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三九章 枉然心痛
( 本章字数:3232 更新时间:2008-6-5 22:48:00 )


  1

  太白山上,七天过去,虽然尽可能地节省,但最初两天找到的少量食物还是逐渐消耗殆尽,眼见救援人员毫无到来的迹象,张一鸣心中越来越担心。
  所幸两个女人的状况有了极大好转,华佳敏已经能够外出活动,而齐眉因为曾有外伤造成失血,恢复起来反而比华佳敏慢些。虽然齐眉也能勉强起来走动,但因为体力仍虚,加上伤口未经包扎,随时可能再被撕裂,张一鸣和华佳敏都让她尽可能躺在那机舱残片所形成的三人临时避难所里休息。
  张一鸣此时站在飞机主体的残骸旁。张一鸣想再来这里看看有缘同机却不幸遇难这些人,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久将要离开他们了。食物所剩无几,救援遥不可期,张一鸣心里清楚,等齐眉再稍微好转一些,必须带着两个女人主动寻路下山,否则定会坐以待毙。
  华佳敏站在张一鸣身边,她是第一次跟随张一没来到这里。遇难者的遗体在这几天里已经被张一鸣用雪一一掩埋,但华佳敏见到那一个个隆起的雪堆,泪水仍旧忍不住一下滚落。这一刻,华佳敏才真切体会到自己是多么幸运,居然在这样的灾难中活了下来,想张一鸣亲手掩埋这么多遗体的时候,心灵经受了怎样的巨大冲击?华佳敏开始更加明白,难怪张一鸣那么坚决不惜一切地要救活她,试想如果她也最终死去,张一鸣如何能够承受再亲手将她掩埋的悲痛?!
  华佳敏看了看身边默默站着的张一鸣,他只穿着一件衬衫,在寒风中站得笔直,更显出薄薄衬衫下胸膛的宽厚。华佳敏忽然有些脸热,就在这短短的几天里,她对张一鸣的胸膛已经相当熟悉,她曾那么多次地在这个胸膛下面,接受一种特殊的温暖的给与。若没有这特殊的接触,是不是自己最终也将成为眼前这样的一个雪堆?华佳敏不由又瞄了一眼张一鸣的嘴唇,那也是这些日子里她迅速熟悉起来的一个部位,而且是最熟悉的部位。只因为人的唇舌感觉太敏锐、太丰富,在唇舌相抵输导真气的过程中,华佳敏没法不由此熟悉了张一鸣的这个同样充满男性韵味的部位,从温暖、富有弹性和略带粗糙的触感,到舌尖所感觉到的有时候夹杂着张一鸣汗水的咸味。这汗水张一鸣运功对体力的消耗,也张一鸣对心中不断翻腾的欲念的强行压制。华佳敏隐隐能意识到张一鸣心中的欲念,也能感觉到他在自我压制,她只能装作对此一无所知,不去道破让俩人都尴尬的真相。

  2

  “一鸣,谢谢你。”华佳敏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收起心里杂乱的想法,对张一鸣说。自从被张一鸣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这还是华佳敏第一次对张一鸣表达谢意,这些日子里每一次运功之后,华佳敏和张一鸣都刻意回避说起与此哪怕有一点关系的话题。
  张一鸣明白华佳敏的意思,他摇摇头,看着眼前自己亲手堆起的那些雪堆,不无感触地答道:“可惜我救不了更多。”停了一下,张一鸣又说:“其实华总您不用谢我,只要您不怪我就行了。”
  华佳敏觉得脸一下又发热起来,她没想到张一鸣会打破两人间一直保持的默契,直接提起这件事情。好在华佳敏毕竟是过来人,走过这么多年的人生岁月,虽然她从来不是一个很开放很新潮、对男女之事轻率而随意的女人,但对于这一次在这样特殊情况下和张一鸣的特殊接触,她感到也没必要过分在意,而且华佳敏知道,自己越显得在意,张一鸣会越不安。
  华佳敏只是稍稍不自然地咳了一下,便道:“我怎么会怪你,我知道你那样做是迫不得已,在目前的情况下,这恐怕是你能救我的唯一办法。我不会放在心上的,一鸣,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张一鸣的脸一下也变得滚烫起来,原来华佳敏误解了他的话。张一鸣的本意是说如果不是他把华佳敏拉上这架飞机,华佳敏也不会赶上这起灾难。
  既然华佳敏已经误会,张一鸣不便再解释自己刚才的本意,那会让华佳敏陷入难堪之中。张一鸣只能顺着华佳敏的话说下去,“谢谢您不怪我。不过……”
  华佳敏看了看张一鸣,发现他的情绪变得低沉。
  “别想太多,一鸣,我都说了不放在心上,你干嘛还放不下?”
  “不是。”张一鸣摇摇头。反正话题已经说到这上面,窗户纸已经捅破,张一鸣也想把心中一直压抑的情绪释放出来。“我是想到赵敏。”
  提起赵敏,华佳敏也变得无言。

  3

  “我再也不能跟赵敏在一起了。”张一鸣无限惆怅地说。
  “因为你这样救了我?”华佳敏问。
  张一鸣没有回答,华佳敏也不需要他回答,因为答案不言自明,无论什么出于原因,他跟自己发生了这样的接触这是事实,而自己是小敏的母亲,他如何还能再跟小敏在一起?
  “一鸣,你对小敏是真喜欢,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比如说因为她太倔强地喜欢你,而你觉得又不好伤害她。或者还有我的原因?因为我一直希望你跟小敏在一起,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感激我、尊敬我,也许你也不想让我失望。说老实话,我有时候都搞不清楚在这件事情上你的真实想法。”
  “我以前自己都没搞清楚。”张一鸣用手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正是我后悔、我恨自己的地方。我为什么这么笨,连自己心里的感情都搞不清楚。别人犯过一千遍、一万遍的低级错误,我还是照犯不误,非要等到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惜。华总,我是真的喜欢赵敏,真的喜欢她。可是我比不上她,她从十六岁开始喜欢我,她在十六岁就明明白白自己心里要的是什么,从来没有改变,从来不被其它假象所迷惑,她那么坚定,那么执著,而我呢?我要有她的一半,我们今天就不会是这个样子。
  “可是我再也不能跟她在一起了,再也不能。这些天每当想到这一点,每当想到以后赵敏要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我的心里就像刀割一样。我不愿意,真的不愿意,赵敏的一切,包括她的坏脾气,本来都是我的,想到她的倔强、她的脾气以后都要向别的男人去发,她会跟别的男人去怄气,我真的受不了,受不了……”
  张一鸣蒙住脸,在雪地上跪下来。
  华佳敏看着张一鸣,看着他痛苦的背影,彻底了解到他心底最真实的感情。华佳敏心里涌出一种复杂的情绪,有一些欣慰,那是为女儿;也有一丝自责,那是对自己。难道就因为自己这件事情,就让女儿和张一鸣的感情从此无法结果?不,不能这样。华佳敏蹲下来,将手放到张一鸣的背上。“别这样,一鸣,这山上的事情是迫不得已,等下山以后我们就把它忘记,让一切都不存在,小敏不会知道的。”
  华佳敏所说的张一鸣不是没想过,但是他过不去的是自己心里这道坎。
  张一鸣抬起头来,缓缓地摇摇头,“我不是怕瞒不住赵敏,是欺骗不了自己。”说罢张一鸣深吸一口气,振作起精神道:“没关系,华总,就算不能跟赵敏在一起,我也一定关爱她一生。不说这些了,我们到四周再转转,看还能不能找到点什么用得上的东西。”

  4

  能吃的东西这几天都被张一鸣找完了,这次没找到食物,只在离飞机残骸较远的地方发现一块不大的机身碎片,应该是爆炸时飞落于此。张一鸣看了看这块碎片,想到一个用途,便和华佳敏一起费力地将它拖回三人的临时避难住处。
  齐眉看见俩人回来,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心里立刻觉得踏实下来。这些日子里,三人真正的相依为命,齐眉心里已经对张一鸣和华佳敏产生了依恋,自从他俩离开,独自留在住处的齐眉忽然感到不安和害怕,忍不住胡思乱想,如果只剩她一人在这山上,那还不如立刻死了好。
  “感觉怎么样?小空姐?”看见齐眉的笑容张一鸣心里一暖,对自己能救下这样一个鲜活美丽的生命感到由衷的欣慰。张一鸣忽然发现齐眉的眉毛长得真的好看,像标准的古典仕女图上的美人。那个词叫什么?对,淡扫娥眉,应该就是指的她这样的。想到她单名一个眉字,张一鸣心想,人的名字还真是有些说不清楚的玄机。
  齐眉不记得从哪一天起张一鸣开始叫自己小空姐,就像不记得自己迷迷糊糊中是怎么不明不白就成了他的人。都说女孩的第一次终生难忘,可齐眉连痛的记忆都没有,这让她的私心里感到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说不清是庆幸还是遗憾。
  齐眉不理张一鸣,只对华佳敏道:“华总,你们拖那块东西回来干嘛?”
  “晚上把它立起来靠在入口处,当一扇门,可以挡风。”张一鸣没有计较齐眉不理自己,对她答道。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