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五一章 坠落天坑
( 本章字数:3715 更新时间:2008-7-5 22:51:00 )

  
  1

  “齐眉,把你的丝袜脱下来。”张一鸣忽然说。
  “干什么?”齐眉不明白两匹目露仇恨凶光的狼就在面前不远的地方之时,张一鸣为何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快点。”张一鸣没有解释,语气却不容抗拒。
  齐眉第一次听到火张一鸣这么严肃的语气,也不敢再问,一边紧张地看着两匹狼,一边战战兢兢地抬腿,将自己的丝袜慢慢褪了下来。
  “给我。”要时刻警惕两匹狼突然袭击,张一鸣的话都很简短。
  齐眉将丝袜递到张一鸣手里。
  丝袜上还有齐眉残余的温度和气息,可惜张一鸣没工夫去体会一份旖旎,他看了看,丝袜早已被多处挂破,不过对于他想要的用途来说,这应该没有影响。
  丝袜的手感极其细腻轻薄,张一鸣慢慢将丝袜拧在一起,又试着使劲拉了拉。不错,强度很好,看来齐眉日常所用之物很有些档次,估计空姐的收入不低啊。
  “看着华总。”
  再次简短的交待,却没有看齐眉,张一鸣忽然拔腿径直向母狼冲去,看准母狼的头部,手中一棍横扫。母狼也料到张一鸣这一招,腾身一跃,向一侧跳开几米。张一鸣仿佛忘记旁边还有一匹幼狼的存在,紧追几步,再次向母狼挥出一棍。
  因为追击母狼,这时候幼狼已经落到张一鸣身后,张一鸣背后留下一个大空档给它。只见幼狼毫不迟疑,觑准机会猛然一扑,一口咬住了张一鸣一条小腿。张一鸣身后,齐眉和华佳敏同时发出惊叫。
  然而两个女人和两匹狼都没有料到,这正是张一鸣引蛇出洞的苦肉计,他以自己的小腿为诱饵,为的正是引幼狼上钩。
  张一鸣知道幼狼在自己身后没有能力跃起到自己肩以上的高度,所以他的咽喉要害是安全的,而这时母狼又已经被张一鸣逼出好几米远,待幼狼一口咬住他的小腿之后,张一鸣忍住痛,忽然回手,以极快的速度将手里的丝袜在幼狼脖子上绕个圈,立刻使劲一勒。
  等母狼发现上当,幼狼已经发出临死的呜咽声,张一鸣早将勒在幼狼脖子上的丝袜打了个结,将幼狼的整个身子提了起来。
  母狼此时红了眼,狂嗥一声,不顾一切地向张一鸣扑来。张一鸣早料到这一着,他抓住丝袜两头,用套在丝袜上被勒住脖子的幼狼做武器,像流星锤一样舞向母狼。
  张一鸣越舞动,丝袜自然勒得越紧,丝袜上的幼狼早没了声息,显然已经断气。而母狼却不敢或者不忍与自己的孩子相撞,只能发出悲痛的呜咽声不断躲避,终于跳了开去,在几米外盯着张一鸣。
  这一刻,张一鸣看见母狼眼里布满红色的血丝。

  2

  张一鸣心中忽然升起片刻不忍,但回头看到华佳敏身上的血和伤,不觉恨意又起。这不过是以血还血。
  确认幼狼已经断气后,张一鸣将它的尸体扔在地上,看了母狼两眼,露出一个坚毅的眼神。如果它的灵气足够,张一鸣想让它知道:不要再跟来,不要再打我女人的主意,大家的恩怨到此为止,如果继续跟来,我决不会手软。
  母狼血红的眼睛看了看自己孩子的尸体,没有对张一鸣的眼神做任何反应。
  张一鸣不再理会母狼,走回华佳敏身边。“怎么样,华总?”
  “一鸣,我……没法走了。”
  “没事的,华总,我扶你走。”齐眉又开始掉眼泪。
  张一鸣没出声,扶起华佳敏,一躬身,将她背了起来。
  “一鸣,你自己的腿上也有伤。”华佳敏难过地说,刚才幼狼咬得他也不轻,现在也是鲜血淋淋的。
  “我没事。”张一鸣让自己的视线始终能够看见那匹母狼,然后对齐眉一声招呼“走吧”,慢慢迈开了继续下山的脚步。
  没走多久,齐眉又是一声惊叫。其实她不叫张一鸣也看见了,那匹母狼没有流连在自己孩子的尸体旁边,它又跟了上来。
  母狼自己被张一鸣甩出去在树上撞了一下,加上原先的腿伤未愈,它现在的战斗力大不如前,又势单力孤,虽然张一鸣背着一个人,它似乎也不敢再轻易对张一鸣发起攻击。
  母狼时左时右,时上时下,在张一鸣周围不断变化位置,似乎在寻找时机。张一鸣也不敢掉以轻心,为了使自己的目光始终能看见那匹母狼,他也不得不不断变换前进的路径和方向。
  天色渐黑,张一鸣忽然想到,母狼也许正是在等待黑暗,因为黑暗中它的视力将成为它最大的优势。张一鸣知道自己虽然可以运功增加在黑暗中视物的目力,但因为这些日子里身体消耗太大,功力肯定大打折扣,要跟这匹母狼比视力,自己还是会吃亏。
  想到这一点,张一鸣又变一个方向,向一处没有树林遮挡的较高地势走去。那里的月光很好,自己不至于太吃亏。如果不行今晚就在那里耗一夜,明天天亮再跟这匹纠缠不放的母狼斗法。

  3

  母狼本来不断在张一鸣的路线上变换自己的位置,但当张一鸣向那高处走去的时候,母狼似乎踏实了,它只是跟在张一鸣他们后面,不再左右迂回。
  张一鸣隐隐感到有什么不对,待他走到高处尽头,才看清这里的地势。前面已经无路可走,刚才从下面看,以为这是一个高坡,翻过之后可以继续向下,谁知这里竟然是一处崖壁,确切地说是一个俗称“天坑”的地方。
  张一鸣忽然之间明白了,母狼对这里的环境熟悉得很,它一路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地在自己周围迂回,就是想把自己逼到这里来。
  可是就算到了这里它又能把我怎么样呢?张一鸣停在崖边正这样想着,还没来得及得到答案,母狼已经用行动给他作出了解释。只见母狼拼尽最后的力气,全力向背负着华佳敏的张一鸣猛冲过来。
  这一冲疾如雷霆之势,张一鸣没料到已经疲弱如此的母狼还能发出这样的最后一冲。母狼从齐眉身边冲过,毫无理会齐眉的存在,目标直指张一鸣和华佳敏。
  张一鸣已经来不及把华佳敏放下,身上背着一个人他的避让也没有那么灵活,眼见母狼冲过来张一鸣心里只好想着先护住重要的咽喉部位,避过这第一击再说。
  然而这一次张一鸣又想错了,母狼如风般冲倒,跃起后却根本没有像通常那样张嘴咬向咽喉,却是一低头,如一头牛般向张一鸣胸口撞来。
  不好!母狼是想将自己撞下山崖,大家同归于尽!可惜张一鸣醒悟又晚了一步,他抬手想将母狼的身体推开,然而母狼这拼了命的一撞,力量远超张一鸣想象。
  这天坑有多深张一鸣还没来得及看,心里没底,他只知道自己双掌一推,母狼身体被撞向空中,但还是呈抛物线状越过他的头顶向崖下落去。而张一鸣自己的身体也不可避免地向后一仰,失去了重心。
  跌落已经不可避免,张一鸣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对后的关头一勾手,将华佳敏从后背勾到前面抱住,然后在跌落的过程中尽力护住她。

  4

  张一鸣抱着华佳敏,感到自己在突出的树枝等东西上撞了几下,最后头部受到一击,便失去了知觉。
  醒来之时,月华如水,张一鸣发现自己躺在崖底,华佳敏坐在自己身侧。
  见到张一鸣醒来,华佳敏再也控制不住感情,一把抱住他哭了出来。
  “一鸣,你醒了?你没事了?谢天谢地,要是你死了,我怎么办?”华佳敏又哭又笑,有些语无伦次。
  “华总,怎么样,他醒了吗?”这时张一鸣听到头顶压上传来齐眉焦急的声音。
  原来这崖并不太高。从声音判断,大约二三十米。看来华佳敏没什么大碍,一直跟齐眉保持对话。
  “嗯,他醒了。”华佳敏高兴地说。
  “我要下来,我要跟你们在一起。”这回齐眉哭了起来。
  齐眉的话让张一鸣清醒过来,他感到自己不但头部受伤,而且估计腿也骨折了,他想动一下,只感到一阵剧痛。这崖虽然不高,但是他和华佳敏现在这样的状态,估计是下来容易上去难了。
  “别,不要,齐眉,你要是下来,我们大家都没法上去,只能在这里等死了。”张一鸣赶紧阻止齐眉。
  “可是,我不想一个人在上面,我害怕。”
  “别怕,没什么怕的,你在飞机失事那时候不是挺勇敢的。”
  “那我怎么办?”
  “你……”张一鸣想了想,“你走吧。”
  “我走?你让我一个人走?”齐眉惊讶地忘了哭泣。
  “是。”
  “你……,你说过不丢下我的,现在你让我一个人走?”
  “这不是丢下你。齐眉,我和华总靠自己肯定是上不去了,你越早下山,就越早能带人来救我们。你懂吗?”
  齐眉不作声了,她知道张一鸣说得有道理。
  “你现在就走,越快越好。”
  “可是这么黑……,还有狼……”
  “别怕,齐眉,听话,走吧。两匹狼都死了,只剩一匹最小的狼崽子,就像一只小狗一样,没什么可怕的。你平常养狗吗?”张一鸣努力让齐眉放松下来。
  “不养。”
  “就算不养也没关系,至少你见过很多小狗吧?它们一点不可怕是不是?再说,你现在一个人在上面,虽然能跟我们说话,好像不可怕,其实很危险,就算狼来了,我们也帮不上你。你越早离开,越早下山越安全。”
  “可是……”
  “齐眉,你走吧。”华佳敏也出声了。
  “你为了救我们也该走,不然我们坚持不了多久。难道你想看着我和华总死在这里?”
  也许是这句话让齐眉下了最后的决心。
  “那我走了,我路上不会休息的,你们放心,我一定找人来救你们。等着我,一定。”
  齐眉的话语夹着哭泣,忽然间张一鸣产生一种诀别的伤痛,没来由地想起那些日子里给齐眉运功时她偶尔流露的极其隐蔽的一丝娇态。
  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次听到这个小空姐的声音啊!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