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艳史记》->第二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五十七章 绝地反击
( 本章字数:9422 更新时间:2008-10-20 23:20:00 )


  我和春雪梅抵达紫幕镇的时候黎明刚刚到来,宛如轻纱般的晨露萦绕在绣林小道之上,晶莹的晨露从青翠的竹叶上缓缓滑落,随着清冷的晨风悠然飘落,偶有几滴落在我的面庞之上,一夜未眠的些许倦意顿时一扫而光。
  春雪梅轻轻勒住马缰,清澈的美眸眨动了一下,绿色竹林之中,一只白色信鸽优雅飞来,春雪梅俏脸之上浮现出诱人的微笑,她伸手接住白鸽,取下竹筒,看完其中的内容,叹了口气道:“看来赢怜正等着我们前去自投罗网。”
  我知道她安排了眼线全程紧盯赢怜,不知道她脑子里已经做出了怎样的计划。
  春雪梅道:“我们要分头行事!我去找帮手,你便潜伏在这附近,观察那些楚国武士的动向,最多一个时辰内我就会回来和你会和。”
  我点了点头道:“好!”
  春雪梅妩媚的眼波儿一转:“你千万不可以擅自行动,就在这里等我。”看来她对我并不信任。
  我呵呵笑道:“怎么会?难道我想自投罗网吗?”
  春雪梅这才纵马向左侧的岔道行去。

  望着春雪梅远去的倩影,我脸上的笑容迅速收敛,其实我早有和春雪梅分开的打算,虽然我们都想对付赢怜可是最终的目的并不相同,我必须要先她一步搞清紫幕镇的形势,务必保证亲人的安全。
  赢怜想必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通往小镇的入口想必安排了她的眼线,我将骏马弃在当地,在路边拦截了一辆过路的牛车,少许的碎金便说服那车夫让我搭乘。
  那车夫得了我的金子,十分的尽心尽力,为我介绍道:“紫幕镇曾经是吴国和楚国两次战争的地方,距离长江的支流竹溪江很近,这里虽然历经战乱,可是因为靠近竹溪江的第一大港,所以很快便恢复了元气。”
  我低声道:“老哥,最近镇里有没有什么特别?”
  那车夫哈哈笑道:“我出去送货七天,今日才回来,就算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也不会知道。”他转向我看了一眼道:“你是外乡人,来这里是为了经商还是访友?”
  我神秘道:“逃命!”
  那车夫微微一怔,随即又大笑了起来,他向我道:“假如真的想逃命,我倒有一个很好的介绍。”
  “愿闻其详!”
  他甩了一个响鞭,向四周看了看,方才低声向我道:“紫幕镇码头上最有势力的就是荀豹,只要他乐意帮你,想逃出楚国是很容易的事情。”
  我微笑道:“荀豹是这里的地头蛇喽?”
  那车夫哈哈大笑:“可以这么说,不过他为人还算正直,从来不干欺凌弱小的勾当。”
  我眯起双目:“带我去见他!”

  通过交谈我知道,这车夫名叫孔三,是紫幕镇土生土长的百姓,平日里以替港口运送货物为生,对紫幕镇的一切极为熟悉,我坐在牛车内,跟随孔三大摇大摆的进入了镇子,因为担心过早被赢怜的手下发现,我让孔三将破席盖在我的身上。
  孔三驱车带着我径自来到紫幕镇南侧的码头,来到荀豹的货仓前,牛车缓缓停下,孔三在破席上拍了拍道:“公子,周围没有人,你出来吧。”
  我掀开破席坐起身来,牛车停在货仓的侧角,这里并没有其他人在,我向孔三笑了笑,从怀中摸出一块碎金递给他,孔三笑道:“算了,刚才已经收过你的金子,岂能再要,真想付钱的话,回头见到我大哥再说。”
  “你大哥?”我愕然道。
  孔三笑道:“我大哥便是荀豹!”
  我心中这才明白,搞了半天孔三和荀豹是一伙的。难怪这小子会这么熟门熟路,做生意做全套,看来是做定了我的生意了。可是在目前的情况下,我唯有赌上一把了,希望这帮家伙和赢怜等人没有联络。

  跟随孔三走入货仓,刚刚进入大门便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大叫道:“我操,孔三,你他妈的还知道回来?”一个身材魁梧的黑壮汉子从前方走了过来,当胸向孔三捶了一拳,骂咧咧道:“一车货物居然送了七天,老实交代,是不是拿着大家的金子去嫖小婊子了?”
  孔三嘿嘿笑道:“大哥,借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嫖是嫖了,不过是用我自己的钱。”原来这黑汉便是荀豹。
  荀豹哈哈大笑道:“就知道你小子不干好事。”他的目光这才落在我的脸上,乜起双眼,抿起嘴唇,一幅迷惑的样子:“孔三,他是你朋友?”
  孔三道:“他是我们的客人!”
  我微笑道:“我来这里是特地求荀兄帮忙的,价钱好说。”
  荀豹上下打量着我:“我荀豹做事但求对得起天地良心,就算你付得起金子,我未必愿意帮你。”
  孔三道:“大哥,这位公子是个爽快人……”
  荀豹瞪了孔三一眼,将他想说的下半截话逼了回去。他这才低声道:“你想去哪里?”
  我平静道:“我想离开楚国前往越国,不过,在离开楚国以前我还需要做一件事。”
  荀豹冷笑道:“想不到你的要求还很多。”

  我拿出一块碎金放在他的面前:“实不相瞒,有人劫持了我的娘亲和朋友,目前就在紫幕镇,我想把他们安然无恙的救出来。”
  荀豹看了看那块碎金,伸手将金子推到一旁:“昨晚紫幕镇的确来了一些人,不过看那些人的穿衣打扮,应该大有来头。”他狡黠一笑道:“看他们的气派应该不是匪徒,你既然与他们为敌,只怕不是好人。”
  我怒道:“谁说当官的一定就是好人?”
  荀豹哈哈大笑:“这句话倒是深得我心,不过你说得事情只怕很麻烦,那群人中不乏高手,我和兄弟们只不过是靠着码头混碗饭吃,这样的麻烦还是不想招惹了。”
  我虽然有些失望,可是也能够理解,荀豹定然对赢怜一行的情况有所了解,他明哲保身也无可厚非,不过这也证明他并没有和赢怜一行接触,应该不会把我供出去。
  荀豹拿起那块碎金交到我的手中:“公子,金子我想要,可是性命我更想要,你好好收着,今日对我说过的话,我只当什么都没听到。”他转向孔三道:“孔三,送客!”

  我见到荀豹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再留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向他拱了拱手,转身出了货仓,孔三将我送到货仓外,叹了口气道:“公子,我大哥既然已经决定,我也不便相帮,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我笑道:“麻烦孔兄了!”
  孔三指了指货仓右侧的小径道:“从这里一直向前会到路口,你沿着右侧的小径可以进入镇内,左侧的可以离开紫幕镇。”
  “多谢!”我和孔三在货仓前分手,按照他所指引的方向果然来到岔路口处,正准备向右侧小径走去,却听到一个声音小声道:“公子!”
  我转过身去,看到一个獐头鼠目的家伙正向我挥手,不禁皱了皱眉头道:“我认得你吗?”
  那小子嘿嘿笑道:“我也不认得公子,可是我认得你手里的金子。”
  我顿时明白,这小子是冲着金子来得,想来刚才我和荀豹的对话被他听到了,他向我招了招手道:“这里说话不方便,公子请跟我上船。”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过去,跟他上了一艘乌蓬木船,他探头探脑的向四周张望了一下,方才将小船撑向河心,笑眯眯向我道:“公子,小的叫习贵,是跟着荀豹跑腿的。”
  我刚才便猜到了他的来历,淡然笑道:“你听到我和荀豹的对话了?”
  他忙不迭的点了点头道:“一清二楚,公子是个爽快人……”他的目光向我的腰间望来,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摸出一块碎金放在他的面前。
  习贵道:“那群人在镇子北边的悦和客栈休息,我们本来以为他们想要坐船,可是他们并没有打算走水路,只是短暂休息后继续向西行进的,其中有不少的楚国武士,看情形应该是王公贵族。”

  我心中暗暗惊喜,这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看得出习贵是个贪财的家伙,只要我给他金子,他肯定可以帮我做许多事。
  我低声道:“就这些?”脸上露出不悦之色,真正的用意是想从他那里得到更多的消息。
  习贵道:“他们队伍之中还有一个巴族的少女!”
  我内心剧震,从这句话足以证明习贵的确对赢怜一行的情况做过了解,那巴族少女定然是璎珞无疑,我抑制住内心的激动,表情平静道:“那巴族少女也和他们在一起?”

  习贵摇了摇头道:“那巴族少女生了急病,被他们送到了富春堂诊病,许神医将她留了下来。”
  “这么说,她是一个人留在了富春堂?”
  习贵道:“我不清楚,不过送她看病的只有两个人,那两个人是不是还在那里就不知道了。”
  我又掏出一块碎金:“马上带我去富春堂。”
  习贵看到我出手如此阔绰,一双数目流露出激动无比的光芒,重重点了点头道:“公子放心,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今日我习贵豁出去了。”
  富春堂距离码头并不算远,我换上习贵船上的破衣烂衫,看着水中的倒影,十足一幅渔民的模样,连我自己也差点没人出来,相信一定可以骗过许多人的眼睛。
  我跟着习贵来到富春堂门前,这是一座普普通通的民宅,由三间茅舍构成,门前的竹牌上写着富春堂三字,只有从这里才能够看出这是一间药铺,茅舍周围用细竹结成篱笆,院内清扫的十分干净。
  习贵道:“这里就是了,我不便陪你进去,公子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可以去镇中的联丰酒馆找我。”他转身匆匆去了,显然不想这件事被他的同伙发觉。

  我推开柴门,缓步向茅舍走去,没等我走到门前,便听到一个慈和的女声道:“什么人?”
  我装模做样的咳嗽了几声:“神医,我是来看病的。”心中却暗暗惊奇,没想到这位许神医竟然是一个女人。
  许神医淡然笑道:“你这孩子,明明身体健壮如牛,为何要装病?”
  我愕然呆在那里,想不到她竟能从我的声音中听出我是伪装,看来这位许神医果然不简单。
  许神医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我缓步走了进去,却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靠在窗前坐着,双目望向窗外,从我进入房内,目光始终没有向我看上一眼。
  我恭敬道:“许神医好!”
  许神医叹了口气道:“既然没病为何要到我这老太婆这里来?不是自寻晦气吗?”
  我微笑道:“我想找一个人。”
  “什么人?”
  “我妹子。”
  许神医缓缓转过身来,一双眼睛混浊而没有神采,她竟然是一位盲人:“你妹子?”
  我重重点了点头道:“她叫璎珞是巴族人。”
  “可是你的口音却不像巴族人。”这老太婆眼睛虽然瞎了,可是内心却不糊涂。
  我笑道:“我和璎珞是结义兄妹。”

  左侧厢房内忽然传来璎珞惊喜交加的声音:“是主人吗?”
  我激动道:“璎珞!”起身向左侧厢房内冲去,许神医叹了口气,却没有阻止我。
  璎珞身穿蓝色布裙,俏脸苍白的向我迎了上来,看清眼前的确是我的时候,美眸中顿时涌出晶莹的泪花:“主人……你总算来了……”她奔到我面前,却又突然停下,手足无措的看着我,我怜惜的握住她的手臂,让她坐下,轻声道:“你受了不少委屈吧。”
  璎珞含泪摇了摇头,轻声道:“如果不是许婆婆帮我,我此时只怕还在他们的手中。”
  许神医已经拄着拐杖来到我们的身后:“你这孩子好不诚实,现在你还敢说是璎珞的哥哥吗?”
  我不好意思的笑道:“许神医明察秋毫,晚辈知道错了。”
  许神医冷冷道:“明察秋毫,你是笑话我这瞎老婆子吗?”
  我不小心又得罪了她,正想如何道歉之时,璎珞主动为我开解道:“许婆婆,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待我很好。”
  她又向我道:“昨日我被他们送来的时候,许婆婆觉察到他们是挟持我,所以故意说重了我的病情,将我留下,帮我逃脱他们的掌控。”
  我向许神医深深一揖道:“多谢许婆婆大恩大德,日后如有机会,在下一定重谢。”
  许神医冷冷哼了一声道:“我之所以救她是看这孩子善良单纯,如果换成你这狡诈奸猾的小子,我才不会管你。”

  我知道这老太婆脾气古怪,看在她救了璎珞的份上自然不会和她计较。我轻声向璎珞道:“你的身体怎么样?”
  璎珞小声道:“只是受了些风寒,在许婆婆这里调养了一夜,已经好多了。”她咬了咬樱唇又道:“考烈大哥和戴大哥都被他们抓住,还有几人我并不认识,不过其中或许应该有公子的娘亲在内。”
  我默默点了点头:“无论如何,我都要将他们救出来。”
  许神医道:“我劝你还是带着璎珞及早离开这里,他们共有五十多人,单凭你们两个只怕救不出亲人,还会落入他们的手中。”
  我恭敬道:“许婆婆,在下有一事相求。”
  许神医点了点头道:“你不必说了,我和璎珞这小妮子也十分投缘,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
  璎珞关切道:“主人,你千万不可以鲁莽行事。”
  我微笑道:“放心,这件事我会好好计划,你安心在这里等我,总之我答应你,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回来见你。”
  璎珞含泪点了点头,其实我这番话根本是为了安慰她而说,自己也没有任何的把握能够平安回来。

  我向许神医告辞之后,向位于小镇北方的悦和客栈走去,来到客栈附近的茶摊坐下,要了一碗茶水,边喝边观察悦和客栈周围的动向,客栈门外果然有几名武士在巡视,即便是我所在的茶摊也一人不时望向客栈,八成他是赢怜一方负责望风的。
  我不敢久留喝完茶水,起身离去,刚刚走出茶摊,便看到图烈从客栈内走出,我内心一惊,拉低斗笠,向一旁偏僻巷道走去。
  还好图烈并没有留意到我,在门前向那几名武士叮嘱了几句,然后向正东的方向走去。
  我看得正在入神,冷不防肩头被人轻轻拍了一掌,吓得我猛然一个机灵,下意识的想要抽出腰间青铜剑,剑柄却被来人轻轻摁住:“怎么?光天化日之下就想杀人吗?”
  我这才听出是许神医的声音,充满错愕的转过身去,看到她拄着拐杖静静站在我的身后,这瞎眼老太婆太厉害了,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的身后,而我却没有任何察觉,如果不是在白天,我一定会把她当成女鬼。
  “跟我来!”许神医转身向巷内走去,我乖乖跟在她的身后,内心已经完全被惊奇占据,这瞎眼老太婆绝不会是个简单人物。

  我跟着她走到巷尾,前方似乎已经没有道路可以通行,许神医手中拐杖轻轻一点,身躯竟然如同轻云一般飘起,悠然越过围墙。看到如此情景,我惊奇的张大了嘴巴,几乎能够塞入一个大大的鸭蛋,这哪里是个瞎眼老太婆,分明是一位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
  我可没有她那样高明的轻功,犹豫的时候,听到墙那边响起她的声音:“没用的小子,连这么矮的围墙都无法越过吗?”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向后退了几步,利用助跑攀上围墙,成功翻过,却见许神医已经向东边的小道走去。我快步跟上,她虽然看起来颤颤巍巍的行走,可是速度却丝毫不慢,我一路小跑方才跟得上她的步伐。有路人经过的时候,她便会立刻放慢步伐,虽然如此,我也变得气喘吁吁。
  她带着我一路出了小镇,来到小镇东侧的竹林之中,我不禁好奇,快步跟上,小声道:“我们要去哪里?”
  “到了你就清楚了。”许神医没好气道。

  此时听到远处窸窸窣窣的声音,她一把将我拉入绣林之中,从竹叶的缝隙中望去,却见图烈从左侧的竹林中走了出来,来到小径之上,他向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继续向前行进。
  我心中疑窦顿生,这家伙明明是赢怜的护卫,他不去保护赢怜,来这里干什么?
  等到图烈走远,许神医方才带着我继续向前走去,前行不远便看到绣林中有一座破败的土地庙,我们两人来到围墙外,沿着围墙小心行走,在后方停下脚步,院内的对话声随风飘了过来。
  “郁将军,你们的人马到了吗?”这声音显然是图烈所发。
  “已经到了,骆将军让他们在小镇西侧暂时藏身。”
  “好!”
  “你能够确认和氏璧在她的手中?”
  图烈的声音低了下去:“千真万确,而且姬穆也在她的手中……”

  我内心的震骇难以形容,想不到表面忠诚的图烈竟然是潜伏在赢怜身边的内奸,这家伙够歹毒,赢怜如此精明,却没有觉察到这个巨大的危机。难怪司马子期会掌握赢怜的动向,第一时间派人追击。
  图烈又道:“如果没有意外,今晚‘雪杀’会来夺宝。”
  “雪杀?他们也要介入此事?”
  图烈低声道:“如果不是他们的突然出现,和氏璧的事情还不会暴露呢。”
  “好,今晚我们便等你的号令,只要你发出讯号,我们便发动进攻。”
  “一言为定,我们以对面酒馆亮起火光为讯号,一旦火起,你们便尽快赶过来。”
  两人又说了几句,分手离去。

  确信他们离开,我方才愤怒道:“妈的,这吃里扒外的混帐东西。”
  许神医冷笑道:“他怎样做和你有关系吗?”
  我望着许神医,嘿嘿笑道:“许婆婆带我来这里听他们谈这番话,恐怕还有其他的目的吧。”
  许神医手中的拐杖顿了一顿:“我老太婆当然有目的,难道我会白白的帮你这狡猾的小子?”
  我压低声音道:“也是为了和氏璧?”
  她摇了摇头:“我是为了救人!”
  “谁?”
  “和你有关系吗?”
  我微笑道:“我也是为了救人,咱们的目的相同,应该精诚合作。”
  许神医脸上居然露出了难得的一笑:“三个时辰以后,你去把悦和客栈对过的小酒馆烧了,假如能够办好这件事,或许我会考虑与你合作。”

  我和许神医分别以后,径自前往镇内的联丰酒馆,果然看到习贵一个人坐在窗前喝酒,他已经喝得半醉,鼻头微微发红,一双老鼠眼目光呆滞,连我走到他身后也没有发觉,我在他肩头轻轻拍了一记,习贵打了一个激灵,转身看到是我,慌忙向四处看了看,这才指了指对面。
  我坐下后,又要了两碟小菜,要了壶美酒自斟自饮。
  习贵呆呆看着我道:“你的事情做完了?”
  我微笑道:“怎么会那么容易,时间尚早所以找你帮忙来了。”
  习贵点了点头,拿起我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压低声音道:“这里人多眼杂,咱们还是换个地方。”
  他起身向店外走去,我远远跟在他的身后,来到不远处的一座破败院落之中,想来这里是他的居处,习贵推开房门,转身向我招了招手。
  我跟着他走了进去,习贵掩上房门道:“究竟是什么要紧事?”
  我低声道:“放火的勾当你敢不敢做?”
  习贵倒吸了一口冷气道:“你……你要烧哪里?”
  我这才将想烧悦和客栈对门小酒馆的事情说出,习贵松了口气道:“我还当是哪里?那小酒馆早已关门多日,现在根本没有人住在那里,烧便烧,这还不容易。”他诡秘笑道:“你是不是在打悦和客栈那帮人的主意?”
  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道:“这和你有关系吗?”
  习贵笑道:“我只是想提醒公子,那些人只怕不容易对付。”
  “其他的事情你不必管,只要准时把那小酒馆烧了,我就会给你报酬。”我递给习贵一块碎金:“这是定金,等事成之后,我再付另外的一半。”
  习贵笑眯眯道:“公子尽管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为你办的漂漂亮亮毫无破绽。”

  月黑风高,我和习贵悄然来到悦和客栈对面的小酒馆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小酒馆和周围的建筑并不相连,也就是说,火势应该不会蔓延出去,伤及无辜,我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习贵看了看夜空压低声音道:“我们放火后从后方的西巷离开。”
  我点了点头,可是心中却没有离开的打算。
  习贵似乎有所觉察,笑道:“反正火起之后我马上就离开。”他推开小酒馆的大门走了进去,我跟在他的身后走入,猛然感觉到一阵冷风向我的后脑奔来,仓促之中,我垂下头去,以肘尖狠狠击打在袭击者的心口,室内传来连续的几声闷哼。
  眼睛刚刚适应了房内的黑暗,又看到两根铜棍向我的头顶砸来,我双臂一分,双手准确无误的抓住棍梢,向怀中一带,身体腾跃而起,双膝顶在两名袭击者的小腹之上,这一招是我从泰拳演化而来,在近距离肉搏战中相当的有效。
  两名袭击者惨叫着摔倒在地上,我挥舞着手中的青铜棍,防备新一轮攻击的到来。
  耳边响起有节奏的鼓掌声,灯光亮了起来,荀豹从我的对面微笑着走了过来,我的周围有十多名黑衣劲装的汉子,其中也有孔三在内,他们都是荀豹的手下。
  “公子好厉害的身手!”荀豹称赞道。
  我目光扫了一下已经被击倒在地上的习贵,微笑道:“荀兄好辣的手段。”
  荀豹目光一凛,咄咄逼人道:“悦和客栈之中究竟藏有怎样的秘密?这件事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交代清楚,否则,今晚我绝不会饶你。”

  凭借我现在的实力对付这十多个泼皮无赖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我如果和他们冲突起来,势必会将赢怜等人惊醒,影响到今晚的全盘计划,我犹豫片刻,终于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习贵此时醒了过来,看到荀豹吓得浑身颤抖,挣扎着跪在荀豹面前道:“大哥……我……我该死……我贪财……所以才……”
  荀豹冷冷道:“没有人不贪财,只是看你有没有命去拿。”
  我平静道:“我有句话想单独对你说。”
  荀豹点了点头,挥手示意其他人退出去,我这才来到他的身边低声道:“实不相瞒,悦和客栈中住着的是秦国九公主赢怜和她的手下,她抓了我的亲人,我想要救出他们。”
  荀豹冷笑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又道:“不过……赢怜手中有一块和氏璧……”
  荀豹双目猛然一亮,他充满惊奇的看着我,从他的目光中我已经敏锐的捕捉到了潜在的欲望和贪婪。
  “假如你愿意,我们可以联手做这件事,我救人,你夺宝。”我不失时机的向他抛出了诱饵。
  荀豹来回走了两步,终于下定了决心:“好,你最好不要骗我。”
  我心中暗喜,荀豹还是没能抵受住和氏璧的诱惑,决意参加到这场多方夺宝的战局中来,有效的利用他,可以对我起到相当大的帮助。我低声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荀豹,荀豹频频点头:“你是说一旦火起就会有人攻入悦和客栈?”
  我微笑道:“一定会有!”

  小酒馆的大火准时引燃,我和荀豹等人潜伏在悦和客栈东侧的草屋之中,过不多久,便看到百姓从家中出来,前往小酒馆处救火,我们也拎着水桶装出救火的样子向小酒馆围去,目光却时刻观察着悦和客栈一方的变化。
  远处约有五十骑,全都是黑衣蒙面全速向悦和客栈围拢而去,身边百姓也发现了这一变化,骇然道:“山贼来了,山贼来了!”众人一哄而散,我却知道那些人肯定是司马子期的手下无疑。
  那群黑衣骑士在火光中冲向悦和客栈,此时让我预料不到的另一幕出现了,悦和客栈也燃起了熊熊大火,我们所处的这条街道之上顿时陷入一片火光和浓烟之中。
  荀豹骇然道:“你还有同伙在?”他肯定认为悦和客栈的这场火是我的同伴干得。
  我茫然摇了摇头,难道这场火当真是许神医放的?可是脑海中又想到春雪梅,低声道:“估计还有其他人在打和氏璧的主意。”看着悦和客栈熊熊燃烧的大火,我再也无法等待下去,纵身向悦和客栈冲去。
  荀豹不及阻止我,也站起身大吼道:“娘希匹的,去晚了只怕连毛也弄不到了,兄弟们抄家伙跟我上!”

  悦和客栈中冲出的数名武士已经和那群黑衣人战到了一处,我挥舞着青铜剑冲入大堂之中,惊慌失措的几名客人从里面冲了出来,没等冲到门前,便被几名黑衣人一剑斩杀。看来骆城一方抱定了赶尽杀绝的主意。
  我来到楼梯前,一名黑衣人挥剑向我胸口刺来,出手便是夺命的招数,狠辣无比,我反手一剑将来剑荡开,危急之中也顾不上什么心慈手软,一个闪电般的挑刺,剑锋斜斜送入他的软肋,黑衣人身体软绵绵倒了下去。
  小楼之上响起女子惊呼的喊叫声,却是两名婢女被三名武士追赶到楼梯口处,一人情急之下竟然从楼梯上滚落下来,另外一女不及逃走,后心已经被青铜剑刺入。
  我迅速冲到他们的面前,现在已经无法考虑他们究竟属于哪一方,连续两个劈砍逼迫他们让出道路,沿着走廊向右侧冲去。
  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小子,没头苍蝇一样乱跑什么,她们在另外一边。”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