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限制级特工》->第十三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384章 幸福像花儿一样(终篇)
( 本章字数:13071 更新时间:2008-7-5 10:10:00 )

  这次与张子文的配合可以说是极其的愉快,时间、地点无不精确到位。军方成功封锁了公主道、屯门这两大区域,香港警察根本就不能进入,整个戒严区域的信号完全屏蔽,要想跟外界沟通,必须开通密码用特别通信手段才能通话。
  军方的强力介入让洪兴与东星可以大肆攻击既定目标。再加上李欢事先埋伏在附近的特别武装队员配合攻击,片刻间就摧毁了安正、和道两大社团的斗志,就这一役,屯门这块区域算是被东星与洪兴瓜分了。
  而铜锣湾现场由李欢故意防水给警方,安正、和道两大社团的老巢被掏了的同时,这边跟何三拼得你死我活的同时,还被警方直接强力围攻,结果只有一个,安正、和道两大社团彻底从香港除名,何三的小刀会以及与之勾结的社团被警方一网打尽。至于新义安与两大中立社团的对抗,李欢是顺其自然,既没有刻意安排军方戒严封锁,也没有通知警方,完全任事态自由发展。不过对于新义安的实力李欢心里早就有数,老牌新义安的攻击力绝对的强,灭那两大中立集团没什么问题,至于事后警方介入,新义安无非就是损失一些背黑锅的混混而已,这一仗,新义安只赚多赔少。
  大功基本告成,就在李欢满心愉悦的时候,胖子的汇报就到了,跟李欢从监控画面得知的信息差不多。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不过令李欢兴奋地是,胖子带来一个令李欢更加愉悦的信息。何二公子死了,被不明身份的人枪杀。
  李欢笑了,他不用想就知道何二公子有这下场,而且他也不用想就知道是军情派出的杀手干掉的何二。跟军情打交道,知道了那么多的内幕,人到末路他只有死路一条,军情是绝对不会留下一个没有利用价值而又知道不少内幕的人。
  计划圆满结束,李欢心满意足的站起身来。将所有的系统数据清零后,关闭了总机系统,眼前的这些高科技设备算是结束了使命,而整个临时指挥中心地这些先进设备也有了自己的归宿,将由胖子集中销毁处理,不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不知道什么原因,唐冰的咖啡迟迟没有端进来。李欢等了许久,当他实在等不下去的时候,他走出了卧室。但客厅内已经空无一人,相反。唐冰卧室里倒是隐隐有说话之声,估计杨诗与万雪都在她的房间里。李欢心里微微的叹了口气,看来,唐冰是不会再到自己房间里了…….
  这天,李欢跟往常一样快到中午才起床,走出阳台的时候,阳光已经很刺眼。在遮阳伞下,李欢靠坐宽大阳台的软椅上,习惯性的翻阅着当日地报纸,跟前阵子一样。报纸只字未提那暴乱之夜。瞧到报纸上没什么新鲜内容,李欢唇角浮出了一丝笑意,因为这一天已经距离社团暴乱整整过去了一个多的月时间。
  大乱之后风平浪静,就连国外的媒体似乎也不大注意香港所发生的暴力事件,只是在暴乱第二天很淡的提了下驻港军队的反恐演戏,所有媒体似乎都在那一夜发生的事情出现了盲点。对于这一切。李欢是心知肚明。只有情报机构的完美封锁才控制住暴乱事件的外泄。
  要知道。情报机构对这一天已经精心准备了多年,不出手则罢。一出手绝对是天衣无缝的安排。军队打着演戏地招牌将暴乱范围控制在一定地区域,而各海外驻港机构的媒体都被情报机构挂在了名单上,暴乱之夜,几乎所有的媒体记者都被军方控制在戒严区域之外,不但现场居民禁足在家,而信号的屏蔽让暴乱的现场的状况让外界无从知晓,不但如此,国安与军情还趁着暴乱夜联手端掉十数个间谍窝点,摧毁了潜伏香港多年地间谍网络,一系列地行动下来,香港这个著名地间谍之都的头衔算是从此摘下。
  午餐时间,李欢似乎已经习惯性地最后一个进入餐厅,对于午餐,别墅里的女人们似乎也老是到不齐,韩家姐妹到会所帮带新人管理,小野猫则每日都得到自己的集团公司里处理日常事务。午餐基本上就唐冰、杨诗以及打着陪小野猫的招牌而住进别墅的美月。
  午餐过后,美月与杨诗结伴到中环购物。李欢回到房间后,觉得甚是无聊。
  想想也是,休闲会所有韩家姐妹带新人打理,拍下的土地还没破土动工,社团方面又胖子等人罩着,已经开始向商业领域过度,生活方面有杨诗无微不至的照顾。闲暇时还有众美相陪,至于生理问题,李欢隔一天轮着个的蹭床睡,时不时的还到万雪那里偷点腥。最近这段时间可以说是艳福无边,极其的逍遥悠闲。
  但就算这样,李欢心里总觉得还是空落落的,总觉得少点什么,也许是逍遥过余就是无聊罢,偶尔间,李欢心里还感到一丝说不出来的烦闷。
  太无聊了,真得出去散散心了。心念间,李欢走出了房间,朝唐冰所在的起居室走去。
  起居室门口,白天守卫在起居室门口的都是男性保镖,领班的也由那女士助理换为管家。
  管家一见李欢走近,不待他说话,已经很绅士为李欢拉开了门。这是唐冰定下的规矩,只要是李大先生来,不管在什么时间段,一律开门放行,而且还不用做任何的通报,这特殊的待遇不可谓不高。
  一进入客厅,李欢就嗅到了一丝淡淡的幽香,这很女人的香味令李欢的心不由有些欢快起来,每次到了这里,他的心里就有一丝莫名的兴奋,还有一丝说不出来地忐忑。
  客厅内无人。唐冰这会儿估计是在午休,到底要不要找她?李欢心里微微有些踌躇,自从知道唐冰跟自己没什么血缘关系,表面上,他与唐冰依然保持着看似亲密的亲情关系,但两人似乎都感觉到对方心里有了微妙的变化。隐隐间,唐冰似乎感觉到李欢似乎知道了什么,她感觉得到李欢眼神里的变化,那种令她心跳的炙热。
  踌躇犹豫间,李欢还是走到了唐冰的卧室门口。微微调整了下心绪,伸手轻轻的敲了敲门。
  “是…….是李欢吗?”里面传来唐冰好听而又温柔的声音。
  “是我,小阿姨,我找你有点事。”李欢尽量保持着平和的声调。
  “哦,你,你进来吧。”
  得到许可,李欢打开了卧室的门,门一开,那女人特有地香气瞬时扑面而至,芬芳迷人。
  令李欢微微有些尴尬的是。唐冰竟然就这么躺在床上,只传着丝绸睡衣的她靠在厚实的软垫上,手里还拿着一本杂志,瀑布般的青丝自然轻洒在香肩上,那双秋水般的美眸瞧着他,慵懒的姿态有着说不出来的风韵与迷人。
  “我懒得动了,你到床边来坐吧……”唐冰轻轻的拍了拍床,她似乎不介意李欢这个大男人在香闺里随意一点。
  对于唐冰的不设防,李欢心里还真有些无福消受地感觉,唐冰对他的信任令他心下很不自在。心跳得欢快。但他表面上却又不得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到了床边。
  待李欢坐下,唐冰那双好看的美眸瞧着李欢,眼里露出一丝疑问,轻声问道:“你……这会儿找我有什么事?”
  “就是前阵子我给你说的那件事……社团暴乱的事情现在也结束了,我……我想出去旅游……所以过来给你说一声。”
  “旅游?”唐冰想起了李欢曾说过的话,跟着“哦”了一声。轻声说道:“你打算到哪?什么时候去?”
  李欢想了想。说道:“明天吧。我明天就想走,我想了想。这次就去澳大利亚好了,子文兄前几天还给我打电话,说要我去澳大利亚可以找他呢。”
  唐冰微微一怔:“你要去澳大利亚?你还要去找子文那小子?”
  李欢微微笑了笑说道:“是啊,是去澳大利亚,顺便可以找子文兄,去了那里不打扰他一下,那多对不起自己,你说是吧。”
  唐冰撇了撇嘴,说道:“你们两个还真是臭味相投,都不知道你们两个怎么就打得这么火热了。”
  唐冰不置可否,李欢倒还爽快的承认,笑着说道:“我跟他的确是臭味相投,呵呵,经历差不多,平时的生活也很相似,我这次去找他,还有些事要专门请教他呢。”
  “你找他有什么好请教地?别让他带坏了你。”唐冰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眼波流转,眼神里露出一丝恍然,跟着轻啐一声道:“我说你怎么想起要去澳大利亚找那小子,原来……原来是为…为那事……”唐冰白皙地脸蛋上不自己觉的有了抹不易察觉的红晕。
  眼前的唐冰冰雪聪明,一猜就猜到了自己找张子文的目的,李欢微微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小阿姨都知道了,就不用说出来了吧……”
  李欢尴尬,唐冰心里微微有些好笑:“怎么,敢做还怕人家说啊……不过……你们地确是难兄难弟,身边都有那么多地女人,子文那小子现在还应付得过去,你真得找他好好请教请教,别委屈了跟着你的女人。”
  说到这里,唐冰瞧了李欢一眼:“对了,你那姐姐杨诗你准备怎么安排?不是我说你,你跟杨诗地事情在家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她不能老做你的地下情人啊,你是不是该表明态度了。”
  呃!李欢听得大为尴尬:“这个……她……她说的就……就做我的姐姐……其它,她什么都……都不要。”李欢嘴里呐呐,说得很是吃力。
  “那怎么行,你们有姐弟名分了……你……你跟她还…….还那个…….说出去多不好,不行。”忍不住脸蛋微红地白了他一眼:“不行。你现在是有王室身份的人了,可得注意这方面的事情。”
  李欢一听,有些不以为然道:“那有什么,我跟她又不是亲姐弟,有什么不行,她愿意在名分上做我姐姐有什么不可以,再说了…….子文兄…….”说到后面,李欢的声音小了起来。
  “子文怎么了?你扯那小子干嘛?”李欢声音虽小,唐冰却听清楚了。
  “他……他不是把小舒的妈妈娶……娶了吗?”李欢底气有些不足,说这话时还偷眼瞧了眼唐冰。他想看她有什么反应?
  果然,唐冰听到这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蛋微微有些红,但她似乎尽量在保持镇静,没好气的瞧了李欢一眼,说道:“那不一样,你要知道,影姐姐为了跟那小子在一起,做出了多大的牺牲吗。她放弃了王位就不说了,就连小舒也放弃了王位,你怎么能拿这个来说事?”
  李欢心里对王室一点概念都没有,忍不住辨道:“我怎么就不能了,那王位跟我又没关系,再说了,王室承不承认我还说不清楚呢,我跟我姐的事情,我才不要那什么王室来管,大不了我不认这个什么王室成员。”
  “你放肆!”唐冰美眸里有了丝恼意。李欢对王室的态度令她很不满。
  唐冰着恼。李欢不再接腔,眼前俏脸绷得紧紧的怎么说也是自己名义上地小阿姨,得尊重。
  见李欢老实了,唐冰意识到自己的语气重了点,不由微微一叹,轻声道:“唉。你毕竟是姐姐的儿子。连性格都这么相像。当初,你姐姐就是不愿意受到王室的约束才离开的。没想到,你对王室也没有一丝的留念……”说到这里,唐冰眼神黯然的瞧着李欢:“你不愿意做王室成员,难道…….连我这个小阿姨都不想认了吗?”
  唐冰那黯然的眼神令李欢心里一疼,赶紧说道:“我没有,我怎么能不认你呢?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说……我不想因为王室的约束而没了自由……小阿姨……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最亲的人……”李欢最后这句说得甚是诚恳,在他心里,唐冰已经是他自己最亲地人了。
  李欢的话令唐冰心里颇为欣慰,嘴里却嗔道:“你要认我,就不要说那些不在乎王室,不在乎我的话。”
  李欢赶紧道:“是是,我在乎,我一定在乎……”说到这里,李欢下意识的补充了一句:“特别是你!”
  “好啦,又说胡话了,这些话留给你地女人说吧…….“李欢这话一出,唐冰美眸里有了丝羞意,他在乎自己!他地话似乎有着说不出来的情意,心跳欢快间,唐冰脸蛋瞬时有了抹娇艳之色。
  唐冰眼里的羞意李欢捕捉到了,那迷人的娇羞风韵令他心里不由一荡,脱口道:“我没说胡话,在我心里,小阿姨就是我心里最在乎的女人……”
  “哎呀,你还说!”唐冰大羞,这话可不是能随便说的,嗔道:“好了好了,你出去吧,你要出去旅游,你出行的事宜我会安排地。”唐冰实在不想这小子留在自己房间里了。
  唐冰下了逐客令,李欢心里虽是不舍离开,但还是很懂规矩地离开了房间,留下那唐冰一个人坐在床上,静静地,美眸里有了一丝迷离……

  夜幕降临,住在别墅里的女人们都先后回到别墅,晚餐时,李大先生要出门旅游地消息在众美中引起了一阵骚动,似乎都想跟着去一般,这顿晚餐是清静不了了。
  最后还是唐冰决定,放李欢一个人出去,这小子的风流让众美可不大放心,但都跟着去了,会所的事情就没人管了,那小野猫是寰宇会长,更是脱不开身,最后众美一致推选杨诗这个作为姐姐地陪着李欢出去旅游,以免这小子在外面拈花惹草,对于这种安排,本想一个人溜出去地李欢没什么话好说了,很老实的接受了众美的安排。
  第二日一早,在小野猫、韩家姐妹以及美月依依的眼神中,收拾好行装的李欢与众美一一拥抱作别。
  豪华车队一路顺畅的进入机场专用车道,跑到上停着一架商务私人专机。有唐冰这显赫地人物安排,直接动用专机飞赴澳大利亚。
  待李欢上了飞机后,李欢这才知道唐冰竟然也要跟着自己去澳大利亚,与之在一起地还有令李欢多瞧两眼都会增加荷尔蒙地风情万医生。
  蓝天、白云,李欢已经没什么心思去欣赏舷窗外那壮丽的景致。坐在对面地唐冰搅拌着面前地咖啡,表面上似乎若无其事,但任谁都瞧得出她有些心不在焉。
  气氛有些微妙,很安静。李欢瞧了她一眼,忍不住问道:“小阿姨……你…….你不是不去吗?怎么又……”李欢昨晚征求过唐冰的意见,他记得。她曾说过要陪自己一起去旅游的,而他心里隐隐期盼盼着她跟自己在一块儿,唐冰当时表示不去的时候令他心里极度的失落,
  唐冰抬起美眸瞧了李欢一眼。轻声道:“你那姐姐昨晚磨了我一晚上。一定要我跟她一块儿,我再不跟你们一块去就说不过去了……”说到这里,唐冰眼神微微带着一丝嗔怪,说道:“怎么,你不想我一块儿来啊?”
  “想!怎么会不想?”李欢笑道:“呵呵,昨晚我就问你的时候,你说不跟我一起去澳大利亚。我当时心里很失望地。现在我们在一块儿了。我真的很开心啊。”
  “真的?你这小子的话听着好听,谁知道是真是假。”唐冰嘴里不信,心里却甜甜地。
  “真的真的,十足真金,我骗谁都可以,但我绝对不会骗你,这你得相信我。”李欢恨不得想将心掏出来给她。
  听着李欢这甜人心底的表白。唐冰忍不住轻笑一声:“好啦好啦。我相信你了。你的心啊……早就四分五裂了,我才不要呢。这些哄人的话啊,你留着回去给你那些小美人说吧。”
  李欢听得微微有些尴尬,勉强笑道:“又来了。都出来了老提我的糗事干嘛。”
  唐冰微微笑道:“这哪算糗事。这可是你的本事,我们地小帅哥能骗那么多漂亮女人在身边,我可是很欣赏很佩服地。”
  李欢苦笑道:“小阿姨,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夸你啊,你身边地那些漂亮女人我都喜欢,怎么。你还觉得不够啊。不够可不行了。这次你的那些心肝宝贝可是要我看紧你的,免得你到澳大利亚遇到什么大美人那风流毛病又犯了。”唐冰笑吟吟的。美眸里还有一丝捉弄之色,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喜欢李欢苦着脸的样儿,蛮可爱的。
  唐冰美眸里的那丝捉弄之意李欢捕捉到了,心里不由一跳,眼前美貌高雅地唐冰也学会开自己玩笑了,那还得了。
  李欢尴尬地神色瞬时消散,取而代之地是一丝黠意:“小阿姨,我发觉你跟我姐处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也学会拿我开心了啊?”
  “没有啊,我说地都是真啊。”唐冰笑吟吟的说道:“难道不是,你这小子一看到漂亮女人就什么魂都没有了,难怪你跟你的女人都对你不放心。”
  这会儿唐冰这么涮自己,李欢已经没了尴尬,呵呵一笑,说道:“是是,你说得没错,我是一看到漂亮女人魂就没了,不过现在不用了,呵呵,我心里已经有了大美女了,这个世界上恐怕再也找不出比她更美丽地大美女吧。”李欢笑得坏坏地,眼里还露出一丝玩味的调侃。
  这小子就是大言不惭,唐冰撇了撇嘴:“你就吹吧,什么大美女这么了不起?全世界还找不出一个比她更美的?拉出来瞧瞧。”唐冰对自己的容貌很自信,现在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微微有些吃味。
  “嘿嘿,当然了不起啊,她美丽、高贵、端庄,真的是美得冒泡,美得令人一见就想入非非啊。”李欢嘴里啧啧称叹,心里偷乐着,因为他想起了同在飞机上,那小野猫忽悠自己的那些话语来。
  李欢笑嘻嘻地瞧着唐冰:“哈,不用拉了,这不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吗,大—美—女—”
  唐冰一听,微微一怔之下,跟着那张美丽绝伦地脸蛋上刷地一下一直红到脖子根,嗔道:“你,你胡说什么哪……”那娇羞带嗔的样儿好不迷人,瞧得李欢心里一阵荡漾。
  瞧着李欢那调侃地眼神。唐冰哪还坐得下去:“我,我不跟你说了,讨厌!”站起身逃也似的离开了座位。
  香风渺渺,李欢嗅着那令人迷醉的余香,脑子里想着唐冰那迷人的脸蛋。他的眼神有了丝迷离,痴了……

  夜幕降临,透过飞机舷窗能瞧到夜空里地闪烁的星星,那状若银盘的圆月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夜色浪漫而又迷人。躺靠在床上的李欢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全是唐冰风华绝代的面容。挥之不去,不但如此,他心里还有一丝莫名地烦躁。
  睡不着,李欢坐起了身子。看来得去找万雪。
  万雪在晚餐后的那个暧昧眼神李欢瞧得很清楚。也明白她那风情诱惑眼神的含义,看来,今夜得找她来消除心里这莫名的烦躁了。
  万雪地在机上地卧舱紧邻唐冰的房间,虽然唐冰已经知道了李欢与万雪之间的暧昧关系,但李欢还是不敢过于放肆,轻手轻脚的摸到了万雪所住的舱门口。
  果然,舱门不设防。李欢很轻松的打开了门。门一开。里面黑黑的。但却香气扑鼻,而且是两种香气地混杂,很好闻,还有一丝说不出来地奇异气息。李欢分辨得出,其中一款香水就是唐冰专门订制地幽影2水。
  有唐冰的香水味李欢不奇怪,因为他已经知道唐冰有这么一个习惯,在睡觉之前。她都要找万雪做一个美体推拿。以保持曼妙的身形。
  借助舷窗那朦胧的光线。李欢隐约能瞧到床上那薄毯盖着的朦胧身影,身姿曼妙。李欢轻脚过去。三两下将自己的衣物除下,赤身裸体的上了床。
  香,女人迷人的体香迷人。李欢伸手一环,就抱住了这温润的身体,感觉极其地好,李欢那已经燃烧的情欲瞬时勃发。
  双手刚抚上怀里尤物那对饱的地乳房,只听一声嘤吟声:“嗯……万雪?”
  万雪?李欢听得魂飞魄散,他听出来了,怀里的尤物竟然是唐冰!
  卧舱内的灯亮了,淡橘色地灯光柔和而又迷离,唐冰那张美丽的脸蛋近在眼前,美眸里带着惊讶、带着恼意,还带着一丝女人应该有的羞意。那张粉嫩白晢的脸蛋更是红扑扑的娇艳欲滴,勾人心魄,只是这动人的脸蛋这表情实在复杂,知道闯了大祸的李欢一时慌了手脚,将怀里的唐冰一推。
  人是推开了,但她那曼妙地躯体也暴露在李欢地眼前,粉色的透明胸罩,粉色地蕾丝T裤,性感得不>=张的她的那双美腿还包裹着性感至极的肉色吊带丝袜。本就赤身裸体,而又欲火上身的李欢那下面更是坚挺。
  “唐冰恼得来想给他一大耳刮子,再瞥见那男人吓人的张扬,她又羞得来想钻地缝,小嘴张着,却又发不出任何声音。
  一个尴尬万分,一个恼羞无比,但两人都在这一瞬有点反应不过来,李欢与唐冰似乎在这一瞬都呆住了,舱室内极其的安静。就在这时,那舱门的门把却在旋转,声音惊动了听觉灵敏的李欢,有人要进来。
  就在那门要打开的那一瞬,不待唐冰有什么反应,关灯、卧舱瞬时黑暗,身子一缩躺了下去的同时顺手将薄摊一扯,盖住了自己,也盖住了唐冰,与此同时,他的身子紧紧的贴在了唐冰的娇躯上,不由她挣扎就紧紧的揽住了她的身子。
  动作不到2秒,门开了,舱室很黑暗,开门的人却没有走进来,而是站在舱门口轻声呼唤:“夫人,夫人……”是万雪的声音。
  李欢一系列的快速动作根本令唐冰无从反应,这家伙的力气太大了,唐冰挣动不了李欢的紧搂,此刻,她也明白了李欢的意思,外面万雪的轻唤不得不让她作出配合:“嗯,是……是万雪。”
  “是我,夫人,你还没睡着啊?”
  “嗯,迷迷糊糊的……”唐冰支吾着。
  “哦,我先前见你睡着了,就没有打扰你,这样,你既然都睡下了,你也不用起来了,我们就换房间睡吧。”
  万雪不待唐冰说话,轻轻的带上了门。就在门还没关严实地时候。舱门外传来杨诗的轻笑声:“怎么样,那小子在里面吗?”
  “嘻……在床上……”随着万雪的轻声嬉笑,舱门关严了,也关住了外面两个女人调侃的对话声。
  卧舱内恢复了安静,但外面万雪与杨诗的对话唐冰与李欢都听得很清楚。李欢此刻不用多想已经明白,这一切不是杨诗就是万雪地安排。
  黑暗中,鼻息间芬芳扑鼻,怀里一片温香软玉,胸前两团坚挺与饱满,下身的暴涨紧贴在那女人隐秘处的柔软。感觉美妙,极其的暧昧,李欢哪里还舍得撒手。
  李欢舍不得撒手,唐冰却一动不敢动。鼻息间嗅着他身上强烈的男子气息。下身的隐秘感觉到令她害怕地坚硬。她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她听出来,外面的万雪与杨诗已经知道了李欢在这张床上,她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唐冰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杨诗与万雪一直在灌输她不愿意听的事情,但她心里却隐隐感觉这一天会到来,她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这么令她茫然失措。
  完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心里地慌与羞意令唐冰再打破了舱室内地沉默:“都是你做的好事,都怪你,都怪你。”
  唐冰怪李欢,却忘了让李欢松手,离得太近,唐冰口齿里的芬芳一个劲的朝李欢鼻子里钻。
  李欢搂着唐冰的手稍微松了松。轻轻的抚了抚她光滑细腻的香背。他感觉得到唐冰慌乱无措地心情。他也只能无言地给予她温柔。
  “别碰我。”唐冰身子挣扎了一下,这一挣扎。她又不敢动了,她明显感觉到那男人地勃动,更不妙的是。那男人的坚硬堪堪撩拨到她最敏感的一点。
  唐冰很敏感。那无意的撩动让她感觉到触电般的酥麻,说不出来的奇妙感觉地同时,她地喉咙里竟然不受控制地发出一声嘤吟。
  李欢感觉到了那奇妙的接触,还有那令人荡气回肠地嘤吟声,唐冰敏感,李欢更敏感。那下面的坚硬竟然随着那嘤吟声再次勃动。刺激快感似电。
  李欢再也忍受不住。就着离得很近的唇一凑,只听唐冰又一声嘤吟,那抹香甜地温润几乎令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令他窒息。
  唐冰再次挣扎,她没想到李欢竟然敢这样地侵犯自己,但她的挣扎似乎带给了李欢强烈的征服欲,这该死的家伙不但没有收敛,竟然比先前还要热烈,还要强悍,唐冰心里又羞又慌,她已经感觉到那滑腻的舌撩到了自己的舌尖。
  “不……”唇被堵住,唐冰喉咙里只能发出呜咽声,她推推不动,而她的挣扎却又带来身体的刺激摩擦,太敏感,太羞人,她已经感觉到自己有了动情的湿润,她的身子发热、发软、似乎已经不能呼吸。
  李欢感觉到唐冰挣扎的身体逐渐松弛,她的身体很热,她的小香舌已经不再躲闪,他甚至已经感觉到女人隐秘处那动情的湿润。
  他顾不了那么多了,此刻,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得到她,得到令他朝思暮想,寝室难安的她。她不再是自己的小阿姨,她只是自己深爱、自己想要的女人……
  他的唇终于离开了,几乎快要被他吻窒息的唐冰,鼻息咻咻,娇喘吁吁,他的吻炙热而又缠绵,从来没被男人吻过的唐冰哪经得起这样的肆意侵犯,她的身子软,酥了,美眸半睁,眼神迷离,她不敢瞧着李欢,但她却不得不阻止李欢伸向自己下身的手。
  “不要…….李欢……你不能这么对我……”唐冰捉住了李欢不断下滑的手,声音柔弱而又无力。
  李欢没有说话,却吻向了她的粉嫩潮红的脸蛋,他的手继续的往下,她柔弱无力的手已经阻止不了他。
  “李欢……”唐冰娇呼一声,夹紧了双腿,那里已经湿润不堪,她不能再让他继续,“我……我是你的小……小阿姨啊……你不能……”
  “你不是,你不是我的小阿姨。”李欢喘着粗气,吻向了她娇嫩的脖颈,她肌肤散发出的芬芳令他着迷,令他陶醉。
  唐冰绝望的想拨开他的手,但那有力的手已经挤了进去。当他手碰触地那一刹那,唐冰身子一颤,那电流般的快感几乎令她窒息。
  “不要……不能对我这样……我是小阿…阿姨……”唐冰娇喘着,身子扭动着的同时,竭力想忍受那令她瘫软的刺激撩拨。
  李欢听着她近乎呢喃的娇喘声,一边亲吻,一边喘着粗气:“你不是我亲的…我们没有血……血缘关系……”喘息间,李欢的手指撩到了那湿润的地方。
  “嗯,不要碰那……”唐冰身子禁不住一颤,嘤吟出声。李欢的手指撩拨到了那最敏感的一点,那刺激地快感令她已经不堪忍受,花露泛滥。
  李欢勾开了那薄薄的蕾丝,唐冰那女人的隐秘瞬时暴露在空气之中,此刻的她已经不能自制,喘着粗气的压向了唐冰的身子:“小阿姨……我……我要你……”
  “不能……”唐冰娇呼一声,她感觉到他想干什么,挣扎着,但却挣扎不过那强劲挤进来的腰身,挣扎中。她已经感觉到那男人的坚硬已经触碰到了自己的柔软。
  压在身上的李欢太强,太有力,她没有力气去抵御这强有力地侵犯,她的身子越来越软,就在她放弃挣扎的那一瞬,男人的坚硬迫进了柔软,强烈而又清晰的刺激令她的身子一窒,完了……
  李欢身子轻轻的一迫,只听唐冰喉咙里发出一声勾人心魄的嘤吟,他进入了那美妙的温润。花露弥漫间。刺破了女人最宝贵的阻挡,那温润紧凑地包裹以及那滑腻地花露带给他极其美妙的刺激感觉,差点令他当场崩溃……
  床在动,随着激情的缠绵,李欢的动作越来越大,那弥漫的花露令他很顺畅的进入那深处……唐冰美眸半闭。承受着他一次次深入地冲撞。喉咙里却不受控制地呻吟。荡人、勾魂……随着他强有力地动作,不断的深入刺激。那如潮地快感令她的身体似乎不受控制的开始迎合,起初很轻,很涩,渐渐…她的身心逐渐开放,她那双修长的丝袜美腿不知不觉缠上拉他的腰,她迎合的身体越来越热烈……
  欲望让这对男女放开了心怀,那如潮的快感让这激情中的男女奔放,随着唐冰那一声娇啼婉转的长吟,这对男女激情厮磨的身体突然同时一颤,那电流般的快感瞬时传遍了全身,巅峰快感,高潮在通一时间爆发……
  喘息、呻吟、颤抖、痉挛,身体交缠、缠绵亲吻、柔情肆意的爱抚,这对男女在那激情高潮中淋漓尽致的享受着那奇妙无比的巅峰快感……
  喘息声渐渐的平息,小小的卧舱内恢复了宁静,那橘红色的灯光柔和而又迷离,温柔的抛洒在床上这对男女的身上。
  唐冰静静的趴伏在李欢身上,脸蛋枕着在坚实的胸膛上,她在听他的心跳,他的心跳强而有力,从这心跳声中,她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坚强。
  唐冰微微的抬了抬脸蛋,她想偷偷的瞥一眼这个强行夺走自己身体的小男人。目光瞥过,她本就潮红的脸蛋瞬时红到了脖子根,她碰触到了李欢的眼神,他正瞧着自己,他的眼神有着令她心动的柔情,还有一丝令她心慌意乱的微笑。
  唐冰美眸里那带着羞意的眼神好不动人,李欢心里一荡,忍不住轻轻的唤了一声:“小阿姨……”
  这声小阿姨唤得唐冰的身子微微一颤,眼波流转,含羞带嗔道:“讨厌,别这么叫我,我……我可不再是你的小阿姨……”
  瞧着唐冰那无限娇羞的嗔怪:“那,我该叫你什么?”
  “……总之你不能再叫我小阿姨。”唐冰的脸蛋红得快出水。
  唐冰害羞,李欢却瞧着心里一荡再荡,平日里的她高贵而又矜持,现在却像小女孩子一般那么害羞,李欢最喜欢的就是她现在这个欲语还羞的样儿,当下不有眼带调侃的笑道:“不,我就要叫你小阿姨,你本来就是我的小阿姨啊…….”
  李欢的语气不无调侃,唐冰哪有听不出来的:“哎呀,你这小子,讨厌啦,你再叫我可要生气了。”
  “那你生气啊,小阿姨生气的样子更好看。”李欢笑嘻嘻的,揽着她地手顺着她的芊腰抚向了她隆起的香臀。
  李欢的不老实令唐冰身子不由一软。娇躯微扭,美眸带情的娇嗔道:“别碰我,臭小子,不许对你小阿姨无礼。”
  “哈,不碰你,我的小阿姨……”李欢笑着,身子一抬,跟着一个翻身就将唐冰压在了身下。
  “别……不要啊……”
  “不要什么啊……”
  “讨厌啦……”
  “那我就讨厌给你看……”
  “哎呀……你好坏……”
  “嘻……我本来就坏……我的小阿姨……”
  “不……不要叫我小阿姨……”
  “我就要叫……”
  “讨厌,那你叫啊……”
  “小阿姨…….”
  “乖……嗯……哦…….轻……轻点……”
  “唔……”
  “嗯……啊……慢……慢点……哦……”
  ……
  浅水湾,夜色温柔。一座豪华别墅内的大客厅里,硕大的水晶吊灯散发出迷离柔和的光芒。一众美女分坐在宽大地沙发上,正凑一块儿聊着天,瞧着一个个喜笑颜开的样儿,不知道聊到什么开心的事情。
  这时,李欢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众美女瞬时噤声,齐刷刷的瞧向了他。
  李欢在香港混迹这么长时间,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但不知为什么。当他面对众美女的聚焦时,还是令他很不自在。
  “各位都在啊……”李欢努表情力装作自然的跟众美女打着招呼。
  “弟弟,你怎么下来了?”杨诗站起身来,笑吟吟的瞧着他。
  “呃,我出去一下。”
  “出去?你还有精神出去啊?”杨诗美眸里露出一丝调侃。
  “嘻,人家欢哥有的是精神。”小野猫笑嘻嘻地接口道。
  “不错不错,我今天可给他开了个好方子,没问题的。”万雪靠了靠坐在她身边的唐冰,向她挤了挤眼睛。
  唐冰脸蛋一红,啐道:“就你行。你越这样。这小子更没什么自制力。”
  “夫人,万姐姐说的什么方子啊?”美月一脸娇憨的瞧向夫人,美眸里全是好奇。
  美月的问话引起众美的窃笑声,唐冰有些好笑的轻轻的搂了楼美月的香肩:“小女孩子,不要问这些好不好。”唐冰说着,还忍不住还白了李欢一眼。
  李欢听到这里。表情再也自然不起来。尴尬地干咳一声:“你们慢聊啊。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杨诗笑吟吟地拦在李欢面前,娇声道:“到哪去啊。这么晚了还出去,对了,她们俩呢?怎么不见她们跟你一起下来?”
  “呃,在,在屋里呢……对了,我真有事,胖子找我呢……”李欢表情极其的尴尬。
  “嘻,你这小子,两个耶,她们两姐妹在床上不会起不来了吧?”杨诗美眸里的调侃之意甚浓。
  这话一出,客厅里众美又是一阵窃笑声,就连唐冰都有些忍俊不止。
  这地实在不是人待的地方,没女人麻烦,女人多了也是麻烦,遇到像杨诗这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女人,李欢不败退不行,在一真窃笑声中,李欢赶紧溜人……
  一阵夜风拂过,带来一阵清新的感觉,这时手机响起,站在海边沙滩上地李欢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
  “姐,你找我?”
  “喂,你这臭小子,又找她去了吧?”
  “呃,我找胖子呢。”
  “你骗谁啊,胖子这会儿在十三妹那里,他可没说跟你有什么事,在我面前,胖子他才不敢圆你地谎呢。”杨诗语气好不得意。
  靠,又被胖子那家伙出卖了,奶奶地,怎么这小子一被自己老姐追问就圆不了谎呢?
  只听杨诗接着说道:“你快去快回啊,这边我帮你圆着。对了,你干脆把她也带回家吧,我都跟夫人提过你跟她的事情了,她没表示反对,你就不要再磨蹭了,不要再说跟她有什么合作了,那晚社团暴乱还合作到现在啊?隔三差五地出去跟她约会,瞎子都知道你们在一起干什么了。”
  李欢听得一阵头大,嘴里呐呐,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好了,不跟你说了,我挂了啊,早去早回,最好给我把人带回家。”说完,不待李欢再说话就挂掉了电话。
  李欢苦笑着摇了摇头,奶奶的,自己这老姐是唯恐天下不乱啊,居然将自己的事情告诉唐冰了。这时,手机再次响起。
  “喂,你在哪?”
  “你在哪?”
  “我在离我家别墅不远的海边呢……”
  “韩家姐妹你陪完啦?”
  “你……你怎么知道?”
  “我是干什么的,我怎么会不知道?哼,新婚洞房,一个娶俩,你够幸福啊,你说你现在有几个老婆了?”
  “嘿嘿,你的情报够准怎么啦,吃醋啦?”
  “我吃什么醋?我又不是你什么人。”
  “别那么小气好不好,要不,你也嫁到我李家来。”
  “哼,你就臭美吧,我才不嫁给你这个臭小子呢。”
  “呵呵,你不嫁我想嫁谁啊?”
  “你管我!”
  “哈,我就要管你!”说完,李欢挂掉了电话,一脸坏笑的转过身去,一张美丽的脸蛋映入了他的眼帘。
  “讨厌!我这么小心你都知道我在你后面啊。”她那张美丽的脸蛋上全是嗔意,但她那双美眸却是情意绵绵。
  “嘿嘿,我是干什么的,前超级特009。”李欢得意洋洋的笑道:“我站在这可是顺风,鼻子再不灵也嗅得到你身上的香水味吧……过来吧,欢哥抱抱……”李欢笑嘻嘻的伸开了双臂。
  “不要……”只听她咯咯一笑,扭身就逃。
  “哈,你还跑得了吗?”李欢追了上去……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