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艳说韩非》->正文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二十章(大结局)
( 本章字数:3505 更新时间:2008-9-20 21:16:00 )

  一席话说完,韩非恢复了平静。秦国历史上的商鞅变法奠定了秦国霸业的基石。张仪和范雎两个丞相又确立了制霸天下的方略,到了韩非这里很自然就水到渠成,连草稿都不用打,沿着历史的走向去演绎就是了。
  韩非觉得很简单的东西,听在其他人的耳朵里完全又是另一个味道了,短短的一段话里面,有大的方略,有小处的细节,话虽不多却秩序井然,文攻武卫相得益彰,描绘出一个短期内不战灭韩,长期又徐图天下的美景。
  尉缭第一个站了出来,伏身拜倒长揖,冲着韩非高声道:“尉缭以往对先生多有不敬之处,还望先生切勿介怀。”此君高才,以往多有傲骨,一直觉得韩非多少有点言过其实,今日却被韩非这番话给折服了,率先出来说这番话,不但表示了对韩非的拜服,同时也旗帜鲜明的赞成韩非的方略。
  李斯当仁不让的第二个跟着出来,要说对韩非没有嫉妒心是假的,然韩非在赢政面前举荐自己接替吕不韦为相后,李斯心中那点猜忌,自然不足挂齿了。更别说此刻案前的赢政已经是兴奋不已,尉缭又抢了个第一,这第二自然不能再错过了。
  于是李斯拜倒在地曰:“臣恭喜大王。”言下之意很清楚了,毕竟韩非是师弟,又举荐自己,该避讳的话还是要避讳的。
  一干武将更是齐齐站了出来,齐声道:“大王,我等以为韩非先生所言实是上上之策也。”
  “哈哈哈!”赢政拊掌大笑,双手一按桌面猛的站了起来,扬声长笑道:“寡人有先生,大秦之福也,寡人之福也。”
  赢政做了结论,韩非的建议自然是无条件的通过了,赢政兴奋之下,又与群臣商议使韩之人,以及带兵威胁韩国的将领。
  一番议论下来,诸事皆有定论。唯有引兵之将的问题上,在座的诸位将领都跃跃欲试,大秦极重军功,这等建功立业的机会,王翦、李信等将领,自然都不放过。
  这个时候乱说话是要得罪人的。李斯还有尉缭自觉威望不够,自然不敢乱提人选,诸位将领虽有毛遂自荐的意思,但赢政面前又不敢妄自往怀里揽这十万兵权,所以众人将目光都朝赢政看了过来,这个敏感的位置上,还是要赢政来拍板的。
  果然赢政地目光朝诸位将领一一看去,众将无不暗自抬头挺胸。就盼着赢政将此众人交与自己。没曾想赢政看了一圈,最后把目光停留在韩非身上。面带微笑道:“先生以为,何人可以为将替寡人取韩境之地?”
  韩非不由暗暗的苦笑,果然是伴君如伴虎,都到这个时候了,赢政还不忘来这么一手。好在韩非早有预见,心中答案也是现成的,赢政这么一问,韩非倒不好立刻回答,沉吟一番做思索状。待众人目光一起看过来时,方淡然一笑道:“有了。”
  “先生举荐何人?”赢政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
  “当今大秦名将皆在此列,大王要的人选嘛自然也在其中,只是……”韩非略一沉吟时,赢政眉头一动,立刻接话笑道:“先生多虑也,在座诸将,对先生只有敬仰之情,断无日后记恨之心,且此番先生为寡人谋划,所言等于寡人之言。”赢政说着很不客气地给诸位将领打个预防针,目光扫了一圈过来,众将皆低头称是。
  “王翦、李信成名一久,乃大秦有数地名将,他们去了恐韩王每日连觉都睡不好了,恐怕是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睛的,故王翦去难以达到出奇之效果。”韩非说笑话一般的口吻引得众人觉得有趣,碍于赢政在,不敢放肆,个个面露微笑而已。
  “内史腾将军久在咸阳,有勇有谋,其名虽不扬于诸侯,然其勇不下于王翦、李信,此去定可以使韩王心生懈怠,届时定可一战全胜。”韩非提名内史腾之前,在座诸位都已经从韩非的排除法里想到了结果,虽然现在众人心里都有只此一人的心思。
  ……
  韩非在赢政心目中的分量又一次达到颠峰的时候,没有趁势而上,第二日又恢复了原来的节奏,早朝从来都是迟到地,赢政对此也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群臣也没觉得韩非这样又什么不妥。
  十六年!
  韩王安果然如韩非所料,秦军大军压境,侍者到新郑一番威胁后,韩王乖乖的交出了南阳郡,九月,内史腾被任命为南阳太守。
  十七年,内史腾引军突然渡过河水,以为交出南阳后赢政派了个不出名的内史腾做太守,应该是没有图谋韩国全境意思的韩王安,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韩国虽然有天下最精良的武器制造技术,都城郑还是被一鼓而下,韩王安成了阶下囚,韩国也被赢政设立为颖川郡,自三家分晋而生的韩国,存在了一百四十年后灭亡了。
  历史以三家分晋为春秋时期至战国时期的分水岭,标志着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的转变,又以韩的灭亡为秦统一六国建立第一个封建帝国的开始,不能不说这是一个有趣的巧合。
  韩国被灭,赢政举满朝文武会宴大贺,韩非没有参加。赢政似乎也能理解韩非的心情,没有为难。
  是夜!韩非的书房内。
  久未露面的武清一路风尘的站在韩非面前,老管家亲自站在书房门口,任何人不得进入书房。
  “张良找到了么?”
  “找到了,郑城被破之日,此子散尽家财而走,现游走于四方,居无定所。”武清实在不明白韩非到底打的什么算盘,不过韩非交代去郑,暗地里保护张良地安全,一直到张良离开郑为止。武清起初还有点不放心,派人悄悄跟着张良,没曾想张良发觉,竟甩掉了手下,武清这才回来复命。
  “沛县的刘季?”韩非又问。武清心里对韩非如此关心一个小流氓的事情更是不解。不过还是老实的回答道:“属下遣墨门的樊哙、萧何于沛县,嘱咐二人盯着此人一举一动。”
  “噗!”韩非喝到喉咙里的一口茶全喷出来了,眼睛瞪的老大看着武清。武清还以为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妥,正打算请罪时,韩非已经不可遏制的笑了起来。
  “你做的很好。”韩非一声长笑,挥手示意武清退下。
  “你妈妈的,这就是历史。”韩非独自低语一番后,老管家季子曾悄然进来,低声道:“先生要的药散,徐福已经配制好了,服用后三日内面色焦黄,三日后缓慢恢复如常。”
  “好!很好!”韩非再次露出微笑,伸手做个手势。季子曾立刻明白,躬身退下。
  不多时,外面季子曾的声音再次传来:“先生,清夫人来了。”
  石清信步走进,韩非示意其坐下后,出言到:“韩非委托夫人办的事,夫人都办妥了?”
  石清心中虽然有疑团,韩非不明说,也不好问,点点头道:“都办妥了。青城山里的房子,够住下几百人的。”
  “夫人辛苦了。韩非谢过。秦之一统以成定局,大王日后必沉迷于长生不老丹道之说,有朱砂矿在,夫人地家业不难做大。”韩非提醒一下石清,也算是大家一场合作地交易品吧。
  石清露出没有得到预期答案的失望,见韩非露出困顿之色,想到韩国被灭,面前是一位昔日的韩国王子时,没有多说什么,默默的离开了。不过,石清离开前意味深长的看了韩非一眼,韩非突然有一种被看穿心思的感觉。
  ……
  韩非病了,病的很严重。
  赢政亲自探望后,立刻让赵高领御医去看,结果自然是显而易见的。
  “非恐时日不多也,恨日后不能为大王效命矣!”韩非喘着粗气拉着双目泛红的地赢政说话时,赢政怒起指御医曰:“此等庸才,留来何用?”
  韩非赶紧拉着赢政的手继续说:“生死有命,与医者何干?”这才救下御医地性命。接着韩非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说:“大、王,臣、咳、咳……”
  “先生有何请求,寡人一并答应下来。”
  “昔日非有言在先,待大王霸业成就之日,便是韩非离去云游之时……”韩非断断续续的说话时,外面季子曾来报:“石清令方士徐福求见,据说有办法能治疗韩非的病。”
  赢政大喜,传令徐福来见。
  徐福一番做态后,拿出一枚药丸让韩非吃下,韩非不久沉沉睡去,面色好看许多。
  挂记韩非病情的赢政,亲自于另室问徐福:“先生病情可有救?”
  徐福道:“先生乃心疾也,治之难矣,如能有一处地方山清水秀之所长期静养,再每次服用小人所配之药,尚可保三十年性命无忧。如能得东海之中扶桑岛上仙人之仙丹,长生不老不难也。”
  赢政很自然的想到韩非是因为韩国被灭引发的心疾,微微内疚之余问徐福:“何地可为先生静养之所?”
  徐福答:“川中青城山可。”
  ……
  次日,赢政封韩非为青城侯。
  一个月后,青城山脚下。
  一支百人的队伍护送着十几辆马车出现在山中一直座新盖的豪宅前,韩非微笑着从马车里探出头来时,不由地微微的楞住了。
  大门处一位美妇正长身玉立,微笑而望,不是那石清还是谁?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