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琴帝》->第四十八集 母妖王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大结局,对不起,杀了你
( 本章字数:9204 更新时间:2008-12-20 14:03:00 )


  叶音竹冷冷的看着母妖王,“说你的头脑不如我,还真是妄自菲薄了。你计算的如此精确,甚至把握住了我性格上的缺点。果然不愧是深渊之神,母妖王大人啊!”
  母妖王的手依旧在安雅的小腹上轻轻的摩挲着,微笑道:“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叶音竹冷笑一声,“我有选择的权力么?”
  母妖王笑了,笑的很甜蜜,“没有,当然没有。”
  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抹凄然,深深的看了一眼远处的苏拉和海洋,重重的点下了头,“好,我答应你。”简单的五个字,从他口中说出却显得如此凝重,但出奇的是,在场众人中却没有人阻止他。
  母妖王的选择是正确的,孩子成为了在场每个人的软肋,包括两位塔主在内。
  母妖王将安雅远远的抛了出去,当然,还在她的神界禁锢之中,同时,她打开了对叶音竹的禁锢,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不要有任何侥幸心理。你应该明白,以我神级的实力,想要杀掉在场任何一个人,都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叶音竹缓缓飞到母妖王面前,并没有趁此向她攻击或者是有什么行动,试问,当他身穿神兽铠,实力处于巅峰状态的时候,都无法杀死母妖王,此时失去神兽铠的辅助,又如何是神级的母妖王对手呢?
  母妖王赤裸的身躯上浮现出一层淡淡地红色,眼中竟然流露出一抹娇羞的神色。
  叶音竹冷淡的看着她。“现在就开始么?”
  母妖王微微一笑,此时对她来说,叶音竹已经是砧板上地肉。怎么也跑不了了。
  “不急。你不是一直对你的妻子们很好么。我听她们说过,当初你为了找回苏拉,单枪匹马前往蓝迪亚斯帝国首都,用一曲凤求凰向她示爱。这毕竟是我的第一次,我也想听听你来弹奏这首琴曲,好么?我希望你能让我更加动情。当然,我只是想听琴曲,如果你在其中掺杂什么的话。我不介意让你立刻看到一具孩子的尸体。”
  叶音竹默默的看着母妖王,眼中闪过一丝屈辱的光芒,但是。他却依旧从须弥神戒中取出了一张栗壳色漆,大小蛇腹间牛毛与小冰裂断纹的古琴,古琴一出,叶音竹地气质一变,仿佛钟灵天下之秀,优雅高贵在举手投足之间展现。
  母妖王赞叹道:“琴帝终究是琴帝,只要是古琴在手,龙崎努斯就没有一个男人能与你相比。”
  叶音竹仿佛并没有听到母妖王的赞赏一般,双手轻抚琴弦,淡淡的道:“朝阳既升。巢凤有声。朱丝一奏,天下文明。此琴名曰:鸣凤。”
  鸣凤地音律清脆悠扬,可此时那清脆之音演奏出的乐曲却是那么悲伤苍凉,它似乎在诉说着,诉说着爱人远离的痛苦。诉说着无尽的相思之苦。
  但闻琴声,时而如松涛怒号,时而如杜鹃悲啼,缭绕空际盘旋不散,穷琴之妙谪。
  前奏尽。歌声起。那歌与琴竟是如此和谐。却也将令那伤感更增。
  “哪一个人,
  哪一双眼。
  不需要爱人的安慰。
  哪一颗心,
  哪一份情,
  不想要牵手到明天。
  情若是花开花谢,
  爱终究沧海桑田,
  别问我该如何,
  才会到永远。
  看世间缘起缘灭,
  莫笑我无怨无悔,
  谁又懂怎样爱,
  才是真永远。
  我看不见,
  我听不见,
  天长地久的诺言。
  我只看见,
  我只听见,
  曾经拥有的缠绵。”
  悲伤的歌声因哽咽而沙哑,叶音竹的眼前同样朦胧,他完全在重复着当初在蓝迪亚斯帝都为苏拉弹琴时的一幕。可他此时心中地背上却不再是为了苏拉,而是为了那死去的香鸾公主。
  母妖王听的有些痴了,叶音竹不论是弹琴还是唱歌,其中都没有包含半分精神力的气息,就是那简单的琴歌,可却就是这再普通不过地琴歌,却深深的触动着她的内心。
  母妖王当然知道,叶音竹在琴歌中的情绪并不是因自己而起。可越是这样,她心中那种痛苦的感慨,和期待却更加明显。
  双手优雅抬起,在那琴音袅袅中悄然落于琴弦之上,叶音竹眼中流露着淡淡地光芒,仿佛自己也已深入那琴音之中,轻声道:
  “相遇是缘,相思渐缠,相见却难。山高路远,惟有千里共婵娟。因不满,鸳梦成空泛,故摄形相,托鸿雁,快捎传。喜开封,捧玉照,细端详,但见樱唇红,柳眉黛,星眸水汪汪,情深意更长。无限爱慕怎生诉?款款东南望,一曲凤求凰。”
  嘴角处浮现出一丝苦涩,叶音竹轻声道:“小龙女,如果你是真地爱我,那么,我请求你,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我不希望让他们看到。毕竟,这里还有我地孩子们。”
  母妖王注视着面前的叶音竹,眼中升起一片朦胧,“相遇是缘,相思渐缠,相见却难。多么动听的凤求凰,难怪她们会为你而痴。这就是爱么?谢谢你,你知道么,在这一刻,我真的感觉到了爱的滋味。好,我答应你。”
  一边说着,母妖王拉住了叶音竹的手。
  正在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老师。”
  叶音竹和母妖王的目光同时朝声音的来源看去,开口的,是在海洋怀中的睿琴。
  睿琴看着叶音竹,眼中的迷茫和思考已经消失了。
  “老师,你真的是我的爸爸么?”
  叶音竹默默的点了点头,“对不起,睿琴,一切都是爸爸不好,爸爸对不起你和你妈妈。”
  睿琴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老师,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是我的爸爸,那么,我引以为豪。”
  叶音竹愣了一下,眼底顿时升起一片朦胧的水光,注视着睿琴的目光中流露出了无比的坚定。
  庞大的能量波动骤然释放,七彩光芒从母妖王身上飘转开来,凝聚成一个巨大的光茧,将两人的身体笼罩在内。顷刻间,叶音竹身上的衣服已经消失,在这独一无二的空间之内,就只剩下他与侵占了小龙女身体的母妖王。
  双臂如同水蛇一般缠绕上了叶音竹的脖颈,母妖王缓缓闭上双眼,轻声道:“爱我吧,音竹。”
  低下头,叶音竹此时眼中流露着浓烈的情感,但这情感究竟表达的是什么,却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的唇,深深的吻上了她的。四唇相接,两人的身体几乎同时颤抖了一下。
  不论小龙女身体内的灵魂是谁的,她毕竟是嫡传的神龙,拥有着最纯正的神龙血脉,她体内的生命能与叶音竹的生命能同出一源,彼此生命能的接触所产生出的感觉,是他们与其他人之间决不可能出现的。
  在那一刻,不仅是母妖王,甚至连叶音竹也已经迷失。两具滚烫的身躯,紧紧的搂抱在一起。
  双手在那完美的背臀间游走,完美的尤物在怀中轻扭。两人的感官不断刺激着彼此,尽管还未真个销魂,他们却都已经沉沦在那浩瀚的欲望之中。
  修长紧绷的大腿盘旋而上,环绕在叶音竹坚实的腰间,昂扬早已变得无比坚挺,每一次轻触那柔软的边缘都会令那完美的尤物轻微的痉挛着。
  吻落在彼此的身上,在那炫丽的七彩光芒包覆下,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音竹,让我感受你的温柔吧。”此时的母妖王,就像一个羞涩的小女孩儿,伏在叶音竹宽阔的肩头,黑色而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自己和叶音竹的身上,看上去是那样的柔和。
  她的一只手,已经悄然握住了那惊人的滚烫,贝齿轻咬下唇。
  叶音竹的双手,挪移到了那惊人挺翘的浑圆臀瓣处,滚烫的前端轻触在泥泞的柔软处。
  两人几乎同时抬起头,看向彼此。
  叶音竹眼中流露着深切的情感,而母妖王眼中却已尽是迷离。
  生命能已彼此相连,剑以及履,他们几乎同时用力。
  一声尖叫般的呻吟无法控制的从母妖王口中吐出,那滚烫已经破开泥泞和那层坚韧的阻隔长驱直入,只一下,就已经侵入了深渊的最深处。
  紧、暖、香、浅,极乐包裹着叶音竹的滚烫之处,也包裹着他的灵魂,在那一刻,他的心剧烈的震颤着。无比澎湃的生命能在他们彼此相连之处瞬间交流。两人的身体终于完美的融为一体。
  他们是那样的契合,此时,他们彼此之间没有半分的勉强。
  母妖王紧紧的搂着叶音竹的脖子,喃喃的呓语着,“我从未想到,疼痛竟然也能如此快乐。”
  她的话就像是点燃激情的火焰一般,两个人几乎在同一时刻疯狂起来。庞大的生命能令母妖王刚刚出现的伤口瞬间愈合。疼痛之后,就是那极乐的存在。

  每一次凶猛的冲击,每一次极度的扭动,都是那样的不遗余力。不断向彼此发动着凶猛的攻势。
  拥有着近乎无限生命能的他们,毫不吝惜体力,周围的七彩虹光伴随着他们身体的律动而不断的扭曲着。
  低沉的呻吟声不仅是从母妖王口中发出,也同样从叶音竹鼻音中响起,生命能就像一个巨大的熔炉,包裹着他们,他们都无法向对方关闭自己的生命奥秘,伴随着深入与开启,无限的巅峰令欲望一浪高过一浪。
  时间,在他们心中早已经没有了任何概念。伴随着律动的提速,他们不断寻找着那巅峰的顶点,可却眼看着那顶点越来越高。
  终于,巅峰在他们的生命能完全水乳交融,在他们的灵魂破开生命能的阻隔彼此碰触的刹那。生命能孕育出的最强灵魂与死能孕育出的最强灵魂碰撞的一刹那,代表着生与死,阳与阴的能量瞬间碰撞时,巅峰的顶点终于到达。
  叶音竹的双臂,分别搂在母妖王的背部与腰间,令她的身体与自己完全契合在一起,也就在这顶点到达的一瞬之间。一圈强烈的金色光环骤然从叶音竹的眉心处释放出来。
  极乐的巅峰是那样的美妙。当母妖王感受到那瞬间收紧的双臂与空间时,她下意识的睁开了双眼。而也就在这一时刻,叶音竹嘴角处已经流出了金色的血液,看着她地目光竟然在这极乐顶点来临的时刻变得那样清明。
  “你……”母妖王只说出了一个字。她就已经感觉到一股澎湃的洪流从那滚烫中喷射而出,深深地刺入了自己体内。刺入了自己的灵魂深处。
  极乐伴随着极痛,几乎同一时间出现在她灵魂深处。可是。她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动弹。尽管是那神级的力量,在这一刻,她也无法移动分毫。
  叶音竹注视着母妖王,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你终究还是中了我的计,我也是神。虽然只有灵魂。”
  又一股滚烫疯狂涌入,母妖王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本体竟然在那洪流中开始破碎。
  迷蒙的看着叶音竹,眼中充满了不解,带着一丝淡淡的绝望。但更多地却依旧是极乐中的兴奋。
  “告诉我……”
  叶音竹当然知道她想要知道什么,“早在知道你是母妖王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我想到了琴帝号可能会无法致你于死地。成为了神,你几乎成为了不死地存在。你并不知道的是,在神龙王将灵魂能量同时输入到你我体内的时候,你终于突破屏障成为了神。而我脑海中菲尔杰克逊大师的灵魂也因此而唤醒。当神龙王发现你灵魂不对的时候,最后一刻你虽然强行吸取,但他却将更多的灵魂之力传给了我。所以,你最多也只是吸收了神龙王三分之一的灵魂之力。另外的三分之二则都注入到了我的灵魂之中。所以,尽管我的肉体还没有像你那样达到神级,可是,我地灵魂却已经是神级的存在。”
  洪流一股接一股的冲击着母妖王的灵魂,她眼中更多的却不是绝望。带着潮红地娇颜流露出一抹淡淡的苦涩,“没想到,你隐藏的竟然这么深。”
  叶音竹继续道:“我和菲尔杰克逊大师讨论过,想要杀死你,如果琴帝号无法成功。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用同等级别的灵魂。毁灭你的灵魂。而我地灵魂是神级,你地也是神级。不同的是。因为我地肉体并没有达到神级,所以,在灵魂达到神级之后,精神之海中就多了另外一颗魂珠,除非我的肉体也达到神级,否则我原本的魂珠和后来这颗神魂珠就无法融合在一起。”
  母妖王惨笑道:“所以,你自己破开了神魂珠,将那神级的灵魂与你生命的精华一同射入我体内,摧毁我的灵魂,是么?”
  叶音竹道:“你的身体无懈可击。我的肉体并不是神级实力,就算知道用这样的方法可以真正的杀死你,可我却无法让自己的神级灵魂攻入你体内,这是唯一的办法。”
  极乐的巅峰已到顶点,两人同时感受着一边是火焰一边是海洋的痛苦与快乐。同样破碎了灵魂,那样的痛苦,与他们身体本身的极乐,融为一种极其特殊的感觉。
  “音竹,你知道么,我很快乐。我的感觉是没错的,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是这样的快乐。如果我不是出身于深渊,该有多好?可惜,你破碎了神魂,永远也不可能再成为神。”
  叶音竹轻吻了一下母妖王的额头,“或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我能感受到你对我的爱,但你是母妖王,我是龙的传人,我们注定要是这样的结局。动手吧。我毕竟没有神级的身体,在你的灵魂彻底破碎之前,你完全可以杀了我。或许,到了那未知的下面,抛却了所有的困扰与限制,我们真的能够成为情侣也说不定。对不起,我杀了你。”
  母妖王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真挚起来,“不要说对不起,这所有的一切我都明白。我也突然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告诉我,爱的真谛是奉献。对不对?”
  叶音竹愣了一下,此时,最后一波洪流也终于攻入了母妖王的体内,在极度的痉挛之中,两个人的身体都剧烈的颤抖起来。
  母妖王颤抖着声音道:“为了救你的妻子、伙伴和孩子们,你宁可舍弃自己的生命。这是你对他们的爱,对他们的奉献。我死了,你就能够和你的妻子还有孩子们快乐的生活下去,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音竹,这是我对你的奉献。我爱你。”
  抬起头,她最后一次搂紧叶音竹的脖子,努力的将自己的唇印上了他的唇。母妖王和叶音竹同样破碎灵魂,但他们的情况却是截然不同的,叶音竹拥有两颗魂珠,尽管神魂破碎对他的打击是巨大的,但他毕竟还有一颗魂珠,并不会死,最多也只是精神修为大幅度下降。可母妖王却只有一颗魂珠。
  叶音竹的心剧烈的颤抖着,疯狂的回吻着,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母妖王的灵魂正在自己破碎的神级灵魂作用下,在自己的神魂神界之中飞速的破碎。
  这一吻没有任何敷衍,没有任何的艰涩。泪水,顺着叶音竹的面庞流淌而下。
  “你真的明白了爱。”叶音竹的灵魂向母妖王诉说着。
  母妖王的双眼缓缓闭合,在这最后一刻,她也没有向叶音竹发动任何一分攻击,她用最后的力量向叶音竹说了一句话,“如果,有来生……”泪水不断从叶音竹眼中滑落,轻吻着母妖王的额头,“如果有来生,如果我不是神龙后裔,你也不是母妖王。我一定会成为你的爱人。”
  澎湃的七彩红光喷涌而出,母妖王那充满了死气的灵魂,带着爱的滋润,带着那充斥着她与叶音竹的生命精华飘然散去。
  没有灵魂之火的炫丽,没有神级的攻击。这曾统治深渊位面的神,就这么死在了自己深爱着的男人怀中。在那灵魂破散的一刻,她并不后悔,只有不舍的眷恋。
  感受着怀中已经完全变得柔软下来,再没有半分“神力”的娇躯,叶音竹久久不愿移动。周围的彩虹光芒并没有褪去,仿佛在验证着那凄美的一切。
  爱没有错,可惜,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东龙大仇已报,可此时此刻,叶音竹心中却只有悲伤。
  小心翼翼的从须弥神戒中取出那颗粉红色的宝石,在粉红色的光芒映照之下,金色项链落在叶音竹手中,一只手搂着小龙女的身躯,一只手将那项链戴在了她的脖颈上。
  低沉冗长,而又充满了感情的咒语不断从叶音竹口中念出。
  柔和的金光在项链吊坠的宝石中亮起,一缕芳魂,在生命能的牵引下缓缓注入。柔和的能量波动盘绕着两人的身躯,生命的机能在这另一个灵魂的牵引下重新复苏。
  嘤咛一声,那绝色的双眸重新睁开,身躯依旧是那样的完美,可是,眼眸中的色彩却已经发生了改变。
  “这,这是哪里……”看着那七彩光晕,她呢喃着问道:“是天堂,还是地狱。”
  “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这是我的怀抱。”叶音竹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他那温暖的怀抱之中,随着身体的移动,依旧紧密相连的下身不禁令她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
  “音竹,我,我……”
  “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说。我的灵魂,会告诉你这所有的一切。”低下头,他找到了她的唇,他的额头也抵上了她的,灵魂的印记悄然烙印,灵魂传递着她想要知道的全部。

  随着七彩虹光的波动,苏拉、海洋、安雅,以及两位塔主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沉重。孩子们更是不敢说话。
  绝望的情绪在彼此之间蔓延,他们心中都充斥着无尽的痛苦与悲伤。
  突然,随着苏拉坐下的银龙银币一声低鸣,所有人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恢复了行动的能力。慌乱之中,各自调整身形,保持好飞行的姿态。
  每个人眼中都闪烁着惊讶莫名的神色,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母妖王的神界封印消失了?
  眼前那七彩的虹光渐渐淡化,两道身影缓缓在光芒中浮现出来。众人的目光立刻集中在他们的身上。心情却变得更加低沉。
  一男一女,他们都穿着属于叶音竹的魔法长袍,手挽着手,神色间充满了亲密和喜悦。
  “音竹,你……”苏拉的声音哽住了,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小龙女”松开叶音竹的手,身形一闪,已经凭空飞行到了苏拉面前。
  苏拉下意识的抱紧怀中的孩子,“你要干什么?”
  “小龙女”噗哧一笑,道:“不干什么,我还没好好的看过你的两个宝贝孩子呢。”
  海洋催动着雪龙豹快速挡在苏拉面前,看着远处脸上带着淡淡微笑,却没有任何行动的叶音竹,她的心也同样陷入了冰点,难道。音竹已经被她彻底蛊惑了?怒喝道:“离苏拉远点。”
  “小龙女”撅起嘴道:“干什么这么凶。看我怎么惩罚你。”说着,她的身体几乎是瞬间就欺近到了海洋面前。还没等海洋反应过来,已经用力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好爽。难怪音竹那么喜欢你。你个傻妞,姐姐换个身体,你就不认识了么?”
  熟悉的感觉侵袭着海洋的心,她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小龙女”,“你,你是……”
  “小龙女”板起面庞,认真的道:“我记得,你五岁那年好像还尿过床。没错吧。念琴可千万不要像你妈妈哦。”
  “香鸾姐?”尽管被揭破了糗事。可此时的海洋心中却没有半分的尴尬,她五岁的事,哪怕是已经去世的爷爷都不知道。只对那最好的姐妹说起过。
  香鸾张开双臂,抱住海洋和念琴,眼眸中已经尽是幸福地泪水,“是我,是我。我没死,我竟然没有死。”
  光明塔主奥布莱恩和魂塔塔主麦克米兰此时已经来到了叶音竹身边,张口结舌的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丝伤感,“母妖王的灵魂被我杀死了。我利用亡灵魔法,将香鸾地灵魂注入到小龙女体内。神龙一族的血脉得以流传,香鸾也复活了。”
  “天啊!”奥布莱恩和麦克米兰对视一眼。不敢置信的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胜利了?”
  叶音竹流露出一丝微笑,“我想是的。”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股澎湃的死亡气息骤然从深渊中爆发开来。带着无数凄厉的鸣叫声升腾而起,骤然出现的异变顿时吓了众人一跳,尽管叶音竹因为破碎了自己的神魂受到重创,还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双手释放出一层生命能。将众人包裹在内。飞快的闪开深渊正面。
  只见二百余道身影伴随着那澎湃地死气腾空而出,叶鸿雁浑厚的声音响起。“母妖王,拿命来。”
  叶音竹吓了一跳,赶忙挡在香鸾面前,“鸿雁,先别动手。她已经不是母妖王了。”
  庞大的黑色光芒略微收敛。叶鸿雁带着他的死神龙狼骑士团在空中一个滑翔,落在了深渊旁已经被削平的山顶上。
  叶鸿雁疑惑地看着叶音竹,“怎么回事?”
  叶音竹苦笑着将之前发生的一切解释了一变。
  叶鸿雁看看叶音竹,再看看附身在小龙女身上的香鸾,“这样也行?这么说,我们终于胜利了?”
  叶音竹再次点了点头,受到众人那兴奋的眼神感染,他心中的悲伤也已逐渐淡化。
  奥布莱恩苦笑道:“可惜,琴帝号上地魔导炮都已经毁了。如何毁灭深渊我们还要再想办法。”
  叶音竹叹息一声,道:“琴帝号地杀伤力实在太强,或许,它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吧。”
  叶鸿雁道:“办法也不用再想了。这所谓的深渊,就是一个吸收死能,重新孕育出深渊生物地母体。我们死神龙狼骑士团的裁决神力刚好是它的克星,下面的那个,已经被我们干掉了。否则,我们也不会被死气冲上来。这死亡气息,恐怕也只有对我们死神龙狼骑士团才是完全无效的吧。”
  惊喜一个接一个出现,叶音竹和两位大师面面相觑,这一次,他们脸上的笑容终于是完全释放的微笑。
  四大魔王毙命,母妖王死去,深渊被迫。战争终于可以结束了。
  这时,一个童声突然响起,“请问,我该叫你姐姐,还是妈妈呢?”
  说话的是睿琴,看着香鸾,大眼睛眨丫眨的,带着几分困惑,但更多的却是激动。
  香鸾一把抱住睿琴,哽咽道:“睿琴,睿琴,我的孩子。原谅我好么,妈妈一直瞒着你。”
  睿琴一脸严肃的道:“我能理解。毕竟你是未婚生子正在所有人吃惊的看着他,难以想象一个孩子会如此冷静的时候,我们这位聪慧异常的神童却猛的保住香鸾地脖子,放声大哭。“妈妈,妈妈……”
  不论如何聪明,他终究只是一个孩子。
  “安雅姐姐。你要去哪里?”苏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骑着银币拦在准备悄然离去的安雅面前。
  安雅勉强一笑,道:“现在一切都已经解决了。你们也一家团聚了。我也该去指挥精灵族空军,好撤回要塞去。”说着就要走。
  苏拉两只手都抱着孩子,腾不出手来去拉她,顿时大急。正在这时,安雅却已经被包围了。
  香鸾泪雨零铃的抱着睿琴,“安雅姐姐,难道你准备像我这样痛苦么?就算你愿意。你也应该为你肚子里地孩子想象。”从叶音竹毫不保留传给她的记忆中,她自然知道叶音竹与安雅之间发生过什么。
  海洋恳切的看着安雅,“安雅姐姐。留下吧。我们在一起不是很好么?”
  安雅低下头,“可我是精灵女王。”
  我们的主角终于开口了,他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安雅的腰肢落入他温热的大手之中,“可我也是外籍精灵王。同时,我想在这个世界中,不论是龙崎努斯,还是深渊位面。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我想要做的事。”
  抬起头,安雅眼中已经布满了泪光,当她对上叶音竹真挚而充满感情地双眼时。已经什么都不需要再说了。国的太子,思琴是蓝迪亚斯帝国太子,以后怎么办?真的让我们地孩子去做帝王么?”
  清朗的笑声想起,“孩子的事。就让孩子们自己去决定吧。他们已经足够聪明了,不是么?香鸾,母妖王说过,如果我和她发生关系,就一定会有孩子。现在。你继承了小龙女的身体。那么,我们的第二个孩子。你准备让他做什么呢?”
  “他将拥有最纯正的东龙血脉,让他加入东龙八宗吧。”
  安雅,“音竹,我们的孩子以后留在精灵族,帮助精灵族人好不好?身为精灵王,我还没有传承者。”
  “只要孩子愿意,我没意见。我的几个小机灵鬼,你们以后愿意做什么?”
  叶恋琴,“爸爸,我要留在法蓝,继承干爹们的辉煌,成为最强大的魔法师。”
  叶念琴,“爸爸,他们都有地方了,那我就在琴城帮你吧。”
  叶思琴,“爸爸,似乎做蓝迪亚斯地帝王也是不错的选择。”
  叶睿琴,“恩,爸爸,我要带领我们叶家统一龙崎努斯和深渊位面。”
  叶音竹,“……”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