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玩转野蛮部落》->第三卷 六医院的疯子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十五回 流连迪厅
( 本章字数:2741 更新时间:2008-6-21 8:45:00 )


  我披了一件风衣,向阿飞所说的地址找过去。朱夫人已经睡着了,一时半会醒不了。开始的时候我还想:要不要告诉朱总,让警察局处理此事。可是,对方是阿彪啊。
  我会摆平此事的,我想,如果王彪敢对朱朱怎样,我不会放过他的。没见他已经快三年了,我实在不想以这样的方式见到他。如果我看见他,我要将皮包扔在他脸上,对他说:“你就是个流氓,我往日错看你了,你一直都在骗我,说什么爱我的话都是唬人!”
  我怒气冲冲,又满心不安地往迪厅走。街上三三两两的人,霓虹灯依旧闪亮,路上除了醉汉,基本上没有行人。
  我沿着一条喧哗的大街走,那里面一字排开的全部是夜总会之类的三流场合,花枝招展的女人在街上招揽顾客,一个醉汉从我后面撞上来,拍着我的肩说:“小姐去陪我喝酒呀~~”
  酒气熏天,我一把推开他,撒腿就跑。
  终于走到一个地下室的门前:流连迪厅。

  真要进去吗?
  我犹豫了。
  我在美国人生地不熟,除了知道可能遇见阿彪,我基本上不认识任何人,如果这只是个圈套,想要将我也一起套进去,如果……
  我不敢往下想,阿彪绝对不是那样的人,不管别人怎么看他,我总是希望他是个好人。
  我将衣服紧了一紧,径直走下大理石阶梯,进入迪厅。

  迪厅里面很多年轻人在跳舞,还有单身的流浪汉或者其他不想回家的人,都在摇头摆尾地狂欢。我看见乐队坐在迪厅一个角落里敲锣打鼓,阿飞穿着一身银色的闪闪发亮的紧身衣,拿着麦克风。
  他唱的什么我一句不懂,也听不清,里面太嘈杂了。
  我一路分开熙攘的人群,间或有一些脏手在我身上乱摸,我心里又怕,将他们甩开继续往前走,大家跟吃了摇头丸一样疯狂地跳个不停,阿飞更像个银色的幽灵,灯光照在他身上一闪一闪的,瘦的像猴子,头发却蓬松得十分夸张,整个造型简直有些可笑。
  我径直走到乐队面前,盯着阿飞。
  阿飞很快发现我来了,放下麦克风给另外一个队员,双脚一跳,跳到我旁边。
  “朱小姐。”
  我不理会他的招呼,直截了当道:“王彪呢?”
  阿飞笑了一笑:“阿彪没回来……不过,也许马上就回来了。”
  我听得可恨,又问:“朱朱呢?”
  阿飞似乎楞了一下:“朱朱可不就是你么?”
  “少装蒜,我是说陈朱朱。”
  “陈朱朱?”
  阿飞歉意地笑了一笑,我却觉得邪恶极了:“她在那儿玩得正开心呢。”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果然看见陈朱朱穿着火红的打裙子在人群中跳舞,乐得跟疯了似的。
  我骂了一句:“你不要跟我使坏,有你好果子吃。”
  阿飞一脸无辜:“我只是好心。”
  我才不管他好心不好心:“哼,拐骗未成年少女,还充什么好心。”
  我走进迪厅的舞池,阿飞没有跟过来,又在台上唱了一首歌。
  我抓着陈朱朱的手:“你快跟我一块回去!”
  如果有人不让我带她走,我就死在这里,看王彪真的敢把我怎么样!
  陈朱朱却不愿意跟我走:“姐姐不要拉我嘛,我再跳一会儿。”
  跟她一起跳舞的男孩子说:“这位小姐,要不要也一起玩?”
  我一看,是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中文说得还不错。看来与阿飞他们的关系很密切了。
  “不用,我们现在就走。”
  我冷冷地丢下一句话,拉着陈朱朱就往外走。
  一个人影挡在我面前。

  “王……”我只看到地面,头都没抬就想骂人,这双球鞋还是我送给他的呢!
  “王什么?你还真是很想他呀!”挡着的人笑起来,也不知道是善意,还是流气。我一向声音不对,赶紧抬头,原来不是他。
  “彪哥的马子吧。”
  我正没好气:“狗娘养的才是。”
  那男的却皱了皱眉,表情十分夸张:“小姐好暴的脾气~~”说罢对台上的阿飞耸肩。
  我说:“走开。”
  那男的说:“不走。朱小姐在这里玩会儿吧。”
  我气得发疯,也不怕了:“你说不让走就不让走了。”
  硬冲,冲不过,把陈朱朱吓得鬼哭狼嚎。
  “朱小姐脾气好犟。”
  那男的说着,又斜睨我一眼。我被他看得一哆嗦,强作镇定道:“王彪呢?你叫他出来见我。”
  那男的却笑着说:“说了他不在,可能回来,也可能不回来。”
  我闯不出去,又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里急得要哭,脸上却不敢示弱:“管他在不在,我现在要带我妹妹出去,她在迪厅里玩,我不高兴!”
  那男的仿佛觉得很好笑:“怎么,不觉得迪厅里面很有趣吗?难道是阿飞歌唱得不好?”

  我推了他一把,就往外跑,那男的却“哎哟”一声,又将我拉回来了:“来了就玩一会儿嘛,还可以唱唱歌,跳跳舞,来来来,陪哥哥喝酒去。”
  他的嘴巴里面熏出一股子酒气,原来是喝了酒的。我见他手脚不老实,不禁气道:“你要干什么?喝了两口马尿就在在这里耍酒疯了?”
  话说得厉害,其实心里已经怕得要死。
  这些人如果真有什么不良企图,我一个弱女子丝毫应付的办法都没,打朱总的电话又不现实,如果他们跟朱总谈条件,我凭白闯了大祸。还是先搞清楚他们在干什么。
  我这样想着,就镇静下来,死撑着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那男的又用手来搭我:“来来来,咱们来跳个舞。”
  陈朱朱已经被她的美国舞伴拉回去了,我拉她不住,反而被这龊男缠住,他拉着我转了两个圈,我一脚踩在他脚尖上,他痛得哇哇一叫,很是夸张:“中国的小姐都这么烈性子么?”
  怪腔怪调的也很惹人烦,说的中文还不如刚才那个外国佬。
  “你个黄皮香蕉,难道你老人家就不是中国人了!”
  我火冒三丈,一面借火气给自己壮胆,隐约听见陈朱朱欢快的笑声,还跟着阿飞的调调唱歌。这傻丫头,根本不知道自己闯了怎样的大祸,还将我拖到这狼窝里,真真气死我也,比窦娥还冤。

  阿飞仍旧在唱歌,场面比之前更火暴了,这次我听懂了,他唱的是英文版《吻别》,真是妈妈的,瞎折腾,呆了这么长时间连自己跑来干什么都不太知道了。
  我跟着那男的跳舞,跳了一圈又一圈,他又不怕踩,还带着我跳,我都怀疑自己要被他抡起来了。我心想自己又不是扭秧歌的红绸子,随着你这样摆布,可是实在没办法,这家伙长得跟犀牛似的,打又打不过,躲又躲不过,有一下子,我简直想他就是一翻版的彪哥,虽然没彪哥帅,但是其无赖的秉性和彪哥是一样的。
  这样一想,我对彪哥的好印象全没了。
  狗娘养的王彪再不出来,我这辈子都恨他!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