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无限恐怖》->第六集 指环战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十二章 魔多乱战与……回归
( 本章字数:16206 更新时间:2008-9-30 19:50:00 )

  说起来似乎很值得讽刺,生命能源竟然可以召唤死神军团怪物,生命和死亡分明就是相对立的一股力量,但是郑吒确实是用生命能源召唤出了数只死神军团的怪物五保。
  入微的状态下,郑吒可以将能量一点一点的发挥出来,再不会像以前那样必须将所有能量吸入死神手镯进行召唤了,而当树人将生命能量传递到他身上时,他果然是召唤出了数头死神军团怪物,而看到这头狼头人身的怪物们,甘道夫和树人都是皱起了眉头。
  尽管[树人和甘道夫再怎么觉得这死神军团怪物像是邪恶法术,但是在魔多数十万大军的压力下,在那黑暗君王索仑的压力下,最后他们还是不得不同意的郑吒的要求,在魔多一战时,将树人们所有的能量都集中在他身上,让他尽量的把这些能量用来召唤死神军团怪物们……
  “以死神军团怪物们的质量而言,即使是面对拥有斗气的强兽人也有一战之力,毕竟有三米左右高,而且脑袋不被打散就几乎不会被消灭,还可以无视重力,虽然做不到那些不死族那么夸张,但是想来如果能够召唤一万只的死神军团怪物的话,那黑暗大门很容易就能攻破吧。而后也可以给里面的兽人军队以大量伤害!”郑吒肯定的对甘道夫说道。
  甘道夫本来是很不想同意郑吒这个要求的,因为在见识了那死神军团怪物的强大战斗力后,他最担心的是,万一郑吒失去对这些怪物的控制,那么一万这样怪物的袭击下,众人将死无葬生之地,只是郑吒一句话却也让他再无言。
  “……如果没有这些怪物的话,一万五千军队,可以将魔多彻底打下来吗?”
  答案是……不能。
  不过在有树人们的帮助下,那么他们至少安然撤退是不成问题的了,而且据甘道夫所知的情况,魔多军队虽然多,但是里面有战斗力的部队却是不多了。大部分的军队都只是半兽人,而且十万部队的损失,军械方面是魔多最无法补充的一个方面,所以这数十万军队只用作是一只七八万的军队就行……但即便是七八万的军队,依托城池理,也不是一万五千人类可以攻破的啊。
  很矛盾,很无奈……
  郑吒依然是被包裹得像只木乃伊,不过程啸的手段也差实了得,本来被严重烧伤之后的他,没有抗生素,没有医疗设备,没有止痛药剂,即便他的恢复力再怎么强。估计也要承受身上发炎疼痛的过程,不过程啸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很多绿色树叶,再加上一线看起来极其恶心的透明巨大毛虫,程啸就这么这些树叶和毛虫给捣成了汁液,接着涂抹到了郑吒的全身。
  “……不用那么拉扯着一张脸,你不喜欢男人给你涂抹身体,我还不喜欢给男人涂抹身体呢!妈妈的,如果可以的话,真想用手去接触一下那恐怖的超巨乳啊……”程啸耸拉着一张脸有气无力说道。
  郑吒却是又好气又好笑,他默默的忍受着那汁液涂抹着麻痛,接着说道:“放你的屁,我一张都包着绷带,你哪只眼睛看得到我的表情?不说这些了,我问你,你不觉得张恒和赵缀空似乎有了些改变吧?”
  程啸斜瞟了张恒一眼,接着又认真仔细的看向了赵缀空,好半天后才道:“呃……似乎握剑时胸口抖动了一下,莫非她的裹胸布条有了松动?”
  “……算了,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了……”郑吒闭上了眼睛,他也懒得再多说些什么,只是安心忍受着那身体上又麻又痛的感觉。
  张恒和赵缀空确实有了改变,只是可能连他们自己都还没有发觉。张恒握箭时,他的眼神坚定有力,再不复以前那闪躲不已的感觉,而赵樱空握剑时反而是比以往迟缓了飞库手打半分,只是这迟缓之间,却让她出剑的角度刁钻能寻,郑吒是此刻有伤在身,而且了只有一只眼睛可以视物,不然他当然可以看得出来赵樱空那眼睛中的清明,仇恨……似乎消失了,或者隐藏了……
  该来的总该来,带着对楚轩等人的担心,这只部队还是尽快的上路了,在第三天黎明时,这只一万五千人的队伍也迎着晨,踏上了这最后的征途,向那魔多之地进军而去!
  “……这么说起来的话,你是以未来的口头答应来作为条件的咯?说是可以让艾辛格的树木在十年内复原森林?你们哪来的这么大的手段?”郑吒好奇的问向了尼奥斯。
  尼奥斯边吃着巧克力边无所谓的说道:“‘主神’空间那里有很多这样的东西啊,这不值得有什么夸耀的,倒是也可以和你们中洲队一样,与这魔戒世界的各方势力进行交易。”
  郑吒这才想起尼奥斯也是个智力超群的角色,他顿时尴尬的笑起来道:“你知道我们和精灵女王交易了吗?”
  尼奥斯点点头道:“恩,刚刚知道的,从你嘴里……”
  郑吒真恨不得打自己一耳沟仔,他只能喃喃的问道:“对了,昨天那些新人的事情……绝对不是我们中洲队做的,你知道的吧?那些新人被杀的提示……”
  尼奥斯无所谓的吃了一块巧克力道:“当然知道了,如果是你们中洲队干的话,那么你们早就干这件事了,至少可以在你有完全实力的时候干,而不用像现在这样变成木乃伊再干,要么是有人要干掉你,所以干掉了那些新人来让我们转移仇恨,要么就是我们彼此的新人都被干掉了,就这以简单。”
  郑吒这下真的是无言了,他突然发现很讨厌和这些智力超群者待在一起,仿佛他想什么对方都可以清楚知道一般,这感觉实在是太让人难受了……
  (找时间让你和楚轩待在一起,让你看看连底裤的颜色都保不住时,那表情一定很精彩……)
  郑吒充满了恶意的想着。
  无论如何,这一万五千名的部队终于渐渐接近了魔多,而四周的环境也越发恶劣了起来,那些树人们是最受困扰的一群,至少相对于人类而言,焦黑的地面让它们难受无比,若非是承诺了要陪同人类一起到达黑暗之门,那它们早就已经回到森林之中了。
  虽然环境越发的恶劣,但是一路上却并没有受到丝毫的阻碍,这只军队终于在数天之后到达了这车载斗量之门外,那是一座宽百米以上,高达数十米的巨大城门,当这只军队到达了黑暗之门外生,很快的从那巨大城门下打开了一个小缺口,从里面走出了一名骑士来。
  这名骑士乘坐着一匹黑马,他身上也穿着一身全黑的铠甲,那铠甲连他的眼睛和耳朵都全部遮拢了起来,只剩下一张巨大无比的恶心嘴巴,嘴巴里的牙齿上下都是恶心的黄色牙垢。
  “我的主人,黑暗君王索仑欢迎各位,请问各位前来有什么事情吗?这恶心的在嘴巴张嘴说道。
  几名剧情角色对望了一眼,接着亚拉冈率先走了出去道:”叫黑暗君王出来,让他接受正义惩罚的时间到了!“
  甘道夫却阻止了他道:”告诉你的主人,魔多的军队必须要解散,而他可以离开这座大陆,永远不允许回来,这样做我们才可以留下他的性命!”
  那大嘴巴却忽然露出了讽刺的嘴形,他接着说道:“我想你们可能已经知道我的主人已经得回了至尊魔戒了吧?是的,这枚戒指终将编译整个中土世界,对了,你们想知道我的主人是怎么得到这枚魔戒的吗?那两个小哈比人啊,他们的肉可真是美味啊,还有被折磨时的痛苦嚎叫声,哈哈哈……”
  几名剧情人物都默默听着他说起这段话来,亚拉冈深吸了口气就驾马缓缓向他行去,这大嘴巴又说道:“你是谁?刚择的继承人?你是皇族的后代?真可惜,你将要在这里被……”他话音未落,亚拉冈飞起一剑直接将他的头颅给砍成了两段,顿时,这具身体直接砍倒在了地上。
  “索仑!”亚拉冈冲着黑暗大门高声吼道:“还记得这把剑吗?它曾经终结过你一次,现在将再终结你一次!来吧,索仑!让我们埋葬你吧!”
  这句话吼完之后,黑暗大门忽然发出了沉闷的开门声,那声音就像是用很多条齿轮在转动一般,接着,这扇巨大的黑暗之门缓缓的开动了起来,最多一分钟之后,这扇黑暗大门已经彻底打了开来,在其后密密麻麻站着无穷无尽的半兽人们,真的是无穷无尽啊,放眼望去不知道有多少九以万计的半兽人在那门内,这数量简直是让人胆寒。
  亚拉冈回过头来深深看了一眼他的士兵们,接着队紧握住手中的银色重剑,定定的驾马站在了那里,只待时机一到就准备对其展开攻击。
  在亚拉冈的身生不远处……
  “树人们,可以将能量发到我身上了……所有树人的能量全部发过来,几千,一万,或者两万,让我看看到底能召唤多少死神军团的士兵吧!”

  入微的能力很难得加以解释,那是一种对于力量境界的体验,对于自身认知的熟悉,进入这种状态的前提是必须进入到解开基因锁第四阶中,即使只是初级就行了,一旦进入到入微层次,那怕你只是轻轻走了一步,也能感觉到这一步里力道的分布情况,若是入微更为熟练一些,甚至能将这一步里的力量使用出来,以达到更快的极速度前进,而这就是入微的层次了,精准无比的控制力,对力量,对能量。
  当树人们的能量入体时,郑吒迅速操纵这股能量来到了他的死神手镯上,接着如同以往那样,将手指向了前方的土地之上,顿时……
  在人类大军与魔多大军之间,双方还有好长一段距离空白着,而这段距离迅速出现了变化,大量的不死军团士兵们出现在了那里,大量的……所谓的大量的,至少是数量在一万以上的了。
  因为不死军团士兵的数量已经太多,这段距离甚至也无法完全包容下它们,所以当数量再次持续增长时,这些不死军团士兵已经连贯着一个叠一个的重叠了起来,甚至更多的不死军团士兵向四周的峭壁上蔓延了过去,反正它们也是无视重力地生物。这也就无所谓是否是悬崖峭壁了。
  (一万……两万……三万……数量还在增加,妈妈的,这次可玩大发了。)
  当郑吒将进入他体内的生命能量完全挥霍干净时,在两只部队之间已经出现了四万多名死神军团的怪物们。这些三米高大,全身完全由泥土沙子组成,拿着一柄长形武器地狗头人身怪物们,它们已经此起彼伏的喊叫了起来。
  郑吒用意念控制着手上的死神手镯,将攻击目标指向了前方那无数的半兽人大军们,接着,当下一头死神军团怪物猛跳了起来,离它最近的一只半兽人顿时被压翻在地,还没等这只半兽人站起身来,那长形砍刀横向一斩。半兽人惨嚎声中,它已经被分断为了两截。
  这四万多只死神军团怪物们同时嚎叫了起来,接着以不逊色于战马奔腾的气势与声音。向着眼前无数的半兽人横压而去,三米的高度,巨大的力量,还有那无视重力奔跑的特性,当下最靠前地死神军团怪物们。已经向着黑暗大门奔跑而上,那些半兽人们顿时也吓得惨嚎起来,它们大声的嚎叫着。射出了手中的箭矢,但是这些箭矢全都从死神军团怪物们地身体上射穿了过去,它们都是由沙子组成,根本不惧怕这些箭矢的攻击,只有几只倒霉的死神军团怪物们,它们直接被爆裂箭给射爆了头,结果那身体瞬间就化为了沙尘……
  一开始接触,半兽人和兽人的近战力都远远逊色于这些死神军团怪物们,它们根本就不惧怕死亡。所以攻击时都是绝对的一往无前,而且身高地优势,全都是居高临下的斩击而去,虽然比得铁骑战马的践踏攻击,可是这样地攻击也绝对的异常凶悍了,当先的半兽人军队阵势瞬间破碎,无数的半兽人哭嚎着向后逃去……或许它们可以不惧怕与人类战斗,但是在这样打不死杀不掉的沙子怪物前,半兽人那欺软怕硬的形象顿时体现无疑,它们已经害怕了。
  亚拉冈和希优顿对望了一眼,他们都看向了各自手下的军队,一边是骑兵,一边是重步兵与骑兵的组合,双方都给自己的部队喊出了些口号与战斗前地动员,而机不可失,眼见那些死神军团怪物们已经越来越冲向里面,这样好的机会是绝对不会再来的了,就只有趁这个时候将半兽人军队彻底打垮!
  “刚择的战士们,为了人类,为了未来……为了打败黑暗魔君,冲吧!”亚拉冈一拉缰绳,率先就向前冲了出去,紧跟其后的就是他手下的骑兵与步兵们。
  希优顿也大声吼道:“洛汗国的骑士们,将死亡与毁灭带给敌人吧!为了死亡!”说完,他也率先就向内冲去,再其后就是一连片的铁骑部队横冲而去,这是这个时代最强悍的兵种了。
  郑吒坐在他的骷髅战马上,但是此刻的他却没有办法去战斗,他看了看身边的几名中洲队成员道:“詹岚,查到楚轩他们的位置了吗?”
  詹岚点点头道:“恩,找到了,他们似乎正在和什么人对峙着,那些追踪者部队也都在……我把图象都发到你们的意识中。”
  郑吒接着对周围人说道:“张恒去会合他们,你的弓箭技巧威力很大,可以帮得上一些忙,赵樱空在这里保护我们,你的剑……”
  赵樱空忽然说道:“不,让我去会合他们吧,我……我要去见一个人。”
  郑吒诧异的看向了她,这名小女孩眼里满是坚决的神色,她定定的看向了郑吒,好半天后郑吒才说道:“那你……自己小心吧,还有……如果可以,将这段过去了断的好!”
  赵樱空肯定的点了点头,她接着转头就向着精神力扫描图所显示的位置跑去,而郑吒则带着其余人一起向着魔多战场的边缘走去,在那里,精神力扫描图已经显示出了一个特别的目标……黑暗君王索仑!
  与楚轩等人对峙的却是两名东美洲队成员,赵缀空也没再他们身边,所以在与数百名追踪者大军相遇后,楚轩二话不说的就直接将他们围了起来,也不管他们吼着什么赵缀空会拿中洲队出气的话。
  “基本上是没可能的了,他还有他的事情要做,而你们要做的事……就是等待。
  。”楚轩淡然的说道。
  昊天有些悲哀的看着这两个东美洲队成员,虽然不敢肯定,但是他觉得这两人是死定了,楚轩不过在等恰当的时候杀掉他们罢了……被赵缀空给杀了四名新人,楚轩那不肯吃亏的性格,自然是要把这失分给拿回来的了,而他本人嘛……估计也是离死不远咯……
  赵樱空却并不知道这一切,她依然不停的向前跑去,直到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为止,一个长发青年微笑着挡在了她的面前。
  
  赵樱空只觉得脑海里轰的一响,那涛天的杀意又要一下子冒了出来,不过突然她又想起了在那不死族洞穴里所见到的那一幕,那个温柔笑着的男子……以前的他,是真心的爱护着自己,也爱护着他的弟弟妹妹们,那个男子……就是眼前的男子……
  来的人正是长发俊美的赵缀空,他略有些诧异的看着赵樱空,接着微笑了起来道:“很不错嘛,懂得将杀意给隐藏起来了……刺客呢,我们都是刺客,所以一定要记得了哦,在你的敌人死亡之前,都不可以露出你杀意。”说完,他慢慢的向着赵樱空走了过来。
  赵樱空咬紧了牙齿,这个小女孩默默的看着赵缀空从她身边缓步走过,她在赵缀空走过她身边的一瞬间问道:“你要去干什么?”
  “当然是……去将你在这边的伙伴全部杀掉咯,这还有什么疑问吗?”赵缀空脸上带着微笑,头也不回的继续说道。
  赵樱空想也不想就直接一剑斩了过去,透明的胜利与誓约之剑划过赵缀空上半身,但是却丝毫没有斩中东西的触感,一秒之后,赵樱空才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放着了两根手指,赵缀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而刚才那一刻不过斩中了残影而已。
  “阻止我的,可不是乖小孩哦……虽然另一边那个人我惹不起,但是这边这个人现在正是最脆弱时,而且也完全没有长成我期望的那样强悍无暇……他只有死了才是最好,不然真是污了那最强的潜力……”赵缀空微笑着说道。
  赵樱空冷冷的看着他道:“你要去杀他……他们,就先踏过我的尸体吧!你不是早就想杀我了吗?那现在就杀了我岂不是更好?”
  赵缀空轻轻的仰起了赵缀空的下颚,接着闪身到了她身前一口吻住了她的红唇,奇怪的是,这次赵樱空却并没有咬向他,也没有对他假以别的颜色,反而是在她那洁白如玉的脸上出现了两道泪痕,就这么任何他亲吻着流泪不止……
  “缀空哥哥,还有大家,我们虽然一直很苦,一直都明白自己逃脱不出刺客的命运了,但是我们都还是看着对方大声笑着,想用这笑容来给对方加油,让对方不再担心自己……哥哥,你有苦衷的吧?那个温柔的你,那个一直保护着我和大家的你,有苦衷的吧?”赵樱空在赵缀空离开她的红唇后,眼中流泪的平静说道,虽然神色平静,但是那眼中的黯然却是如此明显。
  赵缀空脸上的微笑渐渐消失不见,那一直冰冷无比的眼神里却有了些变化,复杂,难以言语,那一抹的神色甚至还出现了软弱……在这个以变态著称的刺客眼中,他居然出现了软弱。
  “樱空,我……”
  赵缀空眼中露出这样人性化的眼神时,他的身体却开始颤抖起来,仿佛是忍受着一种极端恐怖的痛苦死一般,他一字一顿的向着赵樱空说道,可是他才飞库小说刚刚说出三个字而已,忽然从他身后涌起了一大片雪白冰霜。接着,从那雪白冰霜中数根冰矛向着二人刺来,看那冰矛刺激的力度,纯粹就是要将二人一起刺穿一般!
  赵缀空的眼神再次瞬间变得锐利而冰冷,他也不回头,一手抱着赵樱空,一手抽出匕首挡在了后背上,当这数根冰矛刺中他时,匕首飞快的抵挡了一下,接着赵缀空就借着这股力道抱着赵樱空一起向前跳了出去。
  二人此刻都是在半山腰上,这一跳下直接就是数百丈的悬崖,赵缀空却仿佛没事一般任凭自己随风坠落,直到他坠落了两三秒后,赵缀空才发现他坠落的秘密,不知道为什么,即使他还抱着赵缀空一起落下,可是他却是仿佛纸片一样随风飘荡,根本就不受那重力加速度的影响,整个人完全是以一种均匀的力度向下落去,以这力度而言,落到悬崖下方也丝毫不会伤到他,就仿佛是从一两米的高度跳下来一般。
  在二人落下悬崖后,那一片冰霜却并没有丝毫停止,只听到岗尼尔的声音疯狂嚎叫道:“来啊!来杀掉我啊!你不是可以凭借偷袭制服了我和我的队员吗?你不是可以当着我的面将他们皮给剥下来吗?你不是可以将我阉割了之后给活埋削沼泽里吗?现在我就在这里!你来杀了我啊!”
  这确实是岗尼尔的声音,北冰洲队长岗尼尔,此刻的他已经使出了冰霜时代,虽然也是和郑吒的“毁灭”一样无法持久的技能,但是其范围攻击的威力甚至还超过了“毁灭”,这一大片数百平方的冰霜迅速向外扩大,当赵缀空二人落到悬崖底部时,这半山坡已经被冰冻为了一块巨大冰岩,而最剧烈的冰霜咆哮的,玉在二人头顶不足二十米的地方,它正疯狂的向二人压了下来。
  “妈的,我将所有藏起来的冰霜能量厜全部使用了!什么持续力,什么活下去,这些都不顾了!赵缀空,老子即使变鬼也要先杀掉你不可!这就是自然果实真正最强的力量了!我就是自然!谁人能抗衡自然?啊!”
  岗尼尔的状态明显已经陷入了疯狂,他的声音回荡在那片最剧烈的冰雪当中,随着他不停的向四周发泄,一平方米以内的地区里,地面已经结成了厚厚的冰霜,即便这里是魔多的火焰之地,即便这里离那末日火山如此之近。
  赵缀空却根本不管不顾这些冰霜的追击,相反,他仿佛还非常悠闲一样,抱着赵樱空就在地面上散发了起来,看似很悠闲缓慢的散步,实际上他的速度却比那冰霜追赶的速度更加快得多,双方一追一逃,赵缀空在跳上了一块岩石之后却忽然停了下来,他微笑着看向了那一力越来越靠近的冰霜团,接着说道:“我很好奇一点……你刚才不是有提到能量石吧?”
  那冰霜团却没有一下子就扑向赵缀空,反而是散发开来将赵缀空二人包围在了其中,接着岗尼尔的声音才传了过来道:“没错!我承认我还没资格侃出自然果实最强的力量,这是足以匹敌自然界真刀真枪的自然力量,那是只有开启了基因锁第五阶的人,能够自由控制能量的生物才能拥有的,我是凭借能量才能使用这力量的!”
  赵缀空点点头微笑起来道:“哦,那就没问题了……”说完,他脚下向着地面用力几踏,每一脚都是力道十足,几脚下去就将他所站岩石给踏得了粉碎,与此同时,那剧烈的冰霜团开始向着二人急卷而来。
  可是在这冰霜团靠近二人之前,忽然在赵缀空四周冒起了数米高的滚烫开水与温度更高的水蒸气,虽然在接触冰霜团的一瞬间就被冰冻落地,但是这水蒸气和滚烫开水却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不停的从地面冒起来,不过淋了一两秒而已,冰霜团中已经传来了岗尼尔的惨嚎声。
  “很无奈啊,第四阶里有一种能力叫入微,我每一脚踏入地面,都可以感觉到地底有些什么,岩石回弹的力量大小,水流回弹的力量大小,岩浆回弹的力量大小,那边是火山吧,这里的地下水都是些温泉,温度很高的哦……”
  赵缀空微笑着说道,他来到这里后踏出的那几脚其实并不是肉眼所见的几脚,每一脚的踏出,以他的速度却是连环踏出了数十秒,几脚相加,他已经踏出了上百脚之多,正是利用菜振将周围的地岩给踩得了粉碎,接着,除了他所在中心以外,四周都冒出了温泉与水蒸气……赵缀空对入微的控制力实在是太过惊人。
  “然后呢?刚才你一路过来消耗了多少时间?还剩下多少能量?我觉得你应该可以把这里给全部冰冻呢,我就在这中心,把我的脚给冰冻了,我可就跑不了拉。”赵缀空微笑着说道。
  岗尼尔所化的冰霜层就在那开水与水蒸气之间冲撞,每一次冲撞都让那团冰霜团的冷气显得没再那么强烈,可是水蒸气的温度远远离于了开水的一百度,而且在地底一直无法冲出的地岩,其温度更是不停变强,这一下喷发出来,无穷无尽的水蒸气疯狂的向上横冲,别说是直接顶着水蒸气的部霜团了,即使是站在中间的二人也觉得了炽热难耐。
  冰霜团在冲破了水蒸气与开水的阻拦后,它竟然已经无法保持完全的冰霜状态了,岗尼尔上半身是人形,下半身是冰霜形态,就这么诡异的显现在了二人面前,而赵缀空甚至连与他说话的闲心都没有,直接从他身边闪身而过,而那头颅已经被赵樱空给提在了手掌之上。
  “真的是很强的能力呢……可惜你没有潜力,你也不是那可爱的青涩苹果……哟,那么樱空表妹,这次就暂且放过你的伙伴,你可要告诉他哦,不想死的话就尽快变强吧,现在的他还太弱太弱……”
  赵缀空一手抱着赵樱空,另一只手则提着岗尼尔那无头的尸体,他将尸体扔向了一边水蒸气最少的地段,接着在尸体挡住水蒸气的瞬间,他已经跑到了尸体上用力一踏,整个人已经遥遥的离开了这处温泉水蒸气大爆发的地段了。
  赵缀空来到空地上后直接放开了赵缀空,他也不再看向赵缀空,而是留下这段话就直接闪身消失,而赵樱空已经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努力吧,樱空表妹……变强后,我再来杀掉你……”

  郑吒并不知道他已经在生死边缘转了一圈,因为赵樱空的存在,而让赵缀空放弃了对他们一伙人的偷袭刺杀,否则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而言,即使勉强使用“毁灭”状态,估计也不是解开基因锁第四阶的赵缀空的对手,而且那是偷袭刺杀啊,别说是他了,估计还没人能够对抗得了赵缀空的刺杀吧……
  非常幸运的是郑吒并不知道所发生的这一切,依靠詹岚的精神力扫描图,周围的情形全都在他的操控之中,首先是楚轩的意识已经和他连接了起来,虽然一时间还无法大量仔细的详谈什么,不过郑吒已经很“和善”的告诉楚轩了,他一定会被打得半死。
  “虽然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你究竟干了什么,或者还想要干什么,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小子!我们回到‘主神’空间就有你好看的了。”郑吒也没恶狠狠的说话,相反,他说话时反而是露出了一种很和蔼的语气,只是这种语气却说出了仿佛要杀人一样的意思,听起来难免就会让人觉得诡异了。
  楚轩哦了一声,仿佛并不怎么在意郑吒这句话里的威胁一样,他直接说道:“目前有两件事我要提醒你一声,第一就是索仑的死亡问题,如果可能的话,由我们团队得到这份奖励点数最好,第二件事就是时机问题,因为是五只团队齐聚魔多就会开始计数,目前已经有四只团队出现了,另一只团队北冰洲队估计已经团灭……因此,在这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务必要将魔戒拿到手中。”
  郑吒也正经了起来,他说道:“索仑的话……那就有些难办了,虽然不知道索仑的具体实力如何,但是想来应该不会弱于那九只合一地戒灵吧?对付那戒灵就已经让我发费手脚了。现在我完全无法动弹,索仑出现的话……说实话,我并没有把握能够将它给拿下来。”
  楚轩淡然的道:“让张恒和赵樱空去攻击吧……你总是太过依赖自己的力量,但是你只是中洲队地一员而已,虽然是担心团队成员们的安全,但是也要相信他们的实力,当赵樱空回来时,就开始向索仑进行攻击吧。”
  事实上,在楚轩说这出句话之前,因为死神军团怪物的强悍实力。导致魔多一战时出现了极其罕见的一幕,数量庞大的魔多军队竟然节节后退,被数万的不死军团怪物们疯狂追击。而人类联盟竟然只能充当后备队,紧紧跟在了死神军团怪物们身后,不停的补杀地面上呻吟不停的半兽人们。
  不死军团怪物们不知疲倦,不知道伤亡,它们唯一的目地就是向前冲去。不停的冲杀眼前所有的生灵,而渐渐地,魔多半兽人军团已经被逼离黑暗大门很远很远。眼看着就将要崩溃时,一具庞大的铠甲人站在了半兽人大军之中。
  这具铠甲约有七八米大小,只见它手上拿着一柄巨大的榔头锤,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黑色的雾气,而在它的左手手指上,更是有着一颗散发黑暗光芒地戒指,这具巨大的铠甲就是黑暗君王索仑!
  只见它迎着冲来的那无数死神军团怪物们,狠狠一挥手中地巨大榔头锤,接着一股黑色的飓风迎面轰去。被这股飓风轰中的死神军团怪物们瞬间就被腐蚀了个干净,是的,即使是由沙石所组成的死神军团怪物们都一下子被腐蚀掉了,连带的,被它们杀掉的那些半兽人士兵尸体,也瞬间都被腐蚀了个干净,整个地面已经空无一物了,索仑这一击,就将数千名不死军团怪物给腐蚀了个干净。
  “这一幕……这一幕再次重现了!”
  甘道夫看着远处那片黑暗腐蚀地带,他感叹的说道:“有史记载,当年精灵族与人类所有的军队都联合在了一起,还有三位精灵王也携带戒指参加了那场战争,但是……以索仑一人之力,硬生生地将精灵与人类军团都抵挡了下来,甚至,还有被毁灭的危险……当时若不是圣剑斩断了它携带的至尊魔戒的那根手指,或许现在人类和精灵都已经灭亡了。”
  几名剧情人物都无可奈何的回望着了郑吒,本来他们预定好的最后王牌就是郑吒,在与炎魔一战时,在圣盔谷一战时,郑吒的实力都是完全体现无疑,那种力量已经超过了剧情人物们的想象,所以他们最开始的打算都是以郑吒为主力,即使索仑复活了也不一定没有一战之力。
  可是谁知道郑吒却在刚择一战时受了重伤,这下是根本没办法指望他的了,而索仑那样恐怖的威力实在是让人胆寒,几名剧情人物想来想去也实在是没有办法接干掉它。
  “实在不行的话……”亚拉冈叹息了声道:“还是由我来进行攻击吧,圣剑在以前可以克制索仑,现在也一样可以克制它!只要将至尊魔戒从它的手指上割断下来就行,只是那些黑色气息的腐蚀性太强了,我怕靠不近它就已经被……”
  甘道夫握紧了手杖道:“我可以给你们提供防护层,在短时间内可以不惧怕那些腐蚀气息,但是这防护层却挡不住索仑的直接攻击……”
  几名剧情人物对望了一眼,金霹大声说道:“别担心!我们都会跟随在你身后一起进攻!”
  勒苟拉斯也点头说道:“从瑞文戴尔一路行到了现在,我们所为的是什么事?还不是为了埋葬黑暗君王……既然都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我们一定会战斗到死为止!”
  金霹叹息了声道:“不过想来
  来真是讽刺啊,一名矮人居然会与精灵战死在一起……”
  勒苟拉斯却是笑了起来,他说道:“那么……作为朋友一起战死呢?”
  “朋友……”金霹眼中仿佛有些朦胧,他重重点点头道:“是的!作为朋友一起战死!”
  就在几名剧情人物说话间。死神军团怪物们几乎已经是毁灭完毕,之前杀掉了大量半兽人士兵之后,死神军团怪物再强悍也灭掉了一半以上,此时索仑大展神威。剩下的死神军团怪物们很快就很腐蚀了个干净,此刻大约还剩下数万半兽人军队,不过它们已经是胆战心惊,若非全靠索仑的威严而没有逃散,但是基本也是没有什么战斗力地了,只有索仑看起来是如此威猛,这具巨大的铠甲一步一步向前走来,每一踏出都是万钧之力,那威压将本来冲上来的人类军队逼得了步步后撤,之前死神军团是如何毁灭的。这些人类士兵看得最是清楚不过了。
  亚拉冈看着人类军团一步一步后撤,而那些树人们又待在了黑暗之门外,再这样下去。军心一旦被夺,这场战争基本就算是输了……只要索仑没有别灭亡,随着他实力地恢复,人类是迟早会被毁灭!
  “战吧!为了生存……”亚拉冈一把拔出了圣剑,耀眼的银色光辉闪烁在了战场之上。他大叫了声,一拉战马缰绳就冲向了索仑。
  “为了战斗!”矮人金霹也是大吼了声就冲了上去,只是他可没驾着战马。而是就这么凭空跑了过去。
  “为了自由!”勒苟拉斯深吸了口气,他将三枚箭矢别在了弓弦上,接着就将弓箭死死瞄准在了索仑的头颅正中心。
  “为了带给敌人死亡!”洛汗国王希优顿最是彪悍,他从一名士兵手中夺过了龙枪,一杆三四米长的步兵长枪,接着驾御战马就冲向了索仑。
  最先靠近索仑的正是亚拉冈的圣剑,那银色的光芒似乎有驱散黑色迷雾的作用,那腐蚀性极强的迷雾并没有对亚拉冈造成伤害,而甘道夫更是瞬间为亚拉冈身上布上了一层防护层。接着,亚拉冈狠狠一剑向索仑戴魔戒的那只手臂斩了去。
  ……自久了,人类皇族地血脉啊!难道你还想再次来埋葬我吗?”索仑低沉无比的声音从那铠甲中发了出来,他的榔头锤至少有五米以上长,而且挥动起来地速度极其之快,在银色圣剑即将斩到他之前,那柄榔头捶已经迎向了亚拉冈,一声金铁交加的巨响,亚拉冈只觉得手上一股巨力传来,他的斗气根本就抵挡不住这股巨力,整个人顿时被打飞了起来,骑下战马更是瞬间就被打得吐血倒地,已经是一锤被打死了。
  亚拉冈被打飞出了五六米开外,此时,金霹已经跑到了索仑跟前,那榔头锤还没有收回去,金霹也是机敏,他也不去打索仑的手臂,反而是低着身狠狠一斧砍在了索仑的铠甲关节处,顿时从那里也传来了一声金铁交加地声响,金霹毕竟是有斗气在身的强大矮人战士,其力量甚至比人类大力士更加巨大,这一斧下去,居然只在那黑色铠甲上留下了一个小痕印,最多只有数厘米深而已,但就是这么全力一砍,他的手上虎口却已经破裂开了。
  “好硬地家伙啊!”金霹一声感叹还没说话,他整个人已经是肚子一痛被索仑踢飞了出去,这股巨大力量先是踢碎开了甘道夫给他布的防护层,接着又踢在了他肚子上,还好力量已经大减,让他只飞出了十米开外而已,否则这一脚下去,主要剧情人物里绝对就少了一个矮人了。
  交手不过数秒,当先的亚拉冈与金霹都已经受伤在了索仑手下,而他们根本就给索仑造不成什么伤害,眼见那索仑两步踏完就来到了亚拉冈摔飞的地方,还没等这具铠甲发起攻击,勒苟拉斯手中的三矢爆裂箭已经向着索仑的头颅上射了出去。
  三枚箭矢连环爆裂,最先一枚箭矢的威力顿时狂增,那速度早已经超过了人类肉眼所能看见的极限,嘭的一声就射穿了索仑地头盔,从那黑暗中直接射飞了出去,只是这顶头盔却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所制,竟然挨了一记威力绝伦的三矢爆裂艰也没有爆碎开来,只是在其中多了一个明显的箭孔罢了。
  索仑仿佛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那穿头一箭也没有让他产生任何迟疑,提起榔头锤就向地面砸去,首当其冲的亚拉冈眼看着就要被砸成肉泥,他倒也是机敏,在那千钧一发之间翻滚而过,接着,在他刚才躺到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深坑,这一下若是被砸实了,亚拉冈绝对必死无疑。
  洛汗国王希优顿此刻也冲到了索仑面前,他身上的斗气大肆暴发了出来,接着那根龙枪从索仑后背上直刺了进去,在斗气的加持下,这龙枪竟然真的刺入到了索仑的胸口之中,并且还从另端给刺了出来,而希优顿丝毫不停,拔出长剑就向索仑的手臂上斩去,却不想索仑的速度如此之快,在他的长剑斩到铠甲手臂上之前,索仑已经转身一榔头砸了过去,希优顿的长剑瞬间就被砸得了粉碎,接着他也同亚拉冈一样被砸飞了老远,只是他却是正面被硬生生砸到,和亚拉冈那样用剑抵挡的完全不同……看来已是不活了……
  “啊!”
  几名剧情人物和他们身后的大量骑兵都嚎叫了起来,亚拉冈满脸是血的从地面爬了起来,他大声叫着向索仑再一次冲了上去,而远处的金霹也吐出了几口血来,然后也提着斧头跟冲在了他身后,勒苟拉斯则再一次摸出了三
  枚箭矢,扣在弓弦上就打算射击……
  “詹岚,为我们提供精神力扫描……张恒,赵樱空,看见魔多黑暗君王索仑了吗?杀掉它!”
  郑吒的吼声从队伍中央处传了过来,虽然他自己已经是无法战斗了,但是他作为中洲队队长却还是可以继续指挥战斗,特别是这种团队人员间的配合。
  话音落处,张恒深吸了口气就将银色金属弓给大力撑开,手上只扣了一枚箭矢,但是所发出的气势却超过了勒?拉斯的三矢爆裂箭,风之矢已经准备完毕……
  同时,赵樱空的身影出现在了索仑身后不远处,她踩着奇妙的步法,几乎是无声无息的向着索仑走了过去……

  索仑的攻击本来是正对着亚拉冈落下,那一锺的声势力压千钧,而且还有无边的黑色迷雾向着亚拉冈卷了过去,但是当张恒将风之矢正对向了它,索仑却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将巨形榔头锺挡在了身前,同时,一轮圆形的魔法阵也出现在了它与风之矢之间,这轮圆形魔法阵不停的旋转着,从魔法阵上的奇异符号里,不停的散动黑色的光芒。
  在高战场遥远处的另一边,宋天正神色复杂的向下看去,他那只断掉的手臂已经止血,只是那伤口却不停往处散发着烟气,看起来仿佛正在被腐蚀一样。
  “……中洲队,这个队伍的潜力比恶魔轮回小队还大啊。”宋天担心的说道。
  亚当就坐在他旁边,这个男子正拿着一张纸片不停计算着什么,他头也不抬的说道:“恩啊,中洲队确实恶魔轮回小队的潜力更大,他们队伍的职业相诊相靠,虽然现在尚且弱小,但是当他们真正成长起来时,每一方面都具有最擅长的人物,罗应龙不是说了吗?他是被弹高科技武器所击杀,以他的法宝的防御力面议,即使是威力最强的空间压缩炮也无法瞬间击杀他,除非是高科技武器配合了某些特殊手法,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使用高科技武器的人一定是极强与极弱的组合体,但是只要他们团队有郑吒存在,那个使用高科技武器的人就不再被极弱那部分所牵制……同样提,现在射箭的这个人中短距离上的威力更基于那个使用高科技武器的人……”
  “所以了。”亚当抬起了头来,他认真的说道:“中洲队目前能够看得上眼的就只有郑吒和楚轩二保,除此以外的其余人物都是有着致命缺憾的普通轮回小队成员,但是中洲队的潜力,就某方面面言确实已经超过了恶魔轮回小队。”
  宋天叹息了声回望向了亚当,他看了看亚当,接着又看向了亚当身后的那名金发美女,那名金发美女正逗弄着手上一团光芒,那团光芒仿佛液体一样可以任由她的揉捏而改变开头,而且似乎还在为了讨好她自己改变开头,罗应龙看起来也芯惨了些……
  “那我们呢?”宋天叹息了声说道。
  亚当又低下了头去道:“我们损失得并不多,相对而言,以你和罗应龙的实力,回到几场恐怖片很快就可以得到大量的奖励点数与支线剧情,但是这对我们实在是已经没什么大用,我们这次输的是‘势’……在未来我们与中洲队再一次战斗,并且取得胜利之前。我们已经无法对抗恶魔轮回小队了,宋天,做好漫长战斗的准备吧,你还要继续弯强下去才行……罗应龙也是,他很可能将是我们未来最强的战力,比你更强……”
  宋天默默的转过了头去,他叹息了声道:“是的,罗应龙已经走向了另一条变强的道路,若是把绝对强大的实力比作是道,那我们就是以‘悟’成道,领通了所有,也就是道了。而他就是以力成道,强大于所有,甚至比道更强,自己也就是道了……”
  天神小队并没有太过激烈的反应,这场魔戒世界里,虽然是以亚当的算计彻底失败为告终,但是他们根本就无损于根本,最主要的强力人员一个未死,即便所得较少,但是也同样取得了别的队伍的情报,特别是对中洲队有了最主观的认识,而亚当在得到了这些情报之后,他也一直低着头开始算计起什么,不为外人所知……
  相对于天神小队这里还有人说着话,东美洲队则只剩下两个人……因为放过了郑吒等人的原因,所以赵缀空又来到了楚轩等人的面前领走了二人……当然,说是瓴走,但是这个变态的人物竟然飞库手打当着楚轩等人的面就直接杀掉了一名自己的队长,接着将那头颅提在手上笑嘻嘻的离去了,那神态和动作实在是让人胆寒,霸王和王侠自然一瞬间就拿出了武器警戒以对,而罗甘道更是吓得浑身发抖,不停的让王侠将他的机体给取出来。
  “放心吧,因为心情不太好……魔戒完毕之前,我是不大可能杀人的了,那么下次团队作战碰面时,中洲队,我们再相见吧。”赵缀空回头一笑,接着和东美洲另一人一齐远去了……那一人也是吓得手脚发软,却不得不跟在了赵缀空的身后。
  当二人离去后,赵缀空就寻了一处可以看到战场的草山坡停了下来,他就这么定定的看着战场上索仑情况,直到他看见赵缀空出现时,这名长发帅男才慢慢微笑了起来。
  “成长吧,继续成长吧……直到我们再一次相遇时,那时……”说到这里,赵缀空捂着脸哈哈大笑了起来,只是从他的指缝之间,似乎有莫名的液体流淌而出,少少的,若有若无……
  另一边,在战场上的情况已经发展到了索仑被两柄箭矢所指住,但是张恒和勒芶拉斯却没有出手射击,因为索仑戴着指环的那只手已经被他的榔头锺所挡住了,两人实在是想射也射不出去,反倒是众人之后的那些骑兵们已经不畏生死的向着索仑疯狂的冲锋而去,他们的国王已经战死在了这里,这些忠诚的骑兵们已经顾不得眼前索仑的恐怖了。
  而这些英勇的骑兵们反倒是打开僵局最好的人,因为此刻索仑无法自由行动,看得出来它也甚是有些畏惧张恒与勒芶拉斯,所以当骑兵们发起冲击时,它只能使用了非特殊性的攻击,就是在它身边出现了数面魔法阵,这些旋转着的魔法阵就是它最好的防御手段,当那些骑兵冲击过来时,只要与魔法也因一接触就会瞬间被腐蚀成了枯骨,之后更是连骨头也化为了灰烬,现场的恐怖实在是震人心魄,但是却并没有阻止这些英勇的骑兵们,数千骑兵前扑后续的不停冲来,而甘道夫也同样念起了咒语。
  当甘道夫的咒语念育结束时,数面半透明的防护层突兀出现在了半空中,接着它们与那些魔法阵猛烈一撞,半透明的防护层与魔法阵都同时湮灭在了半空中,而首当其冲的一百余名骑兵已经大叫着向索仑冲锋而去。
  索仑即使不使用那榔头锺,它的实力也是惊人的很,只见它忽然将戴着魔戒的手掌举了起来,一团黑暗迷雾顿时充盈在了它的手掌之上,这一瞬间,勒芶拉斯的三矢爆裂箭与张恒的几之矢同时射击,两个人的目标都是那只戒指的手臂,一前一后射在了索仑的手臂上。
  索仑的手臂上黑色的迷雾环绕不停,这两枚箭矢正是射击在了手臂上的黑色迷雾上,勒芶拉斯的箭矢瞬间就被迷雾所吞噬,强大的腐蚀性那散发着绿色生命能量的箭矢瞬间腐蚀,除了将索仑射得震了一震以外,竟然根本就没对它造成任何伤害,仅仅只是将那迷雾驱散了不少,不过,再其之后风之矢也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直射而来,啪的一声脆响,风之敌射穿了这条手臂直冲而过,接着射向了索仑背后极遥远之外,再也看不见踪影了。
  张恒射出这一箭后应声倒地,他此时已经再无可战之力,相比而言,勒芶拉斯虽然手臂颤抖不停,但他还是拿出了三枚箭矢扣在了弓弦之上,只待瞄准目标就打算再次射击,而索仑的手臂被三分之二的样子,剩下一丁点铠甲将手臂与身体连接了起来,而一些黑色迷雾开始从手臂上向下蔓延,似乎是打算修补这身铠甲一样。
  此时,首当其冲的骑兵们已经冲到了索仑跟前,啪啪的一阵乱响,大量的骑枪与长剑砍在了索仑的身躯上,那身黑色铠甲不停传来叮当的声响,而索仑根本就是毫发无伤,而它举着至尊魔戒却是黑芒大盛,一瞬间,以它为圆心的大量的黑色迷雾汹涌滚出,一瞬间而已,攻击它的骑兵马上就被腐蚀了干净,接着是其外更远的骑兵或者弓箭手,这范围还在不停的加大,最多一两秒之后,整个已经出现了一千米大小的一团黑雾圈。
  “赵樱空!”郑吒愣了一下,他马上就大声的吼道,同时这个木乃伊男子身上的内力与血族能量已经疯狂涌动起来,看那样子他已经顾不得自己的伤势了,马上就想要向战场上冲去……因为赵樱空的位置正潜伏在索仑的身后,她一直都在那黑暗迷雾之中。
  可是郑吒还没来得及有下一步行动,他却看到在索仑身后出现了一层光线扭曲的地带,那是空气密度不均衡所造成的现象,而这一现象分明就是……
  “闪灵真空波!”
  以闪灵状态的极速运动,将那黑暗迷雾完全排除在了身体之外,而赵樱空在索仑攻击最强悍的一刻发动了偷袭,闪灵真空冲断了索仑剩下的一小段手臂,而赵樱空已经顾不得黑暗迷雾的腐蚀,她整个人跳进了黑暗迷雾中,一把就将那条断臂给拿在了手中,接着……
  一段似梦似醒的感觉猛的袭来,当郑吒再次张开眼时,入目处正是那颗闪亮巨大的光球,而另一边,赵樱空左臂腐蚀的同时,她的右手依然紧紧的握着那一条断臂……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