独谈一谈?”
  “那没有什么不可以!”昭君答说:“她在我们姐妹中居长,三妹的亲事本来就应该由她来主持,你们仔细谈一谈好了。”
  林采以为陈汤要谈韩文,谁知不然。他开出口来,第一声便是叹息。
  “这就怪了!”林采以大姐的身份诘责:“妹夫莫非你对我妹妹还有什么不满不成?”
  “不!不!大姐,你完全误会了。对,对她,我真是固所愿也,不敢请耳。有此结果,我不知是怎么样的高兴。可是,大姐,君恩难忘,你说我回去,见了皇上怎么交代?”
  “这——”林采想了一下说:“不是你的责任,无须你担心,不是吗?”
  “话是不错!”陈汤皱着眉想了半天,只是唉声叹气地进出一句话来:“叫我怎么说呢?”
  林采看他是如此严重的神态,心里不由得也嘀咕了“妹夫,”她问:“皇上到底是怎么跟你说的?”
  “皇上说,任务不达,不必去见他。”
  “可是——”林采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对于皇帝的一往情深,无论如何舍不下昭君的愿望,陈汤的了解,与林采一样深。在林采,事已如此,不愿多想。而陈汤却须面君复命,不能没有交代。意会到这一层,林采倒有些替她这位“妹夫”发愁了。
  “那么你看呢?”林采问道:“有什么主意,说来商量!”
  “有什么主意。老太后那道懿旨一颁,什么主意都没有了!”

  林采想了一会,欲言又止,而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妹夫是自己人了,我不妨实在说。老太后的懿旨,还在其次,主要的是,长公主自己愿意和番。”
  “噢!”陈汤的那双眼显得更大了,俯身向前,轻声问道:“大姊,莫非长公主愿意做阏氏?”
  “嗨!妹夫,你这话可是太唐突了长公主!”
  “是,是!”陈汤诚惶诚恐地,但军人的性格,遇到这些地方是不容许含蓄的,所以率直问道:“大姊!长公主自愿和番,是为了什么!”
  “你去想!”林采答说:“你应该细想一想。”
  “大姊,”陈汤有些心急了:“你别让我猜了!老实告诉我吧!”
  “好!我告诉你,为的是不愿轻动干戈。”
  “并不是大动干戈!”陈汤接口说道:“计出万全,决不会搞得国家丧元气。”
  林采有些不悦,但不便与他争辩,只说:“我要你细细想一想的道理就在此!”
  “是的。”陈汤低沉惋惜地说:“我谋不用,是,是很失策的事。”
  “我谋不用?”林采睁大了眼问。
  “是!我为这件事殚精竭虑,一切都布置好了。可惜——”
  “可惜皇太后不许,是不是?”
  “是啊!我不懂皇太后怎会知道我在这里。”
  “我告诉你,”屏风后面有人应声,接着闪出来一条纤影。正是昭君:“妹夫!我或者又要叫你陈将军了!陈将军,我们细细辩一辩。”
  “不敢!”陈汤惶恐万分:“也许是我失言了,不该问的。”
  “不!没有什么问不得。而且我可以告诉你,是我禀告了皇太后的。因为我觉得只有这样做,才于国,于君,于公,于私,于人,于已都有利。”
  陈汤将她的六个“于”复诵了一遍,到最后困惑了,“长公主,”他问:“怎么说,于你亦有利?”
  “我达成了报答君恩的志愿,岂非于我有利?”

  陈汤的一张长方脸,笑起来时是很雄伟的长隆脸,此时却有棱有角,像石刻一般,只为昭君所说报答君恩的话,在他看来大谬不然。
  “长公主,如果所示不准驳回,陈汤奉之唯谨,倘或容人请教,实有不解之处。”
  “不要紧,不要紧!”昭君预备破斧沉舟跟他辩驳一番,所以从容不迫地说:“我懂得你的意思,你觉得我的话说错了是不是?”
  “我不敢说长公主错了——”
  “不必,”昭君有力地挥一挥手:“不必加上不必要的修饰。实话直说,如何?”
  “那就放肆了!”陈汤的口齿也很犀利,交代了这一句,随即问道:“请问长公主,如何为孝?”
  “顺者为孝。”昭君脱口相答。
  “孝要顺,忠就可逆?”
  “妹夫,”昭君笑道:“你的打算错了!我不会在这上头上你的当。你是说,顺者为孝,则忠更当驯顺,是不是?”
  “是!”陈汤斩钉截铁般回答。
  “但愿这不是你的本意。孝固非顺不可;忠则决不是非顺不可。”
  “莫非逆亦可谓之顺。”
  “是看怎么样的逆?”昭君答说:“岂不闻‘忠言逆耳’的成语?又道是“逢君之恶’,逢君不就是顺吗?”
  陈汤默然,是被驳倒了,但却是口服而心不服的神气。
  昭君心想,陈汤是汉朝的大员,忠心耿耿,智勇双全,但如不该用而用,他个人的成就有限,对国家真是一大损失。为了惊醒他的愚忠君,昭君决计下一剂猛药。
  于是她说:“妹夫,我再说一句,孝固非顺不可,忠则决不是非顺不可。忠君出于孝子,话诚不错,但孝子纵为忠臣,却不一定是良臣,甚至只是着重顺之一字,会成为佞臣。妹夫,倘或事君只是一个顺字,那是妾妇之道。”

  听得这话,连林采都大吃一惊,因为将陈汤骂得太刻毒了——陈汤,脸一阵青、一阵白,壮阔的胸脯起伏不已。林采真担心他会有何不礼貌的行动,或者,至少是冒犯长公主尊严的语言。
  “妹夫,”昭君又说:“为我这件事,朝廷已经很受伤了。倘或食言,既损国格,又伤国体,万万不能再翻覆了。”
  许了呼韩邪的事,忽然翻悔,诚然“有损国格”,但是“有伤国体”,则陈汤却另有看法。不过他觉得他的看法,能不说最好不说,所以这样问道:“请教长公主,‘有伤国体’这四个字,作何解释?”
  “为了留住不遣,想出许多花样,说一句很率直的话,实在是有欠光明磊落的。”
  “长公主的意思是,陈汤原来的计划不够光明?这,长公主,须知兵法有言:‘兵不厌诈’,似乎不可一概而论。”
  “兵不厌诈,诚然!要看用兵的目的如何?目的光明正大,为了保国卫民,不妨使尽各种手段,只求胜利;倘或只是为了一个女子以奇袭暗袭获胜,史笔无情,我们不能不为皇上身后的名声着想。”昭君紧接着说:“不过,我的所谓有欠光明磊落的花样,并不是指你的进行计划而言。譬如,毛延寿!”
  她摇摇头,是很不以为然的神气。
  “毛延寿,”林采插进来问:“此人怎的伤了国体?”
  “大姊你想,”昭君答说:“像毛延寿这样的奸人,早就该明正典刑,一伸国法,只是为了要利用他做间谍,容他苟且偷生到如今。甚至石中书以堂堂宰相之尊,竟跟毛延寿这样的人,钩心斗角在打交道,这不是有伤国体。”
  “是,是。”林采完全同意,转脸向陈汤说:“妹夫,这确是有伤国体。”
  “是!”陈汤答说:“既然长公主这么说,我倒有句话,如骨鲠在喉。”
  话虽如此,却不说出口。昭君毫不考虑地说:“不要紧,你有话尽管说。”
  “长公主已受过明妃的封号,如今又作呼韩邪的阏氏,岂不也是有伤国体?”

  此言一出,大惊失色的是林采,还有去而复转在屏风后面悄悄静听的韩文。
  接着,便看到突如其来地的一条人影出现,正是来自屏风背后的韩文,她那尖锐的声音,割破了像要窒息样的沉默。
  “你怎么这样子说话?简直有点不通人性了!”
  宛然是悍妇责备丈夫的神态,但林采不但未曾拦阻也引出她卡在喉头的话。
  “妹夫!你这话错尽错绝,有说出来的必要吗?”
  “你少说一句都不行?”韩文依旧气鼓鼓地,对满脸涨得通红的陈汤毫不留情的说:“我平时对你的印象,都在这句话中一笔勾销了!罢罢!那怕得罪了皇太后,我也不奉懿旨。”

  陈汤与林采都不明白她的意思,昭君却听出来了,所谓“不奉懿旨”,便是不愿遵从太后将她许配陈汤的好意。为了自己,以致于他们美满的婚姻破裂,纵使咎不在已,她亦大感不安,不能不开口了。
  “三妹,你不要这么说。妹夫亦是有口无心——”
  “哪里什么有口无心?他自己说的,有如骨鲠在喉,似乎是非说不可的一句话。”韩文转脸又问陈汤:“你喉咙里一根刺拔掉了,你轻松了吧,舒服了吧?是不是?”

  陈汤又悔又恨又着急,恨不得自己在自己的脸上,狠狠掴两下。无奈到底是大将的身份,做不出这种弄臣的姿态,只哭丧着脸说:“我原不该说的。”
  “那么是谁要你说的呢?——”
  “好了!三妹,”昭君不能不用威严的声音阻止:“其实说出来也好!让我有个辩解的机会。不然,口中不说,心里是怎样在想,反倒使我觉得有不白之冤!”
  这是深一层的看法,陈汤颇有如释重负之感。但不敢开口。韩文的情绪也缓和了些,静待下文。只有林采忍不住说:“原是我们想错了!明妃只是皇上想这么封而已。宁胡长公主的封号,到底是奉了懿旨的。”
  “这也是可以作为理由之一的一种说法,不过我的本意并不在此。皇恩深重,自然只有我感受得最深切,为报君恩,就我自己来说,有个做起来最容易,而且会赢得千秋万世,无数感叹的法子。可是我想来想去,不以为那是符合我本心的做法。”
  “那么,”林采问说:“那是怎么个做法。”
  “就如当初皇太后所决定的办法,把我的尸首送给呼韩邪!”

  原来昭君已萌死志,林采、韩文与陈汤无不心头一震,脸色都很不自然了。
  “你们看!”昭君从贴香口袋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绢包,打开来,里面是红色的粉末:“这是鹤顶红……。”
  一语未毕,眼明手快的韩文已将这包毒药抢到手中,顺手交给了陈汤——她是怕昭君会来夺回,交给陈汤就不碍了。
  “要死随时随地可死!”昭君微笑着,不过嘴角微有悲惨的意味:“我想通了。我不能死!”
  “是的!”韩文喘看气说:“二姊你一死,至少是两条命。”
  这意思是韩文亦会自杀,昭君拉着她的手,感动地说:“三妹,你不要怕,我要死,早就死了。说实话,皇太后当初赐死之时,我倒真是向往一瞑不视,千愁皆消的境界。当时死不成,如今就不能死了!因为死于掖庭,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死在公然出长安之后,将要出雁门关之前,请问你们三位,你们心里会怎么想?”

  三人面面相觑,都不想回答。也都认为不必回答。但昭君却偏要有答复。
  “妹夫,你向来不说假。你告诉我,你心里会怎么想?”
  “是君恩未断,只好殉情。”
  “是的,我是殉情。不但殉情,亦可说是从一而终,保全了我自己的名声。可是,皇上呢?这不是替皇上蒙了恶名?你们去想,长公主因为皇帝而殉情,即使我是赐封的异姓公主,到底也不是一桩可以在名教礼节上交代得过去的事吧?”
  “是,”陈汤这下可衷心钦服了:“长公主真正爱君以德!也真正是用情甚深!”
  “是的,我对皇上的感情,只有我自己知道,皇上对我的感情,也只有我知道得最清楚,我,”昭君忽然激动了:“我只希望皇上恨我,骂我,才会把我的影子从他心中抹掉,上承慈养,下抚黎庶,做一个对天下后世交代得过去的皇帝。如果我竟轻生不愿出塞,请问,皇上又是怎么一个想法?”
  “自然是朝思暮想,嗟叹不绝。”林采答说:“想到天所遣愁时,必是武帝邀方士作法,召请李夫人一般,聊慰相思。
  “那是武帝,雄才大略,提得起放得下;当今皇上,”昭君看着陈汤说:“妹夫,你说皇上能像武帝那样吗?”
  “长公主!”陈汤肃然下拜:“皎皎此心,天日皆鉴!陈汤敬佩之忱,非言可喻。”

  昭君笑了,是极其安慰的笑。但一想到皇帝的恩情不觉五中如焚——多少天以来,她强自克制,学着去忘掉春花秋月,禁苑双携的往事,而此一刻尘封的记忆,被抖露了开来,一发不可收拾了!
  谁也不明白她的神色,何以突然变得这么难看?林采与韩文都以为她是得了什么病。或不是一路感受风寒,遽尔发作,便急急扶住她,不约而同地问:“可是病了?”
  “不要紧!”昭君强自支持着,用极威严的声音发命令:“陈汤、韩文,你们去谈你们的事,不要管我!”
  韩文欲有所言,却为林采的眼色所阻止,松开手答应一声:“是!”陈汤退到别室。
  “大姊,你今夜陪陪我,好不好?”
  “当然,当然!”林采说道:“如果不是身上病,必是心里有病,说出来就好了!”
  “这话不错。”

  于是两人在昭君的卧处,摊衾倚坐,追忆儿时,怀念乡关。从钦使选美一直谈到掖庭结义,然后就必得提到毛延寿。
  昭君说不下去了。
  “唉!不提吧!”
  她叹口气:“我在想,我如今有个最好的出处,无奈办不到。”
  “怎的办不到?”
  “我在想,最好在香溪上游,山水深处,结一座茅庐,容你静静地过日子。你想这办得到吗?”
  “就办得到我也不赞成。青春不能就这样子埋没了。”
  “埋没总比糟蹋好!”
  林采默然,心潮起伏,想了又想,终于说出一句话来,“二妹,如果你觉得是糟蹋了青春,倒不如照原议进行。”
  “原议?”昭君问说:“什么原议?”
  “仍旧照陈汤的计划。二妹,你的青春只有在未央宫中,才不会糟蹋!”

  昭君勃然色变,心如刀绞。自己的心迹,至今还不能让亲密知已如林采这样的人明了,那是件太令人伤心的事!夫复何言?她在心里说,就让人误解去吧,死且不畏,何有于此?自己只当自己是已死未埋之人,一切毁誉荣辱,便都只是漠不相关的他人之事,那就不会觉得痛苦,当然也不会快乐!
  “大姊,我倦了!”她说:“睡吧!”
  她的表情令人莫测高深,怯怯地问说:“二妹,是不是我的话说错了。”
  “没有!”她摇摇头,再无多话。
  林采默然地退了出去,顺手掩上房门,昭君茫然四顾,只觉得心里空落落地,什么都不想,也什么都不会想了。
  双眼真个涩重得难受,不自觉地合上了。眼前一片明灭的光,闪现出高山、流泉、老树、野花,听得母亲在喊:“昭君回来!昭君回来……”
  母亲在哪里?蓦地里惊醒来,一时不辨身在何处,但见一灯如豆,影绰绰有个人在灯后。
  “谁?”
  “是我,”林采闪身出来:“二妹,我听见你在梦里头哭。”
  “是吗?”昭君摸到脸上,泪痕犹在。同时也明白了,为何看林采的影子是模糊的。
  “二妹,”林采坐下来说:“你这样去我实在不放心。”
  “梦到娘亲才哭的。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能让我哭的事了。”昭君又恢复为那种坚毅的神色:“大姊,你尽管放心,我自己会排遣。将醒作梦,将梦作醒。梦中有好些亲人,有好些趣事,一样能使我快快活活!”
  “然则将醒作梦呢?”
  昭君无法回答了。

  黄尘漠漠,举目无亲,伴着个既老且丑的呼韩邪,那不是个噩梦?噩梦,日日如此,是个不会醒的噩梦!
  昭君的声音越来越低,窗外潇潇雨声也越来越清楚了。
  “大姊,你请吧!我要去做梦了,不,是把噩梦惊醒来,过我自己的日子。”她迷茫地望着空中:“看,杏花春雨,蒙蒙远山,好美的景致!”
  光晕中照出她满足的微笑。长长的睫毛中,却含着两滴晶莹的泪珠。
  林采叹口无声的气,拖着铅样的脚步,悄悄出来。她一直以为是了解昭君的,此时却忽然不了解了。
  “谁也不了解她。”林采在心中自语:“千秋万世,没有一个人会了解昭君。”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