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实习医生艳情录》->第八集 尘缘如梦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16章 回到从前(完)
( 本章字数:5955 更新时间:2008-7-24 10:53:00 )

  砰!
  子弹射出枪口的声音划破了这个寂静的夜……
  枪声过后,除了奔就倒在地板上的,站的人没有一个人倒下。
  屁话,警察向天鸣枪,会有人倒下才怪,就是有人倒下,绝对不会是天使的,那肯定是鸟人。
  “全部不许动,警察!”在鸣枪的同时,千篇一律的喊话,却让人乐于不疲,没有这句话,也许警察故事就没有看头了,要是直接毙了歹徒,电影里就没有这么多歹徒反抗干掉N个警察的精彩镜头了。
  干!什么时候警察的效率这么高了,歹徒中一个正准备向符飞动手的狠家伙不禁咒骂了出来,虽然忿忿不平,但他还没有这个胆子跟子弹作斗争,目前为止,好像还没有见到有人快过子弹的。
  械斗来得忽然,去得也快,事情发生不是很久,打斗才刚进行到白热状态,就来了一推警察包围了整条小巷,好像警察早就知道会有人在这里斗殴似的,迫不得己提前结束了械斗,小巷里的十五人无一不落网。
  带头包围械斗的最高警官还是那位巨大警察,原来他就认识下午和符飞他们斗殴的悍哥那伙人,想到悍哥面子问题肯定会再对符飞他们几个下毒手,所以在放了符飞等人之后,他一个人悄悄跟在符飞他们后面,果然如他所料,又发生斗殴了,他当然知道凭他一个人是不可能把这些人全部抓着的,他看一边观看着状况,一边呼叫总部支援。
  在符飞就要遭到狠手时,他当然不能坐视不理,鸣枪示警,正好总部派来的队友也到了,参与斗殴的人全部落网。
  可惜那些歹徒看起来不像是悍哥的人,这个明眼人一看就可以看出来的,悍哥要是有这些这么有前途的年轻人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只能当街调戏调戏女孩,不敢越界招惹附近另一些黑社会分子。
  这次巨人警察没有危难符飞等人,一切都看在他眼里了,如果还要把符飞等人带回警局,那就是故意刁难而不是为难了,而且五人中,还有两个好像重伤倒地了,巨人警察很好心,又吩咐了两个警察帮杜文波等人把符飞和苏情送到了离案发现场最近的武警医院,其他人,毫不留情面统统拉回警局拘留。
  刘佳欣早做好饭菜等着符飞和他四个兄弟一般的朋友回来就动筷子了,但她没有想到等到却又是符飞的另一个噩耗,她们天真的以为符飞他们录完口供,回来马上就可以享受到她精心为他们准备的可口饭菜,她甚至为符飞准备了一碟大大的鱼炒茄似……
  我们在回来路上被一群人偷袭,老大和老二重伤现在在武警医院,老大目前还晕迷未醒,老二只是皮外伤……
  网城里等来的却是杜文波从电话里传来的一个又一个噩耗,她们顾不得桌上已经快凉的饭菜,甚至来不及交代网城一声,一窝蜂涌出了网城,以最快的速度感到了武警医院。
  看到符飞头上绑着一圈又一圈的绷带,眼睛禁不住的红了起来,悲伤,担心,焦急,却又束手无策,医院里要不是不能大声喧哗,也许她们早就喊着符飞快点醒来……
  事情的经过,杜文波经过再三考虑还是全部告诉她们比较好,经过他的分析,杜文波一再肯定最后偷袭他们的肯定不是悍哥那边人,而且主要冲着苏情和符飞两个人而来的,这个从对方只对苏情和符飞下狠手而只派人拖住他们三个的莫名状况得来的,当然,最后的结论最好等警察那边的消息了。
  这里没有一个是白痴,杜文波说得好像对方跟苏情和符飞有着深仇大恨似的,是人都明白是怎么个回事了,他们两个共同的仇人是谁?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看向了冷冰冰,也许她就是一个答案。
  “对不起,是我不好,老大为了我才挨的一棍的。”苏情脸上充满了内疚,不敢看向众人,特别是和符飞关系暧昧的几个女生。符飞晕倒的主要原因,就是在混乱中为他挡住一把砍刀,分心被人偷袭一棍敲到后脑的,当时他是看到了整个经过,可惜他也有心无力。
  “不关你的事,要是发生这样的事,阿飞换成你,你也一样会这么做的……”男人之间的事情,刘佳欣懂得不多,但她可以肯定,她说的这个肯定也是个事实。
  “嫂子,我……”苏情眼睛也红红的,男子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别说了,别吵阿飞休息了,我们出去等吧!”阚莉打断苏情要说的话,在这个病房里,就只有她是有这个资格的,她是众人中唯一一位有医师资格证而且还是在这个医院工作的医师。
  还好符飞只是被诊断为暂时性晕迷,除了轻微脑震荡及软组织挫伤外并无其他伤情让大家稍稍放下一点心。
  好事多磨人,坏事传千里,符飞住院的事又传遍了整个武警医院,无论认识不认识符飞的武警医院工作人员,都知道有这麽一个实习医生和人斗殴被打住院了。
  而杜文波也从警察局那边得来了消息,全部罪犯都被保释,口供上只是一般的争吵后发生斗殴,也没有说明那些人的底细,杜文波只打听来对方的来头很强大,就一个律师不到三十分钟就把十个人都保释出去了。
  夜已深,除了借故带文秀离开的冷冰冰,其他人也纷纷回去休息了。
  武警医院职工宿舍楼边最偏僻的一个角落里,楼前的闪亮的路灯对这个角落也是爱莫能助,黑暗是那角落的一切,寂静是那角落的代言。
  此时此情,两条人影却不适时的出现在这个角落,透过夜幕,看不清两个人影长得个怎么模样,但可以模糊的分辨出是一男一女。
  “今天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什么今天的事?我今天一天都在科里上班。不信你可以到科里随便找人问下。”
  “你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我问是不是你找人做的?”
  “我有什么瞒得过你,我说了我今天上了一天的班,这么晚了你找我出来只是问我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麽。”
  “姓周的,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今天符飞他们发生的事,除了你家养的那些狗做的,还有会有谁……”
  “冰冰,我……”
  “别叫我冰冰,你只要跟我说是不是你做的,是或者不是!”
  “你才认识他们多久,他们就对你这么重要?我们从小就认识,可你这几年来从没把我放在心上,你知道我一直喜欢……”
  “停,我的事不要管,你的事我也不想管,但如果是你伤了我的朋友,那我……”
  “朋友?哈哈,你把他们当你的朋友,那你当我是什么?当我什么……”
  “……”
  “没错,是我叫人做的又怎么样,这次他们没死算他们命大,但下次,哼,恐怕没有那么好运了!”
  “还有下次?你……”
  “怎么,你心疼啊,不弄死他们我是不甘心的,不弄死他们你是不会回到我身边的……我一定要弄死他们,哈哈。”
  “你,你……你现在更加不可理议,我警告你,这次算了,还有下次我就告诉阿姨……哼!”
  “嘿嘿,想告诉我妈,嘿嘿……”
  “放开我,你要干什么……呜呜……”
  “既然你无情那就别怪我无义,靠……呜,臭娘们,敢阴我……”
  一个高挑的芊细的身影慌乱向外跑去,一个黑影弯着腰,似在痛苦的呻吟着,而在眨眼间他站了起来,向着同一方向追去,步伐快而急,黑暗的角落上独留着一阵咒骂声。
  角落的事件落幕,武警医院的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的符飞体能渐回归正常,有着似乎就要醒来的迹象。这样的好消息认识符飞的人都不会放过的,无论是否是在上班,都围在病床旁边等符飞醒来,他们没有辜负符飞的期望,当他第一眼睁开时,还是那一些熟悉的身影,一个一个看去,每个人都露着惊喜的表情,怔怔的看着他,硬是没有人说出话来。
  好像少了一个人,是冷冰冰,老二也受伤了呀,看到苏情也一样绑着绷带,符飞第一想到的是苏情也应该和他一样该得到的待遇,喜欢的人应该守在身边才是!
  “嗨!”符飞努力挤出一点笑容,对着众人摇摇手打了声招呼,其实他的皮外伤不是那么严重,并不阻碍他手部的活动。
  “你们……”
  “砰……”
  符飞正想向大家表示他没有事时,病房的门被人大力的推开了,一个实习护士慌慌忙忙闪了进来,从大家惊愕的眼神中知道病房里的人应该跟这个实习护士并不熟悉,要知道她是实习护士,是因为实习护士的上班服颜色是粉红色的,与其他工作人员的白色不太一样,所以很好分辨出进来的是个实习护士。
  那个小护士好像也没有想到病房里有这么多人,慌乱的眼神一愣后,下气接不了上气喘着道:“不……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慢慢说。”老大受伤躺在病床上,出来说话的又落到了杜文波身上,他疑惑的眼神里大概也是和众人一样,只是看着这个实习护士有点眼熟,但并不认识她。
  这个实习护士鲁莽的闯了进来,成功的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文秀也是一样,不过她和众人有不同的是,她认识这个实习护士,但在反应上她就慢了别人一拍,直到杜文波说完话她才认出了对方其实就是她一个宿舍的。
  “王姐姐,你有什么事麽?”文秀走到实习护士前,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秀儿,你冰姐姐出事了……”实习护士终于喘过了气,抓着文秀紧张的说道。
  “什么?”文秀脑子一下当了机,怎么事情都发生在一块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说……”不顾身上的伤,苏情冲到实习护士前,摇着她无比紧张的说道。
  杜文波也在一边,看到苏情这个蛮牛就要把人家小姑娘给摇晕了,赶紧分开他们两个,道:“慢慢说……”
  实习护士见到苏情如此的紧张冷冰冰也不禁愣了下,直到杜文波的提醒才醒来,跟着,她把她看到的一切如实说了出来。
  原来她今天上夜班,她换好衣服出来的路上,看到冷冰冰急急忙忙从黑暗跑出来正奇怪呢,忽的黑暗中又跑出一个男的,追上冷冰冰后一掌后脑把冷冰冰敲晕,扶住软倒的冷冰冰后鬼鬼祟祟的看了四周,就把冷冰冰扶着向宿舍的后门走去。
  那时,她也看清楚了那个男的就是周显卫了,关于周显卫冷冰冷等人风风雨雨她也听说过,而且她又与冷冰冰同个宿舍,虽然冷冰冰从不和她们这些舍友多交流,但她们还是看出冷冰冰是不喜欢周显卫的,现在这个情景怕是周显卫要对冷冰冰不利。她偷偷的跟在周显卫后头,直到看到他扶着冷冰冰走进一家宾馆后,她就意识到要发生了什么,她一个女孩子家可不敢上去阻挡,最后想到了与冷冰冰关系最好的文秀,还有传言冷冰冰的男友……
  实习护士话还没有说完,苏情已经冲了出去了,跟着他的还有陈康诗和何世强,后面两个人是担心苏情的伤势,现在苏情这么冲动,这个周显卫也不是简单的角色,不得不跟着怕出了什么意外。
  “那个宾馆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什么时候,符飞已经站在了那个实习护士的身边。
  “好像……好像叫春来宾馆……”实习护士回忆了下,不太确定的说道。
  “老四,我们也走……”符飞给了杜文波一个眼神,起身先走然后又回身挡住了他身后的一众女孩子,劝道:“你们不要跟着来了,在这里等着,我们去去就回来……”
  “嗯,小心点。”
  符飞自信的眼神让她们想起了以前那个神采飞扬,一切问题都难不倒的符飞,使她们忘记了符飞才刚从病床上醒来,她们选择了相信符飞的话。
  出了武警医院的后门,符飞和还没有找到门路的苏情他们会和后,一会儿在众多的宾馆中找出了春来宾馆,五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加上两个还绑着绷带,宾馆的迎宾员根本就不敢阻挡,反而殷勤的把符飞五人引到了周显卫开的那个房间。
  破门!呃,不是,是那个迎宾员用钥匙先打开房门,苏情一脚拽开了房门。
  正对着房门的大床,周显卫正赤着上身正趴在冷冰冰身上,破门的声音明显吓了他一跳,等他回过身来看到门外的人,他就知道今天的事不会善了。
  他并没有抓冷冰冰来做人质,他知道符飞的厉害,但并不代表他怕了现在已经受伤的符飞,至于其他的人,他一向都不放在眼里的,他甚至认为他就是打不过这几个已经受伤的人,至少也能脱身的。
  于是,他选择了先下手为强!
  可惜他估错了符飞等人的实力,高估了他的能力,符飞还没有出手,他已经被愤怒的其他人干翻了,他至失去反抗力前都不相信他是那么不堪一击。
  替冷冰冰拉好衣服,苏情对还在晕迷中的冷冰冰束手无策,是让她在这里还是要抱着她回医院。
  “让我来……”此时,符飞出头了。
  轻轻拍了冷冰冰的几下后背,符飞收手站立在一边,道:“马上就醒来。”符飞当然有这个自信,别看这轻轻的几下,其实里面包含着很多他自己也解释不清的东西,那就是练了多年的真气。
  确实,符飞才收手,冷冰冰就醒过来了,看到屋子里一切,她也明白了,感激的对赶来救他的五人抱与一笑,那是一个苦笑,但对地上的周显卫就没有那么好脾气了,但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对待这个与她青梅竹马的男人。
  “老二,你先送冷冰冰回去,他就交给我们处理。”符飞发话了,不可抗拒的语气。
  苏情当然知道这个是老大故意的,这个也是他难得的机会,他也没有理由拒绝的,但他总觉得好像有点不一样的,不是因为等下要与冷冰冰的相处,而是来自符飞,那种感觉他也说不出来,他只是奇怪的看了符飞一眼,以不是重伤的伤者身份牵住冷冰冰的手,轻轻的道:“冰冰,没事了,我们先回去吧。”
  “你们不会对他怎么样吧?”冷冰冰看着倒在地上的怨恨看着他们的周显卫,担心的问道。
  “放心,你们先回去吧!”回答的还是符飞。
  现在是法制社会了,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吧,冷冰冰临走前,深深的看了周显卫一眼,说不上是深深的惋惜还是无比的怨恨。
  “老大,怎么处理这厮,交给警察吗?”杜文波等到苏情和冷冰冰走到看不到人影了,问身边的符飞道,他总觉得现在的符飞给他的感情不一样,一定有更好的办法对付周显卫。
  “不用,他进去还是会出来的,就像上次一样……”符飞轻轻的摇头道。
  “上次?”杜文波惊疑的看着符飞,脑子一闪,上次周显卫那事符飞不是都忘记了麽,怎么现在记得了,难道说老大恢复记忆了,肯定是的,今天晚上那一棒的结果就是帮助老大开脑了。杜文波想到这里,惊喜大叫道:“老大,你恢复记忆了?”
  “唔!”符飞肯定的点点头。
  “啊!”杜文波,何世强,陈康诗虽然有这个准备,但还是兴奋的叫了起来。
  “那得回去好好庆祝下了,哈哈,嫂子她们知道了肯定很开心……”杜文波忘情的扑在了符飞身上,老大这样的怪物才不会在乎身上那一点皮外伤的。
  疼……疼……符飞心里大叫,但他还是和三兄弟紧紧抱在了一起。
  “今天高兴,就放你一马……”杜文波踢了杜文波一脚,呸的给他一口痰,“老大,甭废话了,我们回去找嫂子他们庆祝去……”
  “当然,不过走之前我想先做点事情,让人长长点记性,别以为我们兄弟是好惹的!”符飞拨开兄弟三人,走到周显卫身边,二话不说,一脚往周显卫的裤裆跩去。
  “啊!!!!!!!”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声响遍了整个南海市!
  返院路上。
  “我!符飞又回来了~~”
  “我们的老大回来了!啊啊啊啊……”
  四人手搭肩肩挨手走在回武警医院的路上,欢笑洒满了他们经过的每个地方!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