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三八章 春燕缘分
( 本章字数:3297 更新时间:2008-6-5 22:46:00 )


  1

  飞机失事之后的第七天。在这过去的整整一周里,有上百个家庭里的人们陷入无边的悲痛之中,因为他们都有亲人乘坐在那趟失事的航班上。这上百个家庭里的人们都从最初的不愿相信飞机失事,到后来在痛苦的煎熬中苦苦期盼搜救的消息,祈求自己的亲人在奇迹中归来。然而飞机坠毁在秦岭山区,目前的季节无法做到派出人员大规模上山搜救,只能通过飞机巡航搜索。遗憾的是七天过去,搜索的飞机出动若干次,却始终没能发现坠毁飞机的残骸。对于那些有亲人在失事飞机上的家庭而言,最初几天没有消息某种程度上反而是一件好事,至少比立刻得到确凿无疑的亲人罹难的消息要能给人以希望,让他们能够在这希望中减轻些许悲伤。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心中的希望被逐渐磨灭,每一个家庭里的亲人们心里都清楚,在这样的季节飞机坠毁在那样的高山上,即便当时有生存者拖到今天也没有生还的希望了。
  七天过去,失事的飞机还没有找到,政府表态将继续寻找,但所有人都明白,这个时候的寻找与其说是为了找到幸存者,不如说是为了找到死者的遗体,这样也算对社会、特别是对遇难者家属有一个交待。
  张一鸣的女人们所经历的便是与这上百个家庭里的亲人们一样的心路历程。这几天里,除了姚静守在天鹅山庄陪伴赵敏,其他女人们都留在水郡,除了跟航空公司和民航总局新闻处保持联系打听最新的搜救进展,她们不想做任何事情,不想见任何人。
  刘红是最后一个知道张一鸣在失事飞机上的人,欢欢获得失事飞机上的乘客名单确认张一鸣确在其中之后,犹豫再三知道再不能隐瞒,才在那天晚上通知了刘红。没想到平素里一向大大咧咧的刘红这一次的反应却最为激烈。那天下午欢欢让刘红下班后回水郡一趟,刘红因为正好和罗小雯约好当晚要去办些事情,她不知道欢欢什么事情急着找自己,反正跟罗小雯间也没有秘密,刘红便和她一起回到水郡,准备完事后还和罗小雯一块离开。刘红万万没想到听到的是这样一个噩耗,她当时一言未发,突然“哇”的一口鲜血喷到了身边的罗小雯身上,随后一头往地上栽去,饶是身为妇产科医生在接生的手术台上见惯鲜血的罗小雯也被刘红的反应吓得手脚都软了,幸亏欢欢的身手好,眼明手快一把扶住了刘红。

  2

  这些日子赵敏和陈鹭自然也是一直没有回学校,赵敏的心情悲伤,对一切其它事情都不再放在心上,见姐姐这样,陈鹭心里一点也不比姐姐好过,所以俩人既没有请假,也没有跟同学说一声。
  随着时间的推移,赵敏和陈鹭这样的消失状况终于让学校里有些人关注进而担心起来,这其中首先就是燕子。
  上周一下午张一鸣的人打了剑南春,那天赵敏不在,但燕子和陈鹭都亲历事件的经过,当晚陈鹭也回家去,就是从那之后,赵敏和陈鹭便没有再来学校,而第二天,打了剑南春的那三个年轻人却老老实实甚至有些低声下气地来给剑南春道歉,态度相当诚恳。从这些情况看,燕子断定赵敏和陈鹭没来学校跟剑南春被打这件事情肯定有关。
  从陈鹭上周一下午回家算起,到今天周三,她和赵敏已经九天没来学校,燕子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安,这件事由剑南春被打所引起,从后来三个年轻人道歉的态度看,燕子猜想赵敏定是为这件事情向张一鸣发了极大的脾气。现在想想,燕子觉得恐怕自己也有些责任,那天因为见到剑南春受伤心里又气又急,燕子向陈鹭说了不少指责张一鸣的话,陈鹭肯定是把这些都转述给了赵敏,同为室友,大家平常的关系相当融洽亲密,因此燕子感到自己的话定会让赵敏觉得对自己抱歉从而加重跟张一鸣之间的冲突。
  这个冲突有多大?燕子不得而知,但赵敏连同陈鹭至今未归学校,想来事态不会太令人轻松。
  燕子把自己的想法对剑南春说了,想让他和自己一起去赵敏家里一趟向赵敏解释解释,主要说明当时剑南春被打之事并没有多严重,而且那三个人已经专程来道过歉,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自己和剑南春都不再放在心上,因此赵敏也不必老放在心上。
  剑南春有些犹豫,不是因为对赵敏不关心,而是怕越掺合越乱。“要不你先给赵敏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吧。”剑南春说。
  “不用打电话了,直接去她家吧。”燕子坚持说。

  3

  作为亲密的同学燕子关心赵敏的情况这丝毫不假,但她坚持剑南春和自己一起去赵敏家里而不是仅仅给赵敏打个电话,其实也顺便有些目的。说起来,还是因为她跟剑南春的关系。剑南春本来一直追求赵敏,现在突然和燕子好上了,燕子心里藏有两个小心思,希望借此机会确认一下。其一,对于自己和剑南春好上这件事,燕子虽然觉得完全无愧于赵敏,因为赵敏从来也没有和剑南春超出过一般的同学关系,但燕子还是想亲自让赵敏知道这件事情,这样显得更加坦荡。其二,燕子更加想看看剑南春和自己在一起之后,面对赵敏会是怎样一种表现。女孩子的心思就是这样,不管原来怎么开剑南春和赵敏的玩笑,多么欣赏剑南春对赵敏的执著态度,现在一旦确认了自己跟剑南春的关系,燕子可不希望还看见剑南春眼里有着对赵敏的留恋。
  说起来,正是剑南春追求赵敏所表现的坚韧不拔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渐渐让本来是旁观者的燕子改变了对他的观感,这种改变如何从没有恶感变成有点好感再变成更进一步,也许是有点心仪或者别的什么,这其间的过程不可考,也许燕子自己也没法说清楚,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俩人关系发生质的变化是在那一次徐洁的讲座之后。说起来这又跟张一鸣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4

  张一鸣那一次在徐洁的讲座上对赵敏当众表白,赵敏当时是只顾着生气忘了感动,但是在现场那么多旁观者心中,张一鸣的举动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震动,这其中就有燕子。女孩子对浪漫的憧憬是一种无法治愈的先天的病,那一晚张一鸣几乎立刻将燕子心中对浪漫的渴望点燃,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成为这样的故事中的女主角。
  被张一鸣所震动的当然不只燕子,剑南春也是其中之一。当时燕子一个劲地无意识地说剑南春完了,他要想追到赵敏恐怕今生无望了。这些话让剑南春万分失落,但心中却又清楚燕子讲的是一个事实。
  讲座结束后,剑南春恐怕是唯一一个打心里想快些离开,不愿留下来看看那出浪漫戏剧的结果的人,别人慢慢吞吞地收拾书本笔记时,他以尽可能快的速度离开了教室。
  剑南春到了教室外面,才发现燕子跟着他也出来了。
  “这么急着走,怕看见赵敏和那个张一鸣在一起心里不好受?”燕子还在打趣剑南春。
  “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好不好受。”剑南春的语气里有着深深的失落,“我是不想添乱。”
  “添乱?你能添什么乱?”燕子瞪眼看着剑南春。
  “你没见他是追过来的?这说明赵敏是赌气来听讲座的。如果见到我,他也许会以为赵敏跟我约好了。他们本来在闹意见,这不是添乱吗?”
  “哟哟哟,高估自己了吧?”燕子的表情夸张,“真拿自己当那个张一鸣的对手了?我估摸你跟张一鸣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你对赵敏那点心思他恐怕早就门清,他要觉得你是对手,也不必等到今天了。”
  燕子的话让剑南春倍受打击,忍不住道:“你这人也太狠心了点吧?明知我受伤,还要撒盐,你还有没有同情心?你就不能安慰一下我?”
  “那你来追我吧,我一定让你的心得到抚慰。”
  燕子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剑南春,剑南春忽然抓住了燕子的手。
  “我现在开始追你,行吗?”
  燕子的心怦怦地跳起来。“我……如果说不行,你能承受得了吗?”
  “不会吧?你刚才叫我追你的。”剑南春真有点急了。
  “那算了。”燕子忽然生气,一使劲,将剑南春的手甩开。“怎么说我叫你追的,你是男人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说错了。”剑南春反应过来,再次抓住燕子的手,“我是说,你要是说不行我会承受不了的,你刚刚才说要抚慰我,不能出尔反尔。”
  燕子的表情变得灿烂起来,露出一个笑容,翘了翘嘴,终于道:“明天上午在校门口等我,陪我上街,我先考察考察你再做决定。”
  剑南春的脸上也第一次露出明亮的光彩,他知道,燕子已经做出了决定。
  抓着燕子的手,剑南春最后瞄一眼刚才讲座的阶梯教室,心中忽然觉得长舒一口气。也许,退一步海阔天空,于人于己都是正确的抉择。不知道赵敏和张一鸣此刻在里面是否和好?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