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玩转野蛮部落》->第一卷 彪哥的马子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七回 彪哥的马子
( 本章字数:3795 更新时间:2008-6-21 8:44:00 )


  我没有想起那件事。
  王彪对我说:“追定你了。三个月。”
  他为什么追求我,我已经无心细究。彪哥嘛,就是那种见女生就追的人。我虽然自诩美女,却还没有自信到以为他是因为我的“美貌”对我产生的兴趣。男生,尤其是这样一个把自己当作丹哥的男生,是有那么一点征服欲的。也许是松明那一句“不是,同学。”也许是我那一句“我读名校,你干什么?”总之,他就那么莫名其妙的跟过来了,穷追不舍。
  在病房里的时候,我没有想起这件事。
  徐松明打完第二剂狂犬病的点滴,过来看我。
  “哟!朱量子真是好运气!”他幸灾乐祸,开心极了。
  “哼!”我把头一别,不去看他。
  “哈,哈哈!这是什么?”他看见被我甩到床底下的包裹,愈发嚣张地大笑起来:“你妈真体贴啊,这样都不放过你呀,哈哈哈!”
  “还笑,都是吴米达,简直气煞我也!居然给我寄这东西!”我斤斤计较,十分难平。
  “吴、米、达,哈哈!原来是米达寄来的啊?”他两眼放了放光,——色狼的那种光——,搬起吴米达的包裹箱,在吴米达的名字上吻了一口:“啵!”
  上海美女吴米达,简直就是色狼徐松明的梦中情人。
  “哎哟~~恶心死了!”我鸡皮疙瘩掉一地。
  “你这是嫉妒!”徐松明毫不客气,抓住我的狐狸尾巴。
  点到死穴了。
  “哼!自恋狂!”

  “朱量子~”王彪捧着一把玫瑰花走进来。
  “哟!彪哥!”徐松明一脸谄媚,赶起让座:“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老婆堕胎。”王彪的回答十分干脆。
  “不是吧?”徐松明一脸不相信。
  “去!你小子!”王彪将他的脑袋“啪”的一拍:“我像是干这缺德事的人吗?”
  “那我哪里知道。”徐松明一脸委屈,很妖艳地眨了一下眼。
  “少来!”彪哥啐他一口,径直走到我病床旁边来了:
  “朱朱——”
  “噶,恶心死了。”我简直想吐!
  彪哥把玫瑰花放在我的小桌上:“啊,瞧这花,多娇俏,每一片都是我的心啊~~”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哪!”我嘟囔起来,将花一甩:“我鼻子过敏!”
  徐松明竟将花接住了。
  “徐——松——明——!!”
  我愤怒地大叫。
  徐松明一脸无辜:“是你扔我身上的……”
  这有什么办法?只好作罢……

  “我走了,三个月!”彪哥眨一下眼睛,终于走开。我已经被他折磨得心力交瘁:“简直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非但天不帮我,连徐松明都不帮我!
  “哎,我看,彪哥其实人挺好的。”徐松明说。
  “滚!”我白他一眼,很是忿忿。
  “滚就滚拉,不过你真的有三个月不能去上海了,你就等着彪哥天天来看你吧。”徐松明翻翻眼睛,将被我摧残得半死不活的玫瑰花打理整齐,插在桌子上的水瓶里:“给,不要折磨玫瑰花了,彪哥会生气的。”
  “——滚!”我怒吼一声,将枕头砸了过去。
  徐松明就这样滚了。滚去上海读书了。

  只有我一个人留在黄冈,面对如狼似虎的彪哥。
  吴米达和她的二爷徐松明,却在上海逍遥快活。
  凄苦。

  我想起睡梦中的那片森林了。那片森林没有止境,像洋葱一样剥离,每一次剥离,又从前方现出另一片森林。有虫子在低鸣,蟋蟀唱歌,金龟子爬树,蚯蚓钻土,还有太阳,照在森林的路草地上。
  我妈听到了我的梦境。
  “你真的去过那样一片森林?”她的表情有些古怪。
  “不不不,我没有,我只是梦见过。”我赶紧否认。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睡吧,记得看你的物理书。”

  “朱朱——”彪哥叫得十分亲热,全然不顾我的严正抗议。
  “好吧,那你就叫朱朱吧,爱叫啥叫啥~~”除了投降,我别无他法。
  依旧是一束玫瑰花,加上如狼似虎的一个吻,——没经我同意的——我根本没有掌控的权利——随便他什么时候想要接吻,就扑过来了。
  “你滚拉!”我打他。
  “亲一下就滚。”他扣住我的手,将我捆在怀里:“啵——”
  很夸张的一吻,响亮,干脆,做作得不得了。——恶心。
  “好拉,我走拉!两个半月!”他将那三月的期限减去十五天,吹着口哨走了。
  恨ing……

  也有不走运的时候,比如,我妈走进来了。
  “量子。”我妈一脸狐疑凑到我床边。
  “你在干什么?”
  “啊?没有啊,我在看书。”
  “看书把床铺弄成这样。”
  倒塌,我刚才用枕头砸他了,被子也拿起来当武器,乱七八糟,一片狼藉。
  “好好看书,别瞎折腾。”
  “……”

  也有更不幸的时候,彪哥没走,我妈进来了。
  “这是……”
  “伯母好,我是王彪,朱量子的初中同学。”
  “哦……”
  彪哥潇洒地走了,走得一干二净。
  “那男生……”
  “初中同学,爸知道的。”
  “哦……”
  有必要说明,我爸爸是初中语文教师,我初中就是在他们学校读的,因为我成绩优秀,老爸的脸上很添了一些光,学校里一些纯情小男生也知道我爸有我这样一个天才女儿,所以对我爸爸格外尊重和殷情,其中不乏表现良好的男生,每次都把我爸爸乐得心里开花。
  自从我在他们学校上初中以来,我爸每次吃饭就爱说这样的话:“啊,三(七)班那个王某某真不错,帮我抄黑板报抄了一下午,字写得还很漂亮呢。”我就眨巴眼睛说:“哪个王某某啊?”我爸就说:“你真想知道?”“我不想知道。”“哈哈,哈哈哈!”我和我爸爸一起大笑起来。
  所以,如果是我爸知道的男生,大抵人品成绩都不错了。我妈丝毫没有怀疑我的说假,笑眯眯将那一把玫瑰花插整齐了,说:“小伙子长得不错,对你还很上心。”
  我强笑道:“啊……是啊……挺不错的。”
  “哪学校的啊?”
  “这个……”
  (这哪里能说啊。就算我想说,我也不知道啊!他王彪一个街头混混,能读什么好学校?你以为谁都像我们家徐松明一样能混又能学啊?)

  说起咱们家徐松明,没别的话,就一句话概括:街头的混混里面,他是学习成绩最好的;学习成绩好的高材生里面,他是最像个混混的。
  当然,这是好听的说法,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街头的混混里面,他是最不像个混混的;学校的高材生里面,他是学习成绩最不好的。
  他不太肯学,也不太能混。可是事实证明!——他虽然混的不怎么好,不像彪哥那样有势,但是,凭借彪哥等人的照顾,也不是随便哪个都能惹的;他虽然学习成绩不怎么好,不像我这样年年得甲等奖学金,但是,凭借过人的天分,他也有惊无险的混进了我们这个211工程。
  (我就纳闷他这样的半吊子怎么会乘上上海交大的末班车,跟着我混到上海来了!)

  可是王彪,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我只好继续扯谎:“他是武汉某某大学的学生会主席。”
  “哪个学校?”
  “噶,我记不清了,不过,是学生会主席呢,还不错,是吧!”
  我敷衍着,呼噜一通过去了。我妈这人没别的不好,(偏执狂的个性除外,提到物理,我都快被她逼疯了)就有一点十分匪夷所思,她看人,一向都成绩至上!用她的话说:“如果一个学生成绩很好,那么,他的人品肯定也坏不到哪里去!”虽然这个荒谬的结论已经被我用无数的例子无情的推翻了不下十次,但是!
  ——我妈她还是无法移除脑子中的那个成绩至上的荒唐观念。这没办法,她就是希望我找一个品学兼优,德财兼备的金龟婿,至于这个目标到底现不现实,那倒是在其次,反正,那些混混,铁定入不了她的法眼。
  或许徐松明那家伙比较符合她的择婿标准,虽然不论从才力上还是财力上都要与我妈的要求打个五成的折扣,但是,谁知道呢,她就是看那小子顺眼,看那小子对味儿,如果不是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我想,我大概已经和那个色狼结婚了。
  现在呢,彪哥出现了。如果她知道彪哥是只怎样的坏鸟,曾经怎样在爸爸教书的学校里面胡混,估计她现在就要抄着菜刀追过去,大叫:“王八羔子敢勾引我女儿,我跟你拼了!”然后大义凛然,勇敢冲锋,与王彪那小子同归于尽。
  所以,为了避免我老妈作出那样的不幸举动,我决定,我还是要替我老妈负责到底,——也为那该死的彪哥,掩护到底。

  说来奇怪,我们家这次煤气爆炸事件都荣登《漕河晚报》头条了,可是,我居然有惊无险,不仅死里逃生,还健康状况良好,没一个月,就顺利出院,回家了。
  又一个月之后,彪哥开始约我。虽然我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是,那有什么办法,彪哥说:“你若不出来,我就跟你妈说,我就是你爸爸教书的那个初中里面的那个无恶不作无善不欺的混混的头头——王彪。”
  无耻到极点。

  我真的成了他的女朋友了。虽然我不承认,可是,别人都这么说。
  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可以一下子追到那么多美女了。人不要皮,天下无敌。
  苦也……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