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欲火难眠》->正文五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色女郎(终章)
( 本章字数:7775 更新时间:2008-12-30 17:20:00 )


  由于赵天涯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窃自大厨们的经验传给了老婆们,所以,当叶修心、蓝冰冰和兰湘湘将三盘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来时,光是那香味就惹得赵天涯直冒口水,他迫不及待地伸出了手,可是,三个老婆却一齐向他翻了个白眼,然后笑嘻嘻地绕过他,向秦月如和郭伯父、黄大妈走去,将饺子放在了他们的面前的桌上,一边“婆婆”、“大妈”、“伯父”地叫得亲热,请他们尝尝她们的手艺。
  秦月如脸上都笑成了一朵花,在每人盘里尝了一个,连声夸赞手艺高,而和秦月如同桌的小叶子、张芳芳则赶紧伸出筷子,往盘里扎去,每人吃掉几个后,也向叶修心、蓝冰冰和兰湘湘三人举起了大拇指,然后不顾形象地抢吃起来。秦月如笑了,郭伯父和黄大妈也笑了,赵天涯却是郁闷不已,早知道就和老妈坐一起了。

  小叶子无意中瞥见赵天涯垂涎欲滴的样子,故意叉着一个饺子,在酱汁里沾粘,贼兮兮地笑着给赵天涯送了一个意念:“想吃不?要不,我把馅吃了,皮给你留下?”赵天涯狠狠地瞪了小叶子一眼,那丫头却装作没看见,得意洋洋地大吃起来,一边吃还一边猛点头,做出很享受的样子,看得赵天涯只想跳起来给她几个暴栗。
  香味又从门口进来了,赵天涯一扭头,看见乔娜娜、乔依依和上官倾城也端着饺子进来了,赵天涯赶忙涎着脸,向她们伸出了手,三女同样地白了他一眼,道:“先给妈尝尝,少不了你的!”说完扭着小蛮腰袅袅婷婷地向秦月如那桌走去。
  偏偏这一幕又被小叶子看到了,她看着瞪着眼睛,一脸无奈的赵天涯,笑得是前仰后合,张芳芳见状,忙问她是怎么回事,小叶子一边看着赵天涯,一边笑着和张芳芳耳语起来,结果张芳芳也放下筷子,忍俊不禁地看着赵天涯,笑了起来。赵天涯受不了了,干脆跳起来向厨房跑去,奶奶地,本少爷到厨房吃去,堵住源头,让你两个小丫头片子吃空气去!小叶子和张芳芳看到他出去,笑得更加大声了。
  现在的厨房已经被老婆们拓宽了空间,比原来面积大了好几倍。五只不锈钢大锅在液化灶上咕嘟咕嘟地沸腾着,香气扑鼻,李媛媛、胡兰兰、黄晚晴、小美尤子等十多个老婆正三三两两地围着几个小案板包着饺子,一边嘻嘻哈哈地说着什么,索菲亚?罗兰这个洋妞也和朱丽叶、爱丽丝凑在一起,笨拙地用一根小擀面杖擀着饺子皮,朱丽叶和爱丽丝都围着围裙,戴着白帽子,一身厨娘打扮,一边用英语指点着索菲亚?罗兰,一边玉指翻飞,一个个小巧玲珑的饺子就被她们捏出来,赵天涯嗅着饺子的香味,看着这一群活色生香、辛勤劳动的美人们,忍不住食指大动,跑过去在这个身上揩一下油,在那个身上吃一下豆腐,引来老婆们一阵尖叫、娇嗔和白眼。

  索菲亚、罗兰这个修女见赵天涯来到身边,赶紧站了起来,眼神惊惧,结结巴巴地向赵天涯道:“上帝的使者大人,您请坐,请坐……”赵天涯哈哈大笑道:“什么劳什子使者,本少爷不是那玩意儿,以后就叫我的名字吧,对了,上次我是不是吓着你了?那时候,我走火入魔了,差一点就‘啪’——爆体而亡了,所以,你必须要原谅我噢。”
  “我早就原谅您了,我知道,您是个好人,我还为您向主祈求了……”索菲亚?罗兰看着赵天涯比比划划,赶紧点着头道。然后,她又涨红着脸蛋小声地向赵天涯道:“您说的走火入魔,是不是被魔鬼附身了?”
  “对,哈哈,看到刚才那条大胳膊了么?就是附我身上那个家伙的,那魔鬼呀,足足有几公里高,血盆大口一吸,‘哗’——就能吞进上千人去,刚才那闪电就是它弄出来的……”赵天涯满嘴跑火车地吹着,突然看到索菲亚?罗兰的脸色变得青紫,上下牙齿碰撞得“达达达”发响,象机关枪开火一般,显然是想起了那条恐怖的胳膊。赵天涯意识到自己吓着这可怜的小修女了,赶紧拍了拍胸口道:“不过,最后,还是被我打跑了,你放心,有我在,它吃不了你的!咦,你怎么了,不舒服么?”赵天涯借机拉起索菲亚?罗兰那沾满面粉的冰凉小手,捏了捏,嗯,手感不错,闻着索菲亚?罗兰身上那股处女的幽香,赵天涯只感到下腹发涨,欲念又蠢蠢欲动起来,不禁探手向索菲亚?罗兰的额头摸去:“来,我看看,你需要不需要我给你治疗一下……”

  “赵天涯!小淫龙!……”老婆们终于看不下去了,齐声向赵天涯发起了警告,赵天涯尴尬地收回了手,顺便在头上挠了挠道:“我这是关心她嘛,对了,索菲亚,你在这里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你?”
  “有,不,没有没有……”索菲亚?罗兰也意识到赵天涯有些行为不轨了,赶忙从赵天涯手里抽回自己的手,答道,慌乱之下,她也不知道陈梦蕾那个女背背对她的骚扰算不算欺负她,顿时结结巴巴起来。赵天涯眼睛一眨,早已看穿了她的心思,笑着从须弥戒指里掏出一条以前炼制的法宝项链,心念一转,又在里面加了一个障眼法,递给索菲亚?罗兰道:“往这上面滴一滴你自己的血,陈梦蕾就不会骚扰你了,试试看。”
  索菲亚?罗兰看着这条闪闪发光的项链,犹豫着要不要接过来,朱丽叶的保镖爱丽丝早已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根针,飞快地在索菲亚?罗兰的手指上扎了一下,索菲亚?罗兰痛呼了一声,爱丽丝就抢过项链,往冒出的血珠上一沾,七彩光芒一闪,项链自动飞到了索菲亚?罗兰的脖子上。索菲亚?罗兰顿时目瞪口呆起来。赵天涯看着这修女一惊一乍的样子,感到很好笑,正准备再调侃她几句,余光却瞟到施红袖正在捞饺子,顿时施展身法跳了过去,大声叫道:“宝贝,先给我来一碗,饿死我了……”
  这一夜,赵天涯享尽了口服,老婆们包了十几种口味的饺子,赵天涯和龙雪儿这两个大胃王展开了激烈的竞赛,直吃了三十多碗,实在咽不下了,赵天涯方才意犹未尽地放下了筷子道:“好吃不过饺子,吃遍东南西北,还是老婆们做的饭香啊,你们看我做什么,周冰倩、李小璐,你们笑什么,赶快学习学习,回到妖界也给你们父母做一顿尝尝……”

  春晚结束,秦月如和郭伯父、黄大妈都困了,各自回到房间里去睡觉,留下赵天涯和自己的一众老婆们,还有小叶子、张芳芳、周冰倩等女在客厅里,莺莺燕燕挤满了沙发,叽叽喳喳地议论着刚才的春晚。赵天涯数了一下,一共三十六个女人,加上还在卧室里疗伤的郭晓娟,是三十七个,其中和自己有过合体之缘的有二十九个,要不,今天晚上举行一场轰轰烈烈的二十九P,来迎接新年的到来?
  赵天涯正幻想着那香艳的情情节,突然有人在耳边大叫了一声,吓了赵天涯一跳,扭头一看,原来是小叶子这丫头片子,赵天涯顿时大怒,还没追究你刚才“调戏”我的责任呢,你丫倒得瑟起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赵天涯跳起来,向小叶子追去,这丫头赶紧躲到陈梦蕾的身后,大呼小叫地喊着:“我不过是想要放鞭炮嘛,好几年都没有放鞭炮了,呀,你瞪我做什么?”
  “就是就是,我们要放鞭炮!”张芳芳和周冰倩、李小璐、王语嫣等人也乘机起哄,赵天涯顿时无语了,丫丫的,S市禁放鞭炮,难道你们这些小丫头片子想要我知法犯法?不过嘛,犯法,我喜欢!赵天涯顿时跳起来,向外走去:“放就放,鞭炮有什么意思,要放我们就放礼花,好好热闹热闹!”
  “耶!……”小叶子和张芳芳一伙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丫头顿时跳起来,兴高采烈地尾随着赵天涯,向院子里跑去。“这小淫龙,跟着几个小丫头胡闹,啧啧。”龙雪儿摇着头,也跟了出去,其余的老婆们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忍着笑意,也走了出去。

  赵天涯一到院子里,就看到大黄正在院子里痛苦地翻滚着,眼冒绿光,吐着舌头“嘶嘶”地喘着粗气,看到赵天涯出来,大黄痛苦地哼哼了两声,赵天涯急忙跳过去,运起神识一看,原来刚才那条巨大的胳膊流出来的血液,贪婪的大黄舔食了不少,结果被血液里充沛的灵气撑着了,奶奶地,这是什么事儿!赵天涯苦笑了一声,一手放在大黄肚子上,帮助它消化吸收,一手掏出乾坤袋,命令鬼奴搬来了十几吨重的烟花,放在院子里道:“你们自个儿放吧,注意安全噢……”
  “啪”、“轰”……绚丽的烟花在别墅上空绽放着,吸引了附近几个街区的市民前来观看,小区的警卫人员们如临大敌,全体出动,将热情地观众们阻挡在警戒线外。

  徐艮瑞接到了警卫人员的报告,不由得苦笑起来,赵天涯这一家子,刚才还面临天劫的考验,生死一线,现在居然放起烟花来了,这些人,神经真的这么大条么?天劫啊,神州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种现象了?赵天涯这家伙,不仅度过了天劫,还把施放劫雷的天神手臂扯下来一只,简直是,太无法无天了,不行,得让蓝冰冰和梁雨霏她们把赵天涯看紧点儿,免得这家伙作起乱来,没人能治得了他。
  赵天涯一边为大黄疏通经脉,帮助它吸收着那浓郁得近乎实质的灵气,一边唠唠叨叨地对大黄道:“你这家伙,天神的血液也是你喝得的吗?要喝也少喝点儿,来来来,我教你一种妖怪修仙的法门,以后你自己就可以吸收这别墅里的灵气了,你给我听好了,这么这么着……”
  怕大黄不理解自己的意思,赵天涯干脆将自己精神烙印里一种妖修的法门输进大黄的识海,同时利用天神血液里的灵气将大黄的肉身又锻造了一遍,这家伙,活个几千年是不成问题了,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会修成个狗仙,以后上到天庭,和二郎神跟前那条狗较量较量……二郎神?嘿嘿,赵天涯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那个三只眼睛家伙的映像,烙印里记载的他,好像是天庭第一战将,以后老子上去,一定要和他打上一架……赵天涯自信心膨胀,斗志极端地高涨。

  医好了大黄后,赵天涯钻出别墅,加入了放烟花的老婆们行列中。由于怕影响秦月如和郭晓娟父母的休息,所以大家都隐着身,浮在结界外面,怎么折腾,里面也是听不见声响的。赵天涯看到索菲亚?罗兰站在爱丽丝的飞剑上,紧紧地抱着爱丽丝的腰,紧张得要命,登时玩笑之心大作,窜过去一把将她拽下来,高高地抛到空中,然后在她竭斯底里的尖叫声中接住了她。索菲亚?罗兰双眼紧闭,四肢死死地缠着赵天涯,看上去暧昧无比。赵天涯正搂着她得意地嘿嘿笑着,耳边又传来小叶子的冷哼:“哼,大色狼,就知道占女孩子的便宜……”
  赵天涯一听,不乐意了,心道我占便宜也是占索菲亚的便宜,你小叶子蹦出来算啥呀,今晚你几次三番地和我作对,难道是皮痒找抽来着?这几年本少爷一直在外奔波,山中无老虎,猴子就称大王了,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了!
  赵天涯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只见他身子晃了晃,一个同他一模一样的赵天涯就出现在小叶子跟前,一个定身法抛过去,小叶子就被定在了空中,然后,大家就听见了手掌和臀部亲密接触的“啪啪”声,声声入耳。赵天涯搂着索菲亚?罗兰,一边感受着两团高耸对自己胸脯的挤压,一边体会着自己的分身抽打小叶子臀部的感觉,哎,那良好的弹性和触感,一点儿也不比老婆们逊色,看来,确实是长大了!

  小叶子被打,陈梦蕾不愿意了,她连烟花也不放了,冲过来对着赵天涯的分身一阵拳打脚踢,试图将小叶子解救出来,赵天涯嘿嘿一笑,再放出一个分身,将陈梦蕾也给死死地抱住了,并且上下其手地吃起了豆腐,虽然每个分身只有赵天涯几分之一的实力,也不是陈梦蕾可以抵抗的,陈梦蕾这个娇娇女恼羞成怒,竟然放出飞剑,向搂住自己的赵天涯的分身刺去。
  这可是龙雪儿和赵静小萝莉两女为众女重新炼制的仙器级别的飞剑,要是被它扎上,不死也得脱层皮,赵天涯大骇,急忙将分身收回,朝陈梦蕾怒喝道:“什么意思,你想谋杀亲夫不成?”
  “谁叫你打小叶子的?”陈梦蕾这个刁蛮的家伙依然死不悔改,手执飞剑,向赵天涯叫嚣道。
  “好,很好。”如今的赵天涯已经到了仙人级别,自尊心膨胀了不知多少个倍数,哪里还能容得下陈梦蕾的挑衅,他朝着陈梦蕾咬牙切齿地道:“老子现在就休了你,给我卷铺盖滚蛋吧,爱上哪就上哪去!”

  一言既出,众皆大惊,一场玩笑竟然闹到如此地步,众女纷纷过来劝说赵天涯,赵天涯一甩手,飞回了结界内,留下陈梦蕾愣在当场,半晌才“呜”地一声哭开了。叶修心来到陈梦蕾身边,软语劝道:“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回去向他认个错,你还不了解天涯那人?从来都是口硬心软,你向他认错,他绝对会回心转意的。你也是,无论如何,你也不该用飞剑刺他呀,又不是生死仇人,你这么做,已经过了底线了……”
  “哼,向他道歉?我就不,走就走,又不是离了他就不能活了!”谁知陈梦蕾并不领情,她止住哭声,一跺脚,踏上飞剑一溜烟地飞走了,小叶子这个始作俑者赶忙追了上去,叶修心摇了摇头,转身飞回了别墅。
  大年初一的凌晨,就闹了这么一出,赵天涯也没了心情再玩什么二十几P,他闷闷不乐地回到自己的卧室,看着依然在沉睡疗伤的郭晓娟,心中感慨万千。自己从一无所有到创下这么大的家业,可以说是荣华富贵,金钱美女都不缺了,而且修为也达到了仙人级别,和常人比起来,可以说是拥有了无穷无尽的生命,可是,生活怎么还不完美,怎么还会和陈梦蕾闹崩了呢?奶奶地,这女背背,实在是可恨!老子叫你滚蛋,你还真滚蛋了,走了就不要再回来!

  早晨,秦月如起来,得知陈梦蕾被赵天涯赶走了,登时大怒,责令赵天涯去把陈梦蕾找回来。赵天涯不想和老妈吵架,一声不响地出了别墅,飞出了S市,然后摸出须弥戒指里的手机,拨打了一个叫做“晶晶”的号码。几秒钟后,一个惊喜万分的女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天涯,真的是你吗……你现在在哪里?我们想死你了!……”
  赵天涯挂了电话,隐着身,又向S市飞回来,“比你娇”内衣公司的十九个女子由于北方普降大雪,铁路和民航交通中断,只有九个回了家,剩下十个还留在城郊的别墅里,赵天涯拉不下脸去寻找陈梦蕾,就在她们这里躲几天吧,好几年了,也该好好慰藉一下这些可怜的女人们了。
  遁进别墅房间内,现出身来,十个女子顿时热泪盈眶地扑了过来,赵天涯放出九个分身来,一齐抱住了这十个女子,好一番热吻,赵天涯的九个分身上,连同他自己的本尊,衣服上都沾满了这十个女子多情的泪水,看来真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啊,这偷来偷去的,都偷出感情来了!
  这十个女子,虽然都在修炼赵天涯教给她们的法门,可是没有丹药和充沛天地灵气的辅助,进展却甚微,加上生意场上的操劳和对赵天涯的刻骨思念,都憔悴了不少,看得赵天涯心痛不已,吻着吻着,看着情动不已的她们,赵天涯决定给她们输入一些自己体内的“仙气”,反正多着去了,给自己的“小蜜”们改造一下体质!

  九个分身加上赵天涯的本尊一起动手,将十个女子剥成了白生生的大肥羊,然后,赵天涯让这些分身也享受了一把男欢女爱的滋味,同时和十个女子MAKELOVE,这体验,真真有些怪,却也很新奇,赵天涯着实荒唐了一把,两个小时的欢爱过后,这些女子都已经承受不住了,赵天涯才放过了她们,然后收回分身,陪着她们一起洗了个鸳鸯浴。
  “莉莉,想我了没有?”赵天涯坐在按摩浴盆里,搂着一个光滑细嫩的身体,挑逗着她犹如新剥鸡头肉一般的两粒红豆,问道。
  “想得都吃不下饭了!”怀中的女子仰起头来,主动献上香吻,赵天涯品了一会儿她的小香舌,然后叹了口气,自己和她们这不明不白的关系,实在是害了她们。
  “你们也看到了,我的生活就是这样不规律,也不能常来看你们,所以,我觉得非常地内疚。要不,你们都嫁人去?既然我不能和你们在一起,我也不想耽误你们。”
  “不!”十个女子都瞪大了眼睛,露出警惕的神色,坚定不移地摇了摇头,异口同声地道。
  “我们不求能和你长相厮守,只要你心里有我们,有空的时候来看看我们,我们就心满意足了。和你一比,所有的男子都成了土鸡瓦狗,不堪一提,要是你逼着我们嫁人的话,我们就自杀,那样,你的心里就会一直内疚,就会永远记得我们了。”叫做雨儿的女子突然开口向赵天涯说道。

  看着她那汪汪的泪眼,赵天涯长叹一声:“哎,你们还是不了解我的生活,我现在的情况,看似风光无限,其实,能力越高,责任越大,也越来越身不由己,这一秒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话还未说完,就听到一声娇叱响起:“小淫龙,你把我赶走,就是为了和这些女人偷情,怕我碍你的事吧?我要去告诉婆婆,告诉姐妹们!”赵天涯一听这声音,顿时大惊,陈梦蕾怎么来了?这家伙不是跑回娘家去了么?正要隐身逃遁,陈梦蕾已经在浴室里现出身来,手执飞剑,怒气冲冲地喝道:“你走吧,走了我就把你的这些情人们统统杀掉,叫你后悔一辈子!”
  “你敢!反了你了!”赵天涯身法一展,奇快无比地夺掉陈梦蕾的手中剑,丢在一旁,然后制住她的真元,狠狠地在陈梦蕾的屁股上揍了起来。揍了几下,觉得不解气,干脆扒下她的裤子,在那两瓣布满了鲜红手印的光腚上打了起来。“啪啪。。。本書轉載拾陸k文學網。。。”声响,“比你娇”的十个女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赵天涯施虐,赵天涯打着打着,突然觉得不对劲儿,陈梦蕾的呼痛声怎么变成了诱人的呻吟声,难道这家伙有受虐倾向?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探手在她腿间一摸,果然,汩汩春水已经湿透了小可爱内裤,奶奶地,小色女,看本少爷怎么收拾你!赵天涯干脆三下五除二剥去了陈梦蕾的衣服,当着十个“比你娇”女子的面,和她交合起来,你看不起她们,今天我就要好好地在她们面前摧残你,让你在她们面前丑态毕露,看你还有什么资格摆谱……

  赵天涯在陈梦蕾的身上恣意驰骋,正要死要活时,突然又闯进来一个人,目瞪口呆地指着赵天涯和陈梦蕾道:“你,你,你们……”赵天涯一看,原来是小叶子这个小妮子,看到赵天涯如此欺负陈梦蕾,小叶子不甘心了,冲上去就欲解救陈梦蕾,可是赵天涯正在要死要活的当口,看到小叶子这个家伙前来坏事,大怒,一把抓住小叶子,大手伸进小叶子的衣服里,至阳真气不要命地往她体内输去,奶奶地,叫你这罪魁祸首也难受难受,要不是你,本少爷怎么会和陈梦蕾翻脸……
  小叶子瘫倒在浴盆里。
  赵天涯继续和陈梦蕾进行那酣畅淋漓的大战,刚把陈梦蕾送入飘飘欲仙的天堂后,赵天涯发现,自己被小叶子从背后搂住了,小妮子一手握住了赵天涯的坚挺,媚眼如丝地道:“哥哥,其实,我渴望着做你的女人,已经很久了……”处子的幽香钻进赵天涯的鼻孔里,赵天涯刹那间心防松动,反身搂住了小叶子,哎,说自己禽兽不如也好,说自己监守自盗也好,肥水,是不能流外人田的……
  ……

  公元二零一五年,龙雪儿、赵静、郭晓娟分别产下一子,实现了秦月如抱孙子的愿望。
  公元二零三零年,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世界第一,其中,赵天涯和他的大正公司功不可没。
  公元二零五零年,中国在强有力的经济实力支持下,军事实力、综合国力都成了世界第一,台湾和平回归,中印、中俄等有争议的领土问题都得到了妥善的解决,同时,美国、俄罗斯等老牌强国走向衰落,中国成了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中国的航母游弋在世界每一个大洋,同时,中国空军驾驶着赵天涯制造的可隐身、可瞬移、超过这个时代至少五百年的飞碟状飞行物,在地球的上空巡逻着,充当了世界警察的角色。
  公元二零六年,赵天涯带着他的老妈,还有他的一众老婆们,还有那只已经成精的大黄归隐,数年后,“比你娇”的十九个女子也于同一天神秘失踪,没有人知道她们去了哪里,这个星球上只留下他们的无数传说。
  有人说,他们探索外太空去了。亲爱的读者,如果有一天,你也无意中踏上了修真的道路,千万要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因为,或许某一天,你会在天上遇见他们的噢……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