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华夏春秋》->第六十六篇 不是结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十五章 舞台谢幕
( 本章字数:8195 更新时间:2008-8-8 8:02:00 )


  上海首脑峰会的成功结束,让魏明涛也看到了自己退隐的希望。而此时,距离柯敏明离任也只有不到两个月了,因此,魏明涛也在加快了移交权力的速度,在他看来,柯敏明在离开元首府的时候,肯定会做一些事情的,这还不如自己主动下台!当然,魏明涛的想法早就有了,而且也早就开始移交手上的权力了!
  在一年的改革期间,魏明涛手上的权力是非常巨大的,即使他还算不上是政府官员,但是他的特殊地位与特殊身份,却让他具有仅次于柯敏明的权力!位高权重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当这个权力影响到了政府,威胁到了社会的稳定时,那么权力本身就是毒药,而且是致命的毒药!魏明涛将这一点看得相当的清楚,所以,他一回到首都,就立即去找了柯敏明。在他看来,也是应该离开的时候了!
  听完了魏明涛的话,柯敏明半天没有开口,而且神色没有多大的变化,这与他的性格不一样。
  最后,柯敏明看着魏明涛说到:“你确实想好了吗?”
  魏明涛坚定的点了点头:“主席,这个想法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告诉你了,而且你也同意过的,现在应该是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哎!”柯敏明长叹了一声,“你这么做,算是在当逃兵吗?”
  “逃兵?”魏明涛皱了一下眉毛,任何一个军人都很讨厌这个词语。
  “对!你认为改革已经完成了吗?不,这才是开始,你就想到了退缩,这不是逃兵,那是什么呢?”
  “主席,如果这么说的话,那我无可辩驳,但是现在我们军事改革这一块基本上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而且没有完成的事情也已经部署好了,需要的只是时间……”
  “魏明涛元帅,以你的智慧,难道没有看出军事改革本身的性质吗?”柯敏明打住了魏明涛的话,“如果你认识清楚的话,那你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魏明涛没有开口,也没有打算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他一直在想,他自己到底扮演的是一个什么角色,为什么柯敏明要这么重用他。
  “你回去吧,在适当的时候再来找我,你应该想得清楚的,现在还不是宣告胜利的时候,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做!”
  离开元首府的时候,魏明涛心情很沉重,一个下午,他都没有去办公室,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去亲自处理了。躺在床上,魏明涛想了很多,从他当兵,到他成为将军,到他在战场上纵横驰骋,一直到战争结束,魏明涛翻来覆去的想让自己忘掉这些事情,但是他却怎么都忘不了!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魏明涛去了无名烈士纪念公园。公元很大,这里安葬着在战争中牺牲的数百万中国将士,虽然很多的都只是一个衣冠,有的还只有一个灵位,但是在夕阳下,这些墓碑显得异常的高大,正是在这数百万人付出了生命之后,中国才获得了胜利,才战争了敌人!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魏明涛猛的一惊,回过头来的时候,才看到余彬与莫怀聪就站在他的身后,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路灯照耀着一排排的陵墓,好象是守陵人一样!
  “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了?”魏明涛在台阶上坐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很久。
  “我们找了你一下午,警卫员说你出去了,不是找到你的司机的话,恐怕我们也不知道你在这里!”莫怀聪坐到了魏明涛的旁边,递了根烟给魏明涛,“怎么,心情不大好?”
  魏明涛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把烟点上了。
  “上午你去见过主席了吧?”余彬也坐到了旁边的花台上,“是去说你离开的事情?”
  魏明涛点了点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魏明涛有过多次失意的时候,但是没有哪一次表现得如同这次一样。
  “主席怎么说的?”莫怀聪似乎没有看到魏明涛的表情一样,仍然追着问了出来。
  “没什么,”魏明涛摇了摇头,长出了口气,“不管怎么样,我是不打算干下去了,说实话,当初你们两个就不应该来劝我的!”
  两人一愣,余彬做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老魏,你这话就不对了,现在怎么把责任推到我们的头上来了呢?”
  莫怀聪丢掉了烟头:“这路是你选择的,既然选择了,为什么还要叫苦呢?”
  “我在叫苦?”魏明涛摇了摇头,“事情没有想象得那么简单!”
  “对,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都不一样,所以看到的问题本质也不一样,你认为不简单的,在别人看来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是不是?”莫怀聪拍了拍魏明涛的肩膀,“你跟主席说了些什么?”
  魏明涛看了一眼两人,才把他上午与柯敏明说的事情告诉了他们,然后补充了一句:“我是真的搞不明白,为什么现在主席还抓着我不放!”
  两人都惊讶的看着魏明涛,然后同时摇了摇头。魏明涛则一直低着头,似乎他还没有把关系理过来一样!
  “老魏,你愿意听我的一句话吗?”
  魏明涛抬起了头来,看着莫怀聪,然后点了点头:“现在,我不相信你们的话,还能够相信谁呢?”
  “如果你认为是对的,那就去做!”莫怀聪顿了一下,“但是,我建议你再坚持两个月!”
  “为什么?”魏明涛皱了一下眉毛。
  “老莫的道理是很清楚的,以你的头脑,不应该想不到!”余彬在旁边插了一句话进来。
  莫怀聪淡淡的笑了一下:“其实,老魏现在是身在局里,自然看不全整个局面的情况,自然有有点糊涂了!”
  魏明涛苦笑了一下,他没有发表什么反对意见,因为事实确实是这样的,魏明涛已经深陷到这个局里面了,他自然看不到所有的方面,但是魏明涛却很清楚,他正处于最危险的地方,稍微一不留神,就将跌入万丈深渊!
  “知道主席为什么要你现在继续留下来吗?”
  魏明涛摇了摇头:“该做的事情,我已经做了,而且黑锅都是我背的,现在整个改革行动进行得非常的顺利,我还能做什么?”
  “你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没有做!”莫怀聪看着魏明涛,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魏明涛愣了一下,突然明白了过来,说到:“你是说,现在政权移交的事情?”
  “对,老莫就是这个意思,我们都已经看明白了,你却还蒙在鼓里,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这棋局,实际上,他还没有看透!”
  “至少现在已经看透了吧?”
  魏明涛点了点头:“好吧,看来你们都说到问题的关键上了!”
  “走吧,去吃点东西,明天还有事情要做呢!”余彬首先站了起来,只要魏明涛自己想通了,那么问题就已经不存在了!
  不久之后,柯敏明就开始向韩誉移交权力了,当然,以韩誉的个人能力,以及他在政府中的威望,当时柯敏明不可能将所有的大权都交给韩誉,还必须要给韩誉安排几个得力的助手,但是无一例外的,新政府的重要官员全都很年轻,年纪最大的没有超过50岁,而最小的还不到40岁。这是一界非常年轻的政府,恐怕出了王一林时代之外,这已经算得上是最年轻的政府了!
  韩誉担任了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以及中共中央常委主席。而担任人代会主席的是韩誉以前的助手,副总理冰无痕,而担任政协主席的是前政协副主席朱全(他是这界领导班子里年纪最大的一个)。另外,政府也先后进行了改组,大部分部长都是新面孔,国防,工商,科教,外交等重要部门的领导人都是韩誉自己选定的,而另外的大部分部长也都是改革派的支持者!
  当时,这只是一个临时政府,因为在柯敏明离任之后,就将举行第一界大选,确定新一界政府的正式组成!而国家主席是通过大选产生的,只有国家主席才有实权,而以往的总书记这类职务只算是党内职务,在国家机构中并不是正式官职。同样的,政府部门首脑也需要由新的人代会通过。
  当然,整个选举过程是分成了两个阶段进行的,首先选举产生新的人代会,然后才进行国家主席的大选!
  选举新的人代会是在柯敏明下台之前的一个月进行的,这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直选,也是所有中国选民所能够参与到的第一次真正的选举,所以选民的积极性相当高,在登记在册的选民中,有95%的人投出了自己的选票。历史会永远的记住这一刻的,因为从这个时候开始,国家的权力就正式的送到了每一个人的手里,一种新的制度在酝酿了数十年,并且通过了一年多的阵痛之后,终于诞生了!
  选举的结果虽然基本上在预测之中,但是也有一些看似微妙,但是却象征着新时代的显著变化!在全国各省选出的551名人民代表中,共产党党员的数量占到了459名,成为了第一大党。这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特别是一些西方国家的新闻评论认为,中共执政一个半世纪之后,中国人都渴望着一个新的政党上台,所以在这次大选中,中共得到的支持会下降,在代表中所占的比例会比以往下降。但是完全相反的是,这次中共代表的熟练不但没有下降,反而还提高了很多!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战争的胜利让中共的威信提高了很多,国民生活质量的迅速改善,社会就业率的提高,以及新经济政策,还有国家威望的提高,这些都是中共在选举中的重要珐码,也是民众支持的主要原因!
  当然,除了中共大获全胜之外,另外一个值得高兴的是,在中国新的政党终于有了生存的空间,虽然他们所得到的选票相当有限,但是从这里开始,各个政党也有了参与国家政治的机会,而不再是以往的那种旁观者了!另外的92个代表中,一共有12个小党派,虽然每个小党派的代表数量都相当有限,其在人代会上产生的影响也相当的有限,但是毫无疑问的,这些代表拥有了政治决策权,他们代表着一种新的声音!
  大选的另外一个看点就是民众的自觉性。在柯敏明公布将进行大选的时候,很多西方国家都认为,这只是中共在国内玩的一种政治手段,不管选举结果怎么样,其实选举本身是被操控了的。但是,这次柯敏明却向所有有猜疑的国家发出了邀请,让他们派遣监督人员来监督中国的大选,而不是由中国政府的官员来监督大选。这其实就保证了大选的公平与公正性!当然,监督的结果也让西方过大感吃惊,中国人的自觉性,以及选举的公平性是不用怀疑的,而且每一个中国人在履行自己的公民义务的时候都显得非常的有信心,而且都很在乎自己这神圣的一票!
  新的人代会产生之后,落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新的宪法。而同时,最高法院也通过了人代会的审批,正式成立了!随着人代会与最高法院改组的卜!利完成,现在中国在立法与司法方面已经与政府独立了出来,成为了单独的机构。而重头戏,仍然是政府的改组,毕竟,在三大权力之中,政权是最重要的,而且也是最为关键的!
  也就是在柯敏明即将离开元首府的时候,魏明涛再次上门了。这次,他带着很强的信心去找柯敏明的,他知道,自己离开的时候已经到了。
  “主席,我知道你会说我在退缩,但是,我们都清楚,新的政府需要新的面孔,而我这类人是应该离开的,不然会妨碍新制度的建立!”魏明涛将一份文件放到了柯敏明的面前,“这是我对军事改革计划的总结,另外还有对未来的改革行动的规划。所有该安排好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
  柯敏明看着眼前的文件,半天没有去碰它,最后说到:“你想清楚了?”
  魏明涛点了点头:“韩主席正式上台之后,我的存在就是对新政府的威胁,主席应该明白这一点。当然,我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现在我将一支新的军队交到了政府的手里,这一年多的时间也没有算白费吧!”
  “我们出去走走吧!”
  元首府的花园虽然很大,但是并没有什么名贵的花草,这就如同柯敏明对待生活的态度一样,不讲究奢华,只求实用,而且非常的平淡。
  “军事改革是我们的基础,如果没有一支高效率,而且高素质的军队,任何的国家与政府都不可能稳定!小魏,你给予了我们最大的帮助!”
  魏明涛没有说什么,他只是默默的听着,其实在这个时候,柯敏明已经不需要与他勾心斗了,所以魏明涛也没有往坏的方面想,毕竟未来的世界已经不由他们这些人来控制了!
  “好吧,既然你已经想好了,我也不阻拦你!”柯敏明长叹了一声,好象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出来一样,“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工作交接完了之后,大概几天时间内吧!”
  “好,到时候不要忘记告诉我一声,另外,以后有空的话,多到我家里来坐一坐!”
  魏明涛点了点头,他如同得到了大赦一般,心情一下子就高兴了起来。
  第二天,余彬他们在知道柯敏明已经批准了魏明涛的辞职申请之后,就到最豪华的一家酒楼摆上了一桌,算是给魏明涛送行吧!
  “各位,这一年多的合作,我魏明涛没有什么可以感性你们的,只能在这里说一声,谢谢了!”说完,魏明涛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不管是语言,还是神色,他都显得很激动!
  “老魏,你现在算是解放了!”余彬苦笑了一下,“但是我们几个可没你那么舒服了。你回去后,准备干什么?”
  “干什么?”魏明涛摇了摇头,“还没有想好!”
  “我看,老魏是回家相妻教子吧!”秦空笑了起来,“说实话,老魏,我有的时候是很羡慕你”哪个不羡慕他?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我们可没有这个本事啊!“龙天说到。
  “好了,不说这些没趣的事情,今天是给老魏送行,大家都要高兴一点!”
  “对,大家都高兴点!”余彬站了起来,“今天,没有什么好说的,老魏给了我们表现自己才能的机会,怎么说,也得让他喝高兴,大家说是不是啊?”
  魏明涛苦笑了一下,看来,这帮子元帅比一般的士兵都好不到哪里去。这晚上,魏明涛被灌得大醉,连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只是第二天一早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太阳已经爬到天顶上去了。
  “快洗把脸吧,你小子可真沉,昨天晚上我们几个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你抬上来!”
  魏明涛尴尬的笑了一下:“大家都还好吧?”
  余彬点了点头,把点着了的烟递给了魏明涛:“大家都很高兴。老魏,你什么时候动身?”
  “就这几天,反正我是想早点回去,只要把工作交接完了,我就走!”
  “好吧,到时候通知我一下,我准备点东西,你带回去给嫂子,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魏明涛愣了一下,他没有谢绝:“老余,你准备干到什么时候?”
  “我?”余彬摇了摇头,“我没有你这么潇洒,看来还要干上几年吧!”
  “没有想过要提前退下来?”魏明涛坐了下来。
  “暂时还没有想过,而且,你退下去之后,老莫也要准备离开了,秦空又没有这个能力,龙天则太年轻了,缺乏资本,如果我再退的话,那谁来干这些事情?”
  “你与韩誉的关系怎么样?”魏明涛把杯子里的水都喝光了。
  “很一般,但是我认为这不是问题!”
  魏明涛皱了下眉毛:“老余,愿意听我的一句忠告吗?”
  余彬看着魏明涛,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样,等韩誉已经掌握了政局之后,你就下来吧,高处不胜寒啊!”
  魏明涛拍了下余彬的肩膀:“相信我的话,到时候来找我!”
  “好吧,我会来找你的!”余彬笑了起来:“走吧,先到我那边去把该办的事情办了,你不是急着回家吗?”
  三天之后,魏明涛在完成了工作上的交接之后,就离开了首都。当时,关于魏明涛辞去军事改革委员会主席的事情没有太多的反响,因为全国所有人的精力都集中到了即将开始的国家主席大选上,而对于这么一个军人的离开,并没有太多人在意。而在魏明涛离开之后,柯敏明任命余彬兼任了这一职务,但是在不久之后,军事改革委员会就撤消了。
  魏明涛离开之后不到一周,大选开始,韩誉在三名参选人中以绝对的优势获得了胜利,成为了第一位普选产生的国家主席,同时,柯敏明在做了最后一次国庆咨文之后,向韩誉正式移交了权力!接着,在一个月的时间之内,韩誉的新政府在人代会上得到了通过,原来的看守政府宣告解散。其实,这两个政府之间本身并没有太多的区别!随后,韩誉公布了新政府在第一个执政年里的行政计划,以及国家建设计划!
  余彬在新政府里担任了两年的总参谋长,最终黯然下台了,虽然关于这方面的宣传并不多,但是余彬下台的直接原因是他与韩誉在军事政策上的区别,而且,韩誉的新政府里面是容不下这么一个功高震主的大将的!
  莫怀聪是在魏明涛离开之后一个月到总参谋部辞去了自己在海军中的职务,随后也回家养老了。而在当时的五个改革派将领领袖中,只有龙天与秦空两人在新政府里面留任的时间比较长。龙天干到了韩誉地界政府结束的时候,这才退到了二线。而秦空则在后来调到了西北地区去,担任了西北地区防务司令部司令,直到65岁才退役!
  当然,每个人的结局是不一样的,而且新的国家也需要新的面貌。在余彬辞去了总参谋长职务之后,王进龙被韩誉提拔了起来,成为了新的总参谋长。这是余彬与王进龙之间斗争的一大转折点!但是,王进龙在总参谋长的位置并没有什么独特的表现,最后反而因为涉嫌军队丑闻而被革职,最后郁郁而终!而真正接过了余彬总参谋长位置的是杨怀光大将,他一共在韩誉政府里担任了12年的总参谋长,而正是他的努力,最终让魏明涛的军事改革变成了现实!
  后来,有很多人想去寻找魏明涛,包括那些想帮魏明涛写传记的,以及想采访魏明涛的人,但是他们都没有找到魏明涛,而且魏明涛的家人也似乎突然从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余彬在离开了总参谋部之后,也曾经消失过一段时间,但是当杨怀光成为总参谋长的时候,余彬回到了总参谋部,并且成为了高级顾问,虽然没有实权,但却是杨怀光最重要的顾问,因为此时余彬是魏明涛改革时期唯一一个对整个改革计划都了如指掌,且愿意出来协助杨怀光的人了!
  莫怀聪是他们三人中间逝世最早的一个。在他离开了军队两年之后,就因为突发心脏病,而且没有得到及时的帮助,而在家里去世了。国家按照元帅的最高级别规格给莫怀聪举行了葬礼。有人说,在葬礼上见到了魏明涛,但是却没有任何人能够证实这一点!
  也就是在韩誉上台之后五年,魏明涛他们这一代军人已经逐渐淡出了所有人的视线,而且社会上关于他们的传言也逐渐的淡去了。新的时代,新的面貌,新的社会,新的政府,新的世界,一切都是新的,而他们这些人只属于被遗忘的那一批!但是,历史永远都不会遗忘他们,永远都不会遗忘魏明涛这些曾经为国家,为民族浴血奋战的军人!
  ***************************
  一个深秋的下午,八宝山革命烈士陵园,一个中年人在莫怀聪的墓碑前放上了一束白色的鲜花,中年人的身材很魁梧,虽然头发已经斑白,但是看得出来,他曾经非常的强壮,而且笔挺的身躯也表示着他坚强的毅力。
  “老魏,我就知道你会在今天到这里来的!”
  中年人回过了头来,相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脸上的沧桑更为明显。“坐下聊会吧,几年不见了,你也没有怎么变!”
  余彬笑了起来:“原本我们还准备等你肯出来见我们的时候大家聚一聚的,但是没有想到老莫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归属的!”魏明涛点上了烟,“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总算是可以清闲下来了。杨怀光这人不错,看来你早就培养好了接班人!”
  “这还不是你的帮助?”魏明涛笑了起来,“对了,现在退休了,有什么想法吗?”
  “有几家公司想凭我去当顾问,现在还没有决定,对了,你现在有什么想法?要不,我们合伙办家公司,也算是发挥点余热吧!
  “我们?”魏明涛摇了摇头,“这恐怕不行吧,我们哪来的资金?”
  “老魏,你有多少本钱,我可是清楚的,以你的生活方式,每年那么多的津贴不省下个几十百把万就是怪事了,再加上我这一部分,足够创业了!”
  “呵呵,看来你是身老心未老啊,有了钱,到哪里去招人?而且,办什么样的公司?”
  “人还不好说?那些退役的军官一大批,只要你一举旗,谁不会来参上一股?而且从素质上看,我们这些当兵的还输给了普通人?当然,至于办什么嘛,我有几个想法,要不要去详商量一魏明涛笑着摇了摇头:”反正没事,那我们就找个地方吃饭吧,边吃边说!“
  夕阳落下的时候,虽然代表着一个黑夜即将来临,但是在黑夜之后,又将迎来一轮新的朝阳,反反复复没有尽头!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