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三六章 有心无力
( 本章字数:3351 更新时间:2008-6-5 22:44:00 )


  1

  天鹅山庄这边。赵敏第一次跟姚静如此亲近,也许是张一鸣的离去让赵敏悔悟,也许是共同的悲伤拉近了心灵之间的距离,在姚静的怀里,赵敏感到一丝温暖,彷徨伤痛又孤单无助的心感到一些依靠和抚慰。
  虽然已经没有再哭,姚静仍然搂着赵敏默默地坐着,直到听到门外有些响动。难道华佳敏回来了?姚静等了一阵,见并没有人开门进来,便起身去打开房门看个究竟,结果发现是二柱在门外,举着手,犹犹豫豫的样子,正拿不定主意要按响门铃还是不按。
  “二柱,你什么时候来了?”姚静有些意外,“干嘛不进来?”
  “我……,姚总,我……”
  “进来再说吧。”
  二柱怎么会来到天鹅山庄?原来昨晚丁萱被叫到水郡帮忙照看沉香,因此知道了张一鸣的事情。这件事情如果追溯起来跟二柱闯的祸也脱不开干系,对丁萱来说张一鸣是师父的男人,是桃李结的门主,也是她一直叫着的张叔叔,不管从哪方面说总之是她心中敬重有加的人,现在因为二柱的原因出了这样的事情,丁萱回去后如何能不向二柱哭闹?二柱刚带人找剑南春道过歉,剑南春也接受了,二柱本以为打人的事情不良影响就到此为止,谁知又从丁萱这里听到由此引出的更严重的后果。当时大柱也在场,本来打剑南春而惹祸的事情二柱瞒住了大柱没敢向他说,不想这篓子捅得越来越大,大柱听完来龙去脉后怒不可遏,狠狠扇了二柱几个巴掌。可打过之后大柱知道还是于事无补,当务之急是赶紧做点什么,于是又问了丁萱一些情况,兄弟俩一往水郡,一往天鹅山庄而来。
  “姚总,赵小姐,我、我就是来看看能帮、帮点什么。”二柱进屋后看着姚静和赵敏讷讷地说,“这事情都怪我,我不该偷偷去找那个男生……”
  二柱一说到这件事,引得赵敏心里又是一阵揪心的后悔,虽说二柱打剑南春是不对,可要没自己后面跟张一鸣的赌气,也不会有现在的事情。
  姚静看着赵敏的脸色就知道二柱现在说这话不但安慰不了赵敏,还起到相反的作用,于是赶紧打断他:“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既然来了,正好出去买点吃的回来,我和赵敏都一直没吃东西。”

  2

  打发走二柱,姚静转头劝慰赵敏:“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了。我知道你不怪二柱,但也不要责怪自己。一鸣他吉人天相,又有我们这么多人的心系在他身上,就算老天可怜我们,也会让他没事的。”
  赵敏点点头,虽然知道姚静的话是安慰自己,但她还是喜欢听到这样的话,希望这样的话能够成真。
  “如果这一次一鸣能够逢凶化吉,我以后一辈子吃素信佛,决不食言。”姚静情不自禁捧起双手许下心愿。
  这时候姚静的手机响起,她看了看是欢欢打来的,接通之后,欢欢在电话里问:“赵敏现在怎么样?”
  “就在我旁边,还好。”姚静说。
  欢欢放低了声音,轻轻道:“你自然一点慢慢走到一边去,我有事情跟你说。”
  听了欢欢的话姚静的心立刻开始跌向深渊。一定是老公的死讯得到确认,为什么刚刚许下心愿就传来这样的消息?难道自己是个不祥之人?想到这里姚静突然觉得一阵透彻骨髓的寒意和恐惧,在她心底深处某个隐秘的地方,似乎有一个令她深深恐惧的记忆若隐若现,她无法抓住这段记忆,只觉得与不祥之人的说法和至亲之人的抛弃有关。这种隐隐的恐惧在姚静有记忆以来就始终存在,但是却总也无法清晰。
  姚静强忍心痛,慢慢离开赵敏走到一边,只听电话里欢欢沉声说道:“飞机上乘客的名单出来了,老公在里面。”
  “嗯。”姚静的眼眶再度泛红。
  欢欢听出姚静悲痛的情绪。“小静,这其实是预料之中的,你现在要保持镇静,还有一件事要对你说。”
  “嗯。”姚静咬住嘴唇。
  “乘客中不但有老公,还有华佳敏。”
  啊?姚静拼命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才没有叫出声来。她转头看看坐在沙发上的赵敏,还好这个因悲伤而疲惫的女孩闭着眼睛,在那里又睡着了。
  “真的吗?欢欢姐?”姚静此时觉得自己一身所有的力气加起来也不足以支撑自己继续站立,她顺着背后的墙壁慢慢滑下,在地板上坐了下来。
  “是真的,周蜜已经确认她的身份证号。所以你要稳住赵敏,我们也会想办法尽量不让她知道这个消息。”
  “嗯,我会的。”姚静心中的悲痛迅速被对赵敏深深的同情和关爱所取代。姚静此刻忽然感到这个女孩自始至终是最无辜的,也许从自己姐妹三人绑架她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注定了被自己这些人深深伤害,虽然这伤害也并非自己所愿。而她有错吗?她的倔强,她的不肯妥协,在正常看来,又怎么能算错呢?如果她有错,唯一的错就是不该死心塌地刻骨铭心地喜欢上张一鸣。姚静心中暗暗决定,从今以后无论赵敏对自己怎样,自己都一定要像对待最亲的人一样,全心全意地关心她,爱护她。
  ……

  3

  “华总,华总,……”张一鸣伏在华佳敏耳边焦急地呼唤。
  华佳敏微微张开眼,看清了张一鸣,便紧紧攥住他的手。“一鸣,小敏、小敏……”虚弱的华佳敏没有力气说更多的话。
  “华总,您会没事的,我找到一把打火机,我马上点火,您就会暖和起来的。”张一鸣感到华佳敏的手如这残破机舱外的冰天雪地一样冰凉。
  华佳敏已经无力回应张一鸣。张一鸣将华佳敏攥住自己的手扳开,一头冲出去。很快,张一鸣找来一些松枝,才发现无法在机舱里点火。机舱里空间太小,而且地面上已经铺满松枝,在里面点火无异于打算自焚。
  只能将松枝堆在机舱残片出口处的外面,张一鸣手忙脚乱,一边咔咔地打着打火机一边叫道:“华总,华总,您怎么样?就快好了,您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华佳敏无声无息,堆在一起的松枝也无声无息,这些松枝都是湿的,没有引火之物,一时半会根本点不燃。
  空姐齐眉躺在里面无力起身,但她能听见张一鸣的徒劳和焦急,想想这场空难自己三人竟能在这荒无人烟的高山上得以幸存,真是上天安排的奇迹,如今这奇迹持续了一天便要开始消亡,年轻姑娘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
  “你不要在外面点火了,即便点燃又怎么样?又不能移进来,难道你打算把她抱出去一边烤火一边吹风?”
  齐眉的话道出张一鸣面临的无奈境地,他啪的将打火机摔到地上,叫道:“那怎么办?我不能让她死,你懂吗?不能让她死。”
  张一鸣无法想象,如果华佳敏,赵敏的妈妈,赵敏唯一的亲人死了,死在自己面前,甚至可以说死在自己手里——因为是自己将她拉上这趟航班,那么即便自己最终获救又有何意义?自己怎么可能独自一人回到山下的世界,回到赵敏的身边,然后告诉她母亲遇难的消息?

  4

  “你为什么……为什么不像对我那样去、去救她?”齐眉轻声问。
  张一鸣一下呆住了。那样……去救华佳敏?!
  “不行,不行,……”张一鸣喃喃说道。
  “为什么?”
  “你不懂,不行,不能那样。”
  “我知道她是你老板。”齐眉听到张一鸣一直称呼“华总”,“可是现在救人要紧,我俩素不相识你都能……”
  “别说了,你不懂。”张一鸣大吼一声打断齐眉。
  但齐眉的话还是提醒了张一鸣,他回到华佳敏身边,叫了几声华总,华佳敏仍然没有反应,张一鸣双掌缓缓放到她小腹下的丹田处开始运气。张一鸣想尝试通过手掌向华佳敏输送真气,这样的方式他不熟悉,也从未有过成功的案例,但此刻无论如何也得试一试。
  似乎有效。当张一鸣的额头开始冒汗,华佳敏的嘴里“嗯”了一声出来,虽然有些痛苦,但毕竟她醒了。
  “华总,华总。”张一鸣轻声呼唤。
  “一鸣,你在干嘛?”华佳敏虚弱地问。
  “华总,您还记得桃李结运功的方法吗?您试试看,我给您输送内力。”
  华佳敏沉默片刻,张一鸣能感到她在尝试。但是最终华佳敏无功而返。
  “一鸣,你别浪费精力了。到晚上气温下降,这位姑娘恐怕挺不住,还得要你帮她。你要是损耗了内力,只怕我们两个你都救不了。”
  “没事,我内力很强,华总您再试试。”张一鸣不甘心放弃。
  “我上下经脉已经阻断,那不是一般的内力可以打通的。一鸣,救旁边的姑娘吧,救一个算一个。还有,答应我,一定好好对小敏,一定……”
  “我能坚持,您也要坚持,华总。”听到说起自己,齐眉焦急地插话进来鼓励华佳敏。
  可惜说了这么多话之后,华佳敏再次体力透支昏迷过去,没能听见齐眉的话。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