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玩转野蛮部落》->第一卷 彪哥的马子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十回 恶狼
( 本章字数:4053 更新时间:2008-6-21 8:44:00 )


  “哟,哟哟!无量子大人,还打人呢?”
  忽然,我听到后面一个清脆的声音。
  我没听错吧?吴米达?
  我确实没听错,吴米达就站在我身后,跨前两步,走到王彪身边:“嗨,好久不见,过来接你!”
  我看着他们俩俊男美女站在我面前,——终于知道为什么她是他的表妹了——这简直就叫,就叫一对璧人啊!
  我愣了很大半天的神,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道:“米达啊……你真的是过来接我的啊……见到你太好了!”我跳起来,拥抱她。
  “得,靠边。”王彪将我一推,抱着吴米达的肩膀:“保护美女,生人勿近!”
  “少来!”吴米达啐了一口,将他推到一边:“咱姐们都半年没见了,想死你了,呜呜~~”

  美女撒娇,天下无敌。我当即骨头酥软,任凭人高马大的吴米达依偎在我瘦弱的肩膀上,吴侬软语说:“你不知道人家多么担心,今天遇野狗,明天遇爆炸,哎,我这脆弱的小心肝……”她抓着胸口,凄艳至极。
  我只好安慰她,拍着背:“啊,你大爷我小命硬着呢,这不好好的,不见我大爷最后一面,哪能就这么死啊,美女?”
  吴米达锤一下我的肩:“讨厌!”
  王彪早麻得不行了:“妈妈的,没见过这么恶心的,你们离我远点,别让人知道我认识你。”
  “哼!”我和吴米达一起瞪他。
  “我,我投降,你,你们继续。”
  以一敌二,当真狗胆包天。

  我和吴米达上了飞机。
  王彪也上飞机了。
  “嗨,大铁鸟要起飞了,你还不走?”有吴米达撑腰,我自在多了。
  “谁说我要走来着?”王彪撇了撇唇。
  “你……啊?”我只好转过脸,看着吴米达。
  吴米达慢条斯理说:“我表哥说,送佛送到西,要一直看着你到上海才安心呢。”
  我惊愕,看着王彪。
  王彪摆了个pose,帅气至极:“怎么样,对你好吧?”
  “好……好极了……”我只好长叹一声,睡觉。

  “起来拉!”吴米达大叫,淑女形象轰然倒塌。
  “嗯?到了?”我睁开惺松睡眼。飞机已经落地,王彪提我的行李箱走在旁边。
  “表哥!你干嘛只帮朱朱拿不帮我拿!”吴米达生气。
  “干吗?”王彪死焉活气:“我帮我女朋友搬箱子,你吃醋啊?”
  吴米达翻翻眼睛:“朱朱什么时候是你女朋友了?”
  “你不是吧,这你都没看出来?”彪哥很是讶异。
  “谁说我是你女朋友?”我很愤然。
  “得,跟我在宾馆……”
  “你个死乌鸦嘴!”我扑过去,将他的嘴巴堵了。叫人听见,还以为我是干三陪的呢。
  “咳,咳咳……”王彪咳嗽着,将我的手掰开:“不说就不说,那你说你是不是我女朋友?”
  “……”
  “你个禽兽!”吴米达见我被人胁迫,拿自己的行李砸他。
  “哎哟!你你这个吃里扒外……哎哟!……算了,不惹你们……”王彪再次投降。
  “哼哼哼~~”我和吴米达一起奸笑。

  “米达~~”
  在我们双脚着地之后,色狼按时出现了。
  “美女抱抱!”徐松明老远跑过来,和吴米达抱在一起:“想死我了!”
  “做作!”我敲他肩膀。
  “唷,我说哪个丑女,原来是你呀?”徐松明像是才发现我的样子,一脸歉意:“来,丑女抱抱!”
  他张着两只瘦胳膊向我围过来。
  “去,鸡爪子一样,恶心死了。”我不领情,退后一步,正好碰到王彪。
  “你小子,连我的马子也敢动,色胆不小啊!”王彪将我肩膀一搂,调侃某狼。
  “哎呀彪哥!小的再也不敢了……”徐松明抱头投降。
  “少来!”彪哥咧嘴笑骂,上前勾搭住徐松明的肩膀:“走,晚上陪你老哥喝酒!”

  周末的校园十分静谧,因为天热,大家都跑去图书馆吹空调。所以,我们决定去酒吧消夏。其实,这也不算是我们决定,明明就是王彪一个人独裁。对此,我们三个非常不忿儿,但是,不忿儿也没办法,唯有忍气吞声,反正,不用我们掏荷包,乐得占便宜。
  王彪显然对上海熟悉极了,连我一个在这里读了两年书的大学生也不知道上海还有这样的地方。我们去了一个很安静的酒吧,人少,但是相当豪华。
  徐松明开始唱歌:“有个漂亮的妞,站在第一道街口,她有黑色的长发,姿态诱人的挺拔,总之美得让人怕,我就悄悄靠近她,然后摇一摇尾巴,猜猜她会抱我吗,谁知却招来警察~”
  尾音拖得很无辜,典型的色狼风格。

  彪哥听得兴起,也唱了一首:“onenightinbeijing我留下许多情,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onenightinbeijing我留下许多情,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徐松明跟着像婆娘一样唱女声:“人说百花的深处住着老情人缝着绣花鞋,面容安详的老人依旧等着那出征的归人~~”颇有点那种味道。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你一首,我一首飙起歌来,把我们二位女生扔在一边。
  只好喝酒。
  “喂,我说朱朱,你真的是我表哥的女朋友啊?”吴米达有些醉了。
  “啊,你说什么……我啊,我也不知道……”我也差不多了。
  “我跟你说啊,你,你离开他吧……”吴米达快要倒了,“他这个人,做朋友是不错的,但是,做男朋友,你……你不会有好结果的……”然后她就倒了,倒在沙发上,动不了了。
  我拍一拍她:“喂,你起来啊,再喝点……”
  然后,我也倒了,倒在她旁边。

  徐松明和彪哥开始拼酒。
  “狼大,来,干一杯!”彪哥七成醉了。
  “好,干一杯!”徐松明一饮而尽。
  “为了我们的马子,再干一杯!”彪哥再接再厉。
  “好,为了咱们的米达和朱朱,干!”徐松明也不清白。
  二人你一杯,我一杯,就像刚才唱歌一样,全醉倒了。

  “你小子起来!装死啊?”
  突然,我们被一阵吆喝声吵醒。
  “干嘛?”徐松明最早清醒过来。
  “你,给我小心点!”
  来者十分不善,指着徐松明的鼻尖恶狠狠地哼了一哼,带着一众兄弟走了。
  “站住!”
  忽闻背后一声闷喝,彪哥醒了。
  “你小子活腻了是不是?是不是?”
  彪哥站起来,往门外走。
  “彪哥。”徐松明拉住他。
  “怎么了这?被人欺负是吧?哥们儿给你出头!”彪哥似乎没有完全醒酒。
  也许就算醒酒了,他也是这副德行。
  那帮人已经转身回来了:“哟,还来了个帮衬的?”
  我这才看清,原来那是一个大块头,年纪不大,和我们相仿,不过,派头倒是大得不得了。
  “你给我说清楚。”彪哥上前去拉住了大块头的领子,“我们狼大怎么惹你了?”
  “狼大??哈哈哈哈哈!”那大块头大笑起来,那一伙虾兵蟹将跟着大笑:“色狼吧?”
  “你找死!”彪哥一拳头已经过去。
  大块头摇晃一下,倒了。
  “妈妈的,给我打!”大块头从地上爬起来,恼羞成怒,暴跳如雷。
  米达捂着脸哭。
  “米达,米达你怎么了?”我已经完全清醒,爬过去将米达抱住。
  “熊绍,你混账!”米达抽抽搭搭。
  “怎么,又找了个小白脸,一个不够是吧!”那个叫熊绍的大块头一脸阴森怪笑,对吴米达叫嚣。
  “我找谁都跟你没关系!”吴米达拿烟灰缸砸他。
  熊绍身手不错,只一身手,就将烟灰缸接住了:“我告诉你,你这辈子就别想逃出我手掌心,找男人,休想!”说罢转过身,对着王彪:“还有你!奶奶的,以后有你好看!”

  “老子撕了你的鸟嘴!”彪哥生气了。
  两边打起来。徐松明也加入战斗。两个打七个,场面十分混乱,并且凄惨。
  吴米达开始大哭。
  徐松明被大块头打倒在地。
  大块头上前一步,踩在他的身上。
  情况十分不妙。
  我急了,抄起一个凳子,向大块头背上砸去:“去死吧!”
  “呷!”熊绍似乎吃了一惊,抬起胳膊硬挡。我手上一震,凳子几乎掉地。
  “娘儿们!”熊绍将手一甩,十分不屑地哼了一声,飞起一脚将我踢开。
  我小腹被踢中,倒在地上,撞翻了桌子。
  “妈妈的敢欺负我马子!”彪哥一拳一个打晕了两小喽罗,朝熊绍扑过来。
  “小子挺有品儿的嘛,找这么能打的马子!”熊绍的一只胳膊其实已被我打折,耷拉在身上:“饶不了你!这条胳膊就让你替你马子偿还给我!”
  他从背后抽出一根钢管。
  场面已经失控。

  保安来了。警察也来了。
  熊绍被带走了。
  徐松明受了点皮外伤。王彪的肋骨被踩断了。虾兵蟹将被彪哥打晕了四个。
  我也跟彪哥一起躺在医院里了。

  吴米达来医院看我。
  “对不起。”她哭泣着,梨花带水,很是惹人怜爱。
  “没关系,这又不怪你。”我只好安慰她:“我命大,野狗帮没吃了我,煤气爆炸也没有炸了我,熊绍算个什么东西,我没事,我可是跆拳道黑带二段,有朝一日碰见他,我一定要他好看……好了,你不要哭了……乖乖乖,美女不哭……哎呀,哭着好难看,你不要哭了……受不了了!你再哭我就永远不见你了!”我没办法,只好使出杀手锏。
  这句话无论什么时候对吴米达都是很有威力的。
  吴米达立马不哭了:“我不哭,……你,你喝点水。”她给我倒水。
  “我才不喝水,无量子大人从来不喝水,给我削只苹果去,对了,再去给我称点荔枝,不要多,四斤就够了,少了下次再买。”我以功臣的身份对吴米达颐指气使,——大美女的票子不用白不用,反正有帅哥排队替她掏钱包。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