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四零章 伊甸之蛇
( 本章字数:3683 更新时间:2008-6-5 22:48:00 )


  1

  燕子和剑南春来到天鹅山庄,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果然由那天剑南春被打所引发。燕子听陈鹭说完事情的大概,心里后悔不迭,早知道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那天就忍住不对陈鹭指责张一鸣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样也许赵敏就不会跟张一鸣闹得那么凶,张一鸣也就有可能不必去成都,那就不会遇上这次空难了。
  燕子直向赵敏责怪自己,在一边的姚静知道这时候说这些话除了让赵敏更难过,也没有别的大用,便用眼色示意燕子别再说。燕子明白姚静的意思,却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别的劝慰赵敏才好。碰上这样的意外情况燕子心里没有一点准备,本来今天还准备告诉赵敏自己和剑南春的关系,现在也不好提这事了。赵敏正处于失去心上人的悲痛之中,自己却宣布和剑南春的新关系,那算什么呢?岂不是像专程来气赵敏一样?
  燕子没辙,便看剑南春,剑南春只好磕磕巴巴地道:“赵敏,那个、那个……,也别想太多,不是还没找到飞机吗?也许、也许……。你回学校去吧,有同学在一起心情会好些,老憋在家里也不是办法。”
  “是啊赵敏。”燕子想起一事来,“昨天徐老师专程找到我问起你和陈鹭,她说上次跟你们说的事情怎么没见你们答复,这么久了连人也见不到。徐老师有什么事情等你们答复?要不你们回学校跟徐老师见个面吧。”
  赵敏和陈鹭喜欢宇宙物理,徐洁也喜欢她们姐妹俩,这是谁都知道的,燕子希望这能让赵敏的心思从张一鸣身上转移出来一点。
  “就是上次讲座之后,徐老师跟我们说她有一个课题,想让我和姐姐参加进去。”陈鹭对燕子解释。
  这是上次讲座后徐洁追上出了教室的赵敏和陈鹭时对她们说的。当时赵敏被张一鸣气昏了头,没有马上答复,徐洁也没催促她,只说让她们考虑一下,决定之后再作答复。
  “哇,这是多好的机会啊,赵敏你快去学校答应徐老师吧。”燕子夸张的表情一半出于真实的想法,一半是为调动赵敏的情绪。这的确是个很好的机会,是徐洁特意给赵敏和陈鹭的机会。其实徐洁课题的深度是不适合本科生的,但她想让赵敏和陈鹭在课题组里面熏陶一下,哪怕做些最基本的工作,培养她们的兴趣和感觉也是好的。

  2

  大家都明白燕子的意思,也都跟她一个想法,于是都附和她。“是啊,姐姐,要不我们回学校去吧。”陈鹭说。
  剑南春看了看姚静,他至今仍以为姚静是赵敏的表姐,觉得她说话可能更加管用,便问:“表姐,你看呢?”
  姚静觉得这么多天了,赵敏不出门,跟自己在这里相对伤心对她是没有好处,也许她回到集体生活的环境中还好一点,便点头赞同了大家。“赵敏,要不你先回学校去?这么久了,也不能再耽误课程。起码你和陈鹭先回去上课,不想住学校的话,我每天去接你们回家住,好吗?”
  如果确认张一鸣遇难,赵敏心中早拿定主意该怎么办,所以她此时也不想大家为自己担心,看了大家一圈,赵敏点点头。“我明天回去。”
  劝服了赵敏,燕子心里觉得好过一点,她想赶快回学校去先跟同学们打个招呼,待赵敏回去后让大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要又惹得她伤心难过。
  燕子拉了拉剑南春,俩人跟赵敏她们告别。赵敏看着燕子和剑南春,忽然问:“你们俩是不是……好上了?”
  陈鹭跟赵敏说过剑南春被打那天的情况,燕子和剑南春的关系其实已经明朗。
  燕子和剑南春同时一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承认吧,怕刺激到赵敏,触动她的伤心;否认吧,显得欲盖弥彰,就像心中有什么鬼。
  看着俩人的表情,赵敏又道:“燕子,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说,祝福你们,还有,好好珍惜,别等到……后悔……”赵敏无法把话说完,泪水便流了出来。
  自从进屋知道一切之后,燕子替赵敏焦急担心,却没有流泪。那时候赵敏也没有流泪,只是精神不好。这一下赵敏一哭,燕子立刻也忍不住,拉着赵敏的手边哭边劝:“你别这样,赵敏,他给你送那么多玫瑰,又当着那么多人说喜欢你,你们多好啊,老天不会这么狠心拆散你们的。”

  3

  张一鸣和华佳敏拖回的那块碎片当晚派上了用场,因为当晚山上下起了雪,这是张一鸣三人被困于山上以来的第一场雪,前几天本来小了些的山风再次伴随着雪花呼啸起来,环境陡然变得更加艰险恶劣。张一鸣感到很遗憾,如果再晴上几天,等华佳敏和齐眉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他就可以带着她俩摸索下山,那时候这雪爱怎么下都无所谓了。
  拖回的碎片被立起来靠在出口处,成为一扇门挡住了外面呼啸的风雪,机舱残片下的避难所里果然比往常要暖和一些。不过这扇门也挡住了光线,往常能反射进来的微弱清光现在没有了,机舱残片下黑漆漆一片。
  “救援的人什么时候能找到我们啊?”黑暗中齐眉忍不住问。机舱里超过往常的黑暗让她的心里感到一些害怕。
  张一鸣听出齐眉心里的恐惧,他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手,“别怕,我们都在这呢。”
  “我没怕。”手被握住后,齐眉立刻感觉好多了。她不好意思承认自己害怕。
  张一鸣在黑暗中轻轻一笑,没再说什么,只是把手掌里的小手捏了捏。齐眉感受到这个动作,身子悄悄地往张一鸣旁边挪了一点。这个时候,张一鸣坐在中间,两个女人分别躺在她的两边。
  “现在这样的季节,人员大规模上山搜索我们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们从飞机上先找到我们失事的地点。现在看来,他们还没有找到我们。”
  张一鸣不知道这里有一个小小的细节,在秦岭这样的大山脉上空,气候条件恶劣,能见度通常不好,搜寻飞机必须保持一定的飞行高度以确保自身安全,而张一鸣没有意识到的是,他用雪对遇难者遗体的掩埋和对飞机坠毁现场的处理,使失事现场与周围白茫茫的环境几乎融为一体,大大增加了搜寻人员从空中的飞机上发现失事飞机地点的难度。
  “那怎么办?”齐眉又有些焦急,她知道食物不多了,而且现在天气还开始变坏。
  “我说了,只要你们好起来,我带你们下山。我们可能只能靠自己了。搜寻人员能够大规模上山的日子,起码还要将近两个月以后的夏季来临。”
  “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齐眉忍不住问。
  “我也只知道些皮毛。以前读书的时候曾经想来爬太白山,所以做了些准备。”张一鸣心里不无遗憾地想,可惜最终没有成行,当时要是来了就好了,起码对情况会更加了解。
  “读书的时候?你以前在哪里读书?”
  为了让气氛轻松点减轻齐眉心里的压力,华佳敏插话进来,“在飞机上的时候你没听见他说那些话,还猜不出他在哪里读书?”
  “西安?”齐眉想起当时把自己逗笑的张一鸣所说西安三百年庆典的事情。
  “唉,别提了。”张一鸣想起那个女人情绪一下低落下来,“要是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情,我决不会在她遇难前还说那些话的。”
  张一鸣的话让大家一下陷入沉默之中。

  4

  风雪越来越大,虽然今晚有了一扇门,机舱下还是越来越冷,张一鸣一直握着齐眉的手,感觉到她颤抖起来。
  张一鸣翻身躺下,在齐眉脸颊上亲了一下。齐眉知道他又要给自己运功,轻轻调整好自己的姿势。
  ……
  一个多小时之后,齐眉在温暖中睡着了,张一鸣从她身上下来,不知道华佳敏是否已经睡去,轻轻叫了声“华总?”
  该轮到华佳敏了。大雪不期而至,张一鸣不知道它会下多久,他需要尽快让两个女人好起来,然后赶快下山。
  华佳敏没有睡着,她也轻轻回了声“一鸣。”
  俩人都不再说话,张一鸣转身来到华佳敏身上,默默地直接进入运功的状态。
  ……
  还是那条欲念的毒蛇,每次在华佳敏这儿就会苏醒,这也是张一鸣对华佳敏运功的效果总不如预期那么好的原因,他必须分散相当一部分精力与心中的欲念做斗争,还需要经常在关键时刻退出运功。
  这些天以来,这欲念越压抑,就积聚得越强烈,像被堵住的洪水,在堤坝内不断上涨,至今还没有一个泄洪的渠道。不能在华佳敏身上宣泄自是不必说,也不能在齐眉身上宣泄,因为张一鸣知道齐眉是一个刚破瓜的姑娘,且身子太虚弱,而且张一鸣感到自己对她说过这只是疗伤,他不想假公济私。希望下山后她就忘记这一切,对于男女间水乳交融的甜蜜感觉,让她真正心爱的那个男人去带给她吧。
  在华佳敏的身上运功一阵之后,张一鸣感到心中的欲念再次喷薄而来,潮水面临决堤,他听到自己的心跳“怦怦”的一阵强似一阵,他知道华佳敏没有睡着,她一定能感觉到他的状况。这更让张一鸣觉得忍耐不住。
  不行,坚持不下去了!张一鸣匆忙紧紧咬住牙关,以最快的速度狼狈地退出华佳敏的身体。
  华佳敏的确能够感觉到张一鸣的状况,不只是今天,这些日子的运功疗伤中,她每一次都知道张一鸣在忍耐着。
  听见张一鸣离开后跪在那里重重的喘息声,华佳敏默默地坐起来,忽然伸手握住了张一鸣坚硬的部位。
  “华总?!”张一鸣一声惊讶的低呼。
  华佳敏没有作声,在黑暗中撸动起来……。
  只一瞬间,伴随着张一鸣一声低吼,华佳敏感到一阵激流箭射到自己脸上,那么有力,打得面颊都生痛。没来由的,华佳敏脑海中浮现出那一次在卫生间里听见的打在陆婉脸上的噗噗声,倏忽间感到一股腻滑热流也在自己腿间濡湿开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