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暧昧》->正文十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四百章 暧昧的结局(全书完)
( 本章字数:13391 更新时间:2008-7-13 16:03:00 )

  
  听到外面有王国的王室骑兵卫队指名道姓找我,我当然要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徐婉华不放心,便和威姐的母亲李仪一起跟着我出了湖边园区,来到了庄园主楼前的广场。
  老远看到,广场中间果然有一只制服笔挺的骑兵队。人数大约十多个,此刻都已下马,整整齐齐,军容严肃的站在地上。
  庄园里已经有很多人看到了这支王室卫队,正好奇又敬畏的在四周探头探脑的观看。几个年长,在家族中地位颇高的郑家妇女已经过去询问。我刚刚走出来的时候,竟然看到几个郑家的妇女弯腰对一个身穿白色制服的年轻军官行大礼。
  其他骑兵卫队成员身上穿的都是海蓝色的军制服,只有这个年轻军官穿的是白色的。看来,这个年轻军官一定是这只骑兵卫队的长官了。
  远远的看去,这个年轻军官的身形还真有点眼熟。可是我来普林斯顿只不过短短几天,除了郑家庄园里的人,我其他一个都不认识。怎么会在王室的卫队里,有我眼熟的人呢?
  走得近了,那年轻军官的面貌逐渐清晰了起来。仔细一看,哈哈,原来是约瑟夫!那个我在海里救上来的年轻人!

  这下,我心里的疑虑尽去,原来约瑟夫是王室卫队的军官,他曾说过要来找我感谢救命之恩的,没想到他果然说到做到,现在就来了。
  我惊喜之下,老远就打起了招呼,挥手高声叫道:“约瑟夫!”
  约瑟夫正在给郑家的这几个妇女回礼,听到我的叫声,他连忙转头一看,立刻。他也高兴的挥手大叫:“嗨!俞先生!”
  我加快了脚步迎向了约瑟夫。约瑟夫也大步向我走来。相近时。我伸出手本打算和他握手的。但约瑟夫更是热情一点。竟然张开双手就给我来了个熊抱,哈哈的笑道:“噢,我的朋友,我的救命恩人,见到你真的太好了!”
  我汗了一个,只好拍了拍约瑟夫的后背。笑着道:“约瑟夫,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刚才听说有人找我,我还真不知道就是你呢。”
  约瑟夫哈哈大笑,也是重重的拍了下我地后背。这才放开了我。道:“我说过一定会来登门拜访的嘛。再说了,你借给我的马还在我这里,今天我一来是登门道谢,二来是将白马物归原主。这三来,我诚心诚意地,想来和俞先生交个朋友。”
  我笑道:“道谢就不必了,交朋友我非常欢迎,我这儿别的没有,可是有点中国的好茶,我们中国人讲究以茶待客。以诚待人。我们一起喝过了茶,那就算是朋友了。”
  约瑟夫喜道:“好啊。我一直都对神秘地中国很感兴趣,家里也经常收集些中国的东西。这次来,也想听听俞先生再说说中国地事情。如果可以。我还想向你请教几个问题呢。”
  我道:“请教不敢当,我们一起喝茶聊聊吧。对了。光顾了说话,都还没请你进去坐坐呢。约瑟夫,你和你地士兵,就一起光临一下寒舍吧?”
  约瑟夫笑着摇摇头道:“他们就算了,人太多,会给俞先生带来麻烦的。”说着,他转过身,走回去对着这些骑兵大声道:“我要和这位先生进去说话,你们原地待命,可以休息一会儿,但严禁骚扰庄园的住民。”
  这十几个骑兵立刻原地立正。整齐大声的回答道:“是!殿下!”
  我一呆,心想殿下?什么殿下?

  正疑惑间,约瑟夫已经牵着我的那匹白云驹笑呵呵地走回来对我道:“好了,就让他们待在这里好了。俞先生,白马物归原主。请收好。对了,你家在哪儿呢?”
  我只好做了个请地动作。一边接过马绳。一边笑道:“就在前面不远,跟我来吧。”
  虽然心里疑惑,不过现在也不好就这么当面问他,等一会儿到了中华楼坐下后,再慢慢问吧。
  我和约瑟夫一起动身走向湖边园区,徐婉华和李仪就站在不远地地方,一脸惊讶地看着我和约瑟夫。来到她们面前后,我笑着对约瑟夫介绍:“约瑟夫,这位是我的岳母徐婉华徐女士,这位,是我们家的管家李仪李女士。”
  约瑟夫当即走向前,笑着抬起了徐婉华的右手低头施吻手礼。恭敬的道:“尊敬的夫人,请允许我向您表示最真挚的问候。我叫约瑟夫.普林斯顿,是您女婿的好朋友。”
  徐婉华好像有点惊呆了,愣了半天,才期期艾艾的道:“你是……约瑟夫王储殿下?”
  约瑟夫呵呵笑着抬头,本来好像要谦虚两句的,猛然间看清了徐婉华的相貌。竟然马上呆住了。手抓着徐婉华不放。好一会儿才赞叹地道:“夫人,您真是俞先生的岳母?象您这样美丽的夫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啊!”
  徐婉华顿时有点尴尬了起来,忙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微微弯腰回了一礼,笑着道:“殿下客气了,您能光临寒舍,真是让我等小民受宠若惊啊!”
  约瑟夫笑道:“哪里,俞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这次来,就是来感谢他的救命之恩的。”
  “是吗?我女婿他……还救过殿下的命?”
  徐婉华惊讶的目光,说着便看向了我,我只好做了个无辜的动作,表示我也不知道原来这个约瑟夫,竟然还是什么王子王储的。

  在这种场合,徐婉华也没办法直接问我什么。客套了几句后,领着约瑟夫一起向中华楼而去了。我把白云驹交给了威姐的母亲,走到了约瑟夫的身边低声道:“喂,约瑟夫,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约瑟夫得意的一笑,也是低声道:“我没告诉过你吗?呵呵,对不起,其实我是王国的储君,普林斯顿未来的国王。”
  我当场汗了一个,真没想到。我从海里救上来的那个光屁股男人,竟然是普林斯顿王国未来的国王,只是他堂堂一个王国储君,怎么会一个人掉落大海,还差点淹死?
  约瑟夫又道:“俞先生,其实我上次没告诉你,是因为我那个样子太丢人,不好意思和你说真话,现在你知道了,不会怪我这个人不诚恳吧?”
  我笑道:“怎么会,那种时候。换了我我也不会说的,殿下,您不必在意这个。”
  约瑟夫笑道:“你不是王国的公民。就不要叫我殿下了吧?我可是诚心诚意想要和你交朋友的。你要这么生分,那我们这个朋友还怎么做?”
  我一想也是。虽然这约瑟夫地位崇高,可我又不是他的子民,用不着对他心怀敬畏,于是我笑道:“说地也是,可既然是这样,那你还叫我俞先生?要说生分,也是你对我生分吧?”
  约瑟夫哈哈一笑。道:“我听说过中国有句古话。叫什么君子之交淡如水。还以为中国人朋友相交。都要客客气气的呢。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以后我就称呼你俞闪好了。对了。你几岁?我还听说过中国人意气相投时,就要义结金兰地。你救过我地命,我们又曾经坦诚相见。不如就拜个天地,结义为兄弟吧?”
  我忍不住哈地一声笑了起来,这约瑟夫。还真有意思,不知那儿看了几本中国地武侠小说,就想学古代中国侠客地风气了,还拜个天地呢,哈哈!
  义结金兰就不必了。不过这位王储殿下的直爽。让我非常地喜欢。如果真能和他成为知交好友,也是一件令人愉快地好事。

  到了中华楼,由于约瑟夫地身份高贵。所以徐婉华也按最隆重地待客之礼接待了这位王国储君。
  本来徐婉华还挺奇怪我什么时候救过这位王储的命。可是威姐看到约瑟夫后,马上就偷偷告诉了徐婉华事情地经过,徐婉华眼睛一亮,马上笑眯眯的,不知想到了什么诡异的事。
  在和约瑟夫地喝茶聊天中。他告诉了我那天为什么会一个人落在大海里的事。原来约瑟夫这人风流好色,就在那天他结识了一位美丽的少女。使出手段泡到手后。就带着她一起驾游艇出海游玩。到了大海上,他们就脱光了衣服疯狂地做爱。正做得销魂之际,这少女忽然一把将约瑟夫推下了大海,然后就自己开着游艇跑了。
  但她没想到,约瑟夫是个游泳健将,虽然落水却并不慌乱,凭着一股求生的信念,他奋力游回了普林斯顿岛。当然,要不是正好我当时在岸边,约瑟夫还是会葬身大海。
  约瑟夫当晚赶回王宫后,就立刻亲自组织卫队去搜捕这个少女。王国太小了,很快第二天就抓到了这个企图谋杀王国储君地罪犯。约瑟夫当即提审,少女说出了实情,原来这少女有个姐姐,三年前曾经是约瑟夫的情人,只是过了一段时间,约瑟夫发现这个女人心眼不好,就给了她一些钱,表示分手算了。可这女人一心想着要当王妃,说什么也不肯分手。一直死缠着约瑟夫。约瑟夫心地善良,本来也就没想怎么的。只不过尽量躲开这女人也就行了。可是这件事被约瑟夫的母亲,当今王国的王后知道后,为了王室的尊严,就立刻剥夺了这女人王国公民的身份。逐出了普林斯顿岛。后来这女人嫁给了英国的一个酒鬼为妻,整日被酒鬼丈夫殴打辱骂,生活很不幸福,没过两年,便郁郁而死。姐姐的死。被这位少女归咎为约瑟夫地无情和冷酷。当年她还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现在长大成人。便来报仇了。找个机会,故意接近到约瑟夫的身边。约瑟夫风流成性。对美貌的少女当然没有抵抗力。如此一来,便发生了这次谋杀案。

  约瑟夫说完后,不胜唏嘘地道:“唉,我真没想到她竟然是为了报姐姐的仇来的。她姐姐的死,我也有亏欠的地方。当年我没有全力阻止我母后地干预,事后也没有去关心过她,有这样的报应,也是我活该!”
  看到约瑟夫神色黯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只好默默地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表示了我的慰问。
  不过。约瑟夫天生就是个乐天派,这件事说完后,他便又兴高采烈地和我聊了起来,言谈中,他似乎真的对中国非常感兴趣。不断的问我现在中国国内地发展情况。我也就我所知道的。详尽地对他介绍了一番。

  很快,我又见识到了约瑟夫的风流本性。因为我那三姐妹的会议终于结束了。首先下来的是我的可人,她见到家里来了客人,便过来打了个招呼。我站起来为约瑟夫介绍了一下,这时候我还不知道她们三姐妹商谈的结果。便没有说她是我的未婚妻。
  约瑟夫见到可人,一时间惊为天人,当着我的面。竟然殷勤的过去搭讪起来。无奈之下,我只好一把拉回了约瑟夫,低声告诉她,这个女人是我的未婚妻,请不要有非分之想。
  约瑟夫听到后,一脸的艳羡,可人告辞离开后,他不胜嫉妒地对我道:“俞闪,你未婚妻真的好美。老兄你艳福不浅啊!”
  我哈哈一笑,正要谦虚两句,楼上又下来了大姐郑可想,见到我有客人,也过来打了个招呼。大姐的成熟性感,照样让约瑟夫眼睛都亮了,我看他不由自主地就过去准备施展他的风流手段,吓得我赶紧再一次将他拉了回来,告诉他这位也是我的未婚妻。
  约瑟夫听说后,脸都几乎绿了,不敢相信地看着我,仿佛我就是王国的仇敌似地。正在这时,可然又从楼上下来,看到了约瑟夫,笑着道:“雨伞,这位先生是谁啊?”
  可然一出现,约瑟夫当场张大了嘴巴,好像被她的美貌惊得呆了。接着他一脸地兴奋,拔脚就想过去自我介绍,可是刚刚迈出一步,他忽然又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小心翼翼地问我:“这位美丽的女士。你不会告诉我她也是你的未婚妻吧?”
  我呵呵一笑,道:“不好意思,其实我正想说呢。她的确也是我的未婚妻。”
  约瑟夫表情顿时石化,呆呆地看着我。仿佛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可想可人听我介绍说这人竟然是王国储君,都是惊讶不已。恭敬的弯腰施礼后,不敢再待在这里,一起告退而去。约瑟夫老半天才回过神来,我看他抓狂地对我道:“你……你你你又不是王国的公民,啊!真没天理啊!”
  我呵呵笑着,简略地把我和这三姐妹的爱情经过对他说了一遍。约瑟夫听着听着,脸上从嫉妒艳羡,变成了感动和高兴。
  当我说到了正头疼怎样加入王国国籍时,约瑟夫哈哈大笑,道:“太好了,我还正发愁用什么来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回头我就回去和我父王说这事,保证特批你加入我国国籍。”
  我一听大喜,忙站起来感谢约瑟夫的帮忙,这件事,别人或许会办得很艰难,可是对这个王国未来的国王来说,那就是小菜一碟。本来我还打算要求别人帮忙地,没想到无意间救了一个人,这事竟这么简单就解决了!
  不多久,约瑟夫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站起来告辞而去,我一直送他到了庄园地大门之外,才目送着他地马队远去。
  回来后,三姐妹围住我,纷纷询问我是怎么认识这位王国储君的。我只好把那天晚上被可然捉弄抛弃后,无意间从海里救了这位储君的事说了一遍。说的时候,我的岳母徐婉华也在一边听着,一边听,一边摇头苦笑,喃喃地道:“天意啊!天意啊!我这三个女儿,终究是逃不过你的魔爪呀!”

  吃过了晚饭,我把三姐妹统统叫到了我地房间,先是坦诚了自己想要娶她们三个的想法,然后问她们是否都愿意和我一起生活。这时候的三姐妹,已经相互都清楚了彼此之间和我的关系。下午的会议,她们也达成了谅解和协议。所以虽然个个恨我地花心,不过还是都表态愿意嫁给我为妻。狂喜之下,我抱着三姐妹。每个人都亲了一下。害得还很不习惯当众亲热三姐妹纷纷大发娇嗔,人人羞红了脸追着我打闹了一番。
  自此,我的幸福生活从这时候就算开始了,只等我成为王国地公民后,再得到她们父亲的同意,我便可以和她们成亲。

  接下来几天,我享尽了快乐的后宫生活,每日里就是和我这三个未婚妻幸福的在一起,没有了隐瞒,没有了顾忌,真是随心所欲,快活无比。我可以一手抱着可然,一手抱着可人坐在大树底下乘凉,大姐微笑着就坐在我的前面,把一片片切好地西瓜温柔地放入我地嘴里。我还可以和三姐妹一同骑马出游,在一望无际地草原上尽情地奔驰和欢笑。玩累了。我们就一起躺在蓝天白云下。回忆着那些美好地往事。
  到了晚上,我就成了国王,这时候,三姐妹的母亲基本上已经不来管我们了。我肆无忌惮的随意潜进她们某一个人地房间,尽享女人地温柔和娇媚。当然,由于有丈母娘的事先警告,我还不敢这么早就给可人破身。不过为了以后婚后生活的性趣,我已经开始了对纯洁的可人进行调教和熏陶。饶是可人单纯的象一张白纸。还是羞人答答地学会了打手枪等一些她以前死都不敢做的事。
  三姐妹中,最放浪地就是可然了,这天生的小狐狸精。自从尝过了性爱滋味后,竟然疯狂地迷上了这种运动。几乎每天晚上,她都要暗示我半夜到她的房间里去。有时候我为了搞平衡而没有去。她竟然大白天的趁没人注意就会把我拉到了那个粮仓里去。
  去干什么?这还要问吗?

  不到一个星期,我果然被普林斯顿国王特批得到了王国国籍。约瑟夫自那以后,也是一有空就跑到我这儿来找我。我和他很快就真正成为了一对好朋友。经常性一起游玩。一起聊天。不久,还受邀去了王宫做客,认识了当今王国的国王和王后。老国王为了感谢我救了他儿子的命,竟然授予了我子爵的爵位,并赏赐了一处小型庄园给我。从此,我就成了王国的贵族,加上我和王国未来国王的铁杆关系。王国里人人见了我,都要尊称我一声俞爵士。
  得到了那处小庄园,我就打算休整一番,重新建造一幢舒适的洋楼,将来我娶了三姐妹,就可以搬来这里居住。等我安顿好后,还可以把我的父母和妹妹接过来一起生活。我母亲和关心都是女性,加入王国国籍不是问题,我父亲虽然有些麻烦,可等到我那朋友继承了王位后,以我们的关系,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哦。有件事还需要说一下,约瑟夫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感兴趣,原来是想在中国搞投资。在他的鼓动下。后来我和约瑟夫合资在中国成立了一家公司,几年后。就发展壮大为一家大型国际集团。约瑟夫是后台老板,我是集团的执行总裁。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了,这里就是说明一下,不再细表。

  快乐地日子其实也没过多久,大约半个月后,这时候大姐已经回欧洲继续工作很久了了。这一天,大约是下午快四点钟左右,我骑着马从我的小庄园里出来。庄园的休整重建工作已经开始,我视察了一下,感觉还满意,就想早点回去我和的爱人在一起。
  我的庄园离郑家庄园大概有十几英里远。就在王室牧场的附近。我骑着约瑟夫赠送我的那匹银剑,慢悠悠的走在草原中地马路上。
  不多久,我来到了郑家牧场边,正骑着马拐向郑家庄园,忽然,我看见远处放牧群马的牧马少女中,有一人打马就向我奔来了。
  “雨伞哥,雨伞哥!”
  牧马少女老远就冲我叫着,听声音,我就知道肯定是郑莉莉这个牛皮糖。这段日子,她明知道我是她那三个堂姐的未婚夫。可还是不断地来纠缠我。我都好几次明确告诉她不要再这样了,但郑莉莉置若罔闻,仍然锲而不舍的想成为我第四个未婚妻。
  听到她的声音,我汗了一个,就想催马赶紧逃走。可是我坐下的银剑见到了白云驹,竟然欢嘶了一声,小跑着来到了栏栅处,欢天喜地的等待自己地伴侣过来。
  这……这个畜生。见到了情马,竟然连主人的话都不听了!
  我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只好眼看着白云驹奔到了我的面前。却见郑莉莉一脸被阳光晒的通红,神情兴奋。笑着对我道:“雨伞哥,你怎么才回来啊?家里来客人了,听说都是相熟的人哦。”
  我一呆,道:“我相熟的人,谁啊?”
  郑莉莉嘿嘿一笑,道:“我不认识。是可想姐带来的。都是女人,和她们打了招呼。纷纷都问我你在不在呢。”
  我……我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苦笑着道:“是吗?可想……回来了?她带了人来,怎么事先不和我说一声?”

  说着,我不管银剑和白云驹正在交叉脖子亲热。一拉马绳,就催马赶向了郑家庄园。郑莉莉竟然也打马跟着追上,叫道:“雨伞哥。那些女人都是你的未婚妻吗?既然你已经有那么多女人,那为什么还要拒绝我呀?”
  我不理她,只是催马越奔越快。郑莉莉还要牧马,追了一段路后。只好停了下来。转眼,我已经奔进了郑家庄园。下了马后。早有女仆过来牵马进马房。我则小跑着来到了中华楼,还没进去。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一阵熟悉的银铃式的笑声。
  听到这个声音,我心里狂喜,这不是关心的声音吗?她怎么到这里来了?
  惊喜之下,我一下子冲进了院子,看到果然是我的妹妹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她的身后,可然正满脸通红的追着她打。
  我一下止住了脚步,喜极而叫:“关心!天哪,你怎么来了?”
  本来奔跑中的小关心猛地转过了身,马上就和我的目光对住了,刹那间,她脸上似绽开了一朵幸福的花,张开双手向我扑了过来。
  “哥!”
  关心只叫了这么一声,已经似乳燕投林般扑进了我的怀里,我也是激动之极的伸出双手紧紧抱住关心娇小的身躯,不敢相信的道:“真的是你?大老远的,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关心一下子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开心之极的格格笑着道:“哥哥最坏了,自己一个人在这里风流快活,却把妹妹留在家里受苦,我才不干呢,不来这里看住你,我不甘心!”
  我……我汗!只好笑着按老习惯在她已经成熟丰满的翘臀上轻拍了一记,道:“什么受苦?让你在家里照看父母,难道就这么不情愿吗?”
  关心小屁股被揍。只好小猫似的叫了一声。羞红着脸嗔道:“大色狼。我这才刚来呢,就知道占我地便宜。”

  这时。可然也已经走到了我们的面前,看着我脸上似笑非笑的道:“呵呵,兄妹俩挺亲热的哈,雨伞,怎么回事?夏小雨白云她们,怎么都来了?”
  我……我再汗!夏小雨和白云都来了么?我不知道啊!
  我一脸无辜的表情,正要问个明白,忽然听见中华楼里有人呵呵笑道:“哎哟,咱们的俞爵士回来了。俞爵士恭喜你啊,听说要娶三个老婆,真是艳福不浅那!”
  我……我艰难地回过头,却见从中华楼里笑嘻嘻走出来地,正是我以前的准情人夏小雨,接着,我看到大姐和薇瑞丝一起笑着跟了出来。
  薇……薇瑞丝?她怎么也来了?
  我只好赶紧放开关心,苦笑着对她们打了个招呼:“夏总,薇瑞丝,怎么你们都来了?”
  薇瑞丝笑着走到了我的面前,道:“公司刚刚成功的举办了一次服装展销会,效果很不错,获得了商家的一致好评。郑总一高兴,就放了我几天假,所以就跟着来这里玩两天。”
  夏小雨却哼道:“怎么,我来这里,你不欢迎吗?”
  我哈哈的苦笑,只好道:“怎么会?你们来了,我很高兴,哈哈!”
  说着,我悄悄的拉住了大姐的手,急急把她待到了一边低声道:“姐,怎么回事啊?你怎么把我妹妹和夏小雨她们都带来了?”
  大姐嘻嘻一笑,道:“不关我地事啊,那天我好好的在工作,忽然她们就来了。七嘴八舌的,说一定要我带她们来找你。都找到我这里了,我也不好拒绝啊,只好就这么都带过来了。”
  我晕倒!这大姐,难道不清楚这些女人都和我有暧昧关系的吗?你把她们带过来是轻松了,可我怎么办呢?

  郁闷了半天,我正想问她打算怎么办。忽然中华楼里又走出来两个人,一个白衣飘飘,仿若仙子,正是白云。另一个……我的天,竟然是……茜茜!
  茜茜看到我,好像还有点害怕,远远的站住了,轻轻的叫了我一声:“雨伞哥!”白云则落落大方的走了过来,深深地看这我,笑道:“雨伞,我们又见面了。”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最后只好哀叹道:“我说,你们是不是都串通好了,怎么一下子都来了?”
  白云呵呵笑道:“说是串通,不如说是一起商量的结果吧。自从你走了后,我们这些孤独的女人就经常性在一起会面聊天。时间久了,大家都成为了好朋友。都是爱你的人,在一起也有共同语言。只是有时候想想气不过,凭什么你在这里风流快活。左拥右抱,却把我们丢弃在国内不闻不问?所以啊。大家商量的结果,就是一起来这里找你和你那三个女人评理。都是女人,为什么你只要她们,不要我们?”
  我惊得全身汗流浃背,急忙看了一眼旁边不远正在咬牙切齿的可然,慌得期期艾艾地道:“这……这……这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当时,你们……你们不是都同意了解了吗?”
  夏小雨哼了一声道:“什么说好了?我们那是被你欺骗的!你跟我们说过这里是可以一夫多妻的吗?既然你能娶三个老婆,为什么不能娶第四个,第五个?”
  我额上汗如雨下。天哪!这还要不要我活了?我搞定三姐妹这是多不容易啊,你们这一来,不尽给我添乱吗?
  “好了好了,既然来都来了,大家就在这里暂时住下吧。我知道你们都是受害者,都是被雨伞这小子始乱终弃的,要开批斗会,也等晚上在说吧。”

  说这话的人,正是我的丈母娘徐婉华,却见她和可人一起走了出来,正招呼大家回客厅里坐。
  我看到可人铁青着脸走了过来。看了看这里的这许多女人,忽然指我寒声道:“雨伞哥,难道薇瑞丝也是你的情人?”
  我那个汗啊!哭丧着脸看着可人,结结巴巴地道:“可……可人,你……你……你先别生气,听……听……听我的解释……”
  哪知道,徐婉华忽然过来一把拉住了可人地手,哼道:“不用解释了,这里除了他妹妹,其他女人都和他有一腿,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坚决反对你们嫁给他了吧?雨伞这小子,根本风流成性,不是个好东西。”
  我……我汗!徐大姐,不用在这时候落井下石吧?好歹,我都已经叫你妈了耶!
  仿佛不把我揭露到底就不肯罢休似的,只听白云格的一笑。插了句嘴道:“徐阿姨,关心虽然是雨伞的妹妹,可他们又没有血缘关系地,只怕……早就不保险喽。”
  说着,她转过头笑嘻嘻地对关心道:“是不是呀?关心妹妹?”
  关心一下子被白云说得满脸通红。羞得一跺脚,娇嗔之极地道:“白云姐!你……你讨厌!”
  白云和夏小雨顿时一阵哈哈大笑,大姐郑可想虽然诧异,但还是捂着嘴偷偷地乐了。而徐婉华和可然则六道目光注视在我脸上,仿佛又是惊奇,又是气愤。
  我只好仰天长叹一声,已经知道,现在我最好还是什么都不要说才好,因为无论我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我地。

  在徐婉华地招呼下。大家都回到客厅里坐下了。满目看去,莺莺燕燕,全是女人。我狼狈万状地站在一边。看着这许多都和我有过暧昧之情的女人,一时间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了。想当年我还没有认识三姐妹之前,曾经哀叹自己命苦,都快大龄青年了,竟然连一个女朋友都找不到,想不到这才刚刚过了三年,我已经不但不哀叹找不到女朋友,反而苦恼女朋友太多了。世事之变幻莫测,莫过于此呀!
  我正看着这一大群女人不知所措时,看见茜茜拿着一块手帕悄悄地来到了我地面前,微微笑着,温柔地将手帕抹在我的脸上为我擦汗。
  我苦笑着道:“茜茜,你怎么也跟着来了?”
  茜茜一边为我擦着汗。一边轻轻地道:“对不起,雨伞哥,你走了之后,我就象没了魂一样,每天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白云和夏小雨找到我,说要来这里看看你,所以我就跟着来了。”
  我叹道:“你们就算来,至少事先给我打个电话通知一声啊,你看现在闹得。,我完全措手不及了。”
  茜茜笑了一下。道:“是白云和夏小雨不让我打电话的,她们还拜托了大姨娘和姨夫不通知你,说这是对你抛弃我们的惩罚,就是要让你难堪一下。”
  我晕!是够难堪地,这惩罚,还真是严重啊!
  我只好连连摇头,正要接着问话,那边大姐却在招手叫我了:“雨伞,你站在那边干什么?这里都是你的女人。过来招呼她们呀!”
  我……我真地要晕了,什么叫都是我的女人呀?大姐,怎么连你也要我的难堪啊?
  我一犹豫,徐婉华瞪了我一眼,喝道:“让你过来你就过来,泡妞的时候胆子倒挺大,怎么现在又怂了?”

  没办法。我只好哈哈苦笑着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坐到了大姐的身边。歪着头,低声对她道:“姐,现在怎么办啊?这些女人和我的关系你都知道的,带她们过来,这不是要我的好看吗?”
  大姐嘻嘻一笑,道:“傻瓜,怕什么怕,现在你是王国的贵族,法律允许你娶五个以上妻子,实在不行,这些女人通通要了呗。”
  我惊骇地看着大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呆了半天。才口吃地道:“通通……要了?”
  另一边可然马上狐疑地转过头来,瞪着我道:“什么通通要了?姐,你和雨伞嘀咕什么呢?”
  我忙哈哈一笑,道:“没……没什么。”
  可然白了我一眼,忽然偷偷伸出手掐住了我腰上的一块肉,一边用力扭,一边恨恨地道:“我还不知道你?花雨伞,色雨伞。你要是敢都娶了做老婆,我……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我痛得只好呲牙咧嘴,忍不住啊哟啊哟地叫了起来。对面地白云看到了,急忙过来拉开了可然地手,劝道:“可然,说归说,可别动手啊。这里的人。哪一个不心疼雨伞啊?”
  可然气道:“我教训自己的老公。要你来多管?”
  “怎么不能管?我曾经是雨伞的初恋情人。现在你们也没有正式结婚,我作为第一个雨伞爱过的人,不让你欺负雨伞怎么啦?”
  “你!”可然霍然而起,和白云相互瞪视。我在一边看到空气中似乎噼啪一声,有电光闪过,心里只好惨呼一声:不要啊!

  可人见二姐和白云对上了,不甘示弱地她立刻过来和可然并排而立,一起向白云狠狠对视,白云见势不妙,马上叫道:“小雨,快来帮忙!”
  老远地夏小雨听到,兴奋地叫道:“来了来了!杜茜,薇瑞丝,关心,我们一起上,看她们人多还是我们人多!”
  我一阵天旋地转,差点就此晕倒!完了完了,世界大战爆发了!急切间,我只好赶紧站起来分开了她们,求爷爷告奶奶地道:“姑奶奶们。拜托你们不要闹了好不好?”
  话音刚落。我的后脑立刻被人重重地拍了一掌,回头一看。却是丈母娘徐婉华,却见她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道:“小子,你到底是帮哪边的?不要和稀泥,赶紧表态清楚。”
  我急忙道:“妈,这您还不清楚吗?我当然是……”
  话没说完,关心却挤到了我的身边。委委屈屈地道:“哥,难道你不站在妹妹这边的吗?”
  我……
  天哪!干脆让我死了算了吧!

  就在这时,我看到大姐站起来拍了拍手掌,大声道:“大家静一静。大家静一静!”
  好不容易,客厅里终于安静下来了。大家都坐回到原位,目光看着郑可想听她有什么话说
  郑可想环顾了一下四周。终于笑着道:“很不容易啊,今天可能是我们大家聚得最齐的一次了,凡是喜欢雨伞的人,我看都已经来了吧?那好,就趁今天这次难得地相聚。我们开诚布公,把一切问题都解决吧。”
  话音刚落,突听徐婉华道:“好像还差一个吧?等一下,小威!小威!”
  徐婉华突然高声叫了起来,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威姐听到叫声,双手湿淋淋地就奔了出来,看着徐婉华道:“夫人,有什么吩咐?”
  徐婉华笑道:“哦。想想好像要解决所有雨伞女人的问题,这里就差你了,所以叫你过来听听。”
  顿时,客厅里所有女人惊异的目光全射向了威姐。威姐一时还莫名其妙,呆呆地站在那里,一脸地不解。
  三秒钟后,所有女人的目光同时又都瞪向了我。只听可人道:“还有威姐?雨伞哥,你不会吧?”
  “雨伞!我要和你同归于尽!”这是可然的声音。
  “上帝!我服了!”这是大姐的声音。
  威姐这下终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刹那间,她地脸涨成了一片通红,急急转身,气急败坏奔回厨房。
  我有气无力地看着徐婉华,却见她一脸得意地笑,仿佛揭穿了我最后一件隐私,让她开心无比。
  只是这时候,我心里没来由地一阵轻松,终于。什么秘密都没有了呢,这样也好,既然事情都到了这一步。那就让我一一解决吧。

  想到这里,我反而冷静了下来。走到客厅地中间,一个一个从左到右看着这些我爱的,和爱我的女人。成熟性感的大姐此刻眼睛里含着笑,那目光似乎在鼓励我勇敢点,男子汉大丈夫,想要就要,顾虑那么多干什么?
  冷艳却热情地可然紧紧抿着小嘴,目光凶狠,仿佛在警告我,要是我敢通收,她就和我同归于尽!
  单纯可爱的可人此刻看我的目光很复杂,既有深深地眷恋,也有隐隐一点责怪我太花心的意思。
  转过来。首先看到了白云,飘飘若仙子的她,此时仿佛已经掉落凡尘,知道,今天的事,都是她一手策划地。她联合起夏小雨她们,就是想要和我生活在一起呀!
  接着,我看到了夏小雨。说起来,她可能是所有女人里最不甘心的一个了。有段时间,她明明是我的情人,却从来没有真正得到过我,这次来普林斯顿,怕是再也不会放过我了吧?
  夏小雨地旁边是关心,这小丫头片子来瞎凑什么热闹啊?你是我妹妹,我娶谁也不可能娶你的,乖乖给我回去照顾父母,好好读书,如果不听话,瞧我不打你的小屁股!
  挨着关心坐地,是茜茜,唉,茜茜啊!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难道除了我,你看不到别的男人了吗?算起来。你也老大不小了,再这么沉迷下去。你会找不到好婆家的呀!难道你打算就在我这棵树上吊死了吗?
  最后一个,是一直默默无声地薇瑞丝,她是我正宗的情人,我无话好说,要是三姐妹没有意见,我当要对她负责。
  一圈看过来,这些女人或风情无限,或美丽动人。常人难怕只得到一个,都是欢天喜地,开心异常了,可是想不到我雨伞竟然得到了这么多的爱,实在是……头疼啊!

  这时,我的岳母徐婉华笑道:“小子,你走到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啊?”
  我笑了笑,道:“是的,我有话要说。”
  女人们一听,都立刻坐正了身体,竖起了耳朵,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我,等待我发表宣言。
  我没来由的一阵冲动,张开了口,准备冒死说出一句大胆的话,可是话到嘴边,忽然变成了:“我说,难得大家都聚在了一起,这些烦恼地事就放一放吧?有些事情,咱们可以搁置一边,慢慢解决。重要的是,你们当中有些人是我的未婚妻,有些人是我的朋友,还有些人是我的亲戚和妹妹。大家这么熟,为什么不能和和气气地在一起快快乐乐,高高兴兴呢?”
  三秒钟地寂静后,所有的女人都同时切了一声,然后齐刷刷的瘫倒在沙发上。都好像,被我这句话给雷倒了。
  我只好解释道:“大家不要这样嘛,我的意思是说,反正这事一下子又解决不了,不如大家都先不要谈,只管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度过几天假期。或许,这段时间里,你们大家都会成为好朋友,好姐妹,这不是最好?”
  又是三秒钟后,忽听徐婉华首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你小子,打的倒是如意算盘,是不是等到大家都是好朋友,好姐妹后,就会容忍你通收了?”
  接着,大姐忽然也是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白云抛了我一个媚眼后,也开始格格笑个不停。也许笑声会传染的吧。不一会儿,茜茜,夏小雨,薇瑞丝和关心都捧着肚子大笑了起来。最后,连一直板着脸的可然和可人都终于忍俊不禁,捂着小嘴,呵呵笑得东倒西歪。

  我不知道她们在笑些什么,但能笑就是好啊!这就说明,这些女人还是能一致的嘛。或许在不久地将来,我刚才的话真的能够实现。这些爱我的女人,都能成为好朋友,好姐妹。真到了那一天,这些麻烦和问题,还用得着我去解决吗?
  想到了未来,我顿时笑了起来。大步走向这些女人,我笑着对她们道:“女士们,欢迎来到普林斯顿,这里,将是你们一生都难忘的地方,我保证!”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