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四三章 人狼对决
( 本章字数:3757 更新时间:2008-6-5 22:56:00 )


  1

  这些日子里,周蜜的痛苦无处诉说,这样的痛苦压在心里,让周蜜有支撑不住的感觉。利用周六的时间,周蜜再一次来到姐姐的墓前。
  仅仅十天前的清明节,周蜜来这里本还想告诉姐姐自己跟张一鸣在一起了,意外遇上关玲使得周蜜没有来得及说,谁知转头便知悉飞机失事的噩耗。
  姐姐,你是不是怪我?还是怪他?所以要这样惩罚他也惩罚我?周蜜跪在姐姐墓碑前,默默地流泪,无声地祈求。姐姐,你如果在意我跟他在一起,我向你认错,我离开他,他还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只求你保佑他,让他平安回来……。
  自从跟张一鸣在一起之后,周蜜心里始终有一种忐忑,总觉得自己抢了姐姐的男人,因而对姐姐心怀愧疚,她不知道姐姐会不会原谅自己。今天,这忐忑和愧疚连同飞机失事后压抑在心底的痛苦一齐释放出来,周蜜有一种浑身脱力的感觉。

  2

  “周蜜……”周蜜忽然听见有人在身后呼唤自己,扭头一看,竟然是姐姐周甜站在那里。
  “姐姐,姐姐,你还活着?”周蜜哇地一声大哭出来,起身投入姐姐的怀里。“姐姐,我好想你。我错了,姐姐,我不该跟你抢他,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让他回来吧。”
  周甜搂住妹妹,让她哭个够,然后才轻轻替她抹去泪水,“傻丫头,别胡思乱想,你没跟我抢他,我也没怪你。姐姐跟他有缘无份,你替姐姐了了这段缘,姐姐还高兴呢。”
  “真的吗?姐姐,你不怪我?也不怪他?”周蜜泪眼婆娑地望着姐姐。
  “真的,不怪。”
  “那你别再这样惩罚他,你让他回来吧。”
  “唉。”周甜轻轻一叹,“你是乱了心神了,这哪里是我在惩罚他?我哪有这个能力?而且,我们是亲姐妹,你难道还不了解姐姐?就算我有这个能力,我会做出这样的事吗?这是他命中注定有此一劫。”
  在姐姐的怀里,周蜜的心安定下来,灵台变得清明,思绪变得清晰。姐姐说得没错,姐姐是那么正直善良,就算她心里对自己、对他生气,她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那怎么办?姐姐,他死了吗?为什么你回来了,他又走了?我想你们俩都活在我身边,我们一起过幸福的生活,不行吗?”
  周甜轻轻一笑,“行的,姐姐永远会在你们身边。他没有死,但是需要你去帮帮他,帮他渡过此劫。”
  “真的吗?姐姐,他没有死?你也永远会在我们身边?”周蜜在泪光中露出幸福的笑容。
  “真的。”
  “太好了,姐姐,我去帮他,现在就去,他回来后我们三人就永远不分开。”
  周甜微笑地看着妹妹,“不是我们三人,还有一些姐妹。这是我的命运,你的命运,也是他的命运。对他来说,不仅仅是命运,还是责任。我们这些人的命运纠缠在一起,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注定了。说到这里,顺便跟你说一下,你的心里不要再怪关玲,我的死跟她的关系不大,何况她替你挡了一刀,算是恩怨两清了。”
  “你的死?姐姐,你不是回来了吗?你不是好好地在这里?你刚才还说永远跟我们在一起,为什么说死字?姐姐,我不懂……”
  周甜仍然微笑着,深情地看着妹妹,“你会懂的。好了,你去帮他吧,别再耽误了。”
  周蜜似乎感觉到什么。姐姐又要走了,是的,她只是短暂的回来一下,她还是会走的。
  果然,周蜜感到姐姐在轻轻推开自己。
  “不,姐姐。”周蜜紧紧抓住姐姐的手,“你还没告诉我怎么帮他,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们一起去,一起去帮他,姐姐,不要走……”
  周甜还是推开了妹妹,“你会知道怎么做的。”
  “姐姐……”周蜜撕心裂肺的一声呼喊,扑向飘然后退的姐姐。
  “嘭”的一下,周蜜的头撞在墓碑上,醒了过来,才发现自己跪在姐姐墓前睡着了。周蜜揉了揉哭得发涩的眼睛,转头四望,仍旧是静静的陵园,静静的墓碑,摇曳的小黄花,还有淡淡的却沁人的清香,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一个梦,一个美丽温馨的梦。
  但周蜜相信这个梦是真的,姐姐的话是真的,她要按照姐姐的话去做。

  3

  张一鸣感到背后这双眼睛跟刚才松树上那小家伙的眼睛完全不同,这双眼睛里发射出的目光让张一鸣不由自主的背脊发凉,让他有陷入危险的强烈预感。
  张一鸣停下脚步,猛一回头,背后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奇怪,难道自己的感觉错了?不可能。张一鸣知道自己现在的六识灵敏,尤其对危险的直觉相当准确。可为什么没有发现?只有一种可能,即背后这个跟踪者也是一个高手,他预判到自己的回头,所以先行躲避了。
  张一鸣让自己身体的各项机能紧张起来,进入战备状态,然后继续向前走去,同时心里开始思考,这样的高山上会有什么东西跟踪自己?一个人?要真是人倒可以大声欢呼了,他能上然能带自己下去,那大家都有救了。只要能下去,给他什么样的报酬都不在话下。然而张一鸣自嘲地笑了笑,背后这个跟踪者不太可能是人,张一鸣从自己的感觉中可以知道。如果真是人,他早该出来打招呼了,大家又不是敌人,干嘛要这样鬼鬼祟祟地跟着?看来背后的家伙只能是一个动物,一只野兽,而且肯定不会是像小松鼠那样的温顺可爱的野兽,它该是一只凶狠的肉食性的野兽,自己已经成为它司机捕杀的猎物。那么,它是什么?一头熊?张一鸣哑然失笑,这个季节,估计熊还在睡大觉没有醒来;一头老虎?张一鸣同样笑起来,如果能在这里碰上野生老虎,传出去后只怕自己要出大名了,从此以后人们的谈资中又多了一只“张老虎”。张一鸣不是猎人,也不是动物学家,对野生动物所知实在有限,不是熊,也不是老虎,那它会是什么?忽然,一个字眼闪入脑海,那代表着一种动物,一种并不庞大,但以凶残、贪婪、捕食时候极富忍耐力而著称的肉食动物的名称——狼!
  一想到这个字,张一鸣下意识地再次猛然回头……

  4

  是它,果然是它,一匹狼,一匹超出张一鸣想象的高大的狼。它这次没有躲避,张一鸣回头,它也停下脚步,静静地、好整以暇地、胸有成竹地站在离张一鸣不远的地方,放射出绿色光芒的双眼紧紧盯住张一鸣,盯住自己的猎物。
  张一鸣又是紧张又是庆幸。紧张是因为这匹狼的架势,它离张一鸣的距离不到十米,如果它发动攻势,估计连冲刺带腾空跃起向张一鸣扑来,一到两秒钟的时间它尖利的牙齿就能接触到张一鸣的喉咙。但是还好,它只是一匹孤狼,这正是张一鸣心中暗暗庆幸的。这匹狼大概是见识过人类的,瞧它那架势,眼里对张一鸣没有一点陌生感和恐惧感,它大概知道,对付一个手里没有武器的单独的人类,那是小菜一碟。
  张一鸣也慢慢冷静下来。好家伙,你他妈吃定我了是不是?行,咱俩一对一单挑,我就跟你玩玩,看是谁PK了谁。
  虽然从无打猎经验,但张一鸣也知道见到狼是不能轻易逃跑的,狼是很聪明的猎手,懂得从各方面判断对手的强弱,你只要一逃跑,它就知道了你的弱小和恐惧,一旦让狼占据了心理上的这个优势,你十有八九就危险了。除非你能跑过狼。但是论到奔跑这种动物的原始技能,人真是太弱了,真要跑起来,人连体型庞大、看上去行动迟缓笨拙的大象都跑不过,又如何能靠两条腿逃过狼的追击?

  狭路相逢勇者胜,张一鸣知道,今天面对正面相遇的这匹孤狼,即便自己不能击毙它,也要让它在战斗中害怕自己,逃跑的应该是它。这才是唯一自救的办法。何况张一鸣想到山上还有两个体弱的女人,所以一定要把这匹狼击退,不能让它跟随自己见到更容易猎食的对象。
  张一鸣的眼角余光慢慢向自己四周扫视,看能不能找到一件用得上的武器。人类之于野兽,优势就在于智慧和使用工具的能力,张一鸣决定要尽可能避免赤手空拳与眼前的敌手对决。
  谢天谢地,不远处有一根粗细合适的松枝躺在雪地里,如果将这根松枝拿到手,张一鸣相信自己的胜算将会大增。
  张一鸣向狼露出一个笑容,脚步缓缓向松枝的方向移去。
  那匹狼大概是被张一鸣的笑容搞迷惑了,它没见过这么自信的人。难道他有什么厉害的手段?狼的眼里刚才那种胸有成竹的目光变得狐疑起来。
  狼是凶残但也是谨慎的动物,尤其是一匹孤狼。张一鸣知道自己的计策得逞。张一鸣之所以采用这样的心理战术,是因为他认为任何动物、任何生命都是有灵性、有智慧的,而且在对狼的一鳞半爪的认识中所知,狼的智慧似乎还不低,所以他利用了这一点。
  张一鸣动一点,那匹狼也动一点,始终和张一鸣保持着不变的距离,一人一狼就这样缓缓移动,互相警戒着。

  终于,张一鸣移到了那根松枝旁边。
  该怎么将这松枝捡起来呢?张一鸣看着狼始终紧盯自己的目光,知道只要自己一弯腰,必定就是对手发动攻击的最好时机。所以,不能就这样去捡那根松枝。
  一人一狼开始对峙,张一鸣想了想,缓缓弯下双膝,双手张开半举,上身前趋,做出一个准备扑向对手发动攻击的姿态。
  狼被吓住了。由胸有成竹变得狐疑的目光里,开始出现一丝恐惧。这个人是怎么了?不但没有害怕,没有退缩逃跑,还准备主动发动攻击?他有什么厉害的本领让他这样有恃无恐?
  张一鸣的双膝屈得更低,似乎马上就要发动攻击。狼缓缓后退了一步。就在这时,张一鸣一伸手,将地上的松枝捡到手里。
  哈哈,你他妈是挺聪明,可是终究又不够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现在老子有一棍在手,看你能奈我何?
  张一鸣长出一口气,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就在这时,“嗖”的一声,那匹狼腾空而起,向张一鸣迎面扑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