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二五章 分手雨天
( 本章字数:3317 更新时间:2008-6-5 22:20:00 )


  1

  然而事情没有张一鸣想象的那么简单,此后的一个星期里,在张一鸣施展他的以为定能见效的什么“跟”字诀、“缠”字诀的时候,才真正见识到赵敏的性格到底有多倔。
  周一早上赵敏和陈鹭下宿舍楼准备去教室上课,刚出楼门一眼看见张一鸣,他的脸上挂着笑容,正一脸得意的看着赵敏,仿佛在说:我说到做到,跟定你了,看你怎么办。
  后来张一鸣反思,自己最大的错误就在这第一天早上得意的笑容上了,这彻底激起了赵敏跟他拧到底的倔脾气。
  赵敏一看见张一数鸣,尤其是看见他那无赖般的嬉皮笑脸,便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他凭什么像吃定了自己一样?本来上周五晚上前沿讲座上的事情发生之后心里都有些动摇的赵敏立刻对陈鹭道:“陈鹭,帮我请个假。”说罢扭头走回了宿舍楼。
  陈鹭愕然地看着姐姐走回宿舍,又看看张一鸣,他还在那微笑,陈鹭气呼呼地走到张一鸣身边,既有埋怨也有些替他着急地道:“你呀,姐姐消气还早着呢,你笑什么笑?是不是觉得自己笑得挺帅呀?”
  此时的张一鸣还没意识到后果的严重性,信心满满地道:“伸手不打笑脸人嘛。没关系,我一直在这守着,过不多久她肯定会好的。”
  其实连陈鹭这时候也没预料到后来的事情,既然姐姐回了宿舍,她便担负了请假的责任,也没时间跟张一鸣多废话,只好独自往教室去了。
  等到张一鸣意识到自己有一个不太妙的开局的时候,已经是当天下午,整整一天,赵敏没有下宿舍楼,午餐是陈鹭帮她带上去的,张一鸣也买了些好吃的让陈鹭一起带上去,下午陈鹭下楼再次去上课的时候告诉张一鸣,他买的东西姐姐一动没动。

  第二天,张一鸣担心赵敏为了躲避自己会提早下楼,再要满北大地找她就不容易了,所以早早来到赵敏宿舍楼下。赵敏并没有提前下楼,快到该下楼去教室的时间,她只在窗户上望一眼,见张一鸣又在楼下便连楼都没下,直接让陈鹭再请假了。
  当这一天赵敏又是整整一天没下楼的时候,张一鸣开始着急了,他意识到自己的开局不是不太妙,而是非常糟糕。
  然后是接下来同样的第三天、第四天,张一鸣的心情从最初的笃定,变成起起落落的焦急,最后慢慢变得冷却下来。难道她竟是那样坚决地放弃了自己?自己一个堂堂的三十多岁的成年男人,站在北大一栋女生宿舍楼的下面已经四天,都快变成北大一景,恐怕也变成一个笑柄,这为的又是什么?

  2

  张一鸣没有去细想,其实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一步步被逼到某个分上的,在他的心情曲折变化的过程中,楼上的赵敏也并非安如泰山稳坐钓鱼台。第一天的时候她负气上楼,本以为张一鸣终究会离开,或者会换一种方式做个退让,如果有这样一个台阶她也就下去了。偏是张一鸣这回像是被鬼上身迷了心窍,他就死守在赵敏楼下跟她僵持,也没转弯另谋个出路。这样的状况赵敏如何抹得下这个面子就这样下去了?何况她认为这件事情如果追溯到最初,本来就是张一鸣不对。
  张一鸣在楼下一守就是四天,越守他的心里也越生出一股子脾气,偏要守到赵敏下来,每夜守到北大校园一片漆黑才离开,第二天一早又来。而赵敏呢,躲在楼上看见张一鸣的脸色一天天变得黯淡,心里也揪得乱七八糟,却又不肯就此认输便下了楼去。
  第五天的时候,天空飘起了北京今年的第一场春雨,雨不是很大,但也不算小,淋在身上凉丝丝的,很有些江南的意味。对于这场春雨张一鸣没有准备,不过他的车就停在在不远的地方,他可以回到车里避雨。然而张一鸣一动不动地站在赵敏的宿舍楼下,没有要走的意思。雨丝最先将张一鸣手里的烟浇灭,然后是他的头发被淋湿,最后渐渐地,他的衣服颜色开始变深。
  这天上午并没有课,赵敏在楼上看着这一切,加上一个星期来的持续冷战,她几乎到达崩溃的边缘。
  “陈鹭,你叫他走吧。”赵敏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这一个星期来,陈鹭也为姐姐和张一鸣的事情揪着心,不光是陈鹭,到后来宿舍里的同学也都劝赵敏,不管有什么事情,就再给他一个机会吧。
  “姐姐,你就下去一趟吧。”陈鹭对赵敏说。
  “是啊,赵敏,你就下去一趟吧。”燕子来到窗边,看见张一鸣的形象已近狼狈。
  “你叫他走,陈鹭,你去叫他走。”赵敏还在执拗,她既不愿意下去,也不愿意张一鸣就这样淋在雨里。
  陈鹭无奈,拿了把伞下楼去了,不管怎么样,今天先让张一鸣走了再说。

  3

  “下雨了,你先走吧。等姐姐气消了,我通知你。”陈鹭来到张一鸣身边,将伞高高举起遮住自己和张一鸣的头顶。
  看着个子不高的陈鹭在自己旁边高举雨伞的吃力模样,张一鸣将伞接了过去。这场春雨虽然不大,却似乎将张一鸣心中最后的一点热情都已经浇灭。
  “陈鹭,你跟我说实话,你姐姐是还在生我的气,还是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了另外的人?”
  “你说什么呀?哪有另外的人?”
  “就是你们那个男同学。他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为了赵敏,他还挨了一刀,是不是?”
  “是。可是这不说明什么,姐姐她……”
  张一鸣摇摇头打断陈鹭,“如果赵敏不是还在跟我生气,而是心里已经接受那个男同学,我想……。”在雨伞下,张一鸣又点燃一根烟,“纠缠与执着只有一步之遥,我可以执着,但不想纠缠,这些你可能还不懂。”
  陈鹭的脸不禁有些涨红,她只比赵敏小一岁,虽然她性格天真心地无邪,但不管怎么说也早不是青涩的豆蔻年华,怎么会不明白?但此刻陈鹭见张一鸣已经够难过的,便忍住自己心里的想法,没有反驳他的话。
  “陈鹭,帮我给你姐姐打个电话。”这几天张一鸣的电话赵敏一概不接。

  陈鹭默默掏出手机,拨通了赵敏的号。她知道姐姐此刻肯定在上面看着,姐姐会不会接她的电话她的心里也没底。
  赵敏很快就接了电话。“姐姐……”陈鹭叫一声后,把电话递给张一鸣。
  “赵敏,是我。”
  电话里,赵敏沉默不语。
  只要没有挂断电话,张一鸣知道赵敏在听着。
  “赵敏,我……,我想先前我对事情的判断可能有些失误。我不想自己对你的执著在你看来变成一种无理取闹和无赖的纠缠,所以,所以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你的心里是不是、是不是已经接受了别的人?明说了吧,我是指那个一直在追你的男同学,我知道你们的事情。”
  张一鸣无法看见电话那一头赵敏整个人愣住了。
  “我知道你们的事情”——赵敏被这一句话气的心口都痛。自己跟剑南春有什么事情?!陈鹭的电话一拨上来赵敏就猜到是为张一鸣打的,她已经决定用这个台阶就此下来,结束这让人揪心的冷战,所以才立刻接通了电话,但是万万没想到张一鸣说出来的却是这样一番话。他就算怀疑全世界任何事情,也不该怀疑她的心!
  “是啊,我就是跟他在一起了,你还站在下面干什么?”
  随着话筒里传来赵敏一声歇斯底里的哭叫,张一鸣和陈鹭只听“哗啦”一声响,抬眼便看见赵敏的手机砸碎宿舍窗户的玻璃,从宿舍里飞了下来,最后落在楼前的水泥路上四分五裂,并砸起地上的积水飞溅。
  陈鹭一脸惊愕地看着这一切,一时不知所措。
  张一鸣的脸色变得铁青,自从诗思之后,他再一次遭受几乎一模一样的命运。

  4

  “你……你等一下。”陈鹭焦急地对张一鸣说一句,冲进雨里,跑回宿舍楼。
  张一鸣呆呆地站着,不知为什么脑海里却不断出现的是诗思的影子,是她跟着那个什么狗屁诗人离去的背影。
  不多久陈鹭又跑了回来,“我跟楼下的阿姨说好了,她同意你上楼一下,张一鸣,你上去吧,到我们宿舍去,姐姐不是这样的,你们去说清楚。”
  “陈鹭,谢谢你,真的谢谢你。但是,不必了。”
  陈鹭忽然看见,张一鸣眼里有一种深沉的悲痛,这是陈鹭第一次看见一个成年男人的那样深刻的悲痛,她呆住了,猛然间便觉喉头一梗,自己的眼泪也一下泛了出来。
  “你回去吧。”张一鸣把手里的雨伞递给陈鹭,扭头向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
  陈鹭在背后看着张一鸣,泪眼中印出一个男人落磊的背影,而转身而去的张一鸣的脑海里,恍惚中却是诗思和赵敏两个身影纷乱地交织在一起分不开来。楼上破碎的窗户后面,赵敏的眼中却是一片迷朦,感觉中仿佛纷纷细雨里是自己在撑着一支雨伞目送张一鸣的离去。
  分手总要在雨天!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