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俊龙百美缘》->【黑道争雄-卷④】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七十章 交谊舞会
( 本章字数:12217 更新时间:2008-7-31 13:06:00 )

  直到第二天早上,众女在咖啡苑用早餐时看到了商嫣云两姐妹,加上贺梦羽和葛蕾丝的先行离开,她们才知道发生的情况,然后大家纷纷慰问商嫣云她们,群雌粥粥,令两姐妹尤其感动。
  小敏对那晚的情况比较了解,不过她知道只要有陈俊龙出面,没有他摆不平的事情。“龙哥……”她殷勤的走了过去,“那些人如此可恶,你要好好教训他们才行。”
  陈俊龙扭了她的脸蛋一把,“这个还需要你来教我吗?”
  小敏尤觉刺激,“嘿嘿……”她搂住陈俊龙的胳膊道:“龙哥,你去开战的时候,记得喊上我,让我去瞧瞧热闹也好。”
  “开战?”陈俊龙笑了,“都打完了还开什么战。”他顿了一下,“咱们今天要回北京了,这边的事情交给肥丁办就可以了。”
  “啊……”小敏诧异的瞪大了眼睛,“龙哥,你是说……那些混蛋都被你收拾掉了。”
  陈俊龙点点头,“哗……”小敏鼓掌赞叹道:“龙哥你好厉害啊。”
  陈俊龙淡淡一笑,小敏一向都很崇拜他的,这个小女孩又怎么会知道这里面的血腥和暴力呢。
  用过早餐后,众女各自回房收拾行李,她们将搭乘上午的航班返回北京。本来叶佩琳准备去南宁坐火车回学校的,不过既然和陈俊龙在一起了,多买一张机票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金玉珠邀请她和大家一起同行,叶佩琳考虑了一下后就同意了。
  回到北京后,陈俊龙和商嫣云两姐妹还有沈小慧三女在机场告别,接着他们就回到了至尊阁。
  本来叶佩琳打算在机场那里坐出租车回学校的,不过因为顺路,金玉珠说她待会送她回去,所以她也随车来到了至尊阁。好在陈俊龙回来后没有停留就出去了,他不在至尊阁叶佩琳才没有那么局促,贺梦羽邀请了她在这边一起吃顿晚饭。
  叶佩琳看到众女都那么和谐的在一起生活。她不禁暗暗称奇,虽然陈俊龙和她们的关系比较复杂,但叶佩琳想着这是人家的隐私问题,她也不会有什么话说。
  饭后金玉珠亲自开车,把叶佩琳送回了学校,两女同属一家娱乐公司,所以她们是很好的朋友,这次旅游。叶佩琳的眼界也开阔了许多,不得不承认和陈俊龙还有众女在一起,大家玩得很开心,这是一趟奢华之旅。
  叶佩琳不是一流的明星,但她凭着自己那头靓丽乌黑的头发也赚了不少钱,对于自己的未来,她也曾经有过规划。不过现在想想,女人还是要找一个值得托付地男人才行,就好象金玉珠和郭婉茜她们,和陈俊龙那样的男人在一起,绝对是件幸福的事情。
  叶佩琳有些感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能过上那样的幸福生活,她有些憧憬。以前陈俊龙救过她一次,那时候她对陈俊龙就有些好感,但自从知道他在学校里面有郭婉茜等几个“女朋友”后,她就打消了自己的这种念头,要傍大款对她来说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但叶佩琳不会这样做,她有自己做人的原则。

  陈俊龙当然不会知道叶佩琳这个女孩曾经对他有过想法,此刻他正在飞龙帮总部和山鸡在一起。这次的北海事件也让他清楚一件事情,对下面地控制一定要严,例如忠义堂的肥丁,他在广东广西那边已经站稳了脚跟,但没想到北海既然还不是飞龙帮的势力范围,由此可知其他地方也会有这种情况。
  陈俊龙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知了山鸡后,山鸡也深以为然。其实不单是肥丁那边有这样的情况。在飞龙帮的大本营北京也有同样的问题。飞龙帮虽然吃掉了新义盟,在北京极度膨胀。但依然还有一些帮派没有归心。
  陈俊龙觉得很有必要稳固自己地势力范围,所以和山鸡商议之后,他决定召集飞龙帮各地的大小头目回来开会。
  联系了在北海的肥丁后,陈俊龙了解到四海帮基本上被打垮了,他们黑道上的生意已经被飞龙帮全部接收,不过穆远金在北海经营日久,他们四海帮也有很多白道的生意,诸如码头仓库还有商行,肥丁都打算一口将这些胜利果实吞下。原先他以为北海这种小城市油水不大,不过了解了四海帮靠着和当地的房地产商联手,单从拆迁建设中就能搞到几千万,他的兴趣也大了起来。
  既然这里面存在着诸多利益,肥丁当然不会收手,陈俊龙把开会地决定告诉了他,肥丁说到时候他一定会准时参加,而东北那边陈俊龙也让山鸡通知了高盛军。
  统一中国黑道,任重而道远。陈俊龙虽然从凌越伟那里接受了这个任务,其实他并不是很想再过这种打打杀杀的日子,但现在的黑社会,已经蓬勃发展,有的甚至已经漂白,各式各样的黑社会把他们的触角伸向了各个行业,甚至党政机关的很多人都被腐蚀拉拢,有句话说得好:“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黑社会是个社会问题,凌越伟和徐宏斌站在军方和国家领导人的角度,他们也是忧国忧民,才会想着以黑制黑。
  陈俊龙觉得很无奈,他不想再做别人地棋子,但现在的形势已经是骑虎难下,冥冥中陈俊龙还是走上了这条黑道争霸之路,而在后面等着他的还有很多挑战。

  新的羽青集团成立后,原来阳光证券停下来的很多项目也得以重新展开,这些日子柳依依和郭怡君都在忙一个集团公司的资产拍卖。
  原来这家集团公司因为资不抵债,所以他们旗下有家四星级饭店被法院查封,那家饭店将会举牌拍卖。当初因为要和商涛争力胜餐饮的股票,资金不够运转,柳依依一度把这个项目停了下来。现在阳光证券地资金充裕,这个收购计划又重新摆上了桌面。
  其实柳依依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主要是看中了这家星级饭店后花园地那块建设用地。那里位置优越,原来那块地也是该集团公司准备用来建设写字楼地,规划报建等手续都办妥的了,不过后来由于公司没有足够地资金发展,这才搁置下来。
  柳依依通过了解,她知道那家集团公司现在一共欠外债12元,这里面还包括了大部分的银行贷款。这次的饭店拍卖,也是银行向法院提出查封的,其实这家四星级的饭店对那个集团公司而言是个会下蛋的母鸡,该饭店一直都在盈利。去年的纯利都在8000万元左右,明年就要~办北京奥运会了,预计纯利收入还会达到一个亿以上,所以对这个饭店虎视眈眈的人很多。
  这几天阿May和其他同事一样,大家都在加班加点的做这个项目,对手中有几个实力强劲的公司,他们已经放言出来,对拍卖是志在必得。
  因为阳光证券途中由于资金问题就停下来一次,所以他们很不被同行看好,这次的收购难度很大,柳依依也很头疼。原来她的计划是打算在十亿元的预算内解决问题的,但那个集团公司和法院沟通后,法院已经同意把起拍价升到了7亿元,这无疑也加大了入门的门槛。
  整个项目都是阿May在负责跟进的,所以这次的拍卖,她的职责也很大,随着拍卖日期的临近,她忙得是不可开交。
  在阳光证券,陈俊龙的老板身份公开后,他和柳依依还有郭怡君等女的关系也就阳光化了,柳依依不喜欢那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当然,她也不会傻到去对所有人宣布,自己的男朋友在外面还有很多女人,其实这些问题不用说大家都能猜到。
  在公司里面,柳依依唯一不避嫌的就是阿May和潘晓曼,阿May基本上可以算是她的心腹了,而潘晓曼做为她的新秘书这段时间相处的也不错。因为这个饭店的拍卖筹划等问题,她经常让阿May和潘晓曼来至尊阁详谈。柳依依没有想太多,因为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把至尊阁真正的当作是自己的家了。
  等阿May和:|了至尊阁才知道陈俊龙在北京竟然有一个如此奢华大气的豪宅,两女唯有暗暗感叹,这简直是帝王的生活。
  薛慕筠见柳依依那么劳累,把工作都带回来家做,她也过去帮忙着出谋划策。在得知这家公司负债达12亿后,她眼珠一转,给柳依依出了一个主意。

  “依依……我们干嘛不把这家公司买下来呢?”薛慕筠一语惊人的道。
  “啊……买下来?”阿May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薛慕筠。
  “没错。”薛慕筠点点头,她微笑道:“依依,现在咱们公司又不是没有钱,既然他们公司是因为资不抵债而被拍卖优良资产,我想他们一定不甘心这个饭店被卖掉,这样我们就可以和他们谈了。”
  不过柳依依却叹息道:“慕筠姐,其实这样的想法,我以前也有过,但是我了解到,司徒联辉已经拒绝了好几家公司提出的收购计划,那些公司出的条件都不差,好象司徒联辉根本就不打算将他的公司拱手让出。”
  “是啊。”旁边的阿May也点头道:“薛小和他的夫人联手创建的,后来他的夫人因病去世,司徒联辉就很少关心公司的发展了,他们公司的业务也是这两年才走下坡路的,但可能是他对自己的这家公司有特别的感情吧,所以我想要他出让那是不可能的。”
  薛慕筠却笑了,“这个世界没有不可能的事情。以前我的公司和联辉集团也打过几次交道,司徒联辉当然是个老顽固了,不过他也有个弱点,那就是比较重亲情……”
  柳依依和阿May互相看看,她们都想知道薛慕筠有什么办法来收购联辉集团。
  薛慕筠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她翻了一下桌面上的资料,然后拿出一份报表扬了扬,“……现在联辉集团资不抵债。为了获得贷款,司徒联辉已经将自己名下的几处房产拿出来做抵押了。由此可见,他们公司的资金一定是捉襟见肘了。我想,司徒联辉迟迟不肯出让他地公司。如果是单从感情上考虑的话,那我们也应该从这方面来下手。”
  柳依依皱眉道:“那慕筠姐,你的意思是?”
  薛慕筠娓娓道来:“司徒联辉有个女儿,叫司徒明慧。她现在应该还在美国读书,我想让他的女儿来劝说他会好点。”
  “薛小姐,你是说,你认识那位司徒小姐?”一直没有说话地潘晓曼奇道。
  薛慕筠笑笑点头,“算是认识吧,呵呵……说起来她还是我的学妹呢。当然啦,我们还应该双管齐下,要收购联辉集团。不一定要和司徒联辉谈,和他的债权人谈也是一样。”
  “你是指和贷款银行?”柳依依的眼睛顿时一亮。
  “没错。”薛慕筠道:“银行将贷款放出去,他们也不想看到联辉集团倒下来,象我们这样地大公司要收购,他们欢迎还来不及呢,我想找他们谈谈不会是什么坏事。”
  柳依依连连点头,薛慕筠的一席话已经让她茅塞顿开,没想到这样曲折蜿蜒一下。反而能达到原来遥不可及的目标。
  这时候薛慕筠又道:“联创集团的主要贷款来自北京银行,据我所知,苏叔叔和北京银行的高管关系密切,或许通过他那边帮忙可以让我们少走点弯路。”
  “苏叔叔。你是说筱婷的爸爸?”柳依依诧异道。
  “没错。”薛慕筠笑笑。“而且这次的收购。不用阳光证券出马,让羽青集团出面就可以了。”
  柳依依连连点头。她明白这段时间以来,新成立的羽青集团很受人瞩目。羽青集团是靠着雄厚地资金来运作的,前段时间的造势已经令集团被抬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接连的收购都获得成功,如果由羽青集团出头,向联辉集团提出收购,那么成功率也会相应的大很多,薛慕筠的这个计策的确是无懈可击。
  当下柳依依让阿May草拟一份收购地计划,几女就收购细节等问题又详细的讨论了很久,薛慕筠答应联系远在美国的司徒明慧,让她来做司徒联辉的工作,但会不会有效果,薛慕筠也不敢保证。
  就在大家热烈讨论地时候,陈俊龙从外面走了进来,“你们还在忙啊,拜托,现在已经差不多9点了,都停下来吧。”他见柳依依还在顾着工作,这台“赚钱机器”好象永远都不知道疲惫,所以喊停了她们。
  “小羽煮了绿豆糖水,大家过去喝一碗吧。”陈俊龙接着道。
  现在这里已经是薛慕筠和柳依依地家,她们倒不觉得什么,不过阿May和潘晓曼还:_:ay收拾整理好了桌面地资料后道:“现在这么晚了,我想我还是先回去吧,柳总,薛小姐,关于联辉集团的收购计划,明天我就会做出来给你们。”
  柳依依点点头,陈俊龙就诧异道:“怎么,阿May,刚才不是叫你们过去喝糖水吗?”
  “不了。”阿May摇摇头,“我还要回去把扬手中的那些资料。当陈俊龙把目光转向潘晓曼地时候,潘晓曼地脸一红,“我也要回去了。”她低着头腼腆地道。
  薛慕筠知道她们碍于情面,不会留下来地,所以没说什么,陈俊龙是无所谓,当下他和薛慕筠先离开了,柳依依负责送了两女出去,等她来到贺梦羽那边时,见到俞若青和小静还有葛蕾丝她们都在,唯独不见苏筱婷还有金玉珠她们,她想着收购联辉集团地事情需要苏筱婷帮忙,于是问了一下。
  “哦……她们好象在下面练习跳舞吧,雅子已经去喊她们了。”陈俊龙一边喝着糖水一边道。
  “练习跳舞?”柳依依有点奇怪,“练习跳舞干嘛?”
  “下周末学校有个校际联谊舞会,所以她们才会这么上心。”陈俊龙想都没想就道。
  柳依依眼珠一转,“你是说清华大学和北大地联谊舞会?”
  陈俊龙剑眉一扬,“是啊,你也知道这个事情?”
  旁边地郭怡君就笑了,“每年五月份北大都会联同清华举办校际舞会,呵呵……这已经是学校的一个传统了。对不对啊依依,我还记得当年很多人抢着要做你地舞伴呢,那时候你可是香饽饽哦……”
  柳依依红着脸啐了一口,“你自己不也是吗,还说人家,哼!”一起喝糖水的众女看到柳依依这么大反应,说不定这里面还有什么故事,于是纷纷向郭怡君打听。
  郭怡君当下把当年她们在北大念书参加联谊舞会的事情说了出来,要说当时柳依依和郭怡君还有大姐蒋梦菡也算是经济系的三朵金花,追求她们的男生很多,正好有如此难得的机会,于是大家排着队来邀请她们做舞伴,柳依依在三女中的容貌最美,所以男生们想一亲芳泽,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郭怡君说当时追求柳依依的有学生会主席,钢琴王子以及篮球先锋等学校顶尖男生。
  “那到底谁才是真命天子,能邀请到依依姐出席舞会呢?”小静在旁边好奇的问道。
  闻言柳依依的脸色一窒,她有点难堪的坐在那里,俞若青是小静的姐姐,她察言观色,看到刚才有说有笑的郭怡君也是楞在了那里,虽然她不清楚当时发生的情况,但琢磨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于是她忙打断了小静的话头,“依依的真命天子当然是龙哥了,小女孩家的问这么多干嘛!”
  小静被自己的姐姐责骂,她低着头吐了吐舌头,但心底依然很是好奇,她很想知道后面发生的故事。
  陈俊龙喝了一勺糖水后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其实小静说的我也很想知道,怡君,后来你们的舞会怎么样了?”
  大家都看着郭怡君,等她的回答。郭怡君勉强笑笑:“还能怎样,舞会还没开呢,两个男生就为了邀请依依打架,搞得头破血流的,一个住进了医院,一个蹲进了局子,后面都被记大过和留校察看,就差开除了。”
  “啊……”大家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薛慕筠用手肘碰了碰柳依依,然后笑道:“依依……没想到你还这么有魅力啊,啧啧……了不起!”
  柳依依腆着脸解释道:“都是那些男生自己自作多情啦,我都没答应他们,他们就打起来了,唉……”
  郭怡君感叹道:“后来见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大姐就发话,我们三个都不参加联谊舞会,才绝了那帮男生的心。”
  众女听了这个结果后都纷纷感叹,但柳依依的魅力却可见一斑,见大家不讨论这个问题了,柳依依的心才放了下来,她抬头看了看郭怡君,见郭怡君微微颔首,她会意的点点头。其实柳依依心里也是一阵感叹,要知道当时那两个为她打架的男生,其中一个叫宋志豪,此人也是后来背叛她携款潜逃的男友。
  现在柳依依已经心属陈俊龙,可那时宋志豪为了追求她,被人打得头破血流,柳依依心中对他多少有些怜悯,不过怜悯终究不是爱,柳依依明白,陈俊龙才是她的最爱,现在旧事重提,回首往事,她当然嗟叹不已。

  这几天众女提得最多的还是这次的交谊舞会,杨欣和苏筱婷尤其热心,陈俊龙已经答应了陪她们出席,所以晚上都陪她们在练习,苏筱婷为此还专门去订做了一套晚礼服,她想在舞会上夺群芳之艳。
  在北大读书的还有郭婉茜和沈芷晴,虽然她们两个都有身孕,不过现在腰围还不明显,郭婉茜也会出席这次的舞会,不过看起来沈芷晴的兴趣不是很大,金玉珠邀请过她两次,她都推辞了。
  这天陈俊龙下课后刚准备和苏筱婷她们回至尊阁,贺梦羽就打来了电话,她说原来陪沈芷晴在医院做检查的,不过因为公司有事要赶着回去,所以想请陈俊龙来医院去接沈芷晴,陈俊龙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和苏筱婷她们说清楚情况后,当即驾车往医院驶去。
  这段时间沈芷晴和他都很疏远,路上陈俊龙就想着,其实不管贺梦羽是真忙也好,假忙也罢,反正她是制造了一次让陈俊龙和沈芷晴接触的机会。
  当陈俊龙赶到医院妇产科的时候,却没有发现沈芷晴的身影,刚才贺梦羽打来电话的时候说她们还在候诊,莫非沈芷晴不想见到自己,一个人回去了不成。陈俊龙有些失望,他来到门诊接待台那里,询问了一下护士:“对不起,请问沈芷晴是不是已经做完检查了?”
  “沈芷晴?”那个护士道:“我还想找她呢,轮到她听诊了,刚才喊了她两次号,都不见人应。”
  “啊……是这样?”陈俊龙微微皱眉。这时候坐在旁边候诊的一位孕妇扶着腰站了起来,“护士,我想这个沈芷晴有可能是刚才那位送病人上去的好心女孩吧,要不这里都没什么人离开过。哎……这位先生。”说着她转向了陈俊龙。“你爱人原来是不是有人陪着过来的。”
  “是啊。”陈俊龙连连点头,不过他还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那绝对错不了了。”那位孕妇很肯定地道。
  陈俊龙疑惑的把头转向了护士,他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她。“哦……原来是她。”那护士恍然大悟:“你爱人刚才帮忙送一个病人去手术室了,或者你可以在那里找到她。哦……顺便让她快点来检查,医生马上就要下班了。”那护士唠叨道。
  “手术室?”陈俊龙诧异了,莫非出了什么事情,他有点担心,不过现在想着还是先找到沈芷晴,当即陈俊龙拨了她的手机,不一会。电话就接通了,“芷晴,你在哪里呢。小羽让我来接你,怎么妇产科这边不见你人啊?”陈俊龙关切地问道。
  “哦……我在医技楼的手术室这里,方便的话你过来一下吧。”说完沈芷晴就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陈俊龙没敢停留,他问清了路线后,连忙赶了过去。在走廊那里。他看到沈芷晴坐在椅子上,旁边有一个民工模样的男人着急的来回踱步,而不远处墙壁上也靠着一个。
  “芷晴!”陈俊龙大声招呼着走了上去。
  “你来了。”沈芷晴拉了拉挎包。然后站了起来。这时候那个民工模样的男人停了下来,靠墙的那个男人也站直了身体,他们诧异的打量着陈俊龙。
  陈俊龙扶住了沈芷晴后,“这两位是?”他觉得沈芷晴和这些人应该不搭界啊,她怎么会和他们在一起呢。
  “你好!”原来踱步的那个男地见陈俊龙问起,他忙上前打招呼,但他又好象有些自惭形秽,所以上前一步后又停住了,双手局促的擦着衣服。
  “哦……这位是刘大哥。”沈芷晴淡淡的介绍道。
  “你好。刘大哥。”陈俊龙礼貌地向他点点头,他们两人都是民工打扮,身上很脏,怎么看都象是刚从工地出来的人。
  “不敢当,不敢当!”那个叫刘大哥的男人连连摆手。
  陈俊龙低声询问了一下缘由,这才明白,原来沈芷晴在楼下妇产科门诊那里候诊的时候,这两个民工把一个大肚孕妇送来看病,而这个大肚孕妇是沈芷晴所称的那个刘大哥地老婆。
  一开始因为就诊的人多,那个孕妇刘大嫂还能坐在椅子那里等候,不过她的神情很痛苦,刘大哥也是很着急地陪着她。等着等着的时候,刘大嫂突然大呼小叫起来,说肚子很痛,大家都慌了神。护士忙叫医生出来看是什么情况。妇产科的医生很有经验,她很快就诊断出刘大嫂是宫外孕,情况紧急,可能已经大出血,需要马上手术。大家手忙脚乱的团干推她上去,沈芷晴好心,出事的时候她刚好在旁边,于是过去帮忙,听那个刘大哥说因为出来的急,他们身上都没带多少钱,而住院押金差不多要6000块钱,手术又不能耽搁,沈芷晴推己及人,想着大家都是女人,所以动了恻隐之心,她忙到外面的ATM机取出来现金交给了那个刘大哥,手术这才得以顺利进行。
  “这位小姐真是好人啊。活菩萨心肠!”刚才那位靠墙的男的上前赞誉道。
  “是啊,是啊!”那个刘大哥连连点头,“幸亏有沈小姐出手相助,不然……”他说到激动处眼泪差点掉了出来。
  “只要刘大嫂没事就好。”沈芷晴安慰他道。
  “希望是这样吧。但医生刚才说……”那个刘大哥突然又哽咽起来,他地眼睛红了,旁边那个男的扶着他连声宽慰着。
  陈俊龙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沈芷晴也很惆怅,“医生说送来的迟了,刘大嫂肚子里的宝宝可能……保不住了。”她压低了声音道。
  陈俊龙同情的点点头,但他没说什么,那边扶住刘大哥的那个男的也劝慰道:“剃大哥,别想那么多了,希望大嫂吉人天相,大步跨过吧。”
  那个刘大哥还在自责,“她昨晚就说肚子痛了,我真蠢,到现在才送她来医院,是我……是我害了她。”
  “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的,刘大哥,你别难过了。”沈芷晴劝解道。
  可能是沈芷晴有恩于他,那个刘大哥拭去了眼泪,“我现在只求大人平安没事,其他的都不敢想了。”他停了一下,然后对沈芷晴道:“沈小姐,欠你的那些钱,我……我会想办法尽快给你还上的。”
  沈芷晴连忙摆手,“这个不要急,先把你的事情办好。”不过是区区的几千块钱,现在她还没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
  当下陈俊龙陪着沈芷晴在手术室外面等着,那个刘大哥请沈芷晴先回去,不过她要坚持留下来,确认刘大嫂没事才走,原来她预定的检查也推后了,反正迟几天也不要紧。
  没想到这一等就是2个多小时,直到华灯初上,天都黑了医生才出来,那个刘大哥连忙围上去问手术的情况。
  医生告诉他手术很成功,不过因为大出血,病人现在还昏迷不醒,他们已经给她输血了,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医生请那个刘大哥放心。
  虽然心下惴惴,但刘大哥还是对医生连声说谢谢,过了一会,护士就推着他老婆出来了,刘大哥忙来到他老婆身边连声呼唤,看到他那样关心老婆,陈俊龙也很同情他。
  陈俊龙和沈芷晴帮忙送他们到病房后看看没有其它事情,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于是向那个刘大哥提出告辞。刘大哥因为要陪他老婆,所以让他的那个兄弟帮忙送陈俊龙他们出去,他对沈芷晴和陈俊龙自然是千恩万谢的,还说会尽快把沈芷晴借的钱还上。
  陈俊龙怎么会在乎那些呢,等刘大哥的那个兄弟送他们出去,陈俊龙开着他那辆兰博基尼来接沈芷晴时,那个家伙瞪大了眼睛,心里喊了声乖乖,这次刘大哥可是出门遇贵人了,多亏有沈芷晴好心出手相助,他回去后把自己见到的情况都告诉那个刘大哥,刘大哥也是暗暗感激。
  一路上沈芷晴都是沉默不语,好象在想着什么心事,陈俊龙没有打扰她,他也没有说话,在车快要开到至尊阁的时候,沈芷晴这才开口说话:“做女人就是命苦,那个刘大嫂好可怜啊……”她感叹道。
  陈俊龙默然,沈芷晴轻抚着她的小腹,在那里,是她和陈俊龙的结晶在茁壮孕育,此刻她深深的感到了自己的责任,一个做为女人和母亲的使命。
  “希望刘大嫂没事吧。”陈俊龙道,“芷晴,明天你还要去医院检查,要不我陪你去看望一下她?”
  沈芷晴想了一下,还是点头了,她很关心那个刘大嫂,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的无常,她自己何尝不是,不过现在有陈俊龙陪伴在她身边,沈芷晴看了看陈俊龙,这个坚毅的男人第一次让她有一种安全感。

  回到至尊阁已经很晚了,陈俊龙和沈芷晴都没有吃饭,为了医院的事情,薛慕筠通过电话询问后也是略知一二,贺梦羽和俞若青她们几个加班没有回来,所以薛慕筠吩咐下去,把热好的饭菜端出来。
  陈俊龙想着自己饿肚子不要紧,可千万别饿坏了沈芷晴和她肚子里面的宝宝,路上陈俊龙见她的语气已经友善多了,所以陈俊龙时不时的抰菜给她。
  沈芷晴当然知道陈俊龙关心她,不知道为什么,诺大个餐厅只有他们两个在吃饭,没有其他女孩子在场,沈芷晴有一种和陈俊龙举案齐眉的感觉。可这种感觉没能保持多久,在他们吃着饭的时候,苏筱婷风风火火的进来了,“阿龙,芷晴,你们回来了?怎么这么晚啊?”
  “有点事耽误了。”陈俊龙抬头道。
  “哦……”苏筱婷眼珠一转,“那待会你还陪不陪人家练舞?”今天在学校陈俊龙就和她约好的,苏筱婷可没有忘记。
  “练舞也要等我吃完饭啊。”陈俊龙可没有她那么热情。
  苏筱婷笑笑,“那好吧,我在下面等你,记得来哦……”说完后她朝沈芷晴点点头,然后就离开了。
  “是不是周末学校舞会的事情。”沈芷晴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啊。”陈俊龙点点头,舞会的情况,沈芷晴应该是知道的,她怎么会又问起呢,陈俊龙心下一动,“哦对了,芷晴,你要不要参加呢。我看平时你都闷在家里,这样对身体不好,应该多一些活动才行。”他最后试探着问道。
  “嗯……”沈芷晴低头考虑了一下。“好吧……”
  陈俊龙没想到她会同意,顿时喜出望外,两人平时的交流很少,而这次在医院发生的事情,竟然是一个契机,这也预示着两人的关系在慢慢好转。
  第二天,陈俊龙是专门请了假陪沈芷晴到医院检查,他们也顺便去看望了做完手术养病的刘大嫂。原来那位刘大嫂大了肚子后就从乡下来北京找她地老公过生活,他们都在工地上住。那里的环境和条件很不好,她是乡下人。也从来不会去医院做什么孕前检查,这次出事,多亏了有沈芷晴帮忙,才得脱大难。
  刘大哥对陈俊龙和沈芷晴自然是千恩万谢的。虽然他一个民工没有多少积蓄,但他不想欠沈芷晴地钱,所以七拼八凑的把钱凑齐后想还给沈芷晴。
  沈芷晴知道刘大嫂术后需要补充营养,所以钱她只收了一半,沈芷晴把三千块留了下来,说让刘大嫂买点吃的补身体。那位刘大哥推辞不过。最后还是收下了。

  北大和清华举办的校际交谊舞会如期举行。地点定在莫名湖畔的一个小广场上。那里绿树成荫,曲径通幽。本来就是北大学子们读书谈恋爱的好地方。
  到了傍晚,莫名湖畔人头攒动,聚集了很多成双成对的男女学生。广场上华灯初上,四角分布着硕大的音箱,正发出强劲动感的音乐。
  今天是舞会地日子,不单是学生,一些住校的教授老师也携爱侣前来,这可是一年一度地“舞林盛事”,北大从来就是一个开放的学府,引领大学风骚。
  清华大学的学生陆续三三两两的到场,两个学校地交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清华那边过来的人也算是轻车熟路。
  别人都是一男一女的组合,暂时配不到对的也是成群结队的在一起,但是陈俊龙不同,今晚簇拥在他身边的女人,苏筱婷、金玉珠、郭婉茜还有沈芷晴都是打扮地袅娜多姿,象这样地大型活动又怎么会少得了李小敏和小静呢,知道有交谊舞会,小敏就拉了小静嚷嚷着要过来玩,陈俊龙却不过她们两个,只好一起带上了。
  今晚苏筱婷尤为容光焕发,她穿地是一套特别订做的鹅黄色地晚礼服,流苏异彩,一出场就成为了场上的焦点,苏筱婷和穿着黑色燕尾服的陈俊龙都很受瞩目。
  陈俊龙有很多“女朋友”在北大已经是尽人皆知,但象他今晚这样公然携众“女伴”出席舞会,还是很惊世骇俗的。
  舞会很正规,两个学校虽然都有领导出席,但他们并没有做太多煞风景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两句话后就宣布舞会正式开始。
  第一支舞陈俊龙和苏筱婷先跳,这可是她努力争取才得来地,杨欣也没有和她争,毕竟苏筱婷是千金大小姐,财大气粗,连订套晚礼服花费地都比她多,杨欣不服不行。
  第二轮陈俊龙邀请沈芷晴共舞,沈芷晴见郭婉茜还有杨欣她们都没跳呢,连忙推辞,不过却不过陈俊龙的再三邀请,她只好腼腆地同意了。
  在至尊阁,陈俊龙比较“宠”沈芷晴众女都很清楚,所以也没有什么吃不吃醋的问题,人家是母凭子贵,肚子里怀的宝宝可是货真价实的“龙”种,这份殊荣除了郭婉茜,那是谁都抢不来的。
  杨欣不是不羡慕郭婉茜和沈芷晴怀了宝宝,不过现在要她挺着大肚子念书,她还没有这个心理准备,况且她家是比较传统的一个家庭,她父亲在南昌市委担任秘书长一职,多少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里面的父母知道杨欣在北京“谈了”男朋友后,平时打来电话,都是旁敲侧击的提醒她要注意。
  其实现在还注意什么啊,女大不中留,杨欣和陈俊龙连床都上了,清白之躯给了陈俊龙,还和其他姐妹一起共享这个男人,生活富足,杨欣是乐不思蜀,唯一的想法就是这次趁长假,她要带陈俊龙回去见父母亲,以陈俊龙的人才(财),自己的父母亲不喜欢才怪。
  轮到杨欣和陈俊龙跳舞时,她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了陈俊龙,陈俊龙考虑了一下,也就答应她了,其实这次放暑假,陈俊龙不单要去拜访杨欣的父母,他还要去拜访郭婉茜的父母。

  郭婉茜那边大着肚子,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未婚先孕,郭婉茜老爸老妈一闹起来,陈俊龙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几轮下来,陈俊龙一一陪众女跳过了舞,就连腼腆的小静也在小敏的起哄下和他共舞一番。小静是俞若青的妹妹,从星龙居开始就和陈俊龙住在一块,她的年龄仅次于小敏,平时活泼好动,陈俊龙对他的这个小姨子也没想太多,一直当妹妹那样爱护着。
  休息空隙,金玉珠就离开了,她说要去找叶佩琳。陈俊龙陪众女坐在舞池旁边,经过的很多男生都对他们这个组合侧目不已。有很多清华过来的人不清楚郭婉茜她们和陈俊龙的身份,有几个清华男生见众美女坐在那里,都是不停的过来邀舞,搞得她们是烦不胜烦,今晚她们不知道拒绝了多少位风流才子和色狼。
  联谊舞会嘛,暗通款曲也好,明目张胆也罢,本来就是给学校的男男女女一个机会交流,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何况这些风华正茂的学子,象牙塔里的大学生。不管怎样,今晚现场的气氛都很热烈,舞池上到处都是成双成对的男生女生在翩翩起舞。
  小敏和小静是第一次来北大校园,所以什么对她们来说都充满了新鲜,小敏拉着陈俊龙,要他带着到处逛逛,其实旁边就是莫名湖,那里已经够多才子佳人的故事了。陈俊龙领着两女转了一圈,莫名湖黑灯瞎火的,也没什么风景好看,小敏兴趣索然,想着还是舞池热闹,于是大家又转了回来。
  “陈大哥。”当陈俊龙回来的时候,和郭婉茜她们聊天的一个女孩子撩了撩头发,热情的招呼道。
  “哦……是嫣云啊,没想到你也来了。”陈俊龙看到是商嫣云,她是清华大学的,“怎么没见你妹妹?”她们两个孪生姐妹平时都是形影不离的。
  “呵呵……她和小慧去跳舞了。”商嫣云咯咯的笑道,舞会上也有些女孩子不接受男生的邀请,她们都是和自己的好姐妹跳舞,这很常见。
  陈俊龙没有想太多,他坐下来后和商嫣云聊了几句,原来她们两姐妹过来后就找到了沈小慧,而沈小慧和叶佩琳在一起,刚才金玉珠过去找叶佩琳时撞到了她们,大家这次出去旅游,都玩得很熟的了,见她们都没有男伴,所以金玉珠就邀请了她们过来这边。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