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另类书僮》->第二卷 小试牛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大结局
( 本章字数:8127 更新时间:2008-9-12 8:05:00 )


  李昂下旨:“将李载义推出午门斩首,头颅悬挂在延兴门,暴晒三日,以告天下!”
  左右涌出,将一直跪在太极宫最下方右边柱子处的李载义,推了出去,很快便传来一声高叫,然后外边有人进来报说:“罪臣李载义头颅已落!”
  群臣自然又是山呼好些声,天上的麻雀又被震下来几只。
  稍稍顿了顿之后,李昂又问:“杨爱卿,那仇士良的同党李逢吉又该当何罪啊?”
  这样的一句话,等于就为李逢吉的罪名定了性了。
  其实李逢吉是那种可以说有罪也可以说没罪的类型,说有罪也可以是很大的罪。可是,李昂这样的一句话,将李逢吉定位成仇士良的同党,基本上就代表了李昂的态度了。
  杜风一听,心里立刻紧了起来,他已经知道李昂的想法了,但是,他却没有把握能否在李昂的决定说出口之前,让其改变自己的决定。
  如果给杜风足够的时间,让他独自去跟李昂谈论这件事,杜风自信有足够的把握。可是现在不一样,很有可能杜风话没怎么来得及说,或者是没办法跟李昂说的太清楚,李昂那头就急急忙忙的宣布了李逢吉的死刑。
  而皇上说出来的话,那就是板上钉钉的玩意儿,一口唾沫一个钉,金口玉言,是不能改的。除非真的杜风能找到李昂在这事儿上处理不当地地方。但是李逢吉这事儿,属于那种可杀可不杀的类型,杜风就没什么辄儿了。
  所以杜风此刻也紧张了起来,就等着李昂让大臣说话的时候,他要第一时间站出来让李昂改变主意。
  杜风为什么非不想让李逢吉死呢?
  像是李逢吉这种官员,曾经拜相封侯,虽然现在官阶不大,但是毕竟曾经也做过许多有影响力的事情,各地的官员也有不少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人。总不能像是对付王守澄那样,把各地李逢吉提拔出来的官员都提到长安来。一刀全都给杀了吧?
  而且,李逢吉跟李宗闵和牛僧孺的(1^6^K^小说网更新最快)关系也摆在那儿。李宗闵和牛僧孺二人的影响力就更加不用多说了。虽然李昂杀的只是李逢吉一个人,可是绝对会起到很大地杀鸡骇猴的作用。
  杀鸡骇猴有两种结果。比较坏地一种就是让那些为自己担忧的官员大臣们都开始惶惶不可终日,他们必然会不断地猜测李昂究竟会在什么时间对自己下手,对于朝廷的效忠显然就形同扯淡了。
  加上两个位高都到了宰相的人,虽然可以做许多安抚工作,可是那还不如直接就不杀李逢吉了。
  而且经过杜风昨天的工作,李逢吉其实已经有了不少的改变,至少是没有了什么坏心。杀了他于事无补,况且李逢吉也真的只是在争名夺利而已,对于大唐江山实在是没什么野心……
  集合了这么多的条件,就形成了杜风不愿意李昂杀了李逢吉地结果。所以,杜风暗暗的下定决心,尽量阻止李昂杀掉李逢吉。
  可是杨汝士肯定是不知道杜风的心思的。他只想着如何讨好皇上,而讨好皇上的最好方式自然是顺着李昂的话去给李逢吉治一个大罪,比如斩首之类地——李昂的态度明摆着么。把李逢吉归到仇士良的同党里,明摆着是想给他安一个谋逆地罪名么,那就该是剐刑了。但是杨汝士偏偏跟李逢吉从前又是同一个利益集团的,这就让他很为难,这回干掉了李逢吉,下一个说不得就是他自己,至少也得提心吊胆的过日子,那可是他不想的。
  所以,杨汝士半晌都没有说话,左右为难啊!
  李昂一看就不高兴了,沉着脸又问了一句:“杨汝士,朕问你话呢!依律,对李逢吉该论何罪?”
  杨汝士不得已,稍稍抬起了点儿头:“呃……这个……”
  杜风一看,这个时机应该是不错了,立刻站了出来……
  “启禀皇上,微臣有话要说!”
  李昂一看,心里先乐了,心说哪儿有热闹哪儿有杜风啊,但是李昂误会了,他以为杜风是打算给李逢吉的罪过治的越重越好,却没想到杜风是打算保住李逢吉的命。
  于是李昂还挺开心的,点了点头:“嗯嗯,杜爱卿,你来说说。”
  李昂这儿乐呵着,可是跟李逢吉有关的那些个官员就开始难受了。因为如果杨汝士说按律应当处死,他们还能站出来保一保。可是如果是杜风出来说李逢吉该斩,那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估计谁现在也不会愿意去招惹杜风,那跟与虎谋皮没什么区别。
  而且,在那帮大臣的心里,杜风说将李逢吉千刀万剐的可能性比较大……
  杜风上前一步,干脆点儿连朝笏都懒得举高了,直接开始长篇大论:“皇上,李逢吉李大人这事儿,微臣以为,要分开来说。或者说,这事儿完全要看皇上您怎么看了!要说严重点儿,直接拖出去跟李载义一个下场都没什么了不得的。可是若是说他没什么罪过,实际上也可以断他一个无罪释放。”
  说到这儿,李昂愣住了……
  他跟杜风认识这么久,经常私下交流,不可能不熟悉杜风的习惯。杜风能说出这样的话,很明显就是打算帮李逢吉脱罪了。可是,杜风不是应该加重李逢吉的罪过才对么?
  所以李昂越发的觉得奇怪,不禁出声问道:“杜爱卿的意思是说……?”
  杜风淡淡的一笑,拱了拱手:“皇上。其实微臣地意思是说,李大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罪过,只是他跟仇士良那个奸人走的近了一些,导致看起来好像他曾经跟仇士良一起有谋逆之举。可是,跟一个人走的比较近,或者可以说他们私交比较好,可是却不见得两人就一定是同一个鼻孔出气的。如果李大人仅仅是跟仇士良在某些闲情逸致上比较恰和呢?那么皇上若是杀了李逢吉,岂不是叫天下官员寒心?”
  “你……”李昂彻底愣住了,他完全没想到,杜风居然赤裸裸的帮着李逢吉说话。想了想。李昂又说:“嗯,杜爱卿。你觉得李逢吉应当如何处置你就直说吧,朕用来参考参考!”
  实际上。李昂这番话,就是告诉杜风,我是拿来参考,意思就是说我很想杀了他,该怎么说,你心里有数!
  不但李昂觉得纳闷,很多跟李逢吉交好的官员也很纳闷。杨汝士更是惊愕的呆呆的看着他,不知道杜风为何突然开始保李逢吉了。
  这所有的人里,也只有牛僧孺、裴度、韦处厚等有限地几个人,用颇为欣赏的眼神看着杜风……
  杜风何尝不明白李昂地意思,但是他不能那样。首先他就从来都不是一个顺臣,其次。他之所以要保李逢吉,更多的也是为了李昂,为了大唐江山着想。
  所以。杜风很坚定地说到:“皇上,微臣以为,李逢吉有罪,但罪不至死。他只是私心重了一些,有时候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朝廷之上了。可是,要说他有跟仇士良一起谋逆之心,微臣却以为并不恰当。因此,微臣斗胆建议皇上将李逢吉降级罚俸……”
  李昂想了想,本想不理会杜风的意见的,可是看了看其他的大臣,似乎觉得大臣们的意见倒是跟杜风相近,因为不少人都在缓缓的点着头……
  这就不由得李昂不多思考思考了!
  最终,李昂觉得要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大臣不会害他,估计那就是杜风了。既然杜风这么说,大概就是有他自己地理由。
  于是,李昂点了点头:“那……好吧……杜爱卿,朕且听你一言,放过李逢吉。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杜风大喜,跪倒之后,大声的说到:“皇上圣明,皇上仁慈!”
  大臣们一看,不敢怠慢,也纷纷跪倒:“皇上圣明,皇上仁慈!”
  李昂点了点头,很有威严的说到:“李逢吉听旨!”他这话说完,立刻有两个侍卫将绑住的李逢吉押了上来。
  一上来,李逢吉当即跪倒,很是有些感激涕零的磕着头说到:“罪臣李逢吉,叩谢吾皇不杀之恩……”
  “既然儋州王帮你求情,朕也姑念你是一时糊涂,识人不慎,降级二品,罚俸半年,任中书舍人,领正五品上,去东都洛阳吧!不蒙恩诏,永不入朝!”
  这话一说,李逢吉的头磕在地上犹如捣蒜一般:“罪臣李逢吉叩谢吾皇隆恩,吾皇福寿永康,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昂则是一脸地厌恶之色,挥挥手不耐烦的说到:“好了好了,左右给李逢吉松绑,你这就下去吧。到吏部赶紧把手续办了,三日之内限你离开长安城。若是三日之后还见你在长安出现,斩立决!”
  李逢吉再次磕头谢恩:“微臣谢过皇上……”
  李昂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你还是谢谢儋州王吧!”
  杜风听了这话很郁闷,心说谢谢儋州王就谢谢儋州王,为什么还要谢谢儋州王八?
  不过这时候大概除了杜风,谁也没有这种闲情逸致会去想这么奇怪的问题,李逢吉就更不会去想了,只是又冲着杜风跪了下来,庄庄正正地磕了三个响头:“罪臣李逢吉谢过王爷!”
  杜风心里有些不忍,连忙说道:“李大人不必多礼,快快请起,去办你的事儿吧!”
  李逢吉暗暗的冲杜风又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了,脚步蹒跚,背影也有些佝偻。仿佛这几个月老了几十年一般。
  大宴群臣的时候,李昂只是喝了两杯酒,就摆驾回宫了,让大臣们自娱自乐去。
  那帮大臣,看着舞姬们的长袖善舞,又吃着美食喝着美酒,一个个都挺自在地。只有杜风,在盘算着应该在什么时候去见李昂比较合适。
  没等杜风想明白呢,宦官总管就走了过来,附在杜风耳边。小声的说到:“王爷,皇上请您去御书房……”
  当时。郭厚正喝的摇摇晃晃的走到杜风身边,举着杯子非要跟杜风好好的干上三杯。原因是想要说杜风之前的预测实在是太准了……
  其实吧,原本郭厚在听到皇上真的让自己做逍遥侯去了的时候,还有点儿怀疑,是不是杜风早就跟李昂商量好了,所以才来提前跟自己打打预防针。但是,当看到后来李逢吉的那个事件之后,郭厚也无法相信杜风和李昂在朝上的表现是配合好了来演戏地。也就确信是杜风揣摩到了李昂的意图了。
  杜风听到了宦官总管地话之后,微微一笑,点点头说:“麻烦总管大人了,您先去,我随后就来。”
  宦官总管也就不说什么了,直接转身离开。
  杜风又坐了一会儿。大致盘算好,该如何跟李昂进行开头的交谈,便也起身离去。
  到了御书房门口之后。杜风看着里边透出来地微微的灯光,站在门前,挥挥手,示意左右的侍卫全部退下,然后才整整衣冠,叩响了房门。
  李昂在里边问道:“谁呀?”
  杜风回答:“皇上,是微臣来了。”
  “嗯,进来吧!”
  杜风推门而入。
  “皇上,微臣有事要对皇上说!”
  没等李昂问话,杜风一进去,就跪在龙书案之前,搞得李昂很是奇怪。
  李昂心说,本来是我有事要问你的,怎么一进来却变成你有事要对我说了?不过算了,还是先看看杜风究竟打的什么主意吧!
  于是,李昂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到:“嗯,子游,你也别跪着了,有事就直接说吧,这里也没有外人。”
  杜风却依旧坚持着,长跪不起:“但是,微臣希望皇上先宽恕了微臣的罪过,微臣才敢说。”
  李昂一听,心说你小子怎么总是玩这招?但是李昂以为杜风是因为他帮李逢吉求情的事情,所以才会说这样地话,于是便也就同意了杜风的请求。
  “好吧好吧,不管你要跟我说什么,我都赦你无罪!”
  人就是这样,皇上也不例外,自己心里琢磨着什么事儿,就总以为别人跟自己琢磨的也是同一件事。
  杜风听了李昂的话,这才站了起来,然后说了一句让李昂差点儿没从椅子上摔下来的话。
  杜风说:“皇上,我想早点儿退休了。”
  李昂身体一抖,心说杜风搞什么飞机啊?退休?你小子才二十出头,退的什么休啊?但是想到杜风从来都不会拿这样地事情开玩笑,就搞得李昂很是郁闷了。
  “子游你胡说八道什么?你好端端的退休干嘛?我这龙椅坐稳了不久,还有很多事情要让你来帮我分忧呢!不许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杜风却摇了摇头,很是严肃地说到:“微臣并不是跟皇上开玩笑,而且这种事情也一点儿都不好笑。微臣说的是真的,真的想带着几个女眷,去做个逍遥侯了。”
  李昂按捺住心中的不解,缓慢的问道:“你先坐下,然后告诉我你要离开朕的理由。”
  杜风点点头,依言坐下,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喝完之后,才开口说到:“皇上,其实我也没什么理由,要是非要说有个理由的话,那就是现在微臣已经觉得没什么太多的事情可以帮助皇上了。而且,再像现在这样继续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我就会是一个没有被阉割过的王守澄,离谋权篡位也就不远了。”
  之所以杜风敢这么说话,完全就是仗着刚才李昂说了,赦他无罪的话。而且。他既然已经先提出了退休,再说这样的话,也更加证明了他胸怀坦荡,并没有任何地篡位之心。
  并且,李昂其实何尝没有这样的担心呢?像是杜风这种,几乎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天大的功劳,就像是今天在太极宫的大典之上,如果说杜风当时不拒绝李昂的封赏,似乎除了赏赐金银这些杜风根本用不着的东西以外,也真的是只能把江山社稷赏给他了。那这个皇上岂不是得窝囊死?以后历史书上有这么一条。说是唐文宗李昂,把江山赏赐给了儋州王杜风。从而成为封建王朝禅让的第一人……这还不让所有的历史学家当场抽风而死?
  所以呢,李昂倒是也算是能够理解杜风这时候请辞地意思。同时,他也更加舍不得杜风了……
  作为一个皇上就是这么的矛盾,一方面担心臣子地功劳太大,终有一天功高震主,可是另一方面,所有功高能够震主的臣子,必定是文可安邦武可定国地。那绝对是百年罕见的人才啊,皇上哪儿就舍得轻易放弃了?
  于是乎李昂说到:“呵呵,子游啊,你是不是担心我会觉得你功劳太高,而因此开始防着你了啊?”
  杜风也是淡淡的一笑,反问了一句:“皇上认为呢?其实。郭厚也是一心为国啊……”
  李昂明白了,他颇有深意的看了看杜风,缓缓的摇了摇头:“这么说。我是没办法留下你了?”
  “皇上,这其实就不是什么留不留的事情。子游也想趁着年轻周游四海,看看这普天之下究竟是个什么样子,那么多的名山大川,俊丽河流,子游也实在想去走动走动。这么说吧,若是皇上有需要,子游当放下所有地俗务,立刻赶来皇上身边出谋划策。现在天下安定,那些偏安一隅的节度使们有了河朔的前车之鉴,短期内是不敢作乱了。皇上现在最需要做的,是让朝廷之上,寻找众臣之间的平衡,以相互制约的方式,牵制朝臣们地利益,使其犬牙交错,从而不使得权力过于集中在任何人的手里。这样,大臣们必然忠心耿耿,任是谁也不敢有异心。没有了权臣弄术,朝政自然安定。那么,按照皇上胸中的抱负,自然是长治久安,这天下地黎民苍生也就各就其位了!”
  李昂听到这儿,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心说果然是留不住杜风了。但是由于杜风说了,只要他有需要的时候,杜风愿意随时回到李昂身边,李昂多少也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呵呵,要说起来,我还觉得奇怪呢。按说你也仅仅比我大了三两岁,怎么考虑事情就如此周全呢?就连裴度这样的老家伙,思虑都没有你周详!”
  杜风笑着摇了摇头:“很大程度也只是运气,另外,子游的义父绝对是个当世奇人。只是他不善赋策,当年未曾能够考取科举,否则,必是一代名臣。”
  李昂也笑了,站了起来,走到杜风身边:“也是可惜啊,我竟见不到你那神奇的义父一面……”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李昂也根本不相信所谓义父说了,只是觉得杜风很多事情不愿意挑明了说罢了。不过,也没什么必要追究,他李昂真正的得到了最大的利益是真真实实的。
  君臣二人此刻心中再无芥蒂,聊了许多关于家常的事情,包括杜风以后要干些什么,打算如何过日子的话。
  当然,李昂还是问了杜风为何不杀李逢吉,杜风则一一将不杀李逢吉的理由告诉李昂,并且劝李昂凡事要宽以待人……
  “皇上,这个宽,并不是说姑息养奸,而是不要因为一颗棋子的错放,而导致整盘棋局的倾斜。皇上棋力不凡,想必很清楚当一角字力过重的时候,往往就不该在边角纠缠,而是要去其余的三个角开发更大的天地,又或者干脆在腹中展开新的剿杀……棋道通人,道理都是相同的。”
  李昂点了点头:“子游啊,你就没有别的什么事儿要跟我说了?”
  杜风笑了笑,站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本亲手用棉线装订的小册子来。右手在册子的面上轻轻地抚摸了一把,然后递给李昂:“皇上,这是子游用了半年时间,整理出来的一些治宦心得,可以给皇上一些参考,也许这里边有些是皇上能够用得上的东西。”
  李昂稍稍有些惊喜,取过册子,看到封面上写着几个字:议院制度。
  带着少许的疑惑,李昂打开了这本小册子。
  看了一会儿之后,李昂赞叹不已。觉得这本小册子实在是治国之最好的方式,不由得喜形于色。
  其实。杜风写这玩意儿也不是太难,他无非就是将西方后来发展出来的君主立宪制拿来说事儿了。加入了许多二十一世纪先进的企业管理经验,设置分层管理,层层递交集中,以议会的三权分立方式,进行官员之间的牵制,从而确保皇帝的绝对权力。
  另外,还有一些关于在封建社会体制之下。最为适合地精英教育制度,从而最大程度的保障皇家以及士族地利益,彻底控制了士族,其实也基本上就控制了全国的老百姓。
  关于军事方面地东西,也没什么奇怪的,无非就是按照中国后来的方式。按照地域划分了几大军区,皇上作为中央军区的总司令,而其余几个军区都有不同的总司令。而皇上在亲自作为中央军区总司令的前提下,又担任军委主席,没什么特殊的。
  最后,就是提出了一个官员地轮换制度,每隔五年将隶下的官员,进行地区之间的调换,从而保证这些官员很难积聚地方势力,最大程度上避免了藩镇割据节度使拥兵自重的情况出现……
  反正,主要就是参照了后来的社会体系分工,尽可能的提出一些更为先进合理地国家管理的纲领。至于细节方面,就让李昂和其他的大臣们去商议决定了。
  最主要地一条,就是建议李昂,将原本就有七八个的宰相,继续扩大,形成一个二十人左右的宰相队伍,而宰相的权力也比以往要小许多,其实就是行驶的议会里的议员的职能。这二十个宰相之中,有十个三品以上的官员,还有是个,则是比较低级的各部官员,从而可以让李昂听到更多的不同层次的声音……
  也难怪李昂看到这样的册子会赞叹不已,对于当时的管理水平,这种东西,也的确容易让人觉得叹为观止了!
  小心翼翼的将那本册子纳入怀中,李昂亲自给杜风斟了一杯茶,很客气的说到:“我能得到子游,简直比周文王得到姜尚还要值得庆幸啊!!”
  杜风笑眯眯的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才说:“微臣也只是托皇上的洪福而已!”
  李昂轻啐了一口:“行了,到这会儿了就别拍马屁了。既然你已经打算辞官不做了,那么你就是我的哥哥,我们是兄弟关系了,而不是什么君臣关系,你说话也就不用这么小心翼翼了!”
  杜风见状,也就笑了笑:“皇上,最后还有两件事。第一,免掉天下三月赋税。第二,给杜牧那个家伙赐婚!”杜风可还惦记着那个情深款款的冯鹤娘呢,而且,他也真的希望杜牧的命运,能够因为娶得老婆的不同,而发生彻彻底底的改变,再也不要做那个只会仰天长叹的苦命诗人了。
  李昂笑着说:“前一条没问题,第二条,你想让我赐谁给他做老婆?”
  “冯鹤娘!”
  “好,我答应你!”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这君臣二人这儿正算计着呢,那头还在大殿之上喝酒喝的不亦乐乎,眼睛直在那些舞姬身上徘徊,颇为恋恋不舍的杜牧,突然就觉得鼻子痒痒的不行,阿嚏,阿嚏,连打了两个喷嚏,可是看看天,也没觉得变天啊,杜牧心说,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感冒了呢?
  杜风带着自己的如花美眷,四女一男,也没准备什么行李,直接就四处游荡去了。
  而当他走后差不多有了三天,李昂才在朝会之上宣布了杜风辞官的消息,举朝皆惊……
  大家愣着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李昂又直接宣了一道圣旨,说是要认冯鹤娘做姐姐,然后并且下嫁于杜牧,搞得冯鹤娘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杜牧更是郁闷的差点儿一头撞在柱子上撞死……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