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网游之红颜江湖》->红颜薄命,江湖无情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大结局
( 本章字数:6980 更新时间:2008-9-5 9:44:00 )


  我嘴里微微发苦:“小六,你真的好可恶。你总是悄悄地利用我,却让我没有反击的理由,当我有理由来杀你的时候,却依然是被你利用。”
  “我让你为难了。”小六略带沙哑地说道。
  我摇了摇头:“想得太复杂就会很为难,不想那么多就不为难了。你做了让我难受了,所以我要杀你。杀了你,我的怨消了,你依然是你,我依然是我。你的目的是你的事,江湖上的动乱是江湖人的事,你与龙啸天的恩恩怨怨那是你们现实里的事,我只需知道我需要干什么就够了。”
  说完,飞凰剑再度对准了小六。
  “掏出你的剑吧。”我轻声说道。
  小六望着我,瞳孔的光芒渐渐消散仿佛被吸进了无尽的黑洞一般:“这世上我最信任的只有我自己,所以,我最强的攻击是我的双手。”
  风更猛了。我看到自己银白的发丝在眼前乱舞,透过发丝,穿过无情的风雪,视线尽头那一席黑装在这无尽的白色中格外的分明,冰冷、阴寒、孤寂、恐怖的气息从他的体内发出,渲染着这个雪花纷飞的世界,每一朵雪花仿佛活了般成为那气息主人手下的妖精,变得更加冰冷妖异。
  “不要让我失望,如果你无法杀死我,我就会毁灭一切。”冰冷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把所有的责任都无耻地丢给我,只是这一点便该杀。”在对方冰冷的声音的刺激下,我的声音也变得冰冷起来。我地冷并没有对方强烈,可是却带着阵阵杀意。我们同一时刻出手了。飞凰剑发出一声嗡鸣,而这声嗡鸣竟是对方手指与剑身的碰触所造成的。好厉害地手指。居然敢与剑身相撞。
  我惊讶地望向小六,对方却对我诡异地一笑。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突然感到手上一空。飞凰剑已经到了对方地手上。
  是“红线盗盒”,小六居然用我的技能抢走了我的武器。原来我的武功还可以这样用。看来我在对武学的研究上真地做得不太够了。
  我飞身向后跃开。冷静,我需要冷静。
  小六并没有上前追赶,只是将飞凰剑挽了一个剑花握在手中。然后,目光紧紧地盯着我,不曾有片刻的移向别处。现在。他只是一只捕食的猎豹。
  为什么他能夺走我的剑?“红线盗盒”他比我要学得晚,为什么他可以灵活的运用,而我却不行?以我现在的熟练度也不敢保证能轻松地从对方的手中夺去武器,小六是如何做到的呢?
  我见到过小六所有的武功介绍,他并没有别地我不知道的武功帮他做到这一点,那么,他现在做到这一点,应该是那些我所知道的武功之一地帮助。
  是哪一个?我得赶快想出来,否则。我就会被对方撕裂。
  小六动了,化作一道残影向我袭来。好快的速度!
  只觉得脑海里一道灵光闪过,我想明白了。
  可惜晚了。仅管我已经让自己避开了,可是肋下依然留下了一道二寸两长地伤痕。瞬间地接触让我不寒而栗。生死间的较量。让我有了一种劫后余生地感觉。
  小六黑洞似的眼睛里有了一丝神采,他似乎是在用一种欣赏的眼光看着我。
  我却在因为刚才的心力消耗过大而喘着粗气。现在我的手中握着两把剑。飞凤与飞凰。从怀里条件反射的拿出飞凰剑格挡减缓了我逃避的速度,这才让我的身上留下了伤痕。不过,在电石火光之间,我终于想明白了小六夺取我的剑的原因。
  “转换”,迅速地将属性点加上身法和敏捷上,提高使用技能的精准与出手的速度。这样,就算熟练度不是很高,在惊人的属性点的支配下,也可以达到骇人的程度。这种方法也只有小六能用,连我也不行。因为只有他的转换技能的熟练度能够快速的将所有的属性进行转换,在使用完“红线盗盒”之后又回归原位。我的“红线盗盒”虽然比小六高,可是转换技能还是熟练度不够。
  不过,我还是夺回了我的剑,虽然我不能像小六一样快速地进行属性点的转换,可是,我只需要给自己转换一部分属性就够了,毕竟我的“红线盗盒”的熟练度还是摆在那里的。在使出红线盗盒的同时,我不得不分心让自己快速地避开小六接下来的攻击,在战斗中使用一心二用,对我而言不得不说是一种负担,那可不像平时走路练功那样容易。
  第一次这样使用自己的功夫,让我的精神力消耗了不少。虽然侥幸地夺回了手中的剑,可这一点也不会让我感到轻松。
  小六又开始攻击了。空空门的武功属性让他有着变态的速度,我不得不把属性点又相当大一部分加在了身法上。.16K小说网,电脑站www,.cN.第一次,我觉得我们红线门的武功还真是不错。在小六面前,我没有攻击的能力,不过,小六似乎也很难打中我,毕竟红线门的闪避能力是最变态的。
  我不断地在风中飘舞,小六紧紧地跟在我的身边,只有我们彼此能感到重重的杀机,若是别人看了,也许会以为我们是在跳舞。
  不能总是逃避了,再这样下去,当真是要大战几天几夜了。我暗下决心,却找不到反攻的机会。小六的攻击滴水不漏,不断的攻击成了最佳的防御。我需要攻击力,要将小六杀死,必须有一击必杀的攻击力。现在我的实力若是去杀别人也就够了,可是我眼前的人是一个实力比我只高不低的人,在他的面前,我的攻击力再一次显得薄弱起来。
  小六突然退开了,手指并拢向上举起。那是“有意无情”地起手式,他要使用大招了。这一击我若是被他击中,必死无疑。罢了。我也拼了吧。
  心静了下来。一时间,四周仿佛黑了下来。只有黑暗中的小六却显得格外的明亮,左手舞起了飞凤,做着与小六同样地姿式,右手舞动着飞凰将“落花流水”连环使出。周围的风不动了,雪花乖巧地避开了我地视线。我的眼中只有他,只有那个向我袭来的身影。
  “轰”,空气中的气劲撞击出一声巨响,我与小六被震得向后飞去,只是,我的身后是平地,而他地身后是无尽地悬崖。
  我静静地等待着自己的下落,胸口只觉得热血在翻腾,这一次撞击我受的内伤不轻。强忍着嘴里的血不让它喷出来,我要看着小六落下去。他落下去了,寒冰堡就会消失了。江湖上再也没有六面神君这个人,没有人会去杀龙啸天。在现实世界的某处。会多了一个流浪的汉子,他不知道我。一如我没有见过他。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再不会有人利用我。我会回到我的世界,毕业然后工作。也许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所以我想记住他的最后一刻地模样。
  他望着我,嘴角有着淡淡的血迹,他笑了,如释重负的笑,单纯地笑,感激的笑。顽皮地雪花在他身边舞动着,托起他地披风,在他的长衫间嬉戏。他闭上眼睛,等待着最后地坠落。
  “嗖”一声响箭划破了长空,小六眉头一紧,却终究没有睁开眼睛。可我却做不到,随意的一瞥,我已经看到了一个蓝色的身影,手握长弓,傲然地站在远方,箭飞往的方向是小六。
  不可以,小六选择的是我,他只可以死在我的手上。我固执得这样认为着。我动了,借着从手中甩出的花瓣,我将自己反弹向小六的方向。转换,我将属性点彻底加在了敏捷上。箭很快,可是我更快,我赶在它的前面来到了小六的身边。可是错误的加点方式让我无力再拨开飞来的箭矢。
  我下意识地抱紧了小六,承受了这飞来的痛苦。
  小六感受到了我的一切,睁开了双眼。我露出一个苦笑,我是不是又做错了。
  小六抱着我,眼里写满了痛苦与愤怒。
  我们不断地下落,风在耳边呼呼地刮着,我将嘴靠近小六的耳朵温柔地说着:“对不起,终究还是没能做到放开你。”
  小六却放开了我,眼睛里是冰冷的一片,仿佛失去了灵魂。
  我不断地下坠,小六借着把我向下推的力量反身向崖顶跃去。
  心在发凉,一如这冰天雪地。
  寒冰崖的崖顶----
  “没想到这样你也死不了。”龙啸天望着飞上山顶的小六嘲讽地说道。
  小六不吭声,空气中感受不到他的任何气息,仿佛站在人前的只是一个幻影。
  “死吧!”仿佛来自地狱,龙啸天分不清这声音是的方向,仿佛四面八方都是这个声音。对面的小六已经不见了,只有团团的黑影笼罩着龙啸天。
  “你以为我会怕你吗?”龙啸天大喝一声,青龙宝剑划出一道青光迎向了黑影。
  “不要呀---”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二人的头顶响起。
  小六只离龙啸天咽喉半寸的手指停下了,但是龙啸天手中的青龙剑却无法停止去势,深深地插入了小六的身体。
  龙啸天抛开小六,惊喜地望着天空,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飘浮在半空,脸上挂满了泪痕。
  “梦,真的是你吗?”龙啸天声音颤抖地说道。
  “龙----”东方梦从半空中跃下,直接扑出了龙啸天的怀里。
  “真的是你。”龙啸天激动地搂着东方梦,不断地亲吻着东方梦的额头,似在梦游自语一般地不断重复着嘴里的话。
  “是我,真的是我。妃醉酒和小六救了我。”东方梦哭道。
  东方梦的话让龙啸天冷静了下来,低头望着倒在地上人事不知的小六:“你说什么?”
  “妃醉酒知道我马上就要死了,让小六利用智脑潜入我的游戏头盔,截取了我所有地记忆。《江湖》智脑与其它智脑之所以不同,是因为那里面有人类的灵魂。智脑的核心程序其实是一段读取人类灵魂地程序。小六就是这样把我带进了游戏里,我因为没有了肉体提供精神能量。很快就会在游戏里消失,小六就让我依附在他的身边吸收他地精神能量。这些日子以来,他没日没夜地留在网上,一直用自己的精神能量支持我恢复意识,刚才小六强烈的怒意释放了大量的精神能量,这才让我有了可以在游戏中显形的能力。”东方梦说道。
  龙啸天不可置信地看着东方梦。然后慢慢地放开了她,走到小六身边提起昏迷中地小六大吼着:“我知道你没死,给我醒来,告诉我真相。”
  小六从昏迷中醒来,刚才消耗的大量的精神力让他极度疲惫。不过,龙啸天身后东方梦关切地注视着自己的身影让他清醒了不少。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龙啸天冷冷地问道。
  小六看着龙啸天微微一笑:“我曾经喜欢过东方梦,所以不想让她死。”
  “说实话。”龙啸天突然有一种无可有奈何的怒气。
  “智脑的主机为里面的灵魂提供支撑灵魂的精神力,它就相当于一个身体。可是一个身体只能放一个灵魂。而且灵魂不能离开智脑,否则就会被智脑的主机摧毁。现在智脑里地灵魂是我的母亲留给我的,当初我进游戏。只是想寻找带走灵魂地方法。结果父亲的遗嘱给了我正大光明获得智脑地机会,不过我获得智脑地同时却不得不与你为敌。哼。怎么可以让那只老狐狸如愿以偿。所以我根本就不再考虑一统武林的道路。后来,我想到了。只要找到另一个灵魂注入智脑地主机中就可以把原来的灵魂带走了。但是前提是那个灵魂必须心甘情愿地接受这一切。妃醉酒什么也不懂,只是让我强行读取东方梦的记忆,做出一个假人来安抚你的伤痛,我却直接让她的灵魂代替了智脑的位置。既然东方梦可以站在我们面前了,所以灵魂的融合已经成功了。这个江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吸引我的了。”小六喘着粗气说道。
  “难道你不想要长子的名份?”龙啸天皱着眉头问道。
  小六懒散地横了龙啸天一眼,那眼神像极了龙啸天曾经认识的某人:“我没心思去管理一个企业,去做一个守财奴。”
  “我凭什么相信你。”龙啸天质问着。
  小六看着龙啸天突然呵呵地笑了起来:“你的多疑真像我们的父亲,不过,我也喜欢防备人家。东方梦的精神力曾经是依靠我的帮助才挺过来的,所以,我和她在灵魂上也有着某种联系,如果我死了,她的灵魂也会受到伤害的。我已经藏得太久了,不会再躲起来了,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来杀我。能和我心爱的梦儿生死与共,那也不错。”
  “你……”龙啸天真的怒了,伸手拔出了小六腹中的青龙剑,“你该死。”
  小六捂着伤口却仍在呵呵地笑着。
  “小六,我求你,不要再说违心的话了。”东方梦哭了起来,“是我害了你,因为要保护我,你才特意要隐退的。这只是你害怕自己哪天死了会连累我。你根本就是非常疼爱龙的。所以就算是龙杀害了我哥哥,你愤怒无比也无法对他下手。当初你来杀龙的时候,我看到你看着龙满脸悲伤的样子就知道你不会杀了他的,所以我才敢求你,否则,你是不会听我的话的。就算是刚才,你不是也无法亲手杀了他,不是吗?”
  龙啸天抓住小六的手松开了。
  小六深深地看了东方梦一眼,似是祝福又似诀别,他没有回答东方梦的话,转过身一点一点地向着悬崖的方向爬去。
  “小六,你要去哪?”东方梦想要上前拉住小六,却被龙啸天阻止。我们这种人,不可以有感情,一旦有了。便是万劫不复。”龙啸天望着小六的身影冷冷地说道。
  小六停下了爬动的动作,接着又继续向前爬着:“说这句话,倒还真有点像我的弟弟了。可惜我们两个都已经万劫不复了。”
  冰原上流下一道长长的血迹。一直延伸到悬崖地边上。
  我坐在寒冰谷里晃悠着双脚,浣纱的药果然很好用。吃了之后果现在的状态相当不错。只是背上插着地箭头让我不得不不停地吃药。当最后一颗药丸吃完,我也就GAMEOVER了,不过,我还是仰望着天空,似在等待着什么奇迹的发生。
  遥远地天空。一个黑色的小点开始慢慢地向寒冰谷靠近,一点一点地逐渐扩大。我连忙从地上跳起来。
  “哈哈哈哈……”我欢快地笑了起来。戒指再一次发动,遥远的天空也闪烁着红光。
  再一次出现在半空当中,我紧紧地搂着眼前黑色的身影,熟悉的气息、熟悉地拥抱,这一次,我的眼泪再一次流了出来,不过流的却是幸福的眼泪。
  “你真的在等我,太好了。”沙哑的声音却带着激动。“我好担心,担心你会恨我,担心你再也不会等我了。”
  “我好恨你。所以我要你用你的一生来偿还。”我哽咽地说道。
  风在呼啸,雪花在尽情地飘。带走了我的眼泪。传送着我的欢笑。
  “爱妃……”小六突然望向我,似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什么?”他要对我说什么。我有一些紧张。
  “我们快落地了吧。”
  “好像是地。”
  “救命啊---”小六仰天大叫。
  我飘!
  “大男人叫那么凄惨干什么?”我鄙视地看着小六,两人缓缓地下降。
  “因为有话想对你说,怕自己死了就没法对你说出来了。”小六的嘴角挂着一丝鲜血,我这才发现我的衣服已经染红了大半。
  “说吧,我听着呢!”我温柔地说道。
  “虽然……”小六地脸有点泛红,声音也有点发颤,“那个字对我们而言都太过沉重,可是,也许我们可以试试。”
  小六看着我,眼里充满了紧张与担心。
  我轻轻地吻了一下小六的脸颊:“好呀!”
  “你这么快就答应了?”小六不敢相信地看着我。
  “谁让你通过考验了呢。”我笑道。
  “考验?”小六完全蒙了。
  “你只要求我懂你适合你,我难道就不应该考验一下你是否适合我吗?”我重重地敲打着小六地脑袋。
  “可是你地考验是什么?”当你抛开我重新飞上悬崖的时候,我对自己说,你会下来找我地。所以,我一直在谷底等你,如果你不来,我便再也不进这个游戏了。”
  “你说过,你羡慕花姑与花天的生死与共。我又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死在这里呢?”小六温和地对我说道,“谢谢你,谢谢你对我最后的信任,即使最后我让你独自坠崖也依然在这里等我,没有放弃我。”
  “如果我死在这崖底了呢?”我笑问。
  “我注意着你的一切,包括你的怀里有多少药。如果你不想死,就一定会活着。”小六调皮地对我吐了吐舌头。
  那一刻,我只记得小六的笑,只记得那纷飞的白雪,只记得我们在即将落地的一刻相拥着化成了一道白光。冰冷的寒冰堡消失了。人们再也找不到这座城堡的方向,所有的人都被传送出了城堡。江湖上多了一个传说,一个女人,为了整个江湖,历经万难,最终与一个几乎毁了整个江湖的魔头同归于尽。于是,江湖上继三圣母之后,又多了一个女人的传奇。
  在很多年以后,在H省的某一个偏远的小县城里,有一个二层的小楼。一个男人倒在屋顶之上仰望着浩瀚的星空,身边趴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
  “爸爸,你为什么又躲到房顶来了呀!”
  “因为只有这里你妈妈才找不到。”
  “你为什么老爱躲着妈妈?”
  “因为你妈妈老让我干活。”
  “为什么妈妈老让你干活?”
  “因为爸爸曾经做了让妈妈记恨的事情,所以妈妈要爸爸用一辈子来偿还。”
  “那爸爸一定是做了很坏的事。”
  “也许是吧。”
  “小六----,吃饭了。”我冲着窗外大喊一声,虽然不知道这家伙在哪里,不过,只要呼唤他的名字,他都会回到我的身边。
  “爸爸,为什么今天不是你做饭?”小男孩几乎用快要哭出来的声音说道。
  一滴冷汗从小六的脸上流出:“因为你妈妈突然很想做饭。”
  “可是妈妈的饭好难吃!”
  “小声点。被妈妈听到了就麻烦了。”小六提着小男孩从房顶跳到了地上,“妈妈的惩罚很恐怖的。”
  宁静的星空下,一家普通的家庭里,散发着温馨的灯光----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