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我的警花爱人》->大种马结局《七美仙女》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十节 妻妾团圆(完)
( 本章字数:12165 更新时间:2008-7-24 16:13:00 )

  书房很静谧,气氛却沉郁。
  郑教授叹了一声道:“那是梦梦来美国第二天,我和陈琳带她逛好莱坞,回来路过那家中国餐馆,梦梦说巩小姐是小刘朋友,要去拜访,让我们先回去,后来就发生人命案。可梦梦明明一个人进餐馆,餐馆服务生和附近一位老太太,却偏说是和死的日本人一起进出,还发生争吵,梦梦用餐馆的刀杀了他,而且还被人拍了照,这怎么可能?”
  肖石问:“当时几点钟,我是说沈小姐下车的时间?”
  “晚上七点半。”陈琳答说,“我们在好莱坞吃完晚饭才往回返,我当时特意看了时间,告诉她早点回酒店。”
  肖石问巩小燕道:“小燕,你们餐馆当时什么情况?为什么只有三个人看到她?”
  刘憬闻言若有所思。巩小燕道:“餐馆是杨总经理选的,过客的名字也是她起的,主要靠接待过路游客,真正吃饭人很少,尤其晚上,所以一般只留一个服务生。我那天到史坦利家吃饭,也没在餐馆。那个老太太是附近住户,有时到路边卖点小纪念品。”
  肖石又问:“除死那日本人,当时就没有其他顾客?”
  “服务生说没有。”巩小燕摇头。
  史坦利警官清楚全部过程,但郑松先开口,他又不懂中文,动几次嘴唇没插上口。肖石对方雨若道:“请史坦利警官说说吧,让他简洁点。”西方人说话啰嗦。肖石不习惯。
  方雨若用英文传述。(后文需翻译处不再说明,均直接表述。)
  史坦利警官得到机会,先说了通同情沈梦的悲天悯人话,才介绍案情。情况与案情传真差不多。不过强调了证据,尤其反复提出附近有摄影爱好者拍下沈梦杀人照。
  肖石不耐烦,皱眉问:“总共几张照片?”
  “一张。”史坦利竖起一根手指,郑重说,“不过非常清晰,可以看到沈在握刀杀人。”
  肖石眼中掠过一丝不屑,换个问题道:“死者什么情况?有夫人或女友吗?”
  史坦利道:“死者叫岛津太郎,三十二岁,是个商人。长期在洛杉矾做生意,没有犯罪记录。他已经结婚。夫人叫北原清子,也在洛杉矾,不过当天刚好返回东京……”
  “刚好返回东京?”肖石一惊,打断道。“什么时间返回?是否具备做案时间?”
  “这个……”史坦利警官摊着双手,咧着嘴说,“时间上不能排除,但所有证据,还有证人,三个证人。他们不可能全……”
  “她丈夫死了。她现在回来了吗?”肖石再次打断。
  史坦利歪了歪头。严肃说:“肖,我知道你很厉害。还当过中国警官,没错,日本女人确值得怀疑,而且她悲伤过度病倒,没再回来,只是委托东京警视厅派了个家伙,但目前掌握的证据,我是说证据已经足够,我们认为追查日本女人没有意义。”
  肖石没说话,眉头再度皱起。史坦利忙又说:“亲爱的肖,我理解你的心情,可你应该冷静。我以我家族名义起誓,所有洛杉矶警员都是正直勇敢的人,他们象蜜蜂一样认真工作,可证据太多,都摆在面前,我们必须尊重事实。”
  肖石缓了缓神情,一字一句道:“史坦利警官,我相信洛杉矶警察,可你不要忘了,警察的最终职责是保护无辜的人,而表面的证据往往会掩盖真正的事实。”
  史坦利耸了耸肩,没说话。他同情沈梦,也理解肖石,但象所有西方警察一样,相信证据超过大脑和眼睛。换言之,他最多认为沈梦有苦衷,但对杀人深信不疑。
  所有人都很不满,巩小燕甚至愠怒,但西方人古板,也无可奈何。
  肖石问巩小燕:“小燕,那服务生什么情况,他的话可信吗?”
  巩小燕很不忍心,但还是据实道:“他是韩国人,一直表现不错,平时也很热心,应该没什么理由撒谎。”
  “韩国人?”肖石脑中一闪,凝神想了好一会,才又对犹太警官道:“史坦利警官,如果我能证明其中两个证人证言无效,你们可不可以先把沈小姐释放?”
  肖石此言一出,满座皆喜。史坦利难以置信,真诚而激动:“肖,你说的是真的?”
  肖石缓缓点头,很肯定。史坦利眼中充满敬佩,昂然道:“如果真是这样,亲爱肖,我相信无论法官还是陪审团,都会非常愿意看到美丽的沈小姐恢复自由。”
  “不不!我是说现在。”肖石忙解释,“上法庭还有一段时间,我不想无辜沈小姐被关那么久,如果我能证明证言无效,你们能不能立刻释放她?”
  “哦,这可不行。”史坦利摇头,“案件已移交区检查官,除非你找到新证据或证人,否则检查官大人不会同意。事实上,法官大人已经在挑选陪审团,你完全可以在法庭上让美丽的沈重获自由,此外,如果你在法庭获胜,还会名扬美国。”
  座中人立时炸锅。小老虎嚷道:“原来的证据不可靠,为什么不可以放人?太过分了!”
  巩小燕冷冷一扫,气道:“史坦利,你帮忙,这么合理的要求都做不到,太让我失望了!”
  史坦利惶恐不已,急忙表白:“亲爱巩,我非常非常愿意帮助你们,事实上我一直在这样做,可我真的……”巩小燕目光愈冷,可怜的犹太警官只得道,“那好吧,我带你们去见区检查官,不过……这真的没用。我只能做这么多,巩,你别怪我。”
  巩小燕还想说什么,肖石起身道:“小燕。算了,各国司法程序不同,史坦利警官已经尽力,别逼他。”转过身。肖石又对郑松道:“郑老师,您可以彻底放心。案子我已经有数,真凶我不敢说,但保证可以证明沈小姐无辜。沈小姐,然后和史坦利警官去见区检查官,如果不行,沈小姐会在审判日释放。”
  审判后释放,意味着沈梦还要关一段日子,但肖石强大的自信。肯定语气,却让众人大为宽慰。郑教授感激道:“谢谢你肖律师。只要梦梦没事,多关几天也没什么,这也许是她命中劫数。”
  肖石点头,没说话。
  众人散去。刘憬叫住肖石,担心问:“肖大哥,你真有把握说服法官和陪审团?”
  两人想到一起,肖石坦率道:“我没经历过陪审团审判,是有点担心。你也知道,陪审团都是美国公民。西方人想法有时很古怪。尤其美国人。我会力争不上法庭,不过刚刚史坦利说了。需要新证据或证人,你有什么办法?”
  刘憬道:“美国夜生活很丰富,案发时才七点半,怎么可能只有三个人见过沈梦?郭在美国做过专栏供稿人,认识媒体方面朋友,我想让她写篇启示,寻找新证人,但不知道从哪方面着手。”
  这是个办法,肖石眼中一亮,把刘憬拉到一旁:“刘兄弟,你这个办法很好。我告诉你,凶手就是死者老婆。三个证人中,美国老太太说看到沈梦和日本人一起进出,实际看到就是那个北原清子,不过西方人看我们东方人都差不多,她以为是沈梦;韩国服务生在说谎,什么原因还不好说;至于杀人照片,根本就不值一提。”
  “我明白了,只要能证明还有一个女人在现场出现,案子就会重审,是这样吧?”被美国警方视为珍宝杀人照为何不值一提,刘憬不明白,但相信肖石,也更兴奋。
  “对,没错。”刘憬一下抓住关键,肖石很惊奇。
  “那好,我马上让郭动笔,再配张沈梦照片!”刘憬说完,兴冲冲去了。
  人走光了,肖石静静站到窗口,望着远处的圣佩德罗湾。
  从警察到律师十多年,他第一次接触美国司法,但很郁闷。明天要见区检查官,但没新证据之前,他已不抱希望。中国法律或许不完善,但至少有人情味,美国司法的古板已近刻薄,或许维护法律就需要如此,但他很难适应这种公正。

  次日,肖石由刘憬和方雨若陪同,到洛杉矶警局研究证人证词,随后又去见沈梦。沈梦状态不错,还能跟刘憬说笑,不过还好没再关心刘憬性生活。最后,史坦利引三人来到洛杉矶区检查署。
  美国是双检查系统:联邦检查官和区检查官。联邦检查官由中央政府设立,在州、市、县设机构;区检查官由方议会产生。两个系统各自行驶职权,互不干涉,但方案件多由区检查官负责,联邦检查官负责监督和协调,非特殊情况一般不插手。
  坐在检查官办公室,刘憬忽然很想知道这位区检查官什么样。他对美国检查官唯一印象是汤姆李琼斯的两部电影。两部影片,汤姆李琼斯扮演的联邦检查官,明知犯人无辜,仍疯狂追捕。他当时不相信,但现在信了,因为在史坦利身上看到这种精神的真实存在。
  “先生们,久等了。哦,还有一位女士。”刘憬正胡思乱想,一位黑西装男士走进。他三十多数,高大精神,略显发胖的脸看起来很友善,整个人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总之汤姆李琼斯完全比不上。
  史坦利警长站起道:“肖、刘、还有方,我给你们介绍,这位就是洛杉矾区检查长,整个洛杉矶大区最优秀的检查官,令人无比尊敬盛先生。”
  三人点头,但没有表现过多热情,因为不觉得盛先生何处令人尊敬,更谈不上无比。
  “欢迎你们,来自中国的朋友。”盛检查官很热情,和三人一一握手,又礼貌问:“喝点什么?茶、咖啡、还是其他?”
  三人客气拒绝,盛检查官没勉强。做个请坐手势,进入自己位置。
  众人坐定。盛检查官坐在自己宽大办公桌后,肘撑桌面,率先开口道:“先生们。勇敢史坦利警长已经转达你们的请求,我很愿意帮助你们,但这不可能,美国法律不容侵犯,更不会为你们做出改变,你们必须尊重,这是事实。”
  不出所料,盛检查官没等众人开口,就断然拒绝。
  刘憬心急。就想说什么,盛检查官挥手止住:“我很同情那位美丽的中国小姐。但证据确凿,她在美国领土杀人,这不容置疑。或许你们会对证据提出疑议,但这只是你们一厢情愿想法。我不能因为你们一句话,就否定整个洛杉矶警局工作。”
  众人面面相望,史坦利摊着双手做无奈表示。刘憬叹了口气,站起身道:“既然这样,就先算了吧。”众人随之而起,礼貌向盛检查官辞行。
  盛检查官感到一丝不忍。缓缓语气又安慰道:“先生们。请相信美国法律的公正。每位陪审员都是正直的美国公民,还有仁慈的胡大法官。他拥有崇高的品格,会给你们美丽同胞公正判决。”
  肖石没心情听这些,而是问道:“检查官大人,如果我们找到新的证据或证人,您是否能同意本案重审?”
  “当然,这完全符合美国法律,只要你们能找到。”盛检查官微笑欠身,彬彬有礼。
  众人施礼告辞,盛检查官目送众人离开,“叮”一声拍响桌上传声铃:“凯特小姐,请领事先生和警部先生进来吧,顺便为我们泡三杯中国茶。”
  肖石等出门,迎面走来一瘦一壮两名东方人。肖石和刘憬相互一望,又同时向史坦利望去。
  人紧迫的气质不招人亲近,他们都立刻感受到了。
  史坦利小声说:“瘦是日本领事小林;粗壮的家伙是东京警视厅派来的佐久闻警部。”
  果然如此,肖石点点头。双方擦肩而过,都不约而同放慢脚步,两个日本人显然认识史坦利,齐齐鞠了一躬,一言未发,看了看众人向检查官办公室走去。
  日本警官目光很奇怪,肖石被触动什么,忍不住回头,佐久闻也在回头看他,两人目光相集。肖石忽然道:“警部先生,请留步。”
  两个日本人听懂了他的话,居然都停住了。佐久闻看了小林一眼,欠身用汉语道:“请问有何指教?”
  肖石微微颔首,问道:“听说岛津夫人病了,不知现在怎样?”肖石没叫北原清子名字,而是说岛津夫人。
  “多谢关心。”佐久闻警部眉眼低垂,依旧躬着身,“香子小姐悲伤过度,病得很严重。”与肖石相反,佐久闻警部没叫岛津夫人,仍倔强叫着名子。
  肖石忽又问:“请问警部,岛津先生和日本战国时岛津家族是否有联系?”
  佐久闻眼神一阵恍惚,蓦抬头看肖石。肖石笑道:“警部先生不必奇怪,我以前玩过贵国的《太阁立志传》和《信长》游戏,觉得这个姓很熟悉,就随便问问。”
  佐久闻犹豫着没说话。小林领事插口道:“没错,岛津太郎正是岛津家后代,全日本最显赫的家族之一。”
  佐久闻皱了皱眉,似很不满领事插嘴。
  肖石笑笑点头:“谢谢领事先生,告辞。”言罢快步而去。众人满头雾水,连忙跟出。刘憬迫不及待问:“肖大哥,你干嘛问这个,日本战国跟这案子有关系吗?”
  “呵呵,或许吧,谁知道呢?我就是想到,所以问了。”肖石仿佛轻松不少,又说,“现在关键是证人,只要尽快把人救出来,管他谁是凶手,都跟我们没关系。”
  “对。”刘憬点头。这时候郭应该已经把启示登出去了,能不能找到新证人呢?
  接下来是两天的等待,众人牵念沈梦,都没外出,最多在方院长家附近活动。孩子们很快打成一片,多多成天领着肖石两个儿子玩,过足姐姐瘾。女人们结成好几伙,玉瑕和月如、常妹走得近;小老虎、徐燕、郭和方雨若凑到一起;田豫、杨洛和东方锦、董乐结成一伙,四女嘀嘀咕咕。田豫和杨洛还常常互不相让,也不知争什么。

  第三天,众人正在客厅喝茶聊天,门外忽传停车声。紧接听到史坦利大喊:“肖,快出来,证人找到了!”
  众人短暂惊愕,随即惊喜,肖石第一个冲出,可又愕住了。门前停着一辆大轿车(轿车形状,实际是中巴),史坦利正引着一男五女和四个孩子进门。
  “这不是……”肖石回头大叫,“常妹。快出来,看谁来了!”
  来人当然是程东一家。三家人这样相聚了。程东怔了怔,向身边问道:“竹缨,这不是当年那警察吗!我没看错吧?”
  “没错没错,就是他。比你帅多了。”谢绣缨笑呵呵走上前,“喂,还认识我吗?我帮你抓过坏蛋呢!”
  “认识认识,当然认识。”肖石感激而感慨。这时众人出门,肖石扯过常妹道:“常妹,快看。证人居然是两位恩公。缘分哪!”
  “呀。真的!”小女人欣喜上前,看了程东一眼。对谢绣缨说,“姐姐,真是你唉?”
  “可不是吗?咱们还真有缘。”竹缨心不在焉,回应一句,抬头望后面众女。常妹咧了下嘴,不无窘迫低头。
  肖石明白怎回事,扯着刘憬走到程东面前:“大哥,您怎么称呼,还不知道您名字呢?”
  程东也注意众女,打量着两人道:“别客气,我叫程东。”说完回顾五位娇妻:“这几位是我夫人,那是竹缨,后边那是千慧、夭夭、小雨、小如。还有……”哎,孩子子哪去了?程东刚想介绍,发现四个孩子已经跟肖刘两家三个小家伙凑一起了,比大人都快。
  “原来是程大哥。”肖石瞥着谢竹缨笑了下,依次点头。
  我说怎么把我扯过来,原来都是一伙!刘憬看了看程家五女,也道:“程大哥好!”
  肖石和刘憬分别介绍自家女人,方家大院喧闹无比。三个来自S市一夫多妻家庭,十几个中国大美女,居然在异国他乡凑到一起,众人惊异无比。
  史坦利见又是熟人,而且还都一夫多妻,眼睛看直倒罢了,心里一个劲郁闷。中国不是文明国家吗?怎么叫个男就N个老婆?该不是故意气我们美国吧?
  寒暄已毕,众人进门,二、三十号人,把一楼客厅挤得满满。谢竹缨一直瞪眼睛,肖石怕她旧事重提,屁股没坐稳就问程东:“程大哥,你们怎么会来洛杉矶?”
  程东指着几位夫人说:“我们正在五大湖旅行,从报上看到启示。不久前,我们到过好莱坞,也去过那家餐馆,时间应该是案发之前,而且还真见到一个女人。我们仔细看了看,肯定不是报上那个人,所以就赶过来做证。”
  众人大喜,肖石道:“程大哥,你仔细说说,当时什么情况?”
  程东想想道:“当时我们正好从那路过,因为是中餐馆,就进去了。在海外碰到同胞不容易,想聊两句。可老板不在,服务生和那女人讲话,我们买几瓶饮料就离开了。”
  “没看到其他人?”
  “没有,就两个人。”
  “听到他们讲什么了吗?”
  “听到了,但听不懂,不过他们说是朝鲜语。”
  “朝鲜语!我明白了,全明白了!”肖石喃喃自语,突然站起道,“凌姐
  上给小敏打电话,请张唐帮忙,连夜查清那个服务生家世,他们之间肯定有联系,不管查几辈祖宗,一定要查出两人之间联系!”凌月如应了一声。肖石又对史坦利道:“史坦利警官,现在已经有六个证人了,盛检查官能同意了吧?”
  “肖,你说错了,不是六个是十个。”史坦利咧嘴一笑,“你忘了还有四个孩子,天真的儿童从不会说谎!”
  儿童不会说谎?没听说过。肖石心中暗笑,又道:“史坦利警官,那就交给你了,回头我会到警察局,把一切跟你说明。”
  “没问题,我以我家族的名义起誓!”史坦利慨然承诺,啪啪跑去办事。肖石明显看出了什么。却憋肚子里不说,连续三天,都快把他憋死了。
  美国警长走了,谢竹缨瞪肖石一眼。坐到常妹身边问:“妹妹,姐姐不提醒你了吗?怎么还搞这么多女人?”
  常妹哭丧着脸着说:“你提醒晚了,我们当时已经分开了,是后来我又厚着脸皮回去的。”
  杨千慧探头问:“那证书呢,给谁了?”
  常妹重重一哼,指着杨洛说:“被她抢走了!”
  “你好意思?”杨洛偎在肖石身边,抻脖子说,“是你先跟我老公分手,我在他最失落时回来。全屋人都可以做证!”说完意扬了扬脖,又对凌月如道。“凌姐,这可不能算我翻老帐,是她先说的。”
  凌月如苦笑,常妹还想说什么。程东呵呵笑道:“我说两位弟妹,你们就不要争了,感情的事,有个磕磕碰碰也正常,大家能凑到一起就是缘分,就要珍惜。尤其是两位兄弟。”程东把话锋转到肖石和刘憬二人身上。“我们这样的家庭比较特殊。要想减少不必要争执,你们必须一碗水端平。对夫人们不偏不倚,这才能……”
  “呕!”程东正侃侃而谈,杨千慧忽然呕了一声,唔着嘴巴转身。李小如忙道:“杨姐,你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突然不舒服,对不起。”杨千慧红着脸,瞄着程东说。王夭怕丈夫尴尬,呵呵一笑道:“大家别见怪,杨姐……呵呵,可能又有身孕了。”
  “哎呀,可喜可贺……”众人立马庆贺。
  “别贺了!”谢竹缨突然打断,“她没怀孕,是被程东恶心了!”
  “竹缨你……”程东指着他,气得说不出话。竹缨你个没良心的,我白对你好了!
  众人面面相觑,随即哄然大笑。
  秦雨待众人笑完,亲昵抱住程东手臂:“大家没必要笑,这很正常,好坏就应该顺其自然。虽然我们这样家庭特殊,可人心是肉长,肯定会有亲疏,怎么可能真正一碗水端平?五个指头不能一边长,五个儿子尚且不能一样亲,何况是五个老婆?”
  “对对对!”这话立刻博得杨洛赞同,也抱住肖石手臂说,“可是我们……哎呀!”
  杨洛话说一半,忽然哎呀一声,吸引所有人目光。秦雨关切问:“妹妹,怎么了?没关系,我们这么投缘,有话尽管说?”
  杨洛瞅了瞅东方锦,委屈的说:“秦姐,你刚刚说五个,可你们两家都是五个,我老公只有四个,这太不公平了!”
  我就随便一说,这什么意思?秦雨和众人都迷糊了。杨洛甜甜对肖石道:“老公,你看秦姐都说一家五个,锦儿也喜欢你,我看今天日子挺好,你就把她娶来凑个数算了!”
  “我……”这还带凑数的?肖石准备晕倒。
  “不行不行!”没等肖石晕倒,田豫突然跳了出来,“我和锦儿都说好了,她要和乐乐一起当我老公情人!”
  “田……”刘憬正看热闹,一听这话,当时滑沙发底下。
  杨洛急争道:“你老公都五个了,还要什么情人?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还让不让我老公活了!”
  此言一出,肖石刚清醒又晕了,一屋子人都晕了。小老虎也急了,不满对东方锦和董乐道:“你们两个不守信用!都答应我妈不做刘憬老婆了?”
  田豫抢道:“郑姐,是情人,不是老婆!”
  “那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没证书!”小老虎这个来气。
  刘憬挣扎着起身:“田豫,又不听话,那是你随便说的吗?”他终于明白四个女人成天嘀咕什么,田豫和杨洛又争什么了。
  “哎呀不是!”田豫扑到他身边,可怜兮兮说,“老公,那假新闻把她们名声败坏,她们不跟你跟谁呀?再说了,她们自己都同意了,不信你问?”
  刘憬惊愕抬头。薰乐红着脸说:“无所谓了,反正我和秦队田豫从来一个战壕。”东方锦道:“我就是为了写调查报告,写完我可能随时离开,你不必紧张。”
  靠!写调查报告就可以当情人?
  玉瑕笑道:“老公,你真厉害。有了董乐,等于把S市女警队三任队长都搞到手了。”
  “哼!”郭不屑推了下眼镜,“不过是中队长而已,这也值得大惊小怪?”
  眼见刘家要达成协议。杨洛白忙一场,又想说什么,肖石道:“小洛,算了,数量不重要,兵贵精不贵多。”
  “说谁呢?什么意思?”肖石话音刚落,刘憬五个老婆加两个情人,哩啪啦把手边东西撇了过去……

  次日,肖石到警局为史坦利和奥默特局长分析案情。两人大为惊讶,敬肖石为神探。称他为“中国的艾勒里.奎恩”。当日晚七点,沈梦重审,因肖石要求,点定在离现场不远过客酒吧。
  这是一场别开生面审讯。奥默特局长慷慨把寻找真凶的任务交给肖石。程、肖、刘三家全部到场,区检查官盛先生、洛杉矶法院胡大
  日本领事小林、东京佐久闻警部,都到现场旁观了警察,小小过客餐馆挤得全是人。巩小燕热情招呼众人,还免费提供了著名中国饮料:冰红茶。
  沈梦没戴手铐。安静坐在最前排。微笑对父母和众人点头。
  小林领事抗议道:“奥默特局长。岛津先生是真正大和人,大日本优秀商人。他在贵国被害,凶手为什么没戴手铐?”
  奥默特局长大腹便便,但很有绅士风度,微笑欠身道:“领事先生,您还不知道,我们发现了新人证,旧的证词已被推翻,美丽的沈小姐是清白的,她当然不可以戴手铐。”
  “既然这样,为什么要让中国律师审案?”小林领事咄咄逼人。
  奥默特局长道:“正如您所说,他已经不是沈小姐的辩护律师,所以我们有权选择任何合适人帮助查清真凶。”
  小林领事没话了,向佐久闻警部望去,希望他能说两句。佐久闻警部满脸为难与沉重,缓缓摇头,一言未发。

  另一边,盛检查官和胡大法官也在饶有兴趣交谈。
  “法官大人,您怎么也来了?”盛检查官礼貌问。
  胡大法官道:“哦,听说那个中国律师把这里搞得跟法庭一样,我当然要来看看。”
  “您学习精神令人钦佩!”盛检查官欠身。
  胡大法官连忙摆手:“不不,我老朋友,我就是看看,现在和我们那时候不一样,年轻人都不可信任,尤其是中国年轻人。”
  “完全正确,您总是那么睿智!”盛检查官虔诚说。
  两人正说话,审讯开始,肖石和新翻译谢竹缨出场。方雨若虽在洛杉矾住过一年,但只能翻译大意,比不上谢大记者声情并貌。
  首先问美国老太太,肖石施了一礼,指着沈梦问:“斯文森太太,您认识这位女士吗?”
  “我认识,他们已经问我好几遍了。”斯文森太太热情而健谈,主动道,“那天我正要回家,哦,我每天都在路边卖东西,都是这个时间回家,我看到这位小姐和日本人进了这里,后来我到家,又在窗口看到他们出来,还在争吵。”斯文森太太向窗外一指,“那就是我家,我每天都在那个时间在阳台喂猫,所以我看见了。”
  肖石道:“您确信不会看错?”
  “当然不会。”斯文森太太有些不满,“我的眼睛很好,而且我并不老,才六十九。”
  众人莞尔,肖石忍着笑道:“是,您非常健康,我完全看得出。不过斯文森太太,您能否允许我们做个小实验,来证明你一直敏锐的眼光?”
  “为什么不呢?我现在就可以证明。”斯文森太太灌了口冰红茶,不服输说。
  “那好,您稍等。”肖石将身一让,方雨若一身白裙从后转出,肖石指着问,“斯文森太太,您现在看到这位小姐了,如果她离开几分钟,您还能认出她吗?”
  “肯定能,我现在就记住她样子了。”这实验太简单,斯文森太太不屑一顾。
  肖石笑了笑,挥手让方雨若回去。随后,方雨若、郑芳袭、田豫、薰乐、东方锦、还有没戴眼镜的郭,六人穿着不同款式白裙一起出场。
  肖石问:“斯文森太太。请您指出刚刚那位小姐。”
  斯文森太太握着冰红茶,立马看傻了,举了半天手指才道:“天哪,这些中国人怎么都一模一样?”
  周围传出一声善意的哄笑。肖石看了看旁观的盛检查官,礼貌请斯文森太太下去了。
  第二个是业余摄影师帕文,一名年轻的爱尔兰后裔,是他在自家阳台上,拍下了沈梦杀人照。他按要求带来了自己像机,一台很高档像机。
  肖石开门见山道:“帕文先生,您是位优秀的业余摄影师,又拥有如此高档像机,遇到‘杀人’这样难得的机会。为什么只拍了一张照片,而没使用连拍?”
  帕文表情立时僵住。讷讷说:“因为当时……我很紧张。”
  “不,你在撒谎!”肖石指着他鼻子说,“任何摄影爱好者都非常珍惜机会,你绝不会只拍一张。只不过是精心挑选了一张,因为你想出名,想你的照片成为杀人证据!”
  爱尔兰人急了,转了转眼珠道:“我没有,我只拍了一张!任何人都知道,一个人受伤。刀不可以拔出。会加重伤势。在我的照片里,那位小姐举着刀。不是杀人是什么?”
  肖石不屑哼了一声,对沈梦道:“沈小姐,请为大家解释。”
  沈梦盈盈而起:“没错,一般情况刀不可以拔出。但那位日本先生伤得非常重,生还希望已微乎其微。我发现他时,呼吸已完全停止,只剩微弱脉搏。这种情况下,重要的是让他恢复呼吸,多坚持一会,而那把刀刺在肺部,我拔刀是为了刺激他肺功能,让他恢复呼吸,尽量坚持到救护车到来,可很遗憾,他没能坚持住。”
  围观者默然无声,都为沈梦崇高精神打动,深深注视。
  肖石转身对摄影师道:“现在你明白了?”
  “那又怎么样?只能说我不知道。”这家伙还在狡辩。
  肖石摇了摇头,愠怒盯着他道:“那好,我告诉你,任何胶卷都有编号,我相信,只要把你那张照片上下相连的所有底片拿出,就是救人全部过程!”
  肖石说完,转身对史坦利道:“史坦利警官,我有充足理由相信,帕文先生涉嫌做伪证,我以沈小姐律师的身份,要求贵国警方协助,让帕文先生提供当晚全部底片。如果罪证确凿,请贵国给予法律制裁!”
  帕文浑身一颤,惊慌张大眼睛。史坦利叹了口气,摆了下手,两名警察把一脸刹白的爱尔兰摄影师带了下去
  一旁的盛检查官摇头不止:“上帝,一个美国人,居然干出这种事?太令美国丢脸了!”
  胡大法官耸耸肩:“我可怜朋友,这不是你的错,就象我一直说的,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可信任,不仅中国,事实证明,我们美国也有这样的家伙。”
  最后轮到餐馆服务员,韩国小伙子朴焕正。前两个证人的事实历历在目,他犹犹豫豫走上前,心内无数恐惧矛盾。
  出人意料,肖石没按常规问话,而是先把程东一家请出,然后才说:“朴先生,这几人你还记得吧?还坚持原来证言吗?”
  “我……”小伙子看着不远处两个日本人,终于低下头。
  肖石没再多问,环顾一圈道:“现在,我告诉大家本案全部事实。本案的真正凶手,就是死者妻子北原清子小姐,斯文森太太两次看到的人,也是清子小姐……”
  “荒谬,完全没有根据!”小林领事咆哮了,“你有什么证据?清子小姐为什么要杀害她挚爱的丈夫?”
  佐久闻警部制止不及,痛苦别过脸。
  肖石走到小林面前:“小林先生,找证据是史坦利警官和佐久闻警部的事,不过动机,我可以告诉你。”
  佐久闻警部慢慢阖上眼睛,已经不想看了。小林领事疑惑问:“什么动机?”
  肖石一字一句说:“种族歧视,日本的种族歧视。”
  “哄!”全场立刻哗然。美国人对种族歧视简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何况现场就有不少黑人警察。可他们实在不明白,两个日本人之间,怎么会有种族歧视。
  “你说什么?”小林更加不敢相信。
  肖石淡淡笑道:“北原小姐是日本人,却是朝鲜族。她祖父和朴焕正先生一样,是韩国茁浦里人。二战期间,北原小姐的祖父被贵国军队掳到日本做苦力,战争结束后,很多人回国,他留下了。”
  小林领事惊呆了,终于明白佐久闻警部为何痛苦了。
  肖石对周围众人道:“各位,种族歧视不仅包括肤色,还包括同肤色民族间的岐视。而且同样残酷,这一点。我相信史坦利警官的家族一定深有体会。”
  “是的。”史坦利警官昂然而起,“比如纳粹德国对犹太人。”
  “谢谢。”肖石微笑示意,又继续说:“在日本,同样存在这种歧视。而且已经几百年。先是对部落民和贱民歧视,二战后演变为对朝鲜族、汉族和东南亚各族遗民的歧视。这种歧视根深蒂固,骄傲的大和族不允许血统被玷污,其他民族遗民被迫选择隐瞒血统,包括北原香子小姐。家世显赫岛津先生显然不清楚这个事实,但在这家餐馆。他意外发现了。
  “岛津先生因为上卫生间。或其他原因暂时离开。北原小姐和朴焕正攀谈,惊喜发现彼此是同乡。于是很自然用民族语言交谈,可岛津先生回来,发现北原小姐的秘密。他愤怒了,认为家族优秀血统被玷污,离婚不可避免,他们争吵,北原小姐不堪污辱,杀了自己丈夫。而朴焕正先生,出于对族人的同情,选择b
  众人恍然大悟,但仍觉不可思议。
  肖石道:“日本作家岛崎藤村曾在其名著《破戒》中揭示这个问题。他说,永远不要说出出身秘密,要忍耐再忍耐,哪怕象荒野的狼一样死去,也要忍耐到最后。作为日本人,他的答案再深刻不过了。”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唯有两名日本人身上。小林领事和佐久闻警部低着头,脸上是深深的惭愧,不是对问题本身,是对自己祖国丑陋。
  肖石到佐久闻警部面前,盯着他说:“警部先生,你应该早清楚事实,只是为了不使祖国蒙羞,选择让无辜的中国人当了替死鬼,我说的没错吧?”
  佐久闻警部面皮一抽,猛一鞠躬:“对不起,非常抱歉。”
  肖石平静走开了,没接受他的道歉,不是不接受,是无意义。道歉对象应是所有中国人,不仅仅是他和沈梦。
  案件结束,包括盛检查官和胡大法官,美国人把最热烈的掌声献给肖石。盛检查官和胡大法官还在边拍巴掌边交谈。
  盛检查官说:“竟有这样的事,日本人真是麻烦!”
  “这没办法,我的检查官,日本人无处不在。”胡大法官说。
  盛检查官摇头道:“要是那些小岛都沉到海底就好了!”
  “没错,那样我们可以安心品尝这里的中国酒,而不是廉价饮料。”胡大法官风趣说。
  巩小燕听到谈话,满足了大法官和检查官的愿望。当晚,过客餐馆举行盛大宴会,程东、肖石、刘憬三家全体出席,盛检查官和胡大法官也被邀请,不过他们很快拿着赠送中国酒离开,他们知道自己是过客,无论这个夜晚,还是故事,都不属于他们。
  这晚好莱坞,窗外月正圆,过客餐馆无过客。正如一句起点名言:YY没关系,结局要圆满。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