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隋炀帝》->下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四十章 白绫了残生(完)
( 本章字数:11378 更新时间:2008-12-1 15:18:00 )


  公元618年(隋大业十四年)三月的江州,本该是江花似火春水如蓝,可今年的春天却跚跚来迟。早晚依然寒意逼人,就连鸭子都怯于下水。对于杨广来说,冷暖是无所谓的。反正迷楼中炭火彤红,暖意融融,美酒金樽,佳人如云。身在迷楼且贪欢,管它世上是何年。
  其实,杨广表面上的欢乐,掩盖着他内心的极度痛苦。近来,形势愈加严峻,反乱烽火遍地。正所谓十八路反王,六十四处烟尘,杨广并非痴呆,焉能不知国基不稳,大厦将倾,焉能没有危机感。只是如同人已病入膏肓,已无回春妙药,只好听之任之罢了。
  连日狂欢,杨广深感疲倦,这日过午在袁宝儿房中休息。他头枕袁宝儿玉股,紧闭双目,但心中烦乱,难以成眠。便对袁宝儿说:“爱妃,朕见婴儿啼叫时,摇车晃动便可安然入睡,爱妃可效法之,使朕得以安枕,暂时忘却烦恼。”
  “万岁,宫中哪有装您的晃车呀。”
  “你且将朕轻轻摇动就是。”
  袁宝儿遵旨,双手不住地将杨广推来推去,这法儿还真灵,渐渐地,杨广呼吸均匀进入了梦乡。

  屋门突然被推开,袁宝儿不由大怒,是何人如此大胆,不经禀报便擅自入内,她刚要发火,当看见来者是萧娘娘时,惊得不知所措。因为自她得宠,萧娘娘从未光顾过她的寝宫。平时见面也极少,今日突然来此,令她实感意外。礼数所在,她也就顾不得会惊醒杨广了,赶紧下地叩迎:“妾妃袁宝儿恭迎姐姐凤驾,千岁千千岁!”
  杨广好不容易入睡,又从梦中惊醒,心下好生不喜,但对萧娘娘也不便发脾气:“梓童亲自登门,莫非有要事相告?”
  “万岁,岂止要事,叛军步步进逼,可以说是危在旦夕了。”
  “梓童过虑了。”杨广有意淡化形势,“近来军情朕已尽知,梁师都杀朔方郡丞唐世忠反,自称大丞相。刘武周杀太守王仁基反,自称定杨可汗。李密、翟让于瓦岗反,攻陷兴洛仓,李密自称魏公,众至数十万。不就是这些吗?朕派兵一一剿灭就是。”
  “万岁,你可知李渊反于太原?”
  “啊!”杨广着实一惊,“此话当真?”
  “刚有越王杨侗急报送到。”萧娘娘近前些说,“万岁,李渊兵精将勇,据有太原,自号唐公,又有李靖相助,实乃心腹之患哪!”

  杨广深知李渊、李靖与众不同,对他们的反叛,确实感到震惊。但眼下已是分崩离析的现状,他也只能骂几句快快嘴而已:“可恨李渊这厮,朕待他不薄,拨与重兵,委以重任,竟然犯上作乱,日后擒获,定将其九族杀光。”
  “万岁,李渊尚属远火,如今江都却是火烧眉毛了。”
  “有何军情?”
  “贼帅李子通自号齐王,率二十万反军,从东面入寇江都,相距不过百里之遥。而贼帅孟让又率匪众十余万人,渡过淮河从北面入寇江都,可称两面夹击。万岁,江都危如累卵,妾妃不得不闯宫面奏,快想对策吧。”
  杨广听后,沉默半晌,他没想到局面竟这般险恶,看来江都已非久居之地,一个念头涌上心来:“梓童,江北战火连绵,独江南宁静,朕迁都建康如何?”
  “迁都?”萧娘娘摇头,“似乎不妥,洛阳又置于何处?岂不成偏安态势?半壁江山就撒手不管了?”
  “那就到建康暂居,待北方狼烟扫尽,再回洛阳。”
  “建康曾为陈朝国都,倒也繁华。只是自从国破,宫苑失修,殿宇破损,恐不宜圣驾起居。”
  “这有何难,征集十万民夫,在建康修一处宫殿就是。对,权且称为丹阳宫吧。不过数月,即可建成。”
  “如今变乱四起,民怨沸腾,此时强征民夫,若激发民变,岂不雪上加霜。”
  “无妨,选一忠心耿耿的大将督建,自然无事。”
  萧娘娘被触动灵机:“就命宇文化及督建丹阳宫如何?”
  杨广急于再与袁宝儿亲近,未加思索:“就依梓童。”而且,杨广为图清静,就着萧娘娘代为传旨。

  少顷,宇文化及被萧娘娘召见,当听到命自己去督建丹阳宫,宇文化及大吃一惊,再三固辞:“娘娘千岁,按说万岁旨意末将只能遵命,只是眼下叛贼逼近江都,末将不在万岁身边实难放心,建康之行还当另派他人为宜。”
  “圣旨焉能更改,保护圣驾自有元将军。你无需多讲,速去准备,至迟三日后必须起程。”萧娘娘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一口回绝。
  宇文化及回到住处,心中越想越不是滋味。明摆着这是萧娘娘要夺他兵权,这一走地位一落千丈不说,怕是永无出头之日。再一想,杨广连让自己见一面都不肯,而让萧娘娘挡驾,说明对自己已是恩断义绝,那么就难保在失去兵权后萧娘娘对自己下手。宇文化及越想越怕,腾地从床上坐起,心中发誓:不!决不能引颈等死。他首先想到了元礼,认为很有必要先在元礼与萧娘娘之间打个楔子。他抢先一步见到了元礼,这确是他的高明处。
  宇文化及给元礼当头一炮:“元兄,你大祸临头了!”
  元礼发懵:“但不知祸从何来?”
  “投毒事发,你故意绊倒下人之事败露,万岁与娘娘要对你我下手了。”
  “你,你是如何得知?”
  “愚弟在万岁身边安有耳目,他们要分而治之,先削我兵权,再收拾你。”
  元礼觉得脖颈后直冒凉风:“此话当真?”
  “信不信由你,元兄,好自为之吧。”宇文化及点到为止,不再多说,抽身去了。

  元礼独自彷徨,在房中苦思对策之际,刘安前来宣召,萧娘娘要他即刻前往。元礼神色不安地步入萧娘娘寝宫,跪倒参拜凤驾。
  萧娘娘倒是和颜悦色:“元将军到了,赐坐。”
  元礼诚惶诚恐:“娘娘千岁,有何懿旨?”
  “元礼,万岁待你如何?”萧娘娘且先发问。
  “天高地厚,恩重如山。”
  “好!”萧娘娘正色说,“如今万岁要委你重任,宇文化及被差往建康督建丹阳宫,这左卫大将军之职由你兼任,十万禁军统归你管辖。可以说,万岁与我的安危,是系于你一身了。”
  元礼一听果如宇文化及所说,既高兴又担心,只得假意推辞:“只恐末将难以胜任。”
  “圣上与我信任,你只管上任就是。”
  “末将深荷圣恩,定当不负厚望,惮精竭虑报效。”元礼权且应承。

  返回的路上,元礼依然拿不定主意,是听信宇文化及呢还是听信萧娘娘的话语呢?当他回到住处方知,自己的部下已是闹得沸沸扬扬了。原来,宇文化及已将迁都建康之风放了出去。十万禁军无论左右,皆为豫陕人氏,离家日久本已思乡,听宇文化及煽动性地一说,焉能不群情鼎沸。都道是迁都后再无还家之日,将士们纷纷口吐怨言,都发誓宁死不去建康。亲信把详情告知,元礼听了,心中不免惶悚。宇文化及他会顺利交出兵权吗?即使交与自己,这十万禁军军心已乱,自己又焉能控制?他思忖再三,终于想出一个好主意。因为形势紧迫,元礼立即又去求见萧娘娘。
  元礼叩拜后,开门见山便说:“娘娘,禁军将士离家日久,思乡之情甚切。迷楼内笙歌悦耳,佳丽如云,青壮兵勇怎不眼热。更兼宇文化及蛊惑,军心浮动,已呈乱象。为安军心,确保大局,请万岁将宫女放配与禁军将士,以免不测事件发生。”
  萧娘娘感到形势紧急迫在眉睫,又将杨广从袁宝儿房中请出,把元礼之意奏明。
  杨广听后颇为不悦:“怎么,事情竟到了这般程度,非要从朕的宫女上打主意?”
  萧娘娘劝道:“万名宫女算得什么,危难之际,且先放配,待国势稳定,再选十万八万又有何难?”

  杨广犹自舍不得从自己身上割肉,尚在思忖,屯卫将军独孤盛闯宫来见。这独孤盛乃独孤皇后远侄,萧娘娘为确保杨广安全,特地把他从千牛之职提拔上来,让其看守迷楼外城四门。他的到来,使萧娘娘大惊:“独孤将军,莫非有变?”
  独孤盛回奏:“据报,禁军中郎将窦贤,不愿随万岁去建康,率部下千余人逃离,声称要回关中。”
  “这还了得!”杨广一听大怒,“独孤盛,火速领兵追回。”
  萧娘娘解劝:“万岁,既已走就让他走吧,若追必动刀兵,难免自相残杀。”
  “不可,万万不可!”杨广怒气不息,“若不绳之以法,群起仿效,禁军岂不走光?”
  独孤盛有些为难:“万岁,臣兵微将寡,恐难成命。”
  “元礼,朕命你带兵与独孤盛同行,务必生擒窦贤。”
  元礼不敢怠慢,当即与独孤盛一同离开。
  袁宝儿从内室踱出:“万岁,妾妃有话说。”
  杨广以格外爱抚的口气劝慰:“爱妃,军国大事朕自能料理,你只管坐享富贵就是。”
  “妾妃与万岁祸福相共,焉能无动于衷。禁军已呈乱象,若不加抚慰,一旦乱起,将追悔莫及。配与宫女,若能稳住大局,实乃万千之喜,万岁何必眷恋这一万宫人。”
  “朕是想,一万宫女,十万禁军,粥少僧多,无济于事。”
  “万岁,可从民间征选寡女孀妇,以补不足。”袁宝儿献计。

  萧娘娘第一次对袁宝儿投以赞许的目光:“此乃良策,此法可行,万岁莫再犹豫,尽快降旨吧。”
  大概是新宠袁宝儿的话起了作用,杨广终于首肯:“好吧,就依两位爱妃。”
  “万岁英明,且待元礼将军办理如何?”萧娘娘回奏。
  “梓童随意,朕无不满意。”说罢,拥起袁宝儿,又欲入内缠绵。
  “万岁,且请留步。”萧娘娘喊住他。
  “又有何事?”杨广透出几分不耐烦。
  “万岁请看。”萧娘娘手指之处,独孤盛、元礼已双双返回。
  杨广松开袁宝儿,迎上责问:“为何去而复返,不去擒捉逃犯?”
  元礼二人跪倒参驾:“万岁,逆臣窦贤受阻于城门,未及走远,业已被擒,请旨发落。”
  “原来如此,”杨广当即传旨,“无需勘问,即行斩首,将首级号令全军,以儆效尤。”
  萧娘娘似觉不妥:“万岁,窦贤虽说意在逃离,但并未出城,是否从轻发落,责打八十大板如何?”
  “不能姑息养奸,当此军心不稳时刻,必须明正典刑,杀一儆百。”杨广斩钉截铁地把手一挥,“杀!”
  “遵旨。”元礼二人起身。

  独孤盛奉旨砍下窦贤头颅,着人用高杆挑起,鸣锣游营。各军将士无不大为惊恐,议论纷纷。元礼则奉命撒下人马,在建康城内搜寻妇人。领旨出宫的兵将,到了民间哪里还有约束。这些旷男,原本就被杨广逐日花天酒地刺激得不能自禁,如今得此美差,免不了就要先行发泄。再说,女人是否寡居,哪里分辨得清,又哪里有许多孀妇供将士们征选。于是,年龄幼小的少女,五六十岁的老妇,尽皆被绑成串押入宫中。一时间,建康城如遭浩劫,女人们纷纷躲藏、改扮、逃走。其间,遭奸污自杀,抗暴被杀者不计其数。后来为了凑数,女尼、女道士也不能幸免。在全城悲泣和百姓的怒骂声中,到入夜前后,已有万余女子被抓走待配。
  元礼对这个数字很不满意,训斥十几名部将:“仅仅万余,如何得以分配,明日当再做努力,至少也要五万方可。”

  “元将军,你还想做那丧尽天良的坏事吗?”宇文化及突然来到。
  元礼一怔,发觉宇文化及身后,还有他的小弟宇文智及,虎奋郎将司马德戬,直阁将军裴虔通,虎牙郎将赵行枢,度扬郎将孟秉,甚至还有自己的部下勋侍将杨士览,自己的胞弟内史舍人元敏。他大为意外:“各位将军、大人,共同到此,所为何来?”
  宇文化及开门见山:“我等已决意反隋,特来知会尊驾,以免伤了往日和气。”
  “反?!”元礼大为惊讶,“这大逆不道之举,如何使得?”
  “元将军!”裴虔通火药味十足,“不反,难道为杨广殉葬吗?到建康是死路,离他而去吧,如窦贤亦难活命,如今只有反,方能求条生路。”
  司马德戬接过话:“元将军,隋朝气数已尽,天下群雄并起,杨广不思治国,终日沉迷酒色,如此昏君,不反又当如何?”
  宇文智及则是气势汹汹:“元礼,明白告诉你,看在以往情分上,来拉你一把。痛快放个屁,若反保你共享富贵,否则,就休怪我等不客气了,要搬掉你这块拦路石!”
  元礼依然沉吟不决,他感到萧娘娘待己不薄,不忍背弃。
  元敏见状贴近乃兄相劝:“兄长,识时务者为俊杰,大厦将倾,独木难支。何况杨广这等荒淫残暴,众叛亲离,亦他咎由自取。”
  形势所迫,元礼只得顺从:“事已至此,吾姑且随之,但尚有一条件。”
  宇文智及又要发火,宇文化及拦住:“元将军请讲。”
  “起事之后,请恕本人不能冲锋在前,我不能与万岁、娘娘照面。”
  “事到如今,你还想装好人,这办不到!”宇文智及禁不住叫喊起来。
  宇文化及推开他:“元将军的要求好说,作为交换条件,请你去开城门。”
  “要我去骗独孤盛?”
  “只有你去,他方能相信。”宇文化及不无威胁之意,“既然共同起事,总得出些力吧。开城门以后,一切你都无需再管。”
  元礼无奈勉强应允:“就依宇文将军。”
  于是,叛军迅速调动兵马,很快将迷楼团团包围。

  珠光宝气的寝宫内,金烛摇红,檀香馥郁。袁宝儿业已宽衣,雪白的肌肤,映衬着水红色的胸衣,愈显得桃李般娇艳。她半掩绣衾,玉股微抬,纤指相招:“万岁,来呀,妾妃已觉寒意。”
  杨广犹自面对铜镜端详,禁不住长吁短叹。
  “万岁何需叹息,青春正富,面目如而立之年,着实年轻得很呢。”袁宝儿娇吟道,“莫照了,快些上床安歇吧。”
  “爱妃以为朕是在照容颜吗?大错特错矣。朕是可惜这颗头,只恐不长久了。”
  “万岁何出此言,贵为天子至尊,虽说各地变乱纷起,但总有忠君大臣分忧,总不至于危及行宫。”
  “爱妃呀,朕虽说深居迷楼不出,但天下形势尽知。远患犹不足虑,往往是祸起萧墙,变生肘腋,防不胜防啊。”杨广移身过来搂住袁宝儿,“不说这些了,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脱不过,得快活时且快活吧。”
  杨广拥抱着袁宝儿躺卧在龙床上,袁宝儿见杨广胸衣有一暗兜,便伸手来翻:“是甚宝物,如此珍藏?”
  杨广急忙拦挡:“莫动。”
  袁宝儿已将一张纸单掏出,并且展开:“有何秘密,这般大惊小怪?”
  纸单上明显现出四句诗文,杨广迫不及待抢过来便看。这便是当年李靖在斗母宫为杨广书写的仙家谶语,当时由于云昭训冲撞,只显前两句,未见后两句。李靖曾言,到一定时候,谶语自会显现,杨广此时怎能不急。他慌切切看下,前两句依然是:

  前生注定今世君,
  几多凶险为至尊。


  已是应验,令他冥猜苦想十数年的后两句竟是:

  红日西沉花落尽,
  留得骂名付此身。


  杨广登时垂头丧气,他焉能看不出,这谶语明摆着是说他已穷途末路。联想到眼下的局面,显然大势已去,杨广一气将纸单撕得粉碎。袁宝儿尚未领会:“万岁,何故动怒?”
  房门突然被人急切地敲响,杨广气冲冲怒问:“什么人?何事?”
  “万岁,是妾妃。”门外传来萧娘娘的声音。
  杨广压下火气:“梓童,莫非有急事?”
  “万岁,独孤盛适才紧急奏报,禁军调动异常,似有谋反迹象。”
  杨广推开袁宝儿,腾地翻身坐起:“不好,形势有变,速召独孤盛、元礼商议对策。”
  “妾妃就去传旨。”
  独孤盛在门外焦急地等候,一见萧娘娘出来,迎上请旨:“娘娘,万岁有何旨意?”
  “万岁口谕,要你与元礼即刻见驾。”
  
  正说着,东门都统来报:“启禀将军,元礼大人称有急事,要进城相见。”
  “快,放他入内。”萧娘娘发话。
  “且慢。”独孤盛制止,“待末将去城头稍作观察。”
  夜色迷离,星辉黯淡,从城楼望下,元礼的身影模糊可辨,他身后仅有十数骑跟随。一见无重兵,独孤盛始觉放心:“元大人,深夜之间,进城为何?”
  “独孤将军,此处岂是说话之地,快开城门,有重大军情相告。”
  独孤盛放心地打开城门,亲身上前迎接:“元大人,万岁正好有旨宣召,请随末将去见驾。”

  就在独孤盛侧身相让,恭请元礼入城之际,紧傍在元礼身后的宇文智及,冷不防抡起大刀,独孤盛猝不及防,稀里糊涂人头落地。他的部下怔了一下,随即大喊大叫奔逃:“不好了,独孤将军被杀,元礼反了!”
  此刻,宇文化及等伏兵尽起,一拥抢入城中。
  元礼退过一旁,眼望迷楼那炫目的灯火,喟然长叹:“唉!万岁,你就怪不得为臣了。”
  独孤盛手下原本兵微将寡,宇文化及的禁军一冲,早都如鸟兽散,抱头鼠窜,争相逃命去了。
  裴虔通一马当先冲到迷楼下,下马撞开楼门,率众仗剑而入,径奔杨广寝宫。
  杨广正在小阁坐等元礼、独孤盛来议事,听到外面情况反常,方欲查询,刘安匆匆跑来:“万岁,大事不好!元礼叛乱,独孤将军遇害,乱军已杀入迷楼,快寻僻处藏身吧。”

  杨广听后,返身入内拉起袁宝儿便走。袁宝儿情急之下,也未及着衣,半裸着玉体,赤着双脚。杨广见她行动迟缓,抱起来飞步遁入西阁之中。
  裴虔通闯到寝宫前,刘安手执拂尘断喝一声:“呔!何人如此大胆,竟敢闯入禁地,还不退下。”
  “刘公公。”裴虔通不禁拱手一揖,“请问万岁何在?”
  “圣驾安寝,不得打扰,速速退去,可免死罪。”刘安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架势。
  “裴将军哪里耐烦与他啰唆。”跟脚赶来的司马德戬,上前一刀将刘安大腿砍断,刀锋按在刘安脖颈,“说,杨广藏身何处?”
  刘安痛得脸上已无血色:“千万莫坏咱家性命,万岁与袁贵人躲藏在西阁。”
  司马德戬手起刀落,刘安人头滚过一旁,回头召唤裴虔通:“走,去寻昏君。”

  叛军把西阁查个天翻地覆,终于从暗室中搜出了杨广和袁宝儿。司马德戬持刀逼近杨广:“昏君,你的末日到了。”
  “司马爱卿,刀下留情。”杨广止不住躬身求饶。
  “万岁,你何如此怯懦。”袁宝儿将杨广挡在身后,“男子汉大丈夫,何况帝王之尊,怎能低声下气乞求逆臣,岂不有辱先帝。”
  “贱人,狐媚!”司马德戬刀尖指向了袁宝儿,“难道你就不怕死吗?”
  “呸!乱贼,犯上弑君,乃弥天大罪,当祸及子孙,不得善终。”
  “你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司马德戬滴血的钢刀高高举起。
  “不,司马将军,你不能坏我爱妃性命。”杨广说着连连作揖不止。
  “万岁,你大不当如此。人生在世,早晚难免一死,何苦对叛将哀告。”袁宝儿杏眼含嗔,“万岁,便死也当挺直腰杆。”
  司马德戬冷笑连声:“好个刚烈女子,我便成全了你。”噗的一声,刀尖插入袁宝儿心窝。可怜千娇百媚的美人,转眼间香魂飘缈。
  “爱妃,宝儿!”杨广捶胸顿足号啕不止。
  “既然难舍难分,便送你去黄泉路上寻她。”司马德戬挺刀又刺向杨广。
  裴虔通拦阻:“将军且慢,还是让宇文大人发落为宜。”
  司马德戬想了想收起刀:“也好。”
  裴虔通对杨广颇为客气:“万岁,请吧,去朝堂商议国事。”
  “朕方寸已乱,哪里也不去。”杨广情知凶多吉少,不肯移步。
  司马德戬就不客气了:“驾出去!”
  几个禁军,连拖带拉,把杨广弄出了迷楼。裴虔通牵过自己的马:“万岁,请乘马前往。”
  杨广方欲上马却又下来:“裴将军,这等马鞍,又破又旧,叫朕如何乘坐,快去换新马鞍来。”
  “昏君,死到临头,还挑肥拣瘦,不乘也罢,与我步行。”
  此刻便由不得杨广了,被禁军兵士连推带搡,踉踉跄跄。

  宇文化及与元敏进入迷楼后,即直奔萧娘娘寝宫去搜寻杨广。遍寻杨广不见,只有萧娘娘默立墙角,低垂粉面。
  元敏怒问:“说,杨广藏身何处?”
  “我不知。”萧娘娘头也不抬。
  “你敢对抗,我宰了你!”元敏举起手中剑。
  宇文化及推开元敏:“将军莫急,你且去它处搜寻,待我亲自审问与她。”
  元敏走后,萧娘娘半晌不见宇文化及动静,甚为奇怪,不由举目观看。岂料正与宇文化及目光相遇,始知宇文化及正死死盯着自己。她脸色一红,赶紧垂下头来。
  宇文化及近前,用手托起萧娘娘香腮:“娘娘可知我为何支走元敏?”
  “我不晓得。”
  “还不是为了你。”宇文化及另只手搭上萧娘娘肩头,“如今可以明白告知,偷看更衣的是我,蒙面入室的也是我。”
  “你,无耻!”
  “不,我是多情。”宇文化及猛地将萧娘娘拥入怀抱,“因为你太美了,令我神魂颠倒,朝思暮想。这冒死反叛,大半也是为了你!”
  “休想!”萧娘娘突然起手扇了宇文化及一个耳光,“乱臣贼子,妄图淫乱宫帷,白日做梦!我一死而已。”说罢,一头向墙壁撞去。
  宇文化及从后面抱住她:“天生丽质,死了岂不可惜,还是与我莺燕双飞吧。”
  “宇文化及,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死念已决,决不让你玷污。”
  宇文化及并不动怒:“娘娘其志可嘉,但其法不可取,无论如何我会保护你的安全。”
  司马德戬推门闯入:“大将军,昏君杨广已被生擒,请令定夺。”
  宇文化及不加思索:“何须多问,斩首就是。”
  “不能啊!”萧娘娘奔过来扯住司马德戬袍袖,“不能伤害万岁,二位将军手下留情啊。”
  “娘娘,昏君罪贯满盈,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你就莫要求情了。”宇文化及决心已定。
  宇文智及随之闯门而入,质问乃兄:“大哥,为何迟迟不杀杨广?”
  萧娘娘啼泣涟涟:“各位将军,我与万岁甘愿效法陈叔宝和沈后,为长城公夫妇足矣,不问政事,以终天年。”
  “休想!”宇文智及咬牙切齿,“斩草不除根,萌芽会再发,杨广非杀不可。”
  萧娘娘对宇文化及深施一礼:“将军,高抬贵手吧。”

  宇文化及因贪图萧娘娘美貌,不能不做个人情,吩咐其弟智及:“看娘娘金面,念君臣一场的情分,赏杨广一个全尸,以白绫勒毙。”
  “得令。”宇文智及惟恐兄长变卦,立刻转身出门。
  萧娘娘意欲追出门外,被宇文化及死死抱住,挣扎不脱。
  门外,杨广面对白绫不禁潸然泪下。人总是贪生的,他哀怜的目光看着宇文智及和裴虔通:“爱卿,朕待你等一向不薄,为何对朕如此无情?”
  “昏君,还想装糊涂吗?你三伐高丽,强修运河,民不聊生,盗贼蜂起,白骨遍地,还不当死吗!”宇文智及指点着杨广的鼻子数落。
  “朕自知愧对万民,但朕对你等大臣厚重有加,众卿不乏金银美女,缘何恩将仇报?”
  裴虔通心中略感不安:“说起来,臣等确实有负于万岁,但事已至此,谁还肯放过万岁。”
  宇文智及已不耐烦:“休再啰唆,来呀,送他上路。”

  几名禁军过来按住杨广,宇文智及不由分说将白绫绕上杨广脖颈,左右用力拉紧。只见杨广初时尚手足挣扎,渐渐双眼凸出,转瞬毙命。一代昏君,一代暴君,一代淫君,就这样结束了他的一生,时年五十岁。
  萧娘娘出门,看见杨广尸体,扑上去放声大哭。宇文化及几次劝慰都无效,她直哭得死去活来。
  宇文化及只得强行将她拉起:“娘娘还当保重凤体。”
  萧娘娘泪眼模糊:“你等弑君,犯下弥天大罪,神明定不宽恕,早晚必遭报应。”
  “我看你也是活够了!”宇文智及把眼瞪圆,“干脆也打发你上路。”
  “万岁已去幽冥,哀家不想再苟且偷生,你快些动手吧,我与万岁也好同赴黄泉。”
  “娘娘花容月貌,枉死何益。”宇文化及把话挑明,“只要娘娘伴我,保你富贵荣华如初。”
  “我年近四旬,作为女人,贵至国母,也算不枉此生了。死意已决,决无改更。”萧娘娘对宇文化及看也不看。
  “嘿嘿!”宇文化及一阵冷笑,“娘娘不再贪恋人生,可有一人若死未免可惜,带上来。”

  随着宇文化及一声令下,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被推到萧娘娘面前。
  “母后!”秦王杨浩一下子扑到萧娘娘怀中。
  萧娘娘没想到自己的亲生儿子还在人世,由不得珠泪盈眶:“皇儿,我的儿呀!”
  宇文化及见她母子情深,更加得意:“娘娘,杨广逆种诸王子皆已伏诛,惟留下秦王殿下,只因他是娘娘亲生,我特意吩咐不得加害,想来娘娘不希望看到秦王身首异处吧。”
  “宇文化及,你究竟想怎么样?”萧娘娘此刻肝肠寸断。
  “娘娘心里明白,只要你与我琴瑟和鸣。”
  萧娘娘看看怀中的杨浩,为了这年幼的生命,自己便只得忍辱含羞了:“大将军,我有一个条件。”
  “好说,请讲。”
  “万岁已然驾崩,国不可一日无君,哀家要你立杨浩为帝。如不允,则情愿母子同赴黄泉。”
  宇文化及沉吟。
  萧娘娘见状又说:“将军若立秦王,方能号令天下,并可少赎罪过。若自立,群雄必蜂起讨之,恐你难得一日安宁,且早晚于性命有碍。”

  宇文化及盯住萧娘娘痴痴打量,这个年近四十的女人,依然是秀色可餐,韶华不减,别有一番风韵,便十六七妙龄少女也要相形见绌。他情如火,意难禁,遂慨然应允:“就依娘娘,明日便立秦王为天子。”
  “谢大将军。”萧娘娘虽说以身相许杀夫仇人,但在她看来,毕竟是保住了儿子的性命和杨家大隋天下,似乎可以告慰于杨广在天之灵了。
  萧娘娘又与嫔妃们一起,用床板拼凑成窄小的棺椁,把杨广草草收敛,与宫人们在流珠堂前掘土为坑,权且安葬,避免了杨广暴尸街头。当然,这一切都是宇文化及默许的,也是她委身仇人换取的。当晚,萧娘娘便和宇文化及同床共枕了。还是那张龙床,相拥的却是杀夫仇人,还要强作笑颜,萧娘娘的心情就可想而知了。这是女人的悲剧,这是美丽女人的悲剧。

  然而,悲剧并未就此结束。次日,宇文化及违心地立杨浩为帝,也就打开了杨浩悲剧命运的新篇章。宇文化及军政大权集于自己一身,杨浩终日提心吊胆地过活。终于,杨浩这种傀儡皇帝的形式宇文化及也不能容忍了,两年后,宇文化及用一杯毒酒结束了杨浩的生命,自己登上了皇帝宝座。不过,那时已是天下大乱,群雄割据,仅仅做了半年皇帝梦,宇文化及便为河北窦建德击败而遭生擒。
  窦建德将宇文化及斩首,萧娘娘便落入了窦建德手中。好在窦建德为人向来于女色疏远,因而萧娘娘得以洁身。后来突厥义成公主把萧娘娘接去,定居在定襄,她始有了一段安定的生活。数年后,当年的斗母宫道士、唐兵部尚书李靖,率军北征击败突厥,萧娘娘作为战利品被俘获至长安。唐太宗李世民一见萧娘娘,怦然心动。年过四十的萧娘娘,还是那么光彩照人,风姿绰约,娇艳妩媚。遂将萧娘娘留在宫中,当晚即予临幸。这样,萧娘娘又成了唐太宗的新宠,直至失宠病故于唐宫。

  宇文化及作乱弑杀杨广后不久,便离江都北上,临行以陈棱为江都太守。陈棱念及杨广一代帝君,不忍其尸无名而腐,遂在流珠堂前求得其骸,移葬于江都宫西吴公台下,并动用车辇鼓吹,稍事铺陈,算是为杨广补行了葬礼。公元631年(唐贞观五年),李世民平定江南,又将杨广迁葬于雷塘,其墓一直保留至今,这便是短命王朝隋朝亡国之君杨广的最后归宿。杨广的一生,带给后人无穷无尽的思索。有惋惜,有诅咒,但更多的是鄙弃。
  唐代大诗人李商隐游扬州,见杨广所修江都宫、扬子宫、显福宫、迷楼等,无限感慨,遂作七绝《隋台》:

  乘兴南游不戒严,九重谁省谏书函。
  春风举国裁宫锦,半作幛泥半作帆。


  唐代诗人罗隐也有《帝陵》诗:

  入郭登桥出郭船,红楼日日柳年年。
  君王忍将平陈业,只博雷塘数亩田。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