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四八章 不声不响
( 本章字数:3691 更新时间:2008-7-5 22:47:00 )

  
  1

  就依照这样的方式,此后每次歇息,都是张一鸣轮流怀揽两个女人睡一阵,既保证温暖,又确保了安全。而张一鸣一夜没睡,就这样度过了下山路上的第一个夜晚。
  当朝阳代替月光照进松林,连皑皑白雪仿佛也焕发出勃勃生机,华佳敏最后一次从张一鸣怀中醒来,阳光正好照射到她的眼睛,她适应了一会,睁开眼,迎面看见两张笑脸,那是张一鸣和齐眉。
  “华总,您睡觉也像小孩子。以前我都没注意到。”齐眉的心情显得很好。
  华佳敏一下红了主脸,这是多年没有过的情形。她先坐直身体离开张一鸣的胸膛,随即又赶紧站了起来。“小丫头,胡说八道。”华佳敏忍不住冲齐眉说,心里却在计算,昨晚这样在张一鸣怀里睡了三次,大概最后这次睡得最好,不觉天就亮了,让小姑娘看了笑话。
  “好了,都别说了,我们还得继续赶路。”张一鸣也站起身,活动着有些麻木的四肢。
  “一鸣,你一夜没睡,撑得住吗?”华佳敏担心地问。
  “还行。反正天亮了,再走一段,实在困了待会我再眯一下。到时你们站岗放哨。”张一鸣笑道。
  “没问题。”齐眉马上回答。天亮了,她的胆气也壮了些。
  “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我们才没走多远,这里离家还远得很呢。”华佳敏半打趣半认真地问齐眉。
  “只要前进,离家就会越来越近。”齐眉说,“而且,华总您知不知道,这里真的有小松鼠,刚才你睡着的时候我看到了。”
  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原因,善良可爱的生灵确实能带给人心灵的愉悦。
  “看来昨天我说有松鼠你心里压根就没相信?”张一鸣问齐眉。
  齐眉哼一声,没有否认。
  “有没有松鼠倒不要紧,只要没有狼就好了。”张一鸣又说。昨晚上那匹母狼没有出现,张一鸣心里感到庆幸。
  “你怎么这么扫兴?不要提那个东西好不好?”齐眉不满地对张一鸣说。
  张一鸣嘿嘿一笑,“好了,不提。我们开路吧。”
  一日之计在于晨,趁着齐眉的状态好,还是早些起程吧。

  2

  北京,渡过两天周末的赵敏和陈鹭一起回学校上课。坐在课堂里,赵敏其实根本没有心思听课,但是她答应了姚静,她知道姚静心里不比自己好过,她不想让姚静还要为自己担心。
  “姐姐,你说大柱他们上山会找到张一鸣吗?”陈鹭悄悄问赵敏。
  大柱他们去搜寻张一鸣的事情是欢欢告诉姚静,姚静再跟赵敏和陈鹭说的。大柱他们昨天下午已经出发。
  赵敏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陈鹭沉默一会,又说:“这一阵干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电话一直关机。我问公司的人,司机说那天去接干妈,但是半路接到她的电话说临时有事,直接从机场又走了。你说干妈这次是有什么神秘的事情?把电话都关了。”
  赵敏再摇摇头,仍旧没说话。
  陈鹭试了两次没能让姐姐说话,一时也没了主意。陈鹭哪里知道,自从上周五晚在徐洁的讲座上,赵敏一句“我的爱人都死了,就算我知道宇宙所有的秘密又有什么用”不但语惊四座,也说破了她自己心中一直不敢承认的事实——这么多天过去,张一鸣不可能生还了。赵敏心里在做最后的打算。
  “姐姐,我看姚姐姐这一阵一直在我们这边真是够辛苦的,幸亏那边还有其他几个姐姐,不然姚姐姐肯定顾不过来。”陈鹭又找到一个话题。
  这个话题似乎引起了赵敏的注意。“陈鹭,下辈子如果有机会,你愿意跟我做她们那样的姐妹吗?”
  陈鹭看姐姐一眼,有些奇怪地问:“姐姐,为什么这样说?我们现在不就是姐妹?”
  “我是想,也许老天下辈子还要惩罚我,不让我独自拥有自己喜欢的人。”
  “只要姐姐你不再难过,就算这辈子我也愿意。”在陈鹭心里,做什么样的姐妹都无所谓,重要的是心连心。
  赵敏心里一叹,这辈子是没机会了。

  3

  同一天下午,欢欢接到大柱的电话报告行程,他们已经到达太白山下,正在当地高价寻找肯一同进山的向导。
  “好。不管多少钱,找最熟悉山上情况、最有经验的人。”欢欢说。
  “这我知道。”大柱停顿了一下,又道:“弟妹,还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事?”
  “我们在这里遇上周警官。”
  “周警官?哪个周警官?”
  “周蜜警官。”
  “周蜜?怎么这么巧?她在那里干什么?”
  “不是巧,周警官也是来准备进山寻找一鸣的。”
  天哪,欢欢心里大吃一惊。忙问:“她跟谁一起?”
  “没跟谁,就自己一个人。”
  “你怎么知道她准备进山?”
  “她自己说的。我已经邀她跟我们一起,她也答应了。她现在正跟小伙子们在一边吃东西,我们马上就要动身。”
  欢欢拿着电话发起了呆,心里在想,周蜜居然独自一人准备上太白山搜寻张一鸣,这显然已经不能用周甜的关系来解释,再想起那天周蜜送关玲过来,听到张一鸣飞机失事后的反应,欢欢心下便了然了。怪只怪当时关玲一晕,大家都忽略了周蜜。
  “大柱,你能不能让周警官来说话?”想清楚之后,欢欢赶紧对大柱说。
  “好。”
  一会之后,电话里传来周蜜的声音。“喂。”
  “周蜜,我是欢欢。”
  “嗯,我知道。”周蜜的声音轻轻的,透着一如既往的腼腆。
  “对不起,周蜜,是我们忽略了你,我不知道你跟一鸣他……。你能不能不上山?就让大柱他们去吧,我都安排好了。”
  听到欢欢这样说,周蜜便知她已经猜出自己跟张一鸣的关系,也就不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只是道:“我都已经来了,就一起上去吧。”
  “可是这个季节上山很危险,你要是出点事,就算最后找到一鸣,我们……怎么向他交待。”
  “不会的,我受过野外训练,而且不是还有大柱他们?”
  欢欢相信周蜜所受的野外训练跟自己比起来肯定相差很远,自己都不敢有绝对把握说没事,又何况她?可这是欢欢第一次这样跟周蜜说话,俩人之间还不太熟悉,欢欢也不好强求,想了想只好说:“那你万事小心,紧跟着大柱。”
  “嗯,你放心吧。”
  “我再跟大柱说几句。”
  电话再次交到大柱手里,欢欢只能叮嘱,让大柱千万注意周蜜的安全。
  大柱在这里一遇上周蜜,听到她说也是为上山搜寻张一鸣而来,心里本就有几分明白,现在听欢欢如此一说,便笃定了。
  放下电话,欢欢觉得算是万幸,大柱他们遇上了周蜜,否则她一人上了山,还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

  4

  晚上下班,乐乐、清扬和刘红都回了家。大家坐到一起的时候,欢欢正想说周蜜的事情,乐乐先说了话。
  “姐,我和清扬今天去公司后才知道,这些天钟晨一直在公司守着。”
  “钟晨?她不是辞职了?”
  “她听到飞机失事的消息后,估计公司会缺人,就不声不响又回去了。这些天多亏了她在公司。”
  不声不响,又是一个不声不响。欢欢想起周蜜。
  “乐乐,钟晨是不是跟老公之间……?”欢欢疑问地看着乐乐。
  乐乐听出姐姐话里的意思,皱了皱眉,“好像没有呀。姐你为什么这样问?”
  欢欢叹一口气,“我是不想又忽略一个人。老公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心里有多难过自己知道。我们大家在一起,还能互相支持。如果有人跟我们一样,却又只能独自承受,你想会怎么样?”
  “欢欢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刘红感到欢欢今天的心态跟平时不同。
  “今天大柱打电话回来,他们在太白山脚下遇见不声不响也去了那里的周蜜。”关玲替欢欢答了。
  “周蜜?这么巧?”刘红她们跟欢欢下午的第一反应一样,都感到很意外,却一时没有想到其中的关联。
  “不是巧,周蜜不知道我们派了大柱他们去那边,她是准备一个人进山去寻找老公的。”
  “她?为什么?”乐乐惊问。
  欢欢瞪乐乐一眼,只有对亲妹妹她最能肆无忌惮地发脾气。“你还不明白?”
  这一句,几个女人就都明白了。
  “早知周蜜去,那我也该去。姐,要不明天我赶过去?”乐乐又说,现在公司有钟晨在守着,她觉得自己抽得开身了。
  “去去去,你当这是旅游呢?大柱他们照顾周蜜还不够,还得照顾一个你?老老实实回公司,做好你的事情。”欢欢没好气地训斥乐乐,其实欢欢并不是有多大气,只是心里烦躁,“还有,你多注意钟晨,看她心里真正关心的是公司还是张一鸣,如果她也是跟周蜜一样的情况,别再让她一个人硬撑着。”
  乐乐乖乖地应了一声。
  “唉,还有个小青。当时叫她一起来北京不来,要呆在那个狗不拉屎的破地方,电话都没有。有点什么事情,通知都没法通知。”欢欢嘀咕着。
  “算了,既然小青远,不知道情况,就别通知她了。等大柱他们有了消息再说。你不是说预感老公没事?”关玲说。
  “也只能这样。”欢欢道。
  “欢欢姐,你真的有预感?”武清扬期待地再一次问起这个问题。
  欢欢想起法能大师说过,张一鸣是她命中的男人,张一鸣也说过,她上次被杜红羽打了一枪时,他在潭底就有感应。那么自己跟他一定也会有感应的,如果他已经死了,欢欢觉得自己肯定心痛欲绝,而不该是现在这样只是心烦。
  “是真的。这个臭男人肯定活着。害这么多人为他揪心,等他回来看我不好好修理他。”欢欢恨恨地说。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