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四六章 正式启程
( 本章字数:3379 更新时间:2008-7-5 22:44:00 )

  
  1

  这一次面对向自己扑来的野狼,张一鸣手里连一根木棍都没有。但好在张一鸣此刻是刚刚经过一夜的休息,不似昨天那般在高山雪地上高高低你地跋涉了半天,尤其昨晚跟华佳敏运功效果良好,使得张一鸣此刻精力体力都正处于充沛状态。没武器就没武器,面对迎面扑来的昨天的对手,张一鸣犹豫也没法犹豫,他沉声一声低吼,借声运气,抡起右拳,照准狼头左眼狠狠砸去。这一拳势大力沉,如果砸中,定能重创此狼。
  但是这匹野狼和张一鸣己是第二次交手,它对张一鸣早已有所了解,知道张一鸣跟别的人不同,他不会在自己的一扑之下躲避或者倒地,所以张鸣一拳击出,野狼在空中似早有准备。这匹野狼竟也了得,居然能在空中变换动件和攻击的方向,只见它身体一滞,脑袋一歪,不但避开光一鸣拳头的来势,而且利牙一龇,居然向张一鸣的小臂咬来。
  然而野狼也低估了张一鸣的能力。它的身手不错,张一鸣的身手也不弱。它为改变攻击方同而在空中的停顿使它丧失了飞行的速度,原来接近水平伸展的身体不可避免地下沉,后半身向下垂了来。就在狼牙己经接触到张一鸣右手小臂,张一鸣能感到尖利的牙齿插进肌肉之时,狼的后脚也落下到快要着地程度,它身驱变的近乎直立,这给了一鸣新的攻击部位。张一鸣抬起左脚,灌足力气,飞起一脚狠狠踹向狼的下半身柔软的小腹部位。
  “澎”的一声撞击,合着·嗷·的一声惨叫,狼身被踢得飞出几米去。已咬住张一鸣小臂但还未曾咬实的狼牙带去张一鸣臂上一块肌肉。
  手上的肌肉被硬生生撕去一块。虽是不大的一小块,但张一鸣仍感到钻心的痛。然而他没有时间顾及自己的伤口,因为就在张一鸣踢中那匹公狼的同一时间,华佳敏因听到外面异动,一边惊问“怎么了?”一边钻出了机舱,这正好给一直在一边戒备的另一匹母狼以绝佳的机会,公狼被光一鸣向后踢飞的时刻,正是母狼向前扑来的时刻。

  2

  华佳敏躬身钻出机舱,刚刚抬起头便见一个灰影迎面扑来,惊慌失措的她只是略一迟疑,那灰影已经凌空到了眼前。张一鸣转头看见的是华佳敏变了色的面容,此时想要拦住母狼己然来不及,情急之下张一鸣只有一个办法,一伸乎挡在华佳敏咽喉之前,他明白这样做的后果,但是他别无选择。
  母狼一口咬住了张一鸣送上来的手臂,张一鸣忍住剧痛,另一只手立刻掐上母狼的咽喉。张一鸡的想法是拼着被这母狼咬一口,如果能就此掐住它、掐死它,那么还是值得的,他明白自己一人对两狼,当务之急是尽早至少消灭一个对手。
  可单靠一只手要掐死一匹狼,而且是如此健壮的一匹狼,谈何容易!母狼咬住张一鸣的右臂,张一鸣左手掐住母狼的咽喉,一人一狼,一个不松口,一个不松手,一时半会难分胜负。可这时,那匹公狼已经缓过气,再次向张一鸣扑来。
  看着露出白生生利齿的大张的狼嘴转瞬即到眼前,张一鸣心急如焚,眼见无法应对,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当机立断决定兵行险招。张一鸣松开掐住母狼咽喉的左手,握紧拳头,直直朝公狼张开的大嘴里送过去。
  这招太出乎公狼的意外,它搞不清楚张一鸣玩什么花招,但此时它和它的伴侣己经占据优势,它也无心再想张一鸣的花招。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它己经清楚最强大的对手只是张一鸣,只要一举猎杀他,其他两人就是等待它屠宰的羔羊了。
  公狼张大嘴,准备一口咬住张一鸣的拳头,以它对自己的自负,只要这咔嚓一下,张一鸣的手婉就将断裂,那只拳头将成为它的第一个战利品。
  就在公狼的下鄂还末来得及合实,张一鸣忽然一用力,手臂疾速前伸,几千整只小臂伸进狼嘴,将拳头一下顶到浪的咽喉部位。
  “呃”,公狼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它的嘴再也合不拢来,而且呼吸被张一鸣的拳头堵住了。公狼的后脚立刻在雪地上死命抓挠,试图后退身子将张一鸣的拳头吐出来。张一鸣好不容易得了这个机会,如何能让它逃脱?
  由于左手不再掐住母狼咽喉,母狼一下得到机会,咬在张一鸣右臂上的力量陡然间大增,两排锋利的牙齿刹时扎穿臂上肌肉,钉到张一鸣的骨头上,传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但张一鸣此时根本感觉不到疼痛,拼着断掉右臂他今天也要先解决左手上的公狼再说。感觉到公狼试图吐出目己的拳头,张一鸣一边尽力再将手臂前伸,让拳头往公狼咽喉深处塞去,同时在狼喉里松开拳头,手掌一拧,一把扒住也不知是喉管还是什么东西。
  “呃”公狼发出一声更加凄厉的惨叫。
  “啊”张一鸣知道时机成熟,大吼一声,双臂用力伸展,身体奋力旋转起来。
  “啊”张一鸣长啸不断,身体越转越快,借助离心力量,双臂越抬越平,两只手上的两匹狼身离地,被抡到空中。
  “啊”,速崖达到极限,力量也达到极限,母狼合拢的双鄂再无力咬紧张一鸣的右臂,它嘴一松,立刻被甩飞出去,不过利齿在张一鸣刚才受伤的部位附近又深深划开他臂上的肌肉几至露骨。
  张一鸣无心顾及右手,左手手指在公狼咽喉内用力抵紧,只听得刺啦一声,公狼喉管被他抓断,公狼的身体紧随着母狼向另一方向飞了出去。
  飞出去的公狼无声无息,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没得说己经断气。母狠落地后却嗷嗷叫了两声,张一鸣此时双眼通红接近疯狂,他的左手里还抓着一些活生生从狠嘴里掏出来的血乎乎的不知是什么东西,张一鸣狠狠将这些东西甩向母浪,大喊一声,又向母狼冲过去。母狼此时知道伴侣已死,而它自己刚才被甩飞出去也摔得不轻,又见张一鸣冲来,母狼朝公狼尸体望一眼,悲号一声,一瘸一拐跌跌撞撞向山下逃去。
  张一鸣这才停住脚步,回过头来,见齐眉这时也己经出了机舱,和华佳敏抱在一起,惊恐地着着发生的一切
  “没事,没事,一切都过去了,一切……”张一鸣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她们,这时被咬伤的手臂上钻心的剧痛才传来,他痛得双腿一软,昏倒在雪地上。

  3

  张一鸣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机舱里,手上的伤已经被包扎起来,两个女人焦急地围在自己旁边。
  “一鸣,你怎么样?”看见张一鸣醒来华佳敏急问。
  “哦,没事。”张一鸣忍住手上的痛,坐了起夹,“我昏了多久?”
  “没多久,几分钟。”齐眉小声说,“但是吓死我们了。怎么会这样?你是不是哪里还有更严重的伤?”
  “没有。刚才是痛的,过了那一阵就好了。”
  “那就好”齐眉的眼泪掉下来。
  “怎么了。小空姐,我们落到这里这么久还没见你这么哭过呢。”张一鸡忍住仍然剧烈的疼痛,笑着逗齐眉。
  齐眉不理会张一呜的逗笑,吧嗒吧嗒掉着泪,道:“我们下山去吧,我的身体可以了,我大想在这里再呆下去了。”
  看来发现有狼之后,齐眉心里的压力陡增。不过她说的也是张一鸣想的,那匹母狼跑掉了,它应该不会善罢甘休,此处不宜久留,还是早些离开为好。虽说狼要追踪他们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能往山下走一步算一步,一定比死守在这里强。
  张一鸣点头道:“是的,这里是再不能呆下去了,准备一下,我们立刻动身。”
  “你的伤,能行吗?”华佳敏不大放心。
  “没问题。再说,不行也得行。”
  华佳敏想想也是,便道:“那就走吧,也没什么要准备的。”
  “那匹死狼呢?带上它。剩下的食物己经不多,路上也许还靠它救命。”
  两个女人都面露难色,张一鸣想起她们着见自己杀死那匹狼的残酷过程,心里肯定犯恶心。张一鸣自己想着也不舒服,但是他明白这也没有办法,他要救自己的命,更要救这两个女人的命。

  4

  除了食物,就是保暖的布匹,其它没什么可带的。三人最后看了一眼这栖身多日的僻难之所,张一鸣拖着那匹死浪,领先迈开了步子。
  “往哪走?”华佳歌看见张一鸣不是往下山的方向。
  “到飞机残骸那里去着看吧,齐眉还没去过。”
  飞机残骸处,看到那一座座雪堆,齐眉一下跪倒,痛哭失声,张一鸣和华佳敏都不作声,任由齐眉将感情完全宣泄。
  哭够了,华佳敏拉起齐眉。“好了走吧。我们下山之后,告诉这里的位置,再让相关单位派人来接他们下山。”
  张一鸣不知道下山的路将会怎样,他在残骸附近又转了转,找了一个可以作切削的碎片,预备到时候剥狼皮用,还想找件可以当武器的金属物件,却始终没有合适的,只得罢了,最后给三人一人找了根粗细长短合适的松枝,去掉枝丫后,即当拐杖,也作武器。
  “走吧。”见华佳敏已经扶起齐眉,张一鸣一声招呼,三人正式踏上未知的下山之路。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