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穿越之极品色女》->第二卷 麟洲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197章 极品的结局
( 本章字数:8520 更新时间:2009-5-9 7:25:00 )


  第197章极品的结局
  太监小豆子在一旁看着君御邪‘父子重逢’,感动得直掉眼泪。
  久久,君御邪不舍地放开小烨儿,转而吩咐一旁的小豆子,“小豆子!将烨儿抱出去。”
  小豆子踌躇这没动,君御邪唇角露出抹苦笑,“尔今,江山易主,连一个小小的太监,都不听朕的话了?不……再也不是‘朕’了,朕……不,我应该习惯这以‘我’自称……”
  君御邪自嘲的话语让我心里异常难受,我知道君御邪有话要跟我说,或者说,有帐要找我算!
  我朝小豆子点点头,小豆子才将小烨儿抱了出去,临走时还拿了把伞,因为外面还下着雪。
  窗外雪花在飘,丝丝袅袅,飞舞飞扬,轻盈的雪花随着冷风旋落出好看的弧度,房内炉火温暖,气氛却异常僵凝。
  君御邪背靠在床头,他深邃邪气的眼眸复杂地盯着一身明黄色龙袍的我,我坐在床沿,直视着君御邪那双凛然的眸子。
  “邪,昏迷了两年都,你……廋了好多……”我的语气中有丝心疼,我很想碰触一下君御邪绝俊依旧的面容,可我不敢!
  君御邪没有激动地抱着我诉深情,而是森冷邪魅地盯着我,他的眼神,很冷,没有一丝温度,只是憎恨,气愤,恼怒……却不见深情。
  难道君御邪,不爱我了吗?
  把他害惨了的我,不敢贸然触摸他,更不敢问他,是否还爱着我。
  君御邪痛苦地闭上眼睛,过了几秒才睁开,“朕……我昏迷时,你每日晨昏都在跟我说话,朕……我,都听到了,尔今的局势,你的境况,你跟那六个男人的情况……我……都清楚。”
  “对不起……”三个字,我说的心头无限沉痛!
  “你欠朕的,又何止对不起三字能还清?”君御邪眸中复杂的情绪倏然不见,只余下凛冽的冰冷“张颖萱,朕才是帝王!你负了朕,朕要杀了你!”
  “你……要杀我?”虽然我现在是皇帝,但,在君御邪面前,我没脸以‘朕‘自称,我不可置信地盯着君御邪,“两年多钱,我给你喝的那蛊参汤下了毒,你事先早就知道汤里有毒,却仍然心甘情愿将毒汤喝尽,聪颖如你,应该早就料到进入的局势,我不懂,你为什要杀我?就因为我抢了你的江山?’
  “朕恨你抢了朕的江山,更恨你毁了朕的尊严!”也爱你怜你为朕生下烨儿,后头这句话,君御邪没有说出口。
  我冷然一笑,“我张颖萱当了皇帝,祥龙国仍然是男尊女卑的国家,国家大局没有变,我只是设法将祥龙国治理的更富强,我夺了你的江山又如何?你昏迷时,我曾经跟你说过,我来自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帝唐朝武则天政绩出群,千古流芳,到后来,武则天将帝位传给了她的儿子,还了大唐李氏的江山,而我张颖萱也一样,将来,我会传位给你与我所生的儿子——君承烨,反正江山,始终都是你君御邪的血脉继承,你若真的爱我,又何苦计较这么多?”
  君御邪唇角弯出一抹苦笑,“朕深深明白,百姓并不在乎谁当皇帝,只在乎谁能保护他们的生活,日子过得是否滋润,只要帝王有能力让国家富强,百姓安居乐业,所以谁当皇帝,对百姓而言,都没有区别,朕明白这个道理,是以,一直在当着一个好皇帝!你张颖萱虽然是一介女流,才貌惊世,智谋能力却非一般人所能及,你的聪颖睿智,深深折服了朕,朕可以不跟你计较江山易主之仇,也可以不跟你计较不失去帝位之痛!可是,朕痛恨,朕失去了至高保护你的屏障!”
  我试着辩驳,“江山在我手里,我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这并不影响你保护我!”
  “但是……你却同时跟那六个男人在一起……”君御邪凄冷一笑,“你叫朕……如何接受得了!朕宁可玉石俱焚,也不与人共享你!”
  我娇躯一个颤抖,“邪,你……铁了心要杀我?”
  “不错。”
  我执起君御邪的大手,放在我纤细的颈子上,缓缓闭上双眼,“来吧,只要你稍稍一用力,就能扭断我纤细的颈子,记得,我怕疼,看在我们往日的情分上,你一定要一下就扭断,别让我有机会痛呼出声。”
  君御邪深沉邪魅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挣扎,随即,他冷笑着抽回手,“杀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傀儡,朕又岂会感兴趣!朕要你与朕决斗,朕要用朕的真本事,去你的性命!”
  杀人还提行不兴趣?本不本事?这不是君御邪的性格。
  我若有所思地看着君御邪,脑中灵光一闪,我立即明白,君御邪打得什么主意。
  我神色惨然地点点头,“既然你要跟我决斗,那么,我成去你。”
  ……
  为了避免任轻风等深爱着我的六位帅哥知道我与君御邪决斗会加以阻止,君御邪换上一袭淡黄色的锦衣,而我,换下龙袍,穿上一身素白的女装,与君御邪悄离皇宫,来到了皇宫后头的树林里。
  大地白茫茫的一片,林中的树木在这严寒的深冬早已成了光秃秃的枝干。
  轻盈的雪花如小小的白羽毛,又像吹落的理化瓣,零零落落,飘飘地落下来,天气很冷,我跟君御邪的衣着都很单薄,可是,我的武功绝世。
  君御邪的武功,比我想象中的要高多了,深不可测四字都不如以形容,即使我拥有了血凤的绝世武功,要取胜君御邪,还是相当的苦难。
  高手过招,当武功发挥道极致,必然两败俱伤,两百招过后,我与君御邪攻向对方的招式几乎招招致命,君御邪越来越欣赏我高深莫测的武功,我也越来越叹服君御邪深厚的武功修为。
  要知道,我张颖萱的武功是坑人家现成的,君御邪的武功,却是他自己修炼的。
  招式越来越激烈,我闪开君御邪致命的一剑,手中的软剑直逼君御邪的胸膛,我的这一剑,原本刻意直接刺入君御邪的胸膛。
  可我没有,我收住了剑势,没有伤君御邪分毫,反而,君御邪反射性地要回攻我的剑势,他一剑刺向我,我本来可以躲开,可我却偏偏不躲,我的嘴角浮出一朵绝美的笑容,闭上双眼,等着君御邪的剑,刺入我的身体。
  当君御邪发现我有意死在他的剑下,他心头一震,剑锋一偏,想收手,却已经来不及收回剑势,君御邪的长剑,仍然深深地刺入了我的胸口。
  “不……”君御邪发出一声痛苦的惊喉,他扔掉手中的长剑,抱着我软软倒下的身躯,“萱萱!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为什么想死在朕的剑下!你刚刚明明可以一剑杀了朕的,为什么要收手?为什么要让朕杀你!朕不想杀你的!朕舍不得伤你一丝一毫!朕跟你决斗,只想让自己死在你的剑下!”
  君御邪刚刚的哪一剑刺得很深,我好痛!呜呜呜……被戳一剑,原来是这么个痛法,痛的我两眼翻白,连我爸的名字都记不清了……呜呜
  鲜红的血液自我的伤口不断涌出,我凄然一笑,“邪,你终于肯说实话了……”君御邪若想杀我,他两年前就不会喝下那蛊有毒的人参汤,我心知,他要跟我决斗,是因为我在他昏迷时,就跟他说过,我有了血凤的绝世内力,君御邪知道他自己不是我的对手,他接受不了跟另外六个男人共有我,他故意说要跟我决斗,打得注意就是想死在我的剑下。
  可是,君御邪想不到我看穿了他的想法,在他死在我剑下之前,我宁可先死在君御邪的剑下!
  君御邪爱我至深,我又岂能取他的性命!
  “金疮药,金疮药!天呐,朕没带金疮药!”君御邪痛苦地低嚎,他迅速点了我的伤口周边的穴道,阻止了伤口继续流血。
  看着君御邪痛苦的深情,我眉宇轻皱,眸中蕴上一抹心疼,“邪……别急,你刚刚那一剑,刺偏了,没刺中心脏……我死不了的……”只是说话,都显得那么吃力,痛的我想死。
  此时,太监小豆子带着任轻风、楚沐怀、君御清、君行云、花无痕连同穆佐扬一起赶了过来,在君行云手里,还抱着我与邪的孩子君承烨。
  六位帅哥都愤怒地瞪着君御邪,君御邪神色惨白,不说一句哈,穆佐扬迅速为我处理好了伤口,对大家说我无大碍,众位帅哥连同君御邪在内,才松了一口气。
  君行云在离君御邪两步远处,将小烨儿放下地,小烨儿摇摇晃晃地走向君御邪,“爹爹……爹爹……”
  君御邪一把抱住了小烨儿,他痛苦沙哑地道,“烨儿,爹爹对不起你妈妈……爹爹伤害了你妈妈……爹爹错了……爹爹错了!”
  君御邪眸中流下一滴清泪,这是他第一次,当这么多男人的面流泪,尊贵高傲如他,却止不住流下悲痛的泪水,可想而知,此刻的邪,有多么的伤心,多么的痛苦!
  懂事的小烨儿伸出嫩嫩的小手轻轻拭去君御邪眼角的那滴泪,他小嘴一嘟,鼻子一吸,可爱的小脸立即挂了遗传泪珠,“呜呜……呜呜呜……爹爹不哭,爹爹哭……烨儿也哭哭……呜呜……”
  “烨儿……烨儿……朕的小烨儿……”君御邪紧紧抱着烨儿小小的身体,嗓音哽咽不已。
  靖王君御清见君御邪如此伤心,他眸中的愤怒稍减,冷冷地对君御邪说道,“皇兄,即使你不是帝王,却永远是皇弟的大皇兄!不管发生什么事,可你万不该伤了萱萱!”
  楚沐怀冷冷地看着君御邪,“你昏迷了两年五个月零七天,这两年多来,萱萱每日晨昏都会去看你,日日与你诉衷肠,难道你都无动于衷吗?”
  君行云那张与君御邪一模一样的俊脸也多了抹哀伤,“皇兄,江山,算什么?诚如你所说,只是幸福的保障,纵然萱萱伤害过你,尔今,她贵为帝王却差点死在你手里,更是自愿死在你手里!她为你十月怀胎生下了可爱的小烨儿,难道,你是铁石心肠吗?”
  花无痕没有说话,但只是心痛地望着我,穆佐扬一把将我打横抱起,朝君御邪说道,“若非小豆子见你与萱萱悄悄离开皇宫,前来向我们几个通报,我们甚至不知,萱萱的命,差点葬送在你手里!”
  “邪……你,随我回宫,永远留在我身边,好吗?”我深情而又希翼地看着君御邪,君御邪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行云替君御邪拿了主意,“皇兄,你曾在汴京城郊样子湖畔置了座别苑,名叫——柳园,你就在柳园暂住,等你想通了,再回皇宫告诉萱萱,你愿不愿意留在她身边,至于小烨儿,他是你的儿子,未免你孤单,先让小烨儿陪着你吧。”
  君御邪只是紧紧地抱着烨儿,没有回话,那么,众帅哥就当他默认了。
  穆佐扬打横抱着我,心云、御清、楚沐怀、花无痕、任轻风跟在一旁,一同前往皇宫,太监小豆子则恭谨地跟在我们一行人身后。
  待众人走了没几步,一身白衣的任轻风停下步伐,转过身,望着几步开外,紧抱着小烨儿的君御邪,“若是萱萱死了,我们六人也会跟着一起死,你也不会独活,你,宁可一起死,都不愿好好生存吗?”
  君御邪惊异地抬首望着任轻风眉目如画的俊颜,任轻风身上那股浑然天成的清淡尔雅萦绕在空气中,让人宛若置身仙境般畅然。
  任轻风的话,对君御邪来说,是莫大的启发,终于,君御邪闭上邪魅的眼眸,神色痛楚地说了几个字,“给我时间。”
  君御邪不再自称朕了,他说给他时间,那就意味着,他有可能会永远留在我身边?我的心中,不禁无限期待……
  似是感受到君御邪的痛苦,小烨儿安静地呆在君御邪怀里,没有出声,不舍地看着我远去,我盯着小烨儿可爱的脸庞,真想把小烨儿带回我身边,可是此时,君御邪比我更需要小烨儿。
  我闭上眼,将头窝在,穆佐扬怀里,随着穆佐扬与另五名帅哥回了皇宫。
  君御邪带着小烨儿在汴京城郊样子湖畔的华美庭院——柳园,安宁度日。
  柳园中的下人没有人知道君御邪曾是祥龙国的皇帝,更加无人知道小烨儿是当今的笑太子,下人们只知道,柳园的主任时常愁眉不展,在思念他心爱的女子,而他心爱的女子,隔三差五,也会出现在柳园,更多的事,吓人不敢问,也不会问。
  在行云、御清、楚沐怀、穆佐扬、花无痕与任轻风这六位帅哥的细心照顾下,我回了皇宫休养了半个多月,剑伤就彻底好了。
  再往后的日子中,我与留个帅哥的关系由偷偷摸摸变成了明目张胆,我基本上都是夜夜住在章运宫,皇宫内的人都知道六位帅哥与我关系匪浅,可是,我是皇帝,谁敢说半句闲话?
  历史上的女皇帝武则天,武则天养了不少男宠,其中武则天的男宠冯小宝、张静宗等犹为出名。
  那个女人有了无上至权,会守活寡,没男人的?
  不过,我身边一直伴着我的这六位帅哥,他们不是我的男宠,而是我的老公,是绝顶优秀的男人,有了他们的陪伴,我当皇帝的生活,不止是丰富多姿,幸福快乐八个字能道尽的。
  只是,很多时候,我都会很思念君御邪,以及在君御邪身边的小烨儿,很多时候,我都会抽空出宫,上柳园看望邪与小烨儿,但是,我与君御邪哪怕是深情的目光触到了一块儿,却都很有默契地没有提及感情的事,所说的对话,也只关于小叶儿的成长。
  看得出,没有我在身边,小烨儿跟君御邪都相当的思念我。
  一年半后,太监小豆子匆匆忙忙走入御书房,大老远地就高呼,“皇……皇上……”
  正在批阅奏折的我,不悦地从御案桌上抬起头,“小豆子,何事,冒冒失失的?”
  小豆子停在离我几步远,喘了口气,躬身行礼,“奴才小豆子,参见皇上。”
  我一挥手,“得了,平身吧。”
  “谢皇上。”小豆子眉开眼笑地看着我,“皇上,奴才有好消息禀报,您日夜思念的一大一小两父子,正在御花园等您呢。”
  我兴奋地扬起眉,“真的?你没骗朕?”
  小豆子用力点带你头,“真的,奴才纵有十颗脑袋,也不敢欺骗皇上您哪。”
  我连忙丢下御笔奏折,从椅子上起身直奔御花园……
  御花园内假山层叠,百花齐放,清幽的花香阵阵扑鼻,四周华美的亭台楼榭更衬托出御花园的优美绝伦。
  御花园的精美石径上站了一大一小两父子,正是君御邪与已经快三岁了的小烨儿。
  夏日温和的阳光照耀在君御邪与小烨儿身上,君御邪五官绝色俊美,身材清俊颀长,一袭青绿色的锦缎华服使他看起来尊贵无比,更难掩他身上那与生俱来的邪魅之气。
  君御邪那双依旧邪气十足的眼眸盈满深情地注释着五步开外的我。
  眼光下的小烨儿可爱漂亮,粉雕玉琢的五官宛若天使般耀人眼球。烨儿长到三岁了,已经能从他绝俊的五官稍稍看出君御邪的影子。
  虽然我已经二十六岁了,我绝美的脸上却无一丝岁月的痕迹,年轻的仍然像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君御邪定定地注视着我半晌,他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萱,我跟烨儿决定,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君御邪告诉了我,他愿意永远留在我的身边,与其他六位帅哥一起永远守护我,
  我激动得眼眶蓄泪,唇角浮出了一朵绝美的笑靥。
  已逝的史耀前化作了清风,永远地陪伴着我……
  终于,我爱的七位帅哥,也永远地陪伴在了我身边。
  我张颖萱如今贵为祥龙国的天子,万万人之上的皇帝,又有七位爱我至深,我也深爱的男人当老公,我何其幸福!
  貌似我张颖萱跟历史上的女皇帝武则天有的比!哇卡卡卡!我奸笑三声。
  君御邪不再是皇帝,我恢复了君御邪登基前的身份,祥龙国的募亲王。
  同时,我下了道圣旨诏告天下,圣旨上写明,我与君御邪、君御祁、君御清、任轻风、楚沐怀、穆佐扬、花无痕这七位帅哥确立合法夫妻关系,七位帅哥不分大小,平起平坐,享受王侯的待遇。
  在这个男尊女卑的社会,我是不能封男妃的,一来会损了帅哥们的面子,而来,百姓也不会认可男妃,因为,封了男妃,岂不变女尊了?是以,我只能下旨确定我与七位帅哥的夫妻关系。
  自然也可能有人在心里怒我一妻多夫,但,这时皇帝的家事,哪怕有违常理,也没有敢跳出来管闲事。
  这道圣旨一下,我张颖萱就名正言顺地有了七个老公。
  我的七个老公在宫外都有府邸,但他们都不愿意住在宫外,统统都搬到了我这个皇帝住的承乾宫。
  我的七个老公各个才貌惊世,他们助我管理祥龙国的江山,给予我罪温暖的怀抱,闲时,我跟他们吟诗作对,弹琴赏画,日子过得好不逍遥!
  当然,他们有时候也免不了为了我争风吃醋,不过,我稍稍一哄,他们就都投降了。
  老公七个,老婆只有我这么一个,在性方面的关系就自然比较不平长了,有时候,我与我的七个老公一对一跟他们轮流着来,有时候我就跟他们一起NP。
  瞧瞧七男一女的场景多养眼,承乾宫内阵阵欢爱声不断,若大华美的卧房内,华贵的衣饰乱七八糟地散落在地上,君氏三兄弟与楚沐怀、任轻风、穆佐扬还有花无痕这七位帅哥全身赤裸,正在与一丝不挂的我同时缠绵……
  七位帅哥的皮肤都白皙无暇,身材清俊精廋,赤裸的男性躯体如古希腊精雕细琢的艺术品,无一丝瑕疵,完美的令人无限遐想!
  我雪嫩的娇躯玲珑有致,洁白的肤色因情欲的上涨,泛着淡淡的红韵,更加引得七位帅哥眸中的欲望狂涨飙升……
  七位帅哥,六双漆黑的眼眸,只有君御邪的眸子很特别,他的眼睛平常是漆黑的颜色,在欲望上涨时,就会变成通红的色泽。
  他的眼睛会变成红色,都是拜那该死的‘喋血虫蛊’所赐,不过,君御邪体内的‘滴血虫蛊’之毒早就已解,只是改变了君御邪的体质,没什么副作用,却使得君御邪的眼眸在欲望上升时会变成红色。
  我与七个老公同时缠绵的感觉是很舒畅的,也有些难以消受的,是以,同时欢爱只是偶尔,因为帅哥太多,每次一同欢爱没有个一天一夜,停不下来,而我的下场则会腿软无力,浑身如散了架般酸痛难忍,一整天都没力气下床……
  他们各个都是超级猛男,一个就够我受,现在却是七个!
  ‘性’福的日子,可是让我过到怕,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愿意放过我,还美其名曰:他们的‘努力’,是为了让我更‘性’福!
  往往此时,我就幸福地叹气,唉!我自找性福受,谁让这么多超级大帅哥全都爱上了我,而我,也深爱着他们呢!
  我与七个老公‘性’福的日子,是久久的,幸福的日子,更是天长地久的!
  至于一女多夫怕不怕得性病的问题,有神医穆佐扬在,我根本就不用担心,相反,我跟我的老公们,身体一直都健健康康的。
  我本来想要为我的七个老公,每一个都生个小孩子,可是,他们都表示,不需要,只要是我生的孩子,就是他们的孩子,我被他们感动的泪流满面。
  想想也是,骄傲如他们七个,都是人中之龙,他们能做到同时共有我,可想而之,他们对我的爱,有多深,有多沉!就算我每人为他们生个小孩,也无实质的意义。
  因为他们说了,我生的孩子,就是他们的亲生孩子。
  我的老公们平时在床上猛如虎豹,一旦我怀孕,他们就会自发地克制欲望,温柔待我,等我休完产假才恢复勇猛雄风。
  五年之内,除了烨儿之外,我又生了两男一女,因为我跟七个老公经常玩NP,在古代也没有DNA,至于这两男一女的父亲究竟是谁?有没有哪位帅哥重复中‘标’,或者说分别中‘标’,说实话,我不知道,我的老公们也不知道。
  反正烨儿是君御邪的骨血,其余两儿一女,我的七个老公都当我,也自认为是他们自己亲生的。
  我的七个老公也却是都做到了一件事,就是把我生的小孩,连同烨儿在内,都当成了他们的亲生孩子。
  我的四个孩子连同烨儿在内,在私下里,或者说人前,都叫我的七个老公为爹,而对我的称呼,人前为皇上,人后叫妈妈。
  我生了四个小孩后,我的气个老公就再也不准我生孩子了,因为他们体贴我怀小孩辛苦,心疼我生产时的痛苦,我的七个老公真的很好,是天底下最好的丈夫,最优秀,最帅气的男人!
  我当皇帝,在位二十五年,二十五年后,帝位传承给了我与君御邪所生的儿子——君承烨。
  我在位期间,秉承着清朝康熙大帝的一句话,“公四海致利为利,一天下之心为心。”全心为黎明百姓谋福祉,我的七个老公也全都一心帮助我,在政绩上,我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我重视发展农业生产,能破格用人,擅长经商之道,英明睿智的决策使得祥龙国的社会经济继续发展,国力不断上升。
  在我执政掌权期间,祥龙国更为强盛繁荣,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祥龙盛世’。
  我生的四个儿女,各个孝顺聪慧,在我退位后,我与我的七个老公住在皇宫里颐养天年,快快乐乐了,享受皇族无上荣耀,无聊的时候,我们一起下棋弹琴,吟诗作对,小日子过得好不快活,当然,有时候我跟七个老公也会去宫外玩上几日,旅游几天再回宫。
  我卓越的才华,英明睿智的领方决策,使得我的七个老公终其一生都没有看过其他女人一眼,这说明,我张颖萱留住我老公们的心,并不光靠外表,也靠我内在的聪慧睿智,精明干练!
  而我,再也没有回过现代,我张颖萱的一生,在古代过的有滋有味,终其一生,我与我的七个老公都相爱至深,实现了古人的那句至理明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据史书记载,我与我的七个绝色帅气的老公的传奇事迹,成为传颂百世,千古流芳的佳话。
  看美女如何在古代色的极品,尽在穿越之极品色女!
  (全书完)——
  作者的话:亲们,极品色女今天写完了,够极品吧?呵呵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