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三三章 苏醒时刻
( 本章字数:3279 更新时间:2008-6-5 22:29:00 )


  1

  华佳敏从一片黑暗中苏醒过来,她努力睁开眼,看见的却是另一片黑暗。
  发生了什么事?这是在哪里?华佳敏努力回想,记起了飞机的坠落。自己死了吗?可是头部剧烈的疼痛让华佳敏确信自己还活着。那么,飞机安全着陆了?华佳敏的视线渐渐能辨识一些事物,仰面所见似乎正是机舱顶部。谢天谢地,飞机竟然安全着陆了。很快华佳敏又生出疑问,既然安全着陆,自己为什么躺着?其他乘客呢?空姐们呢?为什么没有一点声音?哦,不是完全没有声音,华佳敏耳边传来呜呜的呼啸声,那是——风声?没错,是风声,很大的风声,与这黑暗的、静谧的世界融为一体,越听越让人恐惧。自己真的还活着吗?华佳敏再次怀疑起来,为什么周围的世界如此黑暗、静谧同时又有着地狱般的凄厉的寒风吼叫声?华佳敏只觉得自己的心里一阵紧缩,刹那间感到上半身刺骨的寒意。刚刚苏醒的时候她的意识中还没来得及体会到这种寒意。不行,得离开这里,至少得起来看看自己究竟到了哪里。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能不明不白地躺在这里。华佳敏是有决断力和行动力的女人,这么多年独自掌管着朝华集团,在集团从小到大的发展过程中,华佳敏经历和面对的或危急或艰难的情况不可谓不多,如果轻易就被困境所吓阻,根本就不会有今天的朝华集团。然而,就在华佳敏忍住头部的剧痛想翻身爬起之时,才发现自己的下半身丝毫无法动弹,确切地说,不仅无法动弹,而且毫无知觉。这一发现让黑暗中的华佳敏大惊失色,难怪只有上半身感到阵阵寒意,自己的下身瘫痪了!
  危急意识让华佳敏的头脑反而迅速清醒起来,她现在差不多确信飞机并没有安全着陆,只是自己意外幸存下来。从自己下身瘫痪却能端端正正躺在这里来看,是有人帮助了自己。也就是说还有其他幸存者。是谁?华佳敏立刻想到张一鸣。华佳敏的记忆不断恢复,终于记起飞机在空中就已经断裂,自己的座位被抛了出去,虽然此后的事情便比较模糊了,但是可以推测张一鸣是和自己一起随座椅被从机舱裂缝抛出去的,既然自己得以幸存,那么张一鸣死里逃生的可能性也很大。华佳敏用手摸索着身下,密密铺垫的细小松枝、海棉座垫,这一切毫无疑问是人为所至。希望这个人是张一鸣。

  2

  华佳敏在黑暗中动弹不得,头部的疼痛仍在继续,上身的寒意越来越强,她感到自己的意识又开始变得飘忽,这是即将陷入昏迷的征兆。不行,不能这样,华佳敏知道如果自己再一次昏迷,就难以确定能否再次醒过来了。华佳敏咬牙支撑着不让自己睡过去,就算最终逃不过命绝于此的命运,华佳敏也想最后见张一鸣一面,她有很大把握确信救了自己的人是张一鸣。华佳敏放心不下女儿,在这最后的时刻她想通了,她要把女儿托付给张一鸣,她要亲耳听到张一鸣亲口承诺,永远、一生一世照顾好女儿,让她快乐,特别是容忍她的脾气。想到女儿华佳敏感觉自己的意识清醒了一点,是的,女儿是自己最后的牵挂,没有把女儿的事情安排妥当,华佳敏相信自己能够坚持下来,决不会就此沉睡。
  华佳敏与睡意搏斗了不知多久,飘忽的意识像一只风筝,一次又一次想挣脱那根牵扯的细线自由自在地飞向远方,一次又一次被华佳敏顽强地拉了回来。可是这只风筝挣脱的力量似乎越来越强大,而拉扯风筝的细线就像自己的眼皮一样变得越来越沉重,华佳敏不知道哪一次自己就拉不住这只风筝了,就像阻止不了眼皮的合上,那时自己就将从目前的黑暗走向另一个更加的黑暗——当然,也可能是光明。
  “呼呼”的风声中,有新的“沙沙”的声音传来,越来越近,那是脚步踩在雪地上的声音,来了,一鸣终于回来了。华佳敏一下打起了精神。
  来人是张一鸣,他拖着一个大布包,怀里还抱有一个小的,那是他从飞机残骸处将没有烧掉的所有布制品大大小小的残片、海棉、还有搜寻得来的一些食品包在了一起。
  张一鸣钻进这边的机舱残片下。

  3

  “一……一鸣吗?”华佳敏的喉咙里发出含混的声音。
  “华总,您醒了?”张一鸣大喜过望,一把将怀抱的东西扔到地上,跪到华佳敏身边。
  “是你,一鸣,太好了。我们这是……?”
  “飞机坠毁了,我刚才去查看了一下,就我们三个人……活了下来。”张一鸣的声音变得沉重。
  “三个?还有谁?”
  “那个空姐。华总您怎么样?”张一鸣听出华佳敏说话显得很艰难。
  “我……上身……好冷。”
  “没问题,华总,我搜来一些碎布,可以保暖。”
  张一鸣一边说,一边将搜索得来的布片挑出些大块的,往华佳敏身上覆盖。
  “一鸣,不用盖下身。”华佳敏感到张一鸣在往自己下身去盖布片。
  “为什么?”
  “我下身不能动了,没有知觉了。”
  “华总……”张一鸣这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可是在这荒山野岭的原始森林,又能怎么样?“没关系,可能是冻久了,我待会给你揉揉,很快就会好。”
  “不是,我感觉不是。我的腰椎肯定被撞伤了,所以才会这样。你留些布片给那个空姐吧,她怎么样了?”
  “她就睡在您旁边。”张一鸣抓住华佳敏的手放到空姐身上,让她感受到另一个同伴的存在,在这种时候,同伴的存在有时候能极大地增强个人求生的意志和生存下去的勇气和决心。在自然界中,也许人类是最需要同伴的动物,人类的体型大小以及各方面的很多技能都不如一些野生动物,但最终人类能够统治地球,正是因为人类有智慧,这种智慧让体型不是最大、奔跑不是最快、力量也不是最强的人类懂得与同伴合作,从而获得集体的力量,这才是人类战胜一切对手的最终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类作为一个种群的生存和发展离不开同伴,没有同伴,人类个体即便拥有智慧,也未必能够成为残酷的自然竞争中最后的胜利者。
  空姐无声无息地躺着,生命气息非常微弱,华佳敏刚才自己的摸索才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此刻华佳敏摸到空姐冰凉的脸庞,探了探她鼻下微不可闻的呼吸,道:“一鸣,她的情况很不好。”
  “她受了伤,流了很多血。”
  “那你把布片多给她盖些吧,她失血过多,如果无法保持体温的话,恐怕……”
  这一点张一鸣明白,失血过多本就会造成体温下降,何况又是在这极端寒冷的高山之上。张一鸣搜来这么多布片本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但是他没料到华佳敏受了内伤,现在华佳敏半身瘫痪,其实质就是上下经脉不通,先天的内息循环被阻断,这后果跟失血过多是一样的,她也必然是体虚发寒。可是现在的布片没有那么多。
  张一鸣想了想,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到了空姐身上。
  此时风小了些,月亮升了上来。一弯细细的下弦月,月光透过松林洒下来,错落地落在纯白的雪地上,雪地将月光反射,令机舱内的光线稍微比先前亮了一些,华佳敏看见张一鸣只剩下一件衬衫在身上。
  “一鸣,你会冻着的。”
  “没事。过了今晚就好了,明天也许救援的人就会找到我们。”
  是啊,等待救援,这是唯一能做的事情,也是最后的希望。
  “能生一堆火就好了。”华佳敏又说。
  “我找了,没找到火种。”

  4

  刚才一直在活动所形成的热量在张一鸣脱去外衣后慢慢散去,张一鸣开始觉得寒意渐渐往身体里渗透,风虽然是小了些,但是在这样海拔的高山上的夜里,即便没风又怎么样?
  张一鸣坐下来开始运功,这时候只能靠着自己的密宗太极真气来御寒了。默默地运功几个周天之后,张一鸣感到身上的寒意果然驱除不少,看来这个方法管用,张一鸣心中欣喜,索性将衬衫也脱下来盖到了华佳敏身上。
  “一鸣,你……”华佳敏本来闭上了眼,此时睁眼一看,见到张一鸣光溜溜地精赤着上身,“一鸣,我和那个姑娘不知能不能熬到救援人员的到来,你、你不要太不顾及自己。我们三个人,能活一个算一个。我还想、还想把小敏托付给你呢,你把衬衫穿回去。”
  张一鸣没料到华佳敏说出这样的话来,在张一鸣的印象中,华佳敏一直是精明、干练、坚强的女人,她这样的话一说让张一鸣感到格外难过。张一鸣不想听这样的话,他不想让华佳敏失去求生的意志,张一鸣太清楚,在这一类生死攸关的灾难事件之中,求生意志往往是少数幸存者最后得以存活下来的最关键——甚至是唯一的因素。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