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柳轻侯的故事》->第卅九卷 一统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七章 元首(大结局)
( 本章字数:10561 更新时间:2008-8-25 21:48:00 )

  帝国历八一一年八月初,在第一次印第安纳战争中,被搞得灰头士脸的新月盟瑞斯洋舰队并不甘心失败,经过短暂休整后,迅速与印第安纳舰队为争夺风波海及其邻近海域的航线控制权展开了激烈斗争。
  风波海航线对印第安纳中心三岛而言,具有生死攸关的意义。没有大量的海上运输,他们就不能获得周边岛屿产出的各种原料和矿石,在本土进行长期的战争准备,所以印第安纳元老院在军事计划中把夺取风波海的控制权作为最主要的任务之一。
  而对新月盟来说,尤其是南征恺撒以后,印第安纳群岛已成为一个次要的战区,不可能向这里投入大量的兵力和武器。在印第安纳群岛的主要目的,是破坏它的海洋运输以断绝其向恺撒的物资支援,同时扰乱三岛经济。为此,新月盟使用了大量潜艇和水面舰艇,无论航线重要或者次要,防守严密还是薄弱,更不考虑船上所运物资的性质,一心追求消灭尽可能多的敌运输船只。一时间,新月盟瑞斯洋舰队成了印第安纳人的噩梦,每天十二个时辰,不管刮风下雨打雷都守在航线上无间断地进行破坏活动,因此在风波海击沉了大量运输船只,致使三岛的军事经济潜力遭到极其严重的损失。
  双方初期在风波海航线上作战的兵力都比较少,而且该战区防御薄弱,瑞斯洋舰队投入少量潜艇实施攻击,也取得了良好效果。八月下旬以后,除潜艇和铁甲巡洋舰外,瑞斯洋舰队司令部还派出了战列舰。一个月里共击沉印第安纳人的运输船只和作战舰艇达十七万蛮牛,其中潜艇击沉的占五成,战列舰击沉的占三成,铁甲巡洋舰击沉的占一成,水雷炸沉的占半成。沉没原因不明的占半成。瑞斯洋舰队损失铁甲巡洋舰二十二艘。
  到了中期,如梦初醒的印第安纳舰队开始集中主要力量对付瑞斯洋舰队派出的骚扰战船。截至九月底,印第安纳元老院为了对付活动于风波海的一一五艘新月盟舰艇,大约使用了二七一艘舰艇。期间新月盟舰艇虽然主要依靠在兵力上造成局部优势和改进兵力的使用方法,击沉了相当数量的运输船,但每艘舰艇的平均战果却只有初期的四成。印第安纳人损失的运输船只和作战舰艇共约二十四万蛮牛,其中被潜艇击沉的占八成,而新月盟瑞斯洋舰队损失铁甲巡洋舰七十八艘。
  后期战争出现了根本转折。在风波海战场上,印第安纳舰队累遭惨败。究其原因是从十月开始,南疆袍哥洲造船厂为满足海战需要,卯足劲儿造出了五十七艘“海狼”贰型潜艇,一举摧毁了印第安纳舰队设在龙湾的重要基地,并偷袭各大港口,将敌军舰艇封锁在里面,使印第安纳人舰艇的作战效果显著下降,损失急剧上升。
  十月份,瑞斯洋舰队击沉印第安纳人的船只共三十九万蛮牛。其中潜艇击沉的占七成。自己损失铁甲巡洋舰仅三十艘。随后再无大型会战,只有零星战斗。
  到了十一月中旬,风波海航线争夺战以新月盟的辉煌胜利圆满结束。在整个战争期间。印第安纳人被瑞斯洋舰队击沉的船只约为九十三万蛮牛,其中被潜艇击沉的占七成,被战列舰击沉的占一成,被水雷炸沉的占半成,被铁甲巡洋舰击沉的占一成,沉没原因不明的占半成。瑞斯洋舰队损失铁甲巡洋舰一四四艘。
  帝国历八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新月盟正式发动了第二次印第安纳战争,首先于布莱拉岛进行登陆战役,代号“活火山”。战役目的是夺取通往中心三岛的跳板,为以后入侵印第安纳本土创造有利条件。
  布莱拉岛为风波海东北方第一大岛。位于印第安纳本土和高唐帝国乾罗岛之间,西南距腊杜马岛约三四〇海里,南北长二一〇里,宽六至六十里,面积约一一七六方里;北部多山,地势险峻;南部多丘陵和天然洞窟。该岛及其附近列岛有港湾十余处,是印第安纳本土的北部屏障。新月盟最高统帅部在瑞斯洋舰队夺得风波海航线控制权后,为建立进攻印第安纳本土的基地决定攻占布莱拉岛。
  印第安纳元老院认为,守住布莱拉岛非常重要,决心集中力量布防此地。伺机摧毁新月盟登陆部队主力,为本土决战争取时间和优势。
  在第二次印第安纳战争开始后地三天里,布莱拉岛驻军不到六千人。随着新月联军的推进,十一月十四日,印第安纳元老院调来了新编第二十六军,军长为黑族名将泰瑞·古德坎,主力部队共五万人。泰瑞·古德坎还有一个骑兵联队、二十七辆重型装甲战车、二十四门“屠夫”式前装滑膛火炮,以及两个步兵联队、各种后勤部队与积极要求参战的民兵部队。为了集中兵力,临时又将一五〇〇〇多人的海军部队改组为步兵部队,这样守军人数共达十万人。
  海上粉碎新月联军入侵由印第安纳联合舰队第三舰队执行,主要担负抗登陆支援与掩护任务。布莱拉岛及其邻近岛屿配有一个海军舰艇大队,若干人操鱼雷和近二一〇〇艘由敢死队员驾驶的自杀艇。岛上抗登陆防御相当薄弱,重点在布莱拉岛南部,筑有页撒、法衮、皓班等三道防线每道防线都依托丘陵地形组成多层坚固防御阵地,纵深为十六里。
  新月联军参加布莱拉岛战役的兵力有:瑞斯洋第三舰队(注:原七海第三分舰队,司令为安乐溪)、高唐帝国南方舰队(注:司令为龙之息)、一个海上后勤支援舰队。共投入战斗舰艇、登陆船只、运输船只、辅助船只七百多艘,其中包括一艘战列巡洋舰、四十二艘铁甲巡洋舰,一六〇多艘驱逐舰和护卫舰,还有展开在印第安纳各大港口附近的五十九艘潜艇。担任登陆任务的是海军陆战队七个师,约二十一万人,其中三个师为预备队。
  “活火山”计划规定,首先摧毁布莱拉岛的防御配系,占领其附近岛屿。主力预计在布莱拉岛西南部彗玛郡十八里正面登陆,任务是夺取登陆场和两个敌军港口。然后,向岛的东部、北部和南部三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
  十一月十一日,新月盟的海军采取预先行动,瑞斯洋第三舰队对布莱拉岛及其附近岛屿实施突击,摧毁了部分港口和岛上暴露的防御设施,消灭了敌军近海攻击艇队。随后海军陆战队第七师在布莱拉岛西面的纽叶列岛登陆,取得了舰船停泊场和后勤补给基地。
  十五日黎明,开始对布莱拉岛实施强大的直接舰炮火力准备后,海军陆战队第一、二、三、四师在彗玛郡南北十八里地段登陆,期间几乎未遭敌军抵抗。天黑前,已有六万人、大批坦克和火炮上陆。登陆部队占领一个正面宽二十八里、纵深十里、包括两个港口在内的登陆场。
  十六日中午,海军陆战队占领布莱拉岛中部地区,将该岛拦腰切断,并开始向北部和南部主阵地发展进攻。至此,登陆任务已告完成。由于自杀艇几乎全部被瑞斯洋第三舰队消灭,或在港口被俘获,印第安纳第三舰队对新月联军登陆已无力进行抵抗。他们派到布莱拉的六十五艘巡洋舰毫无战果,都被击沉。由八艘巡洋舰、四十艘驱逐舰和七十二艘护卫舰组成的一支增援舰队企图前往登陆地域对登陆兵力实施突击,结果也遭到失败,除四艘驱逐舰外,其余舰只均被击沉。但印第安纳舰队也使新月盟的海军遭到巨大损失。印第安纳元老院在腊杜马岛集中了一九〇〇艘自杀艇,光对新月盟舰船的大规模攻击就有十次。印第安纳海军在整个布莱拉岛战役中总共出动五五〇〇艘自杀艇疯狂肆虐。
  不过这虽取得一定战果,但对整个战局未产生重大影响。新月盟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和第二师向布莱拉北部顺利推进,至十九日占领该岛北半部,第三师和第四师向南进攻,遭敌军顽强抵抗,进展缓慢,二十三日才突破页撒防线。尔后,新月联军统帅部调整部署,海军陆战队第五师、第六师投入南线作战。二十五日,趁敌军发动总反击失利,被迫收缩阵地的机会,他们成功楔入主要防御地带。二十六日,敌军主要支撑阵地法衮、皓班均被攻克。此后,新月联军的进攻速度加快。二十七日,海军陆战队第七师在页撒海岸登陆,敌军很快停止了有组织的抵抗。二十八日,新月联军突破敌军南部防线。次日凌晨,印第安纳第二十六军军长泰瑞·古德坎自杀,战役结束。

  斯役新月盟在布莱拉岛战役中伤亡五万人,非战斗减员三万人;印第安纳伤亡十万多人,被俘七八〇〇人,岛上居民伤亡约十万人。
  布莱拉岛战役是新月联军在第二次印第安纳战争中的第一次登陆战役。这次战役的主要成果是夺取了通往印第安纳本土的有利战略阵地。
  从投入的兵力数量上看,尽管新月联军占压倒优势,选择了有利的登陆地段,仍用了十九天左右的时间才拿下这个由孤立无援的守备部队防守的岛屿。不过新月联军在这次登陆战役中显示出了应有的水平,战术灵活精擅夜战、近战和攻坚战,及时进行海上迂回。印第安纳军队则善于利用坑道和反斜面阵地抵消新月联军火力优势,以近战火力和小分队夜间出击进行顽强抵抗。但是,印第安纳元老院为了支援自己的陆军,采取以敢死队自杀艇为主来粉碎敌方登陆兵力和海军舰队的决策是错误的,因为这些敢死队员训练质量太差,技术兵器太陈旧,陆海军未能密切协同,且放弃了歼敌于水际滩头的机会。
  自从新月联军攻占布莱拉岛及其附近岛屿后,就开始建立海军基地,出动战列舰和新式重型巡洋舰轰炸印第安纳中心三岛沿岸地区。但布莱拉岛距印第安纳本土东海岸最近三四〇海里,最远一五〇〇海里,海军舰艇进行补给仍受极大限制,发挥战力仅为三成,而且往返航程中,经常会受到敌人袭击,只能在九百海里半径内实施骚扰性轰炸,效果很不理想。
  腊杜马岛北距布莱拉岛三四〇海里,南距瓦挝岛三六〇海里,几乎正处在两地的中间,岛上的敌军不仅可以向瓦挝岛提供早期预警。而且可以出动舰艇进行拦截,甚至还不断攻击新月联军在布莱拉岛等地的港口,更是大大降低了新月联军对印第安纳本土的战略袭扰作用。腊杜马岛对新月联军而言,简直是如颠在喉。
  如果新月联军占领腊杜马岛,那所有的不利都将转化为有利,从腊杜马岛出动舰艇航程减少一半,补给速度则可增加一倍;甚至连驱逐舰和护卫舰这样的中小型舰艇也能从腊杜马岛出动袭击印第安纳本土中南部;更重要的是腊杜马岛还可作为新月盟的新海军基地,供受损的舰艇紧急停泊或修理。因此新月联军对腊杜马岛是势在必得!
  新月盟瑞斯洋舰队总司令屈吾牙于帝国历八一一年十二月一日向新月盟最高统帅部提出攻占腊杜马岛的请求。新月盟最高统帅部随即同意这一请求,责成瑞斯洋战区担负此项作战,瑞斯洋战区总司令兼瑞斯洋舰队总司令屈吾牙为就近指挥,将其指挥部从布莱拉岛移至辉煌锚地。
  十二月三日,瑞斯洋舰队司令部的参谋人员就将进攻腊杜马岛的计划制定出来,参加作战的地面部队为高唐第一、二、三两栖军,下辖海军陆战队九个师,共约二十七万人,由龙之息指挥;登陆编队和支援编队,由多尔顿指挥;安乐溪指挥的第三分舰队负责掩护;所有参战登陆舰艇约五〇〇艘。军舰约四〇〇艘,由屈吾牙统一指挥。不过由于参战部队中相当部分刚刚在米洛斯大草原结束对异族联军的战斗急需休整,腊杜马岛战役只得推迟到了十二月十六日开始。
  腊杜马岛位于印第安纳群岛北部,是该群岛的第二大岛。它紧邻瓦挝岛及岛上的印第安纳群岛首府达迦城。加之土地肥沃素有“印第安纳北粮仓”美誉,战略地位非常重要。
  在帝国历八一一年七月之前,印第安纳元老院仅仅把腊杜马岛作为和恺撒帝国的海上贸易中转站,只部署了少量海军守备部队。当第一次印第安纳战争爆发后,腊杜马岛的重要性日趋明显,印第安纳元老院才开始大力加强其防御力量。截止十二月中旬,岛上已有陆军约二十五万余,海军约七万余,共约三十三万人,由腊杜马族第一勇士铁塔·卡木耳统一指挥。
  印第安纳元老院还在岛上的中部高地和山区各建了一个要塞。分别叫做千鸟和元衫,并准备在北部希姆河上游建造第三个要塞梅巴。由于新月联军迅速攻占了布莱拉岛,原计划运往布莱拉岛的人员、装备和物资都被就近转用于腊杜马岛,尽管新月联军组织战舰、潜艇全力出击,企图切断对腊杜马岛的增援和补给,但印第安纳海军采取小艇驳运的方式,使得新月联军的封锁效果并不理想。
  由于印第安纳海军主力在布莱拉岛战役中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已无力为腊杜马岛提供海上支援,腊杜马岛的抗登陆作战是要在几乎没有海军掩护的情况下进行的。铁塔·卡木耳是出色的职业军人。曾担任过印第安纳元老院警卫部队的指挥官,他意识到面对新月联军绝对海上优势,滩头作战难以奏效,主张凭借山区地有利地形,依托坚固的工事,实施纵深防御。但腊杜马岛岛主哈马黑拉胆小怯弱,害怕敌人上岸,坚持歼敌于滩头,最后铁塔·卡木耳做出了折衷的方案,以纵深防御为主,滩头防御为辅,海军守备部队沿海滩构筑坚固工事进行防御;陆军主力则集中在山区,实施纵深防御。
  铁塔·卡木耳决心将腊杜马岛建成坚固的要塞群,以亚刹峰为核心阵地,以两个要塞为主要防御地带,在适宜登陆的东西海滩则是以坚固暗堡为骨干的防御阵地。他们的的防御工事多以地下坑道阵地为主,暗堡与天然岩洞有机结合,并有交通壕相互连接。炮兵阵地也大都建成半地下式,大大提高了在猛烈轰击下的生存能力。火炮和通讯网都受到良好保护,山体几乎被掏空,筑有坑道九层之多!针对新月联军的作战特点,铁塔·卡木耳在海滩纵深埋设了大量地雷,轻重火炮构成绵密火力网,所有武器的配置与射击目标都进行过精确计算,既能隐蔽自己,又能最大限度杀伤敌军。唯一不足的是,原计划在希姆河上游建造的第三个要塞梅巴,由于时间不够,当新月联军发动进攻时只完成了七成,周边坑道工事约一〇八里,而且与亚刹峰之间也没有坑道连接。
  铁塔·卡木耳还一改军队在战争初期的死拼战术,规定了近距射击、分兵机动防御、诱伏等战术,还严禁自杀冲锋,号召每一个士兵至少要杀死十个新月联军。铁塔·卡木耳的这些苦心经营,确实给新月联军造成了巨大的困难,使腊杜马岛之战成为第二次印第安纳战争中最残酷、艰巨、惨烈的登陆战役。
  新月联军对腊杜马岛的海上轰击早已开始,从十二月四日起,重点是东西海滩和为腊杜马岛进行人员物资补给的中转地瓦挝岛北部的港口设施。截至十六日,共进行过四十八次轰炸,消耗炮弹约四万蛮牛,但新月联军如此猛烈密集的火力轰击,由于敌军的防御工事异常坚固,效果十分有限。敌军总能在炮袭后迅速修复,而且初步领略到了新月联军的强大火力后,更加倾注全力修筑以坑道为骨干的防御工事。
  最初,屈吾牙就晓得腊杜马是最难攻占的岛屿,如今又见这个岛上极可能存在不同寻常的防御系统,经仔细研究后,向新月盟最高统帅部表示战役预计要付出二十万人的伤亡。鉴于腊杜马岛对于第二次印第安纳战争拥有巨大战略价值,我立即命令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也要屈吾牙拿下它。屈吾牙这才如释重负,决心玩命攻取腊杜马岛。
  十二月十六日清晨,从袍哥州海军基地赶来的老天王楚山,指挥全新打造的深蓝舰队,为阻止敌军对腊杜马岛可能的增援,开始压制瓦挝岛及其周边区域。随后,腊杜马岛登陆作战正式开始。
  安乐溪的火力支援编队也到达腊杜马岛海域,开始实施预先火力准备。所有战列舰、巡洋舰都被划分了地段,对已查明的目标逐一摧毁。为确保炮击的准确,有几艘战列舰甚至在距岸边仅三千步处对目标进行直接瞄准射击。但由于天气不佳,岛上又是硝烟弥漫,预定的七五〇个目标只摧毁了二十八个,炮击效果很不尽人意。敌军只以部分中小口径火炮进行反击,击伤巡洋舰、驱逐舰数艘,大口径火炮出于隐蔽考虑,一炮未发。
  上午,新月联军水下爆破队在一二〇艘登陆炮艇的掩护下,着手探测海滩礁脉的航道,并清除水下的水雷和障碍物。铁塔·卡木耳误以为新月联军登陆在即,下令大口径火炮开火,将一二〇艘登陆炮艇尽数击沉或击伤,艇员伤亡惨重。新月联军大为震惊,岛上的敌军竟然还有如此猛烈的火力,立即对这些刚暴露出的目标进行轰击。
  从十六日至十八日三天里,瑞斯洋舰队以舰炮火力全力出击,不断观测校正弹着点,并向敌军阵地发射燃烧弹,烧掉敌军阵地的伪装,使之暴露出来,以便于舰炮将其消灭。期间,腊杜马岛几乎完全被新月朕军火力轰击的硝烟所淹没,敌军只得龟缩在坑道里无法活动。据统计,新月联军在登陆前共消耗炮弹二四〇〇〇余蛮牛,腊杜马岛沿岸平均每方里承受了一二〇〇蛮牛,但敌军凭借坚固的地下工事,损失轻微。
  十九日拂晓,多尔顿率领的登陆编队到达腊杜马岛海域,此时正值少有的晴朗天气,风清云淡。虽然火力准备只有短暂的半个时辰,但因天气晴朗,目标清晰可见,效果比较理想。
  登陆部队海军陆战队的三个军,在直接火力准备的同时,高唐第一、第二两栖军分从腊杜马岛的东西海滩登陆,第三两栖军从北部登陆,指向千鸟、元衫、梅巴三大要塞,最后目标为敌军亚刹峰的核心阵地。
  东西海滩一开始非常顺利,敌军的抵抗十分微弱,只有小炮和连弩的零星射击。但好景不长,登陆的新月联军才推进了二百余步,铁塔·卡木耳就下令从坑道进入阵地,根据事先早已测算好的数据,炮火准确覆盖了登陆滩头。南部海滩遭受的炮火相对较弱,但也寸步难行。一时间,新月联军被完全压制在滩头,伤亡惨重,前进受阻。

  在这危急关头,舰炮火力再次给了登陆部队以极其有力的支援,新月联军开始艰难地向前推进。不久,新月联军的坦克上岸,随即引导并掩护登陆部队攻击前进。但本该发挥巨大作用的坦克,大都陷入海滩动弹不得,少数几辆也行动蹒跚。很快就成为敌军的攻击目标,被一一击毁。新月联军只能依靠士兵用炸弹和燃烧弹,一步一步向前推进,而每一步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竭尽全力地缓缓扩展登陆场。
  就这样整整耗费七天时间,高唐第一、第二两栖军前进了二五〇里,直到十二月三十日,才攻到千鸟和元杉;而高唐第三两栖军则被敌军阻在梅巴。伤亡严重,却毫无进展。不过终于完全消除了外围火力点的威胁。
  帝国历八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午夜,停泊在辉煌锚地的新月盟瑞斯洋舰队旗舰“战神”号会议室里,我背北朝南肃容端坐,左右两侧是屈吾牙、楚山、多尔顿、安乐溪、龙之息等将领与跟我一样飞抵不久的库索、慕容博伦。
  屈吾牙详细介绍了八月迄今的战争形势后,苦笑道:“根据情报,第一次印第安纳战争后,印第安纳元老院武装训练了大批新军。除去风波海战役、布莱拉岛战役、以及正进行的腊杜马岛战役中的伤亡不算,敌人仍有六个集团军,约一百二十万人。分属二十四个军团。其中目前据守千鸟、元杉、梅巴等要塞的敌人,约二十五万人。而十五天来我军伤亡人数约占登陆总人数的一半,兵力严重不足。可以想见随后的战斗将更为艰巨。”
  我没说话,只是看了库索和慕容博伦一眼。
  库索闻弦而知雅意,平静地道:“最迟一月六日,卡尔·麦哲伦的第三十五集团军、令狐千年的第三十六集团军将抵达腊杜马岛班阑港,增援登陆部队作战。”
  慕容博伦继续道:“明天早晨,新编深蓝空一军,将搭乘九艘‘巨灵’级运输舰,从袍哥州海军基地出发,预计一月五日下午可以抵达腊杜马岛班阑港,充当登陆部队的空中支援力量。新编深蓝空一军下辖原属第二十集团军的第一、二、三航空联队。共计拥有‘鹏’式运输机、‘鹰’式战斗机、‘凤凰’式轰炸机六四八架。在第二次印第安纳战争结束前,南疆飞机厂每月还将组建一支混编航空大队支援前线作战。”
  众人明白库索带来的四十八万援军的好消息,却不晓得慕容博伦所谓的新编深蓝空一军到底是什么玩意,对他解释的第二十集团军第一、二、三航空联队也是莫明其妙。
  本来期待一片惊叹声的慕容博伦,目睹此景不禁哭笑不得,随后恍然记起由于时间仓促,第二十集团军在京西平原取得的辉煌战果,尚来不及传到瑞斯洋战区。于是,他耐心地把战报复述了一遍。再看海军诸将初时一个个听得呆若木鸡,随即全都射出“色迷迷”的眼神望过来,好像自己倏然变成了赤裸美女相仿,吓得慕容博伦小心肝儿扑通扑通狂跳不止。
  我没好气地道:“停,别吓到慕容先生了,继续谈正事!关于魔兵机,你们想也是白想,我已选好了指挥官人选。”说着顿了一顿,转移话题道:“此番会议除通告大家上述消息外,我还要宣布一个能够彻底粉碎印第安纳军队抵抗意志的计划,代号为‘堕落天使’。”
  成功吸引所有人注意后,我站起身来,用金属幼棒指着会议桌上的印第安纳群岛沙盘,沉声道:“根据内线提供的消息,现在印第安纳元老院全员、天魔舜、黑族陀陀可汗、勒·路西法等若干贼酋已经不在首府达迦城内,他们陆陆续续地全都秘密转移到了瓦挝岛中部的水姒城。本来这也没什么,但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利用乾坤五行炉制造奥罗圣玛,把正常人变成凶残魔兽,供其驱使。此举已触犯了反人类罪,所以我决定不择手段地尽快一举消灭他们及其党羽。”
  库索迟疑地道:“这个消息确实吗?”
  我微微一笑,把下午收到的那封金雕传书取出递给他。
  库索接过来一目十行地扫过,起初尚还镇定,待看到落款人的姓名时,忽然目瞪口呆,继而心悦诚服地道:“原来是她老人家,那就怪不得能找到连我们礼部司都找不到的绝密情报了。”言罢恭恭敬敬地将金雕传书双手交回。
  大家都忍不住伸长脖子望来,恨不得立刻抢到手瞧瞧谁比整个南疆礼部司的情报系统更牛的时候,我哑然失笑道:“别急,很快你们就能见到她老人家啦!接下来我介绍一下‘堕落天使’计划的详奶细内容及其配套作战方案……嗯,都听明白了吗?好,那么我代表新月盟最高统帅部宣布,‘堕落天使’计划,将于一月七日凌晨正式启动。让我们所有人一起来见证那个历史性时刻吧!”
  ●●●
  帝国历八一二年一月七日凌晨,“深蓝”号魔将机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水姒城上空。
  驾驶舱内,我望向右手拇指旁的鲜红色按扭,深吸了一口气,暗忖道:“成败在此一举。大魔神皇保佑啊!”
  此时,新月盟只剩下这枚绰号“堕落天使”的以两颗正宗炽天使之泪为原料的末日炸弹了。它与“天劫一号”装置相同,威力却强大百倍。只要顺利投放,整个水姒城都会不复存在。为稳妥起见,昨日上午,我特意进行了模拟投弹演习,完全按照末日炸弹轰炸程序载着一枚与“堕落天使”同样重量的常规炸弹起飞,在瓦挝岛外海投下,模拟弹按预定弹道在六百步高度爆炸,演习非常成功。我这才放心。决定次日按计划实施末日炸弹轰炸。目标为敌酋云集的瓦挝岛水姒城。
  窗外月朗星稀,夜色格外迷人,由于能见度清晰。可以进行目视轰炸。于是,我驾机绕城盘旋了半圈,找到预先选定的目标,即水姒城中心建筑火龙神殿后,迅速按下了炸弹投放按扭。
  这一刻,我同时启动了《九幽搜神变天击地大法》晋入第五层鸿蒙境界,在眨眼的亿万分之一时间里找到了天魔舜的踪迹,他随即警觉起来,隐隐约约地感到了一丝不妙,但已经太晚了。
  “堕落天使”终于被投下。既而在距离地面五百步的空中爆炸,水姒城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厄运。“堕落天使”爆炸时发出的高温和冲击波,使爆心附近面积约一一〇方里的地区被彻底摧毁,拥有十万幢建筑,一百万人口的水姒城,瞬间变成了废墟。天魔舜的肉体和灵魂,也跟水姒城一样被人间蒸发了,我不知道他在未来需要多么悠长的岁月,才能把支离破碎成亿万片,并漂流于各个时空乱流中的灵魂重新恢复原状,或许永远也不可能。
  我投弹后同样受到了冲击波的强烈震荡,并亲眼看到蘑菇云迅速升起,接着驾机掉头返航。“深蓝”号很快就飞抵停泊在辉煌锚地的“战神”号战列舰甲板上空,徐徐降落。
  此时舰上还是一片忙碌景象,魔兵机起降频繁,甲板上弹药补给车往来不绝,我没有理会这些,把魔将机停在那条“深蓝”号的专用跑道上后,走出机舱,向一直守候在此万分紧张焦虑的屈吾牙做了个成功地手势后,径直跃升五层舰桥。
  屈吾牙也没有半句废话,转身就飞奔向指挥舱,因为他要立刻派遣深蓝空一军全体出动,在印第安纳中心三岛投下大量传单,宣称如果他们拒不投降,将会遭到成千上万颗末日炸弹的轰炸,直至彻底毁灭为止。当然这完全是心理攻势,因为此时新月盟已将仅有的一颗末日炸弹用完,再没有了!
  舰桥上,燕憔悴倚栏面海而立,披肩秀发温柔地垂在海蓝色的长裙上,令她优美的娇躯更显风姿绰约,典雅端庄。
  我轻轻地走到她身畔,与其并肩欣赏着眼前迷人的风波海夜色,半晌无语。
  不知过了多久,燕憔悴秀躯轻颤,转过如花娇颜看向我道:“天魔舜死了?”
  我晓得这是她刚才施展道宗无上秘技大衍神数推演出的结果,却并不肯定,当下连忙点头道:“是!我的精神侦测结果也是一样。”
  燕憔悴长长吁了一口气,轻摇螓首道:“只可怜陪葬的人多了点。”
  我微笑道:“如果能够因此结束战争,这点损失还是值得的。否则旷日持久下去,天知道还要死多少人。”言罢顿了顿,不着痕迹地迅速转移话题道:“今后你有什么打算?继续留在恺撒吗?”
  燕憔悴回首继续远眺辽阔无际的大海,淡淡道:“不了,那里已没有能促进我进一步领悟天道的事物。或许我会像哥舒大哥一样,去瑞斯洋彼岸的深红大陆,看看是否能找到生命的真谛,当然也可能随便找个地方潜心闭关,直到死亡来临。”
  我听罢心中不由泛起一股难以割舍的情愫,想说点什么,嗓子却像被堵住了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燕憔悴悠悠地道:“你呢?深蓝大陆统一在即,准备做点什么?”
  我摸了摸鼻子,苦笑道:“不知道,好像很多事要做,又好像什么都不需插手,只要按部就班地顺其自然就好。嗯,首要任务当然是结束第二次印第安纳战争和风云帝国内乱,然后建立深蓝联邦,组建内阁、发展经济、训练军队……还有,我想休息一段日子,好好陪陪冷落已久的准夫人们,她们嘴上虽不说,心里却埋怨得紧哩,再不安抚一番,恐怕会集体翘家,让我重新变成光棍一条哩!哈,总之未来数年里,所有人都跟深蓝大陆一样,应该休养生息了,让战争见他娘的鬼去!”
  说到这儿,我顿了一顿,继续道:“不过等到大家都缓过劲儿来,我也可能会去深红大陆的,只是带去的肯定非是橄榄枝,而是军舰和大炮。这是无可奈何的必然选择,因为每当一个国家没有外患的时候,肯定内乱频繁,以消耗那些野心家和战争狂的过剩精力,为避免深蓝联邦再次分崩离析,就要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所以我把目标定为深红大陆。这样做虽有欠良善,但至少可保证深蓝数百年的和平啦!”
  燕憔悴哑然失笑道:“呵呵,请问深蓝联邦大元首阁下,你对过去两年这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有何感触?”
  我默然片刻,闪电般从碎星渊要塞起回忆到现在,叹道:“我对这两年精采绝伦的生活,一点也不后悔,要概括的话,只有一句话。”说着顿了一顿,在燕憔悴期待的眼神中,朝大洋深处沉静地道:“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