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二七章 冲突真相
( 本章字数:3467 更新时间:2008-6-5 22:23:00 )


  1

  二柱和剑南春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件让张一鸣自己都想不透的问题,说起来有很多凑巧,却并不复杂。
  上周五回到家里,因为女人们问起,加上张一鸣是真的有些心灰意冷,也无所谓了,便将自己和赵敏的事情简单告诉了她们,说是成全赵敏跟那个男生也没什么不好。这件事情在当时并没有成为谈话的重点,张一鸣简单一说,也就过去了。
  然而周六丁萱来到水郡看望师父欢欢和小沉香。丁萱经常会过来这里,有时帮欢欢做些事,有时陪她说说话。别看沉香还只是个小不点,也不知怎么的,他天生跟丁萱亲近,大概是从娘胎里的时候已经知道这位姐姐一直在照顾自己吧。
  欢欢怀着沉香的主时候一直是丁萱在照顾,俩人间又有师徒名分,某种程度上便已有些情同母女的感觉。丁萱当时在卧室一边逗沉香一边随口问师父“张叔叔还好吧?”,欢欢便叨叨道:“他有什么不好的,不过这回碰了个钉子。这样也好,省得他见一个想一个,以为个个女人都像咱桃李结门人。”
  丁萱现在对师父和几个阿姨跟张一鸣之间的事情早清楚,听见师父发牢骚,便又笑着随口问怎么回事,她并非想打听什么,不过是给师父递话,好让师父把牢骚发下去。
  欢欢把张一鸣和赵敏的事情数落了出来,丁萱回去后,又把这事跟自己的男朋友二柱讲了。丁萱此举也并非有什么目的,只是正常的恋人之间的无话不说而已,但事情至此,真正言者无意听者有心的人出现了,他就是二柱。
  话传过几耳,本来说的又都是个大概,所以最后二柱脑海里只得一个印象,那就是张大哥喜欢的女孩子居然被人抢了。这个女孩子二柱知道对张一鸣有多重要,为了她,姚静曾专门安排他和大柱保护过她的安全。
  二柱不露声色,昨天就带了两个人去北大转悠,经过两天打听,今天终于把剑南春的住址行踪摸到。
  今天下午二柱他们找见剑南春的时候,剑南春正站在赵敏她们宿舍楼下,似乎在等人的样子。二柱他们本也打听到这是赵敏的宿舍楼,现在见此情景,更以为剑南春是在等赵敏,二柱带去的那两个小兄弟立刻上前围住了剑南春。

  2

  “同学,过来一下,我们有话跟你说。”一个小兄弟拉住剑南春的手,把他往僻静处拉。
  对于突然冒出的这三个人,剑南春觉得莫名其妙,但看得出他们来意不善。“你们谁啊?”剑南春一把甩开被拉住的手。
  另一小兄弟正想再去抓剑南春,二柱挥了挥手。“算了,就这里说也行。”
  凭良心说,二柱此来还真不是想打剑南春,他只是想口头威胁他一下,让他别缠着赵敏。
  “同学,你追的这个女生早有男朋友了,你这么横插一杠子,不地道吧?”二柱瞄了眼楼上赵敏宿舍的窗口,对剑南春说道。
  剑南春立刻明白眼前三人的来意,刹那间脑中便是一晕。这是怎么了?追个赵敏已落得伤筋动骨,现在刚刚开始一个新的追求,怎么又这样?
  原来今天剑南春在这宿舍楼下等待的却不是赵敏,而是赵敏宿舍的另一个女孩——燕子。这个中原由还得从那天前沿讲座之后说起,此时暂且不提。
  剑南春看着二柱三人,略一想后便觉得不对劲,燕子跟赵敏不一样,她说过没男朋友的,这三家伙充其量跟自己一样不过也是燕子的仰慕者而已,凭什么对自己这样指手画脚,好像自己横刀夺爱似的。想到这些剑南春心中不服不忿起来,冲二柱道:“你是谁啊?她就算有男朋友也轮不到你来说啊。”
  二柱和两个小兄弟都没料到剑南春居然这么理直气壮,一个小兄弟鲁莽,早一拳打到剑南春脸上。剑南春如何肯吃这个亏,也不惧二柱他们有三个人,抬起一脚便向打了自己的人踹过去。另一个小兄弟见已经开打,立刻从后面抱住剑南春,挨了踹的那一个再度上来,又是一拳打到剑南春另一边脸上。
  这时,一个女生的尖叫传来,“你们是谁?干嘛打人?”

  3

  燕子按照跟剑南春约好的时间下楼,刚出楼道门便看见剑南春跟两个小伙年扭打在一起,立刻尖叫着冲过来。
  “不关你的事。”二柱拦住燕子。
  “怎么不关我事?他、他是我男朋友,你们再打我叫保卫处了。”燕子叫道。
  二柱只听燕子说剑南春是她男朋友便有些愣了。难道找错人了?这时旁边也有几个过路的同学停下来围观,有人走过来准备劝架,而燕子也乘二柱愣神之际冲到剑南春旁边。
  二柱见事态不对,更担心小兄弟鲁莽伤到燕子。燕子是个女孩子,要不小心伤了她,二柱知道无论自己有多大的理,张一鸣也不会饶过他。二柱冲上前,叫一声停手,拉开自己带来的两个人。
  就在这时,二柱又听到一个女生惊讶的声音,“怎么是你?”
  二柱一回头,看见一个面熟的女孩子,正是听到燕子的叫声下楼的陈鹭。
  “陈鹭,你认得他?他是谁啊?”燕子大叫。
  “你想干什么?你为什么打人?”陈鹭对着二柱厉声质问,“我原来还以为你是好人。”
  “他们说你有男朋友了,叫我别缠着你。”剑南春此时擦着嘴角的血迹对燕子说。
  “你们是谁啊?我根本不认得你们,你们在这里胡说什么?”燕子委屈地冲二柱他们大叫。
  二柱这时候确认今天是搞错了,像二柱这样农村的人,本性其实纯朴,只是因为年轻血气方刚,听说于己有恩而且自己尊敬有加的张大哥喜欢的女孩子被人抢夺,这才生出为张大哥出气的想法,现在发现不对,不由很有些愧疚,讷讷道:“我、我们以为你是在等赵、赵小姐。对不起,搞错了。”
  “赵小姐?赵敏?”燕子和剑南春都知道了二柱他们的来意。
  “陈鹭,他们是那个叫什么张一鸣的手下?”燕子生气地转向陈鹭询问。
  陈鹭的神情有些发呆地点点头。陈鹭的发呆不是为别的,而是为刚刚察觉的剑南春和燕子的关系。听剑南春刚才那话的意思,他现在显然跟燕子好上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陈鹭觉得太突然。同时眼前另外三个人又为了赵敏的事情来教训剑南春,这一切太乱了。还好今天赵敏不在学校,她回家去了。
  “陈鹭,那个张一鸣太无耻了,他凭什么打人啊?就算剑南春追过赵敏又怎么了?那天讲座上听他说那一番话,还以为他虽然有点无赖,但也算是真诚,原来他就是个流氓无赖。”燕子看着剑南春肿起的眼角和流血的嘴角,一阵心痛,直拿陈鹭出气。
  陈鹭也不知自己这气是替张一鸣受的还是替姐姐受的,觉得委屈,却还不能怪燕子,便冲二柱嚷道:“你们快滚啊,这里是学校,别在这里耍流氓。你这样跟上次欺负我们的人有什么两样?”
  二柱对眼前的情况听得是要明白不明白的,但是毫无疑问今天这事肯定办砸了,而陈鹭是赵敏的妹妹,她的重要性跟赵敏不相上下,听了陈鹭的话,二柱连连说着对不起,带着两个小兄弟赶紧撤了。

  4

  “情况就是这样?”张一鸣听二柱说完事情经过,气得恨不得狠揍他一顿。
  张一鸣从天鹅山庄出来没有回水郡,而是到了国贸旁边的乐静店里,巧的是今天姚静也在店里还没回去,张一鸣便先把在天鹅山庄的事情对她说了,然后叫了二柱过来询问。
  “二柱,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姚静听完后责怪二柱,“你这不是在帮张大哥,是在害他,知道吗?”
  二柱此时哪有不知道的,忙不迭地点头。
  “即便你的做法能帮到张大哥你也不能采取这种做法,当初别人欺负你们的时候你都忘了?现在又这样对别人?那个男生还只是个学生,你居然带人去打他。”
  “没有,本来只是想去跟他说说,让他别捣乱了。”二柱嗫嚅着。
  “你才是捣乱呢。”张一鸣很恼火。
  “我知道。我明天就去给他道歉。”
  “道歉是肯定的,还不知道有没有用。带上你那两个兄弟都去。”
  二柱忙不迭应了。
  “好了,你先回吧,记着明天态度诚恳些。”姚静又道。
  二柱走后,姚静又问:“赵敏这边怎么办?要不也让二柱去说明一下。”
  “说什么明?我当时就要给二柱打电话,她不听,她现在是对我缺乏最基本的信任。二柱去了她还不是觉得我们在演双簧。”
  “唉,这也难怪,二柱的做法让赵敏在同学面前也说不清楚了,能不生气吗?”说到这里姚静突然想起来,“你不是说赵敏准备跟那个叫剑南春的男生好吗?怎么今天听二柱的说法,他已经跟赵敏宿舍另一个女生好上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
  “怎么于事无补?你今天在赵敏家里是不是太冲动了?情况都没有搞清楚。你真要去峨眉山?赵敏肯定是说的气话,佛光这种事情可遇不可求,你是不是有点孩子气了?”
  “我知道。但我想还是去一趟,现在其实不是佛光的问题,而是,”张一鸣仰天一吁,“别说峨眉山,就是火海刀山我也去一趟,我要让赵敏知道,我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一定会做到。”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