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三零章 悲伤扩散
( 本章字数:3747 更新时间:2008-6-5 22:26:00 )


  1

  水郡这边三个女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留下乐乐跟南北航空公司、机场和民航总局方面联系,看失事客机上所有乘客名单是否已经出来,以最后确认张一鸣是否在飞机上,同时打听搜寻失事飞机的最新消息,欢欢则和姚静一起去天鹅山庄。姚静本来说她一个人去就行了,但欢欢想了想,担心特殊情况下如果赵敏情绪失控,怕姚静应付不了。
  “我还是去看看吧,要没什么大事我就回来。”欢欢说。
  “可是沉香呢?”这是姚静放心不下的。如果最不幸的情况得到证实,沉香将是张一鸣留给女人们的最后寄托,想到这一点姚静的心里就一阵钻心的痛,前几天才跟张一鸣说了想要一个孩子,姚静现在多么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立刻付诸行动?
  “我把丁萱叫来东吧,有她和乐乐一起,沉香没问题。”
  姚静觉得这样基本可以接受,便答应下来。
  陈鹭和赵敏撞车后被一对年轻夫妇救下,赵敏始终神情恍惚,只是哭泣,年轻夫妇因为见到赵敏坐在司机位,知道车祸前是她在开车,以为她是惊吓过度了。那女的不断安慰赵敏,陈鹭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但不便也没心思解释,陈鹭心里焦急,只想先把姐姐弄回家再说。谢过年轻夫妇,陈鹭拉着姐姐准备打的,年轻夫妇是一对热心诚恳之人,见陈鹭的状况比赵敏也好不到哪去,心里不太放心,最后用自己的车把她俩送到家里。

  回家后的赵敏倒在床上继续哭泣,陈鹭想起撞车后姐姐不肯下车的情节就觉得后怕,此时自然不敢离开她半步,生怕自己一走开姐姐就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华佳敏不在家,连电话都打不通,孤单的陈鹭一个人面对被悲伤彻底笼罩的姐姐,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不可测的意外情况,精神压力几乎达到极限。
  从在车上听到飞机失事的消息算起,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的赵敏整整哭了三个多小时之后,终于筋疲力尽,在床上睡了过去。守在床边的陈鹭长长出一口气,这才得到给姚静打电话的机会。
  姚静和欢欢到达天鹅山庄,一进门看见陈鹭苍白的脸色和心力交瘁的神情,不用问也能想象出八九分情形,再想起这都是因为张一鸣的出事,姚静心里便是一酸,忍不住搂着陈鹭流出泪来。“陈鹭,害你受累了。”
  陈鹭总算等来依靠,心中拼命坚持的力量一下松懈下来,趴在姚静怀里放声哭出来。

  2

  陈鹭哭了一阵,情绪略微平稳后,才给姚静她们介绍发生的事情。听完陈鹭的介绍,姚静和欢欢对望一眼,感到心里充满后怕,没料到飞机失事又导致陈鹭和赵敏经历一场车祸,幸亏有惊无险,否则整个情形岂不雪上加霜?
  “赵敏呢?”欢欢问。
  “在上面。”陈鹭看一眼欢欢,有点疑问的眼神。
  姚静看见陈鹭的眼神,想起一直还没跟陈鹭介绍,便道:“这是欢欢姐姐,是乐乐姐姐的亲姐姐。”
  陈鹭恍然,早就知道欢欢了,今天算是第一次相见。“欢欢姐姐。”陈鹭叫一声。
  欢欢点点头算是示意。今天这样的时候这样的气氛也实在不是客气寒暄拉家长里短的时机,何况欢欢也没这个习惯。“上去先看看吧。”欢欢简单地说。欢欢的举手投足在陈鹭心里留下跟姚静完全不同的观感,陈鹭觉得她的一言一行都透着跟姚静迥异的一股英气。
  陈鹭带着欢欢和姚静上楼,轻轻走进赵敏房间,赵敏仍没醒来,睡梦中还不时发出一阵阵抽泣。
  看这情形姚静心里稍稍放心,感觉赵敏暂时不会有什么大事,便对欢欢道:“欢欢姐你先回去吧,沉香没有你在总是不太好。”
  欢欢也觉得赵敏情况还算稳定,跟姚静商量一下,让姚静今晚就留在这里,她便回去了。
  赵敏直到半夜里醒过来,一眼看见搬了两张椅子坐在自己床边的姚静和陈鹭,她俩相互依偎着已经睡着,赵敏心里立刻猜出怎么回事。想到自己心里一直跟姚静她们较着劲,到头来却是今天这样一个结果,真是造化弄人。赵敏不愿惊醒姚静和陈鹭,就这样默默流了一夜的泪。

  3

  飞机失事的消息还在继续扩散。第二天中午,也是在电视新闻中,钟晨知道了这件事情。钟晨是最清楚张一鸣所乘航班号的人,所以她立刻能断定失事飞机就是张一鸣所乘,除非他恰好没上飞机。
  看到新闻播报的时候钟晨正在家和父母吃饭,她的第一个反应是强自镇定,放下碗,然后拨了张一鸣的手机号,如果电话能通,那么就是老天保佑,他没上那班飞机。然而,电话没通。
  钟晨一下捂住嘴,快速站起身跑回自己的屋里去了。
  母亲看着钟晨的背影感到莫名其妙,“晨晨,怎么了?你还没吃完呢。”母亲叫道。
  钟晨的房门砰的一声已经关上。
  “这是怎么了?这孩子。”母亲看父亲一眼,问道。
  父亲皱了皱眉头,又看了一眼电视,没有做声。
  母亲站起身,来到钟晨房间外敲门。里面没有回应,母亲拧了拧门把,门并没有锁住,母亲开门走进房间。
  钟晨的脸上已布满泪水,母亲一见吃惊不小,刚才吃饭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成这样?
  “晨晨,你……发生什么事了?啊?”
  钟晨摇摇头,不说话。这更将母亲急煞,不禁冲门外叫:“她爸,你过来,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你又骂过晨晨?”母亲的印象中,钟晨的流泪十次有十次是跟父亲冲突所致。
  不用母亲叫,父亲已经在她起身后不久跟过来,此时已走进屋。
  看着女儿脸上的泪水,父亲心里更加确认自己的判断,沉默片刻,父亲缓缓问道:“那架飞机上有你的朋友?”常年身居国安部门要职的父亲经验自是不同一般,不动声色的敏锐观察加上综合判断力,父亲从钟晨起身离开餐桌时便猜出了事情真相。
  父亲一语中的,就像捅破钟晨心中一层包裹住悲伤的薄纸,钟晨的眼泪刹时滚滚而下。
  “什么飞机啊?”母亲刚才没注意到新闻,听不明白父亲的话。
  父亲脸上依然是惯常的不轻易流露情绪的沉静,也没有回答母亲的话,又问:“是谁?”
  钟晨任泪水肆意流淌好一阵,最后才终于抹干脸颊,答道:“我们董事长。我给他订的票。”

  4

  只有周蜜没看到新闻,就算看到她也不会知道这跟张一鸣有关。钟晨在家里因为得知不幸的消息而流泪的时候,周蜜在京郊的公安烈士陵园,今天是清明节,她来拜祭姐姐。本来说好和张一鸣一块来,但昨天上午接到张一鸣从机场打的电话,说他有急事要出去几天,让周蜜今天先来,过几天张一鸣回京后再一起来一次。
  不过陵园也有让周蜜意外的事情,周蜜在这里遇到两个人,她们是关玲和武清扬。
  关玲和武清扬比周蜜来得还早,原来她俩今早从南宁飞来北京,关玲专为赶在清明节拜祭周甜,一下飞机从机场直接就来了陵园。
  周蜜第一次见到关玲也是在这里,那时关玲自称是周甜的朋友上官玉。现在所有的恩怨往事都已经揭开,再次意外跟关玲面对面,心中又想起张一鸣这层关系,周蜜一时不知如何对待关玲。
  关玲看见周蜜脸上不自然的神色,知她虽然原谅了自己,但心里的疙瘩终究还在,要化解她心中的心结,还需要自己最诚挚最坚持的忏悔之心。
  “周蜜,对不起,只要我有生之年,我一定每年来拜祭你姐姐。我知道这没有什么实质用处,但是这是我的一片忏悔之心,我真的想得到你和你姐姐,还有你们全家的原谅。”
  以周蜜的内向和善良,面对这样的情况,她还能说什么?
  “过去的事情,就别再提了吧。”
  周蜜简单地拜祭了姐姐,本来想跟姐姐说几句心里话——跟张一鸣有关的话,但是关玲和武清扬在这里,她便不好说了。
  关玲和武清扬默默站在一边看着周蜜拜祭完毕,最后周蜜说“走吧”,三人才一起步向陵园大门。
  关玲和武清扬是坐出租前来,出租车还等在陵园门口,但是周蜜觉得大家既然碰上,自己又说了“过去的事情别再提”的话,如果让她俩再坐出租回去而自己就这样开车走了,似乎显得太冷淡,恐怕关玲心里还会感到没有得到原谅而不安,于是周蜜问关玲和武清扬要不要自己送她俩。
  周蜜的友善举动果然让关玲高兴万分,她忙不迭地抓了几张大钞塞给等候自己的的士司机打发他空车回去,然后和武清扬上了周蜜的车。
  “你们去哪?”上路后周蜜问。
  关玲此来一为拜祭周甜,二是心中有一件喜事让她终于踏上这迟来的北京之行,但因为武清扬的调皮,非说要给大家一个意外,所以她们到现在还没有跟北京这边的谁联系过。关玲第一次来并不知道该去哪里,看了看武清扬,武清扬便说了水郡别墅。
  周蜜知道水郡别墅里住的那些女人,听说去那里周蜜心里便有些犹豫,并非有所嫉妒,而是不自在。周蜜只想独自在一边静静地保持着和张一鸣的关系,她不想参与到其他的女人之中去。但这些事情不好说出来,周蜜最终没有作声,把关玲和武清扬送到了水郡别墅。
  在水郡见到乐乐形容憔悴、双眼红肿的情形,周蜜三人俱是一惊,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乐乐是见过关玲的,她没想到这个时候武清扬和关玲会来,只觉得冥冥之中真是有着天意安排,难道让她们赶来为老公送行?想到这些乐乐哪里还忍得住,看见她们开口想问还没问之时,乐乐已经哭出来,“清扬,老公的飞机失事了。”
  “啊?”
  武清扬还在不敢相信地一声惊叫,可她身边的关玲已经晃晃悠悠往地下倒去。
  “玲姐。”武清扬又是一声惊呼,立刻伸手去扶关玲,一边对乐乐道:“乐乐姐,玲姐已经有老公的孩子了。”
  大家赶紧手忙脚乱扶住关玲,却没注意到一边的周蜜也是摇摇欲坠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