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三二章 天赐良舱
( 本章字数:3243 更新时间:2008-6-5 22:28:00 )

  
  1

  华佳敏没有反应,张一鸣伸手摸了摸她的脉搏,还好,脉搏虽然微弱但还有,张一鸣稍稍放下心来。
  也像张一鸣一样,华佳敏衣衫多处被挂破,每一处都有外伤,但从华佳敏昏迷不醒的状况来看,她肯定有比这些松枝造成的更严重的创伤,也许是外伤,也许是内伤,现在还不得而知。
  张一鸣将华佳敏的安全带解开,轻轻将她从座椅上抱下来放到雪地上,然后将三个座位的连排座椅放到,使靠背着地,连在一起的三个座椅靠背之间没有扶手阻隔,成为一张狭窄简易的海绵床。张一鸣将这样放置的座椅移近松树树干靠住,确保它不会翻转过来,这才将华佳敏又轻轻抱起放到了这张“床”上。暂时只能这样了,张一鸣需要尽早找到那位空姐,然后还要寻找一个合适过夜的避风之处将华佳敏和空姐转移过去,如果顺利完成这一切,再救醒华佳敏也不迟。
  张一鸣记得直到前被爆炸的气浪掀起之前自己还抱着空姐,就算在爆炸的冲击下自己的手终于松开,那么空姐跌落的地点应该离自己也不太远才是。张一鸣以华佳敏所躺之处为中心开始在周围搜索,以螺线形的路径不断扩大搜索半径,二十几分钟后终于在另一丛折断的松枝处找到那位空姐。
  然而张一鸣还没来得及欣喜片刻,走近空姐身边的他立刻被所见的情形吓住了。至少从外伤来看,空姐的伤势要严重得多。空姐所躺之处,在她腰腹部位置的雪地上有一大片鲜红,显然是鲜血所染。血液的鲜红和地上积雪的洁白形成强烈对比,让人触目惊心。
  张一鸣不敢胡乱挪动空姐的身体,小心翼翼地将她也是破碎凌乱的衣服轻轻揭起,看见她的左侧腹部有一道深深的伤口,根据伤口外残留的松树皮的末屑,张一鸣判断她是被某一根松枝扎进了腹部。张一鸣没法知道这一下所扎的深度,但是从伤口大小来看,这根松枝不算小,因此扎得肯定也不浅。
  这时候张一鸣才明白华佳敏算是幸运,估计她从松树顶上穿过密密的树枝落下之时,座下的座椅帮她挡住了不少树枝的伤害。
  可是自己好像也没有受到这么严重的创伤,张一鸣看看周身不解地想,难道也是幸运?张一鸣并不知道,他目前太极密宗心法的功力已经使他具有一种近乎反射性的自我保护本能,在他被爆炸冲击波震昏而失去主动意识的下落过程中,他的潜意识立刻发挥作用,指挥身体进行一系列保护性的动作,从而避免了最严重的伤害。这种情形跟他在水中闭息类似。

  2

  张一鸣也探了探空姐的脉搏,比华佳敏的更弱,但也还有。好在她的伤口现在已经凝固不再流血,这恐怕要感谢这山上寒冷的气温。
  华佳敏和空姐都已找到,而且至少到目前为止都还活着,这让张一鸣心里略安,但同时更加感到一种紧迫的压力。两个女人的生命特征已经很微弱,如果熬不过即将到来的更加寒冷的夜晚,一切都将成空。必须赶快找到合适的过夜之处!
  如果能找到一个山洞,避风且干燥,那就再合适不过了。这种可能性未必不存在,至少武侠小说中常常是这样的情节,在张一鸣读武侠小说的年纪,他曾经还暗自憧憬过这样的历险经历,直到此刻张一鸣才切实体会到自己当初是多么的天真幼稚。
  张一鸣在眼前的松林里四处一望,发现这里的地势相对平坦,脚下是厚厚的积雪,至于积雪下面,从这茂密的松林就能判断出应该是厚厚的泥土层,在这样的地方别说山洞,想找一个背风一点的角落都难,顶多找一低洼点的大坑。
  不过即便是大坑也比什么都没有强,看着落日已经完全沉没于远山的峰后,松林里的光线越来越暗,张一鸣知道自己必须赶快行动。落日沉没意味着张一鸣日常中所熟悉的最后一件事物的离去,在这终年积雪的高山上的原始森林里,张一鸣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一切都是不可测的未知数。
  张一鸣无暇感慨,折断很多细小松枝密密地铺在雪地上,然后将空姐的身体抱起放到上面。安顿好空姐,张一鸣直起身再次环顾一下周围的环境,又辨了辨风向,最后朝那尽可能背风一点的地势处走去。
  一路察看下来情况如张一鸣所料,在这里不大可能找到洞穴,连低洼的背风处都没有。张一鸣记得自己躺在地上刚醒来的时候,看见如果向高处走出这片松林,很远的地方倒是有一些长满灌木杂草的石壁,那大概是最近的一处山峰。通常而言在这样的石壁上发现洞穴的可能性要大些,但是从风向来看那处山峰迎风而立一无所挡,即便有洞穴恐怕也是灌满寒风,何况望山跑死马,到那山峰跟前还不知有多远,以张一鸣目前的状况,要带上两个昏迷不醒的女人到达那里根本不可能,更别说要在石壁上寻找洞穴并把她们也带上去。
  张一鸣无奈地看着这一大片密密的松林,忍不住在心中咒骂,怎么就没有个沟沟坎坎的呢?这究竟是它妈的哪座倒霉的山啊?张一鸣在脑中回想,飞机失事前应该是飞行在陕西省上空,那么这里应该是——秦岭!
  难道这就是秦岭主峰太白山?这是张一鸣大学期间一直想去而最终未能成行的地方,难道十几年后自己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轻松”地登上了太白主峰?看着脚下从未有人迹所至而显得格外洁白的积雪,张一鸣却感到一种黑色幽默。

  3

  不同于南方一些地区的丘陵,秦岭是横亘于中国中部的东西走向的巨大山脉,全长绵延1600公里,南北宽亦有数十公里至二三百公里,面积广大,气势磅礴,张一鸣此时明白,这片松林不是没有沟沟坎坎,而是秦岭地势太广阔,一个起伏也许便是数十上百里,想要找背风面,那还远着呢。想到这一点张一鸣几乎绝望,在天黑之前叫他如何带上两个昏迷的人完成这么遥远而艰巨的行程?
  张一鸣拖着有些疲惫的步伐,漫无目的地继续向前走去,忽然,前方好几棵被什么东西砸倒的松树吸引了张一鸣的视线,在这些倒伏或折断的松树中间,一个白色的大家伙卧在雪地上。
  那是什么?张一鸣定睛一看,禁不住心中狂喜。真是老天保佑,那个大家伙竟然是飞机爆炸后一块巨大的机舱残骸飞落至此,从残骸的形状看来,应该是机舱尾部的一部分舱顶,弧形残骸覆盖在雪地上,形成一个前端开口后端封闭的铁皮“洞穴”,洞穴的开口处足有一人多高,周围及尾部则与地面相接,基本合缝。尤其值得庆幸的是,这个铁皮洞穴的开口正是朝向背风的一面。
  张一鸣奔到机舱残骸边,仔细看清了这些情况之后,激动得几乎想哭喊出来:谢谢老天!

  4

  松林内的雪地上清晰地留下了张一鸣一长串足迹,发现了这样一个在目前状况下几乎可称完美的过夜栖身之处,张一鸣的心情大为放松下来,看着雪地上的脚印,张一鸣不禁心想自己也许可以骄傲一番,没准千百年己是第一个在这里留下足迹的人类。
  沿着脚印往回走,张一鸣很快找到了空姐,将她抱到机舱残骸下面,随后将华佳敏也转移了过来。
  张一鸣将机舱残骸所覆盖的里面地面上的积雪清除,又把周围倒伏和断裂的松树上所有能折下的松枝全部折来铺在机舱残骸内的地上,感觉还是不够,张一鸣想起那个随自己一起飞落的飞机座椅,返身回到座椅处。座椅的坐垫是活动的,本来设计就是可作为海上遇险时的救生衣,很好取下来,但是靠背就麻烦一些,张一鸣费老大的劲,还是将靠背上的布也撕开了。将这些布片和海绵全部拿到机舱残骸里铺在松枝上,张一鸣做成两个简陋的窄床,在海拔3000多米的原始森林里,这样的条件算是相当不错了。张一鸣将空姐和华佳敏分别放到这样的床上躺下,心里默默地对老天祈祷,让她们一定平安度过今晚。
  张一鸣又绕着机舱残骸外看了看,发现由于残骸的边缘并不是完全平整,所以有些地方与地面也就不是非常密封,还有些缝隙能够漏风进入舱内,张一鸣想了想,最后用积雪沿着机舱残骸外壁密密地堆了一圈,在这样低温的环境下根本不用担心雪会融化,这些雪便起到完美的密封作用。
  做完这一切,张一鸣才发现自己真有些累了,从苏醒过来之后精神体力就没有放松过,但是现在还没到完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是暗淡,张一鸣还想在天色全黑之前赶到飞机坠毁地点,不管怎么说,也得去看看有没有别的幸存者需要救助。
  张一鸣从张开的机舱残骸洞口看了看仿佛熟睡的华佳敏和空姐,深深吸一口气,再次踏上寻找飞机坠毁地点的路途。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