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玩转野蛮部落》->第二卷 鹿王的王妃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回 他们是文明人
( 本章字数:2677 更新时间:2008-6-21 8:44:00 )


  我们跑出了大森林,真的,不管你信与不信,小脏孩儿带着我,一直跑到了森林的边境。我看见树木从我身边退过去,新的森林却没有像剥洋葱一样在我面前铺出来。我们看见了房屋,座落在地上的小土屋。
  我很难确定现在的生产力已经达到一个什么水平,但是,那些房屋是用砖砌成的,而且搭了屋顶,比榕树上那顶草棚强多了。
  我们走向那小土屋。
  我很怕,因为我不知道我到底会碰到什么,目前,除了这小脏孩儿,我还没有碰到过另外任何一个人,也没有想过我会碰到另外一些人。
  我以为我会和这个尚未进化为人的小猿猴相伴到老,死在时间的长河里,历史学家都无法看见的暗角。
  可是,小男孩丝毫没有表现出窘迫,他面带微笑,甚至是激动,拉着我就往其中一个小土屋跑去。
  那是最大的一间小土屋,虽然总共也只有四间,准确说,是四片。因为,这些小土屋都做得连成一片,墙很矮,但是看得出很结实,一栋连着一栋,分成一间间小房屋,就像现代人的停车间。门很大,盖着大布帘。
  他们已经开始纺麻了。
  我无地自容。
  因为,整个村子里只有我和小脏孩儿穿着树叶的衣服,其他人穿的都是布。
  我本来穿的也是布,但是我一点也不后悔我为了遮太阳,将很多树叶铺在肩膀上。因为这样,我至少还不会显得多么赤裸。只是有点可笑罢了。他们都穿着布做的衣服,遮住肩膀,腰,和四肢。他们穿得严严实实,和我们现在穿的衣服没什么不同,真的,我一点都没有吹牛,除了材料是麻布之外,那剪裁和手工都跟现在人一模一样,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他们没有这么暴露。
  他们是文明人。

  小男孩是村子里的重量级人物。他爸爸是村长,这从房屋的摆设就可以看出,虽然,村子不大,不足百人。
  这是一个小手工业的村庄,村子里的人都在织布。按照他们的纺布水平,我想,这里至少应该在奴隶社会的后期。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是一个怎样的概念,至少,他们没有在用石器,他们用的是青铜。如果你们想知道这是什么时期,你们大可以根据我的描述去翻看典籍。
  我自然受到了村里人的热情接待。他们将我看作最尊贵的客人,小脏孩儿的大救星。虽然我一点也听不懂他们说话,不过,大家都很友善,这我能感觉得到。
  这是个很和平的小村庄。

  我去拜访村里的长者。我和小脏孩儿一起走到一栋小土屋土墙外。小男孩鬼鬼祟祟从门帘缝里往里瞧。我想,那大概是一个慈祥的老人。
  小男孩突然向后一跳,“格格格”地笑起来,一个妇人掀开门帘走出来。那是小脏孩儿的母亲。
  我依照看过的礼节向她问好,拍一下手掌,再微微低头,两手触摸膝盖。她也那样向我致意。
  小男孩跑进去了。
  妇人将我让进门。
  屋子里很黑,采光不是很好。我悄悄环顾了一下周围,嘿嘿的,到处都是垂挂的布条,有红色的,还有黑色的,也有蓝色的,绿色的。他们居然已经开始使用染料了。
  这里是一个布坊,我只能这样说。很多姑娘坐在里面,年轻的多,也有老的。大家都起身行礼,我回了礼。
  女人们坐下来,继续织布,我看了看,靠墙壁的藤框里装了一些小浆果。我示意小脏孩儿的母亲:我可不可以看那些浆果?小脏孩儿的母亲摆了摆手,将我带进另一个小土屋。这两间土屋只隔着一道门,里面亮了一点,但是,也很昏暗。
  我看向前方。
  “啊!”
  我禁不住尖叫起来,但是,我没有叫出声,马上用手捂住了,并且向小脏孩儿的母亲道歉,拿右手挨一下左肩膀。那妇人微微低头,原谅了我的失礼。

  我看见的是一颗水牛头,装在正前方的墙壁上,眼睛不知道用了什么处理,还很闪光。牛角很锐利,纹理分明。牛鼻子上吊着一个铜环。他们已经开始训牛,用牛帮助耕作了。
  不过,这头牛样貌很威武,并不像一只普通的水牛。我听说水牛在某段时期,某些部族里,代表神明,也可能是辟邪。不过,管它呢,在屋子里安放水牛头,其主人的地位、身份应该都相当不俗。
  随后,我看见了真正令我觉得恐怖的东西。准确的说,是人,——这间屋子的主人,村里的长者。
  这是一个老太婆,很老很老的老太婆,如果我不是先前就听说过她,我会以为她是位上古的女巫。很丑很丑,很老很老的那种。
  她丑也就丑了,真正令我无法忍受的是,她的身体,真的很大。乳房和骨盆都很大,大得出奇,让我一度怀疑,这里是否还停留在母系社会,——只有母系社会,才会有这样的女体崇拜。
  我在学校里学了一门课程,叫《西方美术鉴赏》,我们上第二堂课的时候,就有幸了解到远古的女体塑像。他们是很崇拜女体的,因为女人能生孩子。这在不懂科学的远古人看来,是很不可思议,很了不起的。所以,他们的雕塑全部都突出一个重点,那就是女性的特征器官,无论是乳房,还是生殖器,都奇硕无比,反倒是令现代人最为看重的面部,雕刻倒十分模糊,甚至经常被忽略。
  这位老者,就令我有那样的感觉。这样的身体,在我看来,毫无美感可言。但是,村里的人对她十分敬畏,都将她看成尊贵的神。是这样的,我想,虽然只是猜测。
  老者虽然很丑,头很秃,皮肤很糙,但是笑容却比较美好,至少没有恶意,如果仔细看,还能看出一些威严。

  就在我好奇的观察她的时候,她突然将手伸出来了。
  我吓了一跳,不明所以地看看小脏孩儿的妈。
  小脏孩儿的妈将膝盖跪到地上,俯下身体。我跟着做。她推了推我的腿。我终于明白,她是让我过去。
  我只好爬过去。
  老者摸了一下我的头。
  我的冷汗都滴下来了。
  还好,只是蜻蜓点水一般碰了一下,那只老手就收回去了。
  我再次磕头,一直磕到她面前的地上。虽然我不知道我到底应该干什么,但是,磕头总是没有错的。
  小脏孩儿的妈对老者拜了一拜,就将我带出来了。
  我了解到村人崇拜她的原因:她是村里的麻纺师祖。而那些小女孩,都是过来这土屋里学纺布的。那些摆在墙角里的浆果,我也有幸仔细观看。原来是染色的。
  她们用蓝莓染蓝布,用凤仙花染红布,用甘草染黄布,还有其它我不知道的东西,五颜六色,很是精彩。土屋背面的围墙里挂着许多染好的布条,都像蝴蝶一样随森林里吹过来的风在空中乱飘。她们用这些东西作装饰。
  我甚至看见她们养蚕,许多淡黄色的蚕茧从蚕房里搬出来,晾在外面。
  她们其时已开始编织丝绸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