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玩转野蛮部落》->第一卷 彪哥的马子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回 出走
( 本章字数:5109 更新时间:2008-6-21 8:44:00 )


  “物理物理,我再也不想读书拉,让爱因斯坦见鬼去吧!”
  我满脑子愤怒,夺门而出,只剩我妈拿着一本《爱因斯坦》站在我身后,一脸愕然:
  “这丫头,平日里不是很喜欢物理、立志要为物理奉献青春的么,今儿是怎么了,一点就着,真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这丫头……喂,你往哪里跑,这么晚了,喂,还跑……记得回来吃饭……你不要出去了……真是不听话,越大越不听话!”
  我妈在我背后唠叨没完,全然没有了解到事态的严重:“晚了就叫你爸爸去接你,不要走远了,自己买点东西吃!”
  笑话!你看我这怒发冲冠的样子,我吃得下东西吗!
  事情很严重,非常严重!是!我受够了!我不想读书了!我干嘛要读书,我干嘛要读物理!我干嘛要为不相干的东西浪费青春!我是谁?我是美女!美女学物理,对得起自己吗!
  这愤怒不是没来由的!这是实实在在的凄苦啊!
  ——我写小说招谁惹谁了!一天到晚在我耳朵旁边唠叨!我写小说怎么了!不务正业?不务正业怎么了?就物理是正业是吧?得,我不学了!书我也不读了!我,我流浪去!
  气死我也!

  我就这样跑出来了。
  街头好冷清啊。不行,我要回去,我得回去!
  我拿出手机,让爸爸过来接我?
  才不!
  才不才不!我才不回去!太丢脸了!
  从小到大都没发过一次脾气的说,这样就投降,太失败了!对!抗争到底!让爹妈知道我的厉害!
  十点,十一点……一点,两点……
  妈呀,太丢人了!怎么到现在还没人过来找我呀……
  真是没人性!我爹妈真是太没人性了!
  愤怒啊,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放任我这样一个大美女孤零零地流落街头!这要是叫哪个黑帮老大看见了,可怎么得了啊!
  我想起《白毛女》中的一段歌: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凄苦啊,寒煞我也,心寒!

  回去不?回去吧!连短信都不发给我一条,看来我真是没人疼没人爱,想到刚出来时,憧憬着我那无情的爹妈满世界找我,一声长一声短的深情召唤:“女儿啊~~你快回来呀~~你妈对不起你啦~~你行行好啊~~快出来~~你要是不出来,我,我也不活了~~”
  然后我爸就一边帮她擦着眼泪,一边左顾右盼,说:“唉,都是我们不对,咱们家量子以后要写小说,就让她写吧,女孩子家,学什么物理,整天对着千分尺分光计,多没意思,还是喝喝茶,看看书,像人家米达一样,以后做个小报编辑,工作清闲,日子又安逸……”
  这时候呢,我就正好躲在他们旁边哪个角落里,热泪盈眶的奔出去,抱着我爸爸妈妈说:“爸爸妈妈,你们真是太好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听话,学好物理,不辜负你们的美好希望。”
  ——于是乎,一宗天才少女离家出走事件完美落幕,姑娘我从此痛改前非,刻苦钻研,为了科学事业通宵达旦,若干年后,一位年轻女科学家粉墨登场,在《自然》、《奥妙》等一系列世界级权威杂志上发表论文若干,成为当年的爱因斯坦第二,再过若干年,又一举推翻纵横宇宙的爱因斯坦狭广义相对论,发掘出奇妙的第四空间,人类的历史从此改写,“爱因斯坦物理年”从此被“量子物理年”取代,姑娘我的芳名传遍四海,与日月齐晖,宇宙同在,哈哈哈哈!
  我大笑起来,简直无法自控,这样的想象在我头脑中出现过不下百遍,当然,特指最后一段,作为一个从小就立志献身科学,为宇宙事业奋斗终身的爱因斯坦的粉丝,我对自然科学的热爱简直令人感动,(摸头,也许只是令自己感动)这一点无须其它证明,只需要看一下我的名字,因为,我的名字叫——朱量子。

  朱量子这个名字是我妈取的,很简单,一共分为两个部分,朱,是姓氏,这个无须解释,我爸姓朱,虽然有猪八戒后裔之嫌,不过,我对这个朱姓是不太反感的。更伟大的是,我对自己名字的后一部分,居然也不嫌弃!
  量子,你们知道是什么东西吧,没错,就是量子物理中的那个量子,因为我妈年轻的时候特别热爱物理,曾经还由于成绩优秀,进过一个叫什么海森堡的物理研究所实习,那可是个无上光荣的差事,不说其它,就说像我这样的天才少女,都未曾得过如此殊荣,我老妈的光辉历史可见一斑。她那时候大概也以为自己要成为居里夫人第二了,这没什么稀奇,跟我想要超越爱因斯坦的伟大目标一致。老妈就是牛嘛,有什么理由不让她那样想?
  不过,天不遂人愿,后来我老妈碰到我爸,经过一系列曲曲折折,折折曲曲,这伟大的理想竟死在摇篮里了,说是死在摇篮里,其实还远没有达到这个高度,顶多就算胎死腹中,(这话要是给我妈听见,她绝对会后悔没有让我胎死腹中)我也不晓得什么原因,反正,总之,于是呢,我就没有荣幸成为居里夫人第二之女,而是多了一个偏执狂的老妈,还很凄惨地成为她继续攀登科学高峰的阶梯,老妈一心想让我继承她的伟大事业,期望哪一天成为爱因斯坦第二的老妈,就将我的名字无情的,扼杀人性的,取了一个——朱量子。
  这,就是我姓名的来历。

  忘了说,我之所以不太反感这个名字,除了出于对物理科学的那么一点点的热爱,再加上对我老妈壮志未酬的那么一点点同情,还因为,我的名字——酷!
  也许你要说,酷什么酷,猪八戒的孙子加一个莫名其妙的粒子,酷你个大头!不要着急,那是我心情好的时候用的,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叫——无量子。
  这个“无量子”可不是盖的,为什么姓无?因为我最好的朋友米达,姓吴,她叫吴米达,我不喜欢我名字的时候,就跟她姓,以此表示对这个死党好友的情深义重。
  为什么不叫吴量子,而叫无量子?因为……(对不起,我实在不好意思说,我其实是因为纯粹装精才叫的这酷名儿,跟咱俩的交情一点关系也扯不上,但是,你们一定要理解我……难道你就没有觉得这“无量子”三字有一种包蕴万千,幻化无穷的气魄吗!)

  我一直很纳闷吴米达为什么会叫这样一个不土不洋的怪名字,而我本人,对这样缺乏爱国热情的名字是很反感的,什么苏安妮,王约翰,听着就鸡皮疙瘩掉一地,但是,很无奈的,吴米达确实是叫吴米达,我既没办法讨厌她,也没办法劝她改名,只好很心不甘,情不愿,苦大仇深地叫她,吴米达。
  吴米达和朱量子的关系不是你们可以想象得到的,那些个分铅笔你一半我一半大家都是好伙伴诸如此类鸡毛蒜皮的事情就不要说了吧,光凭我敢冒着退学的危险在前任数学老师的眼皮底下替她代考线性代数的勇气,就足见我对她的深情,而她,也随时可以为了我抛弃老公,一边痛哭流涕,一边说:
  “他对你不好,我再也不想见他。”然后,就果真把他甩了。我只好一边安慰她,一边很英雄主义地说:“不要紧,男人靠不住,有你姐们在,没问题!”
  人家都以为我们在搞拉拉,还戏称松明为我们的“二爷”,因为“大爷”的身份,非吴米达和我朱量子莫属,这是互相的,跟“二奶”是一回事。
  为什么有两个“大爷”,却只有一个“二爷”呢?这个,这个其实我也不好说,因为,松明是我和吴米拉二人交往时间最长的男生,长到什么程度?就是,他和我交往了人生的前十八年,青梅竹马的那种十八年,后来,就变成吴米达的男朋友了。(酸酸地说,还是我介绍认识的呢……)
  ——加起来,我们二人一共交往了十九年,还有半年,就二十年了!
  也许,你们又要摇头(就像摇一个泼浪鼓):你们三个到底在干嘛?搞得这么复杂!

  其实也不是很复杂,简单一句话,我和松明是好朋友,吴米拉和我是好朋友,我的好朋友吴米拉爱上了我的好朋友松明,然后我就将我的好朋友吴米拉介绍给我的好朋友松明,然后我的好朋友吴米拉就和我的好朋友松明变成了好朋友,比好朋友还好朋友的好朋友——男女朋友。
  这个事情,说起来我又要抽抽搭搭,眼角挤出一滴珍珠泪:苍天哪,你怎么可以拆散鸳鸯?上帝啊,你怎么可以如此待我?
  (众看官说:少恶心了你,自己夹在别人小情侣之间不清不楚,还敢贼喊捉贼,拖你进猪笼!)

  有必要介绍一下松明。
  松明这家伙……这家伙其实很恶劣的说,因为他是个——色狼。
  没错,他的外号就叫狼,色狼的狼,简直就一登徒子。
  从我幼儿园与他同学开始,他就开始以其深情款款的白马王子形象,四处拈花惹草,制造无数假象,有一段时间,连我都差点以为他就是那种惊天地、泣鬼神,追起女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大情圣,可是,后来,事实证明,我,看走眼了。
  此君之好色不以常理论,每当在街头看见美女,必双眼发直,口角流涎,全然不顾帅哥形象,说:“美女啊~~”心跳加快,步伐加紧,甚至穷追不舍。最夸张一次是某次在溜冰场看见一长腿美女,此帅哥立马脚底生风,如影随形,在那美女周围作了二十七次圆周运动,直到那美女突然惊觉旁边有狼的气息,一股森寒之气立马从足底下升腾而起,于是乎,她左冲右突,左顾右盼,期望从绝境中寻出一线生机,无奈乎,此狼技术十分了得,却见他脚踩冰刀,如神兵挡道,左开右合,愣是叫美女求生无门。
  那美女一急,白了他一眼,破口骂道:“色狼!”某狼闻言,这才意识到事态严重:这么悦耳的声音,难道是在骂我?
  那美女见他还不走开,又是一句:“坏蛋!”某狼这才确信那美女是在骂他,帅脸“唰”的一下,就全红了。那美女又白他一眼:“看什么看,还不快走!”某狼何曾受过如此打击,不等她说完,就双腿一瞪,风一般小溜烟跑了。
  他跟我说起这件事,还一把鼻涕一把泪:“量子啊,我一世英名啊,全毁在那丫头手上了。”
  “是腿上吧。”我讽刺他。
  “哼!”松明立马恼羞成怒:“朱量子!别以为你长得丑,我就不忍心欺负你!”
  “别以为你色,我就纵容你!”
  “你!”
  “你什么你,你在我这里,王子形象早已经倒塌,还想披什么羊皮!”
  “你你你,气死我也!”
  “哈哈哈哈哈!”我得儿意地笑,我得儿意地笑。

  此后若干时间,也许是几秒,也许是几小时,松明神情一直很沮丧:“嗳……”他诚惶诚恐,语气低沉,说道:“无量子啊,你说,我的形象有这么差吗?我,长得不帅吗?”
  一惯自恋的狼,居然问出这样没自信的话,看来,狼是真的受了打击,而且,打击得相当严重。
  我只好安慰狼:“没有拉,其实很帅拉,跟我这样的美女都能相配,可见龊也龊不到哪儿去~”
  松明听了,竟似受了侮辱:“跟你相配,不要吧~”
  我把眼一翻:“怎么,你不满意,我还没叫你谢主隆恩呢,别以为你不把我当美女,我就不把自己当美女,我的世界我作主,我是美女,宇宙无敌,Understand?”说完这句话,我就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回家去了。
  “喂!喂!喂!朱量子!”松明在背后狂吠:“你说要介绍我认识一美女,我人还没见着,你就抛下我走人,太不够意思了吧!”
  “好啊,那我们现在就去见一个。”我扭头,三步两步跑到松明身边,拉起他一只胳膊往溜冰场跑:“走,去见美女!”
  松明大骇:“你,你不会是带我回溜冰场吧?”
  “是啊,我和米达约好了,在溜冰场见啊。”
  “我……”
  “你什么你,你不去?”
  “人家不好意思嘛,若是碰见刚才那长腿美女,岂不是糗大了……”松明眨眨眼睛,擤擤鼻子,一副无辜模样。
  “哟,你还知道糗啊,那你不去是不是?不去拉倒,我走了啊,改明儿叫吴米达来我家喝茶,你就一边凉快去吧。”
  “好啊好啊,我就在你们家凉快去。”松明屁颠屁颠拉着我的胳膊跑。
  “得得得,谁让你来我家凉快了,咱们姐妹团聚,带上你岂不累赘。”我一甩手,掏出手机:“喂,米达,你还没出来吧,不用来了,晚上去电影院吃烧烤,我请客。”
  “哦!我已经出来了,没事正在溜冰场溜冰呢。”

  于是乎,事情出现了微妙的转机,那个被松明骚扰的长腿美女,正是吴米达。若干年后,(也许只是半年),吴米拉向我说起她的男朋友松明,一脸甜蜜状:“我第一次看见松明,就喜欢上他了。”我很是纳闷:“不会就那次在溜冰场里吧?”吴米达幸福地点头。
  我的嘴巴张得像枚鸡蛋大:“你不是骂他色狼,还坏蛋么!”
  吴米达羞答答说:“我本来以为他是个色狼,但是,在听到我骂他之后,他的脸一下子红成了一块猪肝,那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我彻底晕倒,狂吐血不止。——这样也能泡到妞!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