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玩转野蛮部落》->第三卷 六医院的疯子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七回 夕月公主
( 本章字数:2675 更新时间:2008-6-21 8:44:00 )


  我又做梦了。
  在梦中,我穿着鹿角装饰的宫服,沐云站在我身后,头上顶着鹿族的王冠。
  鹿族已经空前强大了。
  狼族被我们赶出森林,一直逃向遥远的北方。
  夕月公主站在我们不远的草地上,玩一只毛色纯黑的小狼狗。
  “汪,汪汪!”小狼狗叫着,往我这边跑来。
  小畜生围着我的衣裙打转。
  “嗨,小东西。”我蹲下去,用衣服上的彩带逗这只小狼狗。
  “汪,汪汪!”
  小狼狗兴奋地叫着,跟着彩带打滚。
  “呵呵,呵呵!”我笑起来,鹿王沐云站在我旁边微笑。
  夕月公主噘着嘴巴跑过来:“小畜生,沐云偏爱米拉,你也这样,哼!”她说着用脚踢它。
  沐云“呵呵呵”地笑起来,像一个大孩子。

  夕月公主是我的小姑子,沐云的亲妹妹。虽然年纪比我大,看去却像一个小姑娘。她容貌美丽,气质高雅,像所有尊贵的公主一样,除了沐云,几乎不与其他人交往。但是她很喜欢我,对我宠爱得不得了。刚进王宫的时候有女官欺负我,都是她帮助我撑腰。我被狼族人掳掠,当作战利品献给鹿族。不管他们是诚心献礼还是麻痹敌众,我就这样来到了鹿族中间,成为夕月公主的一个女侍,女侍加女宠。
  因为我与众不同,我是从狐族的小村庄里被狼族马兵抓走的,和我一起被抓的还有狐族的族长,以及他的妻儿。狐族长很快被狼族的巫太后当作祭品,掏空了心脏,一直绑在祭台上流干了血。狼族的人崇尚血腥,认为这样可以带给他们繁荣。狐族长的妻子我却不知道怎么样了,因为在巫太后走向我面前的时候,我晕了过去。
  那个小脏孩儿和我一起,被当作礼物送给了鹿族。
  我们在鹿族的王宫里为公主作伴,并不作多少事情,只是吹拉弹唱,给她讲故事。小脏孩儿非常聪明,他的族人擅长纺织,他习惯用稻草和常青藤编织礼帽和毯子,还会编织一些稀奇古怪的玩具。夕月公主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乌拉,我也得到一个和乌拉相应的名字,叫米拉。起初我完全听不懂鹿族的语言,但是小脏孩儿懂。他仅仅用了半个月,就精通了。而我从他那里学会鹿族的语言,用了大半年。
  这还是很乐观的情况。我从来就没有什么语言天赋,在学校的时候英语学得一塌糊涂。可是,如果你知道,你非得学会那门语言,才能在夕月公主的眼皮底下求得一席生存之地,你就知道你该干什么了。
  幸好有乌拉,否则,我不会得到那么多的恩宠。
  因为,我莫名其妙地知道很多奇怪的故事。那些故事就像自来水一样,毫无征兆地灌入我的大脑。我整日地给夕月公主讲那些没有源头的故事,用我刚从小脏孩儿那儿学会的方言。

  夕月公主对我的故事充满兴致。从远古的女巫,到加比勒的海盗,从黑森林的巫仙,到夜空里的精灵,这些都让夕月公主充满好奇与神往。诚然,我得到了夕月公主最大的恩宠,从众女侍中脱颖而出。我几乎与夕月公主平起平坐,形影不离了。
  她将她的王兄沐云叫来听我讲故事。我跟他讲了另外一些完全不同的东西。我讲蚩尤怎样与黄帝斗争,讲大禹怎样带领民众治水,讲愚公怎样搬走太行和王屋二山,讲孙膑怎样带兵打仗,甚至讲到诸葛亮怎样用蜡烛和灯笼制造孔明灯。
  鹿王沐云被我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他认定我是上天派来帮助他的智慧女神。
  我被其它各族争来夺去,在古老的大森林中颠沛流离。沐云始终跟随着我,带领族人南征北战,将我从一个个如狼似虎的野蛮部族中解救出来。在征战的过程中,鹿族也从一个富饶安逸的大族,变成了一个骁勇善战的军事强国。

  沐云的野心像深海中的空气一样不可抑止地膨胀了。
  他的野心越来越大,依山傍水的河滨再也不能满足他的需求,他要的是整个丛林,他要赶走所有盘踞在丛林中的异族,成为森林之王。
  我已经是沐云的王妃。我理所当然地站在沐云身边,帮助他,陪伴他,看他征服一个又一个强族。我教授他们炼钢之法,给他们带来铁器。鹿族如崛起的大山,以锐不可挡的破竹之势,迅速打败了凶残狡诈的狼族,占领大河下游的河滨。
  夕月公主被当作王族战争的棋子,早早地就嫁去狼族联姻了。那只小狼狗便是狼王巫明送给公主的彩礼,跟它一起送来的还有狐族的丝织品,和凤鸟族的驼绒。

  婚书下来的时候,夕月公主哭得像一朵露水打湿的百合花。
  狼族远去千里,条件艰苦恶劣,民风也十分原始粗野。
  她的王兄没有理会公主的眼泪,送了大批的贺礼,亲自送她到大河下游,一直送出鹿族的边界。夕月公主在婚车上哭得昏天暗地,鹿王沐云却一语不发,临行,终于开口,只说了七个字:“到那边,好好生活。”
  狼族的巫太后带领大批亲兵,在大河下游与鹿王会和,将夕月公主接去遥远的北方。
  这一切都是沐云的暗计,连我都不能劝阻。

  我醒了,再也睡不着,看着身边沉睡的米达,眼前浮现出夕月公主梨花带雨的凄艳模样。
  我爬起身,打开电脑,在屏幕上绘出公主的形象。
  她穿着金绣的盛装,头上装饰着鹿角,披风上绣一只威武的狼头,怀中抱着那只毛色纯黑的小狼狗。夕月公主没有哭,她的眼泪流了一路,已经干涸。她也没有再怨恨他的王兄,都是战争惹的祸,有抱负的男儿,当有如此决心。她的王兄并非不疼她,只是,他有更高的追求,更远的路。

  米达突然醒了,爬到我身后,攀着我的肩。
  “这是什么?”
  “是夕月公主。”
  我面色平静,眼睛一刻也不能从夕月公主的身上收回。
  “她很漂亮。”
  “是的,美极了。”
  “她在哭。”
  “不,她没有。”
  “她现在的确没有,可是,她马上就要哭了。”
  “为什么?”
  我很惊讶。
  “因为,她刚才哭过,现在没哭,只是因为有人在旁边看着,或许,是她的王兄。”
  我更讶然了。
  这画面上除了一个美丽少女,再加一辆莲花装饰的婚车,根本什么都没有呀!
  “她是要去和亲的,不是吗?”
  米达看着夕月公主衣服上的图腾。
  “她是鹿族的公主,将要嫁去北方的狼族。”
  米达的眼睛望着夕月,怔怔地出了神。

  “米达,你真的很像一位公主。”
  我将图片收起来,转头对米达说。
  “是么?”米达格格格地笑起来:“他们都那么说,一个任性骄傲的公主,呵呵。”
  我也笑了。
  也许她前世就是一位公主呢。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